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高斯goh

28.1万浏览    9821参与
昔昔不是奶昔(凯劳劳凯党)
  一篇潮皇的小短文   (下...

  一篇潮皇的小短文

  (下一篇写皇潮,那个画是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摸的,不得不说真的好丑)

————————————

  有一天,小潮他们和平常一样玩着不要做挑战,小潮说着开场白,海皇偷偷瞄了他两眼,小潮可能也察觉到了,他回头看了一眼,高思笑着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小潮院长摇了摇头,像是在解释自己刚刚的行为,咳了两声后说:“海皇啊,这个游戏的bug,每次都是他掉第一张牌。”“也不是每次吧”海皇有点委屈。“哈哈哈,你拿下来吧,真是个小笨逼,上来就死。”小潮笑着盯着海皇,他把牌拿下来看了一眼,上面写的是“说也”。

  

  海皇又拿了一张新的牌戴在头上,然后露出了一副“来杀我呀,来呀来呀......

  一篇潮皇的小短文

  (下一篇写皇潮,那个画是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摸的,不得不说真的好丑)

————————————

  有一天,小潮他们和平常一样玩着不要做挑战,小潮说着开场白,海皇偷偷瞄了他两眼,小潮可能也察觉到了,他回头看了一眼,高思笑着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小潮院长摇了摇头,像是在解释自己刚刚的行为,咳了两声后说:“海皇啊,这个游戏的bug,每次都是他掉第一张牌。”“也不是每次吧”海皇有点委屈。“哈哈哈,你拿下来吧,真是个小笨逼,上来就死。”小潮笑着盯着海皇,他把牌拿下来看了一眼,上面写的是“说也”。

  

  海皇又拿了一张新的牌戴在头上,然后露出了一副“来杀我呀,来呀来呀来呀”的表情。“我靠,他的表情好欠啊!”小潮吐槽着。“海皇你头上这个特别容易死,你别说话了”高斯看了一眼海皇头上的牌,是“叫马哥”这是高斯写的词,小傲想笑,但高斯的一个眼神告诉了他一切,他瞬间就明白了高斯的意思,憋住了笑。

  

  “哎呦,我是真不想杀你,海皇,你这个牌……”小潮就这么盯着海皇头上的牌想了想,最后还是无奈的开口“别杀他了,别杀他了,让他多活一会,这视频刚开始没有五分钟,效果没了行,你们说是吧?”小潮给另外两个人使了个眼色。“啊对,让你多活一会,免得说我们欺负你”小傲笑着,终于明白高斯的心情了。“行行,马哥咱先干小傲”高斯笑的可久了,从开始到现在就没停过。

  

  之后高斯总会给他们两人制造点接触,小傲也看的不亦乐乎。

  

  直到录制结束后,海皇瘫在沙发上,脸上微微有些泛红了,想到刚刚和小潮的肢体接触,嘴角不自觉的扬了扬。小潮装作没事的回到房间锁上门,在昏暗的灯光里笑海皇那幼稚的小心思,其实他很清楚海皇对自己的感情,他对海皇也是同样的,可两个人都很被动,小潮想,既然海皇不主动,那他自己主动好了。

  

  做了一会的心理建设后,他走出房间,假装随口的对沙发上的海皇说了句:“下次你要是想,可以直接吻我”说完就朝大门口去了,关于他为什么要去,是因为他很肯定告诉他俩就在门外。

  

  “啊……马哥”留下海皇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脸红彤彤的呆滞着,脑海中无限回想小潮对他说的话。

  

  果然不出小潮所料,高斯和小傲躲在大门口外偷听,听到小潮说了那句话后就对视了一眼后开始笑,这个时小潮打开了门,一脸“和善”的盯着他们,嘴角带着笑。高斯和小傲立马溜了进去,各回各的房间去了。

精神🆘启航
虽然我们已经绝交了 但我还是很...

虽然我们已经绝交了 但我还是很喜欢这张照片


(对不起!各位)

虽然我们已经绝交了 但我还是很喜欢这张照片


(对不起!各位)

朕不CArE

  捏了高斯和小傲的代餐!

  捏了高斯和小傲的代餐!

阿昼のビーツ

不是说要换个方式画画吗(?你)于是完全没有任何变化的画了斯潮。。马浩宁真的太可爱🥲🥲🥲

不是说要换个方式画画吗(?你)于是完全没有任何变化的画了斯潮。。马浩宁真的太可爱🥲🥲🥲

酸味暴躁修勾🔌

姐们我又来创人力😋彩蛋是创人壁纸捏🙃

姐们我又来创人力😋彩蛋是创人壁纸捏🙃

问号

看到这个图就想到了把潮子迷的神魂颠倒的斯子哈哈哈 于是就画了


p2原图

看到这个图就想到了把潮子迷的神魂颠倒的斯子哈哈哈 于是就画了


p2原图

温栖

【潮斯】冬天又有对象又有猫猫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虽然上海的冬天应该不算很冷

但是很想写一些下雪天

所以有了这个脑洞

1.5k+ 很短的日常

——————————


x月x日,雪,宜居家,宜出行,宜谈恋爱。


太冷的天高斯一般不想起床。把手伸到外面的时候就像是与被子里形成了两个世界,外面冷到像南极洲的八月,被子里却暖和的如同春天。


刚发了新视频,就偷懒一天算了。他把手缩回来,放弃似的叹了一口气,裹紧被子坐起来点,看着窗棂外停留的雪花兜兜转转,再被风卷走。


心情在这样的一天也不算是很糟糕,如果不是嘟比大中午跳上床从他身上踩过去并让他感觉肋骨都快断了的话。


嘟比又有什么错,它不过是一只实心的拿破仑矮脚猫...

虽然上海的冬天应该不算很冷

但是很想写一些下雪天

所以有了这个脑洞

1.5k+ 很短的日常

——————————


x月x日,雪,宜居家,宜出行,宜谈恋爱。


太冷的天高斯一般不想起床。把手伸到外面的时候就像是与被子里形成了两个世界,外面冷到像南极洲的八月,被子里却暖和的如同春天。


刚发了新视频,就偷懒一天算了。他把手缩回来,放弃似的叹了一口气,裹紧被子坐起来点,看着窗棂外停留的雪花兜兜转转,再被风卷走。


心情在这样的一天也不算是很糟糕,如果不是嘟比大中午跳上床从他身上踩过去并让他感觉肋骨都快断了的话。


嘟比又有什么错,它不过是一只实心的拿破仑矮脚猫猫。身边的床位空着,小潮似乎起的很早并在客厅里发扬他至高无上的老板权,高斯听到他在和傲子石头剪刀布,决定今天的食材谁和海皇去买。海皇坐在沙发上想不通为什么谁赢都要带他,然后赌局就从一局定胜负变成三局两胜再变成五局三胜,傲子裹上围巾说高斯还没起那我们出去多待一会,昨天做的饭太多了所有人都不是很饿,今天直接早点吃晚饭吧。


高斯把头埋在被子里,等俩人离开听到客厅门关上的声音,小潮回房间整个人哼哼唧唧蹭过来时才拉下来些,他象征意义的推推,“滚呐。”他这么说,唇角却带着笑意。


“不管。”小潮滚到床上就不想起来了,他很自然的扯过来被子,在繁杂的布料里慢慢寻找到高斯的手,然后十指相扣。高斯闭着眼睛开始犯困,小潮于是贴近一点,牵得更紧了。


“老婆贴贴。”


“……行吧行吧,贴贴。”


雪无声地飘落下来,路过无数个温暖的家庭,继续去奔赴它与整个世界的约会。高斯在温暖祥和的气氛中闭上眼睛,困意在一瞬间席卷脑海,他还保持着那个十指相扣的姿势,小潮侧过身亲吻他唇角,含混不清说睡吧睡吧。


不知道睡了多久,总之这一觉睡得很安心。手机开始嗡嗡地响,马浩宁“啧”了一声伸手去拿,看清是杜海皇打过来的视频通话,差点手一抖砸到脸。高斯半睁眼往他那边凑,看上去还迷迷糊糊的,半张脸贴上小潮肩膀。


视频点开是小傲响亮的一声“马哥”,海皇跟在后面,两人都穿的很厚,背景人行道旁被雪覆盖了的树木向后慢慢退去。小傲举了满满一大袋食物给他展示,手一挥豪横道今天做大餐。


小潮道:“从长白山回来的?长白山的黑木耳?”


海皇弱弱道:“没,这次傲哥说买兴安岭的。”


“顺丰,包邮。”


小潮猖狂的笑声从手机里清晰传来,路人纷纷侧目而视,海皇抬头看天,这个雪花真雪花,哦不,这个孙傲真孙傲哇。


高斯:好险,我得赶紧往旁边挪挪。没挪两下又被捞过去,在手机里看到老板搂着高斯的孙傲显然很愤怒,愤怒到自带BGM的那种,啊,此时无声胜有声。


小潮:屏幕怎么忽然变红了?


然后画面忽然就三百六十度转体随后去拍天空飘下来的雪花,小潮正要感叹这是什么高深意境的拍摄手法,前线记者杜海皇立马参与到抢救工作中,救回一部手机和大包食材,对着还没挂断的视频诚恳道:


“额,马哥,刚刚孙傲顾着看手机,没看路。”


“滑了。”


至高无上的老板怒道:


“把食材全乎的带回来啊!!!!”


小傲和海皇吵吵闹闹踏上回家的路。


高斯窝在人怀里,用气音问他晚上吃什么。小潮说等他们回来再决定,我们去厨房帮忙,小傲的手艺牛的。高斯于是点点头,看着表有点惊讶,今天下了一天的雪,居然在家里什么都不干的待了一整天啊。小潮心满意足,不管今天下不下雪,我都很开心就这样和你待上一整天。


什么都不做,待在一起就够了。


厨房里热火朝天,灯火悄悄地绽放。黑夜里由近到远亮起数不清的柔和光点,从高处看是喧闹人间。小潮端着盆去择菜,看看那边正在忙碌的高斯,嘟比就趴在电脑桌上睡得很香。他没来由的想到之前刷到的视频,你没有对象又没有猫猫,那你这个冬天该怎么活啊。


对象和猫猫都有了,这个冬天也这么过去吧。马浩宁弯起唇角。


在千千万万的人群里,遇见你是上上签。

zly)~
暑假画的 还是发了 不让自己都...

暑假画的 还是发了 不让自己都忘了 

暑假画的 还是发了 不让自己都忘了 

叁白❀

  小潮:温柔体贴的老板一枚呀~

  小潮:温柔体贴的老板一枚呀~

MUWAN

小狗好涩 正比好难画不想活了

小狗好涩 正比好难画不想活了

qc
老婆尊的好可爱……TT

老婆尊的好可爱……TT

老婆尊的好可爱……TT

诺.

我才想起来说,p2p3比噢外的造型好像雕塑,乐死我了

我才想起来说,p2p3比噢外的造型好像雕塑,乐死我了

栗秋xi是个狠人

【潮斯】囚笼——辞职风波

  等待已久的新篇出炉啦,持续更新中~也不知道会写多少字,大家可以慢慢看

  因为是边写边码字所以会因为现实因素影响更新时间大家见谅

  前几章可能会有些平,如果不喜欢可以囤一囤

  最后感谢大家的支持,希望大家喜欢!

  那么我们正文开始↓↓↓

  

  

  

  

  

  

  人们这一生都生活在囚笼里,根据世界的轨迹活着,去变成它希望你活成的样子。


有时候人们会想,要不要逃离到囚笼的外面去,那里会是什么样子?但未知都是可怕的,没人会去尝试做那些无谓的挣扎,没有结果的反抗,对于人们来说得不偿失。


就像我也活在囚笼里,我还算过得好,有个小公司,每天除了上...

  等待已久的新篇出炉啦,持续更新中~也不知道会写多少字,大家可以慢慢看

  因为是边写边码字所以会因为现实因素影响更新时间大家见谅

  前几章可能会有些平,如果不喜欢可以囤一囤

  最后感谢大家的支持,希望大家喜欢!

  那么我们正文开始↓↓↓

  

  

  

  

  

  

  人们这一生都生活在囚笼里,根据世界的轨迹活着,去变成它希望你活成的样子。


有时候人们会想,要不要逃离到囚笼的外面去,那里会是什么样子?但未知都是可怕的,没人会去尝试做那些无谓的挣扎,没有结果的反抗,对于人们来说得不偿失。


就像我也活在囚笼里,我还算过得好,有个小公司,每天除了上班就是下班,我有时候真的在想,如果我不做这个我还能去做什么?好像还真没什么可做的。


我从兜里掏出了早上刚买的烟,没想到也快见底了,这东西比时间走的还快。


挑出一根叼在嘴里,熟练的用着打火机,这金属的声音真是悦耳,仿佛一天的疲惫在此刻消失。


刚吐出第一口烟圈,房门被敲响了,我不耐烦的让对方进来,猛的吸了一口

“马哥,还没睡?”

原来是高斯......他是我们公司来的新员工,标准的社畜经常被我压榨,没想到还有心思来找我。

“你不是也没睡。”

“嗯......马哥,我想和你商量个事。”

我示意他说下去,他往前走了两步,头全程低着

“我.....想辞职。”

“辞职?”

他依旧没抬头,我把烟蒂撵在烟灰缸里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似乎在抖

“为什么想辞职?”

他声音跟蚊子一样,我听不清楚,也没了心情再继续听他磨叽,摆了摆手

“你想辞就辞吧,不过要一个月之后才能走。”

“好...好的马哥。”


那天之后,他似乎也没什么变化,我下发的任务也都努力完成,果然是标准的社畜。

“高斯,这视频还得再剪。”

他点头哈腰的样子,一遍又一遍的剪着,他也在囚笼里,逃不出去。


傍晚,我伸着懒腰,没想到他还没走,加班剪视频,有时候我都觉得对不起他,走过去他好像没注意到我,我在他身后看着,看着他一遍一遍的修改着我指出来的那一点微不足道的问题....或许都算不上问题。


好像是改的满意了,他伸了个懒腰摘下了耳机,回头看到了我,笑容瞬间僵了不少,我倒是没觉得自己有多可怕。


他又是低着头

“马...马哥.....还....还没走啊。”

“你不是也没走。”

“我.....”

随后就是沉默着不说话,他总是这样,我拍了拍他肩膀

“走吧,我送你。”

这回倒是回答的快,摆着手摇着头,跟拨浪鼓一样

“不不不不用了....我.....”

我皱着眉头像是命令一样

“我什么我,赶紧的收拾东西别废话,楼下等你。”


果然还是这招管用,我前脚刚下楼点了支烟他就下来了,看了一眼自己手里刚被点燃的烟,扔了也可惜,还没等我开口他就已经明白了我的意思

“没事马哥,我不着急。”

还算有眼力见儿,我满意的点了个头。


虽然说我们都住在同一屋檐下,但是这小子总是和我们格格不入,平常上下班的问题都是他自己解决,我说开车送他他也总是婉拒,害谁还没个难言之隐,我也没过多问过,反正不耽误工作就好了。


今天这头一次一起,我还莫名有些紧张,不过他应该比我还紧张,仔细看他的身体有些颤抖,真不知道我可怕在哪。


“你怕我?”

突然开口他有些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会才发现我在跟他说话

“没....没有。”

“我又不吃人。”

他好像不知道怎么回答,又是沉默着。


过了一会,烟也所剩无几,我把烟头扔到地上用鞋撵了撵

“走吧回家。”

之后他一路都没说话,只是看着窗外风景,趁着红灯我侧头看他,他盯着一家便利店抿了抿唇,随后我就停在了路边,他回头询问

“怎么了?”

我随便找了个借口

“啊.....陪我去便利店买包烟。”

他点了点头


进了便利店,我随手摸了几条烟,再看他眼睛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觅食去了,我趁机问着

“我饿了你饿不饿?”

他像是要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

“不...不饿。”

我白了他一眼,买了些小吃关东煮什么的,一人一杯刚好。


他本来还摆着手,我直接硬塞进他的手里,真是比死鸭子嘴还硬

“买多了吃不下,都吃了别剩浪费。”

他这才点着头吃了下去,顺便还暖了身子,味道也还不错。


回到家,他就一直在道谢还说着要还钱的话,活的是真累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还要算清楚

我摆摆手“不用了,我困了别打扰我休息就行了。”

他似懂非懂的点着头,我就回了房间,果然没再来烦我。


次日,我起床洗漱就看到他殷勤的做着早饭,我走过去他还推到我面前

“马哥尝尝。”

“干嘛?想毒死我?你会做饭吗别好给我吃死了。”

好像是给他说怕了,正准备往回拿,我又抢了回来

“还没尝呢。”

吃了一口,虽然算不上珍馐美味吧,倒也是好吃的,可能是看我吃了之后他表情也没那么像苦瓜了。


到了公司,他依旧选择了自己走,眼看时间快到了,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迟到,不过他马上就要辞职了,应该也不在意这点钱。


过了一会,我在办公室刷着手机就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然后也没等我说话对方就进来了,问都不用问一定是杜海皇

“干嘛?又拍整蛊?”

“不是马哥,高斯还没来上班,头一次迟到,可别是有什么事吧。”

“他能有什么事,一天天没个正事,不用工作的是吧?”

“不是,那万一呢?万一有个啥事呢?”

“有个屁,你赶紧剪你的视频去。”

见我没什么反应他就出了门,我看了一眼时间10:30,已经迟到半个小时了,再怎么算也应该到了,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也说不定,反正今天也不拍桌游,不来也没什么问题,可是他一句话也没说也没请假,难不成.....

“嘶——我在胡思乱想什么。”

打消了这个念头之后,我继续刷着我的手机。


又过了大概一个小时左右,我有些坐不住,总是在办公室里坐着也是无聊,打算出门看看海皇他们的工作进度,一出门就看到了高斯空着的工位,东西也都收拾的差不多干净整洁的很,不过以前倒是也没注意过

“人呢?”

我随口问着,然后手攀上了杜海皇的肩膀,一旁的孙傲接过了话茬

“一上午没看见人影了,也不知道去哪了。”

“哦。”

我点了点头,检查着杜海皇视频内容,一工作起来就忘了时间,很快就到了12:00,午饭时间杜海皇和孙傲俩人约着出去吃了,我有些没胃口想着出去透口气。


走了一会走到个小公园,说是公司周围但根本就没来过。

往里面走没两步就看到了个熟悉的身影坐在内个喷泉边的长椅上,走到面前低头看他,他也是注意到了抬头看我,声音小的不能再小的叫着我

“马哥....”

刚刚还没注意他脸上有着几道泪痕,声音也和平常不一样,像是刚哭过,我歪头仔细观察着顺带问了问

“不去上班躲这里干什么。”

他像是才反应过来

“对不起马哥.....我.....”

本来还想继续问问哭的原因,后来想想还是别戳人家伤心处了

“你现在可还算我的员工,无辜旷工罚500。”

“对不起,我下次不会了。”

也不知道应该再说点什么能安慰到他,我抬头看了看周围,发现一家餐馆,我伸手指了指

“正好拿这五百块钱请我吃顿饭。”


这家餐馆是个贵州小吃店,也没去过更不可能知道有什么好吃的,他可能是看我半天也没点什么,小声说着

“马哥,这个牛肉粉应该很好吃。”

我挑眉看着他,他又闭了嘴不再说话继续看着菜单,我撇撇嘴叫来了服务员

“您好,两碗牛肉粉谢谢。”


不过他说的没错确实很好吃,看他吃的津津有味完全不像是刚哭过的人

“你怎么知道这个好吃。”

“原来在老家吃过。”

“你是贵州人?”

“嗯,贵阳的。”

说来可笑,给自己打这么久的工还是第一次问人家来历,我应该算是个不称职的老板吧。


吃饱喝足我拎着他回了公司继续压榨他工作,反正他也没事做,所以我准备让他帮我剪视频,锻炼新人嘛,就算以后不是同事,有一技傍身也是好的对吧

“高斯昨天拍的视频你帮我剪一下吧。”

“好的马哥。”

一直剪到下班时间他才算剪了个大概,总算知道他为什么每次都那么晚给我成片,孙傲先带着杜海皇走了,我到他旁边看了看,总体来说还算不错

“下班了。”

“我还没剪完,剪好了我再走。”

就他这速度估计要剪到后半夜了,我可不是压榨员工的人

“没事,明天再继续呗。”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楼下等你。”


还算听话,我启动了车子就听到他在旁边婆婆妈妈的

“马哥谢谢你。”

我撇了他一眼

“你要是真谢我就赶紧把安全带系上。”

然后他就边系安全带边说

“对不起总是给你添麻烦。”

“知道就好。”


然后又是一阵沉默,快到家他才又开口,这次倒是没有那么软弱,硬气了不少

“马哥,我想提前离职。”

“不行。”

我都没带想的就脱口而出,不说自己惊讶了不少,对方也惊讶了,但他没有询问只是说着自己的原因

“马哥我知道你现在不好找人,但是我家里现在确实需要我回去。”

我把车停在路边转头看着他,他这次没有回避我的眼神

“马哥我真的是有难处。”

“想离职可以,违约金付了就可以走。”

“违约金?”

“怎么你签合同都不看的?违约金10万。”

“10万?!”

“嗯,付了就可以走。”

算是不欢而散吧,之后的三天他都没主动来找过我说离职的事情,好在没影响拍摄状态。


这天我下班准备回家,他突然叫住我

“马哥10万块我没有,先给你5万可以吗?”

真是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傻子,我倒是有些好奇他到底因为什么事情要走

“钱的事情一会再说,你到底为什么要辞职。”

“我......”

看着他的墨迹劲就来气,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他似乎有点怕了

“我家里人希望我回老家....结婚。”

“结婚?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包办婚姻,所以呢?你就同意了?”

“我.....他们年纪也大了,我不希望他们失望。”

合着就这么点事,我是不明白,这么大人了还没点自己的思想,看他也是欲言又止愁眉苦脸的样子

“那你喜欢人家女孩吗?”

他摇着头又是拨浪鼓内样

“我还没见过她。”

“照片也没有?”

又是摇头,我算是服了他了,还是要娶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古代也没这样的吧古代至少还有画像呢。


我拉着他上车回了家,然后就进了房间里开始讨论这件事情,他坐在自己的地铺上,我坐在旁边的沙发上,这么一看确实寒酸

“那你有没有什么既可以不让父母失望,又能不结婚的方法?”

“没有。”

“也是,要是有你也不会辞职了。”

我用手指摩挲了一下下巴,方法总比困难多,想一个不就好了,思来想去.....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你就说.....你就说你交了个女朋友,准备谈婚论嫁了。”

“不....不好吧。”

“到时候再说分手了不就好了。”

“那....我试试?”


——————————

“喂,妈。”

他抬眼看了看我,估计是心里没底,我在一旁给他提示着

“嗯....内个.....我其实....有女朋友了。”

我竖着大拇指表示他说得很好,他好像也有了点信心

“嗯对,就一直没告诉您。”

“哪里人....她是...她是...”

我用口型告诉他

“大——连——”

“她....她是大连人。”

看着他听了一会就皱起了眉头,然后说着

“什么时候结婚.....”

我继续小声说着

“三——个——月——”

“三....三个月左右吧。”

他点着头听着然后附和到

“对是要挑个好日子,嗯好的妈,我还有事先不聊了昂。”


看他松了口气看来应该算是暂时解决了这个问题,我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错不错孺子可教也。”

“真的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会穿帮呢。”

“你马哥出马还能有搞不定的事情吗?”

“谢谢你又帮了我。”

我双手环胸看着他,挑了挑眉

“那...还辞职吗?”

“不辞了不辞了,我还得好好给马哥剪视频呢。”

  




落沂

[潮斯]我奔向你,哪怕荆棘

  所有人都不会记得我,我会消失在那个夏末。

  可是,我有一个放不下的人……

  我和他不是一路人,我们的终点各不相同,我们只是在最美好的时候,度过了一段最美好的时光。

  是时候说再见了吧,可我不舍得,我好想再多陪你几天。

  浩宁,我真的好爱你好爱你,可我有我不得不做的事情,求求你,不要在动摇我了,不要出现在这里……

  “高斯!”

  为什么,为什么他还是来了?

  “高斯,我们一起想办法解决问题好不好?不要一声不吭就走了,你什么都不告诉我,我怎么去帮你。高斯,我想帮你。”

  “你帮不了的,帮不了的……”

  高斯的声音渐渐微弱,他不敢去看马浩宁现在的表情,他不敢去...

  所有人都不会记得我,我会消失在那个夏末。

  可是,我有一个放不下的人……

  我和他不是一路人,我们的终点各不相同,我们只是在最美好的时候,度过了一段最美好的时光。

  是时候说再见了吧,可我不舍得,我好想再多陪你几天。

  浩宁,我真的好爱你好爱你,可我有我不得不做的事情,求求你,不要在动摇我了,不要出现在这里……

  “高斯!”

  为什么,为什么他还是来了?

  “高斯,我们一起想办法解决问题好不好?不要一声不吭就走了,你什么都不告诉我,我怎么去帮你。高斯,我想帮你。”

  “你帮不了的,帮不了的……”

  高斯的声音渐渐微弱,他不敢去看马浩宁现在的表情,他不敢去面对他。

  “高高!”

  “马浩宁,你走吧,就当我从没来过,去过属于你的人生。”

  “我怎么走!高斯,我走不了了,你不能抛下我。”

  “浩宁,放手吧,我不属于这里,我有我不得不去做的事,我知道这很突然,但是,我必须得离开。”眼泪不知何时流了出来,模糊了高斯的双眼,“让我走吧,忘了我,去过正常的生活。”

  从高斯的话语中,马浩宁隐隐猜到了什么,他知道自己拦不住他,就算拦住了也没用。

  “你们这个职业的人都这样吗?我可以等的,我等你回来。”

  高斯也不想两人就这么分开,但是事与愿违,他今天如果不这么做,他会后悔一辈子。

  “忘记我吧,这是最好的办法。”

  “好。”

  ……

  “你是不是卧底!说!”

  高斯只感觉到自己身上火辣辣地疼,他已经记不清楚自己被绑在这鞭打了多久了,只要他一晕过去,一盆盐水便会将他泼醒,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剧烈的疼痛。

  “我不是……”

  “放屁!”

  又是这样……这群人根本不管他到底是或不是,他们只是想折磨他。

  想明白这一点,高斯倒也释然了,不是他的问题,是他运气不好,可惜的是,自己似乎真的见不到马皓宁了。

  高斯闭上了眼,只不过这次没有盐水再泼向他,迷迷糊糊中,他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高斯,高斯!”

  已经听不清了,是谁?我要死了吗?

  好像有谁抱起了他,冲出了那个地狱。

  这是太好了……

  “高斯,坚持住高斯,马上就安全了,你要好好的高斯。”

  “马浩宁……?”高斯喃喃,随后便彻底失去了意识。

  ……

  他回来了。

  嗯。

  所以呢?

  他不在了。

  为什么?

  他是毒贩。

  为了他而成为了毒贩。

  他吸毒?

  没有。

  那是?

  为了保护他。

  结果呢?

  护住了。

  他呢?

  ……

  死了。

  成了毒枭的叛徒,私自放走了卧底在其中的缉毒警察,当然是被杀掉了啊。

  这样吗?

  嗯。

  那他的爱人呢?

  步步为营,一年后围剿了他们所有的窝点,终身未嫁娶,在他八十岁生日那天,他说他在等他,跳海自尽。

  他们不能见光,一个以为对方走上正道,远离了地底下的肮脏,却在对方深陷其中时又一头扎了进去,一个隐姓埋名,却在遇到对方时尝试相信,告诉了对方真实的自己。

  他们没有看见过月亮,可那一刻,月光确实照在了他们身上。

卡布叻个大星星

  来人总结我的叉批

  已经魔怔了

  排名不分先后

  都是我的宝(深深蒸煮)

  来人总结我的叉批

  已经魔怔了

  排名不分先后

  都是我的宝(深深蒸煮)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