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高杨

29.2万浏览    3978参与
林楠_

当你触碰他某些部位的时候

*之前提问箱有个宝贝说想看高杨。然后今天就写了。虽然不全是高总。

*支持点梗!然后不知道要说什么了那就来吧~晚安啦!


[牵手]


【阿云嘎】


他的手挺大的,你的手正好也很小,所以每次一出门逛街,你都感觉他牵着你,像爸爸牵着女儿那样。


你把这个想法告诉了他,他笑着摸了摸你的头,道:


“那说明我会是个好爸爸。我没把你当女儿,我把你当媳妇儿~”


【陆宇鹏】


小陆的手很好看,又白又嫩。冬天一来,你觉得握他的手会非常温暖。


不出意外,是这个样子的。冬天根本不需要奶茶什么的,要一个陆宇鹏就好了,小陆同学知道你这个思想之后每次去见你前都会把手先捂热了然后再去接...

*之前提问箱有个宝贝说想看高杨。然后今天就写了。虽然不全是高总。

*支持点梗!然后不知道要说什么了那就来吧~晚安啦!


[牵手]


【阿云嘎】


他的手挺大的,你的手正好也很小,所以每次一出门逛街,你都感觉他牵着你,像爸爸牵着女儿那样。


你把这个想法告诉了他,他笑着摸了摸你的头,道:


“那说明我会是个好爸爸。我没把你当女儿,我把你当媳妇儿~”


【陆宇鹏】


小陆的手很好看,又白又嫩。冬天一来,你觉得握他的手会非常温暖。


不出意外,是这个样子的。冬天根本不需要奶茶什么的,要一个陆宇鹏就好了,小陆同学知道你这个思想之后每次去见你前都会把手先捂热了然后再去接你。而且这是结婚之后你才知道的,陆宇鹏笑着对你说:


“为了你,我觉得很值得,因为你是我唯一的右耳啊。”


[拥抱]


【郑云龙】


冬天里就需要像大龙的男友,爱瘫在家里,不出门。

外面又冷,郑云龙不愿意出去,所以每次出去倒垃圾买东西都是你去干。

但是每次你一回来,洗完澡,回到床上的时候,郑云龙总会抱住你,把自己身上的热度传给你。

嘴上说着下一次肯定是他去,下一次还是你。

每次看到他在被窝里一把抱住你说:“回来了?来,龙哥给你抱抱。”

你就不会忍心让郑云龙去倒垃圾买东西了,结婚之后,郑云龙才说出真正的理由:


“我知道你吃这套,所以啊,每次都会这么干,辛苦了媳妇儿。”


【洪之光】


洪老师的臂膀很有力气,因为长年锻炼都有了肌肉。


你很喜欢洪之光抱你的时候,因为那一双臂膀很有力能给你许多力量,每次一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叫他,然后抱住。


洪之光看着你抱上来都会用力的回抱你,以示他存在。

他总爱在抱你的时候在你耳边说道:


“我一直在呢,我的小姑娘。”


[亲吻喉结]


【高杨】


小高总白白净净的,每次一抬头,你都会看到他的喉结,你每次都没有控制住你自己。


每次一当高杨那么干的时候,总是会把他扑倒在床上,然后轻轻吻上他的喉结,你会收到他的警告的眼神,当你放开之后是一句沙哑的:“自己点的火自己灭。”


然后又将你们俩换了个位置,标准的男上女下,你想逃的机会都没有。


高杨总是在你快高x的时候,在你耳边轻声说道:


“下次再亲…我们就这样一次。”


【龚子棋】


酷盖真的太撩了,特别是健身之后,汗水顺着锁骨留下来,抬头擦汗喝水的时候特别的撩人。


你有一次帮他擦汗,看他抬头的时候轻轻的吻了一下他的喉结。

然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了。


龚子棋这个人很会忍,也很会玩,在那种事情上会让你舒服他也舒服。他一回到家就把你按在墙上亲,亲着亲着就不老实了。


第二天早上,你蜷在他怀里,听着他对你说第一声“早安”。还有一些不可告人的话:


“宝贝昨晚还真的是…撩人呢。”

讨厌直男的咕咕咕

【高杨x你】小羊

  冬天是休息的季节。高杨如是说。

  从放了春节假期你们俩就几乎长在了床上—不过才不是什么不能播的画面。小高总说不动就可以真的静止,迷迷蒙蒙地睡过一个又一个悠闲的冬日午后。他睡着的样子很乖,白白软软的,一点都没有醒着时似笑非笑的撩人样子,反而像一只只会“咩咩”叫的小羊羔。

  不过一般来说,小高总总会先把你骗上床陪他睡觉,然后才会变成小羊羔。你们两只小羊就像睡在云朵上,舒适得不想醒来。

  在不困的时候睡觉是很痛苦的一件事,尤其是大多数时间都不困的时候。但是高杨却好像有魔力一样。他从来都是半垂着眼看你,眼神...

  冬天是休息的季节。高杨如是说。

  从放了春节假期你们俩就几乎长在了床上—不过才不是什么不能播的画面。小高总说不动就可以真的静止,迷迷蒙蒙地睡过一个又一个悠闲的冬日午后。他睡着的样子很乖,白白软软的,一点都没有醒着时似笑非笑的撩人样子,反而像一只只会“咩咩”叫的小羊羔。

  不过一般来说,小高总总会先把你骗上床陪他睡觉,然后才会变成小羊羔。你们两只小羊就像睡在云朵上,舒适得不想醒来。

  在不困的时候睡觉是很痛苦的一件事,尤其是大多数时间都不困的时候。但是高杨却好像有魔力一样。他从来都是半垂着眼看你,眼神雾蒙蒙的,又有点挑逗的意思,手臂往你腰上一揽,不知怎的你就和他卷在一床被子里了,然后就不由自主地困了。他身材比例真的优越,肩宽腿长,可以轻易地把净身高177的你搂进怀里,然后进入飘着银色山泉味道的梦。

  当然,在困的时候不睡觉也是很痛苦的一件事。

  十二点半,夜幕深蓝,万籁俱寂,高杨在你身边盯着你,又是一副“你也要怪羊羊吗”的表情。

  他已经习惯了不管什么时候一天睡够八小时就不困的作息,可你没有,所以就算下午刚睡完,现在也闭着眼睛把自己裹成一个卷,不想理会他隔着被子轻轻的触碰。

  “啊呀,”你把他隔着被子揉你肩胛的手抱住,迷迷糊糊地说,“好晚了呀,晚上不睡觉会长痘的。”

  他的鼻息凑过来,打在你脸上有点痒,因为他用气声在笑—啊,忘了他是皮肤好的小羊。你叹了口气,认命地睁开眼。

  “你下午都和我一起睡了那么久了,”高杨的声音带了一点笑一点委屈—这个人哎真的是—他天生就是一副眉眼自带风流的样子,这么盯着你看,就好像你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别睡嘛,我也不睡。”

  你把他的小卷毛揉乱表示不满。

  “你幼稚死了,只有我侄子才会不想睡就把全家都喊醒—”你一边坐起身一边伸手去挡住高哥故意做作的委屈表情,“真的高杨…”

  “可是我想要你陪我嘛,”他把手从背后伸过去抱住你的腰,声音也从背后忽远忽近地传来,“我要你陪我。”

  公寓黑洞洞的,只开了一盏床头灯,灯光晕黄,隐隐约约地把你们的影子投在墙上。

你转头去看他,灯光下他静止时像一尊白玉菩萨一样静止,侧颜完美,眼角带笑,纯真又禁欲,灯光勾出他漂亮的唇形,唇角微微向上,愉悦又惬意。

  美色当前,你当场表演了一个脸红心跳脉搏突突。

  小高总果然不是什么纯洁小羔羊。可是此情此景,你又情不自禁的想喊他“羊羊”,去揉他的脸,他是你一个人的小羊。

  “羊羊,”你心满意足地喊他,突然有点害羞。

我的杨杨啊。

息郎

【弘杨/棋杨】【pwp】西瓜汽水

pwp文学

酒吧文学

搞🐑文学

迫害龚哥文学

预警:三人行,弘杨是xql关系

「你给我点的西瓜汽水其实是酒吧?」 

pwp文学

酒吧文学

搞🐑文学

迫害龚哥文学

预警:三人行,弘杨是xql关系

「你给我点的西瓜汽水其实是酒吧?」 

讨厌直男的咕咕咕

本来都写完了高杨x你,一下sb老福特把我闪退了💔💔💔

再见了您呢,我不写了!(摔桌)

本来都写完了高杨x你,一下sb老福特把我闪退了💔💔💔

再见了您呢,我不写了!(摔桌)

是小狐狸呀🦊
思念是一种 很玄的东西 直白点...

思念是一种

很玄的东西


直白点:想他了

思念是一种

很玄的东西



直白点:想他了

电子炮

【杨棋】亮闪闪

黑色长卷发的女孩涂着黑色上挑的眼线,浓密的黑色睫毛忽闪忽闪,裹着黑绸裙的柔软腰肢在他的手里,他的黑西装被黑褐色的酒液弄湿了,递过纸巾的手指涂着黑色指甲油。

浓郁的黑,深沉的黑,龚子棋喜欢黑色,黑色很酷也很性感,黑色很适合他。

但是高杨觉得,龚子棋更适合亮闪闪。

警告⚠️

注意tag

未成年勿看


链接🔗: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2463431

黑色长卷发的女孩涂着黑色上挑的眼线,浓密的黑色睫毛忽闪忽闪,裹着黑绸裙的柔软腰肢在他的手里,他的黑西装被黑褐色的酒液弄湿了,递过纸巾的手指涂着黑色指甲油。

浓郁的黑,深沉的黑,龚子棋喜欢黑色,黑色很酷也很性感,黑色很适合他。

但是高杨觉得,龚子棋更适合亮闪闪。

警告⚠️

注意tag

未成年勿看


链接🔗: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2463431

轻风以南_Phyan

【声入人心乙女向 当你待在家里超级无聊时】

出不了门了,感觉世界都变朦胧了

那么久呆在家里和你的npy一起吧

国际三禁

🈲️上升蒸煮

内含:郑云龙 贾凡 马佳 黄子 高🐑 

————正文分界线——————

【郑云龙】

    你又看完了一部剧,感觉颈椎有些酸胀,从剧中把脑袋拔出来之后,你突然想起来你还有个叫男朋友的生物,便起身去找他。

    果不其然,郑云龙懒猫一只正窝在被子里刷微博,看到你进来,他拍拍自己胸口。

    “过来。”...


出不了门了,感觉世界都变朦胧了

那么久呆在家里和你的npy一起吧

国际三禁

🈲️上升蒸煮

内含:郑云龙 贾凡 马佳 黄子 高🐑 

————正文分界线——————

【郑云龙】

    你又看完了一部剧,感觉颈椎有些酸胀,从剧中把脑袋拔出来之后,你突然想起来你还有个叫男朋友的生物,便起身去找他。

    果不其然,郑云龙懒猫一只正窝在被子里刷微博,看到你进来,他拍拍自己胸口。

    “过来。”

    你超听话,脱掉鞋和保暖马甲伏在他胸口,郑云龙也不客气,手机随便一丢就搂住了你,带你一起翻了个身侧躺在床上,他把下巴垫在你头顶,大长腿也紧紧把你圈住,迷迷糊糊的声音就像是软软的被褥把你包裹。

    “没事干,就一起睡觉觉吧。”



【贾凡】

     你窝在大花栗鼠的怀里同他一起看电影,剧情进展至平淡处,他晃晃你。

    “我有点想吃蛋糕。”他说。

    你点头附和,并且在他怀里伸展了一下腰腿,亲亲他下巴,央求,“你去拿嘛……”

    他无奈地笑笑,“那你得先从我身上起来啊。”

    你一骨碌翻到沙发另一侧窝好,伸出一根指头指挥贾凡去冰柜跟前取小蛋糕。

    “我要栗茸芝士。”



【马佳】

    家里除了马佳就只剩果冻一个活物了。你看看沉迷和兄弟连麦打游戏的某知名相声美声演员,悲哀地想,顺便使出浑身解数将果冻拎到怀里抱着。

    “啊——我亲爱的大果冻,你最可怜的母亲受到你那不是人的父亲的冷落了,噢我的乖乖,你是不会冷落你母亲的对不对?”你无聊至极,开始大声地用译制片腔聊骚果冻,果冻目光躲闪十万个不乐意。

    突然你感觉你被谁捏住了下巴,被迫昂起头之后发现是没吃上鸡的马佳。

    “怎么了我亲爱的宝贝?你这只愚蠢的土拨鼠居然敢说你挚爱的丈夫不是人?那么现在他就要好好疼爱疼爱你了。”马佳学你的语气说,顺手把你摁倒在沙发上。



【黄子弘凡】

     你挺头大的,和黄子待在一起还不能出门,那一定会吵到你头疼。

     果不其然,当他靠在床背上发现你醒了之后,立刻开始了小男友无微不至的关怀:

    “啊呀宝贝你醒啦?有没有不舒服或者发烧咳嗽?咳嗽发烧可第一时间要告诉我啊,你不告诉我到时候万一有点啥事我也跑不了,啊?有没有不舒服?你快告诉我?”

    你扶额:“有事。”

    他下了一大跳,捏住你的手腕把你的手强行拉开,用自己的手背试你额头的温度。

    你推开他,一本正经:“黄先生你要是再逼逼叨叨我就要被吵死了。”

    黄子弘凡的脸色由白变红,轻轻弹了一下你的脑门。“小坏蛋,你这样我是会担心死的。”



【高杨】

    高杨真不愧是高大爷,不得不呆在家里的时间他完美彰显了自己所谓的佛系养生其实是撒懒的本性。一天天坐在阳光房里晒太阳,音响里总放着某位歌剧大家的咏叹调。

    你抱起猫咪坐到他身边,将脑袋靠在高先生肩膀上,猫咪伸出两只爪子在高杨胳膊上踩奶。

    “嗯?”高先生扭脸看看你,又伸手摸摸猫咪。

    “嗯~”你也用同样的简短回答他,把头再往前伸一伸和猫咪一样求摸摸。

    高先生笑了,认认真真抚摸你脸颊的轮廓,你闭眼享受爱抚,许久,高先生慢吞吞开口:

    “我觉得你宅在家里吃胖了,脸圆了。”

    “高杨NSL!!!”



【突如其来猝不及防的轻风夹带的私货洪之光】

    “锻炼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你把被子裹紧,躺在床上想。

    没了。





FIN



青宸

姑娘

阿黄单性转 

纪念我1.28的五杀 

假小子学生黄×便利店员工羊


高杨也想不明白黄子弘凡到底有什么好的,成天就知道一个傻蹦跶,顶着一头乱糟糟的短发,老远一看那个最欢最草叽的肯定就是她了。长得……还行吧,反正她肯定说不上丑,但也不见多漂亮,倒是英气十足。也是啊,就她那样的,长得再好看也被她自己给糙没了。真是一点姑娘样都没有,穿着打扮,行为做派,甚至长相名字,没有一处像个姑娘。 

越想越嫌弃……直到黄子弘凡出声提醒 

“高杨,你把我叫过来就为了对着我发呆?” 

“咳”盯着对面的黄子弘凡,“你什么时候学校?” ...

阿黄单性转 

纪念我1.28的五杀 

假小子学生黄×便利店员工羊

 

高杨也想不明白黄子弘凡到底有什么好的,成天就知道一个傻蹦跶,顶着一头乱糟糟的短发,老远一看那个最欢最草叽的肯定就是她了。长得……还行吧,反正她肯定说不上丑,但也不见多漂亮,倒是英气十足。也是啊,就她那样的,长得再好看也被她自己给糙没了。真是一点姑娘样都没有,穿着打扮,行为做派,甚至长相名字,没有一处像个姑娘。 

越想越嫌弃……直到黄子弘凡出声提醒 

“高杨,你把我叫过来就为了对着我发呆?” 

“咳”盯着对面的黄子弘凡,“你什么时候学校?” 

“我?我不着急,你找我有什么事?”黄子弘凡低头用指甲磕着面前的咖啡杯。看着咖啡从当中泛起波纹,表面的沫沫随着波纹轻轻浮动,就像是她面对高杨时漂浮不定的心思。 

高杨这个人,很奇怪……他对自己,自己对他,一切都奇奇怪怪的,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说不清楚,谁都不清楚,一直上翘的嘴角扯得黄子弘凡脸有点痛,她想抬手揉揉自己的脸,又怕被高杨发现自己一脸的傻乐呵,想压下欲与天公试比高的嘴角,却又被它越扯越向上。 

“噗”黄子弘凡终于笑出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高杨也松了一口气,刚才他还在害怕黄子弘凡会把自己的脸憋摊了。 

女孩在对面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几次都试着想把笑给憋回去,却越笑越开,索性就不忍了,弯着眼睛傻笑。男生坐在那里,捧着杯子,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摩擦着杯壁,满眼温柔。 

一如当初的街边,女孩撑着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男生站在一边,抱着两瓶冰可乐,抿着嘴角轻笑,看着面前的女孩,满眼温柔。

阳光透过窗子,撒在桌上…… 


今天不麻烦

txt《朝沪旧闻》(全文含全部番外)

评论走链接好像走不了啊,我也不知道咋弄,下一篇发了图应该可以吧

评论走链接好像走不了啊,我也不知道咋弄,下一篇发了图应该可以吧

息郎

【弘杨】热红酒

交换生X留学生

在巴黎,因为我喜欢这个地方。

小朋友tla应该没什么预警,至少目前没有。

有1975

可能会有碧池🐑预警

可能会有车预警

毕竟我是一个pwp选手

-----------------------------------------

那么开始吧

#   

在巴黎留学的最后一年,高杨遇到了过来交换的黄子弘凡。 

得益于学校的协议,黄子弘凡能够住在crous系统的学生公寓里,巴黎第五区,最安全的文化区,一室一厅,独立卫浴和厨房。 住在大巴黎的每天地铁一小时才能到学校的高杨气得牙痒痒。 

巴黎每年都会有...

交换生X留学生

在巴黎,因为我喜欢这个地方。

小朋友tla应该没什么预警,至少目前没有。

有1975

可能会有碧池🐑预警

可能会有车预警

毕竟我是一个pwp选手

-----------------------------------------

那么开始吧

#   

在巴黎留学的最后一年,高杨遇到了过来交换的黄子弘凡。 

得益于学校的协议,黄子弘凡能够住在crous系统的学生公寓里,巴黎第五区,最安全的文化区,一室一厅,独立卫浴和厨房。 住在大巴黎的每天地铁一小时才能到学校的高杨气得牙痒痒。 

巴黎每年都会有新生活动,一方面,留学圈子很小,彼此之间谁都认识谁,在远离故土的异域大陆,小到头疼脑,大到选学校换居留,各种各样的活动和资讯都要依靠华语圈子这样一条重要途径传播,多认识一个人也许在遇到问题时就多一种解决方式。另一方面,欧洲实在是好山好水好无聊。

高杨,23岁的大好青年,身高180+,长了一张自己还挺满意的漂亮脸蛋,每年都要在这种新生聚会上收到一堆弟弟妹妹的微信申请,他表面上不做声,实际上在心里给他们分类。 

长得好看的人自己也是颜控好像是天经地义的事。 反正高杨是这么认为的。 

黄子弘凡其实不在高杨的第一档里,这小孩太黑了,穿衣服又是什么土嗨土嗨的嘻哈造型,高杨在心里吐槽,但表面上还维持着一成不变的笑脸。

今年的新生会他看上了几个别的漂亮弟弟,这次的场地在第九区的一个香水博物馆里,高杨挑了一个角落,让自己上半身靠在墙上,腿看似无意其实有意识地往前伸着,左手在边上的柜台上抽出了一瓶香水随意摆弄,他知道这样的自己看起来很有吸引力,就等那几个漂亮弟弟一会儿送上门来了。 

过来的是黄子弘凡。 

交换生黄子弘凡上来就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高杨的脑袋还没转过来,除了名字,就抓住了几个关键信息,他住在市中心,租金才四百欧一个月,还比自己低三四倍。

黄子弘凡咧着嘴冲着高杨开心地笑。高杨的脑子里却只有四百欧一个月的宇宙中心。 

到最后高杨也没等到那几个漂亮弟弟,黄子弘凡拽着他说话,根本不给他别的social机会。他在美国刚上了一年大学,肢体语言已经有一些逐渐美国化,高杨被黄子弘凡挥舞的手臂挡在整个场馆的角落里走也走不掉,被迫听了一下午完全没有重点的絮絮叨叨。 

高杨终于得以从角落里出来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早知道就不刻意凹造型了,黄子弘凡还意犹未尽,人已经走出去嘴巴还没停,高杨被他讲得分神,不小心踉跄了一下。小孩果然是小孩,嘴巴絮絮叨叨不影响黄子弘凡身手敏捷地一把捞住了高杨的胳膊,“没事吧,要小......”剩下的话终于被他咽了回去,因为他看到高杨抬起头冲着他笑了一下,弯弯的眼角划出好看的弧度,太近了,高杨身上的香水味从他敞开的领口飘出来,话唠小孩的大脑罕见地混乱了一下,是柚子的味道吗?不对,好像是橙子。是他刚才拿起来玩的拿一瓶吗?高杨的手长得也好漂亮。说起来,这个博物馆招牌好像就是那一款。太好闻了,原来高杨是橙子的味道吗。就好像昨天中午在超市买的那个,高杨平时也喜欢吃橙子吗?

......“没事哦,走吧。”高杨的声音响起来,黄子弘凡恍惚回过神。 

“要小心......”他小声地接上刚才的话题。  

 ———————————————— 

黄子弘凡完全不知道事情是怎么样发展到这一步的,现在的他陪着上周刚认识的高杨学长在宜家买床垫被褥,小高学长的行李已经拖到了他的房间,待会从宜家出去,就不再是在地铁上各回各家,而是要一起回到他那个二十平的小studio里。 

他记得一周里高杨学长反复提到他住的地方在大巴黎,每天到学校需要很久,下了课再回到家已经九点半,再自己做饭得到夜里十点才能吃上,有的时候他为了不发胖只能忍住不吃。

这两年不比从前,巴黎的治安急剧恶化,虽然是男孩子,但偶尔学校有事回家太晚心里还是发怵。小高学长反复告诫阿黄,即使是男孩子也最好不要一个人在晚上的大巴黎游荡。黄子弘凡想起来,在第一个周里小高学长带着他参观了好几个巴黎最重要的景点,每一次夜幕降临,街上只剩下不太多的游客,他在繁华的五号线中途下车,留他的漂亮学长一个人坐到终点,再去换成别的线路去往遥远的大巴黎。

这天夜里,国内的群逐渐安静下来,百无聊赖的黄子弘凡点开了小高学长的对话框。

 Lars:小高学长,要不然你把房子租给别人,搬到我寝室来吧[捂脸]

Lars:现在正值开学季,房子应该好租,我这边一个月才四百块,咱俩平摊的话比你合租也要便宜很多。

Lars:巴黎治安不太好,尤其是大巴黎,我在波士顿的时候也是尽量做什么都结伴。

Lars:我一个人住这么大的studio其实有点空,我交换一学期也没什么行李。

Lars:你过来的话我还可以做饭给你吃呀,尝尝我在美国练出来的手艺~[眨眼]

Lars:[猫猫rua脸动图]

Lars:而且你过来我也不会这么孤单,真的很感谢认识你呀学长,就当我帮你一个忙吧。

Lars:[猫猫作揖动图] 

发完最后一个表情,黄子弘凡紧张地把手机塞到枕头下,我在干嘛啊,他想。太突兀了,小高学长能答应吗。

他从床上跳了下来,打开柜子翻来翻去,最后掏出了一个可颂,拆开包装袋啃了两口,索性又从冰箱里拿了一杯牛奶。 喝完最后一口牛奶,床上的手机响了。

黄子弘凡一个箭步冲过去,小高学长的消息浮现在屏幕上。 

漂亮学长:嗯?如果你不觉得不方便的话,可以呀~ 

Lars:不会不会!明天我就来帮学长搬行李吧,今天晚上你先收拾收拾~

Lars:是坐6号线过来吗?

Lars:要不你发个定为我自己google一下康康吧[捂脸]

Lars:定位[捂脸] 

国内的凌晨四点,张超被自己的手机从睡梦里震醒,他气急败坏地解锁屏幕,发现微信有一百多条未读信息,还在不断更新。闪烁的的群消息里,黄子弘凡一个人已经眉飞色舞地讲了二十来分钟了。

-暴富的快乐小❄️-

波士顿巴黎人:真的!我现在太开心了!!!!!!!!

波士顿巴黎人:终于有人陪我玩了,我太无聊了!

波士顿巴黎人:[青蛙乱舞.gif]

波士顿巴黎人:[青蛙乱舞.gif]

波士顿巴黎人:[青蛙乱舞.gif]

波士顿巴黎人:[青蛙乱舞.gif]

波士顿巴黎人:[青蛙乱舞.gif]

星海首富:黄子弘凡你是不是果农大丰收没柿找柿??

波士顿巴黎人:[发起了视频通话,已取消]

方方放暑假:?

波士顿巴黎人:dbqdbq按错了,既然你们都醒了快爬爬楼分享来自欧洲大陆的喜悦!

星海首富:欧洲黑人,把你学长的照片发来,我倒要看看哪个狐媚子把你迷得五迷三道[斜眼]

波士顿巴黎人:lpj你今年代购没了

波士顿巴黎人:[照片]

波士顿巴黎人:我在他朋友圈偷的,真人比这好看一万倍!!! 

张超在心里骂黄子弘凡,明年也不许变白了。他看着屏幕上的那张照片出神。 

屏幕里,高杨弯起漂亮的眼睛对着他笑。    

今天不麻烦

《朝沪旧闻》高杨个人番外

谢谢微博@虫子觉得男人好难画 大大画的民国人设图!鞠躬~

《朝沪旧闻》的高杨个人番外来啦![偷笑][偷笑][偷笑]

本文涉及感情向,但戏份不多。主角戏份多,其他成员有穿插出现。

切勿上升真人!切勿上升真人!切勿上升真人!


《朝沪旧闻》已在微博同步更新,与lof同名。

————————

《朝沪旧闻》高杨个人番外

        1987年台湾解除戒严,重新开放大陆探亲。

.

        此时,他已经是一...

谢谢微博@虫子觉得男人好难画 大大画的民国人设图!鞠躬~

《朝沪旧闻》的高杨个人番外来啦![偷笑][偷笑][偷笑]

本文涉及感情向,但戏份不多。主角戏份多,其他成员有穿插出现。

切勿上升真人!切勿上升真人!切勿上升真人!


《朝沪旧闻》已在微博同步更新,与lof同名。

————————

《朝沪旧闻》高杨个人番外

        1987年台湾解除戒严,重新开放大陆探亲。

.

        此时,他已经是一位古稀老人了。

.

.

        他回了上海,去了复旦大学。感叹着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

        黄子弘凡早已经退休了,作为革命老兵吃着皇粮安享晚年。

        高杨去看了他。

.

        “你好?”

        “你好。”

.

        他们生分地笑笑。

        年少的热血终究随着时间归于平淡。那海滩边追逐打闹的日子远去了,剩下的只有回忆。

        挺好的。

        也没有什么遗憾。

.

.

        他去了鄂尔多斯。

.

        去看了阿云嘎。

.

        高杨对阿云嘎有隐隐的愧意。

        他为自己做了这么多,可自己年少轻狂不明世事,像个小白眼狼似的。

.

        他抚摸着墓碑,看到未亡人——郑云龙,苦笑了一下。

        原来……原来。

.

.

        “你来了。”

.

        “占卦算命,首当廖氏”的旗子随着草原的风猎猎作响。那算命先生头发全白了,朝他笑着。

.

        “来一卦吗?”

.

.

        高杨心如止水地报上了生辰八字。

.

.

.

        “先生释怀为先,往事也不必时常挂念。关心之人自值得关心;得到之人也未免耿耿于怀。”

        “先生一定会长命百岁,也一定会平淡无真。”

.

.

.

        草原那头传来一声狼嚎。

        高杨抬头向远方望去。







注:未亡人,旧时为妇人夫亡后自称,也通指寡妇,同遗孀。

Baek.L

着魔

☞R向/bdsm

☞阴暗向

☞多圈预警

☞不上升真人

☞不喜勿入

_作者心态崩塌的产物_


☞王晰

他依旧是西装革履的样子,就连领带都被熨烫的没有一丝褶皱。

你看着他细长的手指三两下抽出了腰间的皮带,扬手便打在你胸前的丰盈上。力度不大,却足以带动你的感官。

你闷哼了一声,垂下眼眸看着他脚上的尖头皮鞋,咬着嘴唇努力不让口中的声音溢出来。

"乖一点,别咬着嘴唇。"他的指尖捏着你的下巴让你抬起头,低头轻轻吻在你的唇上。"不出声我可是要罚你的,嗯?"

他低沉的嗓音仿佛带着蛊惑的魔力,使得你心跳加速,脸颊发烫。

于是你闭上眼睛,任由他扯下...

☞R向/bdsm

☞阴暗向

☞多圈预警

☞不上升真人

☞不喜勿入

_作者心态崩塌的产物_


☞王晰

他依旧是西装革履的样子,就连领带都被熨烫的没有一丝褶皱。

你看着他细长的手指三两下抽出了腰间的皮带,扬手便打在你胸前的丰盈上。力度不大,却足以带动你的感官。

你闷哼了一声,垂下眼眸看着他脚上的尖头皮鞋,咬着嘴唇努力不让口中的声音溢出来。

"乖一点,别咬着嘴唇。"他的指尖捏着你的下巴让你抬起头,低头轻轻吻在你的唇上。"不出声我可是要罚你的,嗯?"

他低沉的嗓音仿佛带着蛊惑的魔力,使得你心跳加速,脸颊发烫。

于是你闭上眼睛,任由他扯下你身上的片缕,然后用尽爱意高歌这旖旎乐章。


☞高杨

"你哭什么?"高杨依旧是春风和煦的笑脸,一张白皙的脸看着那样的无害。

他低头替你温柔的擦去了汹涌的泪水,温柔的吻在你的眉心。

你隔着朦胧的泪眼,看着高杨因为兴奋而染上绯红的眼角。他手中,正拿着一个玩具的开关。

随着他每一次转动按钮,你的身体都会因此而受到严重的影响,身下春潮一片。

见你这般模样,高杨反而笑得更开心了。他把你搂进怀里,在你耳边轻轻开口,

"求我,我就关掉。"


☞肖战

"我们今天画幅红梅好不好?"

你看着肖战笑眯眯把你搂进怀里,任由手上的低温蜡烛在你身上开满艳红色的花。

"你最喜欢梅花了,我让它开在你身上好不好?"你看着他又不知从哪里拿来了毛笔,在你身上用墨和蜡作起画来。

你本就娇嫩白皙的皮肤,此刻竟成了他的画纸,每一次冰凉的墨汁落在你身上,都会引起你的阵阵颤栗。

就在你不知承受了多久的冰火两重天以后,他终于满意的停了笔。

你被他拉到镜子前,看着他在你唇上虔诚的落下一个吻。

"你真是我最完美的作品。"

星星暂停营业中
20200129 更新客单案例...

20200129 更新客单案例一则

手幅

20200129 更新客单案例一则

手幅

姜山裴珠泫

绝美羊羊!!!🍋

绝了姐妹们!!!🍋


【图源微博cr.】


绝美羊羊!!!🍋

绝了姐妹们!!!🍋


【图源微博cr.】


渝杉

被掩埋的感情.中

    #最近宅在家太无聊了我终于填了#

    *新的线已经出来了!


     代玮瞟了一眼刚进门的高杨,“怎么了这是?”


     高杨没有理会代玮直径倒在了床上。...



    #最近宅在家太无聊了我终于填了#

    *新的线已经出来了!

    

   



   

     代玮瞟了一眼刚进门的高杨,“怎么了这是?”

    

 

     高杨没有理会代玮直径倒在了床上。

    “没成功吗?”代玮撑着脑袋转着耳机线看着躺在床上的高杨。

    高杨揉了揉脑袋说“我感觉张超他...喜欢阿黄。”

    代玮推了推眼镜说“我记得黄子他喜欢张超。”

 


  高杨撑着床垫坐了起来眉头紧锁的看着代玮问“你怎么知道黄子他喜欢张超?”

  代玮点了点头,说“大家应该都看得出来,张超好像也挺喜欢黄子的...”

 

  

   “停。”高杨脸瞬间耷拉下脸来,“我出去一下。”

 


    “好,别干傻事。”

  

   

    



  高杨走出房间看着昏暗的过道。缓缓打开手机向下划指尖停止在某一讨论组上。那是高杨黄子弘凡和张超三个人的群。

   


   离开少儿夏令营后就很少再有联系,三方父母的微信就躺在联系人里很少再聊。

  直到有一天不知道为啥三方父母突然聊起孩子要考的学校,三个人被迫相见了。

    

   

  “哈哈哈没想到啊这么巧!我都快忘记咱孩子是以前夏令营认识的了。”

   


   “我倒还有些印象。”

   “话说啊我感觉你儿子考央音稳的,你儿子聪明又沉稳呢,不像我那儿子皮死了!”


  母亲们源源不断的聊着,许久未见的三个小孩倒显得比较尴尬。


   “呃...那啥,咱好久没见哈哈,你们过得怎么样了?”黄子弘凡挠了挠头发,耳垂上的十字架耳坠晃了晃。

  “我挺好的。”高杨轻微点了点头。

   “我也。”张超坐在高杨对面,看着夕日还是个小小一只的男孩已经长高了好多,最主要的是也胖了好多。但还是挡不住高杨眉目间的清秀。

   “那个你是高杨,你是超超...啊张超对吧?”黄子弘凡左右摇晃着脑袋。


    张超高杨同时点头,黄子弘凡还是没怎么变,和以前一样瘦瘦黑黑的还是有股说不出的社会小伙的模样。

  “你们打算考什么学校?”

  “啊....我志愿填了中央音乐学院,第二志愿上音吧。”

  “我还在看..”高杨抿了口攥在手里的饮料。

   “我想考国外去,我填了伯克利学院不知道能不能考上还是得搏一搏啊!!”张超望着黄子弘凡的十字耳坠越晃越剧烈出了神。


  聊了些有的没的随后又不知道聊啥尴尬的气氛又涌上,三个人干瞪着眼,相比之下家长们聊的倒火热朝天。

   


   临走前三个人互相加了微信好友。

  不知道是谁提议建个了个群,张超就拉了两人。要不是黄子弘凡嘴碎,聊的来这个群可能就一直冷在那。

    后来三个人也渐渐熟络起来。

    

   

   

 



“高杨。”代玮推开门,从房间探出头见高杨没有走远,走到高杨边上手搭在他的肩上靠近耳朵轻轻的说。

    “真假?”高杨难得露出一副失去ai控制的表情,随后加快脚步离开了走廊。

   



  张超思来想去还是想不通最后一天了咋还这么多事,去吃火锅见到他们前打算去楼下便利店散散心转移转移注意力。

  

   张超刚迈进便利店就看见正在付款的黄子弘凡。

  


   “哎,黄子。”

    “嗨,你咋来了?”黄子弘凡收起手机,攥着一瓶某某牌可乐。

  “出来逛逛。”张超被黄子弘凡手里的可乐吸引了注意力,“想喝可乐了?”

   黄子弘凡看了眼手里的可乐愣了愣,咧嘴笑了笑“都怪我们酒店可乐太贵了,放冰箱里看着看着突然想喝了。”

   “哈哈哈哈也是。”

   话题结束。按往常两人也不至于这么明显感受到空气里的尴尬。

   张超还绞尽脑汁想点尬聊话题....



  “欢迎光临”便利店的提示音吸引了黄子弘凡和张超两人,扭头一看是代玮。三个人就这样面面相觑

   “你们还不去吃火锅?”代玮随手拿了根棒棒糖。

     “啊,马上就去了,他们都到了吗?”张超假装看了看表,掩饰掉气氛的尴尬。

    黄子弘凡愣愣的看了一眼张超叹了口气,还是说不出口。


 


    “这么快就来了。”高杨刚一进门王晰就意识到有些急躁的小朋友。

    “晰哥,你怎么知道..”王晰立马打断到“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高杨愣在原地随后沮丧的坐在靠墙的沙发上“那为什么他就是看不出来?”王晰递给高杨一瓶矿泉水坐在床边说“旁观者清,当局者,傻。”


   高杨拧开矿泉水心不在焉抿了一小口。“那哥你觉得他喜欢的到底是谁?”

   王晰嘴角上扬摇了摇头,朝高杨肩膀拍了两下说“现在你和阿云嘎家那姓黄的小子绯闻比较多,不先控制一下?”

  “嗯....阿黄他?”高杨摇了摇头,“我觉得他好像”


   “哈!”周深蹦蹦跳跳窜进了王晰的房间看见坐在沙发上垂头丧气的小辈。“唉高杨你怎么在这?我刚刚还看见超儿和黄子那两孩子在楼下.....聊。”周深天字还没有说完高杨从沙发上起身“晰哥我先走了。”

   

   周深疑惑处在原地“这孩子咋了?”王晰笑了笑说“没事,咱管不了这事让他们自己解决”

 



   

  “那我先去了,拜拜。”

   代玮刚走张超也示意黄子弘凡“我们也去。”黄子弘凡点了点头跟在张超后面。

  黄子弘凡看着张超背影不知道哪里攒来的勇气这次下定决心了。

  “超,等一下我有事和你说。”

   

   张超回过头“怎么了?” 

  黄子弘凡深呼一口气说“张超,我要问你三个问题。”张超眉头一皱疑惑的点了点头,黄子弘凡紧接着问到“你现在有没有喜欢的人?”

   

    张超整个人愣住,脑内转了一圈。喜欢的人....黄子到底想干什么。

 

  “第二个问题,你..喜不喜欢高杨?”

   张超好像突然想明白,黄子这家伙不会以为我还喜欢高杨把自己当成情敌了吧。但是要说喜欢的人...

   “第三个问题........”黄子弘凡注视着张超的眼睛紧张的咬了咬嘴唇慢慢说出“你喜不喜欢我。”

   

  张超脑回路瞬间又被打乱,一切空白随后脸颊缓缓开始发烫,心猛烈的冲撞着胸口像是急切的想要跳出来。


  “我喜欢的人不是高杨,是你。”黄子弘凡攥紧拳头终于鼓起勇气表白了。

  

  张超略显紧张的咽了口水,看着面前前几天还称兄道弟的好兄弟,现在为什么越看莫名的有些可爱。“卧槽不会吧”张超表面看似稳重内心早就火山喷发了

    

   

   


   高杨急匆匆的赶下楼,电梯门刚开看都没看就快步走了出去没看见在电梯门前的代玮,就这样直接撞上了。


  “高杨你怎么了?”代玮扶住眼镜看着面前魂不附体的高杨。

    高杨喘了口气说“等一会和你聊。”在高杨从代玮身侧走过时代玮握住了高杨的手腕。“高杨,他们已经走了。”

   “去哪了?”高杨用急切的眼神看着代玮。“走了我们去吃火锅。”代玮攥着高杨的走走进来电梯,高杨也不挣扎。


   电梯里高杨低头沉默着,代玮叹了口气说“别哭了,纸,实在不行还有我。”


   高杨抬起头眼眶里的眼泪瞬间往外冒,含糊不清的问代玮“为什么..不是我为什么。” 代玮有些心疼的看着面前失去控制的高杨摸了摸他的头用纸擦去眼角的眼泪。高杨攥着代玮的手说“我想喝酒。”



              

                                                                TBC.

                 

Scarlett

梅溪湖哥哥们
扎小啾啾
最好看的是______

梅溪湖哥哥们
扎小啾啾
最好看的是______

长得矮,浓缩的是精华

『图楼』小高杨

盛世美颜,无法自拔


侵删

『图楼』小高杨

盛世美颜,无法自拔



侵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