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高坡

478浏览    71参与
星火玩游戏
感受一下用第一人称视角开卡车下高坡,什么感觉?
感受一下用第一人称视角开卡车下高坡,什么感觉?
星火玩游戏
欧卡2游戏中的高坡,现实中估计没人敢走
欧卡2游戏中的高坡,现实中估计没人敢走
xuan。

这里是贵州贵阳,高坡云顶乡

这里是贵州贵阳,高坡云顶乡

【壹索】YoungSee
让人感到吃惊的事并非都是从未经...

让人感到吃惊的事并非都是从未经历过的,有时觉得意外只是因为发生的地方有点出乎意料。
看到撞开的大门外的景象,肖岩之所以会觉得意外,是因为在他的心目中这片土地是如此纯洁,如此一尘不染。
尽管白天在集市上他已感觉到了一些不自在,无论是环境还是民众都与他多年前认识的有了明显的不一样。但他当时也只认为变化是由于商业的逐渐发达以及与外界交流的增多带来的“进步”,和这个国家所有的土地一样,封闭的民族聚居地也不得不接受时代变迁带来的变化。
然而眼前出现的场景却是他始料不及的,虽然这在内地是司空见惯。
“快进来,快进来!”老肖进门后对着门外大声嚷嚷。门口站着几个身着比基尼的年轻女子。
“快点进来了。”一个青年...

让人感到吃惊的事并非都是从未经历过的,有时觉得意外只是因为发生的地方有点出乎意料。
看到撞开的大门外的景象,肖岩之所以会觉得意外,是因为在他的心目中这片土地是如此纯洁,如此一尘不染。
尽管白天在集市上他已感觉到了一些不自在,无论是环境还是民众都与他多年前认识的有了明显的不一样。但他当时也只认为变化是由于商业的逐渐发达以及与外界交流的增多带来的“进步”,和这个国家所有的土地一样,封闭的民族聚居地也不得不接受时代变迁带来的变化。
然而眼前出现的场景却是他始料不及的,虽然这在内地是司空见惯。
“快进来,快进来!”老肖进门后对着门外大声嚷嚷。门口站着几个身着比基尼的年轻女子。
“快点进来了。”一个青年从她们身后挤了出来,快步走进房间。他向唐教授他们微笑着鞠了一躬,接着说:“欢迎光临,几位本地的女孩为各位老板准备了一个民族舞蹈节目,请慢慢欣赏。”然后又对几位刚进门的三位比基尼小姐交代道,“好好招呼各位老板哈。”说完后走到老肖旁边和他悄悄说着什么。
女孩进包房表演,肖岩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情况在内地并不新奇,或许包房表演也是夜总会包房能够让一些人着迷的原因之一。
包房内的表演有的是专门的表演人员,有的则是陪客人的小姐亲自参加。说是表演,其实根本和舞蹈无关,更谈不上有什么艺术性,通常就是一丝不挂的女孩在茶几上挤眉弄眼的跳脱衣舞。表演时动作夸张,极尽挑逗之能是。
舞蹈的桥段一般都安排在晚会的后半场,此时满屋子的人已是一身酒胆。随着女孩的翩翩起舞,客人们也是血脉喷张,手舞足蹈,按耐不住的冲动,仿佛全身的能量随时都会爆裂。
即便在内地,这种疯狂的表演也不是随时都能碰得到,此时却即将出现在了以淳朴民风闻名的地域,当然会让人有些吃惊。
唐教授眼里放出了光芒,像一个瘾君子刚打了一针。自从比基尼女孩进门后他的眼睛就没看过其他地方,一直在她们身上滚动。
肖岩看了看几个穿着花布比基尼的女孩,试图判断下她们是否真的就是当地人。然而,烟雾缭绕之中,他并得不出结论。
也许和其他来这里的外地人不一样,他是多么希望她们不是当地的啊,他不想破坏自己对这个曾留美好回忆的地方的良好的印象。
“唐厂长,你们从她们中选一个来表演。”老肖和青年领班交流后对大家说道,“不过每个人得给表演的小姐一百块。当然也可以三个都留下来,那每个人就出三百块。”老肖是十分务实的人,让他跑跑腿做点事没有问题,如果单位不给报账,要想让他花一分钱那都是不可能的。包房费和啤酒钱他们单位出了,小姐的钱就要客人自理了。花钱的事他当然要给大家说清楚。
“跳什么舞哦,一个都不要。找个人来陪我们唐教授喝酒的就行了。”肖岩嚷道。他从大学开始就对完全赤裸裸的女性身体没了什么感觉,何况在这种场合,更何况脱衣舞与他对这个圣洁地方的印象格格不入……
早安,七月二十一。
《Hey Na Na》
http://music.163.com/song/2872333

【壹索】YoungSee
不管是自身压抑的宣泄,还是自我...

不管是自身压抑的宣泄,还是自我感觉的炫耀,亦或是剩余荷尔蒙的释放,卡拉OK似乎就是专门为解决这些问题而存在的,且长久不衰。
同样是K歌,参与的人不一样,内容也是大相庭径。
肖岩一行在吵闹的房间刚一坐下,啤酒和一些香蕉干之类的东西就堆满了沙发前的茶几。主人老肖热情招呼着大家喝酒。不过,除了黄建军比较善喝外,其他人对酒都不是很感兴趣,申明更是滴酒不沾,加上刚吃完饭不久,大家喝酒的兴致并不高。尽管如此他们都还是礼貌地不断陪着老肖举杯。
这种吵闹的环境,加上就他们几个男人,没有人提的起唱歌的兴趣。
不一会,申明已是如坐针毡,他谢绝了大家的挽留早早回了宾馆。唐教授也在坐立不安的四处张望,每次目光都不由自...

不管是自身压抑的宣泄,还是自我感觉的炫耀,亦或是剩余荷尔蒙的释放,卡拉OK似乎就是专门为解决这些问题而存在的,且长久不衰。
同样是K歌,参与的人不一样,内容也是大相庭径。
肖岩一行在吵闹的房间刚一坐下,啤酒和一些香蕉干之类的东西就堆满了沙发前的茶几。主人老肖热情招呼着大家喝酒。不过,除了黄建军比较善喝外,其他人对酒都不是很感兴趣,申明更是滴酒不沾,加上刚吃完饭不久,大家喝酒的兴致并不高。尽管如此他们都还是礼貌地不断陪着老肖举杯。
这种吵闹的环境,加上就他们几个男人,没有人提的起唱歌的兴趣。
不一会,申明已是如坐针毡,他谢绝了大家的挽留早早回了宾馆。唐教授也在坐立不安的四处张望,每次目光都不由自主地落到房间门口,他是在等他想要的菜上桌。
“我问了领班,这里的小姐不多,我们来晚了点,都被其他客人选走了。”老肖像是看穿了唐教授的心思,主动说道。
“这最好,这最好,我们喝点酒聊聊天就很好,不要小姐。不过你还是看看能不能给唐老师安排一个,免得他难受。”肖岩赶紧应道。这是他真实的想法,不到迫不得已他是绝对不会要女人坐自己身旁的。数不清的应酬,有小姐陪酒的时候却是屈指可数。这并非洁身自爱,只是他真的不喜欢。
“小肖,别乱说。”唐教授笑着说道,“你别听小肖乱说,这样很好。”
“哈哈哈,想就想吧,还装什么?口是心非。”肖岩继续说道,他并不担心唐教授会不高兴,恰恰相反,他认为唐教授会因为他说出了他想说而不好意思说的心里话对他心存感激。
“好的,我这就再去找找。你们一个来一个哈。”老肖说着就要出门。
“别,千万别,一个就好了!我和黄厂长不要考虑。”肖岩严肃地说,以这么多年的了解,他知道黄建军肯定也是不需要的。
“就是,不要不要,你照顾好教授就行了,真的。”刚喝了一口酒的黄建军放下杯子也赶紧说道。
“好,我这就出去找。不过,唐老师,如果没有找到你也别失望,一会有表演,到时候也可以留一个下来陪你喝酒。”老肖说着走出了房间。
肖岩看着老肖离开的背影,不觉涌起一种复杂的感觉,心想真是难为了人家啊。老肖比自己年纪大不少,一路上跑前跑后的服侍他们,肖岩是觉得有点对不住人家了。
“来,我们喝。唐老师,我敬你一杯!”肖岩深深出了口气对唐老师说。
“少喝点,少喝点。”唐教授端起杯子说道,“要喝醉了。”
“放心了,这点酒影响不了你办大事的。”肖岩笑道。他知道“印度神油”都买了,老师一定是今晚打定主意要使用的。要做点什么,当然不能喝多。
说完肖岩和唐教授的杯子狠狠地碰了一下,两人仰头一饮而尽。
三人敬来敬去的喝着啤酒,唐教授和黄建军相互不停地递烟,小房间一会已是烟雾缭绕。
“老肖咋回事?这么半天都不来。”肖岩看了看门口说道。
“叫你不要乱说嘛,这时候哪里还找得到嘛。”唐教授佯装责怪道。
“还不是为了老师嘛。”肖岩也假装正经的说。
“咣!”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门被狠狠撞开了,三人立即朝门口望去,眼前的景象不禁让他们吃了一惊……
早安,七月二十。
《Shitty day》
http://music.163.com/song/3407082

【壹索】YoungSee
阳光挣脱了地平线的束缚迅速窜到...

阳光挣脱了地平线的束缚迅速窜到了半空,热带雨林秋天清晨的风带着一丝潮湿。肖岩深深地吸了一口湿润的空气,抬头看着东方的阳光,红色的天际正向蓝色过度,煞是好看。阳光被一层薄薄的云雾覆盖,散射出含蓄温柔的红光,就像唐教授害羞的脸庞。
“走吧,先吃点早餐。”肖岩收起了笑容若有所思地说,“吃完好赶路。”
和大家一样,肖岩也有些疲惫,原因是昨天晚上折腾得太晚。
这里已和多年前他来时的情况完全不一样了。除了竹楼和橡胶树以及相关人员刻意穿戴的民族装束让人还感觉到身处少数民族聚居地外,其他的已是和内地其他城市一样了。淳朴的民风正被滚滚袭来的商业化改变。一波波游客从天涯海角涌来,在带来金钱的同时也不可逆地破坏着几...

阳光挣脱了地平线的束缚迅速窜到了半空,热带雨林秋天清晨的风带着一丝潮湿。肖岩深深地吸了一口湿润的空气,抬头看着东方的阳光,红色的天际正向蓝色过度,煞是好看。阳光被一层薄薄的云雾覆盖,散射出含蓄温柔的红光,就像唐教授害羞的脸庞。
“走吧,先吃点早餐。”肖岩收起了笑容若有所思地说,“吃完好赶路。”
和大家一样,肖岩也有些疲惫,原因是昨天晚上折腾得太晚。
这里已和多年前他来时的情况完全不一样了。除了竹楼和橡胶树以及相关人员刻意穿戴的民族装束让人还感觉到身处少数民族聚居地外,其他的已是和内地其他城市一样了。淳朴的民风正被滚滚袭来的商业化改变。一波波游客从天涯海角涌来,在带来金钱的同时也不可逆地破坏着几千年的民俗和生态,现代化进程一步步侵蚀着人的灵魂。
夜生活也和内地一样了。
就在头一天晚上,肖岩他们酒足饭饱之后便被邀请去了唱歌。在版纳边境K歌,对大家来说都是新鲜事,酒精作用下所有人都很兴奋,完全忘了一天的舟车劳顿。
K歌房就在居住宾馆不远的一片橡胶林中,是一排用竹子搭建的一层楼建筑,整个建筑的面积不小,看起来应该有不少房间。
肖岩他们七拐八拐被带进了一间竹楼。竹楼房间不大,几个人进去后已是显得有些拥挤。屋内灯光暗淡,摆设和装饰与他们家乡的大同小异。房间几乎没经过任何隔音处理,刚一进门就已是显得十分热闹了。四面八方其他房间的歌声和嬉戏声从竹缝穿来,此起彼伏,好不热闹。各种声音交杂混合倒是别有一番景致,音乐声,人声或莞尔动听,或狼哭鬼嚎。景区深处的K歌娱乐本来就不是设计来唱歌消遣的。
“先坐下来休息一下,喝点酒,一会据说有刺激好玩的项目。”邀请方的老肖神秘地对大家说。
“太吵了,还是回房间睡觉喽。”申明认真地说道。他确实不是很适应这样的环境,一来是他几乎滴酒不沾,喝一点就会全身不适,直接睡着。二来是因为没有酒精的作用让他对唱歌也提不起兴趣。
“来都来了,感受一下嘛。”唐教授劝道。他已是很适应这种场合了,甚至是喜欢。尽管他不是很好喝酒,但也是来者不拒,何况他还有其他爱好,这种地方或许能让他汹涌的荷尔蒙得到释放。
“就是,好不容易跑这么远,感受一下当地文化嘛。”肖岩也劝道。他是喜欢热闹的人,爱出风头,喜欢在歌厅亮两嗓子赚几个廉价的掌声。不过他不喜欢商务夜场,更不喜欢要坐台小姐。他的兴奋都是基于朋友一起的场所,比如今天。
黄建军已经坐下,他喜欢酒胜过喜欢唱歌。有酒,他是可以待下来的,哪管天是否塌下来……
早安,七月十九。
《Shut Eye》
http://music.163.com/song/19183595

【壹索】YoungSee
医学上有个词汇叫代偿性增加,通...

医学上有个词汇叫代偿性增加,通俗的说法就是如果某个机能因疾病或其他原因受到了抑制,人体就会自动调用其他资源来填补抑制造成的功能缺失,尝试让机体保持平衡。很多时候调动的资源会对抑制过度补偿,造成其他器官或组织的损害。
医学上的代偿性反应在社会学中同样无处不在。受委屈的人的加倍报复,长期压抑的情绪的突然爆发等等都是代偿性反应的具体表现。
唐教授是肖岩遇到过的社会学意义上对代偿性反应注释最彻底的人。他的代偿性增加表现在对女人的需求上。
对女性的需求可能是所有男人的共性,区别只在于有没有条件,有没有胆量以及对风险和道德的把控不一样。有些人之所以让人觉得更加突出,一是因为的确表现出了超出常人的荷尔蒙分泌...

医学上有个词汇叫代偿性增加,通俗的说法就是如果某个机能因疾病或其他原因受到了抑制,人体就会自动调用其他资源来填补抑制造成的功能缺失,尝试让机体保持平衡。很多时候调动的资源会对抑制过度补偿,造成其他器官或组织的损害。
医学上的代偿性反应在社会学中同样无处不在。受委屈的人的加倍报复,长期压抑的情绪的突然爆发等等都是代偿性反应的具体表现。
唐教授是肖岩遇到过的社会学意义上对代偿性反应注释最彻底的人。他的代偿性增加表现在对女人的需求上。
对女性的需求可能是所有男人的共性,区别只在于有没有条件,有没有胆量以及对风险和道德的把控不一样。有些人之所以让人觉得更加突出,一是因为的确表现出了超出常人的荷尔蒙分泌量,另一个就是因为前后判若两人的行为反差给人带来的刮目相看,就是所谓的代偿性增加。
从长期闭锁在大学校园只问教学和实验的植物化学科教师到一个企业的掌门人,唐教授经历的身份转变是巨大的。经营和教学面对的环境的反差可能不是所有人都能一下适应的。唐教授也不例外。自从承包了学院制药厂,接触了校园外面的世界,就像打开了他内心的潘多拉魔盒。他身体中本能的欲望和勇气似乎被突然无限激发。他就像一只挣脱了牢笼的困兽,决心在广袤的原野大干一场并为所欲为,变本加厉的把被牢笼所困失去的光阴夺回来。
唐教授似已名存实亡的婚姻也为他的行动带来了掩耳盗铃的理由。从他的身上,肖岩看到了一个只争朝夕男人内心的澎湃动力。
只可惜,岁月弄人,往往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过度的耕耘让他早已是力不从心。从之前的国产西地那非到今天的印度神油,都是唐教授内心动力变成具体做功的燃料。如果哪天满心期望的燃料遇潮失效,对他的打击可想而知。
唐教授天真的笑了,笑容掩盖了尴尬,掩盖不了他的失落和愤慨。
“这钱看来是白花了啊。”肖岩一语双关的说。
“十块钱倒也无所谓。”唐教授并没有听出肖岩话中有话。
“怕是不止十块吧。”申明戏弄的说。他知道肖岩说的是什么意思。
“哈哈,也没有,也没有。”唐教授有点难为情的说,脸上飘起了一朵红云。
唐教授每次脸红的样子都能给人带来很多喜感。而那时的肖岩是绝对想不到以后的日子他会亲眼近距离见证唐教授如此多的快乐的享受时光……
早安,七月十八。
《Forevermore》
http://music.163.com/song/2872362

【壹索】YoungSee
如果说人生的精彩既是指成就时站...

如果说人生的精彩既是指成就时站在舞台中央接受欢呼时的荣耀,又是指荒唐后缩在被窝里面躲避奚落时的羞臊。
那么唐教授的人生无疑是精彩的!
唐教授在边境集市上购买“印度神油”时的超乎寻常的敏捷事后一直作为笑料被长时间广为流传。因为“印度神油”唐教授给大家带来了持续的乐趣。
然而故事远远不只是停留在购买神油时的那滑稽瞬间。最精彩部分总是在剧情发展到高潮的时候才出现。
第二天一大早,太阳刚刚从地平线探出头,众人已是被领队叫醒,他们被告知必须抓紧时间吃早餐,然后要赶到一个寨子观看表演。
当唐教授眼圈发黑,一脸疲惫地从房间出来时,所有人都以为”印度神油”帮助他办了大事。
“舒服哈。”申明玩笑道。本来他是和唐...

如果说人生的精彩既是指成就时站在舞台中央接受欢呼时的荣耀,又是指荒唐后缩在被窝里面躲避奚落时的羞臊。
那么唐教授的人生无疑是精彩的!
唐教授在边境集市上购买“印度神油”时的超乎寻常的敏捷事后一直作为笑料被长时间广为流传。因为“印度神油”唐教授给大家带来了持续的乐趣。
然而故事远远不只是停留在购买神油时的那滑稽瞬间。最精彩部分总是在剧情发展到高潮的时候才出现。
第二天一大早,太阳刚刚从地平线探出头,众人已是被领队叫醒,他们被告知必须抓紧时间吃早餐,然后要赶到一个寨子观看表演。
当唐教授眼圈发黑,一脸疲惫地从房间出来时,所有人都以为”印度神油”帮助他办了大事。
“舒服哈。”申明玩笑道。本来他是和唐教授一个房间的,不知什么怎么他们并没有在一起。
“嘿嘿。”唐教授不置可否的干笑了一下。
“神油怎么样?厉害吧!”肖岩也笑着说。
“一点用都没有。”唐教授愤愤的说。
“不会吧,这么贵。”看到唐教授无辜的样子,申明兴奋起来。
“是你没有用对吧?”肖岩不正经的说。每当这种时候唐教授的身份就只是一个可以随便玩笑的同行了,已然忘记他还是他们的老师。
“怎么没用对?说明书说的就是擦在虎口上。”
“虎口?怎么会是虎口,不是擦在器官上?”申明是真的有了疑问。本来十块钱买一瓶传说中无比神奇的“神油”已是有点占了便宜的感觉,现在听到擦在虎口就更觉得不可思议了。
“说明书在哪?我看看。”肖岩也觉得有点奇怪。
唐教授从裤兜里拿出昨天买的小盒,打开后抽出了说明书递给了肖岩。肖岩接说明书的时候注意到透明瓶子里的液体已是用去了大半瓶。“这一夜得多勤奋才能消耗这么大啊?”肖岩心里大笑起来。
说明书上大面积印着不知道哪国的文字,后面部分是字体明显缩小了的英文。中间有一张插图,的确是一个食指在涂抹另一只手的虎口。估计唐教授就是按图办事的。因为有几个单词肖岩不认识,没有完全翻译出说明书的内容。但有两点是明确的,一个是瓶子里的液体是用来驱蚊的,一个就是最底部清晰的印有“Made in Thailand ”。就是说这瓶“印度神油”与印度没什么关系。
“天,唐教授,你是被冲昏了头啊。这哪里是印度神油,分明就是泰国风油精。哪里会有作用嘛?”肖岩真的大笑起来。
“我就觉得被骗了。字太小看不见。”唐教授也笑了起来。
唐教授脸上的天真盖过了他的尴尬表情……
早安,七月十七。
《What a Mystery》
http://music.163.com/song/26189462

【壹索】YoungSee
并非每一件事都有十分明确的目的...

并非每一件事都有十分明确的目的性,也并不是所有现象的真实用意都如看到的一样。
肖岩潜意识停下了脚步,不是为了要掳走孙燕或有其他什么非分之想,他当时的确只是单纯的希望和她打个招呼而已。事实上停下来也是他潜意识的不由自主,没有刻意。
“又碰到了,这么巧?”开朗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时,肖岩正装腔作势看着小贩摊上的商品。
“是你啊?怎么也在这里?”肖岩扭头朝声音方向看去,装着意外的样子。
“事先安排好的行程。”
“哦,在版纳待几天?”
“三天。”
“三天后直接回去吗?还要去其他地方吗?”
“直接回昆明,然后从昆明回湖北。你们呢?”
“我不知道,他们安排的,好像也是三四天。也是从昆明回家。到时候在昆明了打我...

并非每一件事都有十分明确的目的性,也并不是所有现象的真实用意都如看到的一样。
肖岩潜意识停下了脚步,不是为了要掳走孙燕或有其他什么非分之想,他当时的确只是单纯的希望和她打个招呼而已。事实上停下来也是他潜意识的不由自主,没有刻意。
“又碰到了,这么巧?”开朗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时,肖岩正装腔作势看着小贩摊上的商品。
“是你啊?怎么也在这里?”肖岩扭头朝声音方向看去,装着意外的样子。
“事先安排好的行程。”
“哦,在版纳待几天?”
“三天。”
“三天后直接回去吗?还要去其他地方吗?”
“直接回昆明,然后从昆明回湖北。你们呢?”
“我不知道,他们安排的,好像也是三四天。也是从昆明回家。到时候在昆明了打我电话嘛,如果我到了,请你吃饭。”
“好的啊,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时间。”
“没事,有空就打嘛。”
“好,哈哈哈。今天真的好巧啊。你们下一站哪里?”
“不知道。”
“看这两天还能不能碰到哈。”孙燕莞尔一笑,说完举起手上的小旗子摇了摇,轻快的从肖岩身边走开了。顿时肖岩的脸上感到一阵清风飘过。
“你怎么不问问她住哪里啊,晚上好请人家吃个宵夜嘛。”身旁的唐教授坏笑着说道。
“是你想问吧,要我帮你问不?”肖岩也玩笑道。
“哈哈哈。”大家笑着开始逛街。
“印度神油,要不?”说话的是一个中年摊贩。他坐在一个铺满各种货物的条桌后面,眼珠盯着唐教授神秘地说,手上拿着一个印着密密麻麻怪异文字的小盒。
奇怪的是这个手上很多茧子的男人的皮肤并不像当地的其他人那么深色,甚至看起来有点煞白。在这样的环境看到这个颜色的皮肤,再加上脸上狡黠的似笑非笑的表情让肖岩一阵说不出的不自在。
唐教授一只手里也抓着一个小盒,与商贩手上的一样。
“多少钱?”唐教授低声问道,明显有点难为情。
“十块!”
唐教授没有还价。只见他一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裤袋里掏出了一张十元钞票甩到桌上,同时那只拿着“印度神油”的手迅速将小盒放进了另一侧的口袋。很奇怪,那十块钱就好像是早已准备好了的似的。
这么敏捷的动作出自平常四平八稳做事慢吞吞的唐教授,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众人看的目瞪口呆……
早安,七月十六!
《Art Of Love》http://music.163.com/song/17977016

【壹索】YoungSee
或许生活的曼妙正是因为我们总是...

或许生活的曼妙正是因为我们总是忍不住不断追求着一个个目标,并能在过程中切身体会期待带来的各种滋味,或享受,或忍受。
真正想要的终将会得到。只是,得到的瞬间往往就是失去的时刻。因为,成就和新鲜带来的快感消失的速度总是出人预料。
肖岩如愿有了手机,就在他拨打了第一个电话后却突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失落感,“得到了又如何?”,就像之前如愿得到的所有曾经渴望拥有的东西一样。这种失落感一直存在,有时候他都怀疑自己是否只是在追求这种失落的感觉了。
并非所有的拥有都会产生失落,也有一些是例外的,比如友谊,比如爱情,又比如荣誉。失落只限于物质,且是短暂的。
孙燕大方地记下了肖岩的手机号码,她高高举起手上的旗子挥了...

或许生活的曼妙正是因为我们总是忍不住不断追求着一个个目标,并能在过程中切身体会期待带来的各种滋味,或享受,或忍受。
真正想要的终将会得到。只是,得到的瞬间往往就是失去的时刻。因为,成就和新鲜带来的快感消失的速度总是出人预料。
肖岩如愿有了手机,就在他拨打了第一个电话后却突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失落感,“得到了又如何?”,就像之前如愿得到的所有曾经渴望拥有的东西一样。这种失落感一直存在,有时候他都怀疑自己是否只是在追求这种失落的感觉了。
并非所有的拥有都会产生失落,也有一些是例外的,比如友谊,比如爱情,又比如荣誉。失落只限于物质,且是短暂的。
孙燕大方地记下了肖岩的手机号码,她高高举起手上的旗子挥了挥,对她的队员大声说道:“登机了,大家跟好啊!”,转身轻快地跳上了舷梯。
孙燕的旅行团走团队通道优先换了登机牌,坐在了波音737 400的前面,肖岩一行坐在机尾部分,中间隔了十几排。一个多小时的航程里他们无缘再次交流。肖岩彻底打消了艳遇的妄想。谁都愿意旅行中有美女相伴,但他们的想法一开始本身就是荒唐的,两边都是集体活动,结伴旅行,根本就是异想天开。
果然下飞机后就各奔东西,走在后面的肖岩在机舱门口已是看不见了孙燕的影子。
肖岩一行登上开往边境的大巴,接下来就是一切听从组织者的安排了。
边境市场是他们的第一站,也是每个跟团旅行的必到地方。一条百多米的街道上摆满了真真假假的周边国家的各类产品,从日用品到工艺品,从药品到避孕套,当然还有著名的以印度神药为代表的各式春药。
接近中午,骄阳已是露出了过分的热情,就像街边的摊贩脸上的笑容。琳琅满目的外文包装的商品让肖岩他们眼花缭乱,无从下手。
一个似曾相识的笑声从肖岩他们身后传来。
“肖岩,你看。”黄建军拍了下肖岩,惊喜地喊了一声。
“什么?”
“那个女生。”黄建军指了指后面。
人群之中一个高挑的身影映入了肖岩眼帘。淡黄色的草帽在中午阳光的直射下变成了刺目的白色,与帽檐下黝黑的脸庞形成了鲜明对比。孙燕正对旁边的人说着什么,笑容依旧那么干净。
“看来这市场很有名哈。”肖岩高兴的说道,不由地停下了脚步,潜意识在等着孙燕……
早安,七月十五。
《Just Walking In The Rain》
http://music.163.com/song/27010129

【壹索】YoungSee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肖岩没有因为在短短半小时内手上就多了六千块现金而善罢甘休,他要乘胜追击,企图一举获得更大的惊喜。
这是个幸运的下午,他以为运气并未结束。
“走,再去买几张。”这次换成了肖岩提议。
“算了,见好就收吧。别到时候把刚赚的都搞出去了。”王泽平劝道。
“不会的,就搞几张。”尽管大喇叭里的躁动和手上的现金像给肖岩打了鸡血,让他欲罢不休。但他还是在心里给自己打了预防针。
肖岩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想的。”绝对要稳住!”。过去玩牌机的时候不就是因为贪婪经常把赢的钱通通又输出去了吗。每每想到那些场景,肖岩心里就装满了沮丧和悲伤,那可是无比绝望的感受。“今天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发...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肖岩没有因为在短短半小时内手上就多了六千块现金而善罢甘休,他要乘胜追击,企图一举获得更大的惊喜。
这是个幸运的下午,他以为运气并未结束。
“走,再去买几张。”这次换成了肖岩提议。
“算了,见好就收吧。别到时候把刚赚的都搞出去了。”王泽平劝道。
“不会的,就搞几张。”尽管大喇叭里的躁动和手上的现金像给肖岩打了鸡血,让他欲罢不休。但他还是在心里给自己打了预防针。
肖岩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想的。”绝对要稳住!”。过去玩牌机的时候不就是因为贪婪经常把赢的钱通通又输出去了吗。每每想到那些场景,肖岩心里就装满了沮丧和悲伤,那可是无比绝望的感受。“今天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他暗自下定决心。
明知道幸运不可能再次眷顾,心里就是不甘心。人性的贪婪和投机此时已是暴露无遗。
好在肖岩算是把控住了自己,在花了三百多块之后他毅然终止了侥幸的期盼。幸运没有再次眷顾,他悻悻地离开了展览馆门前的广场,中奖的兴奋已是蒙上了一层阴影。
移动公司有个门市在省展览馆旁边,虽不是最大的商店,但因为是肖岩经常路过的地方,他相当熟悉,这里也是离他的公司最近的门市。
一离开抽奖现场肖岩就兴冲冲奔到了门市的柜台,性格急躁的他是没有耐心等到第二天的。
王泽平约了人在酒店见面,希望肖岩与他一起回酒店。这一次肖岩拒绝了他,此时已没有什么事比他去手机商场更重要了。
只是,六千块又怎么够买一部手机?
肖岩路上早就有了主意,在移动商店的柜台前,他选了一部诺基亚最新款的8810手机,让店员算好价格,然后电话通知了公司财务,让出纳开了一张手机价格和五千七百块差价的支票找人给他送过去。
在商店等支票的一个多小时是肖岩那段日子经历的最难熬的时间。本身一个东西用现金和支票两种方式支付就很尴尬,再说下班时间已到,支票却迟迟没有送来,他当然更加难为情了。焦躁的他不时就会主动向店员解释一番,以缓解心中的愧疚不安。好在店员没有催他,他还不至于无地自容。
秋天的夕阳照在商店前面宽阔水泥大街上,金黄色的光洒在街上络绎不绝的下班的路人中投下长长的影子,肖岩的心就像黑色的影子一样阴郁。一场喜悦却因为他的急性子变成了压抑。此时的他不禁反思起来,”为什么每次都要这样急不可耐?”他决定要改改这个毛病了。
李勇终于披着金光出现在肖岩的面前,肖岩的眼睛顿时也放出了光芒。
一切都解脱了,肖岩再也不用忐忑不安。
“拿去,这是进账单。”李勇气喘吁吁地说道,“你倒是会折磨人呢。”
“谢谢,谢谢,一会请你吃饭。”肖岩大悦……
早安,七月十四。
《Good Fight》
http://music.163.com/song/29428280

【壹索】YoungSee
世上本无市场,有了需求便产生了...

世上本无市场,有了需求便产生了。有人在抽奖现场收购奖品,说明了不只是肖岩才有把实物奖品换成现金的想法。
“二等奖卖给你好多钱?”肖岩转身看到刚才说话的人朝他们走来,于是问道。
“价格好说,价格好说。反正不会亏了你的。这里人多太吵了,我们在旁边找个清净的地方商量。”一个身材瘦削的中年男人边说边快步走到肖岩面前。
来人脸上爬满了皱纹,看得出这满脸的皱纹并不是年纪带来的岁月痕迹,而是因为某种原因需要日积月累刻意露出夸张表情造成的。此时的他是一脸僵硬的笑容。
来人的笑容里像是有一种不由分说的诱惑,使肖岩和王泽平不自觉地跟着他走到了场地边上一个没什么人的地方。
“他们有个电视机要处理。”陌生人对着一个蹲...

世上本无市场,有了需求便产生了。有人在抽奖现场收购奖品,说明了不只是肖岩才有把实物奖品换成现金的想法。
“二等奖卖给你好多钱?”肖岩转身看到刚才说话的人朝他们走来,于是问道。
“价格好说,价格好说。反正不会亏了你的。这里人多太吵了,我们在旁边找个清净的地方商量。”一个身材瘦削的中年男人边说边快步走到肖岩面前。
来人脸上爬满了皱纹,看得出这满脸的皱纹并不是年纪带来的岁月痕迹,而是因为某种原因需要日积月累刻意露出夸张表情造成的。此时的他是一脸僵硬的笑容。
来人的笑容里像是有一种不由分说的诱惑,使肖岩和王泽平不自觉地跟着他走到了场地边上一个没什么人的地方。
“他们有个电视机要处理。”陌生人对着一个蹲在堡坎上抽烟的男人说道。
“不想收了,不好卖。”蹲着的男人站起来跳下堡坎,他把烟头随手扔在地上,然后一脚踩上去狠狠地搓了几下,眼睛打量着肖岩他们,露出一副不情愿的诡异表情说道。
扔烟头的男人脸色蜡黄,比带他们来的陌生人更加瘦小,上身挂了一件明显不合身的深灰色夹克衫,前襟上的一块块油渍在光下显得十分刺眼。他下身着了条深咖啡色的纤维质量的裤子,硕大的裤管杵在地上,如果不是脚上那双白边布鞋在蠕动,根本都看不出有双腿在里面。
看到眼前情景,肖岩的心一下就凉了半截。他转脸对王泽平说:“走,不卖了。”
肖岩看出了这些人是在演戏,说不收是假,想砍个好价格是真。他说不卖了,一半是配合对方演戏,一半倒也是真的不想卖给这些看起来如此猥琐的人。
“别走,别走。好商量的。”陌生人看到肖岩要走,赶紧阻拦,他收起笑容转脸对夹克衫男人说:“帮下他们嘛,人家是诚心要处理的。”
“我们不是非卖不可哈,不要说帮忙,再说要卖也不是什么处理,是交易。”肖岩义正言辞地说。
“就是,肖岩我们走,不卖了。”王泽平眼睛一瞪严肃地说。
“也不是完全不收,要看价格。现在的确不好卖了,稍不注意就亏本。”夹克衫以缓和的口气对他们说道,蜡黄的脸上写着奇怪的表情。
“就是就是,好好商量,大家都不容易。”陌生人脸上又堆上了笑容,似乎比刚才还多了许多。
肖岩并不是因为懂了”舍得”的深邃哲学含义才在价格上妥协的。他将标价一万元的奖品换成了六千元的现金是因为他觉得这东西就只值这个价;还有就是和他交易的人尽管看起来十分猥琐狡黠,但还是比较干脆,做生意谁不耍点手段呢;再说他也不愿意浪费时间,他的心早已飞到了移动公司的卖场。
“票拿给我。”谈好价格后夹克衫从肖岩手上要了兑换奖品是纸条,回过头对身后喊道:“把钱拿来。”
一个丰盈的女人这时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她一边从手上的一个花布口袋里捞着钱一边问:“好多钱?”
“六千。”
“这么贵啊,哪里卖的出去哦。”
“你少啰嗦,快拿钱来。”夹克衫对女人吼道,脸上一点表情没都有。
肖岩这时开始担心他会突然反悔了……
早安,七月十三。
《The One That Got Away》
http://music.163.com/song/1659640

【壹索】YoungSee
欲壑难平,说的是人的欲望永远都...

欲壑难平,说的是人的欲望永远都不会得到满足。
兴奋很快就从肖岩身上消失了,此时的他甚至还产生了一种遗憾的感觉。“如果是桃子就好了!”他心想。
桃子是一等奖,那是十万块现金。
在一直没有中奖的时候,心想能中一个二等奖或者三等奖就心满意足了,当二等奖真的来到面前时,心里却又想为什么不是一等奖。肖岩不正是活生生的在注释着欲壑难平这个成语吗?
如果手上这张彩票上印的是桃子,是否就会意得志满了呢?肖岩不得而知。
“快去领奖吧。”王泽平反倒比肖岩还兴奋。
“我在想要不要。”肖岩若有所思地说。
“什么,你不要?”王泽平吃惊的问。
“哪是不要,是不想要电视机。我不久前才买了一台29寸进口的东芝彩电,比这个奖品...

欲壑难平,说的是人的欲望永远都不会得到满足。
兴奋很快就从肖岩身上消失了,此时的他甚至还产生了一种遗憾的感觉。“如果是桃子就好了!”他心想。
桃子是一等奖,那是十万块现金。
在一直没有中奖的时候,心想能中一个二等奖或者三等奖就心满意足了,当二等奖真的来到面前时,心里却又想为什么不是一等奖。肖岩不正是活生生的在注释着欲壑难平这个成语吗?
如果手上这张彩票上印的是桃子,是否就会意得志满了呢?肖岩不得而知。
“快去领奖吧。”王泽平反倒比肖岩还兴奋。
“我在想要不要。”肖岩若有所思地说。
“什么,你不要?”王泽平吃惊的问。
“哪是不要,是不想要电视机。我不久前才买了一台29寸进口的东芝彩电,比这个奖品高级多了。我在想能不能换成现金。”肖岩解释道。
一年多前他花了一万三千块在华侨友谊商店买了台进口Toshiba29寸直角平面彩电。进口29寸直角平面可是那时最高档的电视机。对这台电视机他着实在商场色眯眯的看了一两个月,导购员对它性能摇唇鼓舌的介绍他早已烂熟于心。
肖岩之所以急着买这台对他来说超贵的电视,是因为他的爱好已开始从纯音乐转成刚刚兴起的家庭影院了。他之前已经花了五千块买了Panasonic的LD影碟机,花了六千块买了Marantz多声道杜比音效功放以及用五千多块买了美国Verture音箱,可惜与这些器材配不上的是一台21寸国产电视。要实现他的家庭影院的梦想就差一台大屏幕彩电了。为了买这台彩电,他还厚颜无耻地给湖北药厂正在他那里出差的片区负责人李龙借了两千块。他和李龙一开始就走得很近,交情远远超过了一般的业务关系。借李龙的两千块他花了足足三个月才还清。
这时手拿彩票的肖岩突然有了主意,他要把电视机换成现金,然后买一部手机。
“你上去问嘛。”王泽平提议道。
“就是,我去领奖了,你等着我别走开哈。”说完肖岩跳上了领奖台。
颁奖的人告诉肖岩奖品是不能换的,只能是这台彩电。不过他说知道旁边有人在回收奖品。
“不行,只能是彩电不能换现金。”肖岩跳下台子对王泽平说,“不过据说有人在回收奖品,我去找哈”。
“那是和他们一伙的。”王泽平肯定的说。
“你要把电视机换成钱?”一个陌生的声音从不远地方传来……
早安,七月十二。
《Don't Be Afraid》
http://music.163.com/song/1304127

【壹索】YoungSee
“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

“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什么味道。”《阿甘正传》的这句台词此时用在省博物馆前的抽奖现场应是十分贴切的。
广场上到处都是彩票销售人员,有的坐在条桌后面,有的站在人群中。大中小各个奖项散落在他们手中,没有人知道哪个的手上有什么奖。
肖岩有意放慢了刮奖的节奏,虽然他不想希望消失的太快,但还是忍不住要揭开彩票上那片小小黑色涂层下的秘密,盼望奇迹发生。
尽管他放慢了节奏,十块钱买的彩票还是很快就变成了废纸。
“真他妈大海捞针啊!”他细声咕噜道。尽管结果不出所料,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失望。他在想要不要再继续试试手气。
旁边的王泽平又在从口袋里掏钱,肖岩看到他的样子一下就来了信心。只要有参照物...

“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什么味道。”《阿甘正传》的这句台词此时用在省博物馆前的抽奖现场应是十分贴切的。
广场上到处都是彩票销售人员,有的坐在条桌后面,有的站在人群中。大中小各个奖项散落在他们手中,没有人知道哪个的手上有什么奖。
肖岩有意放慢了刮奖的节奏,虽然他不想希望消失的太快,但还是忍不住要揭开彩票上那片小小黑色涂层下的秘密,盼望奇迹发生。
尽管他放慢了节奏,十块钱买的彩票还是很快就变成了废纸。
“真他妈大海捞针啊!”他细声咕噜道。尽管结果不出所料,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失望。他在想要不要再继续试试手气。
旁边的王泽平又在从口袋里掏钱,肖岩看到他的样子一下就来了信心。只要有参照物,总会五十步笑百步的。他觉得只要没有比王泽平花更多的钱就是胜利。
“拿五张!”肖岩换了一个卖家,坚定的说。然后从一沓彩票的最后抽了一条,他不再犹豫,一口气全部刮开,可惜还是废纸。
肖岩觉得自己有点停不下了,他迅速把身上的零钱全部掏了出来,十二快。
“就这么多了,无论如何就这么多了,把这十二快用完再也不买了。”肖岩暗下决心,绝不能动钱包里的整钱。
他在刚才那人那里又买了六张。卖彩票的人太多,他实在不知道选哪个,于是干脆不变了。
“怎么样?搞到没有?”肖岩手里拿着彩票走到十几米外的王泽平身旁。
他不想急于刮开,打算等王泽平准备走的时候再处理。他担心如果马上刮开会控制不住自己从钱包里拿钱。
“不行,没中!”
“不行就走了吧。我问了卖彩票的人,说搞了好几天了,大多数奖品都被抽走了。”
“大奖还在的。”王泽平头也不回继续刮着。
“哪有什么大奖哦,我觉得大奖根本是假的。”
“好吧,最后再买一版就走。你不买了?”王泽平瞬间刮完了手上的一条,又从旁边人那里买了五张,转过头看了看肖岩的手,认真地说。
“我还有几张。”肖岩看到王泽平看自己的手,于是把手上还没舍得刮开的彩票举到他面前。
“咋不刮?”王泽平有点吃惊地问。
“马上。”肖岩心想现在可以刮了。
刮到第四张的时候,涂层下出了一个一直没见过的图案——苹果。肖岩心头一紧,血液一下涌向大脑。“中奖了?”
“这个是中奖了?”他把彩票拿到王泽平面前问他。
“好像是呢。快看告示!”
肖岩盯着展台上巨幅展板,“苹果图案,二等奖。奖品:创维32寸彩电一台,价值一万元。”……
早安,七月十一。
《We've Been Here Before》
http://music.163.com/song/37820817

【壹索】YoungSee
有人说好奇心是社会进步的动力。...

有人说好奇心是社会进步的动力。如果这个说法成立,那好奇心就一定是人类共有的财富。
肖岩不知道好奇是不是人类的财富,但在那个落叶纷飞的仲秋,王泽平的好奇心却是着实给他带来了一笔小小的财富倒是真的。
从民航售票处出来,他们俩朝着扬声器的方向走去,随着目的地越来越近,路上的人明显多了起来。
有的人兴高采烈地正和身旁的人说着什么,脸上露出亢奋的表情。大多数人沉默不语,脸上写满了沮丧。好些人的手上都拿着一堆东西。仔细一看,是香皂牙膏之类的日用产品。
如此场景,肖岩彻底明白了热闹之处是在进行什么活动。
“是在卖彩票抽奖!”肖岩肯定地对王泽平说。
“什么抽奖?”王泽平问道,看不出到底他是真不懂还是故意装不知...

有人说好奇心是社会进步的动力。如果这个说法成立,那好奇心就一定是人类共有的财富。
肖岩不知道好奇是不是人类的财富,但在那个落叶纷飞的仲秋,王泽平的好奇心却是着实给他带来了一笔小小的财富倒是真的。
从民航售票处出来,他们俩朝着扬声器的方向走去,随着目的地越来越近,路上的人明显多了起来。
有的人兴高采烈地正和身旁的人说着什么,脸上露出亢奋的表情。大多数人沉默不语,脸上写满了沮丧。好些人的手上都拿着一堆东西。仔细一看,是香皂牙膏之类的日用产品。
如此场景,肖岩彻底明白了热闹之处是在进行什么活动。
“是在卖彩票抽奖!”肖岩肯定地对王泽平说。
“什么抽奖?”王泽平问道,看不出到底他是真不懂还是故意装不知道。
“你们包头没有?就是买彩票,然后刮开看是不是中奖,中奖了马上兑奖。现在流行得很。”肖岩解释道。
“哦,去看看。一等奖是什么?”
“不一定的,有些是现金,有些是物品。”
说着说着他们就走到了活动现场。活动现场设在省展览馆门口的广场上,不出所料,果然是抽奖。
广场上聚集了不少人,但没有肖岩想象的多。主办者在广场的正前方搭了一个高高的宽阔展台,展台上面堆着一堆奖品。工作人员在展台上忙碌着,有在为中奖者取奖品的,有进行颁奖的。一个中年男人手拿麦克风正在声嘶力竭地在鼓动着现场的人,刺耳的声音从挂在旁边高处的大喇叭中传出。
肖岩从人群和展台上奖品的数量判断,这个抽奖活动应该已经开始好几天了,但大奖还没有抽出来,二等奖也还有两个。
“来都来了不买几张玩玩?”肖岩对王泽平说。
“要买的,我先看看情况。”王泽平东张西望像进了大观园的某姥姥。
此时已是有好几个手里拿着抽奖券的工作人员围了过来。高超的职业素养使他们总能准确判断哪些人是潜在消费者。
肖岩有点难为情,正是上班时间,广场上除了正在上班的主办者工作人员,大多光顾的人都是退休的老人或无业游民。几乎没有他和王泽平这样的年轻上班族。
王泽平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已经观察完毕,开始下手买了。
“来都来了,买两张玩玩吧。”这次是肖岩在对自己说。王泽平和台上领奖人的示范作用,加上身旁手拿彩票的销售人员和台上主持人的鼓动已是让他蠢蠢欲动。
“拿几张吧!”肖岩看了下四周,有点不太好意思地掏出十块钱给了那个一直在鼓动他的销售员。心情就像他第一次玩牌机上分时一样。
“五张哈。”销售员高兴地接过钱。把手上的彩票摊开让肖岩选。接着说道:“刚领来的,从新开的一箱里面拿的,祝你好运气。”……
早安,七月十日。
《Early to Bed》
http://music.163.com/song/4176043

【壹索】YoungSee
某些平淡无奇的素材在形势的不经...

某些平淡无奇的素材在形势的不经意推动下最终演变成了有趣的故事。没有剧本,没有彩排,故事就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走!”王泽平没坐多久便起身要走。这是他的习惯,以他平常的习性,今天和乔彤已算是聊了不少了。
王泽平似乎一直都不太习惯在别人的地盘待太久,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改变。每次与肖岩见面几乎都是在他住的酒店。两年前因惦记张兰的表妹,他还假公济私去过乔彤公司几次,除此之外他是几乎都没有再到过肖岩的办公室。温良木讷的性格,注定了他生活上也是追求散懒惬意的。肖岩对他的习性了如指掌,迁就有加。
“慌哪样?坐一会一起吃晚饭嘛。”乔彤真诚地挽留。
对待校友同学,乔彤从来都是十分热情,何况王泽平是他学生时代就认识...

某些平淡无奇的素材在形势的不经意推动下最终演变成了有趣的故事。没有剧本,没有彩排,故事就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走!”王泽平没坐多久便起身要走。这是他的习惯,以他平常的习性,今天和乔彤已算是聊了不少了。
王泽平似乎一直都不太习惯在别人的地盘待太久,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改变。每次与肖岩见面几乎都是在他住的酒店。两年前因惦记张兰的表妹,他还假公济私去过乔彤公司几次,除此之外他是几乎都没有再到过肖岩的办公室。温良木讷的性格,注定了他生活上也是追求散懒惬意的。肖岩对他的习性了如指掌,迁就有加。
“慌哪样?坐一会一起吃晚饭嘛。”乔彤真诚地挽留。
对待校友同学,乔彤从来都是十分热情,何况王泽平是他学生时代就认识且交往比较密切的师兄。
“不行了,我要先去买机票,晚了怕来不及,一会再联系嘛。”王泽平温和地解释道。
“怎么这么急呢?好不容易回来,多待几天再走嘛。”乔彤说。
“我也想多玩几天再走呢,可是不行啊,包头一大堆事情要处理。”王泽平脸上露出一副苦恼的表情对乔彤说,然后转过头换了个口气对一旁的肖岩说;“走,陪我去买机票。”
“现在?”肖岩明知故问,他边说边看了一眼乔彤。都是校友,他不想乔彤产生误会,此时作为尊重他必须给乔彤一个征求意见的目光。
“是啊,不是现在是什么?”王泽平干脆的说道,根本没有在意肖岩是否为难。在他的思想里肖岩陪他是天经地义的事。况且,乔彤贵为一个企业的老大,即便自己愿意,陪着他东跑西跑是有损形象的。
“那好吧,你们先去买机票,买好了再联系。没有其他事晚上就一起吃饭。”乔彤并没有因王泽平把肖岩从工作岗位叫走感到不快,他知道他们的交情,也知道王泽平平常买东西也经常会叫肖岩作陪。
坐落在市区南面离火车站不远的宽阔的迎宾大道上的民航售票处是一个并不起眼的不大的门面。它是当时城里唯一可以买到机票的地方。对那一带肖岩还是比较熟悉的。机场巴士就是从它后面的小院起止,除了他自己常在那里上下车外,有时也会在那里接送客人。不过,肖岩之所以对附近比较熟悉主要是因为民航售票处隔壁就是本地最大的曾经在磁带时代全国都很出名的音像发行公司,当年开音像商店的肖岩几乎每天都要去那里进货。
机票购买的很顺利,都没有排队。没几分钟他们就跨出了售票厅的大门。办完事的王泽平显得很轻松,刚一到街上。他就被附近大喇叭传来的高亢的鼓动声和附近明显比其他地方多出不少的人流量吸引了。
“这是在搞哪样?”王泽平问。
“不知道,好像是展览馆门口在搞抽奖吧。”
“时间还早。走,去看看。”王泽平看了下手表,三点半……
早安,七月九。
《Getting Over U》
http://music.163.com/song/26632054

【壹索】YoungSee
聚变的大时代,新鲜的事层出不穷...

聚变的大时代,新鲜的事层出不穷。特别在电子通讯领域,不断涌现出的一个个超乎想象亮瞎眼睛的新玩意,改变着人们的生活。
肖岩在电子产品的消费上应该是比较喜欢赶时髦的。他是这个城市第一批拥有个人电脑的人,也是中国电信第一代拨号上网以56kb/s的带宽进入“信息高速通道”的用户。
在摩尔定律的推动下,他的电脑源源不断地升级掏空了他的口袋,一个个有用无用的外设进入了他的房间。个人电脑及相关产品的消费一度成了他最大的支出。肖岩是真正地喜欢上了这些新奇的玩意,除了购买大量的电脑书籍外,他长期订阅了《电脑报》,几乎一期不落的购买《微型计算机》杂志。书不只是买,他是要仔细阅读的,不单是看书,在那段几乎每天对酒当...

聚变的大时代,新鲜的事层出不穷。特别在电子通讯领域,不断涌现出的一个个超乎想象亮瞎眼睛的新玩意,改变着人们的生活。
肖岩在电子产品的消费上应该是比较喜欢赶时髦的。他是这个城市第一批拥有个人电脑的人,也是中国电信第一代拨号上网以56kb/s的带宽进入“信息高速通道”的用户。
在摩尔定律的推动下,他的电脑源源不断地升级掏空了他的口袋,一个个有用无用的外设进入了他的房间。个人电脑及相关产品的消费一度成了他最大的支出。肖岩是真正地喜欢上了这些新奇的玩意,除了购买大量的电脑书籍外,他长期订阅了《电脑报》,几乎一期不落的购买《微型计算机》杂志。书不只是买,他是要仔细阅读的,不单是看书,在那段几乎每天对酒当歌,歌舞升平麻痹自己的颓废时期他居然还能在本属于睡眠的时间里挤出了研究键盘鼠标机箱内存硬盘显卡网卡CPU系统软件和大量应用软件的时间。
手机的出现自然也让肖岩心动万分,不过远远没有达到对电脑和影音设备一样的痴迷。因为手机只是一个昂贵的展现虚荣的显摆之物,他虽然也想虚荣一把,却是万万舍不得花自己的钱来购买虚荣。即便舍得,他也没有一下拿出一万块的能力。况且对肖岩来说,手机暂时还不是生活工作中特别需要的东西,至少他是这样自我安慰自己的。
肖岩是想拥有一部手机的。从模拟大哥大到数字移动电话,手机的价格差不多降了一半,虽如此,价格仍然是肖岩不能接受的,因此对手机他也只是想想,完全不认为很快可以成为现实。
然而一些事注定了就是要在最想不到的时候出现的,比如肖岩的手机。
事情还得从王泽平说起。
当时的王泽平已经离开了海口部队药厂去了他几个师兄,也是与他一样的海南淘金者创办的制药企业。不过王泽平工作的地方并不是在位于肖岩生活城市的他的公司总部,而是遥远的内蒙古。作为区域负责人,王泽平长期驻守包头,很少回总部所在地。不过每次回来,有一件事是他必然要做的,那就是与肖岩见上一面。这几乎是百分百确定的事。
移动电话刚从模拟信号变成数字信号那年的秋天,王泽平被召回了公司述职。结束了公事,他如常来到了肖岩的办公室,在与乔彤和肖岩胡侃瞎吹一通之后,他便草草收兵,然后就要肖岩陪他去市内民航售票处买回包头的机票。对这个要求,作为挚友,肖岩当然是欣然接受了。
谁知道这一去竟然就给肖岩送来了他的第一部手机,诺基亚8810……
早安,七月八。
《Ne T'En Va Pas》
http://music.163.com/song/19107755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