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高斯

11.9万浏览    2646参与
高斯奥特曼

浅浅画一下


小狗的手往哪里放啊!

浅浅画一下



小狗的手往哪里放啊!

潮斯结芬啊😭😭

救赎

病人潮x病人斯(精神内型的病人

互相救赎 真名有

——————

马浩宁被别人认为是一个疯子 因此被送进了精神病医院

他跟许多人说他认识一个很好看的男生 名叫高斯

可他的身边根本没有这个人 许多时候都一直自言自语的 就这样被送进了精神病医院

等马浩宁进了医院以后他的高斯就不见了 他想出去找高斯 一直在闹事

直到一天医生给他分了一个病友 好巧不巧那个人也叫高斯 马浩宁发现他跟外面的高斯一模一样

马浩宁跟医院的高斯玩的很好 整天基本都在一起 可是其他人却不愿意和他们两个一起玩...

病人潮x病人斯(精神内型的病人

互相救赎 真名有

——————

马浩宁被别人认为是一个疯子 因此被送进了精神病医院

他跟许多人说他认识一个很好看的男生 名叫高斯

可他的身边根本没有这个人 许多时候都一直自言自语的 就这样被送进了精神病医院

等马浩宁进了医院以后他的高斯就不见了 他想出去找高斯 一直在闹事

直到一天医生给他分了一个病友 好巧不巧那个人也叫高斯 马浩宁发现他跟外面的高斯一模一样

马浩宁跟医院的高斯玩的很好 整天基本都在一起 可是其他人却不愿意和他们两个一起玩

有一次 高斯问他觉得这里的生活是不是很无聊

马浩宁确实这么觉得 他们决定一起逃离这里 高斯他们打算晚上一起走 很不幸的是被逮住了

他们要被分开了

高斯对马浩宁说的离开时最后一句话是

“马浩宁 你死啊你 要不是你咱俩怎么会被分开”(其实就是在开玩笑

可这次逃离的后果让两人的生活发生了改变

药物的服用量被加大了 还有心理领导的间变长了 没有高斯诉苦 陪伴的日子渐渐让马浩宁崩溃了

终于他忍受不了了 他偷偷逃了出去 去了高斯的病房 高斯并不在 马浩宁的情绪一下就崩了 但又不能哭 他得回去

第二天护士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对马浩宁来说是奇怪的

“你还记得高斯是谁吗?”

“?他不就在246病房吗”

护士顿了顿又说道“……嗯 你到休闲时间了”

马浩宁很开心 因为每次这个时候都可以见到高斯 

马浩宁到了之前经常和高斯见面的地方 这次高斯并没有比自己早到 马浩宁便无聊的在那里等

他看见高斯站在楼顶跳了下来 他开心的笑着

马浩宁想过去看 可被拦住了 带走了 马浩宁红了眼眶 一直求医生让他去看看高斯 被拒绝了 

  马浩宁想高斯会不会因为自己没去看而伤心

马浩宁半夜去了高斯跳楼的地方

他回忆了很久很久说

“高斯 我来找你了” 

——————

写的太乱了 所以解释一下 马浩宁见到的所有高斯都是自己想的 但跳楼的不是 像个平行世界吧? 跳楼就是在另一个世界的高斯 在马浩宁世界中他们做过的事在高斯的世界也许也做过 这篇写的有点烂 对不起对不起





苏c爱吃羊肉串

『皇潮』守护

       “不要利用他的喜欢去做任何事”


————

微斯潮

省流:高斯=工具人+冤种

————

杜海皇喜欢马浩宁

这是一件人尽皆知的事,唯独马浩宁自己不知道

马浩宁和高斯在一起了,还官宣了

而杜海皇并没有再像以前那样吵闹,官宣那天杜海皇很难过

他想‘自己难道还比不上这个高斯吗,那他们这么多年的陪伴又算什么’

有很多个瞬间他想杀了高斯,可他不能这么做,他不想让他的小狗伤心

可现在性质不同

他亲眼目睹了高斯打骂  侮辱  马浩宁,可他能干什么,这件事已经...


       “不要利用他的喜欢去做任何事”


————

微斯潮

省流:高斯=工具人+冤种

————

杜海皇喜欢马浩宁

这是一件人尽皆知的事,唯独马浩宁自己不知道

马浩宁和高斯在一起了,还官宣了

而杜海皇并没有再像以前那样吵闹,官宣那天杜海皇很难过

他想‘自己难道还比不上这个高斯吗,那他们这么多年的陪伴又算什么’

有很多个瞬间他想杀了高斯,可他不能这么做,他不想让他的小狗伤心

可现在性质不同

他亲眼目睹了高斯打骂  侮辱  马浩宁,可他能干什么,这件事已经发生了

他知道他不可能挽回他的,但现在他能做到的只有为他的小狗复仇

尽管马浩宁不想看到这一幕

他才24岁,可他什么都经历过了,该有的都有了不该有的也有了

“高斯!你特么简直就是个混蛋 恶棍!老子tmd宝贝了十多年的珠宝你说给他碾碎就碾碎了?!”杜海皇径直走到高斯面前给了他一拳,原本白皙的脸上开始微微红肿

“tmd,这件事我已经上报给警局了!”

“那又怎样?”高斯脸上不屑的表情让杜海皇最后一道防线断开了

“去死吧傻逼!干脆我们一起进去算了!”



啾啾啾落泪

高斯篇第三十八章 测试

彻彻底底地在床上躺了一晚后,春野的精神明显好多了。许多共事的姐姐们和池山都笑着调侃了几句她白里透红的脸蛋。

  彻彻底底地在床上躺了一晚后,春野的精神明显好多了。许多共事的姐姐们和池山都笑着调侃了几句她白里透红的脸蛋。

  毕竟,有没有心事给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彻底解决了塔布里斯暴饮暴食问题后的春野简直脚步生风,要不是还有混沌病毒这件事情压着,她估计都飘到天上去了。

  不过想到混沌病毒,春野在喂食时走了一下神,不着痕迹地蹙了蹙眉。

  下一次会什么时候来呢?

  她渐渐放空了自己的思绪。

  说实在的,目前确实没有找到什么方法能够很好地对付混沌病毒。哪怕发现了苏阿古矿石,......

彻彻底底地在床上躺了一晚后,春野的精神明显好多了。许多共事的姐姐们和池山都笑着调侃了几句她白里透红的脸蛋。

  彻彻底底地在床上躺了一晚后,春野的精神明显好多了。许多共事的姐姐们和池山都笑着调侃了几句她白里透红的脸蛋。

  毕竟,有没有心事给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彻底解决了塔布里斯暴饮暴食问题后的春野简直脚步生风,要不是还有混沌病毒这件事情压着,她估计都飘到天上去了。

  不过想到混沌病毒,春野在喂食时走了一下神,不着痕迹地蹙了蹙眉。

  下一次会什么时候来呢?

  她渐渐放空了自己的思绪。

  说实在的,目前确实没有找到什么方法能够很好地对付混沌病毒。哪怕发现了苏阿古矿石,但春野有些怀疑以现在混沌病毒的进化速度能够继续对苏阿古免疫。

  这场和混沌病毒的持久战打得有些出乎意料地时间长。

  更何况我强敌更强。

  对于要不要继续打下去,春野难免产生了质疑。

  思绪纷乱间,吃饱的两只米宁跳到春野身旁叫唤,将她的思绪短暂的拽了出来。

  她拍了拍两只的头:“吃跑了?”

  米宁们哼哼唧唧不知道在说什么,不一会儿就纷纷进了洞穴。

  知道米宁习惯饭后有睡觉的习惯,春野不出声,悄悄离开。

  没等她在保护中心的办公室内把椅子坐热,就接到武藏来镝矢群岛的消息。

  春野又站了起来,去迎接隔了几天又跑来的笨蛋小孩(武藏:明明自己还是小孩!)。

  “池山桑呢?”下了4号机的武藏寻找着。

  “这时候他都在监控室,我带你去那里吧,早就在等着你了。”春野双手插兜。

  武藏眼角抽了下,看着春野竭力摆酷的模样,把喉间溢出的笑意憋了回去。

  路上,武藏提到了自己的来意。

  原来是日浦队长给了武藏一个测试。

  “调查镝矢群岛上的怪兽,寻找人类与怪兽的共存之道,”春野哇了一声,“很宏大的命题诶。”

  聊着天,两人就走到了监控室。

  武藏看着监控器内利多利阿斯懒洋洋地躺在巢穴里、玻尔吉尔斯走来走去锻炼着身体、米宁们默默躺在洞里呼呼大睡的模样,不由心生感叹:“看来大家都过得很好。”

  “谁知道过得好不好呢?”池山倒了一杯茶,“大家为了互不干涉各自的生活环境要费不少功夫呢。”

  “怪兽和人类只要不冒犯互相领地就能一起生活,这是理想的共存。如果不互相帮助的话,就没有意义了。”武藏微笑着说。

  人类与怪兽没有本质上的利益冲突,只不过矛盾目前集中在怪兽太庞大,活动一下就会造成人类的伤亡和财产损失。所以目前人类还不能和怪兽相安无事的生存下去。春野淡淡想道。

  她心神一动,朱朗……

  不过朱朗的时间流速跟地球的相差很多,地球上过去了几个月,朱朗的时间才过了几天,SRC派出去的人还没回来。

  突然,她心里打了一个突。

  她坐直了身体。

  “怎么了?”池山关心地问道。

  春野摇了摇头,说不出来心头萦绕的感觉是怎么一回事。

  监控器内的利多利阿斯也不安地、急躁地鸣叫起来。

  两个男人陡然变了脸色。池山扑到电脑屏幕面前:“没有探测到异常情况。”

  “我去看看。”武藏拔腿就跑,池山跟在他后面。

  春野压下不适感,看着监控器。就看见一道光将利多利阿斯笼罩在其中,他慢慢变得安静下来,闭上眼睛。

  春野打开电脑,发现监控测到的数据很平稳。利多利阿斯只是睡着罢了。但她并没有因此放下心来,反而沉下眼搜寻着目标。

  果然,利多利阿斯的巢穴不远处就有一块红球。在被赶到现场的武藏和池山发现后,又飞向远处。

  春野飞快地用电脑分析出红球的前进方向,竟是米宁的居住区。

  春野立马停住手,站起来,飞到洞穴门口。

  红球在洞口面前变成了一个小女孩模样,和春野遥遥相对。

  “你是谁?”春野面不改色地询问,在暗中提防着她的出手。

  小女孩走近了几步,春野看着她胸前戴着的东西:“这是……?”

  略一分神,小女孩召唤出红球,将自己和春野裹在里面,冲进洞穴将其中一只米宁也装入其中。匆匆跑进的武藏看见红球和另一只被吵醒的米宁惊慌的样子,刚想掏出/枪,结果也被罩在里面。

  红球溜之大吉,徒留池山和米宁干瞪眼。

  与此同时,日浦接到了来自泽口的电话。相约在晚上六点宇宙开发中心的候机大厅。不得不说,这个微妙的地点讯息日浦似乎完全没get到,在电话挂了以后就将这个电话抛之脑后,进而开始调查春野樱两人和米宁被拐走的事件。

  泽口来到候机大厅,转动手上的戒指安静地坐着,浑然不知另一边发生的危机。

  

16:55

  红球将他们带到了T-8地区,在扫描身体后发现这两个人类状态下掩藏的真实身份,恍然大悟。

  慈爱队捕捉到之前雷达探测不出来的信号,纷纷出动。

  春野和武藏清醒过来,就发现自己的身体被固定住了。

  春野挣脱不开,质问她:“就是你们将米宁送到地球来的吧。”

  “还是把他们当成生物兵器的罪魁祸首!”武藏语气也变了,他想起当初发现装着米宁的箱子上写着“能打开箱子的文明将被加莫兰消灭”,“你们操纵米宁,不是打算侵略地球吗?”

  却不料小女孩幽幽地笑了起来,春野的鸡皮疙瘩都被她笑出来了。

  “加墨兰是人类所担负的测验题目。”

  小女孩停住了笑,说出的第一句话就掀起了两人心底的惊涛骇浪。

  春野和武藏相互看了一眼,听着小女孩讲下去。

  “他会测定这颗星球的文明是否危险。地球人的反应很不可思议,刚开始虽然攻击了加莫兰,但中途停止了攻击。”

  “没错,地球人现在以与怪兽共存为目标,处于不断摸索的阶段。人类与怪兽和平共处的时代必将到来。”武藏努力保持平静,而不是激动。

  小女孩对此表示怀疑:“那又怎么样?我已经弄清不可思议反应的原因了,就是因为有你!高斯奥特曼,要是没有你,地球人究竟是否会做出文明人所应有的行动就不得而知了。”

  “那小樱呢?你抓她来干什么?”武藏默默提出一直没有被提到的人。

  女孩不言,只是用红球凭空放出了几个片段。在里面可以看到春野平时耐心跟怪兽讲话的模样、变身为高娅锤爆拉古斯东的画面以及被姆东感动得眼泪汪汪的样子。

  虽然这边没多少人,但春野就是有种被扒/光衣服的感觉。羞耻心让她的脚趾头蜷缩起来,这感情浓烈到让大脑忽略了自己一举一动被监视的事实。

  “你的反应也很不可思议,对待别人的态度可以天差地别。”

  春野莫名从她声音中听出了浓厚的兴趣,一时眼角泛红:“投桃报李,反之亦然。”

  “地球人合不合格就看这次测验的结果了。”说罢,她将胸中的控制装置带到了米宁头上。

  米宁由于生物控制器而巨大化变成了加莫兰。

  

17:20

  飞到T-8地区的慈爱队都瞠目结舌。跟米宁打过交道的他们知道其实被控制了,因此一开始没有反击,只是躲避着攻击。

  春野看着天空躲避越来越艰难的泰克回旋者,涌上担忧:“所以你们的评判标准呢?是指被破坏性生物兵器使用暴力了也不能反抗吗?”

  在险些被打中后,水木忍和土井垣看着地下还没有完全被疏散的人群,哪怕知道米宁是无辜的,还是请求下达了攻击指令。

  风吹也赶到怪兽保护中心,请求池山管理官帮个忙。

  

17:30

  “你看,除了以暴制暴,地球没有别的办法,这就谈不上是文明人。”小女孩冷酷无情地说。

  春野比她更冷酷无情:“你们就谈得上了?挟持人员、使用生物兵器、肆意侵犯别的文明、评价其他文明,这是文明人做的事?”

  红球内传来副队的声音:“除了打倒加莫兰别无他法!”

  “住手!不要杀死米宁!”武藏焦急地大喊。

  春野却听到有个声音和武藏的喊声交叠在了一起。

  原来是风吹:“没有别的办法吗?不能拯救米宁吗?要是武藏在,他一定会这么喊的。”

  变化还真大。春野心里嘀咕着。

  说不定他真的找到方法了。

  “我和武藏不同,我是绝不会交出白卷的,”风吹坚定地说,“我一定会找出人类与怪兽共存的答案的。”

  武藏喃喃:“风吹前辈……”

  风吹躲避攻击,制造出了行动空隙,而后忍使用镭射光线绳封锁那家伙的行动。最后,风吹及时放出了自己的“秘密武器”——从池山那里借来的另一只米宁,将他吊在气球上。

  

17:45

  米宁飘飘忽忽地从半空中降落至地面。

  春野的心也跟着他飘忽不定,还好,米宁除了有些不安外并没有什么特别过激的反应。

  米宁蹦蹦跳跳地跟加莫兰沟通。

  加莫兰停下攻击,看着自己的同类。

  趁此机会,两架战机发射出镭射光线绳拴住加莫兰的双腿,将他吊起来。

  加莫兰对此没有任何反应。

  意外发生了。

  米宁蹦蹦跳跳地,不慎踩到一个坡滚了下去。

  加莫兰的注意力被打断,发现自己被控制,立刻晃动着双腿。控制双腿的绳子摇摇晃晃,机体不稳导致无法平衡地战机放开了绳子。

  春野看着武藏,探出一丝能量将他胸中的日月光辉拿出来放到他手上。

  武藏点了点头,在小女孩转过身的刹那变身成高斯,逃出了红球,站在加莫兰面前。

  两架战机远离战场。

  春野没什么表情地瞥了眼小女孩,专心致志地看着战斗。

  

17:55

  高斯变为日蚀形态使用『精准交叉』封住了生物控制器,『克兹缪姆光线』将其摧毁掉。

  两只小米宁一蹦一跳的,一只头顶交叉十字形光弹,一只身上绑着气球。

  春野感觉自己的身体不被桎梏住,腿一软跌坐在地上,看着小女孩。

  “不完全是因为高斯奥特曼,地球人试图和被认为不可能共存的怪兽手拉手。或许地球人的文明在宇宙中拥有极高的智慧。”

  看着小女孩离去,春野悠悠在她身后提醒道:“多说一句,毁灭一个种族的从来不是弱小,而是傲慢。”

  红球没有回应,飞出了地球。

  “什么东西,”春野翻了个白眼,不耐地坐在地上揉着自己的脚腕,“莫名其妙。”

  与她相反的是,武藏兴高采烈地跑到她身边:“测试合格了!”

  春野无语道:“不是吧?你还真被她的话套进去了。从他们这个评判标准来看,所谓的测试就是狗屁。”

      “嘛嘛,总之米宁被救下来了就是最好的结局。”武藏也意识到了不对劲,转移话题。

      春野勾唇:“那是当然。”

      

18:05

  “啊!”在屏幕前欣慰笑着的绫乃突然变了脸色,“队长,现在还来得及吗?”

  日浦一脸不明所以然。

  “和泽口女士的约会啊!”绫乃心急火燎。

  可怜日浦的大脑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冲出去了。

      

18:20

  “预定搭乘飞往杰露米娜3号的华尔兹2号的乘客,请立即前往7号门。出发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广播毫无感情地播报着。

  泽口望了一眼入口,领着行李箱走在登机长廊上,尽量放慢脚步也没等到那个人的脚步:你在干什么呢,日浦?

  日浦在队服外批了个外套气喘吁吁地赶到候机厅,左顾右盼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人影。

  卸了力,日浦的脸色不停变换着。

  “请问是慈爱队的日浦先生吗?这是一位女士留给您的。”工作人员通过队服认出了来人,将手上的信交付给他。

  “我收到国际研究机关发来的共同研究量子移送装置的邀请,前往杰露米娜3号赴任。一旦去了那里,就要过好几年的宇宙生活。是去是留,打算用最终考验来试试你的心。果然,日浦还是和大学时代一样考不及格。

  再启,下次回地球的时候,再重新来次测试。有接受考试的勇气的话,就好好了解女人的心,等待那次机会吧。”

  读到后面的日浦重新支棱起来了,对着窗外的夕阳打气。

  下次,下次一定要好好准备,做到优秀!

大大大呲花呀✨

捏的!!!

是可爱的猫猫高斯

和不愿让我看老婆的小狗院长🎉

(免费的粮票就可以获得可爱的女仆高高 ✨)

捏的!!!

是可爱的猫猫高斯

和不愿让我看老婆的小狗院长🎉

(免费的粮票就可以获得可爱的女仆高高 ✨)

知涵为焉

冰块

想必在坐的各位都看到小草园子的新视频了吧。

  

  不得不说的是里面老婆那一环节真的好涩啊喂!!!

  

  好了,还是以往的激情短打!大型0OC预警!不喜勿喷!!

  

  正文开始

  ———————————————————

———————————————————

 在把嘴闭上这一期拍完后,赢了游戏输了腰的小斯表示这破游戏再也不玩了。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具知情人士某著名红Buff所说他第二天上午看冰箱时发现冰箱中的冰块少了一多半。至于那冰去了哪里他就不知道了


  而隔壁杜某说昨天晚上他听到嘟比的房间传出了断断续续的叫喊声好像还有再吃一块冰这样的......

想必在坐的各位都看到小草园子的新视频了吧。

  

  不得不说的是里面老婆那一环节真的好涩啊喂!!!

  

  好了,还是以往的激情短打!大型0OC预警!不喜勿喷!!

  

  正文开始

  ———————————————————

———————————————————

 在把嘴闭上这一期拍完后,赢了游戏输了腰的小斯表示这破游戏再也不玩了。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具知情人士某著名红Buff所说他第二天上午看冰箱时发现冰箱中的冰块少了一多半。至于那冰去了哪里他就不知道了



  而隔壁杜某说昨天晚上他听到嘟比的房间传出了断断续续的叫喊声好像还有再吃一块冰这样的话。



  而另一位受邀嘉宾高某因为吃冰太多而感冒了。因为什么我不说



  好了让我们一起走进这件极度诡异的冰块消失案吧开个玩笑:-D



  小草园子表示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高斯你等着晚上的。

  是夜,小潮顺利的混进老婆的房间,此时老婆刚洗完澡,全身上下只穿着件件肥大的白衬衫堪堪遮住屁股和大腿根部、还晃来晃去的,两条纤细两匀称的腿不带一丝的赘肉像妖精般勾住了小潮的所有目光,主要是连内裤都没穿。身下的燥热让小潮缓过神来反手就是把门锁上。锁门的声音让高斯也注意到了门后的小潮暗道声不妙,就发现了小潮手中的冰块更觉不妙。



小潮强了圧住内心的燥热一步步的向高斯走去,边走边问道:“宝贝儿今天在公司的时侯玩得爽吗?爽得话是是该我了呢?不多,宝贝儿你往我身上放了几颗吞双倍即可。”高斯望向身后锁死的门明白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道理。

把老婆弄到感冒的小狗是屑(dddd)


﹉﹉﹉﹉﹉﹉﹉﹉﹉﹉﹉﹉﹉﹉﹉﹉﹉l﹉﹉﹉

我想写部长篇,是写还是不写?给孩子出出建议吧,求求了!:))

潕阳
              ...

  

  

  

  

  

  

  

  

  

  

  

  

  

  

  

  

  

  

  

  

  我

  爱

  诱

  捕

  器

  

  

  

  

  

  

  

  

  

  

  

  

  

  

  

  

  

  

  

  

  

  我

  爱

  诱

  捕

  器

  

古德猫宁

  有兽化小潮team🥰

  狐狸是高斯!!不是羊头人哦!按着mc设画的hhh

  有兽化小潮team🥰

  狐狸是高斯!!不是羊头人哦!按着mc设画的hhh

仙人球

最新一期期的小狗真的好涩啊…蒸煮按头磕就别怪我太bt了(流口水)

最新一期期的小狗真的好涩啊…蒸煮按头磕就别怪我太bt了(流口水)

奥特执行官
高斯奥特曼:可爱且温柔的河马怪兽,发火时差点将高斯打败!
高斯奥特曼:可爱且温柔的河马怪兽,发火时差点将高斯打败!
高斯奥特曼

[潮斯] 吵架

ooc被我吃掉了


小潮真名预警!


设定己交往!


——————分界线——————


马浩宁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家,他想着一开门就是自家老婆的怀抱时,心里泛起一阵甜味


“高斯老婆!我回来咯!”马浩宁激动地推开门


迎来马浩宁的不是可可爱爱的老婆,而是空荡荡的家


“小斯,你在哪里啊,你咋不在家啊?”马浩宁委屈地给高斯发消息


“我今天先不回家了,你自己订外卖”高斯并没有正面回答马浩宁的问题,他只是匆忙地应付了一下马浩宁


马浩宁只是有点不开心,但也没办法,只好乖乖地订外卖


马浩宁在床上睡觉时,他从没有觉得自己家的床那么大


马浩宁总是忍不住地想...

ooc被我吃掉了


小潮真名预警!


设定己交往!


——————分界线——————


马浩宁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家,他想着一开门就是自家老婆的怀抱时,心里泛起一阵甜味


“高斯老婆!我回来咯!”马浩宁激动地推开门


迎来马浩宁的不是可可爱爱的老婆,而是空荡荡的家


“小斯,你在哪里啊,你咋不在家啊?”马浩宁委屈地给高斯发消息


“我今天先不回家了,你自己订外卖”高斯并没有正面回答马浩宁的问题,他只是匆忙地应付了一下马浩宁


马浩宁只是有点不开心,但也没办法,只好乖乖地订外卖


马浩宁在床上睡觉时,他从没有觉得自己家的床那么大


马浩宁总是忍不住地想着高斯,想和高斯在床上做……(咳咳,不可以瑟瑟哈)


马浩宁下定决心明天要找高斯亲亲抱抱举高高(还有在床上做运动


第二天,马浩宁起床的时候发现高斯脸红红地躺在床上


马浩宁凑过去闻了闻,一身酒气……


“好啊,高斯我还以为你是太忙了所以才不回家,原来去酒吧沾花惹草了啊”马浩宁对高斯说


刚睡着的高斯被马浩宁的声音吵醒了,一脸懵逼地看着马浩宁


“你昨晚去酒吧了?”马浩宁生气地审问着面前这位衣衫不整的高斯


“同学聚会而已……”高斯小声吐槽


“而已?!你如果喝醉了,别人把你按在床上你都不知道!”马浩宁激动地说,完全没有注意自己正在提高的音量


“都说了,同学聚会!同学聚会,你不懂吗?”高斯也提高音量跟马浩宁吵


“那你不可以跟我说一声吗?我去接你啊,走夜路很危险的……”马浩宁好像被高斯吓到了,逐渐放小声音,到了后面几乎都听不出来在说啥了


“懒得跟你说”高斯没管马浩宁,自顾自地下床洗漱了


“坐我的车去公司”马浩宁微微挣扎了一下


“我可以自己打车的,老板”可惜高斯并没有给马浩宁面子,并且似乎不想理马浩宁这个(傻逼)厚脸皮的老板


“这是至高无上的老板发出的邀请,你不能拒绝!”马浩宁似乎忘了自己刚才和高斯吵了一架,而且还非常厚脸皮的和高斯贴贴


后来,高斯怕马浩宁扣自己的工资,非常不情愿地上了马浩宁的车


两个人到了公司后,公司的气氛就变的很不好


敏锐的彩虹银儿(人)感受到了这种微妙的气氛


八卦小群


彩虹银儿:“我觉得高斯和马哥吵架了”

小傲想睡觉:“+1”

羊头人“我也觉得”

海皇死喂油:“有吗,不会吧,我怎么不知道?”

彩虹银儿:“你们看啊,平时中午马哥总会去找高斯问吃啥,而今天却没有,高斯甚至没有和马哥说过一句话,这不是冷战谁冷战啊”

小傲想睡觉:“确实,很有道理”

羊头人:“赞同赞同”

海皇死喂油:“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有没有可能就是彩虹人你太敏感啦,想太多啦”

彩虹银儿:“?”

小傲想睡觉:“别理这傻子”

羊头人:“+1”

彩虹银儿:“+1”

海皇死喂油:“?”


“彩虹人!瓦特阿油嘟应啊你,上班玩手机,你胆子不小啊!”马浩宁突然出现在彩虹人的身后


“切!”彩姐的不屑


“这次先不扣你工资哈,下不为例!”马浩宁用那恶狠狠的语气跟彩虹人说


“对了”马浩宁看了一眼高斯


“高斯来一下我办公室”马浩宁敲了敲高斯的桌子


“啊?”正在剪视频的高斯一脸茫然地看向马浩宁


办公室里


“老婆,我错了,我不应该骂你的,你原谅我吧”马浩宁放下面子向高斯示弱


“马浩宁,你叫我来就因为这事,那我走了”高斯说罢转身就要走,可是被马浩宁牵住了手


马浩宁看到高斯没有反抗,就吻了下去


“嗯……马…浩宁……你死……”高斯被马浩宁亲的腿软


一吻之后,高斯能感受到自己的嘴被马浩宁(小狗)咬破皮了


“马浩宁,你还真是小狗啊”高斯痛的抽气


“老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马浩宁委屈巴巴地看着高斯


“那就是有意的”高斯拿起纸巾往嘴上擦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那小斯,你还生我气吗?”马浩宁小心翼翼地问


“应该……不生了”高斯放下面子和马浩宁和解


“老婆!”马浩宁飞扑到高斯怀里


“死开!”


可他们俩没想到的是,门外的彩虹人、羊头人、小傲and海皇在偷听


“老婆,你就原谅我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傲惟妙惟肖地模仿自家老板的言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模仿的太牛牛了”海皇笑出鹅叫


“鹅鹅鹅哈哈哈哈哈哈哈赞同”彩虹银儿已笑疯


这时,门开了……


“你们……干啥呢”高斯一脸懵逼地看着四个人


“哈哈哈,高斯你好啊”小傲尴尬


“哈哈,高斯啊,祝你生活愉快”海皇连忙找话题


“对,祝你生活愉快”彩虹人连忙和海皇找话题


“……”羊头人无语


“你们守在这干嘛,要当门神是不是”马浩宁突然出现


“全都扣500哈,还偷听”马浩宁严厉批评面前的四位门神


“别呀,马哥,我对你可忠心耿耿啊,我认真工作,我勤奋好学,我拼搏进取,我…我鱼香肉丝啊,别扣我工钱啊”小傲努力挣扎


“就你最严重,还模仿老板,你咋不去模仿秀啊,瞧给你能的”马浩宁不屑地看着鱼香肉丝的小傲


“走,小斯”马浩宁拉着高斯的手


“去哪啊?”高斯用那无辜的眼神看着马浩宁


“回家!”马浩宁对着高斯的耳朵说


“回家干哈啊,我还没剪完视频”高斯get不到马浩宁的意思


“我忍不住了!”马浩宁对高斯大喊


话音未落,高斯就别扭地转过头,整个脸都红了


两人走后


“高斯腰不保”预言家彩虹银儿发言


“预言家,刀了刀了”小傲在一旁附和


但不过,小傲想说


为了模仿而扣我,我的心里一团火!!!


fa痴兔( ´艸`)

  可以加群看购买方式,目前正在团

  可以加群看购买方式,目前正在团

刷ch的文看凹凸打第五

潮斯/新来的吉他手?2

 距离答应入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刚开始他们的生活还是和平常一样没有异常直到发生疫情导致高斯搬到小潮那边住

  一开始高斯是不同意的但是总有一只小狗缠着他不放(小潮:😅) 高斯做的回应是:主要是我认床→_→

  小潮:高斯你就搬过来嘛~

  高斯:我认床

  小潮:高高~斯斯宝贝~(修勾眼)

  高斯:停停停,我搬我搬

  小潮:好!

  

  事后采访:

  高斯:我入队这几天了解了一下小潮海皇和小傲,然后粉丝都说小潮像狗我一开始没觉得有多像,但是今天我终于知道他为啥像狗了主要是因为他的眼睛……

  

  在高斯搬过来后房子里就多了两个人的生音

  

  采访:

 ...

 距离答应入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刚开始他们的生活还是和平常一样没有异常直到发生疫情导致高斯搬到小潮那边住

  一开始高斯是不同意的但是总有一只小狗缠着他不放(小潮:😅) 高斯做的回应是:主要是我认床→_→

  小潮:高斯你就搬过来嘛~

  高斯:我认床

  小潮:高高~斯斯宝贝~(修勾眼)

  高斯:停停停,我搬我搬

  小潮:好!

  

  事后采访:

  高斯:我入队这几天了解了一下小潮海皇和小傲,然后粉丝都说小潮像狗我一开始没觉得有多像,但是今天我终于知道他为啥像狗了主要是因为他的眼睛……

  

  在高斯搬过来后房子里就多了两个人的生音

  

  采访:

  小傲:自从高斯搬过来我和海皇过得是!一天!!不如!!!一天!!!!!!(音乐起!!!)

  海皇:高斯还好就是马哥他和高斯说话的时候会比平时要温柔的许多,而且只对高斯这样

  小傲很生气💢:我们以为是因为高斯是新人所以对他比较好,但是!!!到现在他对高斯还是这种态度!!!

  ………………

  

  采访:

  小潮:海皇和小傲他们说的都是假的,我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

  记者:后面两个人在干嘛?

  小潮:你说小傲(被关阳台看风景版)和海皇(被关阳台擦玻璃版)啊

  小潮:小傲在看风景海皇在擦玻璃

  记者:好的,采访结束谢谢配合麻烦了

  小潮:没事不麻烦

  ——————————————————————

  

  作者:我不是拖更(我就是拖更)是没灵感(我有灵感就是不写就是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