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骨兄弟

20.6万浏览    1384参与
呱

有拟人sans还有拟人papy【十分注意】


我不会画骨,我太垃圾了,而且手机画画好麻烦...

p1后面都是拟人了,还有我是真的懒你们能看得出我在画什么就已经很棒了(嘤嘤嘤)


大致剧情就是小时候的papy向他的哥哥说自己要和他一起成为英雄,对不起我画不出那种感觉。


还有为什么所有的话都要记得呢?很久的事情,他们早就忘了吧=)


最后骨兄弟赛高!让我献出一份粮食吧!


有拟人sans还有拟人papy【十分注意】


我不会画骨,我太垃圾了,而且手机画画好麻烦...

p1后面都是拟人了,还有我是真的懒你们能看得出我在画什么就已经很棒了(嘤嘤嘤)


大致剧情就是小时候的papy向他的哥哥说自己要和他一起成为英雄,对不起我画不出那种感觉。


还有为什么所有的话都要记得呢?很久的事情,他们早就忘了吧=)


最后骨兄弟赛高!让我献出一份粮食吧!


Down!Krisforia(我是福的替代品啊!)

点tag致歉

emmmmm

点文

还是点文

你们想看啥嘞~

 @俗人 你,不准点奇怪的东西

emmmmm

点文

还是点文

你们想看啥嘞~

 @俗人 你,不准点奇怪的东西

fell's boss
为啥就是不喜欢看组团抢银行呢?...

为啥就是不喜欢看组团抢银行呢?🌝🌝🌝🌝

为啥就是不喜欢看组团抢银行呢?🌝🌝🌝🌝

西厂也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痛苦

又是大晚上还没睡刷视频搞出来的段子。

GE线,意识流

@合鸟 没想到吧我还没睡(一个小时前就说我要睡了)

cp:papysans


真正痛苦到极点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不是痛哭不是心碎。

你就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腹腔里明明空无一物却感觉有什么东西在不停的搅动着。

不是疼痛。

那一点也不疼,却足以让你失去力气,失去思考。

大脑一片空白。

你感觉想要流下泪来,但事实上什么也没有。

你只是看着前方。

看着雪地里那一条如血一般艳丽显眼的围巾。

这是你眼中唯一的色彩。

你想要伸出手抓住些什么。

你完成了这个动作,但却好像不是通过大脑发出的指令。

因为...

又是大晚上还没睡刷视频搞出来的段子。

GE线,意识流

@合鸟 没想到吧我还没睡(一个小时前就说我要睡了)

cp:papysans





真正痛苦到极点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不是痛哭不是心碎。

你就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腹腔里明明空无一物却感觉有什么东西在不停的搅动着。

不是疼痛。

那一点也不疼,却足以让你失去力气,失去思考。

大脑一片空白。

你感觉想要流下泪来,但事实上什么也没有。

你只是看着前方。

看着雪地里那一条如血一般艳丽显眼的围巾。

这是你眼中唯一的色彩。

你想要伸出手抓住些什么。

你完成了这个动作,但却好像不是通过大脑发出的指令。

因为你看着自己的手抬起来,看着他碰到那道血光,然后它从你的手中划走。

你什么也没留下。

你甚至还没来得及感受它的质地,他有没有因为雪水或是其他液体变得坚硬?

是因为它离开的太快还是因为你已经失去了感知的能力?

你不知道,你有些混乱了。

“pa……”你开口,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抑或者只是想要喊出一个名字,让那个一直走在你前面的家伙停下来。

但你发现仅仅只是一个音节都令你并不存在的嗓子干哑失声,你无法再说出任何一个字母。

这时你脑袋里却突然想起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以前看过的电视,做过的实验,见证过的离别与死亡。

你开始思考你是否也要像他们一样,走过去,跪下,放声痛哭。

然后你发现自己居然笑了出来。

多么悲哀啊,微笑垃圾袋?

你尝试着向前走了走,但眼睛和大脑却让你感觉你不是你自己,你只是在玩一个第一人称视角的游戏。

围巾所在的地方雪还很薄,一看就是才盖上的新雪。

周围乱糟糟的。

像是一个单薄可怜的葬礼。

你没有踩到那片雪地上,因为你不知道他的灰尘在不在这里,他会不会痛。

你捡起了那条围巾——在雪地的边缘处。

你感觉围巾上似乎还有温度?

清醒点,只是因为你现在的温度太低了。你是个骷髅,哪来这么多的温度感知。

你又笑了一笑。

你抖了抖围巾上的雪。

叹了一口气,把它围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papyrus?”你发现自己能够说出这个词语了,“heh,papy。”

你有些开心,像是找回了一个珍宝。于是你又多念了几遍,“bro,papy,papyrus.”

围上围巾之后你感到暖和了许多,就像是又有了力气走出这片一望无际的雪地。

骷髅对温度不敏感,或者说,温度对他们而言并不是会威胁到生命的因素,因此骷髅们都对周遭温度不太在意。

可终究还是向往温暖。


“回忆结束啦,sans,醒过来吧。”







依旧求评论!!!!

谢谢你的喜欢呀(*°∀°)=3



其实最后还是留了个糖,最后那句话,凭你们自己理解是papyrus在听sans讲述一个梦还是frisk在听完sans的发言后准备继续屠杀呢?

这个be还是he就不怪我了对吧。

be都是你们的锅。理不直气也壮. jpg

Down!Krisforia(我是福的替代品啊!)

【骨兄弟】干脆混在一起写吧~

*是 @东厂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大大的脑洞和@boss'fell 的点文的混合体~

*预警什么的懒得打啦

*我是看别人的文提取的脑洞,可能有偏差,有私心改动


破碎的灵魂,被吹散的尘埃,未听进去的劝告……

“小心那个人类。”

。。。。。。

sans从梦中惊醒,走出房门,没有熟悉的抱怨声。

“他大概去找Undyne了吧。”

sans这么想着,看了眼时钟。

2月16日……等等,什么?

“那孩子,又重置了?”

他并没有顾虑那么多,直接瞬移去了瀑布的入口。

papyrus就在那里,他面前的人类,此时正悠闲地转着手中的刀。

似乎察觉到了...

*是 @东厂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大大的脑洞和@boss'fell 的点文的混合体~

*预警什么的懒得打啦

*我是看别人的文提取的脑洞,可能有偏差,有私心改动

 

破碎的灵魂,被吹散的尘埃,未听进去的劝告……

“小心那个人类。”

。。。。。。

sans从梦中惊醒,走出房门,没有熟悉的抱怨声。

“他大概去找Undyne了吧。”

sans这么想着,看了眼时钟。

2月16日……等等,什么?

“那孩子,又重置了?”

他并没有顾虑那么多,直接瞬移去了瀑布的入口。

papyrus就在那里,他面前的人类,此时正悠闲地转着手中的刀。

似乎察觉到了什么,sans将人类锁在半空中,随后,重重地摔到地上。

Frisk?Chara?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sans!你都干了些什么!”

“冷静点papyrus,听我说,那个人类不是你所熟悉的Frisk,他被不明的力量控制了,现在一心只想杀了你,我,还有地底世界的所有居民,他很快就会回来的,做好准备吧……”

“……可是,sans……”

“没有可是,听哥哥的,好吗?”

“……好吧……”

。。。。。。

那个人类复活,时间线跳回数分钟前。

完全相同的时间,在瀑布的入口。

“抱歉。人类,我听说了你所做的事,我并不想伤害你,我还是相信你的,现在停手吧,好吗?”

没有回应,人类拿着刀,向papyrus跑去。

Miss……

攻击被拔地而起的骨头挡住,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愈发沉重,最后,倒在地上,不管怎样,也无法再站起来。

“heh,kid,放弃吧,双倍的蓝色攻击之下,你是动不了的,现在,是你的‘bad

time’。”

papyrus睁开双眼,人类分明从中看到了橙色的闪光。

“对不起,再见,希望下次重逢,看到的是一个善良的你。”

比从前强数倍的攻击,无数根骨刺从人类的身体穿过,那伤害直击灵魂。

终于,人类死亡,他的灵魂,碎裂成了两半。

“可能暂时不会再来的吧,papyrus,谢谢你能相信我。”

“brother,我只是……不想看到人类那副表情……”

“我懂,paps,我懂……”

FIN

防御方式参考自烟枪,裁决眼是二设,小天使差点变全然不信。

别问我Frisk为什么转刀,因为我也喜欢这么干。

boss'fell

【骨兄弟】massacre

*是@十分平静 大大的脑洞!!!我真没想到我会写一个这么棒的梗……我是个菜鸡文手配不上5555

*题目瞎起的(我是起名废..

*以上都ok↓

————————

“呃……”床上的小骷髅坐了起来,“这是……”

“我家…?”

这么说,又重置了吧,那个人类。

…………

先看看paps好了。

这么想着,sans拉开房门,径直往厨房走去。“hmmmm,不在吗?”sans回忆了一下,“这个时候……”

人类?!

oops,情况不妙。

雪镇正门?没有。

树林?没有。

屋后?没有。

…………

都找遍了…只剩那个“车库”了吧。

……here.

frisk手持玩具刀,面对...

*是@十分平静 大大的脑洞!!!我真没想到我会写一个这么棒的梗……我是个菜鸡文手配不上5555

*题目瞎起的(我是起名废..

*以上都ok↓

————————

“呃……”床上的小骷髅坐了起来,“这是……”

“我家…?”

这么说,又重置了吧,那个人类。

…………

先看看paps好了。

这么想着,sans拉开房门,径直往厨房走去。“hmmmm,不在吗?”sans回忆了一下,“这个时候……”

人类?!

oops,情况不妙。

雪镇正门?没有。

树林?没有。

屋后?没有。

…………

都找遍了…只剩那个“车库”了吧。

……here.

frisk手持玩具刀,面对着papyrus。“paps!”sans一惊,用重力魔法将frisk狠狠地甩了出去,并挡在papyrus的前面。

“sans?没有必要这样吧……他只是个人类!”papyrus伸出一只手搭在sans肩上。“paps,他会伤害你。”sans依旧警惕地盯着frisk,怕他作出什么动静。

papyrus有些欲言又止:“但……他可能只是遇到了些烦心事。”“他的烦心事就是杀掉你!”“任何人都有改邪归正的机会!sans!”

sans这时也顾不上人不人类了,转过身而对着papy :“拜托paps他没有救了!他不会放过我们的!”“没有人生来就是坏人啊!sans!”“收起你的善心吧paps你都要死了!我只是不想失去你!”“或许我们好好谈谈就可以……!!!”

frisk已经爬了起来,向sans的后背狠狠挥了一刀。

红色的刀刃重重划在sans的背上,sans话还未说出口就突然瞪大了眼眶,压根来不及捂住口中吐出的鲜血。

血溅到了papyrus的围巾上。papyrus的瞳孔猛缩,他没想到自己上一秒还在袒护的人类下一秒就伤害了自己脆弱的哥哥。

sans也不管那么多了,一挥手,骨刺穿过了人类红色的灵魂。

--读档--

“……”sans睁开眼,刚站起来就瞬移到了papyrus的面前。papyrus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人类,仇恨?憎恶?危险?frisk看不透。

papyrus站在人类面前,一动不动,他作好了防御,张了张嘴似乎想说点什么却又说不出口,他记忆深处似乎有什么在干扰着他,可是他不知道,只能不知所措地站在白皑皑的雪地上。

过了片刻,papyrus缓缓地张口,声线带着一丝颤抖:

“sans……我不想杀他……”

sans的脚向右划开半步,粉色拖鞋旁堆起积雪:“我来就好。”

                                                                      End.


————————

我好菜qwq压根没写出自己想要的感觉qwq


枫霜糖🍁

铥一个小刀子,p2是加不进去的一只sans

铥一个小刀子,p2是加不进去的一只sans

gumi

用豆子拼了个骨兄弟的情头,他们超好的!!!我太菜了我太手残了呜呜…

tag私心预警!!!

用豆子拼了个骨兄弟的情头,他们超好的!!!我太菜了我太手残了呜呜…

tag私心预警!!!

Down!Krisforia(我是福的替代品啊!)

一个简单的声明

点tag致歉。

如果点文的话,我什么都写,

但请不要让点文贴的评论区变成唠嗑区,

不然真的很难找啊23333333

点tag致歉。

如果点文的话,我什么都写,

但请不要让点文贴的评论区变成唠嗑区,

不然真的很难找啊23333333

Down!Krisforia(我是福的替代品啊!)

【骨兄弟】猜猜我是谁?(不是梗)

*是@川北 小可爱的点文(话说重名的咋那么多,我没艾特错吧?)

*我懒得打预警诶


sans   五岁,papyrus   三岁。

小sans悄悄溜到papyrus身后,用手捂住了他的眼睛。

“猜猜我是谁?”

“捏?是谁?我,伟大的papyrus,猜你是sans!”

“猜对了哦。”

sans放开双手,顺便摸了摸papyrus的头。

“捏嘿嘿,最喜欢哥哥了~”

sans   十岁,papyrus   八岁。

sans的身高基本已经定格,但是papyrus...

*是@川北 小可爱的点文(话说重名的咋那么多,我没艾特错吧?)

*我懒得打预警诶

 

sans   五岁,papyrus   三岁。

小sans悄悄溜到papyrus身后,用手捂住了他的眼睛。

“猜猜我是谁?”

“捏?是谁?我,伟大的papyrus,猜你是sans!”

“猜对了哦。”

sans放开双手,顺便摸了摸papyrus的头。

“捏嘿嘿,最喜欢哥哥了~”

sans   十岁,papyrus   八岁。

sans的身高基本已经定格,但是papyrus却还在猛长,现在已经比sans还要高了,他现在已经有了加入皇家卫队的梦想。

“Guess who I am?”

“sans!I am busy now……”

“okay,bro。”

sans砖头刚想离开,就被papyrus抱了起来。

“wow,bro,you have become so strong!”

“Of course! I,the great Papyrus,will join the royal guard!”

sans   十八岁,papyrus   十六岁。

“猜猜我是谁?”

“welp,是谁呢?”

“捏嘿嘿,就知道你猜不出来!”

“我当然知道你是谁,你就是我最亲爱的paps啊。”

“哦……sans,你总是这样……”

“宠爱自己心爱之人,有什么不对吗?”

“捏嘿嘿!”

papyrus又像那时一样,将sans整个骨举了起来,并在他的额头留下一吻。

“Brother,我爱死你了!”

FIN

hmmmm

Down!Krisforia(我是福的替代品啊!)

日常点文

*磕的cp杂注意

*随便点吧,我实在没灵感了

*磕的cp杂注意

*随便点吧,我实在没灵感了

Down!Krisforia(我是福的替代品啊!)

【Downtale】骨兄弟的日常

*是自家AU相关

*PTSD注意

*是兄弟情


sans仰头,逼迫自己将水和药片一并吞下。

“唉……”

想到自己的心理疾病为关心他的人带来的麻烦,就不禁叹息,那时留下的的伤,至今还在隐隐作痛。

“Brother,还好吗?”

“papy,我不想骗你,我现在感觉糟透了,我的脑内总是回放着那些画面,同伴的尸体,人类屠杀地底世界的场景,这些明明是我最不愿想起的啊!”

PTSD患者的日常总是这样,刻意规避着敏感话题,但脑中总是仿佛不受控制,一直回想起悲伤的记忆,Alphys的药逐渐变得没有效果,sans的症状越来越严重。

“Brother,没事的,都过去了,那些只是幻象,现在是和平的...

*是自家AU相关

*PTSD注意

*是兄弟情


sans仰头,逼迫自己将水和药片一并吞下。

“唉……”

想到自己的心理疾病为关心他的人带来的麻烦,就不禁叹息,那时留下的的伤,至今还在隐隐作痛。

“Brother,还好吗?”

“papy,我不想骗你,我现在感觉糟透了,我的脑内总是回放着那些画面,同伴的尸体,人类屠杀地底世界的场景,这些明明是我最不愿想起的啊!”

PTSD患者的日常总是这样,刻意规避着敏感话题,但脑中总是仿佛不受控制,一直回想起悲伤的记忆,Alphys的药逐渐变得没有效果,sans的症状越来越严重。

“Brother,没事的,都过去了,那些只是幻象,现在是和平的年代,况且,那个‘人类’会保护这个世界的。”

“……”

FIN

Krisforia迷之躺枪。

x也是轩亭月

点梗

占tag道歉


这里是轩亭月,别称小废柴。新手想练练手,所以请点梗吧!!


抱歉打扰了!

    


占tag道歉


这里是轩亭月,别称小废柴。新手想练练手,所以请点梗吧!!


抱歉打扰了!

剁手のAki
[骨科大法好] 祝天下有情人终...

[骨科大法好]

祝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弟

[骨科大法好]

祝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弟

Jimmy

情人节快乐( ͡° ͜ʖ ͡°)✧

情人节快乐( ͡° ͜ʖ ͡°)✧

Down!Krisforia(我是福的替代品啊!)

【点文】你们想看自己CP怎么过情人节呢?

又是点文,

情人节限定,

今天能写几篇是几篇吧233333

能不能尽量不点车文,

不是不行,请参考这里,喜欢的话我就写

又是点文,

情人节限定,

今天能写几篇是几篇吧233333

能不能尽量不点车文,

不是不行,请参考这里,喜欢的话我就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