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高桥海人

10181浏览    335参与
谁知林栖

【J家梦女】kiss cam

随机掉落J家成员!

不懂kiss cam的可以自行搜索!

灵感来源学校戏剧之夜的时候国际部大戏谢幕有个男生单膝下跪给女朋友戴戒指顺便亲了人家的额头!我们的英语老师在边上一直在笑!


【高桥海人 ver.】

被学弟邀请出来看球赛的你万万没有想到,这么一个小破球赛还有kiss cam这种娱乐环节。

看到屏幕上的你和隔壁座学弟你完全是懵的。

学姐,是我们诶!高桥海人指着屏幕,じゃ、失礼します〜

高桥海人小心翼翼地捧起你的脸,然后在一片起哄声中和你十指相扣。

学姐也是喜欢我的吧?平时看起来很天然的学弟眯起眼睛,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

那下次,我让学姐亲回来吧?


【目黑莲 ver......

随机掉落J家成员!

不懂kiss cam的可以自行搜索!

灵感来源学校戏剧之夜的时候国际部大戏谢幕有个男生单膝下跪给女朋友戴戒指顺便亲了人家的额头!我们的英语老师在边上一直在笑!


【高桥海人 ver.】

被学弟邀请出来看球赛的你万万没有想到,这么一个小破球赛还有kiss cam这种娱乐环节。

看到屏幕上的你和隔壁座学弟你完全是懵的。

学姐,是我们诶!高桥海人指着屏幕,じゃ、失礼します〜

高桥海人小心翼翼地捧起你的脸,然后在一片起哄声中和你十指相扣。

学姐也是喜欢我的吧?平时看起来很天然的学弟眯起眼睛,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

那下次,我让学姐亲回来吧?


【目黑莲 ver.】

看到大屏幕上的你和自己,目黑莲扭头看着你。

你局促不安地看着他。

他微微勾了勾唇角主动出击,勾着我的脖子,他呼出的热气全部拍在你的脸上,然后在一片尖叫里面得意洋洋地看着你。

都是正经男女朋友关系了,害怕什么?


【中岛健人 ver.】

被闺蜜带出来看球赛的你不幸的被幸运女神选中。

闺蜜幸灾乐祸地看着你。

不会很冒犯吧?隔壁座的帅哥看着你。

啊,没有……你嘴上这么说,心里想的还是这是我的初吻。

帅哥偏过头来吻你,顺便用手指隔开了你们的嘴唇。

要不要加个联系方式?比赛结束后,帅哥这么问你。


【Raul ver.】

小孩看着屏幕上的两个人局促不安。

大概主办方也没有见过因为kiss cam这么紧张的人吧。

你叹了口气,主动凑了上去,轻轻地将自己的唇瓣贴在他的上。

没想到下一秒你的白切黑小学弟Raul就拉过你的腰加深了这个吻。

没想到你会主动呢,姐姐?


【神宫寺勇太 ver.】

看到自己和一个陌生女孩出现在kiss cam里,他只是挑了挑眉毛,一副有点意外的样子。

不好意思,请问可以吻你吗?

在得到你的许可之后,他低下头吻你的唇,睫毛微微的在抖。

分开后,他略带歉意的笑了笑,你是法学院的那个学妹对吧?

请问可以要一下你的联系方式吗?


【松村北斗 ver.】

看到自己和新谈的男朋友出现在大屏幕上,你下意识地扭过头。

没想到周围打趣的同学们都在喊“kiss him”。

你咬咬牙,搂住他的脖子。

下一秒松村北斗立刻反守为攻,将手托在你的后脑勺上加深这个吻。

一生を一緒にしてくれ。

Kalina

𝐊𝐢𝐧𝐠&𝐏𝐫𝐢𝐧𝐜𝐞 4𝐭𝐡 𝐀𝐧𝐧𝐢𝐯𝐞𝐫𝐬𝐚𝐫𝐲✨

𝐊𝐢𝐧𝐠&𝐏𝐫𝐢𝐧𝐜𝐞 4𝐭𝐡 𝐀𝐧𝐧𝐢𝐯𝐞𝐫𝐬𝐚𝐫𝐲✨

亚里克山

染发膏

1

海的哥哥是大明星,周围的人都这么说。

高桥海人的哥哥叫平野紫耀,几年前上京当了偶像,一出道就获得了很多关注,身边的朋友都羡慕高桥海人有这么一个明星哥哥。“你哥哥一定给你寄了很多礼物回来吧,好羡慕。” 海人的朋友这么对他说。

海很替哥哥自豪,可是他不想要礼物,他只希望能经常见到紫耀。

海总是喜欢趴在电视机前看紫耀出演的节目,他最喜欢闲聊类的节目,就好像自己在和哥哥聊天一样,只不过紫耀回答的答案海都知道。因为海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紫耀的人,海因此很自豪。但是电视上的紫耀和海记忆里的模样有点不一样,海的哥哥一点都不糊涂,总是照顾着海,是一个很温柔很可靠的人。“紫耀是大骗子”,海人......

1

海的哥哥是大明星,周围的人都这么说。

高桥海人的哥哥叫平野紫耀,几年前上京当了偶像,一出道就获得了很多关注,身边的朋友都羡慕高桥海人有这么一个明星哥哥。“你哥哥一定给你寄了很多礼物回来吧,好羡慕。” 海人的朋友这么对他说。

海很替哥哥自豪,可是他不想要礼物,他只希望能经常见到紫耀。

海总是喜欢趴在电视机前看紫耀出演的节目,他最喜欢闲聊类的节目,就好像自己在和哥哥聊天一样,只不过紫耀回答的答案海都知道。因为海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紫耀的人,海因此很自豪。但是电视上的紫耀和海记忆里的模样有点不一样,海的哥哥一点都不糊涂,总是照顾着海,是一个很温柔很可靠的人。“紫耀是大骗子”,海人看到电视里装傻的紫耀总是不满的嘟囔道,但是每次紫耀的节目开播的时候海人还是会准时搬着板凳坐在电视机前目不转睛的看。

海很想念紫耀。

2

前几天紫耀给海打了视频电话,他的头发长长的,海觉得这样的紫耀看起来闪闪发光的,哪怕和一直以来的发型不同。紫耀留头发前和海人商量过这件事,他小时候就很憧憬好莱坞电影里的那些大明星,紫耀在电话里跟海说想留像他们一样的造型,海很开心,因为和海商量的时候紫耀的眼睛亮晶晶的。哥哥小时候的梦想都会实现的,海人这么希望着;不管哥哥做什么海人都会支持他的。

可是海很久没在电视里见到哥哥了。

网上的人说紫耀在家抠脚,海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海觉得他过得不开心。

“海很想哥哥。” 有天晚上海人在电话里哭着这样对紫耀说。

于是那个周末紫耀回来了,他和以前一样微笑着对海张开双臂,海扑上去紧紧的抱住他。

“おかえり。” 海在紫耀耳边小声说。

紫耀用力地回抱了他一下。

3

海拿出放在冰箱里的西瓜,对半切开后递给紫耀。他们把藤椅搬到院子里,捧着西瓜翘着脚,一边大勺大勺地挖西瓜吃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海想起来他们小时候,两个人趴在地板上脑在凑在一起一边挖着西瓜一边看jump连载的少年漫画。和现在的样子好像,海暗自想。

那天晚上海给紫耀做了大阪烧吃。

“明明在名古屋长大学会的第一个料理却是大阪烧吗?”

紫耀没忍住吐槽道,但两个人围着小小的桌子,一边捂着嘴着叫烫一边还吃得很开心。夏天的晚风很凉快,吹得窗外的树叶沙沙作响,邻居家的狗时不时叫个两声,两人头顶的灯光微微晃动着。紫耀托腮看着海吃得鼓囊囊的脸,海好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样一脸满足地边嚼边晃着腿,不知道为什么紫耀联想到海人小时候嘴里含着饼干睡着的模样。

紫耀不自觉地笑出声。

4

晚上的时候海抱着枕头去紫耀房间找紫耀,两人像小时候一样蜷在被窝里面对面傻笑。紫耀在黑暗中摸了到了海的脸,顺手捏脸一把他脸上的肉。

“你在学校里过的怎么样,有没有被人欺负?”

“才不会有人欺负我......我很厉害的,倒是哥哥总把我当小孩。”海抗议似的咂了咂嘴。

海是不会给紫耀添麻烦的,因为海知道紫耀现在是明星,不能再像以前小的时候那样为他出头了。

小时候的海小小的黑黑的,说话声音也很尖,和其他人不一样,周围的小孩都叫他怪物,欺负他,侮辱他。那个时候紫耀总会出现,替他赶走那些欺负他的人,抱紧他,安抚他,替他擦干泪水。从那时候海就觉得,紫耀是这世间最闪耀的星星,是海最想要守护的星星。

所以现在海不想像以前一样给哥哥添麻烦了,海很努力地学习了,也成了绘画部的部长,在学校里建立了威信,东大的第一次测试也过了录取线。

海现在也是很厉害的大人了,所以哥哥也多依靠自己一点吧,海在心里想道。

旁边的紫耀朝天躺着,海看着他,一时两人都没有说话。

“哥哥在东京过的怎么样?”

“过得很好哦”

海看不见紫耀的脸,但他感觉紫耀在撒谎。

“紫耀?”

没有回应,海睁着眼睛躺了一会儿。

“呐,紫耀”

旁边的人还是没有回应

“这么快就睡着了吗”

还是没有回应。海睡不着,他睁着眼睛躺了很久。身边的人的呼吸声没有变平缓。

骗子。

海从背后抱住紫耀,他感觉到紫耀的身子微微一颤。

“紫耀是骗子” 海嘟囔着抱得更紧了一点。

5

海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了,只知道睡着时紫耀还醒着,天已经亮了。身边的床铺是空的,海突然想到了什么坐起来往墙角看了一眼。

还好,行李还在。

醒来的时间太晚了,海爬起来去厨房午饭。他打开冰箱看了一眼,前一天准备的饭团一个都没少。海正想出门去找紫耀,紫耀轻手轻脚地推开门回来了,他看到海的时候尴尬的挠了挠头。海看到他愣住了。

紫耀把自己的头发剪短了。

“海人”

海看着紫耀没说话。

“帮我染个头发吧”

6

紫耀的头发留了大半年了,海不明白为什么紫耀这么突然要发型。

“我差不多意识到大家都不喜欢长发了”紫耀这么解释道。

海没有继续问,只要紫耀做了决定海就会支持他。

紫耀搬了张凳子坐下,海站在梯子后面摆弄着紫耀的头发,就像小时候紫耀站着帮他剪头那时一样。现在两个人的位置却互换了,海觉得有点好笑。

“呐,海。”

“嗯?” 海挤了一些染发膏在紫耀头上,膏体发出一股刺鼻的味道,海皱了皱眉。

紫耀没有继续说话,只是闭着眼睛。海看到紫耀眼角湿湿的。紫耀从来没有在海的面前哭过,他永远都是背着海一个人偷偷哭。

但海都知道,海什么都知道,每一次紫耀哭的时候他都知道,紫耀还总以为自己藏的很好。什么时候可以主动来告诉我啊,海无奈的想道。

“呐,紫耀”

“嗯?”紫耀的声音哑哑的。

海没有回答他。

海想要去东京和紫耀在一起,海会永远陪着紫耀。

海盯着紫耀涂满染发膏的后脑勺想。

亚里克山
【乳酸菌饮料】紫海兄弟向

【乳酸菌饮料】紫海兄弟向

【乳酸菌饮料】紫海兄弟向

陈宴蝶

Battement de cœur-3

*king&prince不良校园pa

*all岸预警

*具体设定见合集第一篇


弥漫着战火的小树林在岸优子的到来有所缓和,她望着身上挂彩的两个学弟,只感到一阵头痛,这是这个月永濑廉和平野紫耀第三次打架了,问理由也只模糊的说,“啊,是为了一个女孩子。”也不说是为了谁,所以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个女孩子是谁,什么样的女孩子才会让他们打成这个样子,一定很漂亮吧。不过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岸优子上前想拉开他们, 平野紫耀却因为岸优子的到来先松开了手,永濑廉因为他的缩手险些摔倒,被岸优子扶住后对视的那一刻他直接红了脸。


心里的夜莺好像奏响了颂歌,虽然只是像柳叶拂过一样轻轻触...

*king&prince不良校园pa

*all岸预警

*具体设定见合集第一篇



弥漫着战火的小树林在岸优子的到来有所缓和,她望着身上挂彩的两个学弟,只感到一阵头痛,这是这个月永濑廉和平野紫耀第三次打架了,问理由也只模糊的说,“啊,是为了一个女孩子。”也不说是为了谁,所以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个女孩子是谁,什么样的女孩子才会让他们打成这个样子,一定很漂亮吧。不过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岸优子上前想拉开他们, 平野紫耀却因为岸优子的到来先松开了手,永濑廉因为他的缩手险些摔倒,被岸优子扶住后对视的那一刻他直接红了脸。


心里的夜莺好像奏响了颂歌,虽然只是像柳叶拂过一样轻轻触碰过,但就好像在空气里接了一个没有吐息的吻,一碰就飞走了。但让他留恋。


见永濑廉发着愣岸优子戳了戳他。岸优子总是很自来熟点称呼所有人,比如她喜欢叫永濑廉廉,叫平野紫耀紫耀,叫高桥海人海人,对大家都是喊名字,却唯独喊神宫寺勇太神宫寺。特别,却又有些疏远,但他们的确是关系最好的。


“廉,你怎么了?”永濑廉这才回过神,用手捂了捂脸,“我没事。”手指却不小心蹭到脸上的划痕,“嘶”了一声。他正想离开,却被岸优子拉住了,“诶?”他正想问学姐你要做什么时,岸优子就伸手抱住了他,然后抱在了怀里,公主抱。


永濑廉在被抱起来后的十秒后意识到这是去医务室的路,但这样近距离接触,岸优子的两只手搭在他的背上和大腿后,垂下的发丝落在他脸上,痒痒的,还散发着淡淡的雏菊清香。永濑廉屏住呼吸,甚至希望时间停留在这一刻。


“廉好瘦啊。”岸优子开口。明明永濑廉比岸优子高出不少,却很瘦弱,这时被岸优子抱在怀里,要不是岸优子散下的长发,大概会有人觉得永濑廉才是那个女孩。“像只小黑猫一样。”岸优子补充,低头冲永濑廉笑了笑。永濑廉被这笑吓了一下,这样挨在岸优子的怀里的确闲的自己很小一个,甚至可以用小鸟依人来形容吧。但好像占到便宜的是他才对。


直到被岸优子放在医务室床上的时候永濑廉都在发呆。不得不说岸优子的手真的有些笨,给永濑廉的脸涂药水消毒的时候没控制好力度,恐怕周围一圈的教学楼都听见了永濑廉的惨叫,要不是伤口太多旁边的老师看不下去了。永濑廉可能真的要在医务室躺一整天。


可以说是甜蜜的痛苦吧。


只是岸优子短时间内也不会知道那个女孩子是她,也不会知道被晾在原地的平野紫耀现在委屈的很。他想了半天都没想明白为什么被抱走的不是自己,直到他嘟囔出声被高桥海人听见。


“是因为平野学长先停手了吧?然后永濑学长差点摔倒被优子姐姐扶住了。”

“而且平野学长你们两个真的打得挺狠的,而且永濑学长挂彩比较多所以优子姐姐才会发现然后带他去呀医务室吧。”

“但是公主抱…!”

“优子姐姐就是这样的人啦,对谁都这样的。”


所以对她吃醋也没用,闹脾气她也不会注意到,归根结底就是把大家都看作是自己的弟弟。


(这次也写的很烂✌🏻,还在寻找其他校园可以写的梗)

陈宴蝶

向日葵

“那朵盛放的、只为我而开的向日葵。”


阳光照在平野紫耀身上,他转过身笑的时候,“他好像才是那个太阳。”这个念头蹦进了高桥海人的脑海里。


好像太阳一样,无法移开目光但又一次次被灼伤。可还是,好喜欢。


看见高桥海人走神的平野紫耀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发什么呆呢,该走了。”高桥海人找回注意力冲平野紫耀笑,“因为紫耀在太阳底下很好看。”以末子的身份说出这样的话,合理又可爱。所以他这么说从来没有被怀疑过有其他想法。平野紫耀揉了揉高桥海人的脑袋,拉过他的手带着他小跑跟上其他人。双手紧握的那一刻高桥海人的大脑一片空白,尽管他知道平野紫耀这个动作没有其他意思,但就是忍不住多想,忍不住的去...

“那朵盛放的、只为我而开的向日葵。”


阳光照在平野紫耀身上,他转过身笑的时候,“他好像才是那个太阳。”这个念头蹦进了高桥海人的脑海里。


好像太阳一样,无法移开目光但又一次次被灼伤。可还是,好喜欢。


看见高桥海人走神的平野紫耀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发什么呆呢,该走了。”高桥海人找回注意力冲平野紫耀笑,“因为紫耀在太阳底下很好看。”以末子的身份说出这样的话,合理又可爱。所以他这么说从来没有被怀疑过有其他想法。平野紫耀揉了揉高桥海人的脑袋,拉过他的手带着他小跑跟上其他人。双手紧握的那一刻高桥海人的大脑一片空白,尽管他知道平野紫耀这个动作没有其他意思,但就是忍不住多想,忍不住的去想,“也许,紫耀也会喜欢我。”


也许注定是一场没有结果的单恋。


每次高桥海人决定放弃的时候,平野紫耀总会做出让他心动的举动,比如那次一起去商场,因为想给平野紫耀听一首很好听的歌,刚开始两个人一起戴一副耳机,后来高桥海人怕影响平野紫耀听歌提出两只耳机都给他。平野紫耀却握住他的手说,“可是这样我就听不清楚你说话了。”


时间在这一瞬间停滞,高桥海人呆愣的片刻平野紫耀把轻轻为他戴上耳机。


“You make it difficult to not overthink, 

你让我轻易就忍不住多想。”


温柔的女声落入耳中,高桥海人控制不住的红了脸。


比如那次大家来高桥海人家玩,平野紫耀在沙发上睡着了,高桥海人路过沙发给他盖被子时被扯住到衣角,被平野紫耀一下拉入怀里时只是轻轻蹭过的吻,和他身上铺天盖地的香气。虽然只是简单的唇和唇轻轻相碰,但对于高桥海人来说那就是一个吻,他们的初次亲密接触。


高桥海人很难相信平野紫耀对自己没意思,平野紫耀亲过他的脸颊,牵过他的手,揉过他的脑袋,平野紫耀…此刻同他躺在同一张床上。


明明是自己的先行邀约,“紫耀今天晚上来我家好不好。”用撒娇的语气说了这样的话。现在通红了脸的也是他。“海人?”平野紫耀望着高桥海人开口,伸出手戳了戳他的胸口。高桥海人不受控制的向后倒去,拽起被子把自己裹了起来开始打滚。


“你怎么了?”平野紫耀带着疑惑的语气开口。


“什么怎么了!还不是因为你!”高桥海人气冲冲的。


“因为我什么?”高桥海人没有注意到平野紫耀语气里的笑意。


“因为太喜欢你了!”意识到自己脱口而出告白了的高桥海人愣在了原地,他睁开眼睛,正对着他的是平野紫耀亮亮的眼睛,他说,“我也是。”高桥海人大脑一片空白,身体却先做出来反应,他们交换了第一个吻。


缠绵、黏腻,充满情欲。


“太阳、我的太阳,在这一刻只为我闪耀。”


“这一刻只为我盛放的向日葵,在日光下熠熠生辉。”


爱意交缠,夜晚潮湿,心也潮湿。

吃饭入场券
应该是。。那什么兄弟向👬 我...

应该是。。那什么兄弟向👬

我喜欢猫狗贴贴😢😢

应该是。。那什么兄弟向👬

我喜欢猫狗贴贴😢😢

liyu养乐多绿推
一点海增🥺是少俱的海人酱哭哭...

一点海增🥺是少俱的海人酱哭哭和增想持ち帰り的梗


被屏了🙄走wb@互联网活死鱼(关键词海增)

一点海增🥺是少俱的海人酱哭哭和增想持ち帰り的梗


被屏了🙄走wb@互联网活死鱼(关键词海增)

CP墙(基友向)
【7187】木村拓哉VS高桥海...

7187】木村拓哉VS高桥海人

日剧《迈向未来的倒数10秒》

7187】木村拓哉VS高桥海人

日剧《迈向未来的倒数10秒》

CP墙(基友向)
【7186】安田显VS高桥海人

【7186】安田显VS高桥海人

【7186】安田显VS高桥海人

CP墙(基友向)
【7185】高桥海人VS坂东龙...

7185】高桥海人VS坂东龙汰

日剧《迈向未来的倒数10秒》

7185】高桥海人VS坂东龙汰

日剧《迈向未来的倒数10秒》

遇华年。

?srds

老福特给取的CP名好怪但是真的好好笑

再看一眼


?srds

老福特给取的CP名好怪但是真的好好笑

再看一眼


颜咫欤

《皇室体测图鉴》

《皇室吃巧克力图鉴》

《皇室体测图鉴》

《皇室吃巧克力图鉴》

海边有家糖炒栗子

一个俗套的故事(下)

  “叮零零~叮零零~”高桥海人按掉闹钟,起床洗漱,“啊一一困死了。”

  “kaito?早上好。”

  “ren~早上好~”

  收拾干净自己的高桥海人回到房间,披上校服外套,“唉?这是?”

  那份情书还安然躺在口袋里,半个夜晚的纠结又涌上脑海,海人下定决心将信丢进抽屉,非常抱歉,但是别人对廉的心思我才不要传递呢。

  大概是那位学姐开辟了全新的道路,时不时有人让海人递情书,但无一例外,全都没有受到任何回应。

  学习很快结束,永濑廉和高桥...

  “叮零零~叮零零~”高桥海人按掉闹钟,起床洗漱,“啊一一困死了。”

  “kaito?早上好。”

  “ren~早上好~”

  收拾干净自己的高桥海人回到房间,披上校服外套,“唉?这是?”

  那份情书还安然躺在口袋里,半个夜晚的纠结又涌上脑海,海人下定决心将信丢进抽屉,非常抱歉,但是别人对廉的心思我才不要传递呢。

  大概是那位学姐开辟了全新的道路,时不时有人让海人递情书,但无一例外,全都没有受到任何回应。

  学习很快结束,永濑廉和高桥海人拥有了不短的假期。

  “kaito一一还没好吗?”

  “马上——”廉要带他去见朋友,穿哪一件好呢?就这个了!

  “ren我来了!”

  “好慢。”

  见面地址约在咖啡店,永濑廉一进门就注意到了两位亲友。

  “这是正门良规,西畑大吾,这是高桥海人。”

  那两个小时里发生了什么,高桥海人已经记不得了,他只是拽着廉的衣角,喝着廉给他点的咖啡。或者说,他只记住了最后那一段没头没脑的对话。

  “ren,就是他吗?”

  廉没有回应,只是在出门前挥了挥手,“下次,在大阪见吧。”

  回家的路上,廉给海人买了一份章鱼烧。

 “我…呜…”措不及防的一口章鱼烧塞进廉的嘴里,只见罪魁祸首睁着大大的眼睛,帮廉擦了擦嘴角,又瞬间没了脾气。

  “真是的…”

  “我们回来啦。”

  “kaito,ren,快来快来。”

  “纳尼纳尼?”海人快步跑到妈妈边上坐下,“是ren!”

  “哈?”廉在妈妈和海人中间坐下,“为什么这些照片会在这里?”

  “看,这是廉2岁的时候。”

  “唉一一好可爱,小小的。”

  “那个时候廉一直哭,半夜醒来也会哇哇大哭,我们还以为是被什么迷住了,专门请的人来看。”

  “ren是爱哭鬼~”

  海人的下巴搁在廉的肩上,弄的他痒痒的,温热的呼吸打在脸上,只要一转头脸就会碰到海人的鼻子,海人的嘴巴。

  “烦死了…”

  玩游戏已经成为晚上的定番,但今天的流程似乎有些不同,高桥海人正弯着腰扫地。

  “ren,抬一下脚。”

  “还没好吗。”

  “玻璃渣太碎了,还要再拖一下”,海人拿起拖把“部长送了我新的游戏,廉去拿吧,就在抽屉里。”

  永濑廉拖着拖鞋,大摇大摆的走进高桥海人的房间,直到海人拖完半个客厅廉还没有出来。

  “ren一没有找到吗”我的抽屉应该没有很乱吧…等等…情书…“renrenren游戏在左边的抽屉里!”

  还是没有回音,高桥海人觉得大事不妙,自己可能要完蛋了,廉才走出房间“找到了。”

  吓死了,但是廉,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

  “什么嘛,这竟然是个恋爱游戏,为什么不去破案先恋爱?”

  “kaito不想谈恋爱吗?”

  “纳尼?”

  “kaito没有喜欢的女生吗?”廉没有转头,但直觉告诉海人,这必须回答。

  “没…没有啦…”

  “真的吗?”

  “真的…我…我下周日有比赛,ren记得和妈妈一起来。”

  廉没有回答,歪头靠在海人肩上。

 

   “今天是周五…”

  “ren!快点整东西,我们要回大阪去!”

  “唉?现在吗?”

  “快定快点,老家出事了,再不回去就赶不上了。”

  “那kaito…”

  “和爸爸讲过了,kaito他来照顾,妈妈先去开车,你快来。”

  没有别的办法,廉只能跟上妈妈的脚步。

  “我回来了一一ren?妈妈?都去哪里了…唉?ren的纸条…”

  家里空荡荡的,只有海人一人,不管他怎么喊,廉都没有跳出来吓他,海人拿起手机,“ren,你们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可是后天…好吧…”

  高桥海人沉默的回到房间,倒在床上,“什么嘛,就这样丢下我跑掉了吗,ren…”

  他就这样静静的躺在床上,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10分钟,可能半小时。依旧没有人爬上床逗他,海人才真正意识到,廉走了。

  晚上是爸爸做饭,一如既往的难吃,还是完全吃不下去。为什么突然不能接受了?明明以前都是都是这样的不是吗?

  正想转头向廉哭诉,却发现旁边空荡荡的,没有某人埋头干饭的身影,顿时感到一阵委屈,ren最坏了!

  比赛就在周日,高桥海人只能打起精神练习,等廉回来了,要把奖杯给他看。

  “最后一个,高桥海人,快去准备。”

  “嗨一一”海人停止张望,廉,还是没有来吗?

  周围的人不停的和海人搭话,他只能微笑着应和,一边等待上场。

  “高桥海人,有人找。”

  “来了!”海人跑到门外“ren!你来了!怎么出了这么多汗?”

  “快去准备,马上到你了不是吗?”廉将自己的帽子摘下,扣在海人头上。

  “那ren在这里等我,不要跑掉!”

  “嗯,快去。”

  或许是因为廉的到来,海人感觉身上充满了力气,就连多日的低气压也一扫而空,成功拿到了第1名。

  “ren!快看快看!我是第一名!”

  “嗯,回家吧。”

  一上计程车,海人就紧紧贴着廉,像怕一不留神了廉就会跑掉,兴奋劲还没过,海人傻傻的笑着,只感觉肩头一重,廉睡着了。

  廉很累吗?海人把他往自己方向拉,让他靠在自己怀里,春天的阳光很暖和,晒得海人直打哈欠,口袋里的手机嗡嗡震动着。

  “莫西莫西~妈妈~”

  “kaito,ren到了吗?”

  “到了!我们现在在回家的路上。”

  “那就好,这孩子真是的,说什么今天是海人的比赛不能迟到,半途下车跑了,手机也打不通,担心死了。”

  “唉?ren是一个人回来的吗?”

  “妈妈现在还堵在大阪,今天肯定回不去了,餐桌那里的零花钱kaito和ren自己拿吧,晚上好好吃一顿,妈妈给你的奖励。”

  “嗨——”

  怀里的脑袋动了动,廉醒了,“是妈妈吗?”

  “嗯!到家了,快下车吧!”

  晚饭是在海人的房间里解决的,妈妈不在的日子,二人决定靠便利店过活。

  “ren,你喝的这个是酒唉~”

  “笨蛋,这是你喝的。”

  “唉??”

  见高桥海人已经喝醉,永濑廉把他拉上床,正准备回房,腰上感受到一股拉力,转眼就被人扑在了床上,海人搂着廉的腰,把头埋在廉的脖子处。

  “ren…我是第一…”

  “嗯。”

  “ren来看我比赛了…”

  “…”

  “喜欢…我最喜欢ren了…”

  “喜欢?是哪一种喜欢?”

  “嗯?哪一种?是爸爸对妈妈的喜欢…”喝醉的海人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真的吗?”

  “真的!”像是为了印证自己说了什么,高桥海人抬头亲了一下永濑廉的唇,“ren呢…ren喜欢谁…”

  “你。”

  “嗯?”

  “喜欢你。”永濑廉亲在高桥海人的唇上,海人呆滞的看着他。

 “ren…”海人凑上前轻吻,见廉没有反抗,重新上前吻住他肖想已久的嘴唇。

  他们笨拙的亲吻,谁也说不清是谁的牙齿咬破了谁的嘴唇。

  “那ren答应我吗?”

  “什么?”

  “交往…”

  “…嗯。”

  次日清晨,高桥海人伴着宿醉后的头疼醒来,发现他们以一种极其暧昧的姿势抱在一起。

  “早上好,kaito”

  昨晚记忆逐渐回笼,看着廉嘴唇上的伤,海人害羞极了,将脸埋在廉脖子处。

  “早上好,ren”

  

  多年后再谈起这件事,海人十分好奇,“ren是什么时候动心的呢?”

  “…很久以前,很久很久以前。”

  永濑廉赶走了欺负高桥海人的人,高桥海人赶走了永濑廉的孤独。




  很好,海宝以后可以光明正大的拦截给他哥的情书了。

  大家不要学海宝宿醉,除非你们也有廉廉。



  

颜咫欤
世界一番廉吹还得看gxh

世界一番廉吹还得看gxh

世界一番廉吹还得看gxh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