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高三

38.2万浏览    23167参与
魏缭子

慵懒

好像“慵懒”与紧张的高三生活不应有瓜葛,但其实并非如此。


此处的慵懒并不指随意败坏时光,在本应上课的时间里睡得肆无忌惮。它更多的是一种感觉,指在当下心境中一种从容。上晚自习时,偶然抬头,见在窗外灿烂的晚霞,眼角一弯,随手写上几笔,然后继续做题,认灿烂在身边翻腾。夜里从睡梦中惊醒,去摸时钟,发现离上课去还有几个小时,心满意足地翻个身换个姿势,继续和周公约会。这都是慵懒。 


慵懒不在于日子有多紧张,而在于心有多平静。


知道未来可见,所以不慌、不急了。

好像“慵懒”与紧张的高三生活不应有瓜葛,但其实并非如此。


此处的慵懒并不指随意败坏时光,在本应上课的时间里睡得肆无忌惮。它更多的是一种感觉,指在当下心境中一种从容。上晚自习时,偶然抬头,见在窗外灿烂的晚霞,眼角一弯,随手写上几笔,然后继续做题,认灿烂在身边翻腾。夜里从睡梦中惊醒,去摸时钟,发现离上课去还有几个小时,心满意足地翻个身换个姿势,继续和周公约会。这都是慵懒。 


慵懒不在于日子有多紧张,而在于心有多平静。


知道未来可见,所以不慌、不急了。

咸鱼居士

闲扯‖关于期末考试生吞提纲这件事

  我承认,高三上半年玩大发了,比高一高二还飘的那种。

  今天期末考试,已经考了一场英语,怎么说吧,选择题做完一头雾水,然后被两篇作文直接送走。

  晚上自习,语文背得想吐,数学恨不得生吞提纲,化学反应平衡一看,啥都不会。

  书到用时方恨少啊!

  立个flag吧(虽然打脸是常态),寒假哪怕作业多得要死,我也要把网课上完。

  如果别人的二轮复习是查漏补缺,我这边建议回炉重造。

说实话,起初对寒假特别反感 ,别误会,我不是太热爱学习了 ,只...

  我承认,高三上半年玩大发了,比高一高二还飘的那种。

  今天期末考试,已经考了一场英语,怎么说吧,选择题做完一头雾水,然后被两篇作文直接送走。

  晚上自习,语文背得想吐,数学恨不得生吞提纲,化学反应平衡一看,啥都不会。

  书到用时方恨少啊!

  立个flag吧(虽然打脸是常态),寒假哪怕作业多得要死,我也要把网课上完。

  如果别人的二轮复习是查漏补缺,我这边建议回炉重造。

说实话,起初对寒假特别反感 ,别误会,我不是太热爱学习了 ,只是我们的学校布置的寒假作业会多到令人发指 。

但近来看了一句话 ,当我想去抱怨周围的人和事 ,我都会在心里默念一遍 :

  "感谢赐予我逆境的众生 。"

加油吧 ,我后悔了 ,但愿还来得及吧 。

可可坚决不喝可可

未成年记事

带了一点私心的高三小故事

男女主视角双线描写

CHAPTER1

     陈晓云印象中他们俩有正经的眼神对视是她高二升高三的的那个暑假。她因为连着上课烦的要命,在下午放学后独自一个人爬到了上届高三生所在的楼层,无意中看见了历届学长学姐涂在墙上的高三寄语。 

     她边看边为墙上的“永远喜欢XX”,“XX是我儿子”,“要一起走花路啊”悄悄泛出一个微笑,转了个弯儿却看到了那个颇为熟悉的背影。脱下了蓝天白云色的运动校服,简单的白T恤黑长裤却衬得他更加挺拔。 ...


带了一点私心的高三小故事

男女主视角双线描写

CHAPTER1

     陈晓云印象中他们俩有正经的眼神对视是她高二升高三的的那个暑假。她因为连着上课烦的要命,在下午放学后独自一个人爬到了上届高三生所在的楼层,无意中看见了历届学长学姐涂在墙上的高三寄语。 

     她边看边为墙上的“永远喜欢XX”,“XX是我儿子”,“要一起走花路啊”悄悄泛出一个微笑,转了个弯儿却看到了那个颇为熟悉的背影。脱下了蓝天白云色的运动校服,简单的白T恤黑长裤却衬得他更加挺拔。 

     想来是在四下的寂静中听到了她的脚步声,那个男孩也转过了头,定定地看了她一眼。

     她没来由的感到些许惊慌,大概是那眼神太认真,不像是对陌生人的随意打量。 

     “你是新高三?”男生又把头扭了回去,向她问道。 

     “是啊,我们大概几天后就要搬上来了,我提前来看一下。”陈晓云耸了耸肩,用挺随意的声音压住心底的那一点紧张。“这边是理科教室吧,学长你是学理的?” 

      明知还问。陈晓云在心里嘲笑了自己一下。 

      “上一级理一的程嘉树。” 

      “学长是国旗队的吗,名字听着好耳熟。”陈晓云继续盯着墙上的涂鸦,“而且是理科一班啊,我有些问题想请教下你,行吗?” 

 

      那天在五楼连廊上遇到程嘉树后我加了他的QQ。周末回家后和他就着我永远搞不懂的理综来了一场完全不知所谓的问答。 

      因为……我学文,但是有有点不甘心让鼓起了好大勇气才加入我列表的头像沉到最底。为了不露馅儿,我特地找理科班的好友问了些关于理综试题的问题,问得她瞪着我,语气满是怀疑“陈晓云,你不会是想在快上高三的时候文转理吧?问得这么详细要干什么?”我也瞪她,掩盖我的心虚。但是还是忍不住问,想要把握这一点能和程嘉树说聊上几句的机会。

      到底想干什么?我自己也说不清楚。

      只是我真的脸熟他很久了。午饭后从食堂到宿舍楼必经的篮球场上,升旗时操场边的旗杆下,期中期末考试时高一高二年级混用的考场外,还有他高三成人礼前国旗队在操场上统一训练,而我一个人闲闲地在操场上跑步。

      凝视一个人太久就会有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吧?或者就是有了一丝悸动才会长长久久地凝视一个人。

      我喜欢他投篮时手比划出的洒然弧线,喜欢他踢正步时笔直的肩背,喜欢他答卷子时微皱的眉或者扬起的笑。也许并不是喜欢他,但却是实在是我有时略显单调的高中生活中的显眼亮色。

      所以才会在真正面对面时忍不住多说话,才会在周末用完全不着边际的问题打扰他。

 

CHAPTER2

      后来陈晓云和我说,我认识她绝对是在我高三毕业后,在五楼的连廊上。其实不是,我也很认真的告诉她,当然不是。 

      我高一高二时常打篮球。篮球场就在食堂旁边,是学生回宿舍的必经之路。于是午饭后常常有一大帮男生围在操场边上。有的是替补,也有一堆看球的,见到一个稳稳的三分喝一声彩。女生就相对少多了,和我一起打球的好哥们儿有时会带着对象来,也有女生陪对象看球的。 

      但肯定也是有些女生在篮球场边站着的。 

      所以我至今也搞不明白,陈晓云怎么会那么显眼。她分明几乎不在篮球场驻足停留,仅仅是经过时回头一瞥,有时却能让正在打球的我恍神,分神去捕捉那一双眸子。 

      后来我说给她听,她笑着说可能是因为她天天经过时都撇上那么几眼。 

      再后来我细细揣摩过她的名字。晓云、晓云,纵然天空中有许许多多不同形状的云,一阵风吹过就变了形状,不再能找见。可她大概是早上的一朵云,第一缕阳光穿过她的头发,让她整个人都沐浴在金色的暖光之中,所以才会那么显眼? 

       再再再后来我又说给她听,她在纸上写了两笔,把纸黏在了我的后背上。我撕下来一看,是“鉴云雷达”四个字。说不了什么,把那张纸叠起来放进了抽屉里。

 

      跨年级的两个人不是那么好遇见,尤其是我上了高三之后,高三年级的大部分活动时间都是和高一高二的学生岔开的,教室也搬到了最顶层。

      但是有一次模考不知什么缘故挪到了高二所在的楼层。发卷前的几分钟,我坐在最靠打开的前门的座位上发呆,看到外面有女生拉着陈晓云问她,“你上次月考的历史错题改了没?”我就知道她是学文的了。

      后来在天台遇到时她说她有与理综相关的问题要问我,我一脸懵逼,在她问我关于理综合卷的问题时更是迷惑。专门去翻了她的空间,就看到她不久前吐槽文综玄学的发言。

      陈晓云是个小骗子。

      但那又怎么样呢?我甚至有点高兴她那样说了。不然我可能会找比她更离谱的借口要到她的QQ。

 

CHAPTER3

      高三没有暑假,短暂地调整十四天后又回到了熟悉的校园里。不同的是这次我们搬到了最顶层,每一届高三的专属楼层。

      早上不到六点半从宿舍的床上爬起来,晚上十二点统一熄灯。时间好像过得很快,又好像很慢——每一天被无限拉长,数不清的资料和试卷落到了手里,很快就在桌上摞起了高山。从窗户外向内看,好像有了影视剧中高三的样子。

      也就是影视剧中的样子而已,我在文综卷子上辛勤耕耘,终于在下考前两分钟落下最后一笔,然后思维转了个弯儿,有点漫不经心的想。有的电视剧中高中生有数不尽的爱恨情仇,事实上我连个恋爱都没谈过;有的剧本里又写高三生头悬梁锥刺股地苦读,早上跑操也是“左脚清华,右脚北大”的口号,实际上我还留恋下午放学后晚自习前和小姐妹一起偷摸出校门买的雪媚娘,周末没看完的某本连载小说,还有太阳将落不落时从五楼连廊上看到的限定夕阳。

       时间总是一天天的流淌,感觉被无限拉长的日常也在一次次的模考中翻过一页又一页,太阳落山的时间已经从开始晚自习时挪到了最后一节课前。高三生活好像多少有些特殊,又好像乏善可陈,每一个从高三走过来的学生大概都有些自己的看法。但当我和一群同学趴在走廊的栏杆边看对面教学楼楼顶上的一根天线——那上面站满了灰扑扑的麻雀时,心里只剩下了“天啊,这群高三生怎么会这么无聊。我们的日常是多乏善可陈啊”这一种想法。

      上课听讲,连着几节课的课间赶作业,让我的脑子在这个课间失去了控制。多少有点矫情的文科生思维从“窗外的麻雀,在电线杆上多嘴”一泄如注,奔流到“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麻雀归来”。“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是因为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月亮,那么我和程嘉树还是同一栋教学楼同一群麻雀呢,我理所应当“思”一下他,我被自己的思考酸地心惊胆战,又忍不住自己对自己大开嘲讽。预备铃没有打断我不着边际的胡思乱想,脑子从同一群麻雀身上跳到了我们俩在QQ上的最后一次对话。嗯,加了QQ之后多少还聊过几次,我知道了他上哪个大学,以咨询专业的借口知道了他上哪个专业。但是高三生没有把手机拿到学校的资格,我顶多是在周末回家后摸到他空间瞅上一眼。

      上课铃响地恰到好处,地理老师兼班主任拿着教杆敲黑板的声音帮助我完美回魂,在大一轮复习的最后和地球运动的知识再做挣扎。

 

CHAPTER4

      快放寒假了,快到考试周了。打完一把王者快乐订票,然后咬牙切齿。我的C++和我的大物像两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在我头上晃荡,我需要滚去图书馆学习。不能迟疑,犹豫就会败北。

      “程子,你有没报回校宣讲的那个活动?辅导员前两天发大群里了。”对面许绎坤从他的高等数学后面探头问我。

      “报了报了。我们高中每年组织宣讲活动,早有人拉QQ群了。”我从上铺下来,把书往书包里塞,顺嘴回他。

       往图书馆走的路上刷了一下QQ,除了新建的回校宣讲的​QQ群和永远有新消息的QQ看点,下面就是陈晓云的猫咪头像。上大学之后QQ几乎不怎么用了,导致哪怕我和陈晓云上次说话还是在一个月前,她的头像也会在QQ列表的最上面几个。也不知道她在忙啥,反正高三么……就是又无聊又有意思的一年。去年我高三八月份的时候下了一次很大的雷阵雨,当时只有高三补课,感觉整个年级的高三生都跑出教室在楼道里看雨,大叫混杂着笑声,我后座几个大兄弟从五楼跑到一楼,不打伞地窜到雨里,傻逼呵呵冲楼上打招呼。这TM是有多无聊,但是要不是预备铃打了我说不定也就下楼去了。

      有意无意地刷了一下空间,看到陈晓云吐槽高三生聚众看麻雀堪比三岁小孩。我掐着周末上QQ,偶尔就能看到陈晓云的说说。同一个学校,同样无聊又有意思的高三。

      我想起上一次陈晓云问我学的什么专业,说要加以参考。点开小窗告诉她回校宣讲的具体时间,顺便告诉她除了北航,我知道在北京的同学有人大、北师、对外经贸大的几个都会参加宣讲。实话实说,她是学文的,听北航宣讲的意义真的不大,和她说的几个学校都是北京高中校友群里几个文科生要组织回校宣讲的。

       进图书馆看了两个小时书课本,做了一晚上大物例题,很难说自己没有飞升的感觉。十点多拉上书包拉链走出图书馆,发个朋友圈感叹一下和大物的爱恨情仇,然后爬到QQ上再发一条说说,我早把空间3天可见改成了随便浏览不算时间的那种。发空间的时候觉得自己有点无聊,实际上我有损友已经顺着电话线吐槽过我一遍朋友圈一遍空间的行为,他对着我明显频率更高,但点赞人数更少的空间,问我“哎,程啊,你不是专门给谁看的吧?搞这么隐晦?”

       我能说什么。承认了我们小群里肯定要炸锅,不承认……呵呵呵呵呵,那确实是鬼扯。

姜小心同学

高中的故事

没有爱情故事,课堂是枯燥,下课补觉,高一高二课上睡觉、发呆没有写的那些笔记,高三都得补回来...每天期望都是还有半年就能脱离这个学校了!

这是个封闭学校,管理很严,请假也是,每天听的最多的是哨声,后来我两个星期放学回家,听到交警的哨声,我都会有些恐慌。

如果能考一个好的学校,一定要尽全力!从16到18岁的时间,只有一次,不要浪费


没有爱情故事,课堂是枯燥,下课补觉,高一高二课上睡觉、发呆没有写的那些笔记,高三都得补回来...每天期望都是还有半年就能脱离这个学校了!

这是个封闭学校,管理很严,请假也是,每天听的最多的是哨声,后来我两个星期放学回家,听到交警的哨声,我都会有些恐慌。

如果能考一个好的学校,一定要尽全力!从16到18岁的时间,只有一次,不要浪费


倒拔垂杨柳

高考倒计时142

用一个词总结今天就是:摸鱼

我上课的时候,他有空,我有空的时候,他打球,完全没有凑在一起的时候,都没怎么聊

萌生出了一种很想见他的感觉

用一个词总结今天就是:摸鱼

我上课的时候,他有空,我有空的时候,他打球,完全没有凑在一起的时候,都没怎么聊

萌生出了一种很想见他的感觉

一个复读不如自由落体的高三狗的日记

我来到这个世上,是为了将来为别人带来幸福

不是来嫉妒的


和自己比,努力学习


不是来嫉妒的


和自己比,努力学习

Renee

地理笔记(三)

接上篇~

大学寒假好好整理了一下高中地理笔记,分享给需要的学弟学妹萌~

加油鸭

地理笔记(三)

接上篇~

大学寒假好好整理了一下高中地理笔记,分享给需要的学弟学妹萌~

加油鸭

满庭清昼是盐汽水味的

“永不止息地生长”

明天要月考 我却感觉已经放假了qwq

“永不止息地生长”

明天要月考 我却感觉已经放假了qwq

月亮加点甜

2022高考生物课本边角知识大全,吃透它怎🉐高分!

2022高考生物课本边角知识大全,吃透它怎🉐高分!

倒拔垂杨柳

秋考倒计时143

白天跟他没怎么聊

晚上和他聊了不少,聊了他去玩密室,聊了我的奇遇,还有他们家做菜竟然不放糖,太离谱了,为此我跟他进行了长达半个小时(?)的争辩,最终得出结论,只有上海人做菜放糖,离谱

白天跟他没怎么聊

晚上和他聊了不少,聊了他去玩密室,聊了我的奇遇,还有他们家做菜竟然不放糖,太离谱了,为此我跟他进行了长达半个小时(?)的争辩,最终得出结论,只有上海人做菜放糖,离谱

🍑

Fly me to the moon


老姐给我做了下考研英语

好家伙单词太多不认识了

新滴便签纸好好看 粉粉的超可爱


Fly me to the moon



老姐给我做了下考研英语

好家伙单词太多不认识了

新滴便签纸好好看 粉粉的超可爱







小易学长

💫创作灵感

很多高中生不选择物理的原因,就是因为物理太难了,不仅逻辑性很强,而且题型难度也很大。比如说力学,运动学等等,每一个板块都需要同学们认真梳理。


📍 划划重点

但是许多同学在物理上一味的刷题,背公式,考试却并不能考好。这是因为同学们并没有掌握知识的本质,只掌握了皮毛,也不能做到灵活运用。


🧭 备考攻略

物理学习的核心在于思维,从变化的题目抓住本质,建立模型,建立通解。所以能否掌握模型是物理能否学好考好的关键。只有掌握了关键的题型,才能立刻抓住这个题的本质,在考试的时候快速准确地得到答案。


🎁干货分享

所以今天给同学们整理了高考物理热...

💫创作灵感

很多高中生不选择物理的原因,就是因为物理太难了,不仅逻辑性很强,而且题型难度也很大。比如说力学,运动学等等,每一个板块都需要同学们认真梳理。


📍 划划重点

但是许多同学在物理上一味的刷题,背公式,考试却并不能考好。这是因为同学们并没有掌握知识的本质,只掌握了皮毛,也不能做到灵活运用。


🧭 备考攻略

物理学习的核心在于思维,从变化的题目抓住本质,建立模型,建立通解。所以能否掌握模型是物理能否学好考好的关键。只有掌握了关键的题型,才能立刻抓住这个题的本质,在考试的时候快速准确地得到答案。


🎁干货分享

所以今天给同学们整理了高考物理热点题型归纳总汇,整理成34章节+251页笔记,共251页,寒假不刷太亏了!希望可以帮助到同学们打好基础,在高考的时候面对每一类高中物理题,都能在最快的时间内找到思路和突破口。

Hwgllrq26823

Record - Day 1

倒数一百天 加油

[图片]


倒数一百天 加油


倒拔垂杨柳

秋考倒计时144

今天玩的好开心,上午数学课睡的好香

日语课认认真真的听了,小杨还评价教练性格温吞,他刚刚跟我聊天的时候还特意去查了,温吞是什么意思,结果察出来是男女之间,男生喜欢拉扯。

体育课啥也没看,净看他打球了,不过他打球也确实好,赢得组留在场上,输的下去,他除了第一场下去了,剩下的全在上面

下午老师正好都不在,苍老师没来,在教室自习并和lcy玩,下一节自习课直接作为学生家属留在自己教室里,和他们一起打牌,运气真的很好,第一把上来6张,顺子,一把出完,赢了

[图片]

回家以后开始玩手机

晚上回乡下吃好晚饭以后去信业配隐形眼镜了,很期待收到的是什么样的

今天玩的好开心,上午数学课睡的好香

日语课认认真真的听了,小杨还评价教练性格温吞,他刚刚跟我聊天的时候还特意去查了,温吞是什么意思,结果察出来是男女之间,男生喜欢拉扯。

体育课啥也没看,净看他打球了,不过他打球也确实好,赢得组留在场上,输的下去,他除了第一场下去了,剩下的全在上面

下午老师正好都不在,苍老师没来,在教室自习并和lcy玩,下一节自习课直接作为学生家属留在自己教室里,和他们一起打牌,运气真的很好,第一把上来6张,顺子,一把出完,赢了

回家以后开始玩手机

晚上回乡下吃好晚饭以后去信业配隐形眼镜了,很期待收到的是什么样的

顾林夕好听个啥

且翔之于寰宇,莫念莫回头

          如果你问我,男人和女人快步走路有什么区别,我会说:男人快步走路是为了爱,爱着学习,爱的深沉;女人快步走路是为了恨,恨这男人,恨他无情。

        他叫李翔宇。记住他这名字,我花了三天八小时四十五分钟三十秒,也就是在那天第一节课下课铃声响毕,我记住了他的名字。有人笑我奇怪,记住这个平平无奇的名字需要三天吗?我也笑他们奇怪,记住一本书上的英语单词需要三天吗?在我眼里,看不到李张王刘怎么区分,却...

          如果你问我,男人和女人快步走路有什么区别,我会说:男人快步走路是为了爱,爱着学习,爱的深沉;女人快步走路是为了恨,恨这男人,恨他无情。

        他叫李翔宇。记住他这名字,我花了三天八小时四十五分钟三十秒,也就是在那天第一节课下课铃声响毕,我记住了他的名字。有人笑我奇怪,记住这个平平无奇的名字需要三天吗?我也笑他们奇怪,记住一本书上的英语单词需要三天吗?在我眼里,看不到李张王刘怎么区分,却能清晰的记住复习(review)和预习(preview),因为它们有个p区别。

        记不住人的名字让我略显痴呆,而记不住人的脸,让我呆上加呆。我想起了那个戚静的雨天,我对着和别人打招呼的人傻笑。因为我误以为在跟我打招呼,而我只是记不住她的脸。事后我们三个都笑了,后来我才明白,她们笑的是尴尬的误会,而我笑的,是我们没有缘分。

       有缘分的诗句让我过目不忘,没缘分的文章让我痛苦自责,即使强行记下,却也只是印证了“勉强”一词,几天之后,又如初见。记住他的名字,我交出了三天时间,而记住他的脸,我交出了我的心。

         高三的日子枯燥且匆忙,唯一能让人喘口气的机会便是考试。坐在考场对应的座位上,看着其他同学翻书复习,临时抱佛脚是一个极为有效的考试策略,像极了我的高三。我换了个姿势,十几分钟的等待对我来说不只是等待,还有给脑子短暂的放放假。直到看到他,那一刻我意识到,此时放假的是脑子,工作的却是心脏。

          那也许是我第一次见到一个人学习成绩和我差不多的情况下,长得很好看。我不由得把目光停在他身上,我想起了晨读读过的诗句“素月分辉,明河共影,表里俱澄澈。”初秋的风吹进教室,把我们紧紧围在一起。有人说“八岁到十八岁中间有十年,十八岁到二十八岁中间却有一生。​”现在我十八岁,我们有没有可能在一起一生。 

         不出意外,两小时后我忘记了他。

         一个月后的考试,我再次遇到了他。当我第一眼看到他 ,我便回忆起了他 ,我就意识到,我记住了他。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我激动的心情,就好像只读了一遍《出师表》就能全文背诵。我怎么凭借一面之缘记住了他一个月?这也许是和所有让我过目不忘的诗词一样的解释——缘分。

          我记得那一场考的是物理,学完高考要考的物理需要五年,等一场物理考试要等一个月,考一场物理考试要考九十分钟,而爱上一个人,只需要一眼。                

         我不知道我们何时才能再一次相遇,但我考完试就坚定的走出了教室,因为我坚定不移的相信,下一次相遇,会很快。

         于是在一个吵闹傍晚,我在人群中看到了他,他正抬头看着我这边,或许他并没有在看我,只是那一刻,傍晚突然不吵闹了。

         我很快定位了他的班级大概位置——二部二楼。可我无法找到他,或许是因为他们年级我只认识两个人,也或许是因为我并不想在他上高三的时候找到他。

          也许有时候知道不该知道,却还是想知道,知道之后却又说不如不知道。我知道了二部二楼有十七十八十九二十,四个班,偏偏我唯一认识的女孩就在十九班。我想如果这不是缘分,那肯定是情债。

          四个班中有三个班选了物理,他不在十九班,听说二十班没有好看的。于是在那个穿秋裤的灿烂季节,我们对着考场把他找了出来。而他正好是那女生的初中同学。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他的名字,也是我第一次真正听说有关他的一切。听说他情感史空白,不太和女生讲话。听说他不太和男生打球,也不太玩游戏。听说他热爱学习。听说之前有我这一届的女生跟他要联系方式,听说要了三次,都被他拒绝了。听说那女生长得很好看。

          “所以你是有他的QQ的对吧?”我问。那女孩把他的QQ发给了我。

        再三犹豫后,我加上了他。犹豫再三后,我把他删了。我想到了第一次看见他笑,那时不知不觉已进入初冬。他穿了一件我叫不出名字的颜色的外套,在阳光下的男孩群里,他笑着。那种感觉好像有人轻轻在我心头挠了一下,波及不大,却又不可忽视。他有他的世界,我不该打扰他。

         知道他在二部二楼之后的每一天,几乎都在计划着相遇。在高三放学吃饭的日子里,人与人群相遇了,是排不完的队,而人与人相遇了,是抹不掉的热忱。幸运的是,我没有遇到人群,没有排不完的长队;不幸的是,我遇到了人,陷入了自作多情的热忱。

         爸爸妈妈从小教育我,在后面跟着别人是一件不礼貌的行为。可我怎么也追不上他,不知道那遥不可及的空间里,过不去的是腿,还是心。我抬头望向餐厅二楼的楼梯,有那样一个身影,不到半分钟就蹿了上去。我安慰自己说,男人也好,女人也罢,都是猴子进化而来的。

          那段时间里总是见他去排包子的队,那家包子白白的,好像他在我心中干净的模样。那天又是在上楼梯,我对小周说,他总是去吃那家包子,没见他换过。我看到他从我身边奔上楼去,有时会觉得,如果这里没有楼,他会不会奔向我。

         我将他指给小周看,看到了吗,那个上楼最快的。小周嫣然一笑,说那说明他是一个专一的人。我心里疑惑,带着心里的疑惑我也冲上楼去,边冲边问小周,你能看出我是一个专一的人吗?小周告诉我:“我说的是他每天吃包子!”

         风往南吹,水往东流,在那条放学的小路上,我每天努力追赶他。亦或者,本来我在前面,他快步超过了我,看到他后,我开始追赶他。我每天统计着时间,计划着相遇。天字有人,意字有心,天意,自在人心。有天我剪了头发,理发师应该和我没有缘分,我觉得那头丑爆了。傍晚放学,还在犹豫要不要追着他吃饭,我看到他也剪了头发,比我的还难看。那时我觉得,也许老天真的是故意让我遇到他。

         两个月很快过去,翘首以盼的考试不知不觉间渐渐靠近。认识他之前我每天都渴望成绩进步,但认识他之后,我每天渴望的是他成绩进步。我让人打听了他的考场,收到写有他全部考场的那一刻,我又激动又自责。激动的是我们有一科地理在一个考场,自责的是,我物理成绩比他的差。

          他所有的副科都挺好,物理,化学,地理,而我只是语数外有优势,所以我们的总分几乎一样。小心的拿着那张纸条,我把它贴在了记了我的考场的本子的那一页。我突然忘记了他选的组合,只记得他副科很好。当翻起我不太愿意翻起的生物书,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他认认真真做生物遗传题的样子,那一刻,生物遗传题似乎没有那么让人头大了,只觉得他做题的样子很帅,生物遗传题也很帅。在我最讨厌的季节里,我翻开生物书,页码锁定遗传题,我讨厌的东西少了一样。

          十九岁之前我一直以为能让我恐惧的只有冬天的温度,十九岁之后才发现,原来还有考试时实验室里的温度。在语数外考场被冻到怀疑人生后,地理考试的前一天夜里,我咬牙脱下了棉裤。高中生很多时候无法达成目的的原因是太自卑,而我却是因为太自作多情。

           我清楚的知道我考试的位置,却莫不清我在他心里的位置。进考场门的那一刻,我第一眼看向他的位置。他位置上坐着一个陌生的人,那个陌生人看着我,我在班里寻找着他。坐到我位置上那一刻我才发现,那个陌生人就是他。那一刻,我也摸不清了他在我心里的位置。

           期末考试结束就到了元旦,我没兴趣参加他们的元旦晚会,于是请假在家。我开始反复疑惑为什么,为什么我又忘了他的脸。那天我拿起手机,找到让我觉得我们有缘分的那个女孩,缓缓的打出一行字“你有没有兴趣帮我偷拍几张照片。”

            元旦的假期,我在家对答案。有时候我们会迫切的想知道答案,但其实知道了答案之后,我们并不开心。一连串的错号让我心头落泪,成绩出来之前我认为我已经废了。

           人说高三打基础,高四九八五。如果高四再不行呢?于是我陷入了绝望,我开始恨,开始想要宣泄。当一个人类决定要放弃另一个人类,要做的也许只是放弃他所坚守的纯粹。我突然发现我对他有点思念,不是一点,也不是思念。

           世间万般因果皆是轮回。十八分钟二十六秒后,我又加上了他的QQ,只是这一次,我没再选择删了他。

            我说,你好你好,我叫顾林夕。他没有回答。我说,你可以回我的消息吗?他回了我。也许还不如不回,至少我能幻想他不回消息是因为没看见。我说,听说你应该不会理我。他说,你听说的没错,拜拜。至此,他再也没有回过我的消息。人生就是那么行色匆匆,有时候不经意间说出的拜拜,可能就是真的。

            我将消息分享给朋友,有人笑的没劲了,有人夸他太绝了,还有人骂我废物。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些论调声潮,我只知道,我还在喜欢。

            那年我周岁十九,他周岁十八,虚岁一百二,我决定要当面跟他打招呼。我记得最后一节课上的数学,数学老师总是喜欢拖堂。虽然数学老师讲课的样子很帅,但那一节课,我无数次望向钟表,像小时候盼望放学一样,祈祷着时间过得慢一些,那样老师就可以把知识讲完,那样就不会拖堂。不知怎么的,那天老师没有拖堂。我赶上了他,在他下楼梯的时候跑到了他后面。深呼一口气后,我轻轻拍了拍他的衣服。“嗨,我是顾林夕。”记得小时候看疯狂原始人,两个主角谈恋爱时总是互相对对方说“嗨”,在我眼里那是一个极其浪漫且暧昧的语言,我就决定,我对心爱的男生的第一句话,一定得是“嗨!”

           他淡淡的看来我一眼,打算走开。我又追上他,我是顾林夕。他淡淡的点了点头,打算走开。我又追上去,我是顾林夕。他对我嗯了一下,打算走开。也许这种重复并没有意义,就像小时候问妈妈为什么不能看电视,她会说“就是不能。”

           我又追了上去,我问他,你英语听力在几场考试。他说,三场。他是立马回答的,他一直在听我讲话并注入了思考,也许他并不是想走开。我又问,那你在几号?他停顿了一下,又说,奥,顾林夕是你。我点点头,又问,你在几号。他说,十四号。当我的话讲完,我们都开始沉默,我们一起走到楼梯的末端,如果可以许愿,我希望这个楼梯没有末端。

          我没有再追上去,他其实在那里等了一会,看我没有再追上去,就又开启了快步走模式。

           高考听力前一天,我们放了一天假。我无数次回忆起在楼梯看见他对着空气笑的样子,他的眼窝像一杯上等的红酒,使人迷恋,又甘愿沉醉其中。那一刻我知道,他对我的吸引不是一点,而是一瞥,惊鸿一瞥。

           那天晚上有人跟我发消息说他更新了空间,但是设置了权限。我重新下载了QQ,点开了他的头像,发现他换了网名,换了头像,空间也对我设置了权限。而那天鬼使神差的,我用甲片和甲油胶画下了他头像,用了三个小时。

            高考听力那天,我见到了他。突然我想让骂我废物的那个朋友见见他,于是我让朋友在原地等着,我跑到他跟前,对他说“嗨。”他惊奇的看了我一眼,也许已经不认识了。我以为我们之间有许多缘分,但我不知道,原来缘分是缘来就分。

              如果你问我,男人和女人快步走路有什么区别。在一次回教室的路上,我又追上他,问他为什么换了头像网名,更新了空间又设置权限。很多时候问问题的不是想知道答案,而是想告诉他,我很想他,或者只是想送给他那个画有头像的甲片。他说,他的QQ被盗了。那一刻我知道他对我撒谎了。人生就是这样,有些错过,不是错了,而是过了。他一双腿快步的走着,这一次,企图想甩开我;我在后面紧紧的跟着,企图多问几次,听见想听的答案。我以为只有黄桃罐头会过期,后来才发现,其实999感冒灵会,布洛芬胶囊也会,一个药只能过期一次,而一个人却能让人失望无数次。如果你问我,男人和女人快步走路有什么区别,我会说:他快步走路是为了爱,爱着学习,爱的深沉;而我快步走路是为了恨,恨这男人,恨他无情。

          两分钟后,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我又想通了。他是一个有礼貌的人,他在拒绝,只是没有明说。如果一个喜欢人亲口让我自重,我恐怕受不了。

            他叫李翔宇。翔宇,相遇,相是因缘而相识的相,遇是再也遇不到的遇。

             克制本心,不再挂念一个喜欢挺久的人真的是一件很难事。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做不到。

      

一个复读不如自由落体的高三狗的日记

650,市一调,超乎预期

还是比那个同学低,人家670…

好久没有体会过嫉妒了,这他妈就是,我也想摒弃的情感。停停下!!!!缓解压力,释放焦虑的最好办法就是努力学习,全身心投入


不要和别人比,和自己比


市上排名比上一次前进了十名,进步


祝贺,不是吗?

还是比那个同学低,人家670…

好久没有体会过嫉妒了,这他妈就是,我也想摒弃的情感。停停下!!!!缓解压力,释放焦虑的最好办法就是努力学习,全身心投入


不要和别人比,和自己比


市上排名比上一次前进了十名,进步


祝贺,不是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