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骁煜

3857浏览    73参与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98(刺客现代文)

  毓骁谦虚的说道:“哪有你说的这么好啊!”

  “至少比我开得要好,”子煜顿了顿又说道,“像我每次都不能把瓶塞成功拔出来。”

        毓骁好奇的询问道:“瓶塞拔不出来不就不能喝瓶里的酒了吗?”

        子煜不以为然的回答道:“既然拔不出来,那就索性把瓶塞塞进酒瓶里就好了。”

        毓骁不明所以的反问道:“那样不会有木屑掉进...

  毓骁谦虚的说道:“哪有你说的这么好啊!”

  “至少比我开得要好,”子煜顿了顿又说道,“像我每次都不能把瓶塞成功拔出来。”

        毓骁好奇的询问道:“瓶塞拔不出来不就不能喝瓶里的酒了吗?”

        子煜不以为然的回答道:“既然拔不出来,那就索性把瓶塞塞进酒瓶里就好了。”

        毓骁不明所以的反问道:“那样不会有木屑掉进酒里吗?”

        子煜肯定的回答道:“会啊!但是生活偶尔也需要添加一些料。”

  “那看来今晚没有料可以添加了。”毓骁边说边把倒好的两杯葡萄酒中的一杯递给子煜。

        ……

  子煜接过高脚杯之后说道:“谢谢!”

        “子煜,为你答应和我一起听音乐会而干杯!”

        “也为阿骁你请我去听音乐会而干杯!”

        说罢,毓骁和子煜一起和对方干杯。

        ————————————————————分割线————————————————————

        这天早上,执明正在餐厅里吃早餐。

        ……

  突然,陵光拿着一只雨燕形状的风筝从外面走了进来。

  执明说道:“阿陵,快来吃早餐,都快凉了。”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97(刺客现代文)

  “只有这样好像不够吃,”子煜看着锅旁边的两盘很浅的牛肉思索了一下,接着他就转身打开身后的冰箱。

  然而冰箱里只剩下意大利面了,因此,子煜就拿出意大利面放入锅里煮。

  ……

  等煮熟之后,子煜就把意大利面从水里撩起来分别装两个盘子,然后又将刚刚做好的胡萝卜蘑菇酱汁黑胡椒牛肉淋在意大利面上面。

  ……

  子煜把锅洗干净之后说道,“大功告成!”

  紧接着,子煜就端着做好的胡萝卜蘑菇酱汁黑胡椒牛肉意大利面离开厨房。

  ————————————————————分割线————————————————————

  子煜对坐在餐桌前等候的毓骁说道:“让你久等了,阿骁!”...


  “只有这样好像不够吃,”子煜看着锅旁边的两盘很浅的牛肉思索了一下,接着他就转身打开身后的冰箱。

  然而冰箱里只剩下意大利面了,因此,子煜就拿出意大利面放入锅里煮。

  ……

  等煮熟之后,子煜就把意大利面从水里撩起来分别装两个盘子,然后又将刚刚做好的胡萝卜蘑菇酱汁黑胡椒牛肉淋在意大利面上面。

  ……

  子煜把锅洗干净之后说道,“大功告成!”

  紧接着,子煜就端着做好的胡萝卜蘑菇酱汁黑胡椒牛肉意大利面离开厨房。

  ————————————————————分割线————————————————————

  子煜对坐在餐桌前等候的毓骁说道:“让你久等了,阿骁!”

        “不会啊!”毓骁微笑着起身接过子煜手上的意大利面,然后帮他拉座位,“请坐!”

       ……

  “谢谢!”子煜在向毓骁道谢之后入座。

  “既然我们是吃意大利面,那又怎么能不喝葡萄酒呢?正好我这边有一瓶表哥去年从他朋友的天玑酒庄带回来送给我的葡萄酒。”说罢,毓骁转身在身后的酒柜上取下一瓶葡萄酒,然后坐到子煜对面的座位上把瓶塞用开瓶器旋转后拔出来。

  ……

  “阿骁,你这开瓶的熟练程度一点不比酒店的服务员差哎!”子煜一脸崇拜的看着毓骁。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96(刺客现代文)

  买完菜之后,毓骁和子煜就一起回毓公馆来了。

        ————————————————————分割线————————————————————

  “阿骁,你家厨房在哪里?”一走进客厅,子煜就这么询问毓骁。

        毓骁回答道:“左拐就可以了。”

        “谢谢!”说罢,子煜接过毓骁手上拎着的食材向厨房走去。...


  买完菜之后,毓骁和子煜就一起回毓公馆来了。

        ————————————————————分割线————————————————————

  “阿骁,你家厨房在哪里?”一走进客厅,子煜就这么询问毓骁。

        毓骁回答道:“左拐就可以了。”

        “谢谢!”说罢,子煜接过毓骁手上拎着的食材向厨房走去。

        毓骁微笑着询问道:“需要我过去给你打下手吗?”

        子煜头也不回的回答道:“不用了阿骁,你坐在客厅里等就好了。”

  ……

  毓骁看着子煜的背影微笑了一下,今天对他而言就是所谓的小确幸了吧!

        ————————————————————分割线————————————————————

        进入厨房之后,子煜先将牛肉用水煮一下,在煮牛肉的同时,他将胡萝卜和蘑菇分别切好丁。

  ……

  煮好牛肉之后,子煜又将胡萝卜和蘑菇用水煮一下。

  ……

  煮胡萝卜和蘑菇的同时,子煜又把刚刚煮过的牛肉放入平底锅里煎。

  ……

  煎好牛肉之后,子煜又将煮好的胡萝卜和蘑菇盛起来。

  ……

  接着,子煜又将胡萝卜和蘑菇混合做成酱汁淋在牛肉上面,然后再将牛肉盛起来分别装了两个盘子。

  ……

  子煜最后再在牛肉上面撒上一些黑胡椒粉。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95(刺客现代文)

  走进超市之后,毓骁就推着购物车走在子煜的身旁。

        而子煜则是开始挑选要购买的食材。

        ……

  毓骁突然询问道:“子煜,你有听过小确幸这个词吗?”

        “听过,但是我不太明白它的意思。”子煜边说边把一盒牛肉放进购物车里。...


  走进超市之后,毓骁就推着购物车走在子煜的身旁。

        而子煜则是开始挑选要购买的食材。

        ……

  毓骁突然询问道:“子煜,你有听过小确幸这个词吗?”

        “听过,但是我不太明白它的意思。”子煜边说边把一盒牛肉放进购物车里。

        毓骁解释道:“小确幸的意思就是微小而确实的幸福,它是稍纵即逝的美好,小确幸的感觉在于小,每一枚小确幸持续的时间为三秒至一整天不等。”

  ……

  子煜把一盒胡萝卜放进购物车之后询问道:“你可以解释的清楚一点吗?”

        毓骁回答道:“可以啊,那就举几个例子好了,比方说摸摸口袋,发现居然有钱;电话响了,拿起听筒发现是刚才想念的人;你打算买的东西恰好降价了;排队时,你所在的队动得最快;自己一直想买的东西,但是很贵,一天你偶然的在小摊便宜的买到了。”

  子煜微笑着反问道:“那我一直想听音乐会却没有机会,可是阿骁你今天就请我听音乐会了,那这算不算我的小确幸呢?”

        毓骁微笑着回答道:“应该算是吧!”

        接着,毓骁和子煜又继续往前走去挑选食材了。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94(刺客现代文)

        音乐会结束之后,毓骁和子煜一起从大剧院里走了出来。

    ……

  子煜微笑着说道:“阿骁,谢谢你请我听音乐会。”

  毓骁也微笑着说道:“不用谢,反倒是我应该跟你说声抱歉,在不知道你是否喜欢听音乐会的情况下强行让你陪我一起听音乐会。”

        子煜说道:“其实我一直想要听一场音乐会,只不过一个人来听感觉怪怪的。”...


        音乐会结束之后,毓骁和子煜一起从大剧院里走了出来。

    ……

  子煜微笑着说道:“阿骁,谢谢你请我听音乐会。”

  毓骁也微笑着说道:“不用谢,反倒是我应该跟你说声抱歉,在不知道你是否喜欢听音乐会的情况下强行让你陪我一起听音乐会。”

        子煜说道:“其实我一直想要听一场音乐会,只不过一个人来听感觉怪怪的。”

        毓骁微笑着说道:“如果以后你想听音乐会的话,我随时奉陪。”

        子煜客气的反问道:“那怎么好意思呢?”

        毓骁看了一样手表之后询问道:“已经到了吃晚餐的时间了,你不介意陪我一起去吃个晚餐吧?”

  子煜提议道:“为了感谢阿骁你请我听音乐会,我决定亲自下厨感谢你,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

        “那去你家还是我家?”毓骁没有想到子煜会为了他亲自下厨,他别提多高兴了。

        子煜思考了一下说道;“去你家好了,你家比较近。”

        毓骁微笑着答应道:“好!那我们先去超市买菜,因为我家冰箱里的菜都吃完了。”

  接着,毓骁和子煜便一起上车,然后向超市的方向行驶而去。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93(刺客现代文)

        毓骁询问道:“那我应该怎么邀请子煜呢?”

        莫澜回答道:“顺其自然就好。”

  “谢谢你,莫澜,我知道怎么做了。”说罢,毓骁拿起办公桌上的两张音乐会门票向外跑去。

        ……

  “毓总,要加油啊!”莫澜默默的替毓骁加油,然后他也走出毓骁的办公室。...


        毓骁询问道:“那我应该怎么邀请子煜呢?”

        莫澜回答道:“顺其自然就好。”

  “谢谢你,莫澜,我知道怎么做了。”说罢,毓骁拿起办公桌上的两张音乐会门票向外跑去。

        ……

  “毓总,要加油啊!”莫澜默默的替毓骁加油,然后他也走出毓骁的办公室。

        ————————————————————分割线————————————————————

        因为今天子煜是休假,所以毓骁在离开遖宿传媒之后就直接打电话把他约到了大剧院了门口。

        子煜不解的询问道:“阿骁,你约我来大剧院是有什么事情吗?”

  “走吧,音乐会快开始了!”毓骁很顺其自然的牵起子煜的手走进大剧院。

        ……

        一路上,子煜就这样顺其自然的被毓骁牵着,也没有感觉有什么尴尬的地方。

        ————————————————————分割线————————————————————

  进入大剧院的演艺厅之后,毓骁和子煜就按照门票上面的座位入座,他们的座位是在中间偏前面一点。

   ……

  毓骁和子煜坐下之后没多久音乐会就开始了。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80(刺客现代文)

  毓骁微笑着说道:“子煜,不要紧张,跟你开玩笑的。”

        “阿骁!一点都不好笑!”子煜刚刚真的被毓骁吓到了,他甚至还误以为自己得罪毓骁然后要被炒鱿鱼了。

        毓骁绅士的说道:“如果刚刚的玩笑吓到你了,那么我就向你道歉。”

  “不用了啦!”子煜给自己和毓骁一个台阶下。

  子煜可不敢让自己的上司向他道歉,况且毓骁也只是开了一个玩笑,并没有真的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

  “那我就先走了,阿骁。”接着,子...

  毓骁微笑着说道:“子煜,不要紧张,跟你开玩笑的。”

        “阿骁!一点都不好笑!”子煜刚刚真的被毓骁吓到了,他甚至还误以为自己得罪毓骁然后要被炒鱿鱼了。

        毓骁绅士的说道:“如果刚刚的玩笑吓到你了,那么我就向你道歉。”

  “不用了啦!”子煜给自己和毓骁一个台阶下。

  子煜可不敢让自己的上司向他道歉,况且毓骁也只是开了一个玩笑,并没有真的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

  “那我就先走了,阿骁。”接着,子煜就下车走进家里。

        ……

  毓骁在目送子煜进屋之后也向毓家行驶而去。

        ————————————————————分割线————————————————————

  与此同时,莫澜正开车赶往天权农场。

        ————————————————————分割线————————————————————

        傍晚的时候,翁彤来到客厅里面准备叫执明和陵光去吃晚餐。

        翁彤毕恭毕敬的说道:“执先生,晚餐好了。”

        翁彤话音未落,执明就对他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然后指了指正趴在他大腿上睡觉的陵光。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79(刺客现代文)

  “就这么睡觉,也不怕感冒。”说罢,执明拿起茶几上面的空调遥控器把温度调高了一点,因为担心电视机的声音会吵到陵光,所以他又拿起茶几上面的电视机遥控器把电视机关掉。

        “执先生,我一定会陪你一起追求快乐的。”陵光在心里默默的说着。

        ————————————————————分割线————————————————————...


  “就这么睡觉,也不怕感冒。”说罢,执明拿起茶几上面的空调遥控器把温度调高了一点,因为担心电视机的声音会吵到陵光,所以他又拿起茶几上面的电视机遥控器把电视机关掉。

        “执先生,我一定会陪你一起追求快乐的。”陵光在心里默默的说着。

        ————————————————————分割线————————————————————

        另一方面,毓骁和子煜也回到了宣城。

        ……

  子煜感谢道:“阿骁,谢谢你送我回家。”

  毓骁微笑着说道:“谢什么,是我占用了你的时间,应该是我跟你说谢谢才对啊!”

        子煜微笑着说道:“我身为你的助理,这也是我的分内之事啊,所以你就不要跟我客气啦!”

        毓骁微笑着反问道:“子煜,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好像是你先跟我客气,然后我才跟你客气的?”

        “阿骁,怎么说的好像是我错了一样。”子煜小小的抱怨了一下。

  毓骁开玩笑似的反问道:“那难道是我的错吗?”

        “不不不,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没大没小的跟毓总你顶嘴的。”子煜误以为毓骁生气了,于是赶紧把错误往自己身上揽。

  然而其实毓骁和子煜谁都没有错。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75(刺客现代文)

  没过一会,四人便抵达了执明在天权农场的家。

        而裘振也在接到电话的半个小时之后在这里等候。

        ……

  “执先生,在听到您受伤的时候我真的很替你感到惋惜。”在和陵光一起把执明扶到轮椅上之后,裘振这么对执明说。

        “裘振,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天权农场都还好吧?”执明故意避开裘振的话题。...


  没过一会,四人便抵达了执明在天权农场的家。

        而裘振也在接到电话的半个小时之后在这里等候。

        ……

  “执先生,在听到您受伤的时候我真的很替你感到惋惜。”在和陵光一起把执明扶到轮椅上之后,裘振这么对执明说。

        “裘振,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天权农场都还好吧?”执明故意避开裘振的话题。

        “执先生您请放心,天权农场一切都安好。”见执明不愿意提及受伤的话题,所以裘振也不再把那个话题继续下去。

  “那我就放心啦!”执明欣慰的点了点头。

        ……

  在准备离开天权农场之前毓骁叮嘱道:“裘振,接下来天权农场也麻烦你多留意一点了,我和子煜还有事情就先回宣城去了。”

        裘振保证道:“放心吧毓先生,我会的!”

        “表哥、陵公子,那我和子煜就先回去了。”毓骁向执明和陵光道别。

        “再见了执先生、阿陵!”子煜也向执明和陵光道别。

        执明说道: “一路顺风!”

        陵光说道:“后会有期!”

  接着,毓骁便开车载着子煜返回宣城。

  ……

  而陵光也在毓骁和子煜离开天权农场之后,推着执明向客厅的方向走去。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68(刺客现代文)

  毓骁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啊!”

        子煜说道:“毓总,既然你要送执先生和阿陵回天权农场的话,那我就先回公司了!”

        “子煜,你跟我一起送我表哥和陵公子,这是老板的命令!”其实毓骁是觉得如果只有他自己送执明和陵光的话,他到时候可能再度成为电灯泡。

        “那好吧!”身为助理,子煜也不好拒绝老板的命令。...


  毓骁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啊!”

        子煜说道:“毓总,既然你要送执先生和阿陵回天权农场的话,那我就先回公司了!”

        “子煜,你跟我一起送我表哥和陵公子,这是老板的命令!”其实毓骁是觉得如果只有他自己送执明和陵光的话,他到时候可能再度成为电灯泡。

        “那好吧!”身为助理,子煜也不好拒绝老板的命令。

        ————————————————————分割线————————————————————

  与此同时,莫澜也刚刚结束时装发表会的T台走秀,他本想尽快离开,然后去医院探望执明的。

  但由于莫澜在模特界的名气不小,所以他刚想离开后台就被一群记者围住。

        ……

  “莫公子,可以给我们拍几张照吗?”记者们络绎不绝的询问着莫澜。

        “当然可以啊!”莫澜表面上微笑着在记者们面前摆出几个姿势给他们拍照,但心里其实在骂这些记者不会看情况,可是为了公众形象他又不可以当众跟他们翻脸。

        ……

  就这样,莫澜不停的被记者们拍照,一直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左右,他才离开时装发表会的现场。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67(刺客现代文)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他的表弟毓骁,这位是我的助理子煜。”毓骁把自己和子煜介绍给陵光认识。

        “陵公子你好,很高兴认识你,你叫我子煜就好!”

        “子煜你好,我是陵光,你叫我阿陵就好!”

        就这样,陵光和子煜成为了朋友。...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他的表弟毓骁,这位是我的助理子煜。”毓骁把自己和子煜介绍给陵光认识。

        “陵公子你好,很高兴认识你,你叫我子煜就好!”

        “子煜你好,我是陵光,你叫我阿陵就好!”

        就这样,陵光和子煜成为了朋友。

        “你好,毓先生!”陵光微笑着向毓骁打招呼。

  “你好!”毓骁也微笑着向陵光打招呼。

        陵光用确定的语气证实道:“很高兴认识你,曾经听我表嫂说过,你是一位传媒公司的老板,而且还是时尚圈的伯乐?”

        “怎么,陵公子你有兴趣当模特?”毓骁上下打量了一下站在自己对面的陵光,以陵光高挑的身材的确是当时装模特的料。

        陵光摇头否决道: “不是啊,我是学酒店管理的。”

  “也对,你表哥是酒店的总裁,全钧天谁不知道天璇酒店,不过我疑惑的是,为什么你的表哥公孙钤身为酒店唯一的继承人却是律师行业出身的,而不是继承人的陵公子你却学的是酒店管理?”自从那天在新闻上看到公孙钤的就职发布会之后,毓骁就一直很疑惑。

  陵光解释道:“你别看我在云蔚泽酒店管理学院学习,但对于真正的酒店管理,我却远远不及我表哥那个非专业出身的管得好。”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66(刺客现代文)

  子煜又接着询问道:“那他就是执先生您刚刚所说的阿陵咯?”

        “是的!”执明点头承认。

        “表哥,你跟自己前任未婚妻的现任老公的表弟走得这么近,你不会是有什么不轨的企图吧?”毓骁狐疑的看着执明,“你该不会是想趁机报复公孙钤吧?”

        “我承认我是曾经恨过公孙钤,也想要找他报仇,但这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而且我知道...

  子煜又接着询问道:“那他就是执先生您刚刚所说的阿陵咯?”

        “是的!”执明点头承认。

        “表哥,你跟自己前任未婚妻的现任老公的表弟走得这么近,你不会是有什么不轨的企图吧?”毓骁狐疑的看着执明,“你该不会是想趁机报复公孙钤吧?”

        “我承认我是曾经恨过公孙钤,也想要找他报仇,但这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而且我知道阿陵是无辜的,他不应该被卷入我和公孙钤的战争里。”

  ————————————————————分割线————————————————————

  在门外的陵光听到执明说已经放下心中的仇恨之后很是欣慰,于是他便推开门走进病房。

        ————————————————————分割线————————————————————

        “执先生,我已经替你办好出院手续了,我们要怎么去天权农场?”刚刚在门外听到的话,陵光只字未提。

        “包在我身上!”毓骁自告奋勇的对执明和陵光说。

  子煜附和道:“是啊!毓总会开车送你们回天权农场的,执先生的农场真的很漂亮!”

  “以前都没有听表嫂提起过,”陵光顿了顿又询问道,“请问,你们两位是?”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65(刺客现代文)

  “你和阿离一样,都会给人带来正能量,”执明顿了顿又说道,“我想到一件事情,一定会让我开心的。”

        “什么事情啊?”陵光迫不及待的询问执明,只要执明说出来,陵光一定帮他办到。

        执明回答道:“回天权农场。”

        “可是你的伤?”陵光担心的看着执明。...


  “你和阿离一样,都会给人带来正能量,”执明顿了顿又说道,“我想到一件事情,一定会让我开心的。”

        “什么事情啊?”陵光迫不及待的询问执明,只要执明说出来,陵光一定帮他办到。

        执明回答道:“回天权农场。”

        “可是你的伤?”陵光担心的看着执明。

        “没关系的!”执明微笑着示意陵光不必担心。

        陵光说道:“那我明天就帮你办出院手续。”

  执明说道:“我想快点回到天权农场。”

        “这样啊……那好吧,我这就去帮你办出院手续!”说罢,陵光转身向外走去。

  ……

  毓骁和子煜一起看了一眼陵光的背影又一起看了一眼执明,然后很有默契的说道:“敢情他俩刚才完全把咱俩当空气了,我们居然还坐在这里当了这么久的电灯泡!”

  “阿骁、子煜公子,你们还在这里哦?”执明以为他和陵光说话的时候,毓骁和子煜就离开了,但却没想到他俩还坐在沙发上。

        毓骁反问道:“表哥,谁跟你说我们走了?”

        子煜好奇的询问道:“执先生,刚刚那个男孩子是谁啊?”

  执明回答道:“他的公孙钤的表弟!”

        “那他不就是……”毓骁很快就反应过来,但他没有把话说下去。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62(刺客现代文)

        “阿陵!”原本靠坐在病床上看书的执明在听到开门声之后就朝着门这边看,他本来以为是陵光回来了,但没想到来的人却是毓骁和子煜,他不禁小小的失落了一下。

        “表哥,你干嘛给我改名字,难道你觉得我叫毓骁不好听吗?”走在子煜前面的毓骁和执明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

        “怎么会是你俩?”执明看了一眼毓骁和子煜之后又低着头继续看...

        “阿陵!”原本靠坐在病床上看书的执明在听到开门声之后就朝着门这边看,他本来以为是陵光回来了,但没想到来的人却是毓骁和子煜,他不禁小小的失落了一下。

        “表哥,你干嘛给我改名字,难道你觉得我叫毓骁不好听吗?”走在子煜前面的毓骁和执明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

        “怎么会是你俩?”执明看了一眼毓骁和子煜之后又低着头继续看书。

        “执先生!”子煜向执明打了声招呼。

        ……

  “那你以为是谁啊?”毓骁无语的走到沙发前坐下,然后自顾自的拿起茶几上的水壶给自己倒了杯白开水喝,“还有,阿陵是谁?”

        执明头也不抬的警告道:“没事不要瞎打听!”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毓骁若有所思的看着执明。

        “毓总,什么有问题啊?”反应迟钝的子煜还没有明白毓骁的话是什么意思。

        毓骁回答道:“子煜,有些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

  “这么神秘噢?”子煜边说边走到毓骁身旁坐下。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61(刺客现代文)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执明都没有见陵光回来,为此,他不免有些担心起来。

        ……

  执明向正在帮他拉开窗帘的护工询问道: “请问你知道阿陵他去哪里了吗,我从昨天傍晚开始就没有见到他了?”

        护工回答道:“陵公子只说要我来帮忙照顾您一下,他没说要去哪里、也没说什么时候回来,不过话又说回来,陵公子毕竟还年轻、而且玩性又重,恐怕是不会回来了吧!”...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执明都没有见陵光回来,为此,他不免有些担心起来。

        ……

  执明向正在帮他拉开窗帘的护工询问道: “请问你知道阿陵他去哪里了吗,我从昨天傍晚开始就没有见到他了?”

        护工回答道:“陵公子只说要我来帮忙照顾您一下,他没说要去哪里、也没说什么时候回来,不过话又说回来,陵公子毕竟还年轻、而且玩性又重,恐怕是不会回来了吧!”

        “不,我相信他一定会回来的!”执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坚持。

  护工微笑着提议道:“执先生,要不要我推着您去外面走走?”

        “不用麻烦了,谢谢,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执明谢绝护工的好意。

        “那我就先走了,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就按床头的铃。”说罢,护工走出执明的病房。

        ————————————————————分割线————————————————————

        几天之后,毓骁又正带着子煜来天枢医院探望执明。

  本来莫澜也要来的,但由于突然接到通告要出席一场时装发表会,所以就没有一起跟过来。

  ……

  “不知道执先生有没有好一点?”子煜询问走在自己身旁的毓骁。

        毓骁感叹道:“表哥这一次受到的打击的确很大,希望他可以早日康复!”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50(刺客现代文)

  陵光和公孙钤离开之后,慕容离便将刚刚被鱼汤弄脏的那块地方打扫了一下。

       ……

  “我不是故意的,可是一想到他是公孙钤的表弟,我就很生气。”执明对刚打扫完卫生的慕容离说,他的语气中充满了歉意。

  慕容离微笑着说道:“阿陵是个好孩子,如果你跟他道歉的话,他会接受的。”

        此时,毓骁、子煜和莫澜走了进来。

        子煜的手...

  陵光和公孙钤离开之后,慕容离便将刚刚被鱼汤弄脏的那块地方打扫了一下。

       ……

  “我不是故意的,可是一想到他是公孙钤的表弟,我就很生气。”执明对刚打扫完卫生的慕容离说,他的语气中充满了歉意。

  慕容离微笑着说道:“阿陵是个好孩子,如果你跟他道歉的话,他会接受的。”

        此时,毓骁、子煜和莫澜走了进来。

        子煜的手上捧了一大束兰花。

        “慕容离,你来这里做什么,你还嫌把执先生害得不够惨吗?”莫澜一看到慕容离就气不打一处来,完全不顾形象就对他开骂。

  “澜哥,这里是病房,你这么大声会影响执先生休息的。”子煜善意的提醒了一下莫澜。

        莫澜径自走到执明跟前说道:“执先生,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我真的很抱歉。”

        慕容离接过子煜手上的兰花并找了一个空花瓶将它们插好。

        毓骁关切的询问道:“表哥,你怎么会出车祸,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46(刺客现代文)

  “还是我开车去买吧,快一点。”莫澜看出了毓骁的心思,所以就主动的揽下这桩活。

        子煜客气的谢绝道:“澜哥,还是不要麻烦你了吧,我去就好了!”

        莫澜微笑着反问道:“子煜,难道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

        “当然不是啊,澜哥办事我怎么能不放心呢?”子煜不好意思的对莫澜微笑了一下。

  莫澜微笑着说道:“那就这么...

  “还是我开车去买吧,快一点。”莫澜看出了毓骁的心思,所以就主动的揽下这桩活。

        子煜客气的谢绝道:“澜哥,还是不要麻烦你了吧,我去就好了!”

        莫澜微笑着反问道:“子煜,难道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

        “当然不是啊,澜哥办事我怎么能不放心呢?”子煜不好意思的对莫澜微笑了一下。

  莫澜微笑着说道:“那就这么定了,我去帮忙买伴手礼,你留下来先安慰一下毓总!”

        “澜哥!”子煜有点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毓骁。

  不过毓骁由于心思都在执明那里,也就没有发现子煜投来的目光。

        “好啦,我先走了!”说罢,莫澜走出遖宿传媒。

  ……

  子煜走到毓骁身边安慰道:“放心吧阿骁,我相信执先生一定会平安度过这一次的难关的,人们不是常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吗?”

        “谢谢你,子煜!”毓骁对义务微笑了一下。

        ————————————————————分割线————————————————————

  再说陵光,自从昨晚被执明赶出病房之后,就一直坐在门外的长椅上没有离开过。

  在此期间陵光也总是三不五时的透过门上的玻璃看看执明的情况是否安好,直到快天亮的时候他才靠在长椅上睡着。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45(刺客现代文)

  执明激动的大吼道:“你给我滚出去!”

        “好,我出去,你不要生气,我出去。”陵光赶紧转身走出病房,这不是他害怕执明,而是他担心执明会像影视剧里演的那样急火攻心。

        ……

  执明躺在病床上无奈的闭上了双眼,他的心恐怕都已经死了。

        ————————————————————分割线——————————————...

  执明激动的大吼道:“你给我滚出去!”

        “好,我出去,你不要生气,我出去。”陵光赶紧转身走出病房,这不是他害怕执明,而是他担心执明会像影视剧里演的那样急火攻心。

        ……

  执明躺在病床上无奈的闭上了双眼,他的心恐怕都已经死了。

        ————————————————————分割线————————————————————

  第二天一大早,刚到公司上班的毓骁就接到了慕容离的电话,说执明昨晚出车祸了。

        ……

  莫澜见毓骁挂完电话的神情不对劲,于是便关切的询问道:“毓总,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是谁打来的电话?”

        毓骁回答道:“是公孙夫人打来的,他说我表哥昨天晚上出车祸了,现在人在天枢医院。”

        “执先生!”听到执明出车祸的消息之后,莫澜的心紧了一下。

  子煜提议道:“毓总、澜哥,要不我们去医院看望一下执先生吧,反正今天公司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

        “好!那子煜你先去帮我准备一份伴手礼,一个小时之后我们一起去医院!”其实毓骁的内心是极其不愿意差遣子煜去特地跑一趟的,但是子煜作为他的助理,做这点事情也在工作范围之内。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21(刺客现代文)

        子煜出于关心的说道:“开车小心!”

        “嗯!我知道了,你也进屋去吧!”毓骁对子煜微笑了一下。

        “再见!”子煜向毓骁挥了挥手。

        ……...


        子煜出于关心的说道:“开车小心!”

        “嗯!我知道了,你也进屋去吧!”毓骁对子煜微笑了一下。

        “再见!”子煜向毓骁挥了挥手。

        ……

        接着毓骁便开车离去。

        而子煜也走进家里。

        ————————————————————分割线————————————————————

        这天下午,执明坐在天权农场的那座小木屋的阳台上悠闲的喝着葡萄酒和看着商业类杂志,说实话,他很少有这么悠闲的时刻的。

        自从三年前慕容离单方面毁掉婚约后,农场里的工人们大多数见到的都是执明拼命工作的样子。

        关于这一点身为表弟的毓骁也曾经多次帮执明寻找新的恋爱对象,但是都被他给一一谢绝了。

        “执先生!”执明准备再次拿起桌上的咖啡杯喝咖啡的时候裘振拿着一串钥匙走了过来。

        执明放下咖啡杯问道:“裘振,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帮您把车加满油和做好保养了,这是您的车钥匙。“裘振边回答执明的问题边把他的轿车钥匙还给他。

南泽千雪

《爱与救赎》20(刺客现代文)

  莫澜微笑着说道:“子煜,刚刚你和毓总之间的对话我在走秀的时候可是全听到了哟!”

        “澜哥,我先走了,拜拜!”子煜不好意思的赶紧离开,要是继续再留下来的话还不知道莫澜又要怎么跟他开玩笑了。

        ……

  “子煜,你知道吗,我真的很羡慕你,毓总他真的很在意你,只是你们彼此都没有发觉这一点罢了,”莫澜看着子煜的背影在心里默默的说着,“不像我,我对执先生一心一意,可他眼里从来都看不到我的存在,甚至对背叛他的慕...

  莫澜微笑着说道:“子煜,刚刚你和毓总之间的对话我在走秀的时候可是全听到了哟!”

        “澜哥,我先走了,拜拜!”子煜不好意思的赶紧离开,要是继续再留下来的话还不知道莫澜又要怎么跟他开玩笑了。

        ……

  “子煜,你知道吗,我真的很羡慕你,毓总他真的很在意你,只是你们彼此都没有发觉这一点罢了,”莫澜看着子煜的背影在心里默默的说着,“不像我,我对执先生一心一意,可他眼里从来都看不到我的存在,甚至对背叛他的慕容离念念不忘。”

  ————————————————————分割线————————————————————

        另一方面,毓骁也按照约定亲自开车送子煜回家。

        这不,他们刚刚抵达子家大门口。

        “毓总,谢谢你特地送我回来。”子煜礼貌性的向毓骁道谢。

        “子煜,不是工作的时候你可以叫我阿骁的。”毓骁微笑着对子煜说,潜意识里他是希望子煜和他的距离能够近一点的。

        子煜答应道:“那说好咯,如果不是工作的时候有其他人在的话,我还是叫你毓总。”

  “好!”毓骁点了点头,他顿了顿又说道,“那我就先走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