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高原

2923浏览    1567参与
梁逸晨 LIANG Yichen
梅里和南迦巴瓦同框而立时,三江...

梅里和南迦巴瓦同框而立时,三江、三山、三省。前方是金沙江峡谷白马雪山,中间是澜沧江峡谷和梅里十三峰,远处是怒江峡谷及一望无际的伯舒拉岭,金沙江分隔着四川和云南,梅里分隔着云南和西藏,这一片是横断山的精华,而南迦巴瓦坐落在中央与蓝天接壤处。

梅里和南迦巴瓦同框而立时,三江、三山、三省。前方是金沙江峡谷白马雪山,中间是澜沧江峡谷和梅里十三峰,远处是怒江峡谷及一望无际的伯舒拉岭,金沙江分隔着四川和云南,梅里分隔着云南和西藏,这一片是横断山的精华,而南迦巴瓦坐落在中央与蓝天接壤处。

梁逸晨 LIANG Yichen
流经南迦巴瓦峰脚下的雅鲁藏布江

流经南迦巴瓦峰脚下的雅鲁藏布江

流经南迦巴瓦峰脚下的雅鲁藏布江

梁逸晨 LIANG Yichen
南方的羊卓雍措和库拉岗日耳熟能...

南方的羊卓雍措和库拉岗日耳熟能详时,却鲜有人向北方看去,在甘丹-桑耶古道的上空,越过雅鲁藏布河谷、拉萨河谷,径直向北,可见念青唐古拉山位于那曲境内的桑丹康桑峰,2011年时我便经常游走到那一片去,至今一眼便可认出,它属于草原护法神本尊,夜叉岗布桑布。

南方的羊卓雍措和库拉岗日耳熟能详时,却鲜有人向北方看去,在甘丹-桑耶古道的上空,越过雅鲁藏布河谷、拉萨河谷,径直向北,可见念青唐古拉山位于那曲境内的桑丹康桑峰,2011年时我便经常游走到那一片去,至今一眼便可认出,它属于草原护法神本尊,夜叉岗布桑布。

梁逸晨 LIANG Yichen
拉萨河,向西流入东城郊,近处覆...

拉萨河,向西流入东城郊,近处覆盖有一些雪的山顶是山南地界,再远处可见整条库拉岗日山脉

拉萨河,向西流入东城郊,近处覆盖有一些雪的山顶是山南地界,再远处可见整条库拉岗日山脉

梁逸晨 LIANG Yichen
甘丹寺,山下是318公路及拉萨...

甘丹寺,山下是318公路及拉萨河

甘丹寺,山下是318公路及拉萨河

guoke-email
川藏路上:天高 云低 地厚……...

川藏路上:天高 云低 地厚……

(西藏 邦达 业拉山)


相关作品:西藏邦达

川藏路上:天高 云低 地厚……

(西藏 邦达 业拉山)


相关作品:西藏邦达

蔬菜的糖果会
这一晚,星星比任何时候都要多,...

这一晚,星星比任何时候都要多,又大又圆,它们既不眨眼,也不闪烁,是安静的、恬静的。银河无声地流转,向着远方,流转不停。

这一晚,星星比任何时候都要多,又大又圆,它们既不眨眼,也不闪烁,是安静的、恬静的。银河无声地流转,向着远方,流转不停。

阿D地理

青海格尔木机场建于戈壁中,也是直接以大城市名命名的机场。这个小机场不简单,海拔近3000米,跑道近5000米(高海拔地区为灰机有足够的速度/升力,跑道必须超长),是世界跑道最长的机场之一。这是军民合用的机场,在航站楼就能欣赏战机起降。《AP》

青海格尔木机场建于戈壁中,也是直接以大城市名命名的机场。这个小机场不简单,海拔近3000米,跑道近5000米(高海拔地区为灰机有足够的速度/升力,跑道必须超长),是世界跑道最长的机场之一。这是军民合用的机场,在航站楼就能欣赏战机起降。《AP》

阿D地理

大西北地广人稀,一共没几个城市,一个人口不多的市的面积又堪比东部一个省,所以机场命名就比较简单,直接用大城市名即可,无需细化到乡镇名。比如青海海西州的德令哈机场。《AP》

大西北地广人稀,一共没几个城市,一个人口不多的市的面积又堪比东部一个省,所以机场命名就比较简单,直接用大城市名即可,无需细化到乡镇名。比如青海海西州的德令哈机场。《AP》

平果的微博

格桑花(两首同题)

[图片]

《格桑花》


在高原之上,

多年以前我去过的地方;


七月的长风所到之处,

在一望无际之上;


我不曾见过那么天然的眼睛,

它是静止的,如等待;


也是飞翔的,如芬芳,

在命运之上。


《格桑花》


格桑花有一种高原的气质。

这些开在天空中的花朵,

她们如何知道,

自己的灵魂适宜于远离尘世,

我无从思考这一点,

只是惊讶。

据说基因密码相差一点,

神韵就会相去很远。

我隐约觉得,

基因与环境有隐秘的联系。

更让我惊讶的是,

格桑花开在如此严酷的环境,

我无法思考这是为什么,

她们对自身的美,

仿佛浑然不觉。

我需要首...



《格桑花》


在高原之上,

多年以前我去过的地方;


七月的长风所到之处,

在一望无际之上;


我不曾见过那么天然的眼睛,

它是静止的,如等待;


也是飞翔的,如芬芳,

在命运之上。



《格桑花》


格桑花有一种高原的气质。

这些开在天空中的花朵,

她们如何知道,

自己的灵魂适宜于远离尘世,

我无从思考这一点,

只是惊讶。

据说基因密码相差一点,

神韵就会相去很远。

我隐约觉得,

基因与环境有隐秘的联系。

更让我惊讶的是,

格桑花开在如此严酷的环境,

我无法思考这是为什么,

她们对自身的美,

仿佛浑然不觉。

我需要首先梳理我的感觉,

其次梳理我的思想:

她们的芳华,

四季中自然的芳华,

与她们的故事,

光影里奔放与挣扎的故事,

哪一个更忠实于存在。


2017-12-20


蔬菜的糖果会
夏季莲宝叶则开满了花,漫山遍野...

夏季莲宝叶则开满了花,漫山遍野的植被,气温仍然较冷。我到达最顶端停车后,看到几座大山成U形矗立在我的面前,西侧有一座一大二小的尖利石峰直刺天空,像是终点的门将和锐利的宝剑。我沿着河流找到以流水小花台作为前景,选择西侧高耸的山峰指直云端作为背景。拍摄了这幅“行云流水剑指云上”。

夏季莲宝叶则开满了花,漫山遍野的植被,气温仍然较冷。我到达最顶端停车后,看到几座大山成U形矗立在我的面前,西侧有一座一大二小的尖利石峰直刺天空,像是终点的门将和锐利的宝剑。我沿着河流找到以流水小花台作为前景,选择西侧高耸的山峰指直云端作为背景。拍摄了这幅“行云流水剑指云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