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骨头

11042浏览    292参与
柠檬小剧场
你见过吃骨头的人吗?大叔不止吃鸡骨头,还吃蟹壳
你见过吃骨头的人吗?大叔不止吃鸡骨头,还吃蟹壳
丹莫图书馆

骨头,第一部

葛拉兹若有所思地望入手中费林酒,说:“依我看,所有伟大的想法都是偶发的。例如,要不是刚好从马背跌下来,永远都不会成为帝国最重要的炼金师。”

这是在“国王火腿”的某个周三深夜,老主顾总是特别喜欢争辩哲学问题。

“我不同意,”休麦拉坚定有礼地回答。“伟大的想法和发明,经常是长时间勤奋与辛苦工作才缓慢形成的。如果大家还记得我上个月说的那位小姑娘,那个我保证是真人真事的故事,她确实是跟北角城几乎每个男人都睡过之后,才认出她的唯一真爱。”

“我说,你们这两个想法都不对,”霍格德把他那杯葛福白兰地加得更满。“伟大的发明来自非凡的需要。难道你们忘了不久前我说过厄斯力·翁和骨模的故事吗?”...

葛拉兹若有所思地望入手中费林酒,说:“依我看,所有伟大的想法都是偶发的。例如,要不是刚好从马背跌下来,永远都不会成为帝国最重要的炼金师。”

这是在“国王火腿”的某个周三深夜,老主顾总是特别喜欢争辩哲学问题。

“我不同意,”休麦拉坚定有礼地回答。“伟大的想法和发明,经常是长时间勤奋与辛苦工作才缓慢形成的。如果大家还记得我上个月说的那位小姑娘,那个我保证是真人真事的故事,她确实是跟北角城几乎每个男人都睡过之后,才认出她的唯一真爱。”

“我说,你们这两个想法都不对,”霍格德把他那杯葛福白兰地加得更满。“伟大的发明来自非凡的需要。难道你们忘了不久前我说过厄斯力·翁和骨模的故事吗?”

“你这理论最大的问题就是你的例子全是虚构的。”休马拉嗤之以鼻。

“我还真的对厄斯力·翁和骨模的故事没什么印象,”葛拉兹皱起眉头。“你确定你说过?”

“嗯,它发生在许多许多许多年前。那时瓦丹费尔还是一块美丽的绿地,那时丹莫还叫凯莫,而锻莫族跟诺德人依然和平相处,还没互相残杀。”霍格德放松地坐着,开始为他的主题暖身。“那时太阳和许多月亮还同时挂在天上——”

“上主、神母和巫师!”休马拉发起牢骚。“如果我必须被迫再听一次你的荒谬故事,拜托你省下那些修饰,开门见山地说吧。”

故事发生在瓦丹费尔(霍格德以令人钦佩的自制力没理会休马拉的打岔),一个你们没听过的王朝。厄斯力·翁是国王的朝臣之一,是个非常、非常不讨人喜欢的家伙。因为他对王室的拥戴,国王觉得有必要赏赐他城堡和土地,但又不想跟他成为邻居,所以赐给他的封地远离文明,就在即使是如今也还不是很文明的瓦丹费尔。厄斯力·翁建造了高墙环绕的堡垒,带着他那些不快乐的奴隶住了下来,开始享受或许有些严酷但很平静的生活。

他的堡垒是否坚固,很快就面临了考验。一群诺德食人族早已久居山谷,他们通常是以自己人为食,但偶尔也会去劫掠他们称为“黑肉”的丹莫人来一饱口福。

休马拉激赏地大笑。“说得好!这些我都忘记了。现在真的很难得听到这些残暴的诺德食人族故事。”

正如我所说,这显然是很久以前的事(霍格德继续,略微义愤填膺地瞪了他的某位听众一眼),现在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了。吃人的诺德族开始攻击在田里工作的奴隶,他们逐渐地越来越大胆,最后甚至包围了堡垒。你不难想象他们看起来有多么可怕:一群眼神狂野的男女,露出用来撕肉、如匕首般的锋利牙齿,他们挥舞着巨大的木棒,身上除了受害者的皮别无他物。

厄斯力·翁本来以为只要不理他们,他们就会离开。

不幸的是,诺德人反而先在流入堡垒的溪中下毒。在事情被揭发前,所有家畜和大多数的奴隶已经迅速死亡。他们没有任何支援,就算是奉国王之命来探视这位讨厌诸侯的特使也要几个月之后才会到。次近的水源在山的另一边,于是厄斯力·翁派出三个带着空壶的奴隶,要他们去取些水回来。他们刚出堡垒没走多远,就被乱棒打死、生吞入腹了。他又派出第二批人,让他们带着木棍自卫,他们确实多走了几步,但还是以寡敌众,被打死,然后吞下肚。显然,他们需要更有力的个人防备措施。厄斯力·翁因此去找他的护甲师,他是少数有特殊天分和职责的奴隶之一。

“取水的奴隶必须有盔甲,”他说。“收集你能找到的所有钢和铁,那些绞链、刀子、戒指、杯子,只要不能用于巩固城墙,就把它们熔掉,做出最坚固而且最好的盔甲,你的时间不多。”

这个名叫葛奇仕的护甲师已经很习惯厄斯力·翁的要求,知道主人对质量、数量和速度的要求是绝对不容妥协的。他不眠不休地工作了三十个小时——请记住,他是在火炉及铁砧旁边赶工,而且没有水得以解渴——最后,他做好了六套综合金属的盔甲。

六名被选中的奴隶穿上盔甲,奉派去取水。起初,任务还算顺利。诺德人用木棒攻击穿着盔甲的奴隶,但他们挡开打击继续前进。然而,奴隶们逐渐被密集的攻击弄得不知方向,最后一个个跌倒,盔甲被剥除,他们也被吃掉了。

“你做的盔甲太重了,奴隶跑不快。”厄斯力·翁对葛奇仕说。“我要你收集所有被毒死家畜的尸体,剥掉牠们的皮,给我最多最好的皮革盔甲,越快越好。”

葛奇仕听令而行,虽然腐臭的尸体让这任务显得无比可怕。就我所知处理皮革需要好些时间,但葛奇仕勤奋地工作半天就做好十二套皮革盔甲。

十二名被选中的奴隶穿上盔甲,奉派去取水。起初,他们的进度明显比前一批探险队更好。虽有两人才出门就被打倒,但其他人比敌方技高一筹,躲过一些木棒的攻击。几个人顺利抵达水边,三个人装了水,其中一个几乎回到堡垒的大门。然而,他最后还是倒下,被吃掉了。诺德人的胃口实在惊人。

“我们快没有奴隶了。”厄斯力·翁深思熟虑之后对葛奇仕说,“我们需要的是比皮革坚固但比金属轻巧的盔甲。”

护甲师早就思考过这件事,也多方考量各种可用的现成材料。他想过石头或木材,但那会削弱堡垒的防卫。次多的素材是还有皮肤的死尸,成堆成块的肌肉、脂肪、血和骨头。他又毫不懈怠地苦干了六个小时,做出十八套骨模,这是前所未见的创举。厄斯力·翁起先对于成品的外观和气味充满怀疑,但他实在太渴了,若得再牺牲十八个奴隶也在所不惜。

葛奇仕用发抖的声音请求:“可否在派他们出去面对诺德人之前,先让他们穿着盔甲在院子里练习怎么行动?”

厄斯力·翁冷冷地答应了。奴隶穿着骨模在堡垒的院子活动了几个小时,逐渐习惯关节的灵活限度、僵硬的背板,以及盔甲压在肩膀和髋部的重量。他们也发现把脚步稍微外八较能保持平衡,学会怎样迅速转身而不跌倒,以及如何在快跑时煞住脚步。他们奉派走出堡垒时,已能灵活操作中等重量的盔甲。

十七个奴隶被杀死吃掉,但有一个成功带着水回来。

“这故事太荒谬了,”休马拉说。“即使如此,我的论点依然成立。就算只是虚构人物,这位护甲师也跟所有伟大的发明家一样,是因为勤奋不懈的工作才创造出骨模。”

“我认为偶发的成分也很大,”葛拉兹皱着眉头。“不过这故事太可怕了,真希望你没说。”

霍格德咧着嘴笑。“更恐怖的你还没听到呢。”




塔唯·卓米欧 著

丹莫图书馆

骨头,第二部

“还有更可怕的?”葛拉兹难以置信。“以波耶希亚之名,这故事怎么可能更骇人?”

“那只是他唬人的花招。”休马拉语气嘲弄,再要了两马克杯的葛福,也替葛拉兹点了一玻璃杯的费林酒。“一个以食人族、虐待奴隶和腐烂动物尸体再利用为主角的故事,能可怕到哪里去?”

“你少惹我。”霍格德咆哮道,对于听众竟然不捧他场感到很不高兴。“我刚才说到哪里了?”

“厄斯力·翁的堡垒被野蛮的食人族诺德人包围,”休马拉面无表情地回答。“因为死了一堆人,但还是取不到水,他要名字很怪、叫做葛奇仕的护甲师做出前所未见的骨模盔甲,让奴隶穿了去取水,终于有一个成功取水回来。”

这唯一的一壶水(霍格德把椅子往后拉,继...

“还有更可怕的?”葛拉兹难以置信。“以波耶希亚之名,这故事怎么可能更骇人?”

“那只是他唬人的花招。”休马拉语气嘲弄,再要了两马克杯的葛福,也替葛拉兹点了一玻璃杯的费林酒。“一个以食人族、虐待奴隶和腐烂动物尸体再利用为主角的故事,能可怕到哪里去?”

“你少惹我。”霍格德咆哮道,对于听众竟然不捧他场感到很不高兴。“我刚才说到哪里了?”

“厄斯力·翁的堡垒被野蛮的食人族诺德人包围,”休马拉面无表情地回答。“因为死了一堆人,但还是取不到水,他要名字很怪、叫做葛奇仕的护甲师做出前所未见的骨模盔甲,让奴隶穿了去取水,终于有一个成功取水回来。”

这唯一的一壶水(霍格德把椅子往后拉,继续说故事),厄斯力·翁喝了大半,剩下一些给他亲爱的护甲师,再留最后几滴给还活着的几十个奴隶。这些水当然不足以让他们保持健康和安适。他们需要另一次远征,但现在只剩一副骨模,因为只有一个奴隶活着回来。

“经过诺德人的密集攻击,十八个穿着你非凡盔甲的奴隶只有一个生还,”厄斯力·翁对葛奇仕说。“而他带回来的水只够一个人喝。以数学计算包括你我,堡垒内目前还有五十六个人,我们需要五十四副骨模,既然我们已经有一副了,你只需要再做五十三副。然后估计会有三个人回来,把这三壶水给我你,和最强壮的那个人喝。我不知道接下来会怎样,但我们如果再等下去,很快就没有足够的奴隶出去取水了。”

“我明白,”葛奇仕抽噎着说。“但我要怎么做盔甲?第一批骨模已经把家畜的骨头都用光了。”

厄斯力·翁依然下了一道命令,而葛奇仕也只能战战兢兢地服从。在十八个小时内——

“你所谓‘厄斯力·翁依然下了一道命令,而葛奇仕也只能战战兢兢地服从’是什么意思?”休马拉发问。“他下了什么命令?”

“好戏在后头,”霍格德露出微笑。“我必须选择要透漏什么情节,又该暂时隐瞒哪些部分。高明的说书人都是这样的。”

十八个小时之内葛奇仕替奴隶做好了五十三套骨模盔甲(霍格德继续说毫不介意刚才被打断)。这次他径自要奴隶练习使用盔甲,甚至还给他们更多的训练时间。他们不只练习如何快速移动和停止,也练调整余光好及时看见挥击而来的木棒并闪避,以及哪里是盔甲最坚固的点——胸部和腹部的中心——他们该怎样克服本能的闪躲反应,摆好位置用这两点去抵挡木棒攻击打击。这些奴隶甚至有机会分两队打了一场模拟战斗,才被派去面对食人族。

奴隶的表现非常出色。只有十五人立刻被杀和吃掉,到达河边时也只有十个被杀死吃掉。从这里开始情势渐渐违背了厄斯力·翁的计划。二十一个奴隶从河边取了水,不过因为被诺德人阻挡,只有八人回到堡垒。幸存率比预期更高,但厄斯力·翁却对这样的忠诚感到不悦。

“你们真的不想逃走吗?”他从堡垒上大叫。

最后,他终于允许幸存者进来。三人在等待城门开启时被杀,两个在快要踏入院子时死去,一个发了疯,又笑又跳地绕着圈子,而后突然倒地。这表示他们有五壶水,可以给四个人喝:两个幸存的奴隶、厄斯力·翁和葛奇仕。身为领主,厄斯力·翁拿了多出来的一壶水,但他采取民主的方式,与其他人平分。

葛拉兹皱起眉头。“没错,这故事越来越可怕了。”

“等着瞧。”霍格德微笑。

第二天早上(霍格德继续),厄斯力·翁在完全寂静的堡垒中醒来。走廊无人呻吟,院子里也没有工作劳动的声响。他穿好衣服,巡视一圈,整座堡垒看来净空了。厄斯力·翁下楼来到护甲师的房间,但他的门锁着。

“开门,”厄斯力·翁很有耐心地说。“我们必须讨论一下。五十四个奴隶里有三十人顺利去到河边取水。我得承认有些人逃走了,另外有些因为我必须纠正他们的浮躁而丢了性命,但就数学上来说,存活率是百分之五十五。如果,你和我跟剩下的两个奴隶去河边,我们两个应该可以幸存”

“齐利安和盖罗昨晚穿着他们的盔甲离开了。”葛奇仕从门后喊道。

“齐利安和盖罗是谁?”

“剩下的两个奴隶!他们不再‘剩下’了!”

“唉,这可麻烦了。”厄斯力·翁说。“但我们还是要继续就数学上来说——”

“我昨晚听到一些声音,”葛奇仕发出古怪的哀鸣。“像脚步声,但又不一样,在墙壁来回穿梭。还有说话声,听起来很奇怪,好像他们的下巴不太能动,但是我听出一个人的声音。”

厄斯力·翁叹着气迎合他可怜的护甲师。“哦,那是谁?”

“庞尼克。”

“庞尼克是谁?”

“我们的水被诺德人下毒时死掉的一个奴隶,很多很多死去而且尸首被我们利用的奴隶之一。他生前是个从不抱怨的好人,所以我才特别注意到他的声音。”葛奇仕开始啜泣。“我听得懂他的话。”

“他说什么?”厄斯力·翁叹着气问。

“‘把我的骨头还给我!’”葛奇仕尖叫。安静片刻后又传来歇斯底里的啜泣声

“我就猜是这样。”休马拉大笑

看来护甲师一时也派不上用场(霍格德有点不高兴被打扰,但还是继续),所以厄斯力·翁脱下一名死去奴隶的骨模盔甲,自己穿上。他在院子里练习,对自己毫无困难便适应这中等重量的盔甲感到自豪不已。他出拳、佯攻、闪躲、冲刺、转身、跳跃,而且到处跑动,练习了好几个小时。等他终于觉得累了,便到树荫下打个盹。

国王的号角声突然将他吵醒。时间已是晚上,他一时还以为自己在作梦。那个警示音再度出现,虽然很远但很清楚。厄斯力·翁跳起来跑到堡垒城墙上。他看到国王特使和其武力坚强的护卫队正从几里之外逐渐靠近。他们提早来了!围在城下的食人族诺德人惊恐地面面相望。他们或许是野蛮人,但他们知道更强的军队正在靠近。

厄斯力·翁欢欣鼓舞地冲下楼梯,跑去葛奇仕的房间。房门依然锁着。他敲着门,好言相劝、大声命令,而后恐吓威胁。最后他找到一把钥匙,那是少数逃过火熔命运的小块金属之一。

葛奇仕似乎在睡觉,但等厄斯力·翁靠近,他注意到护甲师的嘴巴和眼睛都张得好大,手臂不自然地叠在身后。再仔细一看,护甲师显然已经死了。不仅如此,他的脸和整副身躯已经凹陷,好像被清空了的猪膀胱。

有东西从墙壁穿出,听起来像脚步声……但是黏黏的。厄斯力·翁处变不惊地转身面对。

起先,那只像是墙缝里冒出的泡泡。接着肉色的凝胶物逐渐扩大,越来越像人脸的一部份。一张软绵绵、无形无状的脸,有对低垂的眉毛和没牙的松弛下巴。接着,身体的其余部分也从墙缝里逐渐渗出来,简直是只有肌肉和血液的软皮囊。厄斯力·翁身后和旁边纷纷有所动静,越来越多奴隶从墙缝里冒出来他们包围住他,伸出手来。

“还我们,”庞尼克呻吟,他的舌头从垂挂的下巴掉出来。“还我们骨头来。”

厄斯力·翁开始脱下骨模,扔在地上。一百个或许更多的形体,涌进了小房间。

“这些不够。”

国王特使抵达厄斯力·翁的城门时,食人族已经跑光了。特使团并不喜欢出巡,所以决定从最讨厌的诸侯开始,这样旅程就能愉快收尾。他们大老远便已发出警告,但是城门竟然没有开。厄斯力·翁的堡垒一点声音也没有。

他们花了好几小时才得以进门。要不是特使团带了几个提供娱乐的特技人员,说不定还得拖更久。堡垒好像唱空城计,他们搜索了每个角落,最后来到护甲师的房间。

堡垒的主人好像一件长袍那般,被摺叠得整整齐齐放在那里,双腿在头的后方,双手在腿的后方。身体里面一根骨头也没有。

“你的故事从一开始就全是胡说,”休马拉嚷道。“现在更是无法成立。如果发明骨模的护甲师在把制作方法告诉别人之前就已经死了,骨模怎么可能又被制造出来?”

“我只说这是骨模第一次被打造出来,我可没说这是人们初次学会这种手艺。”

“那有人第一次把这种手艺教导给某人,又是什么时候?”葛拉兹问。

“那个呀,我的朋友,”霍格德露出可恶的微笑。“就留待另一个夜晚吧。”

 



塔唯·卓米欧 著


平地一声雷!
刚开始我是因为艾利亚斯&mid...

刚开始我是因为艾利亚斯·爱因兹怀斯白毛进去的(毕竟白毛控嘛),但是我发现骨头才是本体,我更兴奋了,太戳我XP,人外控实锤。

刚开始我是因为艾利亚斯·爱因兹怀斯白毛进去的(毕竟白毛控嘛),但是我发现骨头才是本体,我更兴奋了,太戳我XP,人外控实锤。

咕北不太行

66我的大宝贝骨设

想嫖爷爷们的神图,(弱弱)

66我的大宝贝骨设

想嫖爷爷们的神图,(弱弱)

缇诺
骨头把大圣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骨头把大圣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轩麻美食
大骨头这样做,不信你家孩子不爱吃,肉嫩多汁太香了
大骨头这样做,不信你家孩子不爱吃,肉嫩多汁太香了
亿点小知识
为什么不要轻易给狗狗食用大量骨头?
为什么不要轻易给狗狗食用大量骨头?
长春美食探店
宝藏烤骨头店!我都懒得说这家!骨头免费吃!你吃过?
宝藏烤骨头店!我都懒得说这家!骨头免费吃!你吃过?
长春美食探店
跟牛骨头处对象,你是真行啊
跟牛骨头处对象,你是真行啊
美食小童
在家骨头不要再啃着吃了,试试这个做法
在家骨头不要再啃着吃了,试试这个做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