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高峯翠

50462浏览    1476参与
竹子太菜了

【翠千】冬晨

-

日常向短打

ooc致歉!


-

灵感部分来自于《雪国》中一小片段的描写(?)

并没有什么剧情×


-

普普通通的翠千冬日日常



-

那是个再平凡不过的冬日清晨.

被一波波闹钟惊醒的高峯翠极不情愿地爬出温暖舒适的被窝,软绵绵的吉祥物横七竖八地在床铺上挽留着主人,可烦人的闹铃却催促着翠不得不与它们分开.

“啊......好郁闷......说到底都是因为守泽前辈每天一大早就来找我一起上学啊......明明再晚一些也不会迟到啊......”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又揉了揉眼,高峯翠嘟囔着走向窗前,“刷——”的一声拉开厚厚的窗帘,阳光瞬间铺满整间卧室.并不温...

-

日常向短打

ooc致歉!


-

灵感部分来自于《雪国》中一小片段的描写(?)

并没有什么剧情×


-

普普通通的翠千冬日日常



-

那是个再平凡不过的冬日清晨.

被一波波闹钟惊醒的高峯翠极不情愿地爬出温暖舒适的被窝,软绵绵的吉祥物横七竖八地在床铺上挽留着主人,可烦人的闹铃却催促着翠不得不与它们分开.

“啊......好郁闷......说到底都是因为守泽前辈每天一大早就来找我一起上学啊......明明再晚一些也不会迟到啊......”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又揉了揉眼,高峯翠嘟囔着走向窗前,“刷——”的一声拉开厚厚的窗帘,阳光瞬间铺满整间卧室.并不温暖的阳光被窗外白茫茫的一片反射,让长期处在黑暗中的他不禁眯起了眼.

尽力适应了刺眼的光亮,翠开始惊讶于窗外仍飞舞着的白.一夜之间,竟已到了下雪的时节么?怪不得比前几日还要冷啊.

这样的天气,守泽前辈不会还像往常一样早早来等吧......?前辈好像还有低血糖什么的呢......都到了飘雪的季节,早上会起不来吧......?虽然,前辈这样的人肯定会逼着自己起来就是了......啊......真是的,做什么都这么拼命,自己最“讨厌”的就是前辈这一点啊.明明......也可以依靠我哦?


-

叼着才匆匆咬过一口的面包,高峯翠穿过一层层摆满蔬菜的货架,从清晨格外冷清的店面寥寥无几的顾客中,果真寻觅到那抹熟悉的棕.

前辈背对着他,低着头不知在做什么.脖颈光秃秃地暴露在寒风中,看得他不禁紧了紧自己的围巾.

“前辈——”翠一边伸出手拍打眼前人的肩膀,一边张口欲寒暄一二,却被千秋忽的一声惊呼打断.


-

“啊!......啊哈哈哈,原,原来是高峯你啊!”正专心哈着气搓手企图让自己暖和起来的千秋被肩上突然传来的重量吓得回过身,脸猝不及防地贴得很近,向来喜爱和后辈亲密接触的他却惊得后退一步.

“呼哈哈哈哈☆早上好啊高峯!今,今天起得很早嘛!要和我一样精神满满地迎接新的一天哦——!”他尽量打起精神像往常一样大声笑着,试图掩饰被吓到的糗态与眼底的疲惫.可对上高峯探寻的眼神和嘴角意味不明的微笑,他仍有些心虚,眼神在地板与墙壁间游离.

他感到手心开始冒汗,不知是摩擦的效果还是紧张.


-

诶——前辈是被吓到了么?还说是什么英雄啊,有时候明明孩子气又胆小呢,还是这样的前辈比较可爱啊~

翠看着前辈涨红的脸,自觉有些好笑.

——不过......前辈的脸色并不太对呢.果然还是勉强地早起吧?眼下已经有淡淡的黑眼圈了呢......不好好休息,可是没法永远精神满满的哦,前辈.还冠冕堂皇地说着做偶像要把握好工作学习与休息时间什么的,最后却把担子压在自己一个人身上啊.

这样的前辈......高峯翠张口想说些什么,却最终没忍心揭穿前辈善意的「谎言」.虽然总是表面上不配合,但再让疲惫的前辈难堪什么的......果然还是做不到呢.

太阳般熊熊燃烧的前辈仍对他笑着,可冬日的阳光并不会让人觉得温暖啊.——必要时,请记得先温暖好自己哦,前辈.


-

冬日的清晨,早班的电车上人不多,只有零零星星的几个上班族或刷着手机或闭目假寐.不知是不是天气的原因,平日总有一两句交谈的车厢里格外冷寂.

高峯翠像往常一样坐在了窗边的位置上.

天气的寒冷为车窗铺上一层水雾,不能再像往常一样看着沿途的街景打发时间的翠叹了口气,决定转头接受前辈每日不间断的「热血洗礼」.他甚至能想象到前辈那足以扰民的热情笑声在这无声的车厢里会有多么令人尴尬.

——唉,好郁闷......不过......奇怪——平时前辈一坐定就像是接上了电源开始一刻不停地说话了呢.今天却到现在还在沉默......短路了吗?

“守——”他一边回身一边轻声唤着,却在刚冒出一个音节时便戛然而止.

永远活力四射的前辈微低着头,棕色的碎发搭在了鼻尖,发丝阴影下的红瞳正努力挣扎着睁大,却始终抵不过眼皮的沉重.

——前辈快要坐着睡着了吧?真是的,这样睡觉对脊椎很不好吧.前辈就应该顾及自己的身体多充分休息啊,总是要早早来找我什么的......我又不是起不来的小孩子了.唔......倒是前辈睡着的样子更像个孩子呢.


-

眼见着守泽前辈已经完全进入安眠,高峯翠在唤醒与放任他之间做着艰难的选择.

这样睡着一定很不舒服吧......也对身体不好啊.要是就这样把前辈叫醒,感觉也很不好啊......毕竟前辈真的要多休息才是呢.啊啊,究竟怎么办才好......好郁闷......

高峯翠轻轻晃着脑袋,似乎想挣脱出一团乱麻般的思绪.此时电车忽地一个急刹,他惊得下意识向前辈的方向看去,只是在同一时间肩膀上突然传来一份温热的重量.


-

高峯翠感到自己陷入了人生中不曾有过的一大危机.

脸上热的像蒸桑拿,心脏止不住地狂跳.

——这,这种情况!真的要死了吧!

他一次次紧闭双眼又猛地睁开,可眼前映入的永远是前辈安稳地枕在他肩上的一副睡颜.

他甚至能隐隐约约感受到温热的鼻息透过厚重的羊毛围巾,打在他的脖颈上微痒的触感,提醒着他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

前辈略显小麦色的脖颈仍暴露在空气中,翠呆呆地看了一会,努力地消化了现实后僵硬地解下自己的围巾轻轻围在了前辈的到颈间.并随着车辆摇晃的幅度努力地调整着坐姿,让前辈睡得安稳些.

——啊啊......自己是怎么了,简直像是笨蛋前辈的监护人一样......!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事呢......前辈真是太不让人省心了啊......


-

娃娃脸的前辈安稳的睡颜被半包裹在缝有吉祥物图案的羊毛围巾里,大抵是身体逐渐热了起来,脸上出现了熟睡的红晕.虽然并不想承认......这样的前辈真的很可爱呢......像是自家床上软绵绵的吉祥物一样......

——好想就这样一直看着前辈乖巧安静的样子啊......可如果前辈醒来发现自己在看他......啊啊,想想就会尴尬郁闷到想死啊......!

翠转头望向窗外,才发觉朦胧的水气不仅遮住了千篇一律的街景,也像镜子般映出车内的画面.

正是前辈依偎在他肩上的模样,在朦胧的背景下更显出别样的温馨.

翠一刻也不想移开眼了.

今日的风景,不再是为了打发时间,他反倒想让这时间被永远留住.

翠第一次觉得,上学的一路如此短暂,短到还不够将对方这样的一面刻进脑海.


-

“唔嗯......”在电车到站的铃声的催促与翠的多次摇晃下,千秋艰难地睁开了眼,对上翠极近的视线,才发觉自己竟无意识地枕在了后辈的肩上.

红着脸起身,颈间格外的温暖让他察觉到眼前的后辈已取下围巾.

“哇哈哈哈☆谢谢你呀,高峯!”千秋大笑着掩盖脸上的红晕,“枕了你一路,真的很抱歉......!还这样关心我,高峯果然是个好孩子啊!好乖好乖☆”

“啊......真是的,不要就这样随随便便抱上来啊前辈!”翠将头转向一边,只觉浑身都在发热.“我只是太热了才把围巾让给前辈的哦?”

——确实很热,只是不知是车上开了暖气还是心脏扑通乱跳呢.啊啊,前辈果然是个冬天的火炉呢......

“啊哈哈——即便如此我也很高兴哦!高峯的肩膀很舒适嘛!”千秋一边笑着一边拍打着翠的肩头,让他不禁打了一个激灵.

“前辈在说什么啊......只是不想听前辈吵闹才不叫醒的......好不容易能有个安稳的行程,出卖一下肩膀也是可以的......”

“唔......那高峯一路上在做什么呢?”

翠只觉刚刚有所消退的热潮又一次席卷而来.

“不就是......和平时一样,看,看风景嘛......”他尽力控制住微微颤抖的声线,故作稀松平常.

“诶——?车窗上都是雾,可是很难看到外面的哦?”

“啊啊......前辈真,真什么都不懂......这,这样看风景是和平时不一样的有趣......!”翠强装理直气壮地胡乱解释着.

——嘛,虽然从某种程度上确实比平时有趣多了哦......

“啊哈哈哈哈☆那恭喜高峯哦!发现了有趣的事总让人高兴呢!”

——确实很高兴呢,前辈♪


-

伴着熟悉的大笑与温暖的日常拥抱,与自己口是心非的抗拒声中,又一次踏入清晨的校园.

熟悉的场景曾让他有些厌烦,如今却觉得就这样日复一日,也很不错呢.

既然一路的行程太短,便在日复一日中继续将你的每一面身影描绘吧,前辈♪

毕竟,总会有不一样的有趣被发现哦.


-

这不过是个再平凡不过的冬日清晨.

......只是比平常温暖些罢了.


—FIN—


————————

碎碎念☆

突然想写一系列翠千的春夏秋冬短打呢

这篇就算冬日篇吧2333

(悄悄,孩子想要评论orz


————————

感谢阅读至此的你☆

Yoni酱@all昴产粮邪户

【翠スバ】


还是以前的脑洞_(:D)∠)_


谁能遭得住明星昴流的笑容暴击呢?

【翠スバ】


还是以前的脑洞_(:D)∠)_


谁能遭得住明星昴流的笑容暴击呢?

枝
【翠千】有一点点的返礼剧透 因...

【翠千】有一点点的返礼剧透

因为可能有介意这个的所以排个雷是我吃千奏也吃翠千,但嗑的点差很多所以可以保证打哪个tag就是哪个cp,不会夹带啥的,要是真的发现了可以尽情骂我,保证光速删除【杂食卑微.jpg】

。。。真的是来拉低翠千粮的平均质量了,好不会画啊我,画一半不知道后面怎么接了。。。。唉!


【翠千】有一点点的返礼剧透

因为可能有介意这个的所以排个雷是我吃千奏也吃翠千,但嗑的点差很多所以可以保证打哪个tag就是哪个cp,不会夹带啥的,要是真的发现了可以尽情骂我,保证光速删除【杂食卑微.jpg】

。。。真的是来拉低翠千粮的平均质量了,好不会画啊我,画一半不知道后面怎么接了。。。。唉!


总想着爬墙流星队的knp。

琐碎日常·前辈的来访【五色流星,蓝红较少】

因为没有玩music,所以所有的背景都是臆想(。

既然是平行世界为什么不让大家都是小棉袄呢。←这样想着。

剧情什么的请……啊万分抱歉没有剧情。

温馨提示:因为忍会忍术,想怎么穿墙就怎么穿墙吧(?


白昼停留的时间在加长,门外草坪上的花又开了一轮。思维还停留在是刚刚飞来筑巢的鸟,却在某天清晨发现了两团小小的绒球。

不觉已过初夏。

仍是在偶像这条道路上奋斗的一天,流星队迎来了意外访客。

“大家——我好想你们啊——!”

“队长?不,前辈,好久不见……呜哇,要喘不过气了!”

“是、是这样没错是也,队长大人请放开在下是也!”

离训练室的门最近的两人被忽然出现的守泽千秋抱...

因为没有玩music,所以所有的背景都是臆想(。

既然是平行世界为什么不让大家都是小棉袄呢。←这样想着。

剧情什么的请……啊万分抱歉没有剧情。

温馨提示:因为忍会忍术,想怎么穿墙就怎么穿墙吧(?





白昼停留的时间在加长,门外草坪上的花又开了一轮。思维还停留在是刚刚飞来筑巢的鸟,却在某天清晨发现了两团小小的绒球。

不觉已过初夏。

仍是在偶像这条道路上奋斗的一天,流星队迎来了意外访客。

“大家——我好想你们啊——!”

“队长?不,前辈,好久不见……呜哇,要喘不过气了!”

“是、是这样没错是也,队长大人请放开在下是也!”

离训练室的门最近的两人被忽然出现的守泽千秋抱了个满怀。

“哈哈哈……☆毕竟有段时间没见了啊……嗷!”

随后进来的深海奏汰给了守泽千秋一手刀。

“千——秋——”

“这手刀真是久违了啊……今天也很精神啊各位!”

“明明都是社会人了请稳重一点啊……”

正指导后辈的高峯翠在被吓了一跳后也反应了过来,一脸无奈地吐槽。

“只是今天有点太开心了,平时我有大人的样子的!”

“……不见得……”

“咳……前辈,今天怎么会到学校?”

“当然是因为工作!因为需要在梦之咲取景,所以我在征得上面同意后约了奏汰一起来看看你们!”

“这样啊……对了,”

南云铁虎走向已经一脸状况外的新队员那里。

“这是流星队的队长,守泽千秋前辈!”

“前,前辈好……?”

“嗯嗯,大家好!流星队又有新队员了啊,南云你们做得很不错啊!来抱一下……”

“快停下!”

虽然新队员们仍有些对于曾经队长的敬畏,但在守泽千秋充满激情的招呼声以及完全不像充满经验的成年人的样子后也放松了下来。

训练照旧。

只是多了两个参观者……还有些吵闹声。

“嗯嗯……已经能做到指导后辈了……真的成长了不少啊☆流星队未来可期……♪”

“不,前辈你声音可以小一点……”

“忍,要吃【鱼】吗?”

“什么……深、深海大人,为什么会有鱼出现在这里啊是也?!”

“……好郁闷……好想……”

“诶、诶?!翠君你冷静!”

“啊这……”

正在训练的新队员突然了解到了自家前辈们不为人知的一面。

“今天就训练到这里,各位辛苦了!”

“是!队长辛苦了!”

伴随着两位前辈断断续续的添乱,流星队的训练也算是达到了预定目标。

难得已毕业的前辈回校,就让他们多聊聊吧。自觉的新队员们很快收拾好东西离开了,现在是五个人的时间。

“所以啊……前辈你真的很吵。”

“流星队的后辈们都很懂事啊!南云你眼光不错~”

“过奖了,嘿嘿……不对,这不是重点啊!”

“哈哈哈没被带偏很厉害哦☆”

“……前辈……!”

“好啦好啦,其实除了过来看看你们,还有事情要说,”

守泽千秋清了清嗓子,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

“接到的新工作,同意我们流星队全员参加哦!”

“……诶?!”

“是、是可以和前辈们合作吗!”

“嗯嗯~意外惊喜吧~♪”

“【开心】吗~?”

“当、当然……!”

久违的合作让三个人内心雀跃不已,但在冷静下来之后也想到了些什么。

“等一下啊……全员……是指……?”

“嗯?当然是我们五个啊?”

“啊……”

“怎么了?”

“不……就是说流星队的那些新队员不会一起是吗?”

“是这样没错。”

“那……嗯……”

“有什么【问题】吗?”

“嗯……没事,明天我们和他们说一下,还有时间什么的。”

“嗯!那过几天我们再来找你们了!”

和前辈们道别过后,三个人不约而同沉默了下来。最终打破这份寂静的还是南云铁虎。

“嗯……大家都是刚刚加入,我们就这样扔下他们好吗?”

“不太好吧……我是这样觉得的是也。”

“但是,毕竟是和前辈一起工作的机会……也不想就这样放弃……”

“嗯……”

三个人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叹了口气。

第二天训练。

此时三个人正在训练室门前踌躇,不知等会儿进去该怎么说。

“……前辈们?你们在门口做什么?”稍晚一步的新队员看见自家前辈似乎在门口商量着什么,以为是自己来太晚没有开门,慌忙道歉:“万分抱歉!没想到前辈们会这么早来……下次我一定早点到过来开门的!”

“不,只是这次我们来早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前辈比后辈晚这一点我们也要注意啊哈哈……”

“前辈?”

注意到前辈脸上勉强的笑容,新队员一脸疑惑。

“嗯?对了既然已经来了我们先进去吧!”

“啊,是……”

虽然不知道前辈这样笑的原因,新队员还是开了门。

——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在说话啊!

——嗯……铁虎君你是队长对吧……

——在下不知道该说什么是也……!

……

“前辈,请进。”

“啊、好。”

眼神交流到此为止。

嗯……大家都在好好努力啊……但是……

新队员们能明显感受到三位前辈心不在焉,于是在休息时间推了一位代表。

“那个……虽然失礼了……请问,前辈们是有什么心事吗?”

“欸?”

“训练的时候好像……不是很专心的样子。”

“原来这样明显吗……”

“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也是可以稍微为前辈分担一下的。”

“这个啊……”

南云铁虎将手握拳抵在下巴上,迟疑了一会儿后还是开了口,“我们有接到一份工作……不过是我们三个和前辈们一起的……”

“这样啊……真是太好了啊前辈们。”

“嗯?”

“能和已经步入社会的前辈一起工作,不仅能加深情谊,也添了社会经验,好处很多呢!”

“但是,这项工作大概要分出很多精力,那样我们大家的训练也会有一定的影响的哦?”

“不用担心,我们可以做好的。”

新队员们脸上都是笑容。

“那……辛苦你们了。”

“前辈们加油!流星队加油!”

后辈的声音给三人添了一份安心。

几天后。

——不愧是椚老师,又拖课了啊……!

南云铁虎和高峯翠在去往训练室的路上狂奔。

“还好副会长毕业了……欸?”

早已来到训练室的仙石忍正将耳朵凑到门上听着什么。

“忍……”

“嘘——!”

南云铁虎马上噤声。

两人蹑手蹑脚地来到门口。

“怎么了吗?”

“听。”

口癖都不用了……什么?

南云铁虎和高峯翠也将身子凑在门前。

“……相信前辈们吧。”

“也是。话说训练,可以吗?”

“不行也要做到啊~加油吧。”

……

——是什么?

因为身高不得不弯下腰的高峯翠用口型示意仙石忍。

“在下本想早点过来训练,没想到有人更早来了是也。当在下用隐身布躲在训练室里,准备观察一下大家会做什么的时候,听到了这样的对话是也。”

仙石忍把两人拉到离训练室有一段距离的地方,清了清嗓子。

“「——话说,前辈们真的要去工作啊……

——嗯……是这样没错。

——什么是这样没错啊。可是我们才起步,这样……流星队……

——……不要担心,「流星队」里可是还有三个人在这里哦?毕业的只有两位,要相信前辈们的实力啊。而且前辈们也是刚刚和他们的前辈分开,有这样的机会当然要好好把握。

——道理是这样……话说,前辈会不会抛弃我们就这样和守泽前辈、深海前辈一起重组流星队……哇——不敢想了!

——你这么说我也有点……

——行了行了,不要瞎想,相信前辈们吧。」

然后就是我们听到的是也。啊在下想着铁虎君你们应该快来了于是偷偷出来等你们是也。”

气氛突然沉默了下来。

南云铁虎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但又闭上了嘴。

周围一片寂静,隐约有流星队训练的声音传过来。

“我们……”

“……走吧!”

“嗯?”

“让后辈这样为我们担惊受怕,真是不像样的前辈啊。”

“嗯……其实我不太想当这样的前辈……”

“那、那去和大家说清楚吧,让大家安心是也!”

“嗯!……还有前辈们那里。”

南岳铁虎推开了门。

“一、二……啊,前辈们来了。”

“前辈好!”

“抱歉,因为拖课所以来晚了。对了刚刚我们……唔!?”

高峯翠一把捂住南云铁虎的嘴。

“……咳,队长有点口腔溃疡,我来替他说明一下。”

“关于这次的工作……我们不接了。”

“?!”

后辈们都一脸讶异。

“因为我们的实力还未达到能够和前辈他们一起接这样的工作……嗯……”

“所以希望能更加努力的训练,提升自己之后再和前辈们一起加油是也!”

接得好。高峯翠给了仙石忍一个眼神。

要知道刚刚光想着不能让南云铁虎就这样说实话,那样后辈们绝对会多想。结果开了口又不知道说什么,脑子里一片空白。

“唔唔……唔……!”

“啊,抱歉……铁虎君你还好吧……?”

“哈啊……没事,是我考虑不周了!多亏了你们啊!”

“……铁虎君声音请小一点!真的不怕被听出来什么吗?”

“啊!抱歉……果然做事前要先动脑这种事还没办法做到啊……”

“前辈……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

“不,没有……总而言之,接下来流星队要更加努力地训练了,可以吗?”

“当然!”

“快点继续训练训练~!”

三个人看着相比之前更有精神的后辈,越发觉得自己做的是正确的决定。

“……大家,笑得很开心呢♪”

两天后。

“哟!南云,高峯,仙石,这里!”

全副武装的守泽千秋和深海奏汰站在校门外不远处。守泽千秋一边喊着一边大幅度地挥舞着双手,深海奏汰依旧摇摆着“puka,puka”的样子。

“我们知道了……!前辈你们稍微举动平常一点要是被看到了会被粉丝缠上的啊?”

“哈哈哈~不用怕!粉丝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流星……”

“停,太吵了啊。哈啊……已经是傍晚了为什么……前辈你还是这样精力充沛呢……?”

“我守泽千秋无时无刻不热血沸腾哦☆”

“……”

“对了,这次来是为了上次说的工作。”

“啊对,刚刚都给忘记了!”

南云铁虎三人排成一排,标标准准地鞠了120°的躬。

“非常抱歉……!这次的工作,我们无论如何也无法接……!”

“等、等等,别对我们鞠躬啊?快起来!”

“不,请听我说完。因为开始被开心的感情冲昏了头脑,完全没有考虑到后辈们的感受……明明流星队在我这里还只是刚刚起步,如果我们真的接了工作……”

“那样不仅给后辈的训练造成影响,队内的团结精神也难以汇集……”

“那样完全是在让流星队走下坡路是也!”

“队长辛辛苦苦带领才开始成功的流星队……会有可能因为我而跌回谷底……不,我们是真的很感激前辈们工作还记着我们,但是……”

“不用说了,南云。”

守泽千秋拍了拍南云铁虎的肩膀。

“我果然没看错人哈哈哈~”

“欸、欸?”

“铁虎,你们是【前辈】哦~”

“不用担心,这样做很好啊!其实只是想看看你们会怎么做而已。如果你们真的接下了工作,那样我才会担心得不行啊!不过我也会再指导你们的……☆看样子成熟了不少啊!流星队在你们的带领下一定会比我们带领得更好!”

“不……前辈……”

在接收到深海奏汰责怪的目光后守泽千秋终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

三个后辈身上充满了“忧郁”的气息。

“不,那个……”

“没事的!”

南云铁虎在难过了一会儿后很快调整了过来,挽起袖子作握拳状。

“虽然在我的带领下会发生什么还不知道,现在的我也没资格在舞台上大声地报出红色流星的称号。但我相信,不只有我一个人在努力,有翠君和忍君,还有流星队的各位陪着我。「流星队」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一定会越发耀眼,就像夜空中划过的、真正的流星一样!”

……真的长大了啊。

守泽千秋和深海奏汰对视一眼,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说得太好了南云!”

“啊不是……前辈你不要抱过来,饶了我吧?!”

“今天晚上好好的【庆祝】吧?”

“有什么要庆祝的吗……”

“要摆出胜利的【姿势】~”

“当然是你们的成长让我热泪盈眶啊!”

“守泽大人,冷、冷静下来是也!”

银洛GINRAKU
国服四周年快乐~参的企划视频发...

国服四周年快乐~参的企划视频发出了就解禁啦~顺便宣传一下☆国服四周年 

我永远喜欢他们555

国服四周年快乐~参的企划视频发出了就解禁啦~顺便宣传一下☆国服四周年 

我永远喜欢他们555

嗑最甜的糖捅最深的刀

咕咕咕咕,昨天助理君突然发视频,国服突然就四周年了,坑挖了一年了,最近填一填

我没有想到流星队这么难,各种意义上的难

千秋的千字用的是篆书的千,因为千的笔画太少了,显得左下角很空

同理,虎子的云字笔画也很少,但用繁体又有点挤,所以在上头加了一条弧填充一下

翠翠的峯字几乎没有别的字体可以参考【叹气】

最最最难的是忍,太难了,仙石两个字怎么排布都很空,最后弄成了这样花里胡哨的意识流,不晓得有没有人看得出我想表达的是什么

没有想到最轻松竟然是puka,只纠结了一下三点水的样式

咕太久了,咕到我以前用的参考网站都开始收费了wwwwwww

还有七个人,es1就都完成了


ts红月、...

咕咕咕咕,昨天助理君突然发视频,国服突然就四周年了,坑挖了一年了,最近填一填

我没有想到流星队这么难,各种意义上的难

千秋的千字用的是篆书的千,因为千的笔画太少了,显得左下角很空

同理,虎子的云字笔画也很少,但用繁体又有点挤,所以在上头加了一条弧填充一下

翠翠的峯字几乎没有别的字体可以参考【叹气】

最最最难的是忍,太难了,仙石两个字怎么排布都很空,最后弄成了这样花里胡哨的意识流,不晓得有没有人看得出我想表达的是什么

没有想到最轻松竟然是puka,只纠结了一下三点水的样式

咕太久了,咕到我以前用的参考网站都开始收费了wwwwwww

还有七个人,es1就都完成了


ts红月knud双子兔团菲涅swvkmama

总想着爬墙流星队的knp。

琐碎日常·鸽子【千翠】

一连好几天都是阴沉沉的,像是要下雨却徒有压迫感。

总算迎来了难得的好天气,高峯翠帮忙将家人的被子拿到外面去晒。

一切都很普普通通的样子。

直到高峯翠准备将被子收回去的时候。

刚刚拿起掸子准备拍被子,高峯翠发现隔壁窗台和护栏的缝隙间有什么在动。

换个方位看,是一只野鸽子。

甚至已经搭好了窝。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鸽子会在这种地方,不过等被子收好后把它赶走吧。

这样想着的高峯翠,也不敢拍被子了,生怕把鸽子吓到。

将被子叠好收起来,准备赶鸽子的时候,高峯翠又收到了来自鸽子的惊吓。

……生蛋了。

这要怎么赶走啊?

事情突然变得麻烦了起来。

在终于记起有互联网这个东西的时候,高峯翠...

一连好几天都是阴沉沉的,像是要下雨却徒有压迫感。

总算迎来了难得的好天气,高峯翠帮忙将家人的被子拿到外面去晒。

一切都很普普通通的样子。

直到高峯翠准备将被子收回去的时候。

刚刚拿起掸子准备拍被子,高峯翠发现隔壁窗台和护栏的缝隙间有什么在动。

换个方位看,是一只野鸽子。

甚至已经搭好了窝。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鸽子会在这种地方,不过等被子收好后把它赶走吧。

这样想着的高峯翠,也不敢拍被子了,生怕把鸽子吓到。

将被子叠好收起来,准备赶鸽子的时候,高峯翠又收到了来自鸽子的惊吓。

……生蛋了。

这要怎么赶走啊?

事情突然变得麻烦了起来。

在终于记起有互联网这个东西的时候,高峯翠为自己是现代人而感到幸运。

『这种鸽子非常随便,随便哪里扒拉个窝就能下蛋。』

……真的挺随便。

在了解了鸟窝其实算干净这件事之后,高峯翠决定放任这只鸽子。

等它孵出小鸽子之后再做打算吧。

再说这是父母房间的窗台,也打扰不到自己这里。(?

走进房间,高峯翠近距离地观察着这只鸽子。鸽子也算是挑了好地方,隔着玻璃窗就是,堪比博物馆里的标本位置。

嗯……胖乎乎的……毛很柔软的样子……

高峯翠沦陷了。

拿起手机拍了张照片发给了恋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这里安家了。

——是鸽子吧?小家伙很壮实啊!

——在孵蛋。

——原来已经是妈妈了啊!不错不错恭喜恭喜~☆

——……前辈你是不是抓错重点了。

——嗯?不知道啊?

——……这只鸽子,怎么办。

虽然已经准备就这样不管,但还是询问了下前辈。

——嗯……我想想啊……

——要赶走吗?

——欸?!

——我想了一下高峯你觉得就这样养着怎么样

——……不用这么着急,标点符号都不见了。

——啊抱歉,不过一想到要赶走鸽子妈妈就开始着急了啊哈哈哈☆

——也没有这个打算了啦……为什么前辈你在打字的时候都要带这样的符号啊。

——这也不是重点!

——那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鸽子妈妈和她的宝宝就在高峯家住下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这个旁白是怎么回事。

——话说回来,有空的话,前辈你要不要过来看看。

——什么?

——……鸽子。

——嗯……不了!鸽子妈妈一定要很好的环境孵蛋,等到小鸽子出生了我再来吧~☆加油啊鸽子妈妈!

——前辈我突然想到有作业没写完就不聊了。

高峯翠冷静地把手机卡拔了。

脑子里只有特摄的人请你和你的特摄过一辈子吧。

小卡卡新新(高考长弧)
我又冒出来了 来跟风 甚至恶趣...

我又冒出来了

来跟风

甚至恶趣味的贴了小花贴纸

我又冒出来了

来跟风

甚至恶趣味的贴了小花贴纸

总想着爬墙流星队的knp。

琐碎日常·礼物【千翠】

许久未见守泽千秋,高峯翠盘算着下次见面送一个礼物给前辈。

要送什么呢?一定是英雄这类方面的东西。

手办?前辈家里一定很多。

特摄展的票?首先自己不知道哪里买,而且前辈也不一定有空。

……好像没什么了。

毕竟自己也不怎么了解这一块,以前都是听前辈在大声宣扬着对英雄的爱。

嗯?

好像……前辈有段时间对自己制作手办有兴趣……

要不做一个?

打定主意后高峯翠买回了材料。

一番折腾之后。

“嗯……”

高峯翠看了看眼前手办店的牌子。

做手办的人真是为这个世界做了不少的贡献啊。

“都说了是学校不远处的那家店的前面你……”

“高峯!”

声音从手机里和背后同时传来,转身发现前辈拿...

许久未见守泽千秋,高峯翠盘算着下次见面送一个礼物给前辈。

要送什么呢?一定是英雄这类方面的东西。

手办?前辈家里一定很多。

特摄展的票?首先自己不知道哪里买,而且前辈也不一定有空。

……好像没什么了。

毕竟自己也不怎么了解这一块,以前都是听前辈在大声宣扬着对英雄的爱。

嗯?

好像……前辈有段时间对自己制作手办有兴趣……

要不做一个?

打定主意后高峯翠买回了材料。

一番折腾之后。

“嗯……”

高峯翠看了看眼前手办店的牌子。

做手办的人真是为这个世界做了不少的贡献啊。

“都说了是学校不远处的那家店的前面你……”

“高峯!”

声音从手机里和背后同时传来,转身发现前辈拿着手机往这边跑。

“好久不见!最近还不错吧?流星队的演出我有看哦?真棒啊不愧是我最喜爱的孩子们!现在看到在舞台上渐渐成熟的你们心里果然会涌起一股「孩子长大了」的感觉啊~”

“……好久不见,不要一开口就是这么多话啊前辈。最近还好,还有不要已经开始扮演妈妈的角色……”

“嗯?妈妈是三毛缟哦?”

“要从哪里开始吐槽啊……对了,这个,”

高峯翠将手里的袋子递给守泽千秋。

“抽奖抽到的……因为不需要所以给你了……我记得前辈对这些是挺喜欢的对吧?”

“哦哦哦哦虽然家里已经有这个手办了但果然越多越好!!谢了啊高峯!”

将袋子里的东西拿出来,守泽千秋脸上立马浮现出比平时兴奋太多的神色,隔着塑料包装戳着里面的手办。

“喜欢就好……”

“嗯!……”

“前辈?”

虽然一开始和平时一样热情过度,但兴奋劲一过,守泽千秋眉眼间的疲乏劳累立刻被察觉了。

“工作太累了吗?”

“不,还可以啦……”

守泽千秋用手指来回拭擦着塑料包装。

“就是……英雄啊……”

“……”

“毕竟是刚刚步入社会的新人,难免会不顺意对吧!完全没事哦!”

的确,电视上看到的前辈,很少有和英雄啊特摄这类放在一起。

……明明是前辈一直以来走下去的动力。

“守泽……前辈……”

“怎么了?遇到困难尽管呼唤我吧!”

“……”

高峯翠一把抓住守泽千秋的手臂。

“怎、高峯?”

“因为这里不方便,还请前辈先和我回家一下。”

“欸?”

高峯翠的家里。

用以往的热情和高峯翠的家人打过招呼,守泽千秋现在一脸疑惑地坐在高峯翠房间的地板上。

“高峯,是有什么事吗?在外不方便说的话……难道是流星队出现了什么问题……!”

“才不是……前辈你倒是多考虑一下自己啊……”

“嗯?我很好哦!你看,”

守泽千秋挽起袖子挥了挥小臂。

“身体很好,完全健康!”

“……”

高峯翠将一个抱枕递给守泽千秋。

“心情不好的话,就抱着这个吧?我难受的时候也会抱着这个,很有效的。”

“……没事,我可是燃烧着火热之心的守泽……”

话还没说完就被另一个东西砸在脸上。

“高峯虽然这个很软但也不能乱扔……”

守泽千秋把脸上的东西拿下来一看,

是个团子。

还是自己的。

“笑。”

“什么……?”

“现在就笑,要和团子上的笑容一样。”

“那……”

本想说出“那当然是轻而易举”却最终停在了嘴边。

还是三年级生的自己那时候做的团子。

还记得有被南云他们吐槽“和队长一样的笑容这样子翠君不会更郁闷吗”这样。

虽然这样说……

守泽千秋捏了捏“千秋”的脸。

果然还是那个时候……更开心一点吧。

“……前辈?”

守泽千秋将脸埋在了千秋团子上。

“高峯……有点丢脸不过真……”

说出的字字句句都在颤抖。

……所以在外面的话你怎么会放任自己哭呢。

守泽千秋抱着团子。

高峯翠抱着吉祥物。

守泽千秋把脸埋在团子里。

高峯翠看着守泽千秋。

“不要一直一个人扛着……嗯……前辈你等会儿要洗团子哦……?”

“这种时候不要说这种话啊……呜……”

“我觉得自己还是比前辈你要稍微懂点气氛的吧。”

“……等等这不是对前辈的态度!我会伤心的啊?”

“反正像前辈这样单细胞也没事啦。”

“……高——峯——”

“喂、别扑过来啊?!”

嗯……哭完后请继续笑着哦?毕竟是英雄吧。

小阿念

「招募!采草莓」卡池CG

「招募!采草莓」卡池CG

总想着爬墙流星队的knp。

关于 。【千翠】

关于「千秋」

“前辈……为什么又病倒了啊……?”

高峯翠坐在病床旁。

守泽千秋正躺在床上。

这样安分,完全不像平时一样聒噪,真稀奇呢………

高峯翠拉开了医务室的窗帘,将阳光引向守泽千秋。昏暗的房间多了一道温柔的光线。

挺像他的。

高峯翠将手伸进阳光里。

好暖和……

快点醒啊……是不是太安静了?

高峯翠绕了回去,注视着守泽千秋。

然后……

伸出手指戳了戳守泽千秋的脸。

嗯……还挺软的。

或许和自己经常抱着的那个抱枕差不多吧……?

突然手就被抓住了。

“!”

“高峯……就算是我,被一直戳也是会醒的哦?”

“……”

高峯翠试着把自己的手抽出来。

但是守泽千秋抓...

关于「千秋」

“前辈……为什么又病倒了啊……?”

高峯翠坐在病床旁。

守泽千秋正躺在床上。

这样安分,完全不像平时一样聒噪,真稀奇呢………

高峯翠拉开了医务室的窗帘,将阳光引向守泽千秋。昏暗的房间多了一道温柔的光线。

挺像他的。

高峯翠将手伸进阳光里。

好暖和……

快点醒啊……是不是太安静了?

高峯翠绕了回去,注视着守泽千秋。

然后……

伸出手指戳了戳守泽千秋的脸。

嗯……还挺软的。

或许和自己经常抱着的那个抱枕差不多吧……?

突然手就被抓住了。

“!”

“高峯……就算是我,被一直戳也是会醒的哦?”

“……”

高峯翠试着把自己的手抽出来。

但是守泽千秋抓得很紧。

“……做什么,放开啊……?”

“……♪”

守泽千秋放松了力道,一脸笑容地看着高峯翠。

“……”

“♪……哇啊?!”

高峯翠飞快地抽出被抓住的手,附带上另一只手用力地扯着守泽千秋的脸。

“等……疼、疼!”

“给我好好注意身体啊。”

“知道了知道了……不要这样对待病人QAQ”

“……哼。”


关于「翠」

很平常的一天。

日日树涉依旧在训练着自己的鸽子,大声地唱着“amazing”;

朔间零依旧睡在轻音部的棺材里,偶尔起来骚扰骚扰弟弟;

月永雷欧依旧嗷着“inspiration”,随处提笔作曲。

嗯……这都不是重点。

“高峯,来训练吧!”

“欸、不用了……”

“提起干劲啊!噢噢我知道了,一定是缺少能量,就让红色流星来传递给你力量吧!……抱☆”

“……不要说抱就抱啊,放开!”

为什么喜欢动不动抱住对方呢?

很好闻的味道。

清清甜甜的。

随即后辈抱怨的声音会从后面传过来。

或许是贴在耳边那样。

干干净净的。

虽然会用大笑糊弄过去,心上被触动的弦也微微地颤了一下。

随着时间而堆积起来的乐音,或许是某天送出去的情歌也说不定?

不不不,自己会写情歌这种东西完全想象不出来啊。

很平常的一天。

莲巳敬人依旧在抓违纪的人,念叨着“无可救药”;

羽风薰依旧逃了课,在某约会圣地等着某位可爱的小姐;

濑名泉依旧在找失踪的国王大人,顺路整理整理散乱的乐谱。

嗯……怎么说出口呢……?

守泽千秋,盘腿思考中。

当然是再抱一次,再给自己增添一份勇气吧!

“高峯!”

“……为什么又来了啊!”

苏烊君

翠翠的个人故事之一

高峯翠Basic个人故事之一
[图片]P1:啊等等!不要滚了啊……谢谢你制作人帮我把蔬菜捡起来。

从上到下:1.今天也在给家里帮忙吗?

2.可能有些坏了。

3.要送到哪里?
[图片]P2:(正确答案第一个)是的……虽然很辛苦,但我觉得是肌肉锻炼,所以一直在努力。

渣渣翻译,不要杠!想扩一些流星队同好(还有嗑翠千cp的)……请大力扩我


明天520会发出大胆一点的尝试!

高峯翠Basic个人故事之一
P1:啊等等!不要滚了啊……谢谢你制作人帮我把蔬菜捡起来。

从上到下:1.今天也在给家里帮忙吗?

2.可能有些坏了。

3.要送到哪里?
P2:(正确答案第一个)是的……虽然很辛苦,但我觉得是肌肉锻炼,所以一直在努力。

渣渣翻译,不要杠!想扩一些流星队同好(还有嗑翠千cp的)……请大力扩我


明天520会发出大胆一点的尝试!

小熊嘟彬尼

『交叉!motor show』

※我又来po尾章了!很长…

流星隊的场合!依旧渣翻(我太不会翻大道理了…

↓motor show当天会场

[图片]奏汰:千秋∽你果然来了呢(这句chiaki可爱死了555
[图片]千秋:唔噢!?奏、奏汰!咦?『流星隊』不应该在与会场相反的侧边吗!?
[图片]奏汰:是的。因为活动举办『盛况空前』、所以很『热闹』噢∽有好多『N』的『新人』们跑来帮忙了
[图片]奏汰:大家都没有退出『流星隊』、反而投入『心意』努力着……
[图片]奏汰:对于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正『全力』做着
[图片]千秋:是、是吗。太好了。嗯…我也是如此相信着噢
[图片]千秋:南雲比起那时候刚成为队长的我比起来、是更为出色的英...

※我又来po尾章了!很长…

流星隊的场合!依旧渣翻(我太不会翻大道理了…

↓motor show当天会场

奏汰:千秋∽你果然来了呢(这句chiaki可爱死了555
千秋:唔噢!?奏、奏汰!咦?『流星隊』不应该在与会场相反的侧边吗!?
奏汰:是的。因为活动举办『盛况空前』、所以很『热闹』噢∽有好多『N』的『新人』们跑来帮忙了
奏汰:大家都没有退出『流星隊』、反而投入『心意』努力着……
奏汰:对于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正『全力』做着
千秋:是、是吗。太好了。嗯…我也是如此相信着噢
千秋:南雲比起那时候刚成为队长的我比起来、是更为出色的英雄
千秋:那家伙的率直即使在未成熟的时候也没有展现出软弱啊
千秋:成为在如今成长了的——同时也扭曲了的社会中感到沉闷紧张的孩子们的希望、理想和目标
千秋:emm,还能成为救世主。毕竟能拯救他人的就是英雄,所以当代的『流星red』肯定是英雄这个意义没错
千秋:让那家伙继承了『RED』的判断是正确的
奏汰:如果真这么想的话、就请直接向『本人』传达噢。虽然铁虎也『成长』了许多,但偶尔也会像个『小孩子』
奏汰:也有不安、哭泣的时候吧
奏汰:咸水是『很苦』的——能『拯救』他的、将自己的『立场』告诉那个孩子的人、就只有千秋了哟
奏汰:就这样。走吧、去大家的身边
千秋:诶、但是——我只是单纯的一般观众而已啊?
千秋:来到这里也只是偶然(其实是看优先然后顺便拿驾照吧ww)我也不想打扰正集中精神工作的南雲啊?
奏汰:是是。我知道的、那种『借口』就免啦。去到大家的身边、再一起站在『舞台』上吧
奏汰:反正、为了以防万一、你也练习了『motor show』的曲子吧?毕竟千秋就是这样一个人啊——
奏汰:因为『具有』防患意识才是英雄
奏汰:而且,千秋仅用因为『很忙』这种说法的话,是不可能取得与大家更进一步的『距离』的
奏汰:你明明、是一个很容易感到寂寞的人
千秋:呜呜……抱歉、我对自己说谎了!(哭声好可爱!!
千秋:其实我真的担心得要死啊啊啊、想把我能做到的全部都帮他们做了!
千秋:但是,如果我什么都做了那孩子们就不会成长!
奏汰:是是。我知道啦,而且大概——那些孩子们也知道噢
翠:(这里千秋还在感叹事情解决了云云)……喂。不要满足地蹲下啊,还在舞台上的话就请好好地完成自己该做的事啊
千秋:高、高峯?怎么了,你好像在生气啊?不可以踢前辈的屁股噢?(dbq这里我实在忍不住爆笑了
翠:对不起。这是事故,我的腿太长了(。我又笑了
奏汰:呼呼。毕竟来帮忙的时机『太迟了』呢、千秋总是这样。实在是让我们等太久了、不管是我还是翠都觉得『焦躁不已』
奏汰:因为想着反正你肯定会『来』……
奏汰:因为『五人』一起才能以最『夺目』的形态呈现出来,实际上、如果被千秋拒绝了的话我会『很困扰』的哟
翠:没错。即使用M还是N标记了、其实也什么都没变啊……
翠:你也是『流星隊』、也是英雄不是吗——不要让我们看到很逊的样子啊
翠:我这边也会觉得很麻烦的……同是『流星隊』的你这么逊
翠:『∽……♪』
奏汰:呼呼。你被说了呢、千秋
千秋:唔姆……。实际上、被认为很逊的话就完了啊。我明明是想成为帅气的英雄
奏汰:你成为了噢。正因为这样、憧憬着你、以你为目标的『孩子们』——现在、是那样的『帅气』
千秋:……也是啊。嗯、那样的话我会很幸福的
千秋:一切的一切、都没有白费啊。我已经好好的、把从前辈那里传承到的重要东西委托给了下一代。像热情洋溢的正义之魂、闪闪发光的理想目标
千秋:『♪∽♪∽♪』
奏汰:『∽……♪』

——————————————END

五人齐聚才是流星隊!

最后吹一波近期非常活跃的奇人们♪小夏老零puka和涉,几乎都是鸡汤担当呢x

还在国外的宗老师也请尽快跟上(泪

小阿念

「招募!斑斓的秋天」卡池CG


「招募!斑斓的秋天」卡池CG


总想着爬墙流星队的knp。

琐碎日常·关于后辈【三人友情】

今年的流星队也迎来了新队员。

多亏了去年一整年的努力,有意愿加入的成员有不少。

大部分都是憧憬着流星队而来,也不乏各怀心思的人出现。

“最近在一年级那里总能听到讨论流星队的声音呢!”

“嗯……总感觉好羞耻……”

“在下倒觉得很开心是也,都是一年以来努力的结果是也!”

这是准备去训练的三人。

“其实也不用几乎每天训练吧……这样很累啊……”

“不能这样啊翠君,前辈就要有前辈的样子,再说前辈们还没毕业的时候也是这样训练的——”

“看见了吗看见了吗?流星队的那三个前辈。”

是新加入的队员!

三个人赶紧转了个弯躲了起来。

“我们为什么要躲起来啊……”

“嘘!”X2

“……”...

今年的流星队也迎来了新队员。

多亏了去年一整年的努力,有意愿加入的成员有不少。

大部分都是憧憬着流星队而来,也不乏各怀心思的人出现。

“最近在一年级那里总能听到讨论流星队的声音呢!”

“嗯……总感觉好羞耻……”

“在下倒觉得很开心是也,都是一年以来努力的结果是也!”

这是准备去训练的三人。

“其实也不用几乎每天训练吧……这样很累啊……”

“不能这样啊翠君,前辈就要有前辈的样子,再说前辈们还没毕业的时候也是这样训练的——”

“看见了吗看见了吗?流星队的那三个前辈。”

是新加入的队员!

三个人赶紧转了个弯躲了起来。

“我们为什么要躲起来啊……”

“嘘!”X2

“……”

“嗯,怎么了?”

“没有……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什么啊你?”

“虽然有听说流星队是个怪人团体,果然百闻不如一见啊!”

“队长的南云铁虎,真的有挑染欸!难道是学不良少年耍帅吗?”

“还有高峯翠和仙石忍,一个特别高,却像大虾一样弯着腰;一个特别矮,小孩子吗?还喜欢什么忍者的。走在一起身高差太大了啊,完全不协调还很滑稽啊噗哈哈哈哈哈哈……”

“……这里人这么多,这种话你小声点。”

不急,已经听到了,还是本人:)

“这种人……”

“完全不尊重前辈……”

“还有加入流星队……”

不可原谅!

几天后的放学时间。

“那边的!”

“啊、是!”

南云铁虎快步走到一年级生——那个嘲笑流星队的人面前。

“最近辛苦了!给,”

一年级生低下头——一张类似地图的东西。

“也玩游戏稍微放松一下吧?这张地图的终点会有给你的奖励!”

“谢、谢谢前辈……”

“那我先走了!”

一年级生一脸懵地看着手里的地图,随即忍不住窃笑了起来。

流星队果然徒有虚名,就这样时不时偷懒的自己都会有奖励。

……哼哼~

背对着一年级生的南云铁虎在手机上打出“成功”的字样。

“我看看啊……这里是……田径场!”

地图上的线条不多,大大的箭头从校门口一路出发到达田径场。

一年级生走到田径场。

“在哪里……?”

一架纸飞机停在一旁的椅子上。走过去展开,又是一张地图。

是网球场。

走到网球场,在栅栏上塞着一张卷起来的纸。

“又是……可恶……”

就这样兜兜转转,差不多走遍了学校。

在玩我吗?!

终于,在楼梯口找到了最后一张纸。

——『请上楼,注意观察窗户』

……

都到这里了,还能怎么搞?上就上去!

上楼。

一排排窗户整整齐齐,一个个地观察搞得一年级生眼花缭乱。

为了这所谓的奖励,可赔大了。

“有了!”

一扇窗户边上夹着叠好的纸,由于在墙角,很难发现。

这有什么,还不是我给我找到了?

一脸得意地打开,上面只有『恭喜』的字样,周边倒是画着些小动物什么的。

……果然是在玩我啊?!混蛋!!

一年级生气急败坏地将纸揉成一团,这时隐约听见前面不远处传来什么声音。

向前走,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抬头看了看门牌——空手道部。

“哈!”

突然一声喝把一年级生吓了一跳。绕到窗户边,发现里面是现任队长。

有几个人拿着软垫,最前方是一块木板。

南云铁虎正闭目凝神。突然睁眼,一套组合拳打了过去。速度快地难以反应,最终只听见清脆的断裂声——是木板。

……咕咚。

一年级生咽了咽口水。

慢慢将手上的纸展开,想着要怎么给南云铁虎交差的时候,突然发现背面有着什么鼓鼓的东西。

还是一张叠起来的纸。

颤颤巍巍地打开——

『挑染耍帅?

    大虾?

    小孩子?

    不协调?』

……全被听见了啊!!!!!

再回头看了看南云铁虎,正巧又断了一块木头。

……

一年级生感觉自己的腰有点疼。

“南云前辈好!高峯前辈好!仙石前辈好!”

第二天来上学的三人,还没走到教室就被这样子打了招呼。

是那个一年级生。

不仅像这样打了招呼还毕恭毕敬地鞠了个躬。

“嗯、嗯……”

“……你好。”

三个人赶紧走到到二年级教室这边。

“有效果!”

“太好了是也!”

“嗯……虽然有效果但是……吉祥物被糟蹋了……怎么能画给那样的人……”

“咳……委屈你了,翠君。”

“当然,多亏了忍君才能找到这么多地方放纸还不会被别人拿走!”

“在下作为忍者活动时会经常观察周围,所以对学校了如指掌是也!”

嗯,为了流星队,三个人也是挺辛苦的了。

那个一年级生?估计这辈子都没什么想法了。

春天的小溪
starpro的花形和star...

starpro的花形和starpro的正义

我喜欢把花形同学和花画在一起

我喜欢看正义先生沐浴着阳光露出笑脸的样子

虽然这图看起来更像结婚照

(※手是牵着的,没画出来)

超级喜欢周年的西装,而且我cp很合适

去年也是差不多周年的时候正式成为了流星p,接下来也会继续爱他们

starpro的花形和starpro的正义

我喜欢把花形同学和花画在一起

我喜欢看正义先生沐浴着阳光露出笑脸的样子

虽然这图看起来更像结婚照

(※手是牵着的,没画出来)

超级喜欢周年的西装,而且我cp很合适

去年也是差不多周年的时候正式成为了流星p,接下来也会继续爱他们

桃井朵朵
流星队mv衣装请务必投这两套任...

流星队mv衣装请务必投这两套任意其一!!!

流星队mv衣装请务必投这两套任意其一!!!

总想着爬墙流星队的knp。

琐碎日常·生病【千翠】

春末夏初的时期,气温忽高忽低,稍不注意就会感冒发烧。

前几天温度骤升,高峯翠将衣柜里的短袖啊薄裤子啊全翻了出来,谁知第二天就降了六七度。

嗯……好麻烦啊。

于是高峯翠也没换掉身上的衣服。

最终就导致了现在在床上躺尸。

高峯翠晕乎乎地躺在床上,不时抽抽鼻子。

眼睛又酸又胀,呼吸还不通畅……要死了吗?

“啊因为这种原因死掉真的好丢脸……”

“放心好了,不会有事的!”

这样说着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前辈……虽然很感谢你特地过来看我……但是声音太大了……”

特别是生病的时候。

高峯翠的脑子里现在一片嗡嗡作响。

“真是不好意思!我会注意的……”

守泽千秋适时地放轻了声音,走到...

春末夏初的时期,气温忽高忽低,稍不注意就会感冒发烧。

前几天温度骤升,高峯翠将衣柜里的短袖啊薄裤子啊全翻了出来,谁知第二天就降了六七度。

嗯……好麻烦啊。

于是高峯翠也没换掉身上的衣服。

最终就导致了现在在床上躺尸。

高峯翠晕乎乎地躺在床上,不时抽抽鼻子。

眼睛又酸又胀,呼吸还不通畅……要死了吗?

“啊因为这种原因死掉真的好丢脸……”

“放心好了,不会有事的!”

这样说着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前辈……虽然很感谢你特地过来看我……但是声音太大了……”

特别是生病的时候。

高峯翠的脑子里现在一片嗡嗡作响。

“真是不好意思!我会注意的……”

守泽千秋适时地放轻了声音,走到高峯翠的床边坐下。

懦懦软软的后辈躺在玩偶堆里,手里还抱着大大的兔子布偶,因为生病而微红的面庞半遮半掩地缩在被子里。

可一定要好好守护他呀。守泽千秋想。

就这样静静地看着高峯翠,守泽千秋突然站了起来,走到窗边一把拉开窗帘。

昏暗的房间一下子明亮起来。

“!做什么……”

即使是反对的声音也有气无力。

“一起来迎接阳光吧!病会好得快噢!”

被阳光迷得睁不开眼,高峯翠看不清在阳光下的那个人。

“好耀眼……”

“嗯?阳光太刺眼了吗?那我把窗帘拉起来一点!”

“不是……随便你……”

高峯翠将被子稍稍拉上了一点。

刚刚的前辈……

恍惚间与一年级时舞台上的那个身影重合。

莫名有些伤感呢。

“……!”

沉浸在自己情绪里的高峯翠猝不及防被重物压到了。

“什么……”

守泽千秋扑在了被子上,掀开了一点被子戳了戳高峯翠的脸。

不知道该先抱怨前辈的无礼还是担心会不会传染,舌头打结了一样最后只吐出了“前辈”两字。

“高峯的脸很软哦~☆”

“真过分……赶紧下去好重……”

“抱歉抱歉!但是看到高峯把自己闷在被子里有点担心,”

守泽千秋将高峯翠扶起来,把自己的外套披在对方身上。

“晒晒太阳对身体好!”

于是守泽千秋从床上跳下来,一把抱起高峯翠。

“呜哇……!”

高峯翠赶紧拉住身上的外套。

有时候高峯翠挺在意守泽千秋怎么抱得起比他重的自己的。

担心会对前辈造成影响,于是一动也不敢动。最后被放在了有软垫的椅子上。

“只是感冒而已……不用这样的。”

“可是高峯你的身体现在是虚弱的哦?放心正义的伙伴是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的!”

“……完全没有关系啊……”

不过阳光挺温暖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