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马浩宁

24345浏览    2558参与
椰子壳🥥(请马浩宁速速嫁给我!!)

「小潮院长✘你」关于手机壁纸❤️

  我又滚过来更新了~~

  

  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更新了,因为要高考了,也祝即将考试的兄弟们考试顺利!无论什么考试哈哈哈。

  

  短小短小!

  

  

  

  

  

  

  

  

  我盯着手机壁纸发呆。

  

  我的手机壁纸还是从粉丝那偷的,粉丝从视频里面截到的我和马哥很甜蜜的图。我思索片刻,是时候该有个独一无二的手机壁纸了。

  

  我小跑到卧室,坐到了躺在床上玩手机的马哥旁边。

  

  “马哥,马哥,来,我们拍一张。”

  

  等马哥起身,我们脸贴脸拍了几张,配合完我才问到。

  

  “怎么突然想拍照片了?”

 ...

  我又滚过来更新了~~

  

  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更新了,因为要高考了,也祝即将考试的兄弟们考试顺利!无论什么考试哈哈哈。

  

  短小短小!

  

  

  

  

  

  

  

  

  我盯着手机壁纸发呆。

  

  我的手机壁纸还是从粉丝那偷的,粉丝从视频里面截到的我和马哥很甜蜜的图。我思索片刻,是时候该有个独一无二的手机壁纸了。

  

  我小跑到卧室,坐到了躺在床上玩手机的马哥旁边。

  

  “马哥,马哥,来,我们拍一张。”

  

  等马哥起身,我们脸贴脸拍了几张,配合完我才问到。

  

  “怎么突然想拍照片了?”

  

  “我想要一张独一无二的壁纸……”

  

  我回答他时,在认真挑选照片,但是每一张都不满意。

  

  “再来一张!”我拉着他又拍了几张。

    

  马哥也凑过来一块挑。

  

  “我觉得这几张都不错。”

  

  

  我还是不满意,总觉得缺了一点什么。

  

  马哥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壁纸,是他偷拍的我睡觉时的照片,等我知道后还嫌弃过。

  “怎么用这么丑的照片啊。”

  

  “哪丑了,不丑,可爱死了。”

  

  

  

  “再拍再拍!”

  

  我举起手机,马哥也把脸凑了过来。

  

  我们对着镜头摆了很多动作,都不是很喜欢,突然我的脑袋灵光一闪,看了看身边呆呆地还在对着镜头做鬼脸的马哥,我狡黠地笑了笑。

  我飞快地在他脸上烙下一吻,快门键也随之摁下。

  

  “嗯~这张不错!”我笑嘻嘻地将壁纸设置好。

  

  

  

  马哥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吻弄得大脑瞬间宕机了,等我的唇离开他的脸,脸上的丝丝凉意才让马哥缓过神来。

  

  “好啊你,占我便宜是吧!”

  

  马哥大手握住我的后颈,往他怀里带。

  

  “哎呀,咱俩之间占什么便宜呀~”我偷笑,“大不了你在占回来呗~”

  

  我闭上眼,把脸凑到马哥面前,一脸我准备好了的样子。

  

  “好啊~”

  马浩宁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好事,连语调都是上挑的。

  

  等我感受到嘴巴上的柔软,才知道他在想什么好事。

  

  他灵活地撬开我的牙关,加深了这个吻,炽热交缠,我被他吻得晕乎乎的,全身发麻,条件反射地回吻着他。

  

  一吻毕,我全身瘫软在他的怀里。

  

  马哥也拍到了好照片。

  

  是我们接吻的照片。

  

  

  

  

  

  

  超级无敌大彩蛋里面是炫耀的臭屁小狗

  


  

  

琦遇.

试问谁不喜欢戴头套的可爱小草园子呢🤤🤤🤤

试问谁不喜欢戴头套的可爱小草园子呢🤤🤤🤤

铁凝好贴心
  微张嘴真的有点涩啊家人们...

  微张嘴真的有点涩啊家人们

  啊啊啊啊啊啊这是我老婆啊啊啊啊啊啊

  自截自修,抱图吱一声谢谢啦(嗯虽然没人要)

  微张嘴真的有点涩啊家人们

  啊啊啊啊啊啊这是我老婆啊啊啊啊啊啊

  自截自修,抱图吱一声谢谢啦(嗯虽然没人要)

我从了良了

【潮斯】名为爱意的绽放

请勿上升正主!!!


4k+

病症预警!一方死亡预警!


/.


在高斯发现自己生病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起初,高斯只是以为是因为熬夜剪视频和打游戏,引得心脏有些受不住,但在他痛下狠心连续早睡一周后,他发现不对,心脏这块好转一点不见得,反倒刺痛更加频繁,力度还有所加大,医院也看不出毛病。


“什么玩意儿啊,这么坑?”


高斯从医院出来,看着医院开出的诊断单和一系列检查后的付款单,心更痛了。


其实你说高斯心挺大的吧他其实也很担心,但说他敏感吧,也是拖到了现在。


高斯有些迷茫的抬起手放在了胸前,心脏......

请勿上升正主!!!


4k+

病症预警!一方死亡预警!


/.


在高斯发现自己生病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起初,高斯只是以为是因为熬夜剪视频和打游戏,引得心脏有些受不住,但在他痛下狠心连续早睡一周后,他发现不对,心脏这块好转一点不见得,反倒刺痛更加频繁,力度还有所加大,医院也看不出毛病。

 

“什么玩意儿啊,这么坑?”

 

高斯从医院出来,看着医院开出的诊断单和一系列检查后的付款单,心更痛了。

 

其实你说高斯心挺大的吧他其实也很担心,但说他敏感吧,也是拖到了现在。

 

高斯有些迷茫的抬起手放在了胸前,心脏的跳动传送到神经,高斯这才叹了口气往前走。

 

口哨声从侧方传来,高斯顺着声音往那看,是自己家老板开着新车“炫耀”来了......

 

高斯有点惊讶,但也没有说什么,很自然的就坐上了副驾驶。

 

“怎么?员工福利?还是炫耀新车?”

 

高斯系完安全带比了个出发的手势,然后悄悄侧了个身子把医疗单什么的折好塞进了口袋里,才又坐好同马浩宁闲聊。

 

“这不是担心你嘛,万一出了啥事怎么威胁你帮我剪视频?这是一个至高无上的老板应该做的,不用太感动!”

 

“滚吧你,尽耍嘴皮子!”

 

高斯打了个趣也就不说话了。

 

他俩平日也就是打打闹闹的性格,不知道是谁先发现了两人之间的暧昧属性,谁也没承认,但谁也没否定,没有人捅破,但都各怀心事。

 

当高斯实在忍受不了心脏刺痛的折磨时,才匆匆给马浩宁请了个短假,马浩宁穷追不舍的追问原因,高斯也只是说去医院做检查,说是怕马浩宁担心吧,但其实更多的是怕他嫌弃。

 

结果高斯倒也是没想到马浩宁开着还没怎么见人的新车就跑到医院门口来了。

 

“他应该还是在乎我的吧!”

 

想到平时马浩宁也没有对海皇小傲有什么这种待遇,再看马浩宁那副得意的神情,高斯嘴角上扬,甜蜜的笑了笑。

 

马浩宁认真开车没有注意到高斯神情的变化,也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但看着高斯出来时的样子,微微上翘的尾音,眼底止不住的笑意,他想高斯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只是小小的检查罢了。

 

但身旁正被回忆包围的高斯脸色一瞬间僵在脸上,他的胸口开始隐隐作痛,再到针扎一般的刺痛,又像是什么东西穿破心房,与神经搅在一起,痛感顿时麻痹了一切,世界似乎都变得无声无色,也无法触碰。

 

高斯的手死死抓住胸口,但仅存的一丝理智警醒着他身旁还坐着马浩宁,高斯艰难地微微地转动脖颈,余光看到自己老板正和着车内音乐的节拍快乐的摆动身体,脸上还是那副得意潇洒。

 

高斯的额头上已经布满细汗,脸上哪还有刚刚那般笑意,眉头皱在一起,眼珠正大都像是无限放大的痛苦,他整个人蜷缩起来侧身看着窗外,但那由心头传来的痛苦令高斯根本无法摆脱。

 

“高.....高子?你没事吧?你去医院有检查出什么吗?”

 

马浩宁其实是想问问高斯想不想去超市买点什么,但一转头高斯已经快完全背对自己,整个人都窝在座椅的一角,近看就会发现高斯整个人都在颤抖。

 

“没.......”

 

声音也是颤抖的。

 

马浩宁刚想伸手拍拍高斯,却被高斯浅浅地一个侧身躲开了,马浩宁的手停在半空,有些不知所措。

 

“真的没事吗?诊断单我看一下。”

 

马浩宁的神情也变得严肃,语气也没有那么轻快了。

 

高斯两根手指从口袋夹出那张折成四折的诊断单递给马浩宁。

 

“真的.....可能没休息好....回家吧马哥。”

 

高斯见身后马浩宁许久不说话,鼓了一口气转头,挤出了一个笑容,马浩宁看着那张诊断单,可能是一个字一个字看吧,盯了很久,才放下担子,担心这两个字似乎就写在马浩宁的脸上,他问高斯真的没事吗,高斯点点头,这才重新启动了车子,以最快的速度回了家。

 

高斯一回家就把自己关进房间,虽然并没有好多少,但是给马浩宁发了消息告诉他自己好了很多。

 

高斯没有出去吃晚饭,他蜷在床上,疼痛使他没有办法想别的,但随着时间流逝,疼痛感确实也在逐渐褪去,高斯也是精疲力尽了,在半梦半醒时,他感受到了心脏变得平静了,他试探性的再次把手放在胸口,感受心跳。心跳还是正常,砰砰声似乎在与手心呼应,在只开了一盏小灯的房间显得格外的孤独。

 

“都变成梦吧。”

 

高斯心想。

 

高斯确实做了个梦,他梦见马浩宁在直播时跟自己表白了,他说要所有人一起见证他的幸福,他说要众人皆知“我爱你。”

 

梦里,高斯被马浩宁叫到房间,梦里,高斯与马浩宁对视,梦里,高斯听到表白后红了眼眶,梦里,高斯抱住了马浩宁,马浩宁吻了高斯。

 

早上高斯是被疼醒的,这是第一次。

 

高斯用手肘撑着身子起了床,本想去医药箱找点速效救心丸吃,但这次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高斯庆幸但又疑惑,想去网上查一查,但刚好这个时候门被轻轻敲了两下,然后就是一只小狗小心翼翼地推门进来了。

 

“小斯....你没事吧,你昨天都没出来吃饭,给你发消息也没回,现在好点了吗?要不要让小傲煮点粥什么的?”

 

马浩宁的眼神高斯看不来,一双狗狗眼看谁都神情,对视时似乎有魔力会吸着自己走,所以高斯强装镇定的面对着还在开机的电脑,但却悄悄咽了口口水。

 

“我没啥事了,谢谢马哥关心哈。”

 

“你....昨天是咋了?感觉你很难受,以前应该也不会这样啊,要不要换家医院看看啥的?”

 

“马总给报销吗?”

 

高斯笑了起来,就跟平常开玩笑一样,但高斯只是说说,却没想到转头看马浩宁一脸正气,非常坚定的说一句“我报销。”

 

高斯明显一愣,但很快又回到那个嬉皮笑脸的样子。

 

“开玩笑的,我没事,应该就是没休息好,前段时间赶视频太猛了,我昨天一早睡不就没什么事了,不用担心,需要我剪视频尽管吩咐就好,不过记得要给加班费哈哈哈哈哈。”

 

马浩宁也象征性地跟着笑了几声,但脸上紧张的神情丝毫没有减少,但无奈也只是叮嘱了几句就离开了。

 

随着关门的一声落下,高斯立马断了笑容,开始大口的呼吸起来。

 

“妈的没完了。”

 

 

 

高斯知道自己生病了,很严重,而原因荒谬的不行。

 

他爱上了自己老板,马浩宁。

 

作为5G冲浪的选手,高斯还是知道一些网上流行的病症,但都说只要得到心爱的之人的吻或是让你爱的人也爱你,就万世太平,可为什么自己这个病不一样。

 

简述就是:爱的越深,心越痛,最后心会被一束玫瑰刺穿,身体也会倒在一片血泊中。

 

再简述就是:要么舍爱求生,要么孤身赴死。

 

高斯知道这个玩意儿后花了一个小时来平静自己,但很快他就接受了这个现实。

 

“或许这是我偷藏爱意的惩罚吧。”

 

他试探过,正好最近临近过年,马浩宁忙得累的不行,一天也顾不上跟兄弟们几个说上几句话,全身都快扎进电脑里了,敷衍的语气和近乎榨不出来的时间令高斯有些烦躁,他理解,但他不愿意,效果很明显,疼痛缓解了一点,虽然每当自己想到马浩宁时心口传来的疼痛还是足以令自己说不出话。

 

高斯也挣扎过,或许马浩宁并不爱自己,所有所说的暧昧不过是表面的做戏和热度的托,也许这份爱持续下去没有意义,最后只会徒留一颗被刺穿的心脏还在轻轻跳动。或许高斯应该开启自己的新生活,好好活着。

 

让高斯决定抛下一切奋不顾身的去爱马浩宁的是那一句“去爱,别怕失去。”

 

因为新歌,马浩宁找了team的人一一了解他们的故事,高斯当然不会例外,高斯的故事没有什么亮点,考高中,考大学,投简历找工作,唯一称得上是亮点的就是遇见了马浩宁和小潮team。

 

那时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病,他在两个选择中快迷失了。

 

“小斯你有什么故事想分享的吗?”

 

“.....马哥,我很庆幸能遇到你,没有错过人生的际遇。”

 

“所以.....如果可以,我不想离开你。”

 

 

高斯看着对面的马浩宁,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拍了拍高斯的肩膀,丢下一句“想什么呢?”就离开了。

 

高斯眼神也暗淡下去了,果然,心没有痛。

 

 

但过了几天,马浩宁将写好的歌词一份一份递交到成员手中,其他成员的词都像是在诉说着自己人生的故事,只有高斯的那份,被马浩宁用紫笔圈起了高斯的部分,在第二段第一句“去爱,别怕失去。”下边用黄色的笔写了一行小小的字。

 

“别怕失去,至少我永远会在你身边。”

 

他写的是“我”,不是“我们”,是马浩宁,不是小潮team。

 

 

不用捅破薄薄的窗户纸,两人顺利成章的在一起了。

 

小狗粘人高斯当然知道,每天对着自己就是“老婆,我好爱你!”

 

想要24小时都在一起,可高斯得病不能让马浩宁知道,病情加深的痛苦让高斯觉得那朵花早就长出来了,心脏估计已经被尖刺扎的千疮百孔了。

 

高斯找借口支开马浩宁就会躲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咬破自己的嘴唇,或者用力锤着胸口,企图让自己好受些,他现在还不想死,他想再多陪马浩宁一点。

 

高斯从来没有对马浩宁说过“我爱你”, 连接吻都很少,最近高斯频繁的提出要分床睡,这让马浩宁很奇怪,但看着高斯最近愈来愈发白的唇色和虚弱的身体,他的直觉说明这一切都不对劲。

 

在高斯已经到可以连续疼十几个小时,痛到全身脱力导致一天不想下床,一顿饭都不吃的时候,马浩宁还是忍不住在小傲和海皇都不在的时候把高斯叫了出来。

 

“马哥.....怎么那么严肃?有什么不开心的吗?”

 

高斯因为出汗,刘海有点沾湿了,一根一根的倒是显得本就白还脸色发白的高斯更加憔悴。但在马浩宁面前他还是尽量去装出无事的样子,却不知道外人看他早是一副将死不死的模样。

 

马浩宁没有跟高斯拐弯抹角。

 

“小斯,你有事瞒着我,你身体到底怎么了,当时那个医院诊断单是不是在骗我?你到底是....为什么不肯跟我说?”

 

高斯骤然瞪大了眼睛,他转头看了看玻璃窗中自己的模样,笑了出来。

 

自己怎么会觉得这个鬼样是可以瞒得住别人的。

 

“马浩宁,我....确实是生病了,但诊断单不是假的,不跟你说是因为.....”

 

“因为什么!不想让我担心?这不是借口!我们是恋人,是家人,我们应该一起渡过困难。”

 

“我带你去医院!肯定是有办法的!”

 

马浩宁拉住了高斯的手就想往门口走,被高斯一把甩开。

 

“马浩宁!没用的!这不是......我.....相信我吧,我想陪着你,我只是不想失去你.....”

 

高斯低下头,泪滴几乎是瞬间落地,同时心口又是那般撕裂,越发严重了,高斯知道自己抗不下去了,他脱力直直跪在了地上,手心攥紧了衣服,他感受到心脏猛地跳了一下,然后就是撕裂。

 

马浩宁见状连忙抱起高斯到自己床上休息,高斯痛苦地呻吟对马浩宁也像是折磨一般心痛。

 

“小斯,小斯,你到底怎么了,我求你告诉我好吗,我们一起解决,一定会有办法的,我...我一定能救你的!小斯!我求你了,我不会离开你的!我向你保证,你也向我保证好吗?求你了!”

 

马浩宁紧紧地抱着高斯,眼泪沾湿了高斯的衣襟,胸口对着胸口,马浩宁感受到了高斯的心脏的涌动,那不是心跳,像是血液在翻滚,不知将会汇成什么形状。

 

“马哥.....现在我可以跟你说我的故事了。”

 

“我爱你。”

 

高斯还是说出了这三个字,这一刻,与马浩宁的所有回忆,好的坏的全都涌上脑海,高斯笑了,笑的很开心。

 

“我也爱你!我爱你!不要离开我....小斯?小斯!高斯!你说说话啊!”

 

高斯闭上了眼,最后一刻最后一丝力气,高斯推开了俯身在自己胸口的马浩宁,随即心脏四裂,高斯猛地挺胸,最后倒在床上,一朵玫瑰由心口绽放,鲜红的血液也随即涌出。

 

高斯倒在血泊中,胸口的玫瑰花瓣沾染鲜血,却开的异常娇艳。

 

 -END-


作者有话说:


(原本是想早点发的,拖到现在那就当睡前读物吧!晚安~)





但许星辰月

  是捏脸呀

  原作者水印右下角

  感觉小傲捏的不太像(改天再给他捏一个)

  p7过期的樟脑丸

  地图组的我还没找到图,等找到设图了给他们捏一个

  胖迪犀利小砍他们和地图组一块出

  求点赞~

  是捏脸呀

  原作者水印右下角

  感觉小傲捏的不太像(改天再给他捏一个)

  p7过期的樟脑丸

  地图组的我还没找到图,等找到设图了给他们捏一个

  胖迪犀利小砍他们和地图组一块出

  求点赞~

Teani
一只5min的潦草小潮hhh 

一只5min的潦草小潮hhh 

一只5min的潦草小潮hhh 

Pizzazz.

小狗图是微博详见水印

  不是很像,但真的很爱

高仿款 太爱小潮team

  

小狗图是微博详见水印

  不是很像,但真的很爱

高仿款 太爱小潮team

  

白蚁

小破站发不上QAQ 我来投靠老福特了!!

小破站发不上QAQ 我来投靠老福特了!!

白蚁

小破站发了一次辣!!这里发一次ovo

小破站发了一次辣!!这里发一次ovo

怀民找裤衩

野花香(4)

〈猩潮〉+〈幻花〉

真名警告⭕️⭕️⭕️

Ooc警告⭕️

长篇    刑侦

开朗向上法医潮×不近人情(?警察猩


       “你女儿失踪前有和家里发生过一些什么矛盾吗?”

        “嗯…没有”一个穿着极其富贵的女人在审讯室里翘着二郎腿,声调极其高傲的回复着面前警察的话语,一边回答一边翻了个白眼...


〈猩潮〉+〈幻花〉

真名警告⭕️⭕️⭕️

Ooc警告⭕️

长篇    刑侦

开朗向上法医潮×不近人情(?警察猩



       “你女儿失踪前有和家里发生过一些什么矛盾吗?”

        “嗯…没有”一个穿着极其富贵的女人在审讯室里翘着二郎腿,声调极其高傲的回复着面前警察的话语,一边回答一边翻了个白眼

         “确定吗?”面前的警察微微叹了口气后说

         “嗯哼,话说回来,你们这些警察办事效率真低,现在不去追查凶手居然还来这审问我们这些受害者家属,一点儿不如我们家的私家侦探”女人涂了指甲油的手指不耐烦的在铁桌上敲着

         “…女士,请您配合”某幻皱了皱眉

         “切,你一个小警察有什么资格?懂什么?老娘刚才在谈一个十几万的项目,你们现在一通破电话就把我叫过来了,还让我呆在这种破地方!我们公司损失了十几万你们赔吗?给甲方留下坏印象你们赔吗?你们赔得起吗?!”那女人情绪激动,听后拍桌而起,指着某幻的鼻子就骂道,“王若曦那女的就是条贱命!跟她死去的妈一样!死了才好呢,省的在我们家里碍眼,真晦气”说完那个女人就想冲出来,某幻赶紧想上前拦着,嘴里不断的说着稍安勿躁,请您配合,别生气等词语,但那女的就跟发了狂犬病一样见人就咬,唾沫星子带着标点符号一块往外喷,周遭拦着的警员都皱起了眉头,某幻并没有说什么,但手中的A4纸已经有一角马上就要被撕扯下来,从旁边花少北的视角来看,某幻的身体还在微微颤动

       一旁的花少北皱起了眉,悄悄拉起了某幻的手,用指腹轻轻摩擦某幻的食指表示安抚,扭头对对讲机说:“茄哥,受害者家属心情很激动,现在情况有点急,我得先带某幻出去,你能先过来一趟吗?”   “行,你们先出去,先控制一下受害者家属的情绪”老番茄的声音从对讲机中传来

        花少北转头冷冷的对其他警员说:“看好她”   然后拉起某幻的手就往外走,除了审讯室后脚步慢了下来,把某幻拉到了楼梯间

        两人在楼梯间默默无言,花少北在看某幻,想说什么却又闭上了嘴,某幻半低着头,刘海遮住了眼睛看不出喜怒,半响后他走到窗边,从警服口袋里拿出一根香烟,拿出打火机抽了起来

        某幻会抽烟,但他不喜欢烟的味道,还有就是花少北嗓子不好闻到烟味就会咳嗽,但是因为人际交往他的警服口袋里会随时备着一盒,平时局里的人也都挺理解他,要烟或者抽烟也不会在他面前,因此这盒香烟一直没动过

       许是因为太久没抽了,又或是因为香烟受潮了,某幻抽着抽着就咳嗽起来,再抬头时眼睫毛变得湿润了,花少北走了过来没有像平时那样大喊大叫斥责某幻抽烟,默默的靠在他的身边,细长的手搭在某幻的卷毛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揉着,轻声的说着:“没事啦,没事啦,我理解你,都会过去的,你身边还有我,不是嘛?”说完把头从后面放在了某幻的肩上,手臂从脖子那里绕到某幻的脸颊旁把香烟拿了下来丢到地上踩灭,又轻笑说:“抽烟有害身体健康,你这嗓子不是还想写歌嘛?吸过烟的嗓子可不好听”

       某幻也终于有了反应,微微侧头看向了肩上的花少北,额头上的卷毛轻蹭了一下花少北的鼻尖,随后直起身子,伸了个懒腰,一把搂过花少北,“你马哥我会因为这点小事影响心情?笑死大牙~走,我们看一下那个女孩的家庭背景,顺便看一下中国拜查案查的怎么样了”

“哎呦你别扒拉我”花少北又恢复了以往的大嗓门


        “你们在看见尸体的时候有没有人做出一些和你们不一样的举动?”另一个审讯室里,王瀚哲对面前的红发少女问道,本该审问她的是老番茄,但是某幻那边似乎出了点事情,老番茄让王瀚哲先来问,在一旁没事干的马浩宁就成了记笔录的工具人

        “啊~没有啊,我们当时都被吓着了,那个尸体当时可恐怖哩,我到现在还有心理阴影呢~”红发女生娇滴滴的说,自从王瀚哲进来她就一直盯着王瀚哲的脸,时不时就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王瀚哲看了直犯恶心,但是鉴于她是目击证人的其中之一所以也不好说什么

        王瀚哲并不认为自己长的出挑

        “单眼皮,厚嘴唇,长得像个元谋人”是他心中给自己的定位,学生时代就算有人“眼瞎”给他当场表白,他一个冷眼就能解决,结果现在居然遇上了这么一个胡搅蛮缠的厚脸皮,因此,审问过程中他基本上都是皱着眉头

       “啧”在一旁记笔录的马浩宁小声的啧了一声,不耐烦的转着笔

       “嗯…警察哥哥……”

       “停,首先我姓王,其次不用一口一个哥哥的叫”王瀚哲强忍着恶心说道

       “哦…那王警官,我现在心里还是有点害怕,那个尸体太恐怖了,我脑子空白有些想不起来,不如咱俩加个微信,等我回到家冷静一些,想起什么线索来我再告诉你?”女孩卡粉的脸上浮起一丝红晕,和脸上的死亡芭比粉腮红混在一起

        “女士,这里是警局,你若是在大街上看见一个帅哥上去搭讪要微信没人会当面说你,但是这里是警局,他是个警察,你在这里要微信合适吗?其次,这人不玩微信不玩QQ,连手机都没有”半天没说话的小潮把笔一放,双手撑桌站起来对着红发女生冷声道,然后光明正大的把王瀚哲的手机放进了自己的卫衣兜里,挑了挑眉继续说:“所以说女士,请您分清场合适可而止,并配合我们调查”

     “你!但我是目击证人,现场你们搜不到的线索都要从我嘴里说,我现在心里害怕,脑子空白,你们就不能安排个警察给我做一做心理辅导?”红发女孩的眼神一下子就变了,阴阳怪气的对马浩宁说

     “是吗?那巧了,我是法医,上大学的时候正巧学过一些心理课程,需要我来给你安排一下心,理,辅,导,吗?”马浩宁也不甘示弱,笑眯眯又一字一顿的问,这次见了效果,红发女有些害怕的嗦了一下,马浩宁用眼神示意王瀚哲接着问,王翰哲领会了,当着马浩宁的面偷笑了一下,马浩宁挑了下眉笑骂了一句

      后面的审问也没能提出什么有用信息,就在马上要结束的时候某幻推门进来,“看了一下死者的家庭背景,要听吗?”一边说着一边漂了一眼红发女生,“就在这说吧,没事”王瀚哲转着笔说道

        “也行,死者不久前毕业于A市农学院,亲生母亲在她初中毕业时身患癌症去世了,刚才我们审问的那个是继母,同时在高中时期曾遭到过校园霸凌,霸凌者嘛大部分都有钱有势,但是学校总归是要揪出一个倒霉蛋来给群众一个解释的,你们猜他叫什么?”某幻说完后直接转过头来盯着红发女,红发女感觉到这股目光赶紧低下了头,“呵呵,那个倒霉蛋呐,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唯一被透露出来的那个霸凌者在那年的高三期中考试那段期间被学校劝退,此后便一直在社会上做不良少女,但是我自我感觉应该不是霸凌者干的,一般的霸凌者不会追溯到大学除非他们想蹲局子,所以现在唯一的一条线索好像也断了,不过你们可以试试问她”

        「好家伙,直接从目击者变成相关人员了」马浩宁心想

          “行了,现在你的身份也从目击者变成相关人员了,就不用再有什么隐瞒的了,把你知道的都说了吧”王瀚哲抬头冷冷地对红发女说

       “等等,那个烧焦的尸体是王若曦?!”红发女反应过来震惊的问

        “没错,就是当年被你们霸凌那个人”

        “我,我……好吧,我说,我刚上英才(学校名称)那会儿就和王若曦一个班,那时候学习还不错,每次都能班级前五,老师很喜欢我,可是自从王若曦那次月考成绩一下子就窜到了第五!靠着比我高那么几分的成绩我变成了第六,一个平时最不起眼的小透明,怎么可能一下子窜到班级前五?这谁信?!那个时候我就看她不顺眼了,后来她就像是把我给代替了一样,老师判卷子搬东西什么的都叫她,还会给开小灶,这些我都没享受过!然后在一次校运动会上,隔壁班的那个班草陈一鸣看她长的不错就喜欢上她了 ,体育课送水,早读送早餐,隔壁班有个大姐大一直喜欢陈一鸣,发现陈一鸣喜欢王若曦后羡慕嫉妒,找了个体育课的时间把人绑到厕所里揍了一顿,我当时不想跑圈就去厕所里面躲着,然后就看见她们揪着王若曦的头发把她往水池里面摁”

       “你说的那个大姐大她有名字吗?”王瀚哲打断道

        “有,叫…秦梦瑶”红发女回忆了一会儿说道

        “那个珠宝大师的女儿?”马浩宁突然反问道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们家有权有势,她就算不用高考也可以找到个好工作”红发女回答

        “继续”

        “她们看见我进来了不让我把这事说出去,不然连我一起揍,我当时很害怕赶紧答应了下来,他们怕我嘴不严就让我当着他们面扇王若曦一巴掌,我下不去手,知道我们之间事情的人就在旁边挑拨离间,说:‘我记得你,可依琳是吧?我之前经常在办公室看到你呀,天天跟在你们班主任屁股后面真是个得力小助手,不过…最近怎么见不到你了呀?现在跟在老师屁股后面的好像是这个贱种,什么情况呀?她好像把你的东西都给拿走了呢’说完之后厕所里爆出一阵戏虐的笑声,‘你都跌落神坛了,现在抢走你位置的人就在你的面前,你难道还下不去手吗?’我始终记得秦梦瑶在我耳边对我说的这句话,那个时候我心里的怒火就被燃起来了,对王若曦求饶的眼神视而不见,一巴掌打了下去,把她的鼻子都打出了血……”可依琳一边说,一边懊恼的捂住了头,亮红色的头发被揉得炸了起来

       “现在不是你后悔的时候,霸凌了就是霸凌了,回不来的,你现在能做的就是把那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原原本本的告诉我们”马浩宁冷冷的说,王瀚哲偏头看他,漆黑的眸子里似乎有一片海在波涛汹涌

       “对不起……一巴掌下去我看见她的鼻子流出血液的时候…我的心里涌出了一股快感…把我心中的那个空缺似乎补上一点,完后秦梦瑶拉着我吃了一顿我平时都没钱买的烧烤,拿了罐啤酒,指着我和他那帮好姐妹们说:‘看见了吧?抢你东西的人现在被你踩在脚下折磨这种感觉是非常奇妙的,更何况跟着我有肉吃,我家有的是钱,就算这事被公布了也根本不算啥!跟着我毕业之后保准饿不死你们!’那个时候我就正式入伙了,从那之后不管是体育课还是大课间,甚至是放学路上,只要她身边没多少人,我们就直接把他拽到一个小破地方折磨她,她性子胆小不敢说出去,秦梦瑶他们就变本加厉闯进班在她的桌子上画屎、画王八,王若曦知道这件事儿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隔壁班那个陈一鸣,就开始躲着他,这反倒更加引起了陈一鸣的注意,一天天像条舔狗一样跟在王若曦的后面,可惜她害怕的不是狗,是狗身后那一群‘眼睛’,得不到回应的陈一鸣慢慢的对她失去了兴趣,但秦梦瑶对她的霸凌却没有,这一霸凌,就是一个半学期”

        “与此同时我的学习也是一落千丈,我开始染发、抽烟、钉耳钉,我逐渐成了曾经自己最害怕的那种人,可是王若曦的成绩却还是那么好,她几乎每次都考班级第一,年级前十更是不在话下,我每次路过成绩单那里心总会痛一下,我那个所谓的‘窟窿’似乎随着我的填补越来越大,我就开始更加卖力的欺负她”

       “所以现在时间线就来到了高三上学期,你不是说你高三上学期期中考试那段期间被退学了吗?因为什么?”王瀚哲问

       “哼,还不是因为那个该死的转校生,高三开学那天来了个转校的男生叫肖子逸,瘦瘦高高的看起来很和善,我们并没有把他当一回事,那段时间他们整个班都知道王若曦被霸凌了,但是没有一个人吱声,有一次,王若曦从教室出来去办公室的时候正好撞上了转角处的我们,秦梦瑶那个时候很烦,一把抓住王若曦的头发,说:‘正好拿你来解解气’,然后抓着她的头发就往我们班里拔,当着我们班好多人的面抓着她的头发让她的头一下一下的往地板上磕,她嘴里不停求饶,班里的所有人都视而不见,那个傻叉的肖子逸却站了出来,把秦梦瑶的手从王若曦的头发上拉开,紧紧的护住了王若曦,秦梦瑶当时看肖子逸长的还不错,就故意跟他套近乎,后来秦梦瑶看快上课了就撂下狠话然后回了他们班,那节课是班主任的课,肖子逸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霸凌这件事告诉了班主任,其实班主任早就知道这件事,不过既然有人举报了就要好好对待,这件事闹了很久,下课我们聚在一起的时候秦梦瑶跟我们保证任何人都不会有问题,我和傻子一样信了她的鬼话!后来某次下课的时候我还看见秦梦瑶和肖子逸两个人在走廊上贼亲近的呆着,我问秦梦瑶他们两个在干嘛秦梦瑶还不回答我”

       “霸凌仍然在继续,那个有病的肖子逸每回在我们打的上头的时候总要出来扫兴,那个时候我太信任秦梦瑶了,后来临近期中考试,学校为了名声被迫严肃处理这件事,秦梦瑶他爸用钱和势成功没让她女儿和她那帮小姐妹被透露出来,但是总要有一个人出来顶罪,秦梦瑶毫不犹豫的把我推了出去”可依琳说到这的时候愤怒的捶了一下桌子,弄出了很大的声响

        “然后你就被退学了?”小潮问

        “对,都怪那个傻x的肖子逸和那个傻x的秦梦瑶,一帮出生。得知我被退学的时候我爸妈就不管我了,他们只会每个月给我打1500的生活费,我就在社会上混着,当不良少女”可依琳说到这儿彻底的低下了头,直到某幻把她领出去,她都没再抬起头来



       “茄哥那边有审问出什么来吗?”解剖室里,马浩宁一边脱白大褂一边问靠在门口的王瀚哲

       “刚才老番茄给我打电话说他们审问的那个人是王若曦的继母,王若曦的亲母去世前她就是个小三,正房去世之后她就赶紧上位,平时带王若曦非常不好,这是让王若曦自卑的很大一部分原因”王瀚哲回答

        “唉,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马浩宁一边说一边拿出自己的手机,点开微信准备联系高斯过来接他,结果就发现他上午给中国boy发的那条好友邀请还没通过,有点无语

       “你工作忙我可以理解,但你不至于连把我的好友申请通过的时间都没有吧?”马浩宁阴阳怪气的说,王瀚哲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一挑眉对走过来的马浩宁反问道:“我手机在哪,你不知道?”

       “你手机肯定在你自己衣服兜里呗”马浩宁继续阴阳怪气,王瀚哲笑了笑,拍了两下马浩宁的卫衣兜,马浩宁明显感觉到卫衣兜里好像还有个手机

    默默的拿出来

    默默的看了一眼信息栏:只有自己的一条好友申请

    默默的震惊

    默默的放回王瀚哲衣兜里


      “噗哈哈哈哈哈哈”过了一会儿后两人都憋不住笑了,警局门口回荡着一高一低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艹!”马浩宁一边笑骂着一边和王瀚哲挥手告别,上了高斯的车


       “马哥啥事这么好笑啊?”

       “没事,遇见个傻子”


      


back

 今年和马浩宁一起回大连过年,和家里人一起看春晚的马浩宁斜瘫在你的身边吃吃喝喝

 今年和马浩宁一起回大连过年,和家里人一起看春晚的马浩宁斜瘫在你的身边吃吃喝喝

柊乾balala

 给羊羊画上五官吧😄 

 给羊羊画上五官吧😄 

生命体征无响应.

《就要做挑战》好听的来🥺

《就要做挑战》好听的来🥺

愛情买卖.

【小潮院长】就要女装!

【小潮院长】就要女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