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高卢鸡

87010浏览    1505参与
无味的小糯龙

@芒腰腰腰腰 家的高卢鸡!用了你家的设定(艾特打扰致歉)

《关于我很早就忍不住画完了想发到lofter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还没有向原作者授权这件事》

虽然但是这个角度我不常画所以会出一些透视bug

@芒腰腰腰腰 家的高卢鸡!用了你家的设定(艾特打扰致歉)

《关于我很早就忍不住画完了想发到lofter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还没有向原作者授权这件事》

虽然但是这个角度我不常画所以会出一些透视bug

樱冉什么都不知道
【“五月红燕”24h】第10棒...

【“五月红燕”24h】第10棒《指引我前进的》09:00

上一棒@跳进渤海湾 

下一棒@杏雨(去看雪落荒原) 


“那是看不到尽头的黑暗,

  我仍想用身躯撕开它,

  无人指引地,

  跌跌撞撞地,

  朝远处的微光飞去,

  在黑夜吞噬我的那一刻,

  将那枝石竹花,

  献给下一位真理的追逐者。”


(彩蛋是线稿,非透明底,我自己觉得比成图好看...)


【“五月红燕”24h】第10棒《指引我前进的》09:00

上一棒@跳进渤海湾 

下一棒@杏雨(去看雪落荒原) 


“那是看不到尽头的黑暗,

  我仍想用身躯撕开它,

  无人指引地,

  跌跌撞撞地,

  朝远处的微光飞去,

  在黑夜吞噬我的那一刻,

  将那枝石竹花,

  献给下一位真理的追逐者。”


(彩蛋是线稿,非透明底,我自己觉得比成图好看...)


风信子♪~

一点点养成系(6)

前提预警:胎教文笔,ooc预警,小学生剧情,经不起推敲,白崖组,雷者勿入


故事概要:依旧是大冤种高卢,不过是难得的约翰视角

——————————————

“……生日?”约翰忍不住这样问,随即得到了对面女孩子欢欣的点头


“是的呀,今天是我的生日!”说来话长,但是约翰在光天化日之下翻墙偷桃子之后被高卢压着脖子给那位可怜的农场主道歉,自己的错误没认识到半点,却认识了农场主的小女儿


之后两人火速成为玩伴,既让高卢头疼,也让那位农场主头疼,只能说是可喜可贺


就比如现在,两个小滑头背着自家监护人偷偷跑出来摘花——哦,是高卢园子里的花


约翰突然觉得有点愧疚,...

前提预警:胎教文笔,ooc预警,小学生剧情,经不起推敲,白崖组,雷者勿入


故事概要:依旧是大冤种高卢,不过是难得的约翰视角

——————————————

“……生日?”约翰忍不住这样问,随即得到了对面女孩子欢欣的点头



“是的呀,今天是我的生日!”说来话长,但是约翰在光天化日之下翻墙偷桃子之后被高卢压着脖子给那位可怜的农场主道歉,自己的错误没认识到半点,却认识了农场主的小女儿



之后两人火速成为玩伴,既让高卢头疼,也让那位农场主头疼,只能说是可喜可贺



就比如现在,两个小滑头背着自家监护人偷偷跑出来摘花——哦,是高卢园子里的花



约翰突然觉得有点愧疚,自己要好的玩伴在向自己分享趣事,自己却在脑子里想着仇家



但他却又遏制不住自己



他想,高卢的生日又在什么时候呢?



约翰的父母是政治联姻,刚在一起时没有任何感情,这从约翰的名字就可以看的出来。



天下想当上帝宠儿的人多了去了,你去大街上随便喊一个人都可以叫约翰。但他的父母给他取这个名字,却并不是希望他成为上帝的宠儿,而是因为约翰出生时,父亲手中正好拿着一本圣经在看,于是这个名字就草率的定了下来



直到约翰两岁后他们一起在一次狩猎中失踪,又在一个月后一起获救后才燃起爱情的火花。可这又有什么用呢?



虽说是贵族家庭,不过由于政治联姻的两人相看两厌,两岁之前约翰仅仅只是接受过洗礼。甚至连生日都没人记住,因为亚伦尼斯先生(约翰的父亲)在某些时候,甚至会公开带自己的情人回家。不过约翰的母亲也给予回击,她不仅要带情人回家,还要精心准备一场茶话会,在她的丈夫不知情的情况下



虽说这在混乱的欧罗巴十分常见,不过两个人决到了极致,且不留任何情面的做法,还是让约翰的两岁之前非常难过——谁都把他当做一个工具



锦衣玉食,身边有数不清的人婀娜奉承。每年会有人精心为你准备生日宴,但并不是记住了那个日子,只不过是翻着日历完成一个任务罢了



一些远房的叔叔,甚至想要把他当做傀儡来培养,是的,在他的父母尚且在世的情况下。就像是笃定了亚伦尼斯先生和艾达小姐会一辈子这样吵下去,一辈子这样针锋相对,直到死亡,也不会想起自己那个为了完成家族任务而生的孩子




他们“慈善”的面容至今让约翰害怕,不过还好,在之后他拥有一个幸福的童年。虽然这也是两岁之后的事了




他开始讨厌自己那个被翻着日历完成任务一样完成的生日,从那之后,他的每一次生日都是跟着值得尊敬的长者而过的。




格外隆重,带着鲜花与赞美,但不属于他。




于是约翰突然好奇,高卢的生日在什么时候呢?




会在春天吗?夏天、秋天还是冬天,亦或者是属于高卢自己的每分每秒?

————————————————

约翰不是一个乖孩子



虽然他看起来相当懂礼仪、温柔又优雅、甚至带着一些属于大人的成熟



当然了,看起来就是看起来,看起来是不会变成内在的。就像一只小兔子外表人畜无害,但是可以表演兔子蹬鹰,一只白头海雕看起来威风凛凛,就是可能连走地鸡都打不过



但约翰确实不是个乖孩子,重归于好后的父母几乎将他泡在蜜罐子里。



小少爷不爱过生日,就算是过生日也是例行公事样的敷衍了事,偶尔在生日会上笑笑也是出于对长者的尊敬。那么亚伦尼斯先生和艾达小姐就会在其它地方把这份敷衍了事弥补回来——就比如约翰往年过的什么感恩节啊,圣诞节啊,收到的礼物就分别是一座玫瑰园和一座山庄



所以约翰从小到大不能说是乖巧懂事,只能说是张扬跋扈



此刻张扬跋扈的坏孩子在想自己监护人的生日



他想高卢的生日一定会很有趣,毕竟对方是个浪漫的艺术家



不过这当然与他无关,他会记住这家伙一辈子,(在仇恨方面)直到高卢的坟头草长三米高为止



哈哈,毕竟这家伙可喜欢花花草草了



后来约翰在他人的闲聊中知道了高卢的生日,不过这与约翰无关,小少爷在那天约着一堆狐朋狗友去高卢宅邸附近的雪山玩去了,一直到天黑才想起来回家



“该死的,怎么这条路也不对……”小少爷一边挥动魔杖清除前方的障碍一边发牢骚



可能是上帝给他的惩罚,毕竟小少爷已经在这该死的鬼地方迷路半天了,心情也从最开始的千万分洒脱自然变得焦急起来——就像听到了猫爪子抓黑板一样



“真是的,早知道就不来这里了……”小少爷说这话时带着点微弱哭腔——他的魔法在两分钟前失效了,而没有保温咒加持的雪山实在太冷了,也太黑了……



“Lumos!lumos!lumos……”约翰一遍又一遍的挥动魔杖又喊出咒语,可惜并没有什么用,他的魔杖给他最高的反馈也就是顶尖亮起的微弱光芒——老天、再这样下去,他搞不好会冻死在这里……



来个人救救我吧,约翰近乎绝望的想着,无论是谁都好




“约翰?”艺术家温柔且清亮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其他的不重要,可喜可贺的是约翰终于等到了救星



小少爷现在慌张的被高卢牵着往前走,心慌的理由大概是他并没有给高卢过生日,还让寿星在生日当天去找他。




身边的萤火随着心慌的约翰出逃——说来稀奇,高卢的宅邸附近分明不常有萤火虫,今天却格外多,他们像星星一样点缀在约翰和高卢的身边,颇有一种随着星光“私奔”一样




“亲爱的,你是怎么想到要走这条路的?”高卢问这话时正划动着船桨,是他家门前的那片湖




“北爱尔兰告诉我这条路会更近。”约翰倒是悠哉悠哉的,毕竟他又不用划船




“亲爱的,这条路是走起来最麻烦的那条……但凡对着熟悉点的人都不会建议别人走这条,你和你好朋友的友谊真让人……‘羡慕’?”


艺术家和小绅士有一搭没一搭的搭着话,倒是没有人提起约翰自己溜出来玩的事,这让约翰不那么心慌了,甚至有些疑惑




“高卢、今天,好像是你的生日?”小少爷一边啃着手里的苹果一边口齿不清的问到,哦,当然苹果是刚刚两人路过一棵果树时约翰向高卢又撒泼又打滚得来的,小少爷非常可喜的忘记了平日的礼仪



“是,怎么了?还有,吃东西不要讲话——”艺术家现在活像个大冤种,他不仅抛弃了温馨暖和的生日宴出来找人,现在还要当苦力划船



只在外人面前绅士,而熟人面前并不绅士的小绅士赶忙胡乱的把嘴里的果肉咽了下去



“那你怎么出来了?”是明知故问




“来找你”是年长者的纵容,高卢说这话时转过了头,荧光在他身边闪烁,风轻轻的拍打在树梢上发出了“沙沙”声




约翰忽的心跳的很快,这是一种怪异的感觉,掉进了水中的苹果应该也这样想,他觉得这样的感情不该出现,尤其是不该出现在高卢身上,就像为了家园冲锋陷阵的战士不该赞颂敌国的美丽、种满了名贵花草的花园不该出现杂草……




太怪异了







双黄月饼

伟大的无产阶级尝试

今天是5.28


试了用水彩笔刷能不能画出内味……还行,有点半透明的效果,更有逐渐消失的感觉

最后1p弄了纸张纹理,效果不是很好

回礼是画在纸上的原图

依然很不要脸的,借着那兔同人的名义画原创国拟……但确实这些发色都来源于那兔……

算了不多bb了,看就完了!画完爽辣!

伟大的无产阶级尝试

今天是5.28


试了用水彩笔刷能不能画出内味……还行,有点半透明的效果,更有逐渐消失的感觉

最后1p弄了纸张纹理,效果不是很好

回礼是画在纸上的原图

依然很不要脸的,借着那兔同人的名义画原创国拟……但确实这些发色都来源于那兔……

算了不多bb了,看就完了!画完爽辣!

NPC1号 苔楓

上色脏,见谅

高卢颜色反了,自行翻转吧(┯_┯)

上色脏,见谅

高卢颜色反了,自行翻转吧(┯_┯)

HX(如果可以,希望世界和平)

意呆:你以为我会看不出这么明显的陷阱?

意呆呆:可是它是披萨诶( ˘・⊰ ・) 


今天没画啥,越来越拉的寒夏()

意呆:你以为我会看不出这么明显的陷阱?

意呆呆:可是它是披萨诶( ˘・⊰ ・) 


今天没画啥,越来越拉的寒夏()

风信子♪~

相侵相碍地球村

看文需知:1.cp白崖,但偏鸡牛,cp兔鹰,兔熊(对,兔all)不喜勿入

                    2.胎教文笔,剧情经不起推敲

                    3....



看文需知:1.cp白崖,但偏鸡牛,cp兔鹰,兔熊(对,兔all)不喜勿入

                    2.胎教文笔,剧情经不起推敲

                    3.雷者勿入

鹰酱——米歇尔

大毛——斯捷潘

约翰牛——约翰

高卢鸡——高卢

兔爹——钟游



故事概要:相侵相碍昂撒一家人连带着高卢访问种花家试图友好交流,却惨遭隔离,而兔爹与他的小熊饼干也遭到牵连


兔爹:什么仇什么怨

——————————————

“放开我!我可是世界第一!”



“抱歉先生,世界第一也得隔离!何况您没有健康码!”紧紧抓住他的白衣工作人员这样说



总而言之是一番鏖战,世界第一还是落了下风,被工作人员带到了他接下来的局所——一栋写字楼,而他身边的两个小弟还是一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满脸写着我不认识这个神经病的样子,成功把世界第一的怒气值再提高了一个度



“都怪你!我们被隔离了,没个十天半个月离不开这个鬼地方!这栋该死的写字楼!甚至连床都没有!”



“冷静先生,是你要来这里的”绅士刻薄的唇吐出凉情的话语,接着又开始事不关己的喝起自己的茶——哦,当然不是正经的茶,是十分钟前还没被隔离时从街边的商店买来的茶,或者说是饮料?




于是两个昂撒人一边推脱责任,一边探索新世界——是指这栋写字楼




当然,他们的身边是满脸写着emo的法兰西美人,毕竟他本身而言就是被强制拉来的,现在还要被隔离在这个连床都没有的地方




米歇尔现在就是非常火大,他不仅被隔离了,而且这栋楼里还啾咪的!啾咪的有他的死对头!



“哈?你们怎么也在这?”至冬美人邹着眉头,一脸不悦的问到



米歇尔现在火更大了



tmd这见鬼的世界!!!

————————————————

先写到这,后续看情况写吧



永爱的世界

想画画的欲望与想好好办事的欲望交织在一起,最终造成了我的茶绘摆烂

p2:高卢鸡与我家法国男人

p3:还是我的私设,红腹锦鸡🇨🇳,通称鸡哥(花里胡哨爱好者是吧)

p4~5:一些服设,最后一个是兔兔的新衣服,什么时候画就不知道了

想画画的欲望与想好好办事的欲望交织在一起,最终造成了我的茶绘摆烂

p2:高卢鸡与我家法国男人

p3:还是我的私设,红腹锦鸡🇨🇳,通称鸡哥(花里胡哨爱好者是吧)

p4~5:一些服设,最后一个是兔兔的新衣服,什么时候画就不知道了

挽月清风
和@鬼喵喵(?) 的互绘 是美...

@鬼喵喵(?) 的互绘

是美丽高卢ヽ(*´з`*)ノ

@鬼喵喵(?) 的互绘

是美丽高卢ヽ(*´з`*)ノ

HX(如果可以,希望世界和平)

请忽略我的丑字,谢谢


今天的摸


p1高卢,p2毛熊,p3算是高卢,没画完


不要问我眼罩上是什么,毛熊是向日葵(画的不像),高卢应该不用我解释(虽然画的也不像)

请忽略我的丑字,谢谢


今天的摸


p1高卢,p2毛熊,p3算是高卢,没画完


不要问我眼罩上是什么,毛熊是向日葵(画的不像),高卢应该不用我解释(虽然画的也不像)

HX(如果可以,希望世界和平)

浅发下昨天的摸鱼


p1p2巴巴羊(设定可能后面会改)

剩下的是已经设定好了的角色,单人的,不要刷cp

浅发下昨天的摸鱼


p1p2巴巴羊(设定可能后面会改)

剩下的是已经设定好了的角色,单人的,不要刷cp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