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骚雪

300浏览    7参与
櫻语

與小朋友的日常

*有騷雪出沒

*小霜霜未成年!!!(應該(?)

*寧叔有前女友設定

「寧叔,我們來看你了」慕容寧剛打開玄關大門,就見自家姪子不情不願地說著,手裡還拿著蛋糕,大家知道慕容寧不喜甜食,所以只準備小小的盒子裝著。

「寧,我今天有好好帶小勝雪來喔」莫離騷一隻手壓著慕容勝雪的頭防止他逃跑,一邊從小一起長大的髮小打招呼。

「勝雪,離騷你們怎麼過來了,我不是有跟家裡說我過兩天就回去了嗎?」慕容寧對他們的到來有點驚訝,卻沒有任何不滿招待他們進屋後,偷偷瞄了一眼關好的臥室門。

「寧叔回家也只是跟我們吃個飯又要回來了吧?都不常跟我們講話了,以免被問東問西的」慕容勝雪坐在沙發上面無表情地看著慕容寧。...

*有騷雪出沒

*小霜霜未成年!!!(應該(?)

*寧叔有前女友設定

「寧叔,我們來看你了」慕容寧剛打開玄關大門,就見自家姪子不情不願地說著,手裡還拿著蛋糕,大家知道慕容寧不喜甜食,所以只準備小小的盒子裝著。

「寧,我今天有好好帶小勝雪來喔」莫離騷一隻手壓著慕容勝雪的頭防止他逃跑,一邊從小一起長大的髮小打招呼。

「勝雪,離騷你們怎麼過來了,我不是有跟家裡說我過兩天就回去了嗎?」慕容寧對他們的到來有點驚訝,卻沒有任何不滿招待他們進屋後,偷偷瞄了一眼關好的臥室門。

「寧叔回家也只是跟我們吃個飯又要回來了吧?都不常跟我們講話了,以免被問東問西的」慕容勝雪坐在沙發上面無表情地看著慕容寧。

「勝雪阿,如果沒有大哥跟九姐一直在問有沒有對象,那寧叔我會更常回去主宅的」慕容寧不輕不重的嘆了口氣。

「寧,師傅也只是關心你而已,畢竟你都已經45歲了,連個女朋友都沒有那怎麼辦?」莫離騷默默地給自己泡上一壺茶,平平淡淡地說到。

「離騷,我都不擔心了,你們就別替我擔心了吧」慕容寧沒有把慕容煙雨的話放在心上。

「寧…」

「反倒是你,要怎麼跟大哥說你拐走了慕容家唯一的獨苗」慕容寧將原本的話題繞過,一臉和善地看著坐在沙發上的兩個人,他姪子還很適時地轉過頭去。

「寧我勸你善良,我跟小勝雪的事情當然會處理好的,只不過不是現在。」莫離騷一隻手搭在小孩的手上看似安撫實則摸偷。

「你我不管,勝雪也已經是大人了我也管不著,你倆自己看著辦吧,別到時候還要來找我哭鼻子」慕容寧也不是沒有看到莫離騷對慕容勝雪的付出,雖然在追求的過程是真的很想把莫離騷這個從小一起長大的髮小揍一頓,但勝雪都不追究了,做叔叔的還有什麼理由呢?

雖然自己也不是最麻煩的那一個,想到主宅還有一個口吐芬芳的白髮老人,不禁擔心起知道這件事情心臟承不承受得住了。

「你們今天留下來吃飯吧」慕容寧挽起袖子走向廚房。

「寧叔我來幫你吧」慕容勝雪也去幫忙就剩莫離騷還坐在發沙發上閉目養神。

喀哒

細微的聲響沒有逃過莫離騷的耳朵,可能是門被打開的聲音。

「寧,你開始養寵物了?」莫離騷有些疑惑的問,在一旁廚房裡忙碌的慕容寧。

「嗯?是阿,最近是養了些東西。」(養了個可愛的小寶貝)想到這裡,不容寧嘴角不禁露出了微笑。

「嗯?寧叔你不是挺忙得嗎?,怎麼還有時間養寵物?不會又丟給終點工去做了吧?」慕容勝雪感到很驚訝,自己的叔叔回主動養寵物。

「這次我可是很用心地在養呢,還做了很多資料蒐集」(雖然都是兒童教材)慕容寧好像沒有察覺愉悅的表情浮現在臉上,讓慕容勝雪有種再問會遭殃的錯覺,很識趣地結束了這個話題。

愉快的結束了小小的家庭聚餐,莫離騷便帶著小朋友回家了。

「凌霜,睡醒了嗎?」慕容寧關起玄關的大門便轉頭看著臥室的方向,有個小小的身影探出身來點了點頭,隨後東張西望的確定沒有別人了,才向慕容寧的方向跑去。

「凌霜,你餓了嗎?剛剛寧叔沒有叫醒你,是因為寧叔的家人來訪,怕你會害怕」慕容寧輕輕彎下腰,抱起跑到腳邊的小人兒。

「丁凌霜,不害怕」丁凌霜坐在他的手掌上,雖然語氣堅定地說著不害怕,但小小的手還是緊緊抓著慕容寧的衣服不放。

「凌霜,不用害怕,寧叔的家人都很好的,以後見到了寧叔會叮囑他們別把你嚇著了,可是要好好相處喔」慕容寧將丁凌霜帶到餐桌上,隨後又從一旁的櫃子裡拿出了小小餐具。

「凌霜要不要嘗嘗蛋糕?寧書不常吃這種甜的東西,不知道你喜不喜歡」慕容寧打開了小小的蛋糕盒,裡面果不其然裝著生日蛋糕的字樣精緻甜品。

「凌霜要不要嘗嘗蛋糕?寧書不常吃這種甜的東西,不知道你喜不喜歡」慕容寧打開了小小的蛋糕盒,裡面果不其然裝著生日蛋糕的字樣精緻甜品。

慕容寧將叉子切了一小角給丁凌霜,丁凌霜從沒有看過蛋糕這個東西,有些好奇地咬了一口,雖然沒有太大的表情,但眼睛卻睜得大大的把好吃兩個字表現的淋漓盡致。

結束愉快地餵食,慕容寧便去了淋浴間早去了。

「寧叔...」一走出淋浴間就看見丁凌霜有些緊張的看著慕容寧。

「嗯?」

「寧叔今天過生日...」丁凌霜用軟綿綿的語氣說著這件事情,有些洩氣的趴在床上。

「凌霜怎麼了呀?垂頭喪氣的」慕容寧有些不解床上的小朋友又發生什麼事情了。

「生辰日,很重要,丁凌霜,沒準備」丁凌霜拿小被子把自己包成了球,悶悶地說著。

慕容寧瞥見自己放在一旁的手機,搜索欄上的【生日快樂的意思】便想通了小孩子那一點心思。

「凌霜,生日是每個人一出生就確定的事情,其實可大可小,寧叔不用收到生日禮物,也可以很開心的」慕容寧將『那顆球』捧起來哄哄。

「可是我不知道有沒有...」經過丁凌霜這麼一提醒,慕容寧不禁沉默了一會兒。

--------------------------

一年前,在丁凌霜還只是個不會動的玩偶時,慕容寧原本有一個交往三年的女朋友,而丁凌霜是他買給前女友的禮物,而禮物還沒送出去,這段長達三年的戀情卻以失敗告終了。

而慕容寧也沒有時間傷心,便專心將思緒投入了工作當中,當作禮物的娃娃丁凌霜也就被放置在家中。

起初娃娃移動了位置,只以為終點工忘了將娃娃放回去也沒做多想,直到有一天回到家,發現沙方上有一團小小的棉被動了動,掀開被子才發現一個小小的精製的人偶閉著眼像是睡著了般。

慕容寧不禁感嘆市面上的商品越做越精緻並戳了戳人偶的臉頰,被打擾的人偶皺了皺眉,掙扎了一會兒才迷迷糊糊地起身。

這個舉動當場讓慕容寧愣住了,剛起床的丁凌霜揉了揉眼睛,看到呆住的慕容寧這才完全清醒了過來。

-------------

想到這裡想到這裡,慕容寧不禁笑出聲,讓丁凌霜反應不過來。

(我講了什麼嗎?)丁凌霜很困惑。

「傻凌霜,你忘記了嗎?你第一次被寧叔發現的時候,那天也是寧叔的生日啊」慕容寧揉了揉他的頭,想想這個巧合也真是命中註定般的事情。

「恩....」丁凌霜想了想好像是這個樣子沒有錯(所以....很早就把自己當生日禮物送給寧叔了嗎?可是...自己很小一隻也不能給寧叔幫上什麼忙,而且也沒有蛋糕這麼好吃...)

「凌霜,又在想什麼呀?」看到手上的小小人偶皺著眉又不知道在思考什麼大事情去了。

「丁凌霜,不能吃」思考了一輪後,丁凌霜很認真地對慕容寧說。

「哈~不是只有蛋糕可以當生日禮物,任何事情都可以的」慕容寧有時候真的很佩服丁凌霜的腦迴路,雖然丁凌霜很認真的學習知識,但總是會有自己一套神奇理論,總是會讓慕容寧又哭又笑的。

「任何事情?」丁凌霜不解地問,他知道慕容寧一定會告訴他。

「是啊,一個貼心的舉動,一件歡樂的驚喜都是給過生日的祝福喔,」慕容寧一邊解釋一邊將丁凌霜放到他專屬的小床上,幫他蓋上被子。

「寧叔」丁凌霜叫住了準備離開的慕容寧。

「嗯?還有什麼要跟寧叔說的嗎?」慕容寧湊過去聽他想說什麼。

啾,臉頰被偷親了。

慕容寧有些驚訝地看著丁凌霜,可後者一點無辜地看著他。

(寧叔為什麼要這樣看我?我做的不對嗎?)

「喔,寧叔收到你的生日禮物了,凌霜早點睡吧」慕容寧幫他蓋好被子以後,便拿走他的手機替他關上了燈。

慕容寧處理完公司的事務後,回到臥室裡丁凌霜已經睡得香甜,慕容寧看了看他的手機無奈地笑了笑,便上床休息了。

手機的分頁標題寫著:【如何在伴侶生日時讓他開心的十五件小事】

下水道大头鱼
一年前画的 我在光三对主食cp...

一年前画的 我在光三对主食cp 都好凉

不敢打角色tag 惜命

一年前画的 我在光三对主食cp 都好凉

不敢打角色tag 惜命

下水道大头鱼

磕到了 我饱了 超随便


“你想跟誰呆一起?大师兄还是跟俏如来”

“我不要!!都拿走Σ(`‐ェ‐´)”

磕到了 我饱了 超随便



“你想跟誰呆一起?大师兄还是跟俏如来”

“我不要!!都拿走Σ(`‐ェ‐´)”

夏君燁

【金光|離雪】3

※現代paro向,生子向


=============================


#3


從兩人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冷秋顏跟慕容勝雪彼此互看不順眼,談話時看起來和氣融融,實則暗潮洶湧,誰也不讓誰,只因為立場的不同。不過那時候慕容勝雪已經覺得冷秋顏的臉很熟悉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也沒聯想到他們之間有聯繫。


現在見面還是你一句我一句感覺劍拔弩張,但現在只是單純的鬥嘴,講得越兇,也不過是說明他們感情越好而已。


畢竟已經有了共同的立場,那就是慕容家。


所以慕容勝雪一拜託,再怎麼難插手的事情,冷秋顏都會全力以赴幫他弄到手。


「不過啊,依照慕容家的實力要知道別...

※現代paro向,生子向




=============================


#3


從兩人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冷秋顏跟慕容勝雪彼此互看不順眼,談話時看起來和氣融融,實則暗潮洶湧,誰也不讓誰,只因為立場的不同。不過那時候慕容勝雪已經覺得冷秋顏的臉很熟悉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也沒聯想到他們之間有聯繫。


現在見面還是你一句我一句感覺劍拔弩張,但現在只是單純的鬥嘴,講得越兇,也不過是說明他們感情越好而已。


畢竟已經有了共同的立場,那就是慕容家。


所以慕容勝雪一拜託,再怎麼難插手的事情,冷秋顏都會全力以赴幫他弄到手。


「不過啊,依照慕容家的實力要知道別的地區的資訊應該不會比鬼市來的少,怎麼會想到要請我幫忙?」冷秋顏拿出了一台手機放到對著自己伸出的手掌,挖了一口蛋糕放進嘴裡一面提出疑惑。


慕容勝雪點開螢幕顯示的正是自己要的訊息,但越是看得多眉頭越是緊皺,他心事重重地放下了機子。


然後對於提問,他不打算回答。


冷秋顏知道問了也是白問所以他端起又加點送來的奶霜蛋糕吃了起來,看他不斷把蛋糕送進嘴裡慕容勝雪忍不住皺起眉頭,一股香醇濃郁的奶香讓他的胃液開始翻滾,甚至噁心想吐,他讓自己鎮定下來別一直想吐的事情,努力吞嚥著口水。


「喔呼,你臉色看起來很不好?」


「你從一進門就吃了不少甜食,我反而才要問你的胃好不好了。」即使想要掩飾自己的不適仍然還是被眼尖的冷秋顏注意到,慕容勝雪輕咳了幾聲移轉話題。「不夜長河的待遇要是不好就回來天劍集團吧!很多部門都很適合你,而且依你的能力有也不會有人在背後說閒話。」


原本想要開玩笑帶過這些話卻又看見慕容勝雪那不像是說笑的態度,冷秋顏只能回以一個笑。「也許我身體裡面就是有一點被虐體質,我家主管要是不讓我煩惱我才困擾,反正一直以來都這麼過,早就習慣了。」


「那你活該做到死。」


「喔呼,好說、好說。」


慕容勝雪又是一個冷哼把已經待機的螢幕點開繼續看。在慕容邸裡幾乎都沒有與自己年齡相近的孩子,好不容易多了一個弟弟了,結果那個弟弟也只是偶爾才會回來一趟,要說不失落,絕對是騙人的。


不過這位弟弟當初約定過雖然不會真的回來住,但是會來慕容邸見見家人,而他也說到做到,上次比賽釣魚的時候還把多贏的一條魚往慕容勝雪臉上砸。


雖然只是一場比賽,慕容勝雪發誓下次一定會討回來。


「有看出什麼結論嗎?」


「一個字,亂。」


「喔呼,關於這點,你在巧木宮的時候不是早就知道了嗎?畢竟之前的老爺總是把人往那裡送。」說好聽是送,講白了就是賣。人口販賣可以說是巧木宮當初龐大的資金來源之一。


「你說我在哪裡?」


「在巧木......」


「在、哪、裡?」


「在天劍集團裡聽過巧木宮老爺的各種事蹟。」


看來有人不想承認曾經也是巧木宮老爺的黑歷史呢。



=============================


夏君燁

【金光|離雪】番外─520賀文

※現代paro向,生子向那篇的番外

※小孩子的名字初次登場!

※他們吵什麼不重要,重要是看他們甜蜜蜜 

 

  

 


==============

 

 

 


這幾天把拔跟爸爸不知道為了什麼事情吵架了。


慕容靜華乖巧地坐在客廳,吃完午飯的他這時候看著電視播報的午間新聞看見新聞主播正介紹了五月二十日的諧音是什麼意思,慕容靜華腦袋靈光一閃跳下了沙發椅前往陽台,越走靠近悅耳卻有些惆悵的笛音從隱約逐漸變大,孩子的爸爸正悠然地坐在藤椅上吹奏著排笛。


慕容靜華也沉浸在樂音中,但悠揚的笛音卻戛然而止,取代的是一聲長嘆。...


※現代paro向,生子向那篇的番外

※小孩子的名字初次登場!

※他們吵什麼不重要,重要是看他們甜蜜蜜 

 

  

 


==============

 

 

 


這幾天把拔跟爸爸不知道為了什麼事情吵架了。


慕容靜華乖巧地坐在客廳,吃完午飯的他這時候看著電視播報的午間新聞看見新聞主播正介紹了五月二十日的諧音是什麼意思,慕容靜華腦袋靈光一閃跳下了沙發椅前往陽台,越走靠近悅耳卻有些惆悵的笛音從隱約逐漸變大,孩子的爸爸正悠然地坐在藤椅上吹奏著排笛。


慕容靜華也沉浸在樂音中,但悠揚的笛音卻戛然而止,取代的是一聲長嘆。


「爸爸?」慕容靜華走向前像是安慰一般地摸了摸明顯沒什麼精神的爸爸。


「靜華,我又惹你把拔生氣了呢。」


「你們不合好嗎?」明明兩個人晚上睡覺的時候都會抱得緊緊的,現在卻是碰也沒碰著,慕容靜華不是很能理解。


「要啊,只是把拔不會想跟我說話吧?」慕容勝雪要真的氣,一時半刻是不會氣消的。


「爸爸,我偷偷跟你講,你不可以跟把拔說是我說的喲!」慕容靜華蹦蹦跳跳跑到莫離騷身邊在他耳邊悄悄地說:「把拔說他想跟你道歉,他不該在一件事情上這麼堅持,還要我跟你說我愛你呢!」


「哦?真的?」


見慕容靜華小小的頭顱點頭如搗蒜,莫離騷大手揉了揉與他把拔同樣靛藍的頭髮,緊皺的劍眉終於是有些鬆開,慕容靜華看見爸爸有所放鬆了彷彿給他了十足的勇氣,他把爸爸繼續放在陽台自己逕自走向了另一個地方,一個需要做好萬全準備才能進去的地方。


那是把拔的書房,而且書房的主人現在有點暴躁,雖然這股脾氣不至於遷怒到孩子身上,但慕容靜華對於這樣氣勢洶洶的把拔還是有點緊張。


用力做了好多次的深呼吸後他靜悄悄推開房門,還沒見到要見的人就被先點到名了。


「靜華,你鬼鬼祟祟的在做什麼呢?」


「啊,那個,把拔......」


「你要來當你爸爸的說客?」


被料中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慕容靜華一時語塞,但很快就鎮靜下來。「不是。」


「那?」放下其實根本沒心閱覽的公文,慕容勝雪挑眉望著很努力組織語言的兒子。


「我是傳話兵!爸爸說他有在反省了,希望可以和好不要吵架了。」


「只有這樣啊。」慕容勝雪拿起菸斗看起來有點失落,下意識想要點燃菸草發現小孩還在,只能悻悻然放下。


「爸爸說他很愛你,雖然無法說出口,但是他真的很愛很愛你!」彷彿用盡全身力氣說話,慕容靜華把『愛你』兩個字講得特別大聲,講到聽得人越聽越害羞趕快跑來抱住兒子不讓他繼續說下去,也不知道是不是突然跑來,慕容靜華覺得把拔的臉很紅。


「我們去找你爸爸吧。」


慕容勝雪將兒子抱起來一打開門,那位讓他又氣放不下的人就站在面前,兩個人就這樣面對面兩雙眼睛互相直視,張開口想說什麼又不知道怎麼說。


「小勝雪,昨天的事情,我......」


「昨天的事情我也有錯,剛好打消了。」慕容勝雪靠在對方寬大的肩膀上就像在撒嬌,莫離騷愛惜地將人抱住撫著他的背。「下次要說什麼話自己過來,靠小孩子來傳話算什麼大人嘛。」


莫離騷被說得一頭霧水,低頭見到眉開眼笑的慕容靜華後才了解發生什麼事情,莫離騷又將人抱得更緊了。


「我愛你。」


「啊?沒頭沒尾說什麼?」話是這麼說,慕容勝雪卻樂在心裡。


「你不是要我說這句話嗎?而且今天是五月二十日,剛剛好。」


「什麼叫剛剛好,一點都不符合邏輯。」


「哈,我愛你就好。」

 

 

==============

520大家都快樂~

夏君燁

【金光|離雪】2

※現代paro向,生子向


=============================

#2


反正時間過去也就過去了,等待的人現在也已經坐在面前,看著對方似乎真的剛把事情處理完才匆忙趕過來的模樣,慕容勝雪姑且就不跟他計較了,因為他說的那句話是帶著挖苦,卻也是現實。


說到底事情的最一開始是慕容勝雪有求於他,態度也是該軟一些沒有錯。


「忙到連喝咖啡的時間都沒有嗎?」雖然冷秋顏是前陣子才認祖歸宗的九姑的兒子,總歸是一家人,是自己的弟弟,盡一份關心還是必須的。


「喔呼,...

※現代paro向,生子向

 

 

 

=============================

#2

 

 

 

 

反正時間過去也就過去了,等待的人現在也已經坐在面前,看著對方似乎真的剛把事情處理完才匆忙趕過來的模樣,慕容勝雪姑且就不跟他計較了,因為他說的那句話是帶著挖苦,卻也是現實。


說到底事情的最一開始是慕容勝雪有求於他,態度也是該軟一些沒有錯。


「忙到連喝咖啡的時間都沒有嗎?」雖然冷秋顏是前陣子才認祖歸宗的九姑的兒子,總歸是一家人,是自己的弟弟,盡一份關心還是必須的。


「喔呼,如果你有一個整天不管事只知道往外跑然後把所有事物都丟給下屬的主管時,你就能夠體會我的感受了。」


「真巧,我遇到的還是兩個呢。」一個整天假借跑業務應酬不在公司裡,一個是整天都在公司裡卻只會躲在辦公室裡面睡覺不務正業。


但那位睡覺的人總是在公司有困難時能夠順利解除危機,而在自己出門前還能游刃有餘關心。


『小勝雪,要注意安全哦!』


耳邊彷彿感受到那人說話時因靠得近而傳來的鼻息,頭髮被大且厚實的手溫柔地撫摸著,明明自己討厭對方討厭得要命,在看見那張帶著無盡溫柔的笑臉時,內心又再度回憶起當初的悸動。


慕容勝雪有記憶以來,那人的溫柔就像是專屬於自己,就連從小就與他一起長大的十三叔也說過,他從來沒有在勝雪不在的情況下,看見過同樣的笑。


聽十三叔這麼一說後,慕容勝雪忍不住高興驕傲以及感到優越。


當然這些感覺他沒有跟對方說過,就算撕破他的嘴也絕對不說,多少有失自己的格調。


不過在他離開天劍集團前往未知旅途時,慕容勝雪突然有些後悔了。


油然而生的難過竄進心裡,水氣湧上眼眶而感覺到熱度的慕容勝雪一時間趕在被冷秋顏發現前不動聲色低頭稍稍擦掉眼淚,一邊在心裡碎念一番。他又不是死了幹嘛感到難過,即使要死也要回來而不是魂歸異地。


天劍集團,才是他現在的家!


「對了,大伯他現在還好嗎?」冷秋顏吃著加點的檸檬磅蛋糕問著,酸甜的香氣讓慕容勝雪忍不住吞嚥了口水。


「老頭好到罵人還是中氣十足,只是行動不方便,現在也很少來公司露臉,幾乎都在藏劍廬軒了。」雖然老闆不再到公司對於員工可能會有些躁動,不過對現在的慕容勝雪而言,反而是件好事。


「那就好,如果大伯真的因為那件事情而出事的話,我怎麼樣也無法原諒自己。」冷秋顏苦笑著說。


他說的是所謂的親生父親打著冷秋顏的名義來天劍集團想來討錢分一杯羹。雖然跟那位『父親』有相關的大概只有血緣,也從未見過面,然而冷秋顏還是覺得有一份責任在。


「別去想什麼父債子還這種事情,那樣骯髒的人做的事情跟你無關。你是你養父養母的好兒子,不夜長河的大總管,慕容家的子孫,這樣就好。」


「喔呼,表哥你在誇獎我嗎?真是太稀奇了。」


「看你吃飽了就把東西交出來。」

 

 

 =============================

夏君燁

【金光|離雪】1

※閱讀前有以下注意事項:

1.本篇為現代paro向

2.這是一個『男生』、女生都可以『懷孕生子』的世界觀,但不是ABO

3.進度非常非常非常慢,但也有可能一下子大躍進,有興趣的人就耐心等候!溫馨提示,如果有評論的話可能會快一點(眨眼)

4.這篇就是母親節賀文的本傳,可愛的小朋友在肚子裡成長茁壯中


=============================

#1


這裡隱藏在車水馬龍的都市中一處不起眼的角落,店門看起來普通尋常,踏進店內卻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裡頭的每一個地方與裝飾都散發出典雅的氣息,搭配上正在播放的古典樂曲,更是讓人一頭栽進氛圍而不想離開。

男子端起看來便...

※閱讀前有以下注意事項:

1.本篇為現代paro向

2.這是一個『男生』、女生都可以『懷孕生子』的世界觀,但不是ABO

3.進度非常非常非常慢,但也有可能一下子大躍進,有興趣的人就耐心等候!溫馨提示,如果有評論的話可能會快一點(眨眼)

4.這篇就是母親節賀文的本傳,可愛的小朋友在肚子裡成長茁壯中



=============================

#1


這裡隱藏在車水馬龍的都市中一處不起眼的角落,店門看起來普通尋常,踏進店內卻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裡頭的每一個地方與裝飾都散發出典雅的氣息,搭配上正在播放的古典樂曲,更是讓人一頭栽進氛圍而不想離開。

男子端起看來便是價值不菲的茶杯往嘴唇送去抿了一口沾染上一些水氣讓有些乾澀的嘴唇染上一點水潤,修長食指有一下沒一下輕輕敲著杯緣,看似悠哉閒暇無事來到這裡,說好聽是在繁忙的家族事業中稍稍喘口氣,講白了就是來放空虛度光陰,但事實上卻並非如此。

他,慕容勝雪,前幾日剛從暫時代理總裁一職的十三叔手中接任天劍集團,在幾乎沒有私人時間的行程中勉強擠出一點點點的時間來到這間咖啡廳就是為了別的事情到來。

一件非得要到隱密的空間才安全的事情。

然而與他約定好的人,現在居然連個人影都沒看見。

又過去一段時間,慕容勝雪等得有點不耐煩,手伸進放在空位上的大衣口袋內摸索,指尖碰上隨時帶在身上的那只靛藍色菸管,冰涼的觸感彷彿點醒他一件重要的事,最後還是讓它繼續停留在大衣裡,換拿出了另一件黑色方形物品,點醒了螢幕。

那東西叫做手機,除了隨時可以聯絡人以外,只要一直不斷撥打電話號碼,也有催促人家的效果產生。慕容勝雪打開通訊錄正要在按下某支號碼,同時,裝飾在咖啡廳上的風鈴因為門被推動了而發出輕脆且柔美的響音。

那人自帶的亮麗風采讓自己一踏進店內就吸引眾多人的目光,而慕容勝雪不用回頭,光聽見其他人的細小討論就能夠知道這位推門進來的客人是誰。

膽敢讓天劍慕容集團的新任總裁等候多時的人全世界就這麼幾位。

「你終於來了。」

「喔呼,因為一些事情我來晚了,還請慕容總裁大人不計小人過。」冷秋顏不像他自己所說的因為遲到而快步走來,仍然踩著悠哉步伐來到慕容勝雪在的區域,就在他前方的位置坐了下來,長腿交疊,一派輕鬆向過來詢問的服務員點餐。「一杯espresso,謝謝。」

「怎麼會?逍遙天大總管事情多到忙不過來算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情,我一個小小集團的人又怎麼好意思催促您?」

「如果你把手機放下來的話就更有說服力了,我知道你的大拇指準備按下去的是我的電話號碼。」冷秋顏撥了撥瀏海盯著對方的手說著。

「哼……」慕容勝雪冷哼地把手機扔到大衣上瞪了沒有悔意的人。「你說有著落了我才排除萬難把時間騰出來,該怎麼賠我這些浪費的時間?」

「放心,我說有就是有,東西也已經帶來了。」這次換冷秋顏端起剛送來的,裝有咖啡的玻璃杯嗅著香氣。「先給我喝一杯咖啡的時間吧。」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