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马老六

26052浏览    394参与
猫犬当道
深夜摸鱼 还是方舟paro 【...

深夜摸鱼

还是方舟paro

【灵感来源于之前某个赛季末屠皇四排】

深夜摸鱼

还是方舟paro

【灵感来源于之前某个赛季末屠皇四排】

若锦繁歌

【MFB/蓝沐】Fate/Project Unknown(2)

广州市的第三次圣杯战争,自此,开启——

召唤的序幕拉开

*前情提要详见前一章。

特别鸣谢: @乌合之众.  @默守·极地冰原生物·更文是不可能更文的·纯质学渣·没腿·辰星 


在此祝一花和奈布·萨贝达生日快乐


——Ready?

Go!


  【第2章】“没有真名的骑士”

  

  少年骑士,身穿一袭雪白色的制服,气质冷峻而高洁。衣领与袖角上镶嵌着金饰与海蓝色宝石,作为衬饰存在。

  在他的手中,握着一把深蓝色的水晶之剑。

  任谁看去,都...

广州市的第三次圣杯战争,自此,开启——

召唤的序幕拉开

*前情提要详见前一章。

特别鸣谢: @乌合之众.  @默守·极地冰原生物·更文是不可能更文的·纯质学渣·没腿·辰星 


在此祝一花和奈布·萨贝达生日快乐


——Ready?

Go!



  【第2章】“没有真名的骑士”

  

  少年骑士,身穿一袭雪白色的制服,气质冷峻而高洁。衣领与袖角上镶嵌着金饰与海蓝色宝石,作为衬饰存在。

  在他的手中,握着一把深蓝色的水晶之剑。

  任谁看去,都是一副沉默缄言的守护者姿态。

  

  “沐木……你醒来了?”

  “我……”

  

  头好痛,痛到几乎说不出话来。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抬眼所及处,是熟悉的卧房,和面色忧心忡忡的歪柠与年华。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看见年华转过头,正艰难地向着另一个背过身去的人影,询问道。

  那身着朴素白色衬衫的男人,想必便是父亲大人了。

  “没有什么好去解释的。”

  另一个声音抢先回答道。是哼哼的声音。

  沐木循着声音望过去,看到哼哼阿正居高临下地向他们三人扫视一环,嘴角重重地下撇着。

  “你们知不知道……你们的行为,已经破坏了我们所有的计划与行动。”

  他的眼里压抑着愤懑与不满。那是他们从未在他的眼中所看过的。

  “什么……?”

  沐木勉力地开口说道。他感到自己的身体虚浮,就连嗓子眼处,也会在说话时传来十分明显的沙哑干涩感。

  “我是说,MFB本次的圣杯战争参战行动,已经被你们毁了!”

  哼哼阿撇下这一句怒火中烧的话,就转过身去,望着窗外的月光不言不语了。

  “不必说得这么多,哼哼。这也不算是……他们的错。”

  沐木听见了父亲大人的话,话语间似是替他们在圆场。可他说话的语气,是多么沉重,又是多么疲惫啊。

  “只能怪是命运的安排。如果不是鱼生……带走了Archer,我们也不必将召唤仪式准备得这样仓促,以至于出了差错。”

  鱼生?Archer?

  这又是些什么?

  听完这些发言,沐木反而更加一头雾水。而在他身边的年华与歪柠,也无不露出诧异和困惑的神色。

  “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年华主动坦诚地说,他的语气里有着一丝僵硬,“但是,如果这造成了什么差错的话,对不起……”

  他低下了头,似是心怀愧意一般。而歪柠也随之垂着头,面庞陷进月光照射不到的阴影里。

  随后,是长久的沉默。

  直到身为一家之长的,马老六的发言,让这份深夜讨论中的难得寂静被干脆打破。

  “无论之前的计划是怎样,但在沐木召唤出Saber的那一刻起,事情就已成定局了。哼哼,相信你比在座的任何人,都要明白这个道理。”

  “所以……”

  视线里浸润着柔和的月光。

  他躺在床上,听到哼哼用十足艰难的语气,向其回应。

  “所以我就没有机会成为Master了,是么?”

  尽管没有投向视线去看,但……他在说这话的时候,应该是握紧拳头了吧?

  “至少就目前而言,MFB在本次圣杯战争中出战的Master,会是小沐木。

  “他的Servant,已经向我们所有人证明了这点。”

  

  我的……Servant……?

  上眼睑,忽然间变得好沉重。像是随时要合上似的。

  我不明白,为什么在这种时刻里,被提到名字的……会是我。

  沐木尽力支撑着他疲惫的双眼,使其保持着睁开的状态。可这一夜的体力消耗,加上那次突然而至的“掉落”,已经让他的精力耗损了大半,或者说,是几乎全部。

  毕竟受到的惊吓与震惊,也会被转化为精力消耗中的一部分。

  “睡吧。”

  忽然间,有个他从未听过的、十足陌生的声音,从他的耳畔处传来。

  “等到明天的时候,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那个人只是如此轻巧般地说着。可是沐木几乎又能分明地听出,在他话语结尾处时的那一声叹气。

  微不可闻,却又如此清晰。

  

  梦里是昏黄的落日。

  那些一闪而过的场景们,几乎无论哪个都无法被轻易地抓住。

  任由沐木如何仔细地去观看和分辨,但直到最后,眼前仍是一整片模糊的眩晕……

  徘徊在他脑海深处的,仍是那个陌生的声音,以及那句含义不明的话语。

  明天……明天将会发生的,是什么?

  我将要知道的,又是什么?

  

  “早上好……啊。”

  醒来的时候,窗外的光线还并不怎么充足。准确来说的话,这大概本该算作是“清晨”吧。

  小沐木睁开眼睛,感到自己的体力稍有恢复,意识也清晰了一些。

  而趴在自己床前的歪柠,却像是一副全然没睡醒的样子。看他那双浓重的黑眼圈,估摸着是一整晚都没有安睡过。

  “歪柠?你怎么在这里啊……”

  “是你昨天晕倒了。我还是放不下心来,所以就一直在这里陪着你。而且……”

  “而且什么?”

  “我害怕,你早上起来会……会被你周围的事情吓到。”

  被周围的事情……吓到?

  “你在说什么啊……我看不到这里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呀?”

  有些困惑地,又有些尴尬地笑着。

  “我是说,Saber——”

  沐木讶异地抬起头。并不是因为歪柠语气中刻意的模糊化,和那充满了陌生感的用词;而是因为他真切地感受到了,有一份力量,正穿透自己的身体……更明显的是,在右手的手背上,传来一道清晰的灼烧之感。

  他收拢视线,目光定格在右手背部的位置。

  ——就在那里,正刻着一道赤红色的、如同奔腾骏马一般的奇异符文。

  “这是……”

  “是令咒。”

  回答他的声音,不再是源于歪柠了。

  “属于Master的三枚令咒,可以命令自己召唤的Servant完成任何事。当三枚全部消耗完毕后,Servant也将不归其所属。”

  有些刻板、却又相当沉静的声音,在这尚未被晨间光线染指过的房间里,悄然响起。

  他的瞳孔,倏然间放大了。

  在卧房的窗边位置,站着一个人影。但……与其说是站着,不如说是在一片幽蓝色的光点中,那身影戛然浮现了一般。

  简直就像是……从一片空洞中,生长出来了一样。

  沐木几乎是怔愣地,紧紧注视着这位有如少年骑士般姿态的“不速之客”。他的到访,本该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可沐木却只能听到自己一个人因紧张而过重的呼吸声。

  少年骑士身穿着修身而整洁的白色制服,领结处的装饰点缀熠熠发光。他那比天空还纯粹的蓝色短发,在半闭合的窗前,迎起晨风飘扬。

  他蹲下身,呈半跪之姿,在茫然无措的闯入者面前恭敬行礼,以最标准的骑士规格。

  “为了避免误解,请容许我再次重新正式地介绍自己——Saber,蓝之骑士,向Master献上吾全部的忠诚。”

  “Master……?”

  这奇妙的称呼,是在代指谁啊……

  “说的就是你啦,沐木。”歪柠在一旁平静地说。

  沐木的视线迅速躲开那来历不明的古怪骑士,转向歪柠,却没从他的脸上寻到一丝一毫本应有的震惊神色。

  歪柠相当淡然地观察着正在发生的这一切。

  “总之,你因为不小心掉了下去,好像是……掉到了一个什么搞不明白意义的召唤阵里吧。然后,原本该是被哼哼召唤出的东西,莫名其妙变成了你的召唤物。”歪柠谨慎地试图解释道,“简单来说是这样。”

  “从通风管里么?那时……”

  那时发生了什么,其实沐木也的确是记不太清了。

  好像只有隐隐约约的一些片段,在脑海中嗡嗡作响,干涉着他的思绪。

  “那个,父亲大人让我在你清醒之后,喊你下楼去餐厅。”

  “可是,我……”

  “我能带到的话,也就只有这么多了。”歪柠的面色覆上了一层凝重之感,而他弯起唇梢,却是宽慰地笑着,“其他的方面,我好像也帮不上什么忙。去看看吧,大概……沐木是被卷进了了不得的事态里呢。”

  

  早晨的餐厅里,还尚未到早餐起始的时间,却坐满了家中的大多数人。

  本该摆满丰盛食物的餐盘里,反常般的空空如也。

  走过半旋转阶梯的时候,沐木便感到内心升起一阵异样之感。那突然到来的骑士,此时已经隐去了身形,化进虚空之中。接下来无论将要面对什么,都会是他以一己之力了。

  坐在餐桌前,以宛若没有任何事发生一般的姿态,面对着在场的所有人时,令他不自觉地产生一阵眩晕。

  歪柠来得格外晚。他似乎是回房间里,去喊小铁了。

  所幸,在全部人都到齐之前,父亲大人似乎是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他正翻着一本厚重的古籍。看泛黄的页边,应该是大有年头了。

  等歪柠和小铁就坐下来,在小铁急切地想要发言询问,又被歪柠及时制止后,这座宅子的一家之长,最德高望重的家主——马老六,才终于抬起头环顾四周,表露出即将陈词一般的严肃神情。

  “如你们所知,我们MFB家族,在昨晚发生了一间可谓为‘震动级’的大事。

  “原本,它应该被锁定在仅有两人知晓的范围里。我,和被选定为MFB下任继承者的哼哼阿。

  “这并非是对你们全部人的隐瞒……而是,身为魔术世家的一家之主,MFB家族责无旁贷的传系人,无论是魔术继承人的选定、亦或是魔术世界的纷繁秘密,都是不可随意泄露的至高机密。但到了今天,我想,既然我们家族中的大多数孩子,都已经或有意或无意地靠近甚至揭开了这个秘密,那么,继续隐瞒,也未必会是一件好事……”

  说到这里是,年华开始和歪柠交换一个眼神,又将目光投向了坐在餐桌另一侧的沐木。

  沐木讶异地抬头,循着目光而去。他发现年华看他的眼神,似乎产生了一丝微妙的变化。

  “一言以蔽之,MFB家族作为魔术世家,将作为这次‘圣杯战争’的参战者之一,派出Master参与对圣杯的争夺。而小沐木……”

  马老六的神色微变。他的目光落在了餐桌侧边那个不显眼位置上的,一贯若即若离又漂浮着的小沐木。

  他用郑重的语气宣布。仿佛在宣告着一件多么激烈而悲壮、却又是命中注定必然的牺牲。

  “——会以Master的身份,参与本次的‘圣杯战争’。”

  

  圣杯战争,围绕着广州市所举行的一百年一届的,针对魔术世界所认定的“万能许愿机”而展开的争夺。

  这过程,类似于战争,却又有着远胜过战争的惨无人道。

  面对着巨大诱惑的吸引,为了实现终极的愿望,魔术师们之间,摒弃了人性的温度,化身为真正意义上的“魔术的使役者”而非人类。在历届的圣杯战争中,围绕着圣杯而产生的陷害、勾结、欺诈,自来是不计其数。

  魔术师们,以借助仪式召唤出的Servant作为自己的辅助使徒而参战,同时又不可避免地需要发挥出Master作为魔术供给者的魔力储备与才能。

  MFB,作为隐藏的三大魔术世家之一,强有力的圣杯竞争者,自然一早便选定了最有潜力的家族继承人,来参与本次的圣杯战争。家主马老六从多个孩子中,精挑细选出了继承人哼哼阿,从小对他进行严格有序的魔术教导与继任家主培养课程。

  没有人会质疑这个决定——其他的孩子,因为魔术天赋不够格或是能力与MFB的传承不符等等原因,为了保证基本的安全,被隔离在这个魔术世界之外,被作为普通的少年们培养长大。迎接他们的,也本该是平静的身为普通人的一生,而并非与魔术扯上千丝万缕的纠葛。

  然而,现如今,这原本既定好的轨道,却因为一场意外,偏移出它运转的轨迹。

  

  当第一次完整地了解到这一切时,包括小沐木在内,餐桌上坐着的,所有对这些都处在一知半解状况中的孩子们,无不例外地露出或惊讶或紧张的神情。

  圣杯战争?Servant?Master?

  这些陌生又新鲜的名词,引起了他们一阵阵热烈的低声讨论与彼此间的眼色交换。

  尽管在前夜便一早被卷进了事态之中,但很显然,年华、歪柠与沐木都并没有系统性地了解过他们家族的本质与圣杯战争的含义。而小铁,作为唯一的局外人更是又惊又奇,缠着歪柠开始问东问西。

  只有超Q,他像是早已知晓了一切,依旧维持着那副波澜不惊的大哥模样。

  哼哼阿坐在马老六侧边的位置,他仍是打量着在场的所有人,像是用眼神就能为他们做出定性来。接着,他那带着几分不同于以往时的锐利眼神,扫在了沐木的身上,锁定,然后一动不动。

  他在看我?

  意识到这异样的情形时,沐木下意识地低下了头,躲避那道目光。

  关于圣杯战争的部分,他听得一知半解,也毫无求知欲望。而其他的孩子们则是兴致盎然地缠着马老六,询问关于家族历史或是圣杯用途之类的泛泛疑问。

  唯一让他感到兴奋又浮想联翩的,是那个从他的房间里,突然显现而出的蓝色骑士——他是什么来路?来到这里,是像他所说的那样,要作为“Saber”,向他献上“忠诚”么?

  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哼哼阿,离开了自己的座位。

  绕过那些围在一起激烈讨论的孩子,他在悄无声息间,来到了沐木的面前。

  当沐木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出现在了身侧,推开另一把椅子,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盯视着沐木。

  “所以,你会是MFB这一次作为代表出战的Master……”

  还没来得及回应,哼哼又自顾自地叹了口气,背过身去了。

  “嗯,我知道了。”

  沐木注视着他的背影。

  不知为何,身形高大的他,此刻却像是一只折了翼的苍鹰,背影也染上了些微落寞的色彩。

  连本就微弱的脚步声,也渐行渐远。


      TBC.

初冬是个路痴
在初冬的不懈努力下终于把暑假作...

在初冬的不懈努力下终于把暑假作业肝到接近尾声可以看直播啦![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但是为什么一点进去熊被牵了铁哥倒了啊!?马萨卡……为了保护六叔二人双双牺牲吗!呜呜呜呜呜呜呜我可以把他们视为世界上最美的感情吗(bushi)

话说铁哥又是他的北半球[孩子地理不好QAQ]第一前锋呢,哎等等,前锋啊……话说六叔很容易被前锋玩家“盯”上呢,你看那个喵牙的包包能和铁妹妹,还有那个隔壁的老三ε٩(๑> ﹃<)۶з

(相关人员都打了tag!注意避雷qvq)

在初冬的不懈努力下终于把暑假作业肝到接近尾声可以看直播啦![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但是为什么一点进去熊被牵了铁哥倒了啊!?马萨卡……为了保护六叔二人双双牺牲吗!呜呜呜呜呜呜呜我可以把他们视为世界上最美的感情吗(bushi)

话说铁哥又是他的北半球[孩子地理不好QAQ]第一前锋呢,哎等等,前锋啊……话说六叔很容易被前锋玩家“盯”上呢,你看那个喵牙的包包能和铁妹妹,还有那个隔壁的老三ε٩(๑> ﹃<)۶з

(相关人员都打了tag!注意避雷qvq)

祁zzz

我怎么办……我不知道怎么跟我gr姐妹解释这个。。。。我的天啊

我怎么办……我不知道怎么跟我gr姐妹解释这个。。。。我的天啊

我在马路边捡到七分钱

女鹅带着女婿回娘家了呜呜呜呜

女鹅带着女婿回娘家了呜呜呜呜

我在马路边捡到七分钱
六宝:我要做最漂亮的!至少要做...

六宝:我要做最漂亮的!至少要做这几个人里最靓的仔!


你做到了,真的👍🏻

六宝:我要做最漂亮的!至少要做这几个人里最靓的仔!


你做到了,真的👍🏻

某鸽零泠
*简笔画系列 *拍出来色差大...

*简笔画系列

*拍出来色差大

5——G——B

*简笔画系列

*拍出来色差大

5——G——B

我在马路边捡到七分钱

六Q鸭+水友思公一起玩《禁闭求生》

(有点像《Raft》

[图片]笨比小孩超Q的日常如下⬇️

——“怎么进游戏呀”

——“你们等等我”

——“好黑呀怎么调亮度”

——“我又饿又渴我要死了”

——“有没有吃的呀”“我要喝水”

——“六哥对不起我就是想试试能不能杀队友”

——“我引过来了个大家伙,你们几个顶住”

——“完了我把武器扔出去了”

——“可以睡觉了吗“”先睡为敬”


[图片]马:超Q你干嘛呢,弹幕说你一直在吃吃喝喝

Q:我没有!我在帮你们探险


Q:我喝脏水拉肚子了

[图片]
[图片]


游戏里有蜘蛛会杀人,还会守尸,几人一度团...

六Q鸭+水友思公一起玩《禁闭求生》

(有点像《Raft》

笨比小孩超Q的日常如下⬇️

——“怎么进游戏呀”

——“你们等等我”

——“好黑呀怎么调亮度”

——“我又饿又渴我要死了”

——“有没有吃的呀”“我要喝水”

——“六哥对不起我就是想试试能不能杀队友”

——“我引过来了个大家伙,你们几个顶住”

——“完了我把武器扔出去了”

——“可以睡觉了吗“”先睡为敬”




马:超Q你干嘛呢,弹幕说你一直在吃吃喝喝

Q:我没有!我在帮你们探险




Q:我喝脏水拉肚子了





游戏里有蜘蛛会杀人,还会守尸,几人一度团灭

弹幕:凉哈皮的复仇




蜘蛛守着鸭鸭尸体反复蹂躏

鸭:拉我一把

Q:这是一刀斩救队友啊




马哥躲在蜘蛛进不来的易拉罐里挑衅

弹幕:无敌房



用户623342264
“你再不努力我就要超过你啦”...

“你再不努力我就要超过你啦”

老年人可可爱爱的语气却搞得我很想哭


后续——

沐木在直播间当场抓住然后送了个飞机

“沐木比赛加油啊,有时间来YY一起玩嘛,知道你压力也很大”

“你再不努力我就要超过你啦”

老年人可可爱爱的语气却搞得我很想哭


后续——

沐木在直播间当场抓住然后送了个飞机

“沐木比赛加油啊,有时间来YY一起玩嘛,知道你压力也很大”

我在马路边捡到七分钱
主播:办卡可以解锁中间屏幕

主播:办卡可以解锁中间屏幕

主播:办卡可以解锁中间屏幕

祁个萝卜

存一下图

夕阳红人类组完成✓

是国际象棋设定👌

明天是鸭Q★,就现在草稿来看QQ子将会是最难画的一个(🌚)

存一下图

夕阳红人类组完成✓

是国际象棋设定👌

明天是鸭Q★,就现在草稿来看QQ子将会是最难画的一个(🌚)

我在马路边捡到七分钱

前方线人发来后续⬆️

电竞选手🚫

搞笑艺人✅


前方线人发来后续⬆️

电竞选手🚫

搞笑艺人✅


我在马路边捡到七分钱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的初心沐马...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的初心沐马

是老父亲最爱的傻女儿啊

(srds马老六你个憨憨你是不是忘了你用的是孤高的号?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的初心沐马

是老父亲最爱的傻女儿啊

(srds马老六你个憨憨你是不是忘了你用的是孤高的号?

我在马路边捡到七分钱
在娱乐战队的路上越走越远👍?...

在娱乐战队的路上越走越远👍🏻

在娱乐战队的路上越走越远👍🏻

我在马路边捡到七分钱
马哥:啊?骂啥啊?嗨呀,他菜不...

马哥:啊?骂啥啊?嗨呀,他菜不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吗😃

马哥:啊?骂啥啊?嗨呀,他菜不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吗😃

我在马路边捡到七分钱

六宝:我昨天晚上拿手机和他们训练了一会儿,还阔以,有种能进4强的幻觉

六宝:我昨天晚上拿手机和他们训练了一会儿,还阔以,有种能进4强的幻觉

love榮

房鸭:欢迎倒立吃屎马老六

听说这倒立还是个小姐姐

房鸭:欢迎倒立吃屎马老六

听说这倒立还是个小姐姐

旻玥只是个水友吖

【mFb条漫】

因为伍六七画的比较多而且胖子也在现场于是就把闺蜜队的tag一起打了~

(如果有觉得不妥的水友可以私聊我我立马删tagQAQ)

五月份的梗被我拖到现在也是很优秀了(?)

【mFb条漫】

因为伍六七画的比较多而且胖子也在现场于是就把闺蜜队的tag一起打了~

(如果有觉得不妥的水友可以私聊我我立马删tagQAQ)

五月份的梗被我拖到现在也是很优秀了(?)

我在马路边捡到七分钱

xyh战队首秀回顾2020.06.12

1️⃣比赛开始,介绍战队
[图片]粉丝A:给对面八个ban位都ban不到我们的角色


2️⃣第一局即将开始,突然收到【联系不上马老六,猜测是睡过头了】的消息。

粉丝B:熟悉的赏金赛,熟悉的失联

粉丝C:小铁行为


3️⃣依然联系不上马公主,小房鸭上机械师。哼哼开局白给4台机飞天,全靠鸭鸭在大房各种预判博弈扳回局势,最后花式运营成功三出。

三哥:这要是马老六在就四杀了

粉丝D:鸭鸭牛逼,这换马老六早倒了

粉丝E:看看人家的三十岁

粉丝F:马老六别上了,睡吧

粉丝G:六哥晚安

粉丝H:给六哥盖被子

粉丝I:不要提不在场主播

粉丝J:这是不是xyh建队以来人类的...


1️⃣比赛开始,介绍战队
粉丝A:给对面八个ban位都ban不到我们的角色



2️⃣第一局即将开始,突然收到【联系不上马老六,猜测是睡过头了】的消息。

粉丝B:熟悉的赏金赛,熟悉的失联

粉丝C:小铁行为



3️⃣依然联系不上马公主,小房鸭上机械师。哼哼开局白给4台机飞天,全靠鸭鸭在大房各种预判博弈扳回局势,最后花式运营成功三出。

三哥:这要是马老六在就四杀了

粉丝D:鸭鸭牛逼,这换马老六早倒了

粉丝E:看看人家的三十岁

粉丝F:马老六别上了,睡吧

粉丝G:六哥晚安

粉丝H:给六哥盖被子

粉丝I:不要提不在场主播

粉丝J:这是不是xyh建队以来人类的第二场胜利?(还是靠屠夫补位赢的



4️⃣Q夫人军工厂准四杀局疯狂找不到人

童话:老瞎子了

【第一局 xyh 8 :1 gba 】



5️⃣第二局六宝起床上场,开局崩崩裂。六宝跑来救邦邦的人,还没到椅子前就被卡位炸伤,六宝掉头就跑。

粉丝K:六哥救人:“我来了我来了”“我走了我走了”



6️⃣鸭鸭第二局被换上来打屠夫,同样的红夫人,同样的军工厂,同样的准四杀局,同样的找不到人(保守估计这局打了20分钟。

粉丝L:老瞎子×2

粉丝M:鸭鸭:时薪吧

粉丝N:进了mfb,想不瞎也不行

【第二局 xyh 5 :5 gba 】



7️⃣第三局马哥终于祭出了他的冒险家,最后哼哼修机339%后献祭。非常精彩的一局,建议反复观看。

粉丝O:随地大小变

粉丝P:红夫人的脚从六哥脸上路过都没看到

粉丝Q:普通的苟住,苟在角落里;真正的苟皇,苟在路中间

粉丝R:小苟苟于野,大苟苟于市



8️⃣第三局下半场表演赛,鸭鸭掏出了他的琴师

马老六:拉二胡的

【第三局 xyh 4 :4 gba 。xyh胜,进入8强。】



9️⃣马哥赛后开播

谈到睡过头——“老子他妈睡着了”(理直气壮

反复夸奖自己——“最后这波老子真帅”

甚至狡辩——“我其实就是想让小房鸭上去发挥一下”“你看小房鸭现在多自信,意气风发”



🔟哼哼赛后委屈屈


(以及他的抖m直播间标题


附赠一个卑微Q



【冷知识】

✅马哥复出首秀惨遭四杀

✅小房鸭打满三局(1人2屠3屠

✅哼哼今天没有走出过庄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