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骑拉帝纳

10840浏览    47参与
ξ(•_•)

【待授翻】The Merchant of the Distortion World/反转世界的商人

原作者:MidnightOrSomething


注:本文对游戏主角存在模糊化处理,即性别不明(x)

没有CP

 译者平常很少接触宝圈文学,所以可能有很多错译

感觉不做点饭都不好意思对外说我是望罗厨


于人类而言,反转世界可能比现实要糟糕得多。这里有树木与植被,虽然它们长得很怪,这里也有非常值得欣赏的惊人美景。不过这里并不可怕,也许可能还有点无聊。以及,在这个维度起码还有一位非常礼貌善良的神作伴。至少望罗是这么看待它的,他不会觉得自己的命运永远跟骑拉帝纳绑定在一起。


望罗很久以前就想好了:这件事最好还是往好了...

原作者:MidnightOrSomething

 

注:本文对游戏主角存在模糊化处理,即性别不明(x)

没有CP

 译者平常很少接触宝圈文学,所以可能有很多错译

感觉不做点饭都不好意思对外说我是望罗厨

 

于人类而言,反转世界可能比现实要糟糕得多。这里有树木与植被,虽然它们长得很怪,这里也有非常值得欣赏的惊人美景。不过这里并不可怕,也许可能还有点无聊。以及,在这个维度起码还有一位非常礼貌善良的神作伴。至少望罗是这么看待它的,他不会觉得自己的命运永远跟骑拉帝纳绑定在一起。

 

望罗很久以前就想好了:这件事最好还是往好了想。这本该是一种诅咒,但若是从合适的角度来看,这整个烂摊子还是挺不错的。以及长生不老,这对他来说是个加分项。因为等他哪天找到机会回到正常世界,他认识的所有人都可能已经过世了。至少他还可以说自己终于引起了阿尔宙斯的注意。在他看来这就算是赢得了一场小小的战斗。此外,他还拥有世界上最好的、也是唯一的货源,而且,由于有时会无聊,他还掌握了世界上最好的导游业务。他曾想过这些服务会不会哪天派上用场,答案是否定的。不过,每当骑拉帝纳想自己待着的时候,这也不失为一种自娱自乐的好办法。

 

在望罗看来,这是反转世界里相对正常的一天,他非常肯定现实的架构正在被摧毁。没错,当宇宙濒临毁灭之时,这里到处都在形成裂缝,但在此之前,他得说这是个非常好的一天。虽然望罗不觉得骑拉帝纳会去解决这个问题。但考虑到鬼龙曾多次提醒他毁灭世界是个可怕的主意,那么骑拉帝纳出去处理这个烂摊子什么的,这并不会让他感到意外。但真正令他意外的是,他们是必须收拾这个烂摊子的人。望罗过了很久才与鬼龙达成一致,即尝试创造一个新世界,引起阿尔宙斯的注意是个坏主意,但他对他们很快就能对自己犯下的错误释怀什么的表示怀疑。不过看到骑拉帝纳把一些人带回反转世界,望罗当然是很意外的。

 

这可能是几十年来他第一次不得不与人类交流,尽管他做出深呼吸,像无聊时一样站在特定的地方,一时间,望罗还是会感到焦虑。这里靠近反转世界的入口,所以这位置很不错,可以见到那群人并与他们会面。

 

但这些人并不是望罗在反转世界中想见到的人。有一个长得很像星月,从外表上来看,他好像也是银河队的一员,但他的内心似乎比星月更为死寂。有个小孩就像是调查队里那个孩子的缩小版,他过了一会儿才意识到,正是毁掉他计划的那个孩子。他有点难过,因为几年后这孩子会被按时送到过去,不过他觉得这是过去的望罗所要面对的问题。最后一个人是他最不喜欢的。这女人像是吾思与他长相上的结合体。于他而言,这有点让人不安,但他打算不在这方面纠结,因为她可能是吾思的后代什么的,某些家族性状确实很强大,所以这算不上什么不寻常的事情。

 

“今天是什么风把你们吹到反转世界来的?我怀疑这是为了好玩,虽然我也没资格去评判这是不是我的计划。我们这里游客不多,所以我有点好奇你们为什么会来这里,”望罗用他最友好的声音问道。看到所有来访者脸上惊讶的表情,他忍不住微微一笑。不过他得承认,这可能是近乎于微笑的表情,因为这是他不知道多久以来(也许阿尔宙斯知道)第一次和人类说话,久到其中一张盯着他的脸就是他自己的镜像。“来吧。我又不会伤害你们。另外,如果你们不磨蹭的话,我会给你们来点限时优惠货物。”

 

望罗不去想他有多想念与骑拉帝纳或他的宝可梦以外的生命交谈,但当那孩子回答他时,他不禁笑得更开心了。“那么你说的是什么货物?”孩子脸上的表情进一步向他证明,这孩子和调查团的成员是同一个人。当“星月”对那孩子瞪了一眼,或者尽可能地瞪了一眼时,他忍不住笑出声来。

 

“嗯,我有很多哦。一些全满药和活力块。你能想到的,我可能都有。”那孩子的表情让他感到有点内疚,因为他知道几年后这孩子会遭遇什么,不过他现在打算欣赏这孩子的笑容,这在他的过去与他们的未来都很罕见。

 

就在那孩子又要开口的时候,女人低声打断他们,她的声音太小了,望罗听不清。“我想把发生的事情告诉这个人并不妥。我对他有种不祥的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你要知道,朝着站在你面前的人说这种话可是非常失礼的。我可能是老了,但我的听力还在哦。”

 

“拜托,我猜你比冠军小不了几岁吧。”男人嘲笑道。这使得望罗决定整整这个小队。这是个好主意吗,大概率不是。不过可以给他带来一点乐趣,这一直是他喜欢的,尤其是现在他真的可以给人整活。

 

“好吧,谁说的?也许是,也许不是。时间确实有点奇怪。我在这里待了这么久,我可能在你那个时代还没出生,或者我应该已经死了几个世纪。这真的很难说。”望罗不知道这群人是否发现了他在耍他们,因为那孩子没有注意到,而很像吾思的女人,似乎已经受够了他,以及那个让他感觉不到生气的男人。

 

然后,望罗注意到几人的表情变成了震惊和恐惧。考虑到在这个维度中只有另一个存在,他只能假设他的虚张声势被骑拉帝纳打断。“拜托。难道我就不能找点乐子吗?你很清楚吧,因为我所有的把戏你都见过,所以我已经好多年没有机会去惹人了。”

 

望罗转过身来的时候,他看得出骑拉帝纳刚刚翻完白眼。他转回去,选择忽略鬼龙对他的问候。很快他就面临另一个截然不同的问题,那就是面前的几人都很困惑,可能还有点害怕。他知道,要解释他是如何在反转世界中走向末路的是件痛苦的事情。他可以随口撒个谎来搪塞过去,但他不能用谎言来解释他和骑拉帝纳的小联系,因为神兽会立即指责他说谎,也可能会让他解释他是怎么差点毁掉世界的,但一个少年将他击败,所以世界依旧美好。

 

“原来是你终结了我的完美世界计划。”望罗说不好阿尔宙斯是否会降下更多惩戒,还是说一个小小的奇迹刚好获赠于他。不管怎样,至少他现在不需要解释跟骑拉帝纳是什么关系了。

 

“所以你们才来到此地,不是吗?”望罗微笑着回答。“我觉得你们两个没有参与。不过我必须得问问,银河队的老朋友是怎么个毁灭世界法。”

 

“他妄图滥用红色锁链的力量来控制时空之神,撕裂宇宙。”女人回答。

 

那红色锁链是两年前为了平息事态而制造,阿尔宙斯宁可眼睁睁地看着世界被焚尽,让一个无辜的孩子承担责任,也不愿亲自解决问题。想到这里,望罗不由得笑了笑。“真是个低级错误。我还以为红色锁链易碎属于通识,如果它们两个横冲直撞的话。不过我猜阿骑在你来得及动手前就阻止了你。”望罗不打算将即将出现的畸变告知他们,等到时机合适,他们可能会自行发现问题。听到他竟用昵称称呼自己,骑拉帝纳发出低鸣,感觉有被冒犯到,望罗的心情倒是好起来了。“好了,既然我想知道的都已经清楚了,那我也该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望罗,来自洗翠——对你们来说已经是被遗忘的久远过去了——的遗民,也是古代神奥人最后幸存下来的后代之一。”

 

女人困惑的神情随即转为愤怒与厌恶。他懒得加以掩饰,就这么把一切剖开。这女人是吾思的后人——他的功绩还尚未被遗忘,这在某种程度上既是诅咒,也是祝福,就如他与骑拉帝纳的关系一般。“很高兴了解到我还没被世界完全忘记。世界上大多数人心里只有银河队近期的壮举。”望罗说。

 

“你差点毁掉整个宇宙,却只在乎别人是否还记得你。”女人厉声说。

 

“没错,不过考虑到你的存在,我想我们都知道答案是否定的。你有没有想过,我希望被世人所铭记,这样他们才不会与我多年前那般做出同样的选择,不过显然他们并不记得。也许在这里待了这么多年,被迫面对我所作所为所导致的后果,让我有了些常识:不要试图去毁灭世界,因为背后有个家伙是不会让我忘记的。“即使是对望罗来说,这话也言重了,但他一直在忍,阿尔宙斯知道他忍了多久。他的内心其实是希望能对着神,而不是站在他面前的女人大喊大叫,尽管她是他多年来被逼到崩溃的最后一根稻草。之前没吼那个男人大概属于奇迹,因为他们的行为实在是太像了。

 

身后传来骑拉帝纳微小的声音。他没心思去深究那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决定今天他才该是喜怒无常的那个。要是骑拉帝纳真的有话要说,可以直接进行意识层面的交互,就像以前无数次那样。待望罗准备走掉时,一只手抓住他的胳膊。

 

“你说过,如果我们向你提供信息,你就会与我们做交易,现在还算数吗?“又是那孩子,他永远也搞不懂,但在他看来,这孩子过于善良,这对他们没什么好处。

 

望罗叹了口气,转向那孩子。这是他能为他们做的最起码的事,因为他心里清楚这孩子几年后可能会遭遇什么。“当然可以,你想买什么?”

 

小孩得意的笑容立马就让他明白这孩子在计划什么。他一直记得那种表情,尽管现在已经对此很是生疏,他还是可以看出这孩子在盘算着什么。“当然是离开这里的情报。”

 

“我怀疑他根本就不知道。否则他早就能离开这里。”那孩子说完后,女人说。

 

“你让我好受伤啊。我当然知道出去的路。我被困在这里的原因很特殊,也很简单。”望罗对那孩子露出同样得意的笑容。他注意到男人已经开始走神了,断定他现在也许是受够了人类,这可真是件憾事。望罗很想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那么,离开这里需要多少筹码?”孩子问。

 

望罗轻轻“唔”了一声,思考片刻。“我想说,鉴于这是非常有价值的消息,要价一般会特别高。但既然你人这么好,我就免费告诉你吧。不过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那孩子问。

 

“等你见到阿尔宙斯的时候,你要替我打败它。”望罗说。他知道这样蠢爆了,但他就喜欢这么想,也许在过去,阿尔宙斯确实会因为他此时此刻的交易被暴揍一顿。他喜欢将其视为这是独属于他自己的小小报复,或是一个小小提醒——让他长身不老真的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在它选中的人刚好逛到他家前院的时候。

 

孩子笑了一会儿。“等到什么时候?你确定不应该是‘如果’吗?“

 

“我可以非常肯定地向你保证,会有那么一天的。没人教过你不要质疑你的长辈吗?你要知道,这可是相当没礼貌哦。“望罗努力憋着笑调戏道。女人看上去似乎已经受够了,像是想把望罗推下去摔死一样。不过在他眼里,跟那孩子开玩笑是件更有意义的事。他觉得这一幕都有些复古。如果他记忆没出问题的话,在过去,有一个非常相似的孩子,还有吾思,那时他们不在反转世界,骑拉帝纳也不在。

 

“来,既然交易已经达成,我现在得让你们两个离开这里。“那孩子点点头,跟在望罗后面。望罗谨慎地迈着大步走在前方,不过他尽量不让自己走得太快,主要是为了确保那孩子能轻松跟上。每当那孩子和那女人想看看反转世界的一些景观时,望罗就会时不时停下,讲解一些历史与此地大致的形成过程。为此他在心里默默感谢骑拉帝纳给他讲过所有他不曾知晓的秘辛。神兽紧跟在他们三个后面,偶尔会离开去看看那男人。他敢肯定它在用喉咙里轻微的隆隆声来表达无声的谢意,不过他打算暂时不提这个问题,以后他俩有的是时间。但他很喜欢带着这两人四处参观,有时会觉得女人并不是全天候都在用眼刀刮他,而是很喜欢他的解说,以及这个维度的架构是怎么与骑拉帝纳的神话相关联什么的。他得承认,年轻时候的自己也会很感兴趣。

 

虽然知道这段路不长,但等他们来到涌泉之路的入口时,他才真切地意识到他们的旅程已经结束了。“我们到了。沿着前面的路走,你们就能回到原来的世界。“他用眼角的余光看到骑拉帝纳正准备挡住传送门。当然了,骑拉帝纳想测试那孩子的能力,起码他得谢谢它没强迫他对上那孩子,他不想又挨一顿扁。

 

望罗转向那孩子。“看来它想在你们离开之前考验你。“

 

“什么意思?“

 

女人叹息道,“骑拉帝纳想与你战斗,考察你的能力。不过,我想如果你输掉的话,他们应该不会强迫我们留下来吧?“

 

“嗯,骑拉帝纳只是想看看你的本事。如果输了,它不会强行把你留下,但我不觉得你会输。你似乎不难解决它。“望罗回答女人的问题。当他说会赢的时候,那孩子朝他笑起来,这让他的嘴边也勾起了温柔的弧度。他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很想念那些人,还是这孩子成功成为他的软肋之一。虽然最开始的时候他并不喜欢,还想毁了他们。他有点希望自己能回到过去,为自己对他们做过的那些事向那孩子道歉。

 

望罗站在一边,那孩子前去与骑拉帝纳战斗。就像多年前面对他和骑拉帝纳时一样自信,那一刻,他知道那孩子会赢。多年前那孩子轻松地战胜了他与两种形态的骑拉帝纳,现在看到那与彼时一模一样的眼神,他便明白,这次那孩子依然会轻松地完成这次挑战。这可能是他平生所见过的最有趣的战斗之一。看到那孩子成功击败并捕捉了骑拉帝纳时,他不禁笑了笑。他向那孩子挥手告别,看着两人离开扭曲世界,回到涌泉之路。他笑着目视传送门关闭,心里明白那孩子将来无论做什么都会很成功。他在传送门附近坐下,等待骑拉帝纳回归。可能要等几分钟,或者几个世纪。但他知道它最后一定会回来。

 

 

 

 


圭

第一次见到望罗放出骑拉帝纳的时候。


虽然他一脸反派鬼畜自以为很凶残的样子。


他以为我会怕他怕骑拉帝纳。


然后我内心的想法是:妈耶我终于见到骑拉帝纳了!他马上是我的了!!!!


至于望罗,你刚刚说啥我没听清楚诶~


然而骑拉帝纳真的好难打啊,基本就是两条命啊,也太猥琐了吧!但是立志收服骑拉帝纳的我这点挫折不算啥!立马去换了时空双神。然后大师兄垫后。一次通关!


之后就迅速屁颠屁颠的去完成主线任务收骑拉帝纳去!🙏大师兄!你真的太可靠了!


第一次见到望罗放出骑拉帝纳的时候。


虽然他一脸反派鬼畜自以为很凶残的样子。


他以为我会怕他怕骑拉帝纳。


然后我内心的想法是:妈耶我终于见到骑拉帝纳了!他马上是我的了!!!!


至于望罗,你刚刚说啥我没听清楚诶~



然而骑拉帝纳真的好难打啊,基本就是两条命啊,也太猥琐了吧!但是立志收服骑拉帝纳的我这点挫折不算啥!立马去换了时空双神。然后大师兄垫后。一次通关!


之后就迅速屁颠屁颠的去完成主线任务收骑拉帝纳去!🙏大师兄!你真的太可靠了!



失声痛哭

因 为 脾 气 暴 戾 被 放 逐

因 为 脾 气 暴 戾 被 放 逐

咔三
【宝可梦拟人/宙骑向】不管是讨...

【宝可梦拟人/宙骑向】不管是讨厌的还是喜欢的,全都是你。

我真的好喜欢对立方那种不喜欢又离不开对方的感觉(满地打滚)

其实本来打算再画一张连着的,但想想也没时间,还直接画便服了(瘫)

注:我流的黑眼白宝可梦只会在心情复杂的时候出现黑色眼白,其余正常

(绘图有参考)

【宝可梦拟人/宙骑向】不管是讨厌的还是喜欢的,全都是你。

我真的好喜欢对立方那种不喜欢又离不开对方的感觉(满地打滚)

其实本来打算再画一张连着的,但想想也没时间,还直接画便服了(瘫)

注:我流的黑眼白宝可梦只会在心情复杂的时候出现黑色眼白,其余正常

(绘图有参考)

咔三
【宝可梦拟人】虽然但是我真的好...

【宝可梦拟人】虽然但是我真的好喜欢这两个的组合,虽然有点那啥但不妨碍我画祂俩贴贴呜呜呜

贴贴就是坠吊的

宙骑香香🥲


(绘画有参考)


【宝可梦拟人】虽然但是我真的好喜欢这两个的组合,虽然有点那啥但不妨碍我画祂俩贴贴呜呜呜

贴贴就是坠吊的

宙骑香香🥲




(绘画有参考)




脱字
宝可梦拟人有,放张图提醒自己还...

宝可梦拟人有,放张图提醒自己还有坑没填。


赠礼解锁某神线稿(伪)图。


正片上了再看要不要删了,已经决定画得潦草些了,但依旧是有生之年系列。

手机免费软体也就那样。

宝可梦拟人有,放张图提醒自己还有坑没填。


赠礼解锁某神线稿(伪)图。


正片上了再看要不要删了,已经决定画得潦草些了,但依旧是有生之年系列。

手机免费软体也就那样。

咔三
【宝可梦/拟人】初投稿,画了我...

【宝可梦/拟人】初投稿,画了我老婆的拟人,好耶

【宝可梦/拟人】初投稿,画了我老婆的拟人,好耶

俯首甘为弱智受
是自己的LA人物和喜欢的宝宝,...

是自己的LA人物和喜欢的宝宝,,,

是自己的LA人物和喜欢的宝宝,,,

脱字

我的鬼龙啊TTTT

一只宝可梦怎么会这么好看

我的鬼龙啊TTTT

一只宝可梦怎么会这么好看

紅茶
野营 主线也打完了 图鉴也全1...

野营 

主线也打完了 图鉴也全10了 队员等级也满天星了 闪也刷了一箱了 骑拉帝纳也100级了✧⁺⸜(●˙▾˙●)⸝⁺✧ 

有点玩累了呢 还剩一堆只身道支线不太想动

野营 

主线也打完了 图鉴也全10了 队员等级也满天星了 闪也刷了一箱了 骑拉帝纳也100级了✧⁺⸜(●˙▾˙●)⸝⁺✧ 

有点玩累了呢 还剩一堆只身道支线不太想动

脱字

P2鬼龙放大镜(?

他好可爱。

P2鬼龙放大镜(?

他好可爱。

栗子炒海濑

还是沉迷于羊驼丰满身体的推主hhhh

原推作者@iceground

还是沉迷于羊驼丰满身体的推主hhhh

原推作者@iceground

五万亿
摸摸鬼龙,它好可爱

摸摸鬼龙,它好可爱

摸摸鬼龙,它好可爱

whispers-细语
姑且算是完成版吧。 纪念阿尔宙...

姑且算是完成版吧。

纪念阿尔宙斯的二周目boss组


“将其打倒吧!基拉帝纳!”

姑且算是完成版吧。

纪念阿尔宙斯的二周目boss组


“将其打倒吧!基拉帝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