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高等代数

2961浏览    40参与
一口樱桃

【高代】深蓝色的海

*根据真人真事改编 

*同性可婚 


@喵七七七七七七@紫竹林雾@湫兮


我不明白,为什么呢? 


我记得吧,是我记得,我高一跟他明明没有任何交集,甚至是交作业都只是一句“交作业”的事,我始终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和他有交集。就是这样。 


“代玮,我跟你讲哦……” 


我他妈听你讲个屁。 


〈1〉 


你好我叫代玮,梅市一中高二学生,成绩极其稳定,不会跌出...

*根据真人真事改编 

*同性可婚 

 

 

 

@喵七七七七七七@紫竹林雾@湫兮




 

我不明白,为什么呢? 

 

 

我记得吧,是我记得,我高一跟他明明没有任何交集,甚至是交作业都只是一句“交作业”的事,我始终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和他有交集。就是这样。 

 

“代玮,我跟你讲哦……” 

 

我他妈听你讲个屁。 

 

〈1〉 

 

你好我叫代玮,梅市一中高二学生,成绩极其稳定,不会跌出前二十也不会进到前十五的人,长得一般唱歌也就凑活事,朋友不多,地理课代表当的非常高兴,原以为高中生活就这样走到头到时候上一个音乐学院,但还真没想到能有这么一出。 

 

“你妈来接你吗?”我站在校门口转圈找着好不容易才能接我一次的妈妈。他拍了一下我的肩膀问我。 

“是啊。”我回答的迅速,“叔叔您好……” 

“诶你用我手机打吧。”他把老年机放到我面前,点亮屏幕。 

“啊?你怎么上学带手机啊?”我推推眼镜。 

“我妈跟老师说了。”他晃晃手中的老年机,“你用吧。”我接过手机给我妈打电话,我这时候要说一下我不是妈宝,她几年没回来今天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说好了要接我的。电话很快就打好了,我呆在文具店等她,看着他在挑笔。 

 

然后我偶然看到他手机里有我妈的手机号。后来就更不知道他怎么有我手机号的了。他只能用短信给我发消息,我甚至刚开始被突然蹦出来的消息吓一跳。 

 

“嗨,是我。”我正写着作业手机突然就响了。 

 

后来他说看不透我,我说谁都不会让别人看透的,他跟我讲我自习时候的眼神,但那个时候我在构思我的歌词;他跟我讲说我长得好看,可我妈还有我哥从小就说我长得难看,告诉我想要出人头地一定要有本事,我说我学习不好,他跟我讲在这个学校这个成绩不错了,我说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中秋放假的时候我难得没去上课,窝在家里听歌,他又来了消息。 

——你现在有时间吗? 

外面下着大雨,我的脑子随着一点点变大的雨变得迟钝。 

——有啊。 

——能一起去看电影吗? 

是听了老师的劝告吧。 

“你们不要一天天总窝在家里啊,我听现在有个电影不错你们年轻人要多出去走走,几个孩子出去看场电影,别看那些没用的……” 

——行。 

——那你找找有什么你想看的电影?我妈这边发了好多张电影票。 

——嗯。 

 

后来没去的原因是他妈妈竟然要跟过去,我就想说这年头他都这么大了还能有什么事。 

 

——我妈说要是我和唐去她不跟着跟你去就得跟着。 

——放心,我能把我妈搞定。 

忘跟你们说了,唐是隔壁班很优秀很优秀的一个女生,他们两个都是班长。 

 

何必跟看不上自己的人交谈。我骗了他,我说我妈从家里阿姨那里知道我这段时间去唱歌的次数有些少了,要让我去老师那里。 

 

——怎么搞定你比搞定我妈还难啊…… 

——对不起啊…… 

——没事。 

 

后来这事我也没跟我哥说,教他听见了最后准要告诉我好好学习,这就是学习不好让人家瞧不起。我不想听他磨叨我。 

 

再后来他妈妈知道我了,主要是他跟他妈妈说想要跟我去西藏,我跟他说过我自己去过好多地方。他为了能跟我去西藏在他妈妈面前说了好多好话,但是最后被他妈妈说了一句:吹什么牛呢,酒店不让住小孩。 

 

我上初一的时候自己去的北京,那时候没有我妈没有我爸我差点被人抢了钱包在火车站急得要哭,因为票买晚了晚上十点站在火车上根本睡不了觉……凭什么这些放到你这里就是吹牛,凭什么啊。 

 

就凭我学习不好。 

 

〈2〉 

 

再来他换到我后面,跟我上同一个选修课,中午吃饭他会坐我旁边,班级的同学开始传我们俩。我刚开始觉得没什么,他也也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他的,除了一些他的追捧者的讽刺之外没什么不好的。 

 

再后来我换座,他妈妈跟老师交流,我被他妈妈找,他在他妈妈的监视下与我对话,最后让我发现是他妈妈在试探我,从那以后我不敢把他当成我的朋友了,直至那时我还是把他当朋友。 

 

——我问你你喜欢我吗? 

——那肯定是喜欢的啊。 

 

…… 

 

又是争吵,他们看不上学艺术的。本来就没什么朋友被他这么一搅更是什么朋友都没有,从那次争吵过后他开始对我施以报复,当全班同学的面讽刺我言语攻击,然后煽动全班人来孤立我,我还是把他当朋友我说你能不能管管他们。 

 

“哦,他们怎么了?” 

我最终什么话都没说。 

 

“你干什么啊?”我看见有个人被拉住,那好像是高杨吧。 

 

哗!门上的水桶倒了把我从头到脚浇了个遍。 

“好好洗洗你那个脏身子,还他妈学艺术呢,你都脏了艺术!” 

 

然后我听到全班的哄笑,我看向他,我看见他低下了头捂住了嘴。身后来的高杨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然后又把我拉到厕所。 

“我昨天衣服忘带回家了你拿去穿吧。” 

 

真的他是神仙吧…… 

 

我跟他讲说,你以后的桌布我都洗。高杨起先还挺不好意思的,说这成什么了。我把他桌布拿下来放进书包,跟他说。 

“报恩。” 

我看见他笑了,我好久没看见过别人的笑脸了,家里阿姨身体不好,除了给我做饭洗衣服做家务就没在跟我过多交流,哥哥也跟妈出国去了,我没人可倾诉,再说这该怎么倾诉。 

 

〈3〉 

 

这些事过了得有几年了?高杨记不清了,他的记忆随着时间被冲淡,但他不想忘,怀里的老不死还在蹭着他的手。 

“你俩,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高杨把腿边的猫儿抱到自己的腿上。风吹来了,吹来蓝色海上的风,海上没有春天,夏天也来得迟了一个月,海洋太苦了,他也是。 

 

高杨,你来看它啊,好可爱。 

 

你不是猫毛过敏吗? 

 

我真的喜欢它啊。 

 

高杨又去给猫洗澡了。那猫没名字,高杨不敢取,一是不敢取二是为了代玮。 

“高杨,等有空咱俩找个好地方给他安家,再顺便取个名字。”高杨甚至清清楚楚地记得他当时蹲在地上跟他说这句话时眼里的星光点点和身上被画的乱七八糟的校服,他多好啊。 

 

 

他明明都记得很清楚都有谁欺负过代玮可是他不敢说,他看着代玮一点点走向大海他却拉不回来。看吧,又开始了。 

“代代过来啊哈哈哈!”这傻子怎么就这么听话呢。高杨坐在座位上看着代玮走向人群里。 

——哗! 

红墨水被人泼到代玮的脸上,他看见代玮就只是抿着唇,眼里都不甚有怒意。他摘下眼镜拿还算干净的袖子抹了抹脸。高杨觉得他应该打回去的,可是这不是他的事。他以为自己坐的心安理得,却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被搅得看不下题了。他又看向窗外希望这场聚众调戏赶紧结束。 

 

他清楚代玮的事,他就坐在代玮旁边,他明明一直都很清楚代玮跟谁说话都很像撒娇,他并没有像他们说的那样,什么骚的啊,他跟谁说话都这样的啊。可他为什么不说,他不知道。他敢给他干衣服不敢给他解释,他敢接受代玮给他的好意他不敢还给代玮好意。他就是个垃圾。 

 

大海离得太远了,于是发出悲鸣,他呜呜地叫着,却也是不作为。他忘记了吗?没有,他记得很清楚,很清楚。高杨,洋,他像大海,进不来,只能看着困在苦痛中的人伪做轻松,他什么也做不了,他没有大海那颗柔软的心,他不会为了那些人哭泣。他没有心。高杨在自嘲。 

 

他多想他没有看到那篇日记。 

 

“今天,高杨跟我说,要做我的星星……真好啊。” 

“高杨说他会一直在,他真好。” 

“那只白猫要有家了啊……” 

 

高杨不敢再看了,滴落的水珠洇湿一小片纸,上面的字花了,高杨在这一笔一划中看到了代玮的脸,那个戴着眼镜温柔的少年。他明明,能有一个很好的未来啊…… 

 

〈4〉 

 

那天大海没有伤心,因为那天墙角的白猫要有家了。 

 

“高杨。”给我洗桌布的他叫住我,然后我闻见跟他一样的雏菊香,“我们去看白猫……”那件白衬衫曾经每个晚上都会出现在高杨的梦里,叠得整齐,却没有熟悉的花香。 

高杨忽略了他的一切不安,一句简短的回答解决了所有。 

 

“走吧。”我揽过他的肩。 

 

墙角的白猫一看就被人照顾得很好,没有一丝流浪猫的样子。天上下起毛毛雨,把代玮的镜片打湿,高杨把代玮盖在身下,他看见代玮把自己身上的白衬衫脱下来包在了白猫身上。 

“它又不会冷。”高杨像个小孩子,天真地戳戳代玮。 

“它的心会冷的,因为没有光照得到它。”天上的风吹的猛,把一大片乌压压的云都吹走了,打在耳朵上却是温柔了许多。 

 

就像代玮一样。 

 

高杨看着代玮细嫩的手腕心想,这么温柔的男孩子为什么有人要欺负他呢?高杨和代玮靠在比他们年龄还大的石砖上,看着转晴的天,淡白色掺着蓝,是希望的颜色。 

 

“高杨……”他轻轻地抱起白猫来,“有光了。” 

“我想看星星。”他握紧了拳在眼前用力挣开,“可这是烟花啊……” 

高杨像是在嘲笑代玮这样天真的样子,又像是在为这成长道路上一点点丢失的天真所惋惜。代玮跟着他一起笑,他不知道为什么要笑,他只是因为怀里的猫儿太不乖了弄得他痒痒。高杨真的好喜欢他笑。 

“高杨,你说,我还能看到星星吗?”城市里没有星星,他已经度过了几千个没有星星的夜晚。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再挺过多少个夜晚。 

“能啊,怎么不能。”然后他看见代玮的手在空中瞎比划。 

“就我总觉得我看不到星星了,没有人懂我。” 

“他们总是觉得我是那种……就是那样的人。”他还在解释,“就是我没有你们那样的星星了。” 

 

我想要一片澄澈的星海。 

 

他看见了那片深蓝色的海汹涌地冲向他,他溺在水中,他奋力地想冲出把他包裹住的海水囚笼,他想抓住那只温柔的鸟,让他和他一起生存。 

 

于是他心里腾升出童年立下伟大愿望的冲动,跟代玮说:“我会做你的星星啊。” 

 

海水回了家,回到属于他们的地方了,他看到代玮的眼里不再是无尽的深渊,那里有了星光,有了高杨,有了那只白猫。 

 

他答应他说他们会给白猫安家,以后白猫两个人轮流照顾,他会跟代玮考去同一个城市,他会给代玮做钢伴,他会给他一片澄澈的星海…… 

 

他答应的迅速,也违背的迅速。 

 

〈5〉 

 

“高杨,这不关你事,松手吧。”他又来了,代玮也不清楚他到底怎么招惹他了,因为不喜欢他吗?代玮看向高杨,他抱了那么大的希望在他身上,那个说会给他一片星海的人,他会来帮他的吧。 

 

高杨那一刻只觉得海水漫过他的脚踝,可他却没有感受到危机,那是代玮的求救信号,他永远忘不了最后他松开代玮的手代玮看他的眼神,他好像也像是料到了一般,对以前自己抱有的可笑的希望自嘲,他在说你看我多傻啊,也太容易相信你了。海水在那一刻暴涨,咸腥的水冲进他的口腔,他的鼻腔,冲进他的身体里,随着他的血管流进他的心脏要置他于死地,他不顾一切的奔跑,跑到没有代玮没有同学的地方去了,可他怎么也逃脱不出那片海,怎么也忘却不了那双温柔至极的眼,他在最后一刻都是告诉自己你快跑吧别回来了。然后他为自己的天真买单。 

 

 

高杨拿到代玮家里的阿姨给他的日记本和一些代玮生前的物品,白花花的病历本实在是刺眼,他把别的什么东西的啊小心地放好,然后打开龙飞凤舞地写着代玮名字的病历本。他被贴在扉页的星星贴纸戳中笑点,然后他笑着笑着就哭了,一个对生活充满希望的人啊,连病历本都那么向生。他那么向往漂亮的星星,他也答应过要给他一片澄澈的,只属于他的星海,可最后还是被他毁掉了。 

 

“同学你好,我是代玮的哥哥,很感谢你在代玮生前帮助过他,他一直都很感谢你……”高杨后面的话听不清了,他捧着手机掩面痛哭,他拿着代玮最后的那一页病历,上面抑郁症三个大字刺伤了他的眼,眼泪簌簌地往下掉,他不敢把电话离得太近,他怕让代玮的哥哥听见。 

“最后希望同学你也能够拥有一片光明的未来,一片澄澈的星海。” 

 

手中的手机滑落,高杨倒在地上,痛哭不已。 

 

我没有澄澈的星海了,也没有光明的未来了,我只想要你好好的,代玮,你回来啊…… 

 

高杨,你怎么了,猫儿不乖了吗?我来帮你吧? 

 

海水无情地覆上地上的泪人,腥咸的海水闯进高杨的躯体,悲伤的气味呛得人发昏,呛得高杨泪流不止。 

 

高杨,不要哭了,离开这片海吧,去找那片澄澈的星海吧。 

 

一切又重来,高杨再一次被困在深蓝色的海水囚笼,可是没有那只温柔的鸟儿陪他共同呼吸。 

 

〈6〉 

 

老不死的也是有尽头的,高杨发觉今天猫儿异常听话,他去揉它的脑袋它都没有恼。 

 

你也要去找他了啊,去吧。 

 

高杨最后一次摸猫儿的头,看着它在他的怀里离开这个人世。关于代玮的最后一丝留恋也随它去了。 

 

海水溺死他了。再也没有了希望,没有了澄澈的星海。






END.




—————————————————————



这一学期的真实写照,希望下个学期能好一点吧……

今天高代数学分析了吗

期末来了,wsl

好的,高代阵亡。@能不能给我七分???

好的,高代阵亡。@能不能给我七分???


疯兔子
求一个数学专业的朋友!有偿线上...

求一个数学专业的朋友!有偿线上答疑!可按题记!一题一次的钱!要高等代数OK的,加我微信wxid_tsd7zyg4jrhv22

求一个数学专业的朋友!有偿线上答疑!可按题记!一题一次的钱!要高等代数OK的,加我微信wxid_tsd7zyg4jrhv22

绛

字帖写完啦😌

慢吞吞傻fufu看常微分

补完了高代笔记🧐

背好疼的一天😣

字帖写完啦😌

慢吞吞傻fufu看常微分

补完了高代笔记🧐

背好疼的一天😣

Foxanne

【高数线代|羔羊×代代】亲爱的伊可

一直以来都想给《亲爱的纳西索斯》一个光明的尾巴,但愿这篇文章可以如愿以偿。纳西索斯和伊可,代代和羔羊,某种意义上的故事新编,算是填补了儿时读希腊神话对纳西索斯和伊可悲惨命运的遗憾。但愿,我们都爱有回声。(回声,echo,伊可)


Chapter One

       伊可,美丽的山中仙女,爱慕着纳西索斯。

       她在幽静的山林之中徘徊,忧郁而轻柔的声音在山谷中回荡。无论是何人对她呼喊,她都只重复对方的话语,从不作自己的回答。...

一直以来都想给《亲爱的纳西索斯》一个光明的尾巴,但愿这篇文章可以如愿以偿。纳西索斯和伊可,代代和羔羊,某种意义上的故事新编,算是填补了儿时读希腊神话对纳西索斯和伊可悲惨命运的遗憾。但愿,我们都爱有回声。(回声,echo,伊可)

 

Chapter One

       伊可,美丽的山中仙女,爱慕着纳西索斯。

       她在幽静的山林之中徘徊,忧郁而轻柔的声音在山谷中回荡。无论是何人对她呼喊,她都只重复对方的话语,从不作自己的回答。

       但当人们唤以“爱”时,伊可默不作声。

       伊可没有得到过爱,爱没有回声。

 

Chapter Two

       国内时间凌晨三点,羔羊在朋友圈里分享了一首王欣版的《让她降落》,坐标维也纳。

       既含蓄地向熬夜默默关心他的好朋友们报了平安,又帮晰望村宣传了巡回村民音乐会,聪明羊羊对此十分满意。或许还能让那个人吃吃醋呢?

       别痴心妄想了,他摇摇头,那可是有夫之夫。

       国内时间凌晨五点,代代收到了羔羊的微信。

       “骗子!”羔羊的愤怒溢于言表,然后火速拉黑了代代。

       此时距离代代睡下才过了两个钟头。他小心地守着朋友圈,看到羔羊平安降落的消息才安然入睡。不过他似乎对羔羊分享王欣的歌有些不满,默默地打开唱吧下载了《让她降落》的伴奏才睡的。

       “砰砰砰”黄子敲响了代代的门,那阵仗活像是上门讨债的。然而,他耷拉着脑袋,懊悔着自己言多必失,抱着一大堆零食来向代代负荆请罪了。

       原来羔羊早就察觉到了黄子的不对劲,借机套出了代昱假婚的真相,并且成功地误会了。

       黄子给代代看了羔羊发给他的最后一条消息:“何必呢?讨厌我就早说,我自己会走。”

       代代这才注意到自己被拉黑了,欲哭无泪。

       黄子连连承诺,一定会负责到底解释清楚还他清白。

       可代代先知先觉这事恐怕有越描越黑的倾向。

 

Chapter Three

       别说,黄子的泥石流式洗地方法还有点管用。过了几天,代代又重新把羔羊加了回来。

       就是有点怪怪的,究竟哪儿怪呢?就是羔羊不和代代说人话了,无论代代跟他说什么,他都只重复代代的话语。

       “我都说清楚了的呀,但是呢,羔羊啊有没有认真听呢?这个嘛,这个,就不太清楚了。”黄子信誓旦旦地表示自己已经把前因后果都解释给羔羊了,并且向代代展示了自己给羔羊发的数十条平均时长一分钟的语音。

       “哎。”代代发出深深的叹息,脸因为缺少睡眠变得惨白。

       “诶,代代,把手机给我一下。”黄子灵光一现,打开微信给羔羊发了句“我喜欢你”。

       代代接回手机,脸色突然变得红润起来,那是血伴着怒气汩汩地往头上冲,“黄了皮几,你!”

       “你不是说你发什么他回什么嘛。我帮帮你!”黄子嬉皮笑脸地光速溜回房里。

       心存侥幸或许羔羊还没有看到那条消息,代代想撤回,却发现已经超过三分钟了。他在输入栏里打出一行行解释的话,又删掉,总觉得说什么都不合时宜。

       然而,羔羊依然在朋友圈遛弯,却仿佛没有看见似的,并没有像之前一样把相同的话回敬给代代。

       代代一周七天都在想这句唐突的话,解释的话也是打了又删。

       直到代代第三十三次在输入栏打字,羔羊突然出了条消息,“第三十三次正在输入中了,我都等累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Chapter Four

       何止是心跳漏了一拍,代代心跳都快停了。

       “我怎么回啊?”代代急忙询问黄子,“你搞出来的好事,你得负责。”

       黄子倒真没有什么情场经验,含含糊糊道:“哎呀,这个嘛,遵从你的内心。”

       代代认认真真地思考起来,从东方到西方的情诗都想了个遍,还是决定用最平铺直叙的话语。

       “对不起,骗你结婚是为了让你安心学习。还有,那句我喜欢你,是真的。”代代狠下决心按了发送,心惊肉跳地关了微信,生怕下一秒自己又把这句话撤回了。

       十分钟后,他才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羔羊还没回他。

       第十一分钟,羔羊说:“这些话,我想当面听你说。给我开门。”

       代代有些诧异地打开了门。

       羔羊,如假包换的羔羊,此刻就站在他的眼前。

 

Chapter Five

       其实,这一切都是羔羊设的一个局,骗的只有代代一个人。

       那天羔羊确实去了机场,但是由于维也纳极端恶劣天气,航班取消了。想着不会等几天,就找了间附近的民宿住着。

       等维也纳乌云散尽的日子里也没闲着,他和黄子打亲情牌,不仅让他把事情原委全盘托出,还拜托他做自己的助攻,就差没写出剧本让黄子去演了。

       凭着对自己的自信和对代代的了解,羔羊完全明白了代代的心思。感动又心疼,但是对代代骗他这件事,他还是很生气。得想办法捉弄他一下,羔羊想。

       那条安全降落的朋友圈,事实上仅代代可见。为了不露出破绽,羔羊还是算着时间发布的。凌晨三点,代代却秒赞。这一点足以让他嘴角疯狂上扬了。

       然后他和黄子一唱一和地执行起了计划:

       第一步,羔羊拉黑代代,无视他的好友请求;

       第二步,羔羊接受好友请求,不和他说话,无论代代发什么消息都复制一遍回给他;

       第n步,……

       代代肯定不会知道,黄子那几十条平均时长一分钟的语音其实全都是空白的。

       还有黄子皮那一下,帮代代给羔羊表白,其实羔羊自己都慌了。一次次的“正在输入中”,一次次的没有任何结果,聪明如羔羊都不知道代代在想什么。

       情场上的事,最是当局者迷,而旁观者也未必清。

       好在双方都省视清楚了自己的内心,并且勇敢地迈出了那一步。

       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维也纳机场紧急封闭取消,新航班马上就会安排上。

 

Chapter Six

       羔羊猝不及防地出现了。

       在代代此前的二十一年生命里,幸福又不真实的感觉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强烈过。

       直到眼前的羔羊双手缠上他的脖颈,微微扬起脸。他那双平日里像小狐狸一样亮晶晶的眸子轻轻地合着,显示出好看的微卷的睫毛。代代紧紧地搂住羔羊,仿佛这辈子都不想再撒手。

       代代俯下头正对上羔羊柔软的嘴唇,他心慌意乱地咽了咽口水,还是害羞地揉乱他的顺毛,想让这个吻落在额头上。羔羊却出其不意地踮起了脚,迎上了这个差点落空的吻。这一切自然而然,无可回避。

       爱恋中每一个瞬间,都可能就是一生。

       和心上人在一起,时间仿佛可以无限延长。再手拉手逛一次黄兴路步行街,再排一次茶颜悦色等一杯你最爱的幽兰拿铁,再一起去看一场橘子洲头的斑斓烟火,再欣赏一次梅溪湖的音乐喷泉……好了,时间到了,去机场吧。

 

Chapter Seven

       北京时间中午十二点。

       “现在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代代说,“你要先听哪一个?”

       维也纳时间早上六点。

       羔羊打着哈欠:“好消息。”

       代代:“那个,学校最终决定让我去维也纳做为期一年的交换生。”

       羔羊:“哇,你什么时候来。”

       代代:“噢,这就是坏消息了。麻烦你十小时后来机场接下我。”

 

Chapter Eight

       伊可再次低飞过纳西索斯沐浴的湖泊。

       纳西索斯望着伊可曼妙又轻灵的翩跹丽影,渴盼着听见她忧郁又轻柔的空灵之音。

       他爱她良久,终于挣脱了自傲的壳。

       她爱他良久,发现自己不再对爱闭口不提。

       “我爱你”是他的诉求。

       “我爱你”是她的回应。


Foxanne

【高数线代|羔羊×代代】亲爱的纳西索斯

谨以此篇献给室友line里一对像白月光一般一望而皎然的温柔少年。后续内容请移步《亲爱的伊可》。(这是对着羊羊和代代祈福,然后裸考高数线代过了,激情之下的产物。逻辑可能不太连贯,因为高数成绩出来后写了一段,现在线代成绩出来了在写后半段。)


Chapter One

       纳西索斯,河神与林间仙女之子,美貌摄人心魂,独爱顾影自怜。自身的美艳让他无法爱上别人,抱守湖中的倒影孤寂百年。


Chapter Two...


谨以此篇献给室友line里一对像白月光一般一望而皎然的温柔少年。后续内容请移步《亲爱的伊可》。(这是对着羊羊和代代祈福,然后裸考高数线代过了,激情之下的产物。逻辑可能不太连贯,因为高数成绩出来后写了一段,现在线代成绩出来了在写后半段。)

 

Chapter One

       纳西索斯,河神与林间仙女之子,美貌摄人心魂,独爱顾影自怜。自身的美艳让他无法爱上别人,抱守湖中的倒影孤寂百年。

 

Chapter Two

       代代最近总是陷入一个荒谬的梦。

       夜晚的梅溪湖无风无浪,梦境那端的他披着一身的月色站在湖边,静默地观望着银尘均匀铺撒在湖面上。他俯下身,湖面上倒映出一张干净清秀的少年的脸,还带着温柔的笑意。

       当意识到那张脸不属于自己,他吓了一跳,伴随着莫名的心悸从梦中惊醒。可是每次醒来,他都会忘记湖中少年的模样,但总能由衷地道一句“他真漂亮”。

       睡意被惊吓冲退,代代缓缓地从床上坐起来。从床头柜上小心翼翼地摸到眼镜戴上,他捧起一本书,想确认羔羊是否已经熟睡了再打开床头的小灯,侧过头去猝不及防地闯进了他的眼眸。

       “抱歉,原来你醒了。”代代轻轻地说着,微微眯眼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

       羔羊睡眠很浅,估摸着是早就醒了。听到代代的呼吸突然变得很重很急,他就一直窝在床上,担心地侧头望着代代的方向。

       “做噩梦了吗?你刚才……我也不敢贸然叫醒你。”

       “嗯。”

       察觉到代代的回避,羔羊便没有再多问。他微合上眼,忘了摘掉眼镜,却感到鼻梁一轻,有人帮他完成了这件事。

       是代代的手温柔地拂过他的脸颊。

 

Chapter Three

       代代在琴房练了一整天的歌,这首《Luna》很难,他又要兼顾男低音和男中音,但他很喜欢。月光从落地窗透进来,静谧平和,让灵魂超脱肉体与月神交往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他是个温柔内敛的孩子,从小到大多少年的心声多半自我消化了,多少秘密只能在夜里与月神共享,又转念一想,还好有个偏偏习惯秉性都像自己的小室友可以谈感想,他的存在似乎也与月神的模样重合了。

       竞演迫在眉睫,他显然对自己的表现还是不太满意。但快到午夜了,羔羊依然优雅地坐在休息室等他。

       代代叹了口气,让羔羊先走了。转头练歌前,他长长地撇了一眼羔羊和黄子有说有笑离开的背影。

       羔羊似乎最近和黄子走得很近,坊间也在传弘杨的事,老云家和晰望村的联姻大概是众望所归,但还是不少想攀附黄子家境、贪慕羔羊美貌的人急红了眼。

       可代代知道这不是真的,但是和黄子在一起时羔羊脸上那种同自己相处时从未有过的张扬笑意骗不了人。自己还在小心翼翼地维护着和他的关系,黄子却能和他肆无忌惮地开着玩笑了。

       有多少次羔羊说抱歉和谢谢的时候,他都想告诉他,“我们都这么熟了,就不要再说对不起和感谢的话了。”又害怕羔羊的回答是并不觉得他们已经很熟。突然怀念那次懒得起床,羔羊把烧烤送到嘴边让自己吃。当时感觉心跳都漏了一拍。

       这仅仅是因为他和自己很像,还是因为他就是羔羊呢?代代自己说不清楚,所幸也没有其他人看出来这份不清不楚的感情。

       可是代代没有听到的是,羔羊分明是在对黄子说:“来这里的第一天就意识到我的小室友有多好哈哈,一起夜宵一起熬夜,半夜一起吊嗓。”脸上还挂着抑制不住的灿烂笑意。

 

Chapter Four

       梅溪湖畔的晰望村在筹备一场联欢晚会。代代的《Luna》也是为此准备的,在村长的盛情邀请下羔羊将和村长激情合唱一首《她真漂亮》。

       村长的声音低沉而平稳,是一潭无波无澜的清水。而羔羊温柔清亮的声音一出来,就像冬夜里一束清冷又哀怨的月光洒在了湖面上。好一幅幽静的夜景,静静的,却不知道撩拨动了多少荡漾的情丝。

       菜菜想起温柔漂亮的初恋,笑得一脸沉浸。两位云先生又开始彼此欣赏地打量着对方,以至于一旁的佳哥不自觉的“惹”了起来。绒绒看了小四月一眼发出无言的多余警告,老云家的孩子们赶紧拉着隔壁佳叔移出了二人空间转移了阵地。

       羔羊起初是有些慌张的,歌曲需要代入个人经历才更容易以情动人,而他完全是一张白纸。哪像被深深爱着的村长,眼睛都快笑没了。慌里慌张的,刚好对上了台下代代关切的目光,这颗悠荡的心竟然倏地平静了下来。

       网易云里有过一句热评,心动不一定是真爱,心定才是。

       他脑海里一帧一帧闪过在各种场合、各种时间里代代的样子,他的每一件演出服,他的每一副眼镜框,他的每一次舞台……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每一次隔着人海望向自己的样子,他就安安静静地坐在那个小角落,永远微笑着给他鼓励。底气越来越足,他也越来越稳。

       梅溪湖波光粼粼,羔羊一袭白衣,这让代代恍惚间记起那个梦,他问自己那天湖中看到的俊美清冷的少年会不会就是羔羊,他在害怕什么,又在逃避什么?

       白月光只有一束,任它在其余人心里是谁,代代和羔羊都是无可替换的,不同的音色,不同的外在,不同的职业规划……相同的呢,相同的温柔,彼此的白月光。

       或许世上的白月光可以有两束呢?

       一束来自天上,一束来自水下,做彼此忠诚的倒影,终于水面的接触,纠缠在一起,永不分离。

 

Chapter Five

       收拾房间的时候,代代无意间翻到了羔羊压在枕头底下的录取通知书。他拿起来看了又看,烫金的印花和优美的圆体字格外的灼眼。

       代代的梦想是增加舞台经验成为一名优秀的歌剧演员,而羔羊则想继续深造成为一名音乐剧演员。他早就知道自己和羔羊终究会同道殊途,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样的猝不及防。

       他坐在床边沉默了良久,直到羔羊拿着两人份的早餐上来。

       羔羊愣了一下,慢悠悠地开口:“你都看到了……”

       代代轻轻地笑了,眼神依然温柔和煦:“去欧洲上学一直是你的梦想,这是好事啊。”

       “其实,我还在考虑。”羔羊的声音干干涩涩的,“我还是舍不得你……们。”顿了顿,硬生生憋出个“们”。

       其实傲娇小羊内心os:没了我,谁照顾你啊,你早上又懒得起床,谁每天早上给你拿早餐,这么饿着睡可对身体不好;你每次练习到很晚,谁晚上陪你下课走夜路,街灯又不那么亮,遇到危险怎么办……

       代代倒是很懂,一眼就看穿了羔羊的小心思。但羔羊有多喜欢这所学校又付出了多少努力,他再清楚不过了。他也舍不得他走,但他害怕囿于此地会绊住他的前程。可他明白羔羊脾气多么倔,直接说根本劝不动他。

       刚好代代和菜菜合作的大型古装情感剧《代昱葬花》在梅溪湖频道热播,大街小巷流传着“看到了吗,代昱根本就是真的。”“对啊对啊,代昱锁死了,钥匙扔海里。”

       于是代代找到羔羊的老板、菜菜工作室的一把手、高贵王子,请求他马上娶了自己,事实上就是配合自己演一出戏。凡妈马上发出了警告的假声男高“不要这么拉郎配”,但看到演戏一脸“想学”的菜菜当即表示“我可以”。代代又把羔羊的情况全盘托出,自然工作室全员的意愿都是希望羔羊能出去留学。

       “做戏就要做全。”菜菜当即掏出一张画着一对大大的油爆虾的签名喜帖,“咳咳,最近湖里的喜事比较多,以备不时之需,对,不时之需。”

       当天下午,代代以同样的姿势坐在床头,像个待嫁的小媳妇似的等羔羊拿晚餐上来。门开了,看到羔羊手里的烧烤,代代的心还是颤了一下。

       “代代,快滚起来吃烧烤。”羔羊自顾自地把东西放到小圆桌上。

        代代沉了一口气:“羔羊,我有事要跟你说。”

        “说吧。”羔羊一边拿着串串一边眼睛圆溜溜的瞅着代代。

        “我要结婚啦。”代代把喜帖递给羔羊。

       羔羊打开一看,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啊……”

       房间里气氛突然变得怪怪的,尴尬的寂静一直维持到天黑,代代去开灯。

       羔羊突然说:“我想明白了,我已经定好去欧洲的票了。”

       代代突然听到“嘭”的一声,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却把心也一并压碎了。

 

Chapter Six

       羔羊把一切都准备好了,去机场的路都直接有出租车师傅来接的那种。走的那天,大家只用在宿舍门口为他送行。两位云先生还是老样子,说了些放在小羊身上的希冀;鹏鹏心系者等羊羊回国约烤肉;还有黄子、菜菜……还有很多很多人,很好很好的祝福。

       “再抱一下吧。”羔羊最后嘟着嘴望了望他的小室友,代代欣然应允还“啵唧”了他一口。

       “回去吧,我怕再看你一眼,我就走不了了。”羔羊说着头也不回地走了。

       他转身的刹那,代代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起飞前羔羊收到了黄子的微信:“Hey,bro,你就这么走了,就不打算告白一下。”

       他还是故作轻松分享给了黄子一首歌,《哥有老婆》,“不要去做小三那浮云的生活”。

       他肯定不知道屏幕那头的黄子是被老云家齐心协力压住了,才没有把代昱假婚的消息筛出来。“不说话就把嘴闭上。”只传出一句远远的背景音。

       全世界都知道了,为什么只有他不知道?飞机上的羔羊无声地淌着泪。可是,就算是这样了,他还是希望他能幸福。

 

Chapter Seven

       代代又做了那个荒谬的梦。

       他再一次披着一身的月色站在梅溪湖边,静默地观望着银尘均匀铺撒在湖面上。他再一次俯下身,湖面上倒映出一张干净清秀的少年的脸,还带着温柔的笑意。

       不过这一次,他看清楚了,是羔羊。只是他笑着,却分明含着眼泪。

       他想一探究竟,从堤岸一步步向湖心走去。湖水淹没了他的脚踝、腰际甚至胸口,冰凉却甘之若饴,以致他始终没有惊醒。

 

Chapter Eight

       纳西索斯纵身一跃。在爱与美中溺亡,义无反顾。

浮生寒月
实名哭泣!!!羊:你吃烧烤,我...

实名哭泣!!!
羊:你吃烧烤,我吃你(bushi)

实名哭泣!!!
羊:你吃烧烤,我吃你(bushi)

浮生寒月
本来因为成绩哭泣,结果现在是喜...

本来因为成绩哭泣,结果现在是喜极而泣,小室友line szd!!!!

本来因为成绩哭泣,结果现在是喜极而泣,小室友line szd!!!!

浮生寒月
【高总715生贺联文活动】...

      【高总715生贺联文活动】

    『24h 你生日的每一刻 我都陪着你』

     主题:月相;题目自定。
     中心:“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参与人数:8/12/24;希望jm们可以激情参加!!!

      想要参加的jm可以先加一下群!

    (PS:不要搞什么三角,不要...

      【高总715生贺联文活动】

    『24h 你生日的每一刻 我都陪着你』

     主题:月相;题目自定。
     中心:“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参与人数:8/12/24;希望jm们可以激情参加!!!

      想要参加的jm可以先加一下群!

    (PS:不要搞什么三角,不要带其他cp太多的戏份,七月一号初审,七月十号最后的审核,字数不限,现实,伪现实,架空AU都可以。)

     

浮生寒月

【杨代】66

       杨代的车我已经想写很久了,对不起我是(chusheng)

        真的要想好再点链接!!!

       杨代的车我已经想写很久了,对不起我是(chusheng)

        真的要想好再点链接!!!


Sven

复习集合和映射

QAQ好忧桑要考试了

映射:啊既然说函数是特殊的映射,那就可以从函数来推映射的性质啊w一个x对应一个y但是一个y值可以有n和x(y=sinx)
→a的像是唯一的,a’的原项不一定是唯一的(M’中的元素不一定有原像)

映射的乘积:就近原则

不满足交换律(可用复合函数为例)

满射:每一个a’都有原像和它对应
单射:不同元素像不同
双射:即是单射又是满射~~

有限集上存在双射的充分必要条件是元素个数相同
(无限集未必如此 整数n→2n)

σ可逆充要:双射

如果στ分别是M到M’,M’到M”的双射,那么乘积τσ就是M到M”的双射。

QAQ好忧桑要考试了

映射:啊既然说函数是特殊的映射,那就可以从函数来推映射的性质啊w一个x对应一个y但是一个y值可以有n和x(y=sinx)
→a的像是唯一的,a’的原项不一定是唯一的(M’中的元素不一定有原像)

映射的乘积:就近原则

不满足交换律(可用复合函数为例)

满射:每一个a’都有原像和它对应
单射:不同元素像不同
双射:即是单射又是满射~~

有限集上存在双射的充分必要条件是元素个数相同
(无限集未必如此 整数n→2n)

σ可逆充要:双射

如果στ分别是M到M’,M’到M”的双射,那么乘积τσ就是M到M”的双射。

白长空
在去北京的飞机上终于好好利用了...

在去北京的飞机上终于好好利用了一下时间。中国科学院❤~

在去北京的飞机上终于好好利用了一下时间。中国科学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