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马达加斯加的企鹅

1503.9万浏览    2030参与
郭德纲的午夜厨娘

没带笔的拿手指头画的 感觉自己手指头好肥大🤔

没带笔的拿手指头画的 感觉自己手指头好肥大🤔

薇安

【S&Dr无CP或CP自由】凌晨四点钟的曼哈顿

S和Dr……他俩的无CP向应该叫什么?肯定不能叫友情向,那叫……对手向?

今天的宿敌组仍然在互撕,今天的宿敌组依然充满默契


Invention Intervention后续,时间线也是Dr.Blowhole’s Revenge之后,The Return of the Revenge of Dr. Blowhole之前

======================================

“你TM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最好有一个合理的解释,Blowhole。”Skipper一手扶着手机一手在跳下床后稳稳地撑住地面,整个过程没让他的呼吸有一点变化,但是他的语气可比任何时...

S和Dr……他俩的无CP向应该叫什么?肯定不能叫友情向,那叫……对手向?

今天的宿敌组仍然在互撕,今天的宿敌组依然充满默契

 

Invention Intervention后续,时间线也是Dr.Blowhole’s Revenge之后,The Return of the Revenge of Dr. Blowhole之前

======================================

“你TM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最好有一个合理的解释,Blowhole。”Skipper一手扶着手机一手在跳下床后稳稳地撑住地面,整个过程没让他的呼吸有一点变化,但是他的语气可比任何时候都咬牙切齿,“不然我发誓我一定会切断你所有的电话线路和网线,少让你在凌晨四点祸害人。”

“吵你睡觉了?”Francis在电话那边带着一如既往的高傲腔调,“啧啧啧,弱者啊,只有弱者才需要睡觉。你是弱者吗?”

“你们反派都是不需要睡觉的吗?”Skipper朝着咖啡机走去。

“Kowalski没在你身边?”

“他没醒。”Skipper回头瞅了一眼铺位,“睡得跟死了似的。”

“难怪你会问出这么弱智的问题。海豚不需要睡觉,弱者才需要睡觉。”

“哦是啊,海豚只会长眠。”Skipper打了个哈欠又尽量收住,没有让这个大哈欠发出任何声音,空闲的手开始操作咖啡机,“所以你给我打电话到底是为了什么?如果是道晚安我收到了,祝你晚不安。”

“你刚才是不是打哈欠了?”

“……没有。”

“你有。”

“……我挂了。”

“等等!”

Skipper有些恼恨自己的翅膀不如手指那么好用——怎么就偏偏听见了这句等等呢——他皱着眉换了只手拿手机:“你还想干嘛?如果是顺道祝我早安的话,祝你早不安。”

“今天晚上的曼哈顿是怎么回事?”

果然是问这个。Skipper心里对电话那头的海豚翻了个白眼,眼睛上对仍然没有正常工作的咖啡机翻了个大白眼:“还能怎么回事?某些人闲着没事想搞事,搞大发了,就这么简单。”

“你不会真觉得是我干的吧?”

“这么巧妙又高级的手法?算了吧,你也就喜欢个爆破。再说了把所有建筑物都搞隐形对你有什么好处?让你的手下没有可隐蔽地点?九只龙虾在那探头探脑的我看得一清二楚。”

“真神奇,你刚才说的话没有一句是正确的,都是错误的。”

“嗯哼?”Skipper狠狠地拍了一下咖啡机。

“恼羞成怒?”

“没,咖啡机不出水了,滴滴答答跟尿频尿急尿不尽似的。”

“看看滤网,我之前监视你们的时候好像没看过你们谁换滤网?”

“一般都是Kowalski负责,等他醒来我得问问。在哪看滤网?”

“你把最上面那个盖子——看到没有——往你的相反方向推一下。”

“然后呢?我看到有个机械装置,旁边有个机关。”

“对,那是出水的,你把它拿出来,它下面有个网就是滤网。”

“啧……难怪。看上去真恶心。”

“穷鬼的生活,你这个每天喝咖啡的马克杯成精居然没人帮你洗滤网。”

“而某些自诩有钱人连咖啡机都买不起——你这么熟悉,想找同款找多长时间了?”

“弱者才需要睡觉,强者不需要喝咖啡……呸,被你带歪话题了,刚才我说到哪了?”

“号称脑子比我整个身体还大的生物也会得老年痴呆么?”

“痴呆个屁,我想起来了,刚才你说的那句话全是错的,没一句对的。”

“哦。”Skipper把滤网放到洗手池里,用一边的脑袋和肩膀夹住手机,两只手拧开水龙头开始清洗滤网。考虑到他的脖子有胜似没有,这个动作对他来说难度系数绝对算不上低。
“哦什么哦。我明明派了十只龙虾,你注意力下降了?睡觉睡傻了?”

“十只?”Skipper皱着眉头回忆了一下,“啊的确是十只,不过有一只趴在垃圾桶边睡着了,我看他都丧失战斗能力了就没算他。弱者才需要睡觉,哈?”

“靠!”

“你小点声。”Skipper的清洗工作已经接近尾声,他甩了甩手里的滤网,“如果你用粗鄙之语把Private吵醒了,我就让Kowalski直接改了你的wifi密码,说到做到。”

“怕你啊。要是能吵醒你早就挂我电话了。”反正他们两个之间经常互相威胁,Blowhole已经对类似的话不作出什么反应了,“想好怎么处置那个隐形激光没?恶意提示你可以把它直接扔到纽约港里,会有专人负责回收。”

“这么说你现在不在纽约港?”Skipper试图把滤网装回去。

“废话,我又不是你走哪我跟哪。我总共就在曼哈顿留了十只龙虾监视你——我隔着电子都能听到你那咖啡机绝望的哀嚎了,你能不能用巧劲把滤网装回去?这又不是装子弹,你至于那么大劲吗?”

“嘿,你现在可是用手机占着我一只手呢。你没有资格说我,OK?”

“随便,祝你的滤网早日醒悟过来发动机器人暴动。”

“祝你总有一天会被龙虾推翻暴政统治。”

“晚不安。”

“晚不安。”

Skipper挂掉了电话,叹了口气看着正常工作不再吐出泥浆的咖啡机。被这么一搅合,他原本就不打算在这个凌晨再补一个回笼觉了。Skipper将自己最爱的马克杯端起来——里面没有鱼还有点不习惯——一边思考着如何打发掉凌晨这段时间,一边看向基地的舷窗。

还没有到日出的时候,月亮虽然已经很低,但还是在企鹅馆的水面上折射出光亮。Skipper试图循着那光找到月亮的位置未果,于是他开始想着下次烫手山芋游戏要给某两只敢于欺瞒官长的胆肥企鹅一些教训。

Francis示意Red One切断电话线路,将岛内基地的天窗打开——那个天窗正好对着月亮,只要作为“失心疯激光炮”②的备用计划的“牵引加农炮”运过来,针对月亮的部分就可以开始实施了。

在不同地区的不同基地中的两只不同种属的生物,面对着同样的月亮,同样低下头看着眼前的通讯装置,默默地在心里念叨着同样的一句话:

“傻X。”

 

-END-

 

注释:

①咖啡机的修理方式是我胡编的,请勿在意;

②该翻译名称源于B站up主“如果企鹅会飞”。

====================================

他俩互怼实在太太太好玩了!写的时候嘴角上翘就没停过。

啊,这对非CP向也好甜……所以究竟该叫什么名字啊OTZ

HÖY

拟人KDr注意~

P1是饼干漫画魔改的 剧本不是原创哦! 但是原图我丢了

P2是之前子牧大大的那个变装K的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拟人KDr注意~

P1是饼干漫画魔改的 剧本不是原创哦! 但是原图我丢了

P2是之前子牧大大的那个变装K的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三观超不正的阿七

沙雕脑洞‖这是什么神仙美食街?!

有人要搞就是那种土味美食街的脑洞吗??


传说在美国纽约中央街有无数个传说


s中央街扛把子,整个中央街的老大,搞得都是在法律边缘上的活(但一直没被抓咱也不知道为啥咱也不敢问)据说以前是军人但后来退役到这里找了个清闲


p中央街奶茶店老板兼职卖玩具,据说是s培养的继承人(实际上是bao养的继子


k搞科研的,在中央街开了一家医院(s:你离我远一点啊


r搞军🔥的,地下军🔥库,据说和s有一tui,所以一直被罩着没被抓


kj酒吧老板,中央街酒吧都是他的


隔壁霍布肯街


h霍布肯街扛把子兼职卖眼影(bu,据说曾经和s有过一段风尘往事(据说还是个la皮tiao的...

有人要搞就是那种土味美食街的脑洞吗??


传说在美国纽约中央街有无数个传说


s中央街扛把子,整个中央街的老大,搞得都是在法律边缘上的活(但一直没被抓咱也不知道为啥咱也不敢问)据说以前是军人但后来退役到这里找了个清闲


p中央街奶茶店老板兼职卖玩具,据说是s培养的继承人(实际上是bao养的继子


k搞科研的,在中央街开了一家医院(s:你离我远一点啊


r搞军🔥的,地下军🔥库,据说和s有一tui,所以一直被罩着没被抓


kj酒吧老板,中央街酒吧都是他的


隔壁霍布肯街


h霍布肯街扛把子兼职卖眼影(bu,据说曾经和s有过一段风尘往事(据说还是个la皮tiao的


s(蛇哥)买美甲的(bushi)美妆店老板还兼职卖伞(bushi


dr也是个搞科研的,不过搞军🔥和hans两人是一丘之貉,都想搞s(谁不想搞啊?




我 s的di下情人(bushi

鸽子滔

小短片

嗯深更半夜是画的

小短片

嗯深更半夜是画的

薇安

【马达加斯加的企鹅×朱利安国王万岁】织毛衣(你却爱着一个傻X)

那些年那些单箭头着的CP们:我深深地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傻X


剪着玩的单箭头CP向混剪
包括Karl→Julien(AHKJ)
Julien→Skipper→Hans(TPoM)
Dr. Blowhole→Kowalski→Skipper→Private(TPoM)
纯娱乐向,请勿当真~

=====================

《织毛衣》—卢中强

【马达加斯加的企鹅×朱利安国王万岁】织毛衣(你却爱着一个傻X)

那些年那些单箭头着的CP们:我深深地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傻X


剪着玩的单箭头CP向混剪
包括Karl→Julien(AHKJ)
Julien→Skipper→Hans(TPoM)
Dr. Blowhole→Kowalski→Skipper→Private(TPoM)
纯娱乐向,请勿当真~

=====================

《织毛衣》—卢中强

话唠血猫
『KABOOM——!!!!』...

『KABOOM——!!!!』


我知道大家都看不出来这是谁

我是OOC大王


看看啥时候画画HANS

『KABOOM——!!!!』



我知道大家都看不出来这是谁

我是OOC大王


看看啥时候画画HANS

子牧
是我对Skipper和团队协作...

是我对Skipper和团队协作的浅薄理解。不一定对,欢迎讨论。

是我对Skipper和团队协作的浅薄理解。不一定对,欢迎讨论。

Heire
别挖坟了 给点面子

别挖坟了 给点面子

别挖坟了 给点面子

薇安

【个人探究+猜想】Hans角色设定分析

是空哥 @空白是天空的空 的点分析~不过这篇文章恐怕并不能对角色理解有什么太大帮助OTZ也都是个人想法,看个乐吧~

==========================================

其实Hans这个角色对我来说并没有非常能够引起我探究的兴趣,毕竟我不是那种反派的粉丝,Hans也没有很戳我的地方,我也就没有向对待其他角色那样专门去探究他身上的什么东西。

但他身上有两个问题,是我一直想要试图解决的:


一、行为矛盾

第一个问题,之前 @冬烬 尽哥曾经表达过类似的疑惑——Hans在很多时候希望和Skipper在一起,...

是空哥 @空白是天空的空 的点分析~不过这篇文章恐怕并不能对角色理解有什么太大帮助OTZ也都是个人想法,看个乐吧~

==========================================

其实Hans这个角色对我来说并没有非常能够引起我探究的兴趣,毕竟我不是那种反派的粉丝,Hans也没有很戳我的地方,我也就没有向对待其他角色那样专门去探究他身上的什么东西。

但他身上有两个问题,是我一直想要试图解决的:

 

一、行为矛盾

第一个问题,之前 @冬烬 尽哥曾经表达过类似的疑惑——Hans在很多时候希望和Skipper在一起,为什么还要像Huffin and Puffin里那样玩背叛杀?

原回答可以戳这里。到现在我对这个问题的答案也没有变。稍微总结一下,那就是:

比起爱别人,Hans更爱自己。

Hans当然是想和Skipper有至少是“非敌人”关系的发展的,无论是Best Foes还是Smotherly Love都很容易能看出来。但是Huffin and Puffin中,Hans的目标“找个可以住的地方”比“和Skipper关系缓和”的优先度更高,于是他毫不犹豫地选择表面缓和关系,实则用捆绑炸弹一发搞定;The Return of Dr. Blowhole’s Revenge中,Hans急于从Hoboken逃出去,于是就找Dr联手把S直接搞死(我不相信他预见不到这一结果的发生,而且在以为S死了之后也没有多大的反映),因为Skipper的安危、Skipper对他的态度对于他来说,远没有自己逃离Hoboken重要。

所以,对于这个问题,我认为最能解释得清楚的答案就是:Hans更爱自己。

他想和Skipper关系缓和吗?他想和Skipper并肩搞事吗?一定是想的。但是当这种“想”遇上了更为实际、更贴合其自身利益的时候,这个“想”就要当然地靠边,甚至要被粉碎掉而为了他自己的切身利益服务。

所以我想这也是为什么Skipper不信任他的原因。“Deadliest puffin of all”,他倒是在Skipper的眼中从来都没有变过呢。

···············································································

再附一个小问题:既然Hans的生存利益>Skipper,那么除了生存利益以外的呢?比如精神上的其他一些利益,是否也要高于Skipper?

我认为是的。

Action Reaction的最后,Hans是知道Skipper是自尊多么高的一只企鹅,他也知道这个时候Skipper的身体状况明显不对。但是为了让Skipper赢得没那么好看,为了让自己输得没那么惨,他毫不犹豫地直接用Skipper接受不了的话来刺激他。也许Skipper会因为他的一句话死?这重要吗?

Smotherly Love也是,一开头还是非常Hans地说着“你要是和我一起玩我就不搞事了”,到了结尾真的控制住Skipper的时候,他当着其他三只企鹅的面用一种有一定戏弄甚至侮辱性质的行为来享受胜利成果(汗……这句话听上去怪怪的,请字面含义理解不要多想||||)。Skipper的自尊?不是需要考虑的范围。

也就是说,其实从始至终,Hans并没有把Skipper的任何利益——无论是物体上的,还是精神上的——放在心上,击败Skipper的快乐哪怕是会得罪Skipper也无所谓,哪怕会让Skipper遭遇更大的麻烦也无所谓。总之Hans关心的,很少是Skipper而更多从来都是自己。

他会爱人吗?他会关心人吗?他会友善地对待朋友吗?也许会吧。他的丹麦酥做得很好吃,他知道要送贺卡和送花。但是我想,那束花不会是玫瑰,因为玫瑰可能会扎到他的手;那盘丹麦酥也绝对不是新鲜出炉的滚烫的,因为烤盘可能会烫到他的手。

这就是Hans的底线,说高算不上高,说低也的确是不低了呢。

————————————————————————

二、行为细节

第二个问题,很早之前我注意到:除了Skipper以外,Hans从没喊过企鹅帮其他任何一只企鹅的名字。

包括他嫉妒想要去抽的Kowalski,包括曾经和他同框好几秒还有拉郎cp的Private,也包括和他一个cv的Rico,Hans从来没有称呼过他们的名字,无论是当着Skipper的面还是背地里,一次都没有。当真的有称呼的必要时,他会直接称呼为“Penguin”。

要知道Hans称呼Skipper起来可是带着花的,什么Skippsy、Skippa、my old frie-nemy叫了个遍,这种起外号加定语的能力我估计也就Julien能匹敌。

Hans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别对待呢?我想过几种可能,后来我认为是:Hans从来没有把企鹅帮的三只放在眼里。

不吹不黑,Hans的武力值和Skipper五五开还是有的(总输毕竟还是有主角光环的关系)。他扔飞镖可以让Skipper难以提防,他也能够惊心动魄地和Skipper用激光剑过招,而在他俩联手时,他俩完全可以把整个动物园搞得天翻地覆,弄得三只企鹅一点办法都没有,战斗力堪比Skipper×2。而且Hans尤其还比Skipper多出来一个科学发明的能力(虽然略逊于Kowalski),这样一比较,Hans的综合实力在全剧也是前几名数得上号的那种。

我想原因就在这里——咱们都知道,企鹅帮的三只应付Skipper是很困难的,在双方都十分认真的情况下甚至不能打成平手。那么这样一换算的话,三只的战斗力对上Hans也相当不够看(Action Reaction也证明了这一点)。Hans可不像Skipper那样对三只好声好气的,在他眼里这三只(以Kowalski为首)都处在他也许永远也不能在的地位上,而这三只的战斗力在自己面前完全不够看,一个捆绑炸弹就完全可以轻松解决。也许他的心态就像人类不会对大街上偶遇的流浪猫狗挨个取名字一样,企鹅帮的名字不配他去称呼,他们只是“企鹅”,而Skipper才在他眼里是有名字的、是击败过他的那个Skipper。

就当这是糖吧。

————————————————————

三、我眼中的Hans

两个问题解决之后,感觉多少还是有点不太够【捂脸】。毕竟是角色分析,用我曾经答过的答案作为1/2的内容还是太不够看了。那就稍微说一说我脑补的Hans:

他一定有着很强的综合素质,他是丹麦在遇到外来问题时会派出的动物特工(特工这个职业参考Skipper Makes Pefect的档案,指路戳这里),也是会犯下叛|国|罪的罪|犯(叛国问题参考Huffin and Puffin)。

他是一个慕强的强者,是一个永远的猎手。他是那种常见的自私鬼反派,永远不能用正道去度量。他好像一条嘶嘶吐信的毒蛇,在分叉的舌尖上抹满甜美的蜜糖,当他用花言巧语引诱你与他接吻时,就轻易地夺取了你的性命。

也许你和Skipper一样,自然不会甘之如饴吧,但那和他Hans又有什么关系呢?

 

-END-
子牧

【K中心】变装皇后

K当变装皇后的故事。

Kowalski,在外人面前骚得不像话,可面对自己喜欢的人(特指Doris),手都不知道往哪放。

生命不息,搞K不止。

=================

是我偶然的神经病脑洞,感谢小黑老师的补充。

拟人,然后夜店名字叫“企鹅”。

=================


“为什么是我?伪装这种活不都是Private的吗?”

“Private还是个孩子,Kowalski。他还不能去夜店那种地方。”

“那Rico呢?Rico的身材比我可好得多。”

“你指望Rico从他们嘴里套出话来?”

“那……”Kowalski顿了一下。

“我就更不要想了...

K当变装皇后的故事。

Kowalski,在外人面前骚得不像话,可面对自己喜欢的人(特指Doris),手都不知道往哪放。

生命不息,搞K不止。

=================

是我偶然的神经病脑洞,感谢小黑老师的补充。

拟人,然后夜店名字叫“企鹅”。

=================

 

“为什么是我?伪装这种活不都是Private的吗?”

“Private还是个孩子,Kowalski。他还不能去夜店那种地方。”

“那Rico呢?Rico的身材比我可好得多。”

“你指望Rico从他们嘴里套出话来?”

“那……”Kowalski顿了一下。

“我就更不要想了,我化成灰那帮人都认得。但你,Kowalski,他们没见过你;而且凭你的大脑,还能办砸不成?别丧着个脸,把你勾引女特工Blue Hen的那套本领重新搬出来显摆显摆,我看没什么问题。”

Kowalski没反驳。反驳也没用。

“别担心,Kowalski,画上浓妆,又没人认识你,放开点,性感点,没准还能赚不少钱回来。”

“问题是上哪弄衣服和化妆品……”

Rico拿出一个大箱子和一些瓶瓶罐罐。

“你是怎么……”Kowalski傻了。

“别问。”Skipper说。

 

任务当晚,Kowalski来到“企鹅”酒吧。别看店名叫企鹅,店里上上下下,从酒保到舞者,身材都个顶个的火辣。Kowalski目瞪口呆,如果不是他知道这些变装皇后们都和自己一样是如假包换的男人,他真想多在这待几天。

这种想法实在太对不起Doris了,他立刻打了自己一耳光。

当然,Kowalski自己也不赖——感谢基因,Kowalski长了一双长腿,套上黑丝袜、蹬上高跟鞋以后显得更加出众;加之锻炼少科研多,他不像Rico那般粗线条,所以变装之后竟然有一股说不出的妖媚劲。

“我果然还是挺美丽的。”Kowalski在化妆间里一边撩头上的金色假发,一边对着镜子说。

夜店经理是这儿唯一胖得像企鹅的人。他胡子拉碴的脸和色眯眯的眼神让Kowalski感到恶心,还有点害怕。他走进化妆间,上下打量了Kowalski一番:“不错嘛,姑娘。”

“我是个男的。”Kowalski向舞台走去。

“这我能不知道吗。好好干,姑娘。”经理哈哈一乐,当Kowalski走到身边的时候,在他屁股上捏了一把。

Kowalski回头看到经理猥琐的笑容,深吸一口气。

“算了,都是为了任务。”

 

Skipper的情报很准确。目标准时出现,Kowalski需要做的就是到他们面前的台子上去跳个舞,同时关注他们的一言一行。如果能让他们对自己产生兴趣聊几句就更好了。这些人手里拿着一批对Kowalski他们不利的文件,必须找机会销毁。

Kowalski上台前先喝了几口酒。伴着音乐,他开始小幅度地扭动。台下有男有女,今晚是女士之夜,人又格外多。

目标们坐在桌子正中间互相交谈。中间是一个中年男人,很明显是领导者;两边是几个较为年轻的男孩。音乐声太大,Kowalski实在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看来只能寄希望于下台后聊天了。但现在,他们连看都不看Kowalski一眼。

Kowalski一咬牙,狠狠心彻底释放了天性(“为了任务。”他会这么说)。他在台上大走猫步,狂抛媚眼。下面的客人似乎都被那双腿吸引了,纷纷掏出钞票,在Kowalski走过去收钱的时候贪婪地摸上去。

这还不够。Kowalski只在乎那几个人的反应。

他走向台子中央,在目标面前站定。为首的那个男人停止交谈,从Kowalski的高跟鞋一路向上看去,最后盯住他的脸。

看来他对腿不感兴趣。Kowalski找准节拍跪了下来,继续扭着自己的腰肢,引着全场一阵欢呼。现在,他的重要部位就在男人的眼前。

男人脸上出现了若隐若现的笑容。缓缓地,他举起一张面值惊人的钞票。

Kowalski弯下腰,整个人趴伏在台上。身后有人吹了声口哨。他和男人四目相对,张开嘴,把这张钞票叼了过来。男人笑得露出了金牙。Kowalski知道自己这一回合赢了。

以胜利者的姿态,Kowalski站起来。欢呼声愈发强烈。舞台另一边有个女孩举着钱疯狂招手,Kowalski做了几个杂技动作移动到她旁边,轻轻抽走这些钱。

可就在这时候,他看清了女孩的脸。

她是……

Doris。

Kowalski感觉自己踩到了电门。他摔倒在台上,伴随而来的是一阵惊呼。他踉踉跄跄站起来,背对着Doris的方向,试图重新进入状态。可是从腰到腿,仿佛没有一个部位是自己的,只会僵硬地乱动。他的表情也慌乱起来,眼睛里的媚气荡然无存。

“怎么回事!你没电了?”

“接着扭啊!”

“不会跳了就赶快下去!”

“下去!”

愤怒的客人们喊叫着,还有一些起身去了其他吧台。Kowalski回头,Doris已经不在那里了。另一个方向,目标们也离开了原来的座位。

Kowalski惊慌失措地跳下台,想要跟上,然而夜店经理肥胖的身躯挡住了Kowalski的视线。

“怎么回事,小妞?”

“让我过去。”

“你把你的活搞砸了,知道吗?”

“我等一下会来向你道歉的,但现在我必须……”

“咱们说清楚之前你哪儿也别想去,婊子。”

Kowalski再看向那伙人的方向时,他看见的只有乱哄哄的人群。

“好吧……我该怎么办?”

“把钱留下,然后滚。”

Kowalski叹口气,把手里握着的一把钞票递了出去。

“别耍花招,剩下的也一并拿来。”

“这就是全部了。”Kowalski说。

“哦,是吗?”经理边说边把手伸向Kowalski的胸衣。

“我是个男人,你知道的!”

经理不理睬他,从他的胸衣里掏出藏在里面的钞票,和刚才那把合在一起,用他粗糙的手指数着。

“滚吧,别让我再看见你。”

Kowalski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出了夜店。

“混蛋,那是Doris递过来的。”Kowalski小声骂骂咧咧。

 

Kowalski一进门就把Private吓了个不轻快。Rico朝他挑了挑眉毛。等他讲了事情原委,Skipper哭笑不得。

“你还真是个情种。她当然不会认出来,你看看你,化完妆完全是另一个人。任务的事……我们总能抓住他们的把柄,不是吗?去把妆卸了再洗个澡,你知道我不喜欢烟味。”

Kowalski揉着眼睛。

“喂,大兵,不至于为这点小事就哭了吧?”

“不是,Skipper。把假睫毛撕掉太疼了。”

 

有Skipper那番话,Kowalski不再担心把任务搞砸这件事,开始专注于担心Doris对自己的看法。

作为一位自诩是未来诺贝尔奖得主的科学家,Kowalski日记的第一页写着“我要搞清楚宇宙的奥秘”。

也是这位科学家,现在又在日记的最新一页写上“我要搞清楚Doris到底看见了什么”。

除非亲自去问Doris,否则,按数学的说法,这个问题没有解。不管Doris认没认出,Kowalski都实在没脸再见她。他陷在自己制造的牛角尖里出不来。

他失眠了。

于是他在某晚听到了Skipper的梦话。

“不,不Doris,Kowalski不能知道你看到他了……”

Kowalski清醒到天明。这是一堂生动的哲学课,Kowalski学到了这样一个人生道理:一个人并不是知道得越多越好。

至于为什么Skipper的梦里会出现Doris,他决定以后再想。

 

Skipper的情报网总是很神秘。他又从某个线人那儿得到消息,说今晚目标会再次出现在“企鹅”酒吧,还会带着那批文件。

“今晚我们去‘企鹅’把东西夺过来。Private,你负责在门外接应。Rico,你搞点动静转移他们的注意力。Kowalski,你下手。带好微型对讲机,我会在二楼掌握一切情况。”

Kowalski听到这家酒吧的名字就面露难色。

Skipper拍拍他的肩头:“这次干得好,你就再也不用去了。”

 

“我这里一切正常,Private完毕。”

“Skipper收到。兄弟们,接下来就看大家的了。”

右耳是对讲机的通话声,左耳是酒吧里震天响的音乐。Kowalski随便坐到吧台前点了杯啤酒,看着变装皇后们热辣的表演。他又想起了自己不堪回首的一晚,没喝几口脸就涨得通红。

“Kowalski?”

左边传来悦耳的女声。Kowalski转头看去,Doris的脸出现在面前,他差点被啤酒呛到。

今天也是女士之夜,早该想到的。

“嗨,Doris……真巧啊。”他支支吾吾。

右耳忽然呲呲作响。

“Skipper,目标进来了。”

“收到,Private。Kowalski,Rico,目标到了。我看看……他朝Kowalski这边走来,好极了。”

“OK。”Rico应答道。

Kowalski脑子一团乱麻,对讲机里的话一句也没明白。

“想不到你也会来夜店,Kowalski。”

“啊,我只是……”

“Kowalski,当心。”Skipper话音刚落,一个男人就直直向Kowalski走来。

“这不是上周那个出了岔子的变装小姐吗?”

Kowalski上周就是从他的手里叼走了钞票。显然,自己好像遇到麻烦了。

“你一定是认错人了。”

“我见过的人化成灰我都认得。你不化妆也挺好看嘛,小子。”他捏住Kowalski的下巴。

“你想干什么?”Doris站了起来。

男人抬眼看了她一眼,又让视线盯回Kowalski:“这个漂亮的小妞我好像也见过。她是谁?你女朋友?”

“你休想对她怎么样。”

“我没想对她怎么样,我对你更感兴趣。”他撩开Kowalski额头的几绺乱发。

他和经理一样猥琐,Kowalski想。不过看来他并不知道Kowalski其实瞄着他的文件。这是幸运吗?这是哪门子的幸运啊。

身后突然乱哄哄的,Kowalski用余光看见Rico飞奔向门口的身影。

一个年轻人匆匆跑过来,在男人耳边说了几句话。

Kowalski的右耳再次响起呲呲声:“Rico带着东西出来了,Skipper。我们已经上车出发。”

“任务完成,干得好。”Skipper赞扬道。

男人脸色大变,他松开Kowalski:“算你走运。”然后快步离开。

 

“你瞧,Kowalski,他记住了你,所以上次也不能算搞砸,只不过分工变成你吸引注意力而Rico动手。当然从结果上看,这无关紧要。”Skipper不知什么时候从楼上下来,走到他们身边,“Doris,你可差点坏了我们的事啊!”

“Doris,你和Skipper认识?”Kowalski惊掉了下巴。

Skipper一脸自豪:“Doris是我的线人。”

Kowalski的表情像是有人告诉他其实所有行星都绕着月亮转。

“你上周为什么同时派我和Doris一起来?”Kowalski不信Skipper会干这样的蠢事。

“我没有。”

Doris说:“我是自己要来玩的。你知道的,女士之夜。”

“你早就知道那是我?”

“不,没那么早,Skipper开始并没告诉我你的事情。最开始我只当你是个真正的变装皇后,还塞了钱。你开始出乱子我才发现你有点眼熟。”

“你们继续。”Skipper说,“我先回去了,刚到手的文件得赶快处理。”

Kowalski觉得自己也应该为处理那些文件做点什么,但他一动不动。

Skipper离开前还点了两杯鸡尾酒。

“你深藏不露嘛,Kowalski。我还以为你只是个书呆子呢。”Doris悦耳的嗓音回响在Kowalski的双耳。

“啊……嗯……这,这没什么。”Kowalski努力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也许我对你的了解应该再多些。”

酒吧里的彩灯在Doris的眼眸里反射出星星点点。

对Kowalski来说,现在这就是他想探索的整个宇宙。

=========

薇安

《马达加斯加的企鹅》Private个人向——《让酒》(局部,一个不到一分钟的脑洞)

一直想剪个小P的个人向,他实在是个足够明朗,充满热情和爱的少年呀!

跟我读:吹P不积极,思想有问题!

=========================

《让酒》

填词:江岸

谱曲:胜屿

演唱:摩登兄弟刘宇宁

《马达加斯加的企鹅》Private个人向——《让酒》(局部,一个不到一分钟的脑洞)

一直想剪个小P的个人向,他实在是个足够明朗,充满热情和爱的少年呀!

跟我读:吹P不积极,思想有问题!

=========================

《让酒》

填词:江岸

谱曲:胜屿

演唱:摩登兄弟刘宇宁

■
蓝手这个失眠S你什么都得不到(...

蓝手这个失眠S你什么都得不到(但是你可以和他一起体会悲伤的失眠)

蓝手这个失眠S你什么都得不到(但是你可以和他一起体会悲伤的失眠)

鸽子滔

搞s就对了!( ´▽` )

搞颜色好羞耻啊!○| ̄|_

搞s就对了!( ´▽` )

搞颜色好羞耻啊!○| ̄|_

我好想吃虾条

没想到吧 是旧图混更,一翻相册发现自己以前还真是画了不少 删号容易补档难(……)

都是拟人 前3p你可能看不出来但他是hans,还有就是后面有ks注意避雷 没了,就酱

没想到吧 是旧图混更,一翻相册发现自己以前还真是画了不少 删号容易补档难(……)

都是拟人 前3p你可能看不出来但他是hans,还有就是后面有ks注意避雷 没了,就酱

Mr.Paw
马达加斯加拟人, 参考的电影截...

马达加斯加拟人,

参考的电影截图

马达加斯加拟人,

参考的电影截图

日不是月古没有斤

【PoM】拟人


找到了一个好玩的软件,一激动捏了企鹅四人组。

合照第一张,个人大头贴请后翻。


(其实捏的最满意的是K和P,比较符合我心里面对他俩的印象。

Skipper怎么捏都感觉捏不出老大的霸气。我放弃了。


软件名:live portrait maker

推荐大家自己下载了捏,因为,这个软件他会动啊!你甚至可以戳Skipper的脸!总之很美好,你戳哪里,人物就会看哪里)

【PoM】拟人


找到了一个好玩的软件,一激动捏了企鹅四人组。

合照第一张,个人大头贴请后翻。


(其实捏的最满意的是K和P,比较符合我心里面对他俩的印象。

Skipper怎么捏都感觉捏不出老大的霸气。我放弃了。


软件名:live portrait maker

推荐大家自己下载了捏,因为,这个软件他会动啊!你甚至可以戳Skipper的脸!总之很美好,你戳哪里,人物就会看哪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