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高冷

17839浏览    968参与
AI060143

我知道他不爱我,我只是不知道,他这么狠

清冷禁欲皇帝×傲娇口是心非小公主

骨科

公主视角→客观视角


上篇(公主视角) 


公主视角


    还没等我想好要怎么应对,皇宫那边倒是传来了动静。


    皇后宣我进宫。


    皇后?我前脚撞破御书房活春宫,后脚皇后召我进宫。


    皇后必定不是御书房那女子,毕竟被撞破这种事再孟浪也怎么有脸见我。而且皇兄也不会允许的。...


清冷禁欲皇帝×傲娇口是心非小公主

骨科

公主视角→客观视角


上篇(公主视角) 


公主视角



    还没等我想好要怎么应对,皇宫那边倒是传来了动静。


    皇后宣我进宫。


    皇后?我前脚撞破御书房活春宫,后脚皇后召我进宫。


    皇后必定不是御书房那女子,毕竟被撞破这种事再孟浪也怎么有脸见我。而且皇兄也不会允许的。


    那就是皇后的盟友。要不然就是皇后召我进宫,要敲打敲打我。


    等等,皇后要敲打我?她要敲打我什么?御书房……


    随意出入他的御书房是他独独没给我下限令,御书房乃皇家重地。她既已知晓我能随意出入,又要敲打我,恐怕为的不仅是怕我知晓皇家政要。


    我怕她敲打我,为的是我那不该有的心思。


    思及至此,我怒意渐生。


    放肆!我乃当场琼华公主,当今太后是我生母,先皇在世我是最得势,盛极一时的琼华公主。我自幼在宫里长大,连当朝重臣都不敢对我放肆。


    我虽为女儿身,但南疆水灾,禹城蝗灾,宫口寺佛案,京城军火案哪一案没有我的手笔?就算不论先皇宠爱与当今身份,就我单单我这功绩,连皇兄也要仰仗我几分。


    不过区区皇后,她怎么敢?


    不过是做了会儿皇后位子的官家嫡女,就敢越俎代庖来教训我。当真以为我琼华的性子是她温柔小意的解语花还是菟丝花?


    天家人,一天是天家人,一世是天家骨。


    我换上颜色昳丽的宫袍,昳丽的金线勾勒云纹,在我深紫色的裙踞,金凤隐匿,翎羽夺目。


    恶紫夺朱。我换上这样恣意妄为的金凤黛紫,就是要去闹事。


    我倒要看看如今的官家嫡女,有几分能耐?


    凤祥宫。


    “既已派人通传,皇嫂知晓琼华来叨扰,那琼华便不做礼节,省得皇嫂烦心了。”我一扬宫袖,随意拜了拜就进了正堂,坐在她侧边的席位上。


    “琼华,你既称我一声皇嫂,那本宫也是你的长辈。先皇在世最重礼节,琼华如今,倒是有几分忘本了。”


    皇后高高在上坐着她的主位,低头拨弄着珠子,睥睨了我一眼。


    当真是有了点皇后的气度。只可惜,皇后要失望了。


    “皇嫂倒是对旧日宫中事很是熟悉。父皇九泉下有知,也会欣慰皇嫂如此贤良淑德。”

 

    我不紧不慢吹了口茶。先皇的驾崩疑点尚多,先皇旧部大多投诚于我。她要拿先皇来压我,我便拿先皇来压她。


    一个官家嫡女对宫中旧事张口就来,无论是有心还是无心,皇兄绝不会容忍这等没有分寸的女人执掌凤印。


   皇后脸色白了一白,倒是自顾自喝了一口茶。


    “琼华好生伶牙俐齿,可惜先帝再如何调教,也只是个女儿身。”


    “皇嫂谬赞。女儿身男儿身都是父皇子女,我所奢求不过父皇留下的江山社稷能更胜从前。女儿身,也只是换一种方式守着子民安康而已。”


    皇后说错话了。


    父皇调教我并非为我夺权。我也并非因为女儿身无缘朝政而遗憾。


    但皇后这话说出来,就是大逆不道。


    我正觉得有趣,就听见外头传来一声“太后驾到”。


    母后与父皇多年举案齐眉,伉俪情深。父皇为稳固江山娶了许多女子,但母后的凤位,没有一天是坐不稳的。


    父皇怕母后总因着“母仪天下”要白吃许多亏,被迫忍让。所以那个被天下人称赞“勤政爱民,无心后宫”的父皇,偷偷给母后养了一队暗卫。


    明面上气度不能输,背地里场子不能丢。


   他们感情这么好,母后怎么能容忍皇后在这拿父皇当筏子暗讽我?何况那是我母后——当朝太后。


    “先帝已故,朝纲为后宫大忌。皇后,先帝教养公主,岂容你僭越?”太后梳着端庄的发髻,面上的笑容不改当年,亦是沉稳庄重又暗藏锋芒。


    自从皇兄即位,为避人口舌,我出入皇宫的次数都大打折扣,更何况是太后寝宫。


    “儿臣参见母后。”我缓了缓有点发红的眼睛,低身沉下一礼。


    我还当自己没长大,在这凤祥宫见着母后了,也有点想哭想哭的感觉。


    “琼华免礼。”母后抬了抬了扶我一把,却没有坐下的意思。


     她踱了两步,便对着皇后训斥了几句。


    “皇后,你既为六宫之长,仪态风度就更要率六宫之首。先帝旧事不容妄议,”她说着,面色沉了又沉,敛眉清清冷冷地看着皇后,“哀家的孩子,也容不得你插手。”


    母后面色一冷,说到最后,拉起我就离开凤祥宫。


    我自是能猜到皇后脸色发青。


    父皇与我,三皇兄皆为母后逆鳞。我再顽劣,母后的孩子,也应当由母后来管教。


    就算方才在凤祥宫我真与皇后行礼了又怎样?先不说我愿不愿意,我就算是行了,她也未必受得起。


    随母后出了凤祥宫,我一抬眼就看到了一个分外眼熟的女子——凄楚可怜,柔弱无骨。


    可不就是御书房活春宫的女主角吗。


    “淑妃参见太后。”她福了一礼。


    “淑妃,免礼罢。”


    母后说完,就继续随我走远了。


    淑妃?原来她就是淑妃。瞧着面熟,却是与我有几分相像。


    一看见她这幅菟丝花的样子,我就犯恶心。


    几月后。


    我似是好久没见着皇帝了。御书房一事后,我被皇后召进宫那日起,我再也没进过宫。安安分分待在我的公主府闭门不出,似乎是从未有过的事。


    可笑的是,往常我这般反常,他早该来看我了。如今却是,几个月了,也没有来。


    他不来看我。


    他都不肯来看我了。


    山不来就我,我偏去就山。


    我听闻江南盐税有异动。他刚即位,急于立威出一个政绩。趁着消息还没传到宫里,我便先一步请旨巡游江南好了。


    我打着这如意好算盘,就想在江南等他。

1GB

「少女Alpha人格养成记」第0044节

我总感觉,他那样的人,我高攀不起。


不只是我一个人这么想。


他身上那种隐隐绰绰的高贵气质,也劝退了很多想要靠近他的女生。


他眼神里的淡漠,总让我有种错觉————

仿佛他淡漠的眼眸中,有一团火焰被压抑着。


当别人提起政治新闻的时候,那团火焰就会不自觉地浮现在他眼里。


尤其是提到冉妍,他眼神里就会出现一股杀气。


别人也许看不出,但我却能感受到。


但是关子笃看向我的时候,非常放松愉悦,那眼神就像他凝视夜晚明月时那样柔和。


我有时会胡乱猜测,他是不是因为我的名字好听,才和我做朋友的。


我冲关子笃点点头,又对顾归琛说:

“你放...






我总感觉,他那样的人,我高攀不起。


不只是我一个人这么想。


他身上那种隐隐绰绰的高贵气质,也劝退了很多想要靠近他的女生。


他眼神里的淡漠,总让我有种错觉————

仿佛他淡漠的眼眸中,有一团火焰被压抑着。


当别人提起政治新闻的时候,那团火焰就会不自觉地浮现在他眼里。


尤其是提到冉妍,他眼神里就会出现一股杀气。


别人也许看不出,但我却能感受到。


但是关子笃看向我的时候,非常放松愉悦,那眼神就像他凝视夜晚明月时那样柔和。


我有时会胡乱猜测,他是不是因为我的名字好听,才和我做朋友的。


我冲关子笃点点头,又对顾归琛说:

“你放心,我不会找那些欺辱我的人报仇的。

“他们都是过去式了。

“我变得再强大,也不会欺负人。”


顾归琛欣慰地点了点头:

“有些事,我还是得提前告诉你。

“你知道,光星上有一群极端分子吧?”


我摇摇头。


在封闭的孤儿院里呆着,我和外部世界有些脱节。


不过,我倒是对大街小巷里光子横幅十分熟悉——

“夜当诛,昼永存!”


这宣传语,在光星,四处可见。


连我们这样开放的星际学院,楼梯间甚至是篮球场,也会有这样的横幅。


只不过,我从未思考过这六个字背后的意思。









一节500,日更8节~

【彩蛋】提到冉妍时 vs 看金霁月时 

——————

啊呀,小可爱,粉心蓝手,点个再走?

收藏转发评论哦~

最后,求个粮票,你的支持是我的动力^_^


wwwwwwhy

【一些场景】你和

傍晚。


你和他走在路上。


一如既往地他向你撒着娇。


:“你什么时候能向我撒撒娇呀,女孩子家家,怎么回事。”


你嘴角挂起一抹笑。


故作高冷的你,终于要卸下铠甲了吗?


你微微侧过身,抬头看着他,“可以抱抱我吗?”


你微伸开双臂,等待他给你一个热情的拥抱。


“啊”


你的纤手只好环在他的颈上。


他就这样把你公主抱了起来,“mua,宝贝真乖!”

傍晚。


你和他走在路上。


一如既往地他向你撒着娇。


:“你什么时候能向我撒撒娇呀,女孩子家家,怎么回事。”


你嘴角挂起一抹笑。


故作高冷的你,终于要卸下铠甲了吗?


你微微侧过身,抬头看着他,“可以抱抱我吗?”


你微伸开双臂,等待他给你一个热情的拥抱。


“啊”


你的纤手只好环在他的颈上。


他就这样把你公主抱了起来,“mua,宝贝真乖!”

AI060143

我知道他不爱我,我只是不知道,他这么狠

清冷禁欲皇帝×傲娇口是心非小公主

【骨科】

公主视角→客观视角


我是北朝极负盛名的长公主,封号琼华。父皇常叹,若我是个男子就好了。似乎为了麻痹自己我是个男子,父皇常带我微服私访,带我出游视察,除了不能命我为东宫,一切东宫该做的事我都做尽了。


我的名望也从很小时,一点点积攒起。


父皇给我掌权,给我单独立府,给我封号封地,也给了我无尽滋长的野心。


我记得八岁之前是没有立储君的。我的几个哥哥总是折腾得明里暗里不让人安生。


我与三皇兄同为母后所出,三皇兄却无意皇位,整日闲云野鹤,诗情画意。


母后有些愁他将来因无权无势被将来的皇帝折翼,立储君的那一...

清冷禁欲皇帝×傲娇口是心非小公主

【骨科】

公主视角→客观视角



我是北朝极负盛名的长公主,封号琼华。父皇常叹,若我是个男子就好了。似乎为了麻痹自己我是个男子,父皇常带我微服私访,带我出游视察,除了不能命我为东宫,一切东宫该做的事我都做尽了。


我的名望也从很小时,一点点积攒起。


父皇给我掌权,给我单独立府,给我封号封地,也给了我无尽滋长的野心。


我记得八岁之前是没有立储君的。我的几个哥哥总是折腾得明里暗里不让人安生。


我与三皇兄同为母后所出,三皇兄却无意皇位,整日闲云野鹤,诗情画意。


母后有些愁他将来因无权无势被将来的皇帝折翼,立储君的那一年给了他一个保命符。


当然,除此之外皇兄还有一个保命符——那就是我。


父皇疼我是全天下人尽皆知的事。我也绝不会放任三皇兄被折翼不管。


八岁那年,父皇从宫外带回了一个皇子,让我叫他五皇兄。


第一眼见到他起,我眼里就再也容不下别人。


他穿着一身月光色的长袍,恭谨淡然地站在父皇身后。那么清冷,像月光一样寒凉疏离的人,偏生长了一双多情眼。


我琼华自幼受极为严苛的宫规礼教,自知不该失了仪态和气度。不该太过冒失地抬眼打量他。


可我总感觉他那双桃花眼潋滟多情,像一把钩子,直直勾住我的魂。


深陷情网,自此心甘情愿,为他倾倒。


我六岁时,有一疯疯癫癫的道士入过宫。母后极为不喜,觉得他就是个满口疯言疯语的疯子。父皇却极为敬重他,让他为我算了一卦。


他说我命中注定的良人和上辈子的情劫因为命格错乱,混在一起了。劫尽甘来,但渡劫犹如跗骨之蛆噬血。渡劫失败,我会一辈子深陷囹圄。我会痛失所爱,亦或是爱而不得。


劫渡了如何,我就不知道了。这些都是我扒着宫门偷听来的。


从我见到他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他是我的劫。


他很快入主东宫。父皇在朝廷上力排众议,立了他为储君。


我呢,自然是打着皇妹的旗号天天往东宫跑。


“皇兄皇兄!琼华真的好冷!”我常大喊着,像撒欢的小麻雀飞进他的东宫,再窝进他怀里,抱怨着再好的银丝炭也不管用。


他性情冷的要命,可我不在乎,我总缠着他冲他撒娇,向他讨要些女孩子家喜欢的小玩意儿。


久而久之他疼我疼的要命。


十岁那年,西邑进贡,有一颗极为璀璨的蓝色琉璃珠。我在宫宴上看得两眼发直,喜欢得要命。但父皇刚才已经赏赐了我,我端着公主的架子不好贪心。


他只是摸摸我的头,沉默地喝了两盏酒。


后来父皇问众人,有什么想要的贺岁礼。


他长身玉立,上前作揖,问父皇开口讨要那颗琉璃珠。父皇笑着打趣他,这么精美的珠子,他可是要送给心上人?


天晓得,我当初听到这句话,手端着琉璃盏,因为攥的太紧,被琉璃盏尖尖的角扎了一手血,还浑然不觉。


他脸上闪过几分窘迫,有些不大自然,刹那有坦然笑而不答。他只说,求父皇能赏他。


我知道他速来是疼我的。但万一他有了心上人,把珠子送个了别人,我何止会不快。


一想到这,我的心就钝钝的疼。我垂眸攥紧了衣角,起身向父皇告醉。


他似乎没想到,我这么快就要走了。


我只是烦,烦看到他心里有人。


后来我就记不太清了,好像是我一个人坐在御花园的夜湖。一个人冷眼瞧着波光粼粼的水面。


我瞧着宫宴散了,几个年长的皇兄有说有笑地牵着皇嫂的手回府。越看我心里越气恼。恼着恼着就没出息地掉了眼泪,衣裳打湿了一片。


突然闻到一股熟悉的冷松香,熟悉的月光色长袍和金色暗纹袍角。柔软的衣袖给我一点一点拭干净脸上的眼泪,他用指腹抹了抹我的眼泪,摁在唇边。


“眼泪这么苦,你一哭,我心里也跟着涩涩的。”

他轻柔地把我拉进怀里,一下一下抚摸着我的脸,低低地诱哄道:“别哭了,嗯?”


他那时已经十四岁,声音是夜色朦胧的喑哑和年少的清澈杂糅。


我抬起泪眼婆娑的小脸,看了他一眼没理,继续抽抽搭搭地哭。


他从怀里掏出那一颗蓝色的琉璃珠,手忙脚乱地塞进我怀里。


“喏,你要的珠子皇兄给你讨来了。别哭了行不行?琼华?柔谨?”他好像不太会哄人,脸色一身青一阵白,手足无措地看着我。


柔谨是我的小字。


“呜呜呜呜呜皇兄,琼华还以为你不要我了,琼华还以为……珠子要给别人了呜呜呜呜呜呜呜……”我直接扑进他怀里,小小声地控诉,啜泣,委屈得要命。


他垂眸很无奈地看着我,月色下他的眼眸流光溢彩,全是我一个人的倒影。我知道他一贯宠着我的。


在北朝,只有夫妻与生死之交,父母能唤小字。他和我,似乎哪样都不是,只是情急之下随便喊出来的。


可我不管,他唤了我的小字,就要当我的夫君。


我已经不满足于单单的这些宠爱了,我要得更多。


父皇素来疼爱我,我以学习礼仪为名搬进他的东宫。我被他安排在偏殿,与他每日同食同寝。但我要的不止是这个。


下雨天打雷天,我经常惨白着一张小脸钻进他的被窝。我经常脚踩在他床前柔软的地毯上,在那里与他讲话,谈诗论道。


有一回我趁他不注意,偷穿了他的外袍,跑进他的书房,炫耀我的“新衣服”。他似乎很是无奈,但他愈发纵容我了。


他的衣服好大,我穿着都能长长的拖到地上,变成拖踞裙,可我乐此不疲。


“皇兄皇兄,要抱。”我总是仗着年龄小,赖在他身上,要他哄要他抱。


甚至极为放肆地坐在他腿上,读他的书看他写字。在他睡觉的时候拨弄他的长发,冠冕堂皇钻进他的怀里。


偷偷亲吻他熟睡的眉眼。


爱每每入骨,就愈发病态。


我还是不满足。有一天我做了梦,梦到他登基以后,做了一个年轻有为的帝王。那明黄色的袍子,在我眼里,他穿着,很是令我动情。


我醒来时有些迷惘。等我清醒时,就更加想,更加更加想。


想脚踩在他的明黄色龙袍上,一步一步地走向他,爬上他的龙床,亲手褪去他的衣衫。想在龙袍上做爱,修长的手指紧紧攥着袍角,他低喘一声脸色潮红,在我身上起伏,说爱我。


我在他的东宫胡作非为了几年,在他十六岁那年搬出来。


他开始跟我讲礼数,讲礼仪,讲矜持,讲我一个公主要雍容大方。


他开始拒绝我了。


“琼华,你是我的皇妹。”


“琼华!不得放肆!”


“琼华……”


他是在提醒我什么吗?可我不想听!我就是爱他,我就是爱他,这又怎么了。我不想知道,我不要他提醒我。


我什么都听不进去,我只知道,遇上他,我就成了疯子。可他越来越不喜欢我的疯。


他不爱我吧,也不会再宠爱我了。


他偶尔会送来一些膳食和糕点,来陪我用饭。礼貌又疏离,想一个真正的兄长。不再像当初那样疼爱我,我就像一个普通的公主。一个被打入冷宫的公主。


我被勒令见他要请安,要行礼,不得靠近三尺以内,要梳少女的发髻雍容大方。


皇妹不是能名正言顺相伴一生的人。


父皇在他十九岁那年驾崩,他顺利继位。而我及笄。


他为我风风光光地操办了一场盛大的及笄礼。


那天典礼结束我快累疯了,但我还是想要去找他。


我像几年前一样,横冲直撞闯入。


闯进他的寝殿。


闻到一股糜烂的,汗津津的香味,像男女欢好时那股让人沉醉,兴奋的糜烂。


我看见他修长白皙的背被抓出了好几条红痕,我看见一个女子香肩半露,美艳风情万种。她低声叫得春情荡漾,像一股风情妖娆的水。玉体横陈,满室春光。


我错愕地捧在原地。


那女子,遥遥冲我挑衅地一笑,两条白生生的腿盘上他劲瘦的腰,叫的更加孟浪大声。白花花的躯体在晃,床也在晃,他也在晃。


他皱着眉,又偏偏是一副愉悦的神情。低头亲吻女子面宛春水的眉眼,身姿颤了颤低喘出声。


他似乎是打算换个姿势,刚抬头的那一眼,看见我,就愣住了。


我第一次看见他面若冷霜,满脸不耐烦对我的样子。他极为烦躁地拧了眉,声音像结了冰渣子一样:“给我滚出去。”


我一听他这句话,马上转身就跑。


那是我这辈子跑的最快的一次,连风都在我耳边低喘。我一闭眼就能看见他们欢好的画面,白花花的身体……他餍足的神情……


我听见风声,像他的声音在低喘,又好像那个女子妖娆的叫声,又好像一耳光打在我脸上的声响。


无论我怎么跑怎么拼命跑怎么甩,我都甩不掉。那幅画面像梦魇一样,太恐怖了深深扎根在我脑子里。


我回到公主府,本想像发了疯一样甩甩东西。但普天之下尽是皇帝耳目,我在这边发疯他半个时辰内就会知道。


那我五年的秘密,不就昭然若揭了。


我爱他,但我是琼华,琼华有琼华的骄傲

禾小

人设-冷漠的商人

他是一个冷静的商人,如同一条蛇,一只豺狼或虎豹一类猛兽,对生意有着超人的直觉与警觉心。在捕食前的耐心使得他看起来似乎可以随时进攻,充满危险性,又让他在生意场上的伙伴充满安全感,使他们仿佛得了虎威的狐狸一般面对对手。时刻的沉默和简短的回应让他更为难以捉摸,但他却能靠自己的某种直觉通过这些只言片语和肢体语言影响氛围,使那些可以压迫他的人也没有让他跌破脸的心思。事实上非同很多人猜想的一般自信狂妄,他对任何决定都十分谨慎,这份谨慎来源于他生长的环境,所谓精英家庭的教育让他得以拥有远超同龄人的生意经,懂得盲目的自信与会折损益处的脸面是完全不必要的。

这位商人同时深知情感运用的重要性,这点或许超出很多幻...

他是一个冷静的商人,如同一条蛇,一只豺狼或虎豹一类猛兽,对生意有着超人的直觉与警觉心。在捕食前的耐心使得他看起来似乎可以随时进攻,充满危险性,又让他在生意场上的伙伴充满安全感,使他们仿佛得了虎威的狐狸一般面对对手。时刻的沉默和简短的回应让他更为难以捉摸,但他却能靠自己的某种直觉通过这些只言片语和肢体语言影响氛围,使那些可以压迫他的人也没有让他跌破脸的心思。事实上非同很多人猜想的一般自信狂妄,他对任何决定都十分谨慎,这份谨慎来源于他生长的环境,所谓精英家庭的教育让他得以拥有远超同龄人的生意经,懂得盲目的自信与会折损益处的脸面是完全不必要的。

这位商人同时深知情感运用的重要性,这点或许超出很多幻想他为小说男主人公的人的想象,当然只有与他共事过或与他熟识的明眼人能领教这一点。一些从未与他见面的成熟社会人也能从他手下和对手对其的尊重判断出他的手段,个别需要打探情报才能了解他的有心人也能通过这些感受到他的压迫力。

面对众多老朋友的羡慕与称赞,他的母亲却十分担心自己的孩子。这当然不是因为害怕他被恋爱对象的花言巧语诓骗,而是怕他将婚姻也当成了生意的筹码,尽管认识他的人甚至于他的父亲都认为他会是一个不看重对方财力与利益的好男人,但他的母亲却有种隐隐的担忧与直觉。因此即使唯一听说了这种担忧的,她的爱人,给予了安慰,甚至找了儿子谈话,他正常的表现更显得她己人忧天,但这来自于一个持有女人和母亲两个身份的第六感其实正好戳中了事实。

当然,他意识到了母亲的担忧,但事实上这种担忧在他看来只是多余的。他甚至自己与父亲都认为利益为主的婚姻,毫无疑问,比仅靠感情支撑的婚姻牢靠的多,因此将母亲的情绪在谈话后全权交给了父亲。


🚫二改,🈲商用。转载请注明。

晨芯

选一款自己喜欢的吧!

选一款自己喜欢的吧!

DDiaoDran
新星历1531年。 轰—— 又...

新星历1531年。

  轰——

  又是一颗炮弹落在医疗帐篷一侧,整片大地连同手术床都是一阵剧烈的晃动,捏着止血钳的女护士也跟着颤了颤。

  对面正在主刀的裴云轻,却是云淡风轻。

  “加大氧压!”

  女护士脸色煞白地注视着帐篷上炸开的破洞,从这里可以看到几个人影,正在向着帐篷的方向冲过来。

  “裴医生,有人……来了!”

  裴云轻的声音扬高。

  “加大氧压!”在她眼里,只有病人和眼下的手术。...


新星历1531年。

  轰——

  又是一颗炮弹落在医疗帐篷一侧,整片大地连同手术床都是一阵剧烈的晃动,捏着止血钳的女护士也跟着颤了颤。

  对面正在主刀的裴云轻,却是云淡风轻。

  “加大氧压!”

  女护士脸色煞白地注视着帐篷上炸开的破洞,从这里可以看到几个人影,正在向着帐篷的方向冲过来。

  “裴医生,有人……来了!”

  裴云轻的声音扬高。

  “加大氧压!”在她眼里,只有病人和眼下的手术。

  女护士回过神来,颤着左手将氧气气压调大,注意到身侧被流弹击中倒地的同事,她使劲咬着牙才没有哭出声。

  刷——

  医疗帐篷的破帘子被人一把挑开,全身武装的高大男人箭步冲进来,视线扫过小护士,落在裴云清脸上。尽管她只是露出一对眉眼,他依旧一眼就认出那是他要找的人,眼中闪过狂喜,他冲过来,一把拉住她的右手。

  “云轻,跟我走!”

  听到那熟悉的声音,一直面不改色的裴云轻睫毛猛地一跳,转脸看向来人。

  高大的身材,套一身迷彩装,脸上涂着伪装油彩,却掩不住五官的精致和眼睛的神采。尽管已经十年未见,她依旧一眼就认出他。

  唐墨沉!

  心,骤然一阵狂跳。

  旋即,又冷下来。

  “你认错人了!”

  “我知道是你!”

  男人手臂没有放松,反倒越发收紧,紧得她的骨头都有点疼。

  她嘴唇一颤,再次侧眸对上他的眼睛,他的眼睛里有光。

  不,不是光!

  那是火焰!

  火焰迅速消失,被一张脸代替——她的脸。

  收紧手臂将她抱到怀里,唐墨沉利落地转身,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她,在炸弹落地之前。

  轰然巨响,她的耳朵里一阵嗡鸣进入失聪的状态,她抬起脸,只见到他的嘴唇在动,裴云轻认出那个唇形,他说得是——对不起!后续搜qq阅读

叫我帅哥

【原创】咱们这个屯4

这次的故事不是一篇就换视角。下一篇接着还是这个片段,嘿!


————————分割——————


     程宿西对于开会这件事情极其厌恶。


     可以在底下摸鱼打诨也就算了,然而他非得是站在最前面讲的最多的那个。所以上任两年以来他最希望的事情就是——拥有一个可以帮他做事的冤大头。


     而陈然就是那个自己送上门的待宰肥羊。...



这次的故事不是一篇就换视角。下一篇接着还是这个片段,嘿!


————————分割——————


     程宿西对于开会这件事情极其厌恶。


     可以在底下摸鱼打诨也就算了,然而他非得是站在最前面讲的最多的那个。所以上任两年以来他最希望的事情就是——拥有一个可以帮他做事的冤大头。


    

     而陈然就是那个自己送上门的待宰肥羊。


    这小姑娘长得还算可以,就是性子容易让人想起……小学刚毕业的小屁孩。

    这学期开头还冒冒失失地把行李箱往自己身上撞。撞翻了没道歉就耿耿于怀。

   

   说什么, “你不记得我了?”

   哈。当然记得。懒得提罢了。


   

    其实很多时候他并不是外界传言的情商低、没礼貌。

    

    什么情况他看不出来?

    真看不出来怎么坐这个位置。


    

    说白了就是他懒。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别人怎么样和他程宿西有什么关系,总是去考虑别人的想法太累了。


    有事强称没事,很在意强行转移注意,被伤到了捂着伤口大笑一直是他心里的傻逼三部曲。

    也是他曾经那么多年一直在做的事。


   

    所以干脆摆烂,变成一个【冷酷】的学长。

    人现实一点总归是没有坏处的。

    

    不过吧,这次公招吸收了不少新鲜血液,装模作样地发散一下会长威信还是有必要。下次会就让陈然开好了,那种学校的垃圾事哪里值得一个星期集中一次。


     


    于是巴巴拉拉,程宿西用平淡的语气念完了毫无激情的欢迎词和学生会守则。最近一些大活动也是早就布置好了,新人跟着划水就行,也没什么好寒暄的,早结束早回家吃饭。


  

    “今天的会就到这吧,大家回去商议一下放假团建旅行的事。你——陈然,”程宿西突然抬了一下眉毛,打破了面瘫的僵局,“收集一下大家的意见。综合考虑一下,不要太远也别选那种去烂了的公园。把结果整合给我,明天早上八点之前。——解散。”



   话音刚落,几位小崽子还不敢先动,老人已经迫不及待地冲出去——该吃午饭了,这个点外卖已经到门口了。


   

   程宿西刚准备先一步离开,就被陈然叫住了。


    “那个,会长!”


    “什么事。”【还有什么事】


    “我的意见可以写进整合里吗?”陈然说正经事的时候声音跟蚊子叫似的又小又细,程宿西隔着三米的距离根本没听清说的什么。


   

    “啊?”

    但是他现在真的很想吃饭。而且今天他准备去食堂。


    “你中午有约吗?”


    “啊?”陈然是听见了他的话,但是,这句话和她的问题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没有那就一起去吃饭?还有什么要问的马上再说吧?”

    程宿西又一次没等陈然回答,直接扭头就走。


    但是这一次,陈然跟上了,顺便检查了一下校园卡在不在口袋里。


   嗯,在。


    





    


叫我帅哥

【原创】咱们这个屯 2

【救命,最终环节竟然还要直面会长!】


     陈然现在非常后悔,要是当初不眼馋那个该死的副会长位置……现在也没必要在这里痛心疾首。


     而且!那群人肯定早就得到消息面试会长的消息了,不然这么一个肥的流油的场面位置,会只有她一人竞选?...



【救命,最终环节竟然还要直面会长!】

      

   

     陈然现在非常后悔,要是当初不眼馋那个该死的副会长位置……现在也没必要在这里痛心疾首。

   

     而且!那群人肯定早就得到消息面试会长的消息了,不然这么一个肥的流油的场面位置,会只有她一人竞选?


   

    漏!!!!!!!!!!!


    这件事情告诉我们:

     择位需谨慎。 

    小道消息,非常重要。

     天上永远不会掉馅饼。

    古人的智慧,不信不行。


  

    “古人还教你三十六计走为上呢,你怎么还不跑啊?”某位甲舍友听陈然絮絮叨叨的啰嗦听得脑仁疼。

   

   

    “跑!我怎么跑!”

    陈然似乎还很委屈。


 

   “跑还不简单,你要真想跑,肚子疼牙疼头疼,随便一个理由糊弄过去。大家都知道真实情况,保证理解理解。”乙舍友从上铺探头,嘴里还嚼着薯片。


 

    “我看你啊就是不舍得。得了吧。”甲不耐烦地推开陈然,拎着水瓶要去打热水。



     “放屁,我不舍得他的臭拽脸还是目中无人?”陈然似乎被甲的话惹怒了——大概率是气急败坏,“我告诉你,就开学那事就没完,我记着呢,这辈子都会记着!”


 

    “行行行,啊对对对。”甲微笑🙂着离开了宿舍。





    然而一站到会长室门口,陈然还是非常孩怕。深色的橡木门散发着不知道是甲醛还是陈年木头味,让人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就浮现出一张精致却没什么表情的脸。

    


   陈然不讨厌那张脸,但也没办法喜欢。

 

  她不是颜控,至少没有为了颜而失去脑子。

 

   就算看了能爽心悦目一会又怎样,自以为是装模作样的第一好手罢了。真是心疼那么多姑娘,年纪轻轻就瞎了眼。

  


   “吱——”

   门突然一下向外打开,陈然根本来不及躲闪——“砰”一下子磕到脑门上。


  

  脑子里那叫一个嗡嗡响啊。


    “啊,抱歉。”程宿西知道,门突然被阻拦肯定是撞到什么东西了,管他是人是鬼,先道歉总是对的。

    

 

   “……”陈然抱着头蹲下去,一时间啥声也听不到。


  

  “啊,来面试的?”程宿西一看清人语气就冷了下来。

   

  明明是他撞的人,却一句关心的话都不讲,好歹问句【没事吧?】吧?


  

  “我还以为你没到,想再叫人催一下……”程宿西望了眼表,便皱了眉,“半个钟头。你要是以后在位也这样别怪我把你踢出去。”


 

   陈然明明心里万分的不满,脏话重话却卡在嗓子眼一句都说不出来。

   

   不过她好歹是个倔脾气,以前谁这么对她过?每次都是这个该死的程宿西!妄想她低声下气?门都没有!


  

   程宿西也并没有等她回答的意思,转身锁上了门,就风尘仆仆地离开了。


   

  陈然死盯着他的背影。

   背影很好看,腿很长,腰很细,但是!晚上回家小心一点,指不定哪天就被暗杀了!

 

  

    另外……她好像是被耍了。没有面试没有提问没有刁难,程宿西只是看了她一眼就默认她的副会长身份。似乎一开始就这样决定的,不过喊她来看看她长什么样子罢了。

  

  【长什么样子?!合着他完全不记得我了呗!?】


 

    越想越气越想越气……!!!!!!!


    她愤怒地向宿舍群里发了一句【气死我了!!!】,然后恶狠狠地把手机揣回口袋里,任由它啪叽啪叽地跳出新消息,也不理睬一下。


   

    



潔
生活的态度就是烟和酒

生活的态度就是烟和酒

生活的态度就是烟和酒

肆懿.-

《塌方》

序章


  ‘“阿澈,你听妈妈说,你写小说是没有什么前途的,你成绩这么好,为什么不学理科呢?”


  “我告诉你钟临澈,你今天如果除了这个门,就不要再回来了!”’


  他从小就一直是被父母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孩子,若是当初他答应留下来,自己也不会被网暴的这么厉害,以至于家都不敢回。


  曾经母亲劝他的画面还历历在目,如若他当初答应了,现在是不是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当时他由于发布的第一篇文章被人污蔑抄袭当红作者‘红岩’,而被全市...

序章



 




  ‘“阿澈,你听妈妈说,你写小说是没有什么前途的,你成绩这么好,为什么不学理科呢?”



  “我告诉你钟临澈,你今天如果除了这个门,就不要再回来了!”’



  他从小就一直是被父母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孩子,若是当初他答应留下来,自己也不会被网暴的这么厉害,以至于家都不敢回。


  


  曾经母亲劝他的画面还历历在目,如若他当初答应了,现在是不是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当时他由于发布的第一篇文章被人污蔑抄袭当红作者‘红岩’,而被全市网络暴力,甚至有的曝出他父亲在外面有数多私生子,当时自家公司濒临破产他却鸦雀无声无能为力,父亲由于被私生追车而出车祸去世,他就连自己父亲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过,母亲由于思欲过度险些心机梗塞,而他也因为在当时在网上看到太多负面评论导致重度抑郁、焦虑……

 


  自己把他们害成这样怎么配回家……

氟西汀

就一会儿彩排的功夫,照片就剩俩了[微笑][微笑][微笑][微笑][微笑][微笑]#山河令主题演唱会# ​

就一会儿彩排的功夫,照片就剩俩了[微笑][微笑][微笑][微笑][微笑][微笑]#山河令主题演唱会# ​

氟西汀

在4月的最后一天大家和我一起感受到全新#YSL反转巴黎# 花耀香水天翻地覆的玫瑰色爱意了吗?在这个浪漫五月用#YSL520礼盒# 大胆释爱! ​

在4月的最后一天大家和我一起感受到全新#YSL反转巴黎# 花耀香水天翻地覆的玫瑰色爱意了吗?在这个浪漫五月用#YSL520礼盒# 大胆释爱! ​

氟西汀
今晚游戏该取个什么ID呢?在线...

今晚游戏该取个什么ID呢?在线征集(虽然我不一定会听) ​

今晚游戏该取个什么ID呢?在线征集(虽然我不一定会听)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