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骑士

70029浏览    2488参与
流氓

格林达姆,被放逐的守誓者,殿塔之剑。

格林达姆,被放逐的守誓者,殿塔之剑。

雨林里的小山河

Rendezvous

这篇是@年更冠军选手 点的骑守。好久没玩狼人杀了写的比较飘(角色归网易,ooc归我)。粮比较柴还请见谅呀。

---------------分割线-----------------

1. 也许珀西和休伯特的初见并不是在这个偏安一隅的村庄。那时的他还是骑士团中的一员,在圣殿的光辉下接受荣冕。

圣殿外是前来祈祷的贵族们。一众浓妆艳抹间,一丝玫瑰的清芳是如此特别。

珀西注意到了他,那个男孩。

纯白的西服勾勒精致的金色花纹,衬出贵族独有的气宇轩昂。别于胸前的玫瑰兴是那香气的源头。

男孩注意到了珀西的目光,偏过头,回以温和的微笑,在浮夸的雍容华贵间顺着微风拂过珀西的脸颊。...

这篇是@年更冠军选手 点的骑守。好久没玩狼人杀了写的比较飘(角色归网易,ooc归我)。粮比较柴还请见谅呀。

---------------分割线-----------------

1. 也许珀西和休伯特的初见并不是在这个偏安一隅的村庄。那时的他还是骑士团中的一员,在圣殿的光辉下接受荣冕。

圣殿外是前来祈祷的贵族们。一众浓妆艳抹间,一丝玫瑰的清芳是如此特别。

珀西注意到了他,那个男孩。

纯白的西服勾勒精致的金色花纹,衬出贵族独有的气宇轩昂。别于胸前的玫瑰兴是那香气的源头。

男孩注意到了珀西的目光,偏过头,回以温和的微笑,在浮夸的雍容华贵间顺着微风拂过珀西的脸颊。

是后来被骑士团的人调侃一番,珀西才知道那个男孩是阿斯坎尼家族的公子。


2.突如其来的审判之锤击碎了阿斯坎尼家族的一切。羽翼渐满的少年自是不愿成为教会的傀儡。

休伯特离开了。光辉之子挣脱了枷锁,隐入尘世,成为了暗夜中默默无闻的守护者。

他没想到还能遇见那位圣殿骑士,借着回忆中的那抹蓝色,在人群中认出了他。

以后,巡逻的路途不会只有他一个人了吧。


3.珀西发现了窗台的玫瑰与图腾。推开门,果不其然,倚在门口的青年怀抱手杖,见他出来,便热情的问好。

“好久不见,我的朋友。”

“好久不见。”不善言辞的骑士只是客套地回应了一声。面对面间,是凝固的空气。

“抱歉,因为图腾的原因,我不能离这里太远,我到屋顶上去吧。”

珀西的目光盯得休伯特内心发痒,担心之余,不禁打了个喷嚏。

今夜降温,寒风肆虐,衬出青年略显轻薄的衣物。

“进来吧。”珀西卸下斗篷裹住休伯特,不等人拒绝,便将他拥进屋中。

温热的茶水晕开了话题。相谈甚欢间,休伯特才发觉他们是如此的相像。

就像是堕入黑暗的启明星,即使被尘埃裹挟,也望向苍穹的光芒。

曙光随晨风洒在休伯特身上,吹散了内心积淀已久的心事。他感到格外的轻松。

回首看去,珀西静静目送着他的离去,悸动似是清晨盛开的玫瑰,在两颗心脏间晕开来。


4.狼人的活动愈发频繁了。休伯特的任务也愈发繁重了。一夜之间,数次交锋。狡猾的狼人似是有意和他僵持,几次拉锯战下来,消耗的体力很快就让休伯特处于劣势。

连续几晚的不眠不休让他几近透支。恍惚的视野逐渐模糊,耳畔是狼人刺耳的咒骂。

“干掉守卫!”

凶猛的野兽挥舞利爪,划破他的皮肤。

突然,撑开血肉的爪子被抽开,珀西的剑刃贯穿狼人,趁粗鲁的野兽还未反应过来,他发力一挥,一甩。

倒在血泊中的狼人明显威慑住了其它蠢蠢欲动的狼人。“可恶的骑士!”

“又一次可耻的失败!”拖着奄奄一息的同伴,黑皮的野兽随黎明前的黑暗渐行渐远。


5.珀西的脸色阴沉的吓人,休伯特从未见过他如此严肃。皱起的眉眼,目光中,却是对怀中人的担忧。

他小心翼翼地将休伯特放下床,腰部大片的白色绷带下是深如沟壑的爪痕。

如果以这个深度,再晚一点,那头狼人就能捏碎休伯特的心脏了。

然而我们的当事人对此表示无所畏惧。

“别紧张了,我这不还好好的吗。”休伯特笑道,他准备起身,不料动作一大……

“嘶。”那小狼崽的爪子还真不是盖的。休伯特捂着撕裂开的伤口,胸前猛烈的起伏足以说明他的剧痛。

“躺着别动。”珀西迅速拿来药品,拆下绷带,上药,再到包扎,行云流水的动作亦不失轻柔。

“你学过医?”

“之前行军路中学的一点鸡毛蒜皮罢了。”

珀西抚顺绷带,又看向休伯特棕色的眼眸,浓厚的黑眼圈下是掩不住的疲惫。

“睡吧。这里有我。”坚定的话语让休伯特安心了不少。那双澈蓝的眸子却让他的心跳再次加速。

他勾了勾手,示意珀西靠近些。

温热的呼吸摩挲着白皙的皮肤,休伯特似乎能听见那厚重的盔甲下同样的悸动。

他抬起头,飞快地在珀西脸颊侧点了一下后迅速缩回被子中。

玫瑰的清香犹如纯情的少年,无论多大,那份心动不曾散去。

珀西轻笑,在那染上绯红的脸颊上轻轻一吻以作回礼。

“安心休息吧,光辉的力量庇佑着你我。”


6.珀西的盔甲上多了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和休伯特手杖上的刚好映衬。

他们就像是黑夜中的剑与盾,共同守护着这一片小村子。

炽热的爱像是明亮的晨曦,像是肆意绽放的玫瑰。冥冥之中,是两个纯白灵魂的互相吸引吧。

泰特斯·白杨

对库兰塔骑士来说,金属首先是铸剑的材料,其次才用作其他用途。对骑士而言,金属是珍贵的资源,金属赋予他们把握生与死的力量和得以举剑的荣耀。父亲说过每位真正的骑士都能在自己的心里握住用自己全身上下最坚硬的东西造成的剑,那剑比世上最坚硬最锋锐的武器更珍贵和值得崇敬。他说自己的心里沉静得像圣徒的识海,贮存着骑士的心灵力量的地方大多如此神圣。他自述中他握住的那杆剑冰冷而沉重,他死在战场上。后来我也学着在心中向一个未知的方向伸出手去,却只在黑暗中触碰到一根中空的金属管,而不是剑柄。我的心动荡如远古的战场,披甲的天马持枪冲向嘶吼的扭曲形象。我知道那是一台庞大而复杂的机器的一部分,我不必窥视就可以得知它丑陋而......

对库兰塔骑士来说,金属首先是铸剑的材料,其次才用作其他用途。对骑士而言,金属是珍贵的资源,金属赋予他们把握生与死的力量和得以举剑的荣耀。父亲说过每位真正的骑士都能在自己的心里握住用自己全身上下最坚硬的东西造成的剑,那剑比世上最坚硬最锋锐的武器更珍贵和值得崇敬。他说自己的心里沉静得像圣徒的识海,贮存着骑士的心灵力量的地方大多如此神圣。他自述中他握住的那杆剑冰冷而沉重,他死在战场上。后来我也学着在心中向一个未知的方向伸出手去,却只在黑暗中触碰到一根中空的金属管,而不是剑柄。我的心动荡如远古的战场,披甲的天马持枪冲向嘶吼的扭曲形象。我知道那是一台庞大而复杂的机器的一部分,我不必窥视就可以得知它丑陋而疯狂的全貌,就像我的父亲握住剑柄就知道那把剑的重心一样。他熟悉他的剑,我熟悉怪异的机器,我们生活在不同的时代,他忽视了身边不断膨胀的怪物,我忽视了远去的扭曲成一根废铁的剑。机器侵吞平原,侵吞战马曾踏过和将踏过的地方。机器遮蔽天空,剥夺骑士凯旋时沐浴在雨里闻着泥土芬芳的资格。机器搅碎了我父亲熟悉的剑和他。

李璟明
Knight by Luis...

Knight by Luis de la Cerda

Knight by Luis de la Cerda

东坡来哒
十五位黑暗假面骑士复活,灵骑大战影之王子影月平成骑士魂登场
十五位黑暗假面骑士复活,灵骑大战影之王子影月平成骑士魂登场
都都漫说
深度解析:昭和最强骑士RX与平成老司机Drive究竟谁跟强!
深度解析:昭和最强骑士RX与平成老司机Drive究竟谁跟强!
泰特斯·白杨

卡瓦莱利亚基大停电

失去了灯光的卡瓦莱利亚基像个无助的孩子,通风管道不再同肺癌晚期的气管一样艰难地输送气体,钢铁机器也不再产生动力。霓虹尽数沉默,没有了它们提供的照明,高楼之间的街道就被划为黑潭的最深处。银枪天马们就在这样的环境下登场。


真正在战场上搏杀过的征战骑士展现出对比绝大多数竞技骑士呈碾压态势的气场,这是沉迷于娱乐性质比赛的观众从未见过甚至难以想象的。他们整齐的队列像一条披在黑色礼服上的银色绶带,伴随着电力的恢复开进城内,以至于有人在恍惚中以为是银枪天马们带来了光明,有人觉得他们林立的枪尖挑起了城市的太阳。在这之前,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征战骑士不同于竞技骑士,他们太遥远了。可库兰塔终究是骑士的种族,就...

失去了灯光的卡瓦莱利亚基像个无助的孩子,通风管道不再同肺癌晚期的气管一样艰难地输送气体,钢铁机器也不再产生动力。霓虹尽数沉默,没有了它们提供的照明,高楼之间的街道就被划为黑潭的最深处。银枪天马们就在这样的环境下登场。


真正在战场上搏杀过的征战骑士展现出对比绝大多数竞技骑士呈碾压态势的气场,这是沉迷于娱乐性质比赛的观众从未见过甚至难以想象的。他们整齐的队列像一条披在黑色礼服上的银色绶带,伴随着电力的恢复开进城内,以至于有人在恍惚中以为是银枪天马们带来了光明,有人觉得他们林立的枪尖挑起了城市的太阳。在这之前,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征战骑士不同于竞技骑士,他们太遥远了。可库兰塔终究是骑士的种族,就像卡西米尔是骑士的国度。库兰塔孕育骑士如同大河孕育文明,库兰塔们曾无数次思考,思考该如何衡量这个名词流淌在血脉中的意义。而现在他们无一不把之前用于消费竞技骑士的那种娱乐的目光放到这个功勋卓著的英雄骑士团的成员身上。在真正的第二天的黎明到来前,关于银枪天马入城的话题就会聚集起远超第二名数倍的热度。投机者在这个深夜里开始注资,这种热度所带来的商机是不可忽视的,就好比第一家做出银枪天马盔甲仿制品的企业必定赚得盆满钵满。无数私人性质的应援组织很快组建,有盈利性质的,也有非盈利性质的,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偶像:银枪天马。这样的崇拜让清醒者意识到:只要能在人们身处黑暗时发光,就算你只是个电灯泡也会得到尊敬。幼稚的理想主义者在愤慨地发声的间隙中偶然睁开眼,看见银枪天马入城,就以为那些过去辉煌的骑士史诗的主角们要来纠正现在歪曲的道路了。他们说出了热度、关注、崇拜背后的许许多多卡西米尔人或非卡西米尔人表露在外或藏匿于在内心深处的一个观点,尽管观点的可信度依然存疑。


我上一次见征战骑士还是很多年前,在一个默剧般庄重灰暗的下午。那是一个灰发的库兰塔,腰间佩剑,双手捧着一面盾牌。他夹在腋下的头盔上的羽饰已经褪色,就像他因步入暮年而松弛的皮肤一样缺乏令人信服和敬仰的资本。那时我还年幼,不懂得将母亲突然变得惨白的脸色和惶恐的神情与院子外那名身着锃亮盔甲的骑士联系到一起。母亲手扶着窗台,死死地盯着院子外面的人,指甲在瓷砖上折断了,一点点鲜血溢出来。她过了很久才将门打开,请那位骑士进来。骑士昂着头将手中捧着的盾牌递给母亲,像呈交流过至圣血液的圣者遗骸,母亲用带着血的指尖在盾牌上划了一个十字,强撑着用颤抖的手接住了。她端详着盾牌,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对骑士的问候予以回应。她不再看骑士,径直穿过了会客厅走进卧室,把那面盾牌放在了柜子上,遮住了她结婚时照的相片。这一切都沉默地进行着,我的目光死死跟随着母亲的每一个动作,可她却没给我一个哪怕是安抚性质的眼神。我揣揣不安地跟在她身后,直到看见盾牌的那一刻。我好像什么都明白了,盾牌的主要结构几乎完全被击穿,白杨家的家徽和盾牌本体一样支离破碎。大脑一片空白,只听见很遥远的地方传来一声嘶哑却轻飘飘的“他很英勇”。灰发的库兰塔没有向那位陷入悲痛的沉思中的女性再说什么,而是朝我伸出手来。他混浊的眼睛里有一种令人难以拒绝的热诚和坚定,可真正荣耀的邀约不该出现在一个懦夫无言的动作里,我把这视为对那位他几乎只字不提没有姓名的战友、我的父亲的侮辱。在长久的沉默里,我别过头去,没有同那位低着头的征战骑士握手。


年老的征战骑士向已故的征战骑士的子嗣伸出手去,是要他接过父辈的宝剑和盾牌,接过肩上的重任,是自以为仍在承担时代赋予的伟大使命。而这种使命不知何时已经被蒙骗自己的遮羞布取代,不愿睁眼的征战骑士们还在幻想高坐在王座上的英明君主,作茧自缚地将真正光荣的维护卡西米尔的愿景包装成空虚的理想。卡西米尔的历史上有一位骑士曾这样对他不自量力的挑战者说:原来是怎样的,以后还会是怎样,不被承认的总是不被承认。由此有心人也可以知道互相否认与弃置的戏码在骑士的国度早就演过,而和流着黄金之血的前一代统治者一样,蒙受梦魇可汗的天途之恩篡位夺权的那个阶级也早预知过他们自己的结局。人们总是在尚且年幼时就确定一些东西,否定另一些东西,在这些早就被分门别类排好三六九等的事物中,理智和事实早就不能作为最有力的论据。


这时入城的银枪天马之于卡瓦莱利亚基或卡西米尔,正如那面破损的盾牌之于年幼的我或白杨家族。都不过显示出无望的抗争与上个时代的荣光对这璀璨辉煌的生的世界的最后一瞥罢了。

叫本汪喵星人

【西幻】距离混吃等死目标又远一步

双女主


西幻背景


两个村姑意外走上了拯救世界跟找回身世的道路,混吃等死这个目标为什么这么难实现!


love and peace!


轻松吐槽向

———————————————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从一开始我就不应该让你拿缰绳。我就不应该睡觉。”


艾米丽只不过是打了个盹,抬头一看,昏昏暗暗陌生的景色,低头一看,已经偏离了人为开发的道路不知道多少距离的草地,嘴里发出绝望得呻吟声。


爱蒂尼红了脸,低下美丽的脸庞,眼泪朦胧的看着你。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我也是一睁开眼就到这里了,我...

双女主



西幻背景



两个村姑意外走上了拯救世界跟找回身世的道路,混吃等死这个目标为什么这么难实现!



love and peace!



轻松吐槽向

———————————————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从一开始我就不应该让你拿缰绳。我就不应该睡觉。”



艾米丽只不过是打了个盹,抬头一看,昏昏暗暗陌生的景色,低头一看,已经偏离了人为开发的道路不知道多少距离的草地,嘴里发出绝望得呻吟声。



爱蒂尼红了脸,低下美丽的脸庞,眼泪朦胧的看着你。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我也是一睁开眼就到这里了,我们应该怎么办啊?”



想到爱蒂尼的“倒霉”体质,艾米丽也不想过多指责。



艾米丽拉起缰绳驾起马匹跑了起来。



“你想往哪里跑?”艾米丽问。



“右边!”



“好,那走左边。”



周围已经因为人类的声响,开始响起阵阵骚动,各种魔物虎视眈眈。



艾米丽当机立断,立刻发了个闪光魔法过去,长期生活在阴暗森林的魔物受不住突然的光亮,一时间嚎叫声四起,但适应后很快追了上来。



“草,这些魔物真难缠。”



“艾米丽,你也骂粗话。”



“那是自我感情抒发,不算粗话。”



“那我之前也是情感抒发,你又骂我。”


爱蒂尼小声吐槽,艾米丽当听不见。



艾米丽看着越来越近的魔物,内心也不禁着急了起来。



手指不断抚摸着身上的盾牌项链,神色开始凝重了起来。



突然一股更加恐怖的气息袭来,一个漆黑斗篷的人飘了出来,身边的气息恶寒得令人后背忍不住泛起一片鸡皮疙瘩,她们身后的魔物像见到什么一样,每一只躺在地上装死。



“抱歉,我的小公主。”



低沉的男声传了出来,带着低沉的笑声,如果忽略令人胆颤的气息,不失是好听得令人沉醉的笑声。



“看来我的孩子们的欢迎仪式办的不是很好,令你受惊了。”



艾米丽看着躺着的魔物似乎躯体一震。



爱蒂尼虽然害怕,但是不能只由艾米丽一个人面对这个情景,只能装模作样,强撑自己的身躯坐在马上俯视着斗篷男人。



“啊啊,这么优雅的姿态,果不其然你是我签订的新娘啊。”



“我是你未来的丈夫莫尔。”



明明看不见脸,却能感受到莫尔的目光在爱蒂尼身上打量着。



爱蒂尼跟艾米丽都感觉到有一股黏腻感像蛇一样在身上滑行。



“放你娘的狗屁,老娘我连男人的手都没牵过,哪里来的签订契约!”



爱蒂尼已经气红了双脸,脸颊红通,像春日的樱花般引人注目。



莫尔一看到爱蒂尼反抗的神色,有点自乱阵脚,嘴里嘀咕着“芙力骗人,这样根本就不帅,还把人吓到了。”



莫尔急忙解释。



“我们的契约是得到了国王跟皇后的祝福的,当初他们为了能得到我的帮忙,就以未来出生的公主嫁给我为代价。只是人类都是出尔反尔之人,他们违背了契约将你送到这里企图逃避代价。”



莫尔脱下帽子,露出可爱的娃娃脸,脸庞上哀怨的眼睛痴痴的看着爱蒂尼。



“我已经找了你好久了。”



爱蒂尼跟艾米丽双目注视,已经在内心开启了对话。



|这男的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不是脑子有问题,可能单身久了性格变态了吧。|



|怎样?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娃娃脸美少年哦,你要嫁给他吗?|



|放屁,我又不是公主,嫁什么嫁!|



|更何况那什么鬼契约又不是我定的,凭什么我要给国王他们背锅!|



|他为什么这么肯定你就是公主?|



|我怎么知道!要不。。。?|



艾米丽清了清嗓子,看见莫尔冰冷的视线停留在自己身上,忍不住不断颤抖的身躯,开口问到。



“爱蒂尼跟我从小到大都生活在贝尼村,村里都有人证明我们只是个平凡的村姑,你怎么这么确定爱蒂尼就是公主?”



“不会是看脸吧!看我貌美如花就想编个故事强抢民女,啊,原来每个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外貌主义。”



爱蒂尼一脸伤心的神色,做作得捂着胸口,眼泪瞬间在眼眶内凝聚,就等一声令下奔涌而出。



“当然不是!”



莫尔匆忙的解释,着急的神色将惨白的娃娃脸染上了一点点红,看起来像刚出门的贵族小孩。



“皇后她为了保护自己女儿,会将一个名为“守护之盾”的国宝项链作为护身符送给自己的女儿!”



艾米丽睁大双眼,她的心跳在不断狂跳。



爱蒂尼注意到艾米丽的异常,但她还是先解决面前的困难。



爱蒂尼解开自己的上领,露出洁白的脖子,像莫尔展示自己并没有佩戴什么项链。



莫尔看到空无一链的脖颈,开始着急起来。



“还有契约,你的手背上有我跟国王签订下的符文!”



而爱蒂尼伸出双手向莫尔展示,还得瑟的伸到他面前,正正反反前前后后让莫尔看的仔细。



纤细的白玉般的手连一丝痕迹都没有。



莫尔绞尽脑汁都想不出来其他方法了。



爱蒂尼单手抱着艾米丽,将她微微颤抖的身体拉进自己,另一只手拉住马的缰绳,居高临下的说。



“等你长大了才来搭讪女孩吧!臭屁孩。”



然后立刻拍马走人。



骂完就跑,真刺激!



————————————————

彩蛋是预告

满载SUGAR
前一段时间金主找我来约的,也了...

前一段时间金主找我来约的,也了解其中的原由,希望各位骑士们保护好她

前一段时间金主找我来约的,也了解其中的原由,希望各位骑士们保护好她

M78阿伟
镜子骑士算不算奥特曼?红莲火焰的祖先是谁?
镜子骑士算不算奥特曼?红莲火焰的祖先是谁?
M78阿伟
镜子骑士算不算奥特曼?红莲火焰的祖先是谁?
镜子骑士算不算奥特曼?红莲火焰的祖先是谁?
六福剪辑
年少有你:不知道你的骑士什么时候会来,但你永远是我的公主
年少有你:不知道你的骑士什么时候会来,但你永远是我的公主
H一y
琴~~ 蒲公英骑士与风~

琴~~

蒲公英骑士与风~

琴~~

蒲公英骑士与风~

闪耀剪辑
雪鹰领主:特效爆炸!少年骑士降妖除魔,正邪之战一触即发
雪鹰领主:特效爆炸!少年骑士降妖除魔,正邪之战一触即发
泰特斯·白杨

看完他的第一场比赛之后,我就可以断定那令人不齿的嗜血和残忍凝固在他那张藏在头盔下的臭脸上,代替了骑士的光荣和耀武成了他的第二张脸皮。

奥尔默·英格拉,我反复咀嚼着这个名字,它在牙缝间作响。这一时让我觉得自己狼狈得像条鬣狗,在咬一块长满蛆虫的僵硬的腐肉。强忍着厌恶与他交手是一种侮辱和酷刑,就像古代的骑士放下身段和奴工斗殴。他挥着那杆斧头叫嚣着要将对手剁碎,显出野兽般的疯狂。势大力沉,可是毫无章法,支撑着他肆无忌惮地胡乱砍杀的不过是一身蛮力和一个虚名。赛场屠夫,锈铜骑士,沸血骑士团的主将,以残忍出名的大骑士,不过是个没有道德的莽夫,因为愚蠢而无所畏惧,用纸钞和无谓的暴力手段堆叠起自......

看完他的第一场比赛之后,我就可以断定那令人不齿的嗜血和残忍凝固在他那张藏在头盔下的臭脸上,代替了骑士的光荣和耀武成了他的第二张脸皮。

奥尔默·英格拉,我反复咀嚼着这个名字,它在牙缝间作响。这一时让我觉得自己狼狈得像条鬣狗,在咬一块长满蛆虫的僵硬的腐肉。强忍着厌恶与他交手是一种侮辱和酷刑,就像古代的骑士放下身段和奴工斗殴。他挥着那杆斧头叫嚣着要将对手剁碎,显出野兽般的疯狂。势大力沉,可是毫无章法,支撑着他肆无忌惮地胡乱砍杀的不过是一身蛮力和一个虚名。赛场屠夫,锈铜骑士,沸血骑士团的主将,以残忍出名的大骑士,不过是个没有道德的莽夫,因为愚蠢而无所畏惧,用纸钞和无谓的暴力手段堆叠起自己的人气——甚至没有与名声相配的实力。抬手送肩将被斧头压住的战矛向他胸口刺去,攻势受阻后收回战矛,撤步蓄势,直到反手挥矛时矛尖的寒芒划出一轮优美的圆弧直逼他面门。上步逼近后右手砸开他由于恐惧而回护得缓慢异常的斧柄,在战矛砸倒他前吐出了只有两人之间才能听见的话语。

要是我把你钉在了地上,英格拉家的少爷,不如来猜猜我的剑和矛哪个会先戳穿你?我可不像你一样只会用卖肉小贩维持生计的工具。

阿初

公主与水手与巫师01

(非典型西幻,具体设定参考一点希腊神话)

(大概是一个公主跋山涉水拯救骑士的故事)


  天快黑了。


  公主裹紧身上的黑色披风,精致的羊皮靴踩上泥泞的林间小路。她小心地避开地上纵横交错的树根和藤条,脚跟走过潮湿的土壤发出咕叽一声响。而公主的披风下摆沾满了泥土和草屑碎叶,如同阳光一般曾被诗人歌颂的金发此时倒像一堆脏兮兮的稻草。


  在夜晚的森林赶路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好在公主终于在天完全黑之前找到了一处可以容身的树洞。树洞里有一股腐败阴暗的味道,公主皱着眉把洞中的甲虫和蜗牛扔到外面的草丛里,然后抱着双膝...

(非典型西幻,具体设定参考一点希腊神话)

(大概是一个公主跋山涉水拯救骑士的故事)

 

  天快黑了。


  公主裹紧身上的黑色披风,精致的羊皮靴踩上泥泞的林间小路。她小心地避开地上纵横交错的树根和藤条,脚跟走过潮湿的土壤发出咕叽一声响。而公主的披风下摆沾满了泥土和草屑碎叶,如同阳光一般曾被诗人歌颂的金发此时倒像一堆脏兮兮的稻草。


  在夜晚的森林赶路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好在公主终于在天完全黑之前找到了一处可以容身的树洞。树洞里有一股腐败阴暗的味道,公主皱着眉把洞中的甲虫和蜗牛扔到外面的草丛里,然后抱着双膝坐下。


  一个月前,她还居住在富丽堂皇宫殿中,拥有一百名侍女,最朴素的一条裙子都用金丝银线绣上了三十三颗珍珠。


  公主打开包袱,拿出一颗小小的夜明珠和一本书。那本书里夹了一叠信件,公主打开最上面的一封信,用夜明珠照着一字一句地看过去。

 

“尊敬的公主殿下,


  我是来自圣殿骑士团的一名骑士。我冒昧写这封信给您,想向您表达我对您不能稍减的倾慕之心。


  现在是凌晨。骑士团的烛火已经全部熄灭,我的同伴也已经沉沉睡去。今天是我认识您的第二十四天,二十四天之前,我在神殿外围值守,只是众多守卫神殿的骑士中微不足道的一个。您为新生儿赐福的身影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心上。这些天来,我总是在同伴沉睡后一个人来到神殿的后山——那里可以隐约看到皇宫的尖顶。我总是忍不住去想,公主此刻会不会同样睡不着,站在开满蔷薇花的庭院里,抬头看着如水的月色呢?


  我想我爱上了您,公主殿下。以神明的名义起誓,我绝没有说半句假话。我想将我的一切都奉献给您,想将世界上最珍贵的珠宝都捧到您的面前。我想永远陪在您的身边,向您证明我的忠诚。

                                                                                     您最忠实的仆人”


泰特斯·白杨

我第一次踏上那个光鲜靓丽的竞技场时披挂着崭新的盔甲,肩扛战矛,漫不经心地对观众席上的粉丝点头致意。可看到她时,那种因受到追捧而产生的虚荣和为自己的武技感到荣耀的心情就没有那么令人感觉良好了。我并非从未关注过这个同样被媒体大肆宣传的对手,可那是在我竞技生涯正如日中天的时候。仅凭左手就打破多人围猎局面的战绩被锋盔宣传成了能使任何一名赛场新星大热的卖点。我自负是锋盔骑士团年轻而善战的主将,只期望在她身上洗刷同样出自临光家的鞭刃骑士给自己留下的耻辱,而从未考虑战败的可能。直到她像征战骑士一样盾牌持在身侧,手托锤柄使锤头靠在肩上。我才再次意识到那头金黄的长发彰显着非凡的血统,她是战争天马,是卫国英雄的后...

我第一次踏上那个光鲜靓丽的竞技场时披挂着崭新的盔甲,肩扛战矛,漫不经心地对观众席上的粉丝点头致意。可看到她时,那种因受到追捧而产生的虚荣和为自己的武技感到荣耀的心情就没有那么令人感觉良好了。我并非从未关注过这个同样被媒体大肆宣传的对手,可那是在我竞技生涯正如日中天的时候。仅凭左手就打破多人围猎局面的战绩被锋盔宣传成了能使任何一名赛场新星大热的卖点。我自负是锋盔骑士团年轻而善战的主将,只期望在她身上洗刷同样出自临光家的鞭刃骑士给自己留下的耻辱,而从未考虑战败的可能。直到她像征战骑士一样盾牌持在身侧,手托锤柄使锤头靠在肩上。我才再次意识到那头金黄的长发彰显着非凡的血统,她是战争天马,是卫国英雄的后裔。她没有左顾右盼,她目中无人,她听不见几乎全场的观众都在为自己或者对手欢呼,只是沉静地直视着我的眼睛。视线相交的瞬间,我在她的眼里看见了她所代表的那个时代发出的决斗邀请,那种充满战意的意气风发的眼神是永远不会随时间消逝的。她在将来或许是能承担起家族重担的真正的骑士,可此刻她必须败在我手下。我跨过她,是胜者跨过败者,而她将获得亲自向我阐述骑士一词含义的殊荣。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