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马里斯比利

23333浏览    79参与
嫣墨

迦勒底的走(白)廊(学)


试图画白学现场,但太菜了没内味儿QAQ

而且画完了发现玛丽好像应该没那么小,还有a组应该也穿迦勒底制服来着_(:з」∠)_

(我话怎么这么多(T▽T))


迦勒底的走(白)廊(学)


试图画白学现场,但太菜了没内味儿QAQ

而且画完了发现玛丽好像应该没那么小,还有a组应该也穿迦勒底制服来着_(:з」∠)_

(我话怎么这么多(T▽T))



脑洞快要让我爆炸了

队长看他老师N年不变的脸,不知道有没有想过自己也许再过几年看上去就比老师还成熟了,到时候会是什么样的画面

不过对方没给他这个机会

队长看他老师N年不变的脸,不知道有没有想过自己也许再过几年看上去就比老师还成熟了,到时候会是什么样的画面

不过对方没给他这个机会

脑洞快要让我爆炸了

完全个人感受的归纳下疑点整理

失眠无聊

1、04圣杯战争

最大的疑点其实不是过程,而是过程【没 有 任 何 人 知 道】,也就是在整个冬木被烧成那样的前提下,要么压根没怎么被调查,要么没有人查到线索,老福在三尖赫尔墨斯都只仅限于查到参加者名单和死亡名单,没有所罗门被召唤这个信息。更可疑的是盖提亚明明能用千里眼,但他照样一点都不知道,而闪闪和梅林看上去也只是知道“所罗门变成了罗曼”,并不清楚详细的内情。这也就是说04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比如为什么远坂家全炸了,为什么掩盖事实需要把冬木烧那么彻底,整件事只有马里斯比利和所罗门知道,甚至后来发生那么多事,罗曼都没想过告诉任何人。

这是正常能做到的吗?这个保密程度已经非常奇怪了


2...

失眠无聊

1、04圣杯战争

最大的疑点其实不是过程,而是过程【没 有 任 何 人 知 道】,也就是在整个冬木被烧成那样的前提下,要么压根没怎么被调查,要么没有人查到线索,老福在三尖赫尔墨斯都只仅限于查到参加者名单和死亡名单,没有所罗门被召唤这个信息。更可疑的是盖提亚明明能用千里眼,但他照样一点都不知道,而闪闪和梅林看上去也只是知道“所罗门变成了罗曼”,并不清楚详细的内情。这也就是说04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比如为什么远坂家全炸了,为什么掩盖事实需要把冬木烧那么彻底,整件事只有马里斯比利和所罗门知道,甚至后来发生那么多事,罗曼都没想过告诉任何人。

这是正常能做到的吗?这个保密程度已经非常奇怪了


2、所谓的自杀

有三个地方:到处都讨论过的为什么lostroom里说死因不明,其他场合都是说自杀;0话来的人是和他事先有约的,那他去赴约后人就死了,还是开枪这种会让人听到声音的,并且画面里明显没关门,他没有被怀疑吗?2015年的时钟塔里提过设定,魔术师是被刻印约束没法随便自杀的,也就是说自杀本身就意味着这事不简单,但剧情里提起这事的时候并没有人觉得奇怪。

结合04年就说了剩下的时间不到十年,很明白枪是早就准备好的,故意等到对方来威胁再演这一出,避免这个意识到问题的人过于深入的去调查他突然莫名其妙的死。


3、来得过于及时的异星神与前后矛盾

序章里说的是出现意外低于95%就不会启动转移,也就是a组理论上应该只是外伤,但2.2说他们已经在虚数中也就是启动了,目前还没解释。然后就是更奇怪的玛修为什么不在框体内,8人一起她到底被什么耽搁了。

然后从时间上来说,爆炸刚发生没多久队长就收到了消息,这及时得就像卡点等着一样,从本来只要他一个人可以看出这肯定不会是什么意外碰巧,这守在哪等着就很值得考虑了。


4、迦勒底的目的

我赞同迦勒底的存在是为了抢抑制力权限这个说法,具体不引用别人的小论文了,(b站16391674)1.0解决过去的问题,2.0剪定异闻带,这本来都不该是由一般人决定怎么做的,但随着故事进展迦勒底的重要性似乎已经要反超抑制力了。

另外说个脑洞,也许有些本来看上去是只为游戏性(骗氪)的设定并没有那么简单,为什么很多本不能召唤或者就肯定不在座上的卡池都能召唤,那是因为卡池连的根本是迦勒底搭的私服,你结缘越多未来对抗的筹码就越大。


5、事件簿第2话到底是不是剧透暗示

特意搞出这么一话看起来到处是关联的原创真的很让人多想,但按照这个思路去考虑最大的疑点就是为什么2.0一开始还要冻了迦勒底,目前还没法推测。


6、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

见过有人提问,我戴着粉丝滤镜也无法想出解释的问题,基于他行为问题多得数不清的前提下,马里斯比利他真的过于容易让人相信了,他干过的事拉个单子出来还能在故事里不被人觉得是坏人真的说不通,更何况他明摆着对身边所有谈得上亲近的人都有隐瞒,不如说一个身为君主的魔术师就应该被人预先觉得不可信才对,这已经让人怀疑是不是有特殊设定的程度了。


最后,放飞理智,今年内能看到复活登场我愿意当三年菇卫兵,实装加十年


云风映

【FGO】[马里罗曼]所谓教导

○ 我总算写完了,我真厉害,快夸我!


○ 马里斯比利×罗曼,总之还是熟悉的私设,熟悉的ooc,我觉得他们两个可能还挺真爱的毕竟C组,关系和感情都很微妙


○ 传统ABO,虽然可能要素不是很突出吧,我只是想开车,没想到能写这么多……


○ 这篇写着太过瘾了,非常上头,每日三省吾身我今天写的什么玩意,边写边喊助けて我心脏病要犯了这个我可以いいです


○ 虽然本来只是想写医生在床上喊Master的梗,结果不知不觉就写了这么多……在奇怪的地方事倍功半,不过总算写到了!


○ 有的地方真的是……羡慕日文那种表述...

○ 我总算写完了,我真厉害,快夸我!


○ 马里斯比利×罗曼,总之还是熟悉的私设,熟悉的ooc,我觉得他们两个可能还挺真爱的毕竟C组,关系和感情都很微妙


○ 传统ABO,虽然可能要素不是很突出吧,我只是想开车,没想到能写这么多……


○ 这篇写着太过瘾了,非常上头,每日三省吾身我今天写的什么玩意,边写边喊助けて我心脏病要犯了这个我可以いいです


○ 虽然本来只是想写医生在床上喊Master的梗,结果不知不觉就写了这么多……在奇怪的地方事倍功半,不过总算写到了!


○ 有的地方真的是……羡慕日文那种表述方式,就あぁ♡ダメ、ちょ……这种的,尤其是♡这个符号,非常羡慕❤️想努力学日文然后开日语车



嘛总之祝愉快!


Shioley

趁吃早饭前摸一发人妻(?)老所长

可怜我画画也菜拍照也菜_(:з」∠)_

看这就是那个欧而且氪还非常肝并且不掉头发的大佬

——话说召唤所罗门的圣遗物真的不是发型嘛?

我有理由相信作为队长的老师他向队友传授了很多头发保养的经验(大概)

趁吃早饭前摸一发人妻(?)老所长

可怜我画画也菜拍照也菜_(:з」∠)_

看这就是那个欧而且氪还非常肝并且不掉头发的大佬

——话说召唤所罗门的圣遗物真的不是发型嘛?

我有理由相信作为队长的老师他向队友传授了很多头发保养的经验(大概)

脑洞快要让我爆炸了

马里斯比利是个能把fate go玩成pokemon go的男人,不需要“无主从者本来就要找个master”这种加成就能跑哪都集邮捡人,他到底攻略了多少人简直数不清,异星神真不是他后宫之一吗

马里斯比利是个能把fate go玩成pokemon go的男人,不需要“无主从者本来就要找个master”这种加成就能跑哪都集邮捡人,他到底攻略了多少人简直数不清,异星神真不是他后宫之一吗


脑洞快要让我爆炸了

【马里罗曼】关于后妈和重组家庭那些事(有雷慎入)

1、小玛丽有个从她记事起脸就没老过的爸爸,后来爸爸给她找了一个从见面起脸也没老过哪怕半岁的后妈


2、这个之前还在工地搬砖的小妈一句话就到爸爸身边工作了


3、可怜她还不知道自己多了70多个哥哥


4、雷夫也是你哥呢可喜可贺


5、然后有了个妹妹


6、这是奥尔加玛丽,你同父异母的姐姐;这是雷夫,你同母异父的哥哥。抱歉未来还会有好多同母异父的哥哥来找你麻烦,毕竟这个故事预算太紧张全是我们一家人呢


7、比起妹妹好像自己也不那么需要自闭了


*一个生(制造)一个养,我流定义玛修就是马里罗曼的女儿了

1、小玛丽有个从她记事起脸就没老过的爸爸,后来爸爸给她找了一个从见面起脸也没老过哪怕半岁的后妈


2、这个之前还在工地搬砖的小妈一句话就到爸爸身边工作了


3、可怜她还不知道自己多了70多个哥哥


4、雷夫也是你哥呢可喜可贺


5、然后有了个妹妹


6、这是奥尔加玛丽,你同父异母的姐姐;这是雷夫,你同母异父的哥哥。抱歉未来还会有好多同母异父的哥哥来找你麻烦,毕竟这个故事预算太紧张全是我们一家人呢


7、比起妹妹好像自己也不那么需要自闭了


*一个生(制造)一个养,我流定义玛修就是马里罗曼的女儿了


脑洞快要让我爆炸了

不把这个天雷又下作还不要脸的脑洞发出来我会被自己憋死

关于为什么迦勒底哪都亮就所长室那么黑


基尔什塔利亚如常的到老师那个似乎永远在黑暗中的所长室汇报情况,尽管完全看不见也没有听到任何不该听到的声音,老师也一如往常的微笑,他还是敏锐的察觉到新来的医生一定就在桌子底下做着些什么——就像他自己以前在时钟塔时候做的一样

关于为什么迦勒底哪都亮就所长室那么黑


基尔什塔利亚如常的到老师那个似乎永远在黑暗中的所长室汇报情况,尽管完全看不见也没有听到任何不该听到的声音,老师也一如往常的微笑,他还是敏锐的察觉到新来的医生一定就在桌子底下做着些什么——就像他自己以前在时钟塔时候做的一样


san值早已为负
还以为是聊什么设定问题,点进去...

还以为是聊什么设定问题,点进去差点没被笑晕过去

还以为是聊什么设定问题,点进去差点没被笑晕过去

一片纸棱

【马里斯比利x你】蹉跎【二】

接上一篇

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原本已经写完的结果没发出来OTZ我的锅我的锅

结局比较……嗯?应该不是刀吧。

ooc属于我


马里斯比利在你走了有一会儿才也回到了大厅,他​已经下定了主意:利维娜的魔术回路质量不错,而且娶她很容易,诞下的孩子也会归属于阿尼姆斯菲亚家族。


——因为她的父母不会计算其中的利弊得失,或者说他们本来就不把这位小女儿当成什么。


过了一个月,你和仅有一面之缘的马里斯比利结婚了。你淡然接受了这个事实。就算反抗又有什么用?电视剧女主角的好运又不会降临在你的身上。


又过了一年,你生了个女孩,取名奥尔加玛丽。康斯特莱斯家没有...

接上一篇

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原本已经写完的结果没发出来OTZ我的锅我的锅

结局比较……嗯?应该不是刀吧。

ooc属于我






马里斯比利在你走了有一会儿才也回到了大厅,他​已经下定了主意:利维娜的魔术回路质量不错,而且娶她很容易,诞下的孩子也会归属于阿尼姆斯菲亚家族。



——因为她的父母不会计算其中的利弊得失,或者说他们本来就不把这位小女儿当成什么。





过了一个月,你和仅有一面之缘的马里斯比利结婚了。你淡然接受了这个事实。就算反抗又有什么用?电视剧女主角的好运又不会降临在你的身上。



又过了一年,你生了个女孩,取名奥尔加玛丽。康斯特莱斯家没有人,也没有派人来探望刚生产完的你。你看着襁褓中睡得正香的女儿,垂下眼睑轻叹了口气,默默将她抱得更紧了些。好在马里斯比利对你算不错,也尽了一个丈夫该尽的责任,经常从繁忙的工作中抽出时间来陪你。​



​马里斯比利创立迦勒底后与你的联系就几乎仅限于电话了,每每玛丽问起你自己的爸爸在哪你只能摸摸她的头语重心长的告诉她马里斯比利在工作。对此你也十分无奈,你很想在女儿身上弥补当初自己从未获得过的亲情,然而母亲的陪伴固然重要但少了父亲总归是有哪里不一样的。​一年中你们一家能团聚的时间寥寥无几,就算一见面你就把一脸懵懂的小团子塞过去女儿总共和他待在一起的时间也不会超过一星期。女儿生日时你打电话询问他是否有空能回来,他的第一句话竟然是“玛丽的生日是几号”。



马里斯比利是个好丈夫,却不一定是个好父亲。​





毫无疑问这段婚姻并不算幸福美满,但比起不幸终归是好了太多。



你从没去问马里斯比利是否爱自己,也没有主动去吻过他或是做出一些亲密举动。一开始时马里斯比利也会为你准备玫瑰花与烛光晚餐,你会带着礼貌的微笑向他道谢。到了后来也就没什么了,这种儿女情长比起工作显得无足轻重。马里斯比利倒是有次偶然间问起了你是否爱他,见你沉默的样子也没再追问,关了灯对你倒晚安。



你知道就算说从没爱过他他也不会说什么,你的沉默只是因为魔术师的世界充满了太多你不敢确定的因素,如果回答了说爱,那他又会回答你或者对你做出什么?​就算是利用你的“爱”牟取利益也是意料之中。与其袒露真心度过任人摆布的一生还不如相敬如宾的安稳度过自己的后半生。





2010年,迦勒底所长马里斯比利·阿尼姆斯菲亚其妻子利维娜·阿尼姆斯菲亚因肺病过世。



2012年,迦勒底所长马里斯比利·阿尼姆斯菲亚自杀。同年,其女​奥尔加玛丽·阿尼姆斯菲亚在为其整理遗物时发现马里斯比利留下的日记扉页上有这样一句话:



“我不知道你是否爱我,但我一直爱着你,亲爱的利维娜——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开始了。”

san值早已为负
今晚让我好了的脑补是:小玛丽某...

今晚让我好了的脑补是:小玛丽某天夜里推开门意外误入马里斯比利的援交聚会,嗯,就是在场所有人都上过你爸那种场面

今晚让我好了的脑补是:小玛丽某天夜里推开门意外误入马里斯比利的援交聚会,嗯,就是在场所有人都上过你爸那种场面

云风映

【FGO】补魔是合理事件

○ 是的我终于下手了,既然没买到本子那也不能怪我……


○ 总之是一贯的……,不知道会不会有问题


○ 我不太喜欢纠结设定所以ooc也是难免的写的时候我就经常抱头沉思但最后决定还是社保完事


○ 总之是天体科相簿,主要是所罗门×队长,私设如山


ready ?


基尔什塔利亚一直知道某些秘密,他的老师并不会直白地对他说明,当然也不会特意地去隐瞒,从某方面来说,马里斯比利是个顺势而为的人,这不是说他随波逐流,相反,他有着明确的目标、以及通往目标的通途,而在这道路中间所遇到的一切,都只是沿途的风景,或是构筑...

○ 是的我终于下手了,既然没买到本子那也不能怪我……


○ 总之是一贯的……,不知道会不会有问题


○ 我不太喜欢纠结设定所以ooc也是难免的写的时候我就经常抱头沉思但最后决定还是社保完事


○ 总之是天体科相簿,主要是所罗门×队长,私设如山


ready ?



 

基尔什塔利亚一直知道某些秘密,他的老师并不会直白地对他说明,当然也不会特意地去隐瞒,从某方面来说,马里斯比利是个顺势而为的人,这不是说他随波逐流,相反,他有着明确的目标、以及通往目标的通途,而在这道路中间所遇到的一切,都只是沿途的风景,或是构筑道路的基石。

 

基尔什塔利亚有时候也会想自己是否是这基石的一部分,这是属于人类特有的患得患失,无论心智再如何成熟,心灵再如何冷硬,也总会留下一小块柔软的地方,以供某些时候让道德观和价值观都异于普通人的魔术师自省。

 

他可以对亚从者实验熟视无睹,也可以对非魔术师的技术人员微笑以待,面对奥尔加玛丽隐隐的挑衅也能忽视过去,但某一天,他的老师领着一名从者站在他面前时,他还是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从者召唤实验成功了吗?”

 

他确实隐隐约约感受到了,迦勒底亚斯的召唤系统与其说是“研究”,不如说是在“复刻”,像是有了一个成功的样本,然后根据样本不断调整。

 

可,那也不过是猜测,可能性大于百分之九十,但终究没有实质性的证据。

 

现在证据站在他眼前,用那双金色的眸子扫了他一眼,眼神无波无澜,看他如同看一片砖或一棵草。

 

基尔什塔利亚错开了目光,他的老师站在从者身边,含笑望着他,白发照例梳成麻花辫搭在右肩,基尔什塔利亚后知后觉发现这两者十分相似,白发和金色的瞳孔,古井不波的表情,所差不过是皮肤颜色与人类和英灵。

 

“这是所罗门。”马里斯比利理所当然地介绍,好像他们俩早就知道对方的存在,只是从没有正式介绍过一样——或许对这名从者来说如此吧。

 

“这是基尔什塔利亚,我的弟子。”马里斯比利又道,所罗门对眼前的金发青年(或许还称得上是少年?)略一颔首,后者终于再次与他对上了视线,神情略显克制。

 

从者并不会对此表示疑问,只是安静地垂下目光,等待御主的安排。

 

他的御主则是先跟弟子解释起了前情提要:

 

“由于某些原因……”

 

马里斯比利显然不打算告诉自己的弟子这个“某些原因”到底是什么,顺畅地说了下去:“所罗门需要定期补充魔力,以往都是我来,但我今天不太方便,所以想拜托你,可以吗?基尔什塔利亚?”

 

他是真的在征询自己弟子的意见,即便拒绝也无妨,这并不会影响他们之间的关系。

 

但……

 

“好的,老师。”

 

拒绝也无妨,那么答应自然也无妨,只是一次补魔而已,老实说,就算老师强硬地命令他,他也不可能会对此有什么反感。

 

“那就拜托你了,基尔什塔利亚。”天体科的君主依旧微笑着,将自己身旁的从者往前推了推:“去吧,所罗门。”

 

白发金瞳的从者顺从地离开御主的身边,在金发青年面前站定,基尔什塔利亚这时才发现对方一直是漂浮着的,这让他本就超脱世俗的气质显得更虚无缥缈。

 

这是不该存活于现世的死者,由魔术构筑而出的奇迹。

 

“我就先走了。”马里斯比利离开得毫不留恋,被他留在原地的一人一从者直到脚步声消失,才重新将注意力挪移回站在自己对面的人身上。

 

“走吧。”基尔什塔利亚率先转身,金色发丝在空气中微微飘动,所罗门在原地停了一秒,悄无声息地跟上金发青年的脚步。


英文界面真的我头晕






啊我忘记说了,新年快乐!

一片纸棱

【马里斯比利x你】蹉跎

嘛直觉告诉我玛丽的妈妈肯定也是个美人,再三思索了一下还是把这篇写出来了。如果和之后剧情有出入就当成平行世界吧【。】​

标题大概和内容无关

其实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得上是乙女了……我写到最后觉得他对你肯定是有爱的,但更多的只能说是责任感吧……

ooc有

“你”​有名字:利维娜·康斯特莱斯【Constellation,星座】

马里斯比利比你大五岁,你18,他23


马里斯比利第一次看见康斯特莱斯家的小女儿——她微卷的棕发散落在桌上,喝了一半的红茶就在她的手边,她似乎是很累了,此时正趁着父母和长姐忙碌偷睡着。


马里斯比利曾经听说过这位女孩的名...

嘛直觉告诉我玛丽的妈妈肯定也是个美人,再三思索了一下还是把这篇写出来了。如果和之后剧情有出入就当成平行世界吧【。】​

标题大概和内容无关

其实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得上是乙女了……我写到最后觉得他对你肯定是有爱的,但更多的只能说是责任感吧……

ooc有

“你”​有名字:利维娜·康斯特莱斯【Constellation,星座】

马里斯比利比你大五岁,你18,他23









马里斯比利第一次看见康斯特莱斯家的小女儿——她微卷的棕发散落在桌上,喝了一半的红茶就在她的手边,她似乎是很累了,此时正趁着父母和长姐忙碌偷睡着。


马里斯比利曾经听说过这位女孩的名字:利维娜。身在魔术师家族的她似乎全身上下都透露着普通人家的气息,即便魔术天赋明明不比任何同龄的魔术师传人差。她的父母显然不想因分散资源培养出两名平庸魔术师,因此这位小女儿刚出生就被送往了乡下抚养,直到前几年姐姐成年时方才被接回家来。


纵然有着出色的天资不被刻意栽培也只会白白浪费,利维娜就是如此。她对魔术的了解大多只停留在理论层面​,稍难一点的魔术压根就不知道怎么施展——这样就够了,对于一个不被当成家族继承人却又生在魔术世家的人来说已经足够了。


康斯特莱斯家为大女儿举办的生日宴会上,这位小女儿自然不会引起太多瞩目,宾客大多时瞥了一眼这位素未谋面的女孩便向大女儿安妮亚走了过去。安妮亚长着一张可以说是个人就觉得好看的脸,魔术天赋更是万里挑一,这次生日宴会便是为她慕色联姻对象而举办的。


马里斯比利抱起了这位女孩,从宾客喧嚣的大厅来到了相对安静的后花园里,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他将女孩轻轻放在长椅上,任由她靠着自己的肩膀,开始仔细端详起她的面貌。


她并不比她的姐姐逊色,只是比起那种雍容华贵更为清秀可人。





天还没亮就被叫起来的你忍不住在姐姐的生日宴会上睡着了。这一觉睡得太安稳了,以至于你完全忘了时间。


“醒了吗?”​


你睁眼就看见了一个陌生男人,想都不用想肯定是来参加宴会的。你揉了揉眼睛,望着已经降到半空的太阳睡意惺忪道:


“你不去看我姐姐吗?”​


“看过了。”​


“……”​


你伸了个懒腰,不再去理会马里斯比利,转身径直回到了宴会大厅。虽然那里有没有自己都一样,但该有的礼仪还是要有的。​


马里斯比利在你走了有一会儿才也回到了大厅,他​已经下定了主意:利维娜的魔术回路质量不错,而且娶她很容易,诞下的孩子也会归属于阿尼姆斯菲亚家。

夜梦希

圣诞快乐,晚安好梦

#圣诞快乐

#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罗曼被人从管制室叫回来的时候还有点儿懵,待看到自己房间一棵巨大的圣诞树和坐在旁边喝着咖啡的马里斯比利时,脸上的表情就彻底变成了无奈。

"马里斯,你这是在干什么?"

"这不是一看就知道了吗?"马里斯比利耸了耸肩,指着圣诞树"圣诞快乐啊,罗马尼。"

罗曼本来以为他是闲的发慌,再一听才知道他可能今天脑子也不太正常。

"我以为你知道,圣诞节不是我的宗教节日,我也不过圣诞节。"

何况真论起来,他可比耶稣大了两千岁,为什么要庆祝这个?

如果不是马里斯比利与他长得十分相...

#圣诞快乐

#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罗曼被人从管制室叫回来的时候还有点儿懵,待看到自己房间一棵巨大的圣诞树和坐在旁边喝着咖啡的马里斯比利时,脸上的表情就彻底变成了无奈。

"马里斯,你这是在干什么?"

"这不是一看就知道了吗?"马里斯比利耸了耸肩,指着圣诞树"圣诞快乐啊,罗马尼。"

罗曼本来以为他是闲的发慌,再一听才知道他可能今天脑子也不太正常。

"我以为你知道,圣诞节不是我的宗教节日,我也不过圣诞节。"

何况真论起来,他可比耶稣大了两千岁,为什么要庆祝这个?

如果不是马里斯比利与他长得十分相似,血缘也做不得假,罗曼都要怀疑他自称为"所罗门的后代"是不是在骗他了。

麻烦认真了解一下你的祖先,谢谢。

"我知道啊。"马里斯比利如果不了解被称为魔术王的先祖,圣杯战争有为什么要选择召唤所罗门,“但这和庆祝圣诞节有什么关系?”

罗曼:???

他上一个圣诞节是在中东那边过的,不太明白圣诞节还要怎么庆祝。

这难道不是宗教节日……吗?

“时代在发展,节日也有了很多变化。”马里斯比利语重心长道,“罗马尼也要多看看这个世界的其他变化。东西总是学不完的,埋头在书中也很难有什么实际的长进。”

相较起罗曼,真正是这个时代的马里斯比利,反而对人理毁灭的未来十分淡定。筹备迦勒底也是参加圣杯战争之前就决定了的事,现在也只是多了个理由和加快步伐而已。

“话虽是这么说,但我现在能做的也就只有这样而已了。”

马里斯比利所说的罗曼又何尝不懂,但自从看到那样的未来,就有一种无名的紧迫感在逼着他向前,几乎压的人喘不上气来。

那既然马里斯比利已经把他叫了过来,罗曼也不至于再扫兴离开,随便搬了把椅子坐在他旁边。

“说回圣诞节吧。”马里斯比利没有纠缠刚刚罗曼的话,继续之前的话题,“最早的确一个完全的宗教节日没错,但自从经历了芬兰的某位之后也渐渐多了些意思。似乎还有了对亲友的美好祝愿,也不知道怎么传入了魔术师的内部,后来就多了这项习俗。”

魔术师虽然多有怪异之人,但还是有不少正常人的。

圣诞节最初只是由一些根基不深的小魔术师庆祝,但后来时间一长,连名门也会举办圣诞宴会。

阿尼姆斯菲亚一族少有入世,但圣诞节一般还是会意思意思过一下的,不过也就是送个礼物之类的级别。

“说起来,罗马尼可是我的祖先,不应该送我份礼物吗?”

罗曼看了马里斯比利一眼,这不是敢和所罗门交朋友的时候了?

“按你的意思,比起找我要礼物,你不是更应该为奥尔加玛丽准备礼物吗?现在还在悠哉的坐在这里,是已经送出去了吗?”

奥尔加玛丽现在不在迦勒底。

马里斯比利并未将建造迦勒底的真实目的告诉奥尔加玛丽,罗曼暗自猜测他可能在人理烧却之前都不会告诉她。至于原因他却是懒得猜。

马里斯比利是罗曼现在唯一称得上友人的存在,但罗曼也不愿意过多的去探讨他个人的私事,不仅是对他的尊重,更多的是他不想。

马里斯比利其实有点儿像以前的所罗门。

表面看上去温和近人,但内在却是冷漠无情。

但所罗门的无情是出自于他本身没有存在感情的必要,而马里斯比利却是出自魔术师的天性。

他不是没有感情,只是他在大多时候认为没有存在感情的必要。

但至少和罗曼之间的友情还是真实存在的,罗曼也就乐于和他继续相交。

“奥尔加啊,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需要这些,何况即使我不说家里也会准备的。”

马里斯比利不怎么在意这件事,他说的也是事实,即使他这个父亲现在远在南极,阿尼姆斯菲亚也绝不会漏掉下任家主的礼物。

罗曼犹豫一下,还是什么都没说。

他隐约觉得马里斯比利的态度可能会让奥尔加玛丽难过,但他也没有任何立场去指责,何况马里斯比利也没有做出任何出格的事。

“说起来,现在的'罗马尼'还很年轻吧?”马里斯比利轻松的揭过了这个话题。

“是啊。”罗曼很顺从地接了下去,他还没有为此与马里斯比利闹得不愉快的必要,“居然让一个现在才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两年的人给你礼物,堂堂天体科君主也真是好意思。”

好歹在这个世界待了两年,罗曼也从刚开始的无所适从到现在学会了开些似真似假的玩笑。

马里斯比利若有所思,点头笑了下,“那不就算是我的后辈了?看上去倒是要我送你了。”

罗曼:“……今天是怎么了?这么想送我礼物吗?”

圣诞节到底不是他的节日,而且马里斯比利平日送他的东西也不少,为什么一定要执着这个节日?

但马里斯比利却似乎并不这么觉得,“到底是一起过的第一个圣诞节,稍稍正式点也没什么吧?”

名义上比他小但实际上是他祖先的罗曼:“……行吧,你想要什么?我看看能不能在12点之前送给你。”

罗曼心想,他当初养罗波安都没这么费事。

不过如果马里斯比利跟罗波安的性格一样,别说是筹建迦勒底,估计圣杯战争能不能赢都是个问题。

“帮我个忙吧。”马里斯比利似乎对他的回答毫不意外,没怎么思考就接了下去。

“什么?”

“最近迦勒底正在筹备召唤第二例英灵,帮我想一个人选吧?唔,圣遗物也是考虑的一个方面,但至少也要先有人。”

罗曼“唔”了一声,思考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个好像不用他来想。

“我对神代之后的历史没什么了解。”

他们现在急需的是能够帮助缓解迦勒底技术困难的英灵,阿特拉斯院再怎么厉害到底也是外援。只是这份条件似乎要近代之后才回符合。

“就当做是圣诞闲聊吧。罗马尼的幸运值可有A呢,随便猜猜说不定都是强力的助手。”马里斯比利却是毫不介意,顺手把桌子上的另一杯咖啡递过去,甚至还有心情和罗曼开玩笑。

罗曼抿了一口,都懒得反驳他那是英灵时期,现在估计快接近幸运E了。

“如果真要说的话……”罗曼犹豫了一下,“达芬奇……如何?”

“为什么?”

虽然万能的天才达芬奇本就是名单上的前三位,但罗曼的第一个选择就是他还是多少让马里斯比利有些惊讶。

毕竟罗曼才刚刚接触神代后的历史两年而已。

人们在达芬奇绘画领域的关注远不足他的真实天才程度。

“我很喜欢他的画。”

即使处在神代将逝的时期,罗曼也是第一次看到那样“自我”的画作。

怎么说……难得的觉得,一个人真是太棒了。

“那就他了。”马里斯比利没有再问下去,认同了罗曼的答案。

“诶?!就这么简单?”

“当然不是。”马里斯比利笑了笑,“罗马尼应该知道,我们现在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人理的延续吧?”

“当然。”

“那如果你以后知道了什么,麻烦也不要反应太大。嘛,毕竟罗马尼现在越来越像一个人了,我也多少会有些莫名的担忧。”

罗曼顿了顿,“你做了什么会让我生气的事吗?”

“谁知道呢?”天体科的君主笑了,“就算是我,也不知道现在的罗马尼会不会生气啊?何况现在只是一个设想。”

“……是哪种类型?”

“召唤英灵的一个小研究吧。”

“那——”

“圣诞快乐,先祖大人。”马里斯比利轻“嘘”一声,制止了罗曼的话语,“我给你的圣诞礼物是好好放一天假。”

罗曼刚想说自己还可以继续回去工作,脑袋就开始昏昏沉沉,下意识倒到了床的方向。

“这个时候就觉得药物还是有点用的,用语言我可以劝不住你。”马里斯比利顿了顿,见罗曼确实失去了意识,才低声道,“我可是跟你要过圣诞礼物了,以后基列莱特的事别跟我闹得太过就好。”

他把罗曼放到了床上,用魔术点亮了圣诞树的顶端。

“最后,晚安好梦。”

——————

想给想可爱的话都在标题啦!

话说明明最开始是个沙雕梗,为什么走向成谜?
最后一点是贤王幕间的梗✓

菲泽音

FGO前所长相关沙雕段子合集

微博上的段子合集,填补最近没有写文空白。


1

所罗门:我给自己起了个新名字叫罗马尼,你可以叫我罗曼。

马里斯比利:好的,阿其曼。


2

罗马尼:今天中午吃什么?

马里斯比利:麻婆豆腐。

罗马尼:昨天也是麻婆豆腐啊……

马里斯比利:因为这些麻婆豆腐都是英灵召唤系统的副产品。维持迦勒底已经很花钱了只能在伙食费上节约。

还有狮子布偶和黑键,你要拿点吗?

罗马尼:好辣……

马里斯比利:可以喝白开水。 ​​​


3

马里斯比利:请考虑来我迦勒底就业,工作轻闲人际简单,还包修改身份信息服务,所罗门王用了也说好。

虞美人:那么好吗,我来。

马里斯比利:这些家具要一起带过去吗,我们是会提供全套生活用品的。

虞美人:那就帮...

微博上的段子合集,填补最近没有写文空白。


1

所罗门:我给自己起了个新名字叫罗马尼,你可以叫我罗曼。

马里斯比利:好的,阿其曼。


2

罗马尼:今天中午吃什么?

马里斯比利:麻婆豆腐。

罗马尼:昨天也是麻婆豆腐啊……

马里斯比利:因为这些麻婆豆腐都是英灵召唤系统的副产品。维持迦勒底已经很花钱了只能在伙食费上节约。

还有狮子布偶和黑键,你要拿点吗?

罗马尼:好辣……

马里斯比利:可以喝白开水。 ​​​


3

马里斯比利:请考虑来我迦勒底就业,工作轻闲人际简单,还包修改身份信息服务,所罗门王用了也说好。

虞美人:那么好吗,我来。

马里斯比利:这些家具要一起带过去吗,我们是会提供全套生活用品的。

虞美人:那就帮我扔了吧,都是旧东西。

马里斯比利:明白了,交给我吧。

(几天后的新闻“一神秘卖家现身佳士得拍卖行,出售多件春秋战国时期青铜器,填补考古学空白”)

马里斯比利:又拯救了迦勒底财政危机……


4

马里斯比利:为了庆祝美人来迦勒底,今天我请厨师做了中餐

虞美人:……(内心很期待)

马里斯比利:这道菜用了味增和昆布调味,这个肉炒的时候放了sake(清酒),甜点是现在欧洲最流行的枸杞冰淇淋……

虞美人:完全不是中餐!爆炸了!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