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高达

13.3万浏览    8614参与
浅沧\颜白

我的神仙同学,画的太好了♬(ノ゜∇゜)ノ♩

我的神仙同学,画的太好了♬(ノ゜∇゜)ノ♩

Dr.V

SD版夏亚飞踢( ˃̶̤́ ꒳ ˂̶̤̀ )

P2调戏小鸭😋

鸭:大胆!

红有三:吃我一记飞踢!还有热能斧!

😂

SD版夏亚飞踢( ˃̶̤́ ꒳ ˂̶̤̀ )

P2调戏小鸭😋

鸭:大胆!

红有三:吃我一记飞踢!还有热能斧!

😂

Fossette.He
朋友推荐的软件,试用第一天 摸...

朋友推荐的软件,试用第一天 摸了之前最喜欢的高达

朋友推荐的软件,试用第一天 摸了之前最喜欢的高达

Axi

是最近的儿童画!

p1是@冰原之喵  点梗!而且真的超感谢她对我这位菜菜选手每张画的支持哈哈哈哈!!!

是最近的儿童画!

p1是@冰原之喵  点梗!而且真的超感谢她对我这位菜菜选手每张画的支持哈哈哈哈!!!

Unggie

在补UC系列(忍受渣画质快看完Z了 可怜的卡喵 Z真的致郁 不像0079有的地方真的很好玩),忍不住又看了四集GTO,我现在都已经不舍得看下去了,因为看一集少一集……于是我开始疯狂截图,不然对不起b站1080p。

虽然整体还是很沉重,但是——

小骡子太可爱了!鸭子太帅了!鸭妹太让人心疼了,芙劳太温柔了,兰巴和哈蒙cp我站定了,卡尔玛绝对就是扎比家小女儿了。哎鸭骡真的完全都是现象级啊,能再来一个平行宇宙吗我可以接着追。

ps. 突然想起来鸭在Z里一有点NT感应就:阿姆骡吗!这这这这真的好吗(doge

在补UC系列(忍受渣画质快看完Z了 可怜的卡喵 Z真的致郁 不像0079有的地方真的很好玩),忍不住又看了四集GTO,我现在都已经不舍得看下去了,因为看一集少一集……于是我开始疯狂截图,不然对不起b站1080p。

虽然整体还是很沉重,但是——

小骡子太可爱了!鸭子太帅了!鸭妹太让人心疼了,芙劳太温柔了,兰巴和哈蒙cp我站定了,卡尔玛绝对就是扎比家小女儿了。哎鸭骡真的完全都是现象级啊,能再来一个平行宇宙吗我可以接着追。

ps. 突然想起来鸭在Z里一有点NT感应就:阿姆骡吗!这这这这真的好吗(doge

知乎瓦尔哈拉来相见

Ebay上比较罕见的一些夏亚人形和Q版玩偶,最后一个可以无视

Ebay上比较罕见的一些夏亚人形和Q版玩偶,最后一个可以无视

red panda

uc0092:斜阳之泪——夏亚的末路

  经过紧锣密鼓的设计与建造,msn-04沙扎比的研发进入最后阶段——精神骨架的调试,本次实验将由该机体驾驶员、新吉翁总帅夏亚.阿兹纳布尔亲自进行,毫无疑问,这意味着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但见眼前走来一位身着金色驾驶服的男子,一头金黄的短发干净利落,一对苍蓝的眸子中绽放着浅浅的忧伤,从他那高贵威严的气质中并不难猜出他就是戴肯的遗孤、前奥古领袖——夏亚。

   夏亚走进机舱,摁下了开启的按钮,随之而来的是一段简洁的开机程序,全景显示器开始显示机体四周的环境。简单的适应了一下时髦的球形控制杆后,他开启了精神骨架...

  经过紧锣密鼓的设计与建造,msn-04沙扎比的研发进入最后阶段——精神骨架的调试,本次实验将由该机体驾驶员、新吉翁总帅夏亚.阿兹纳布尔亲自进行,毫无疑问,这意味着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但见眼前走来一位身着金色驾驶服的男子,一头金黄的短发干净利落,一对苍蓝的眸子中绽放着浅浅的忧伤,从他那高贵威严的气质中并不难猜出他就是戴肯的遗孤、前奥古领袖——夏亚。

   夏亚走进机舱,摁下了开启的按钮,随之而来的是一段简洁的开机程序,全景显示器开始显示机体四周的环境。简单的适应了一下时髦的球形控制杆后,他开启了精神骨架,但见淡淡的绿光从显示器的缝隙间放出,随即他便感受到机体反应性的大大增强,这正是这项技术最引以为傲的优势之一,能让机体的灵敏度成倍增加,以达到接近人体的水准。

   随着各项数据的收集完毕,实验接近尾声,可偏偏在这时,诡异的事件发生了,一道淡黄的光芒突然出现,笼罩了整个驾驶仓,还没等夏亚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便失去了意识。

   等他睁开眼,发现自己已身处另一个宙域 ,这时,一股强烈的危机感顺间穿过大脑,他定睛一看,一台苍白的机体正冲他袭来。

    这机体身形怪异,一对巨大的护甲横在肩头,虽明显是吉翁的设计,却难得的拥有一对奸邪的头部取景器。夏亚当然清楚,这是他往昔的对手,新吉翁前总帅哈曼.卡恩的座机卡碧尼。

    “这不是高贵的夏亚吗?怎么也会被自己的野心所束缚。”娜娜伊的声音从对方的机体中传来,不,这不是娜娜伊,这声音明显冷漠、高傲的多。

“哈曼,你又来作甚!”夏亚怒吼道

  “呵呵,当然是来会会我们吉翁的新总帅夏亚喽!”那个阴冷的女声答到。

“可恶的小丑”夏亚心中默念,不顾对手在前,径直冲去。

     “哦!你是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吗?”只见卡碧尼的尾部放出十枚浮游炮,宛若宇宙中绽放的一朵曼陀罗花,十颗獠牙向眼前赤红的机体飞去,仿佛想要在顷刻间将它撕裂。

       这招在格里普斯战役期间曾重伤过夏亚,但如今的夏亚却不会再被这种雕虫小技阻止,只见他的手指微微一动,大量mega粒子便从沙扎比腰间喷出,刚刚还甚是嚣张的浮游炮顷刻间一枚不剩。

      正当哈曼错愕之际,沙扎比便已杀来,飞出的光束战斧瞬间将卡碧尼的手臂切断,待到更为接近,沙扎比双剑同挥,一招便将卡碧尼切的七零八落。

     “我已不会再成为自己野心的奴隶了!”夏亚看着眼前机体爆炸的光芒,如此说到。

       “古华特罗大尉,你在干什么呀?!”一架飞机型ma从后方赶来。这个热血而又带着些温柔的声音,夏亚曾非常喜欢。是的,他来了,夏亚旧时的希望——卡缪.维丹。

        “卡缪,你还不明白吗?这样下去只会放任悲伤的增长!”

           “难道一个宇宙的提坦斯就不会毁灭一切吗?地球的环境又如何是好啊!”

         “不,你理解错了,卡缪,我这么做正是为了地...”没等夏亚说完,z高达便飞速向眼前的机体冲去,几乎就是在同时,夏亚本能的防卫意识激发了浮游炮,在六道光束的照射下,一代名机      zeta消失在了宇宙中。这是精神感应框架的又一大优势,对于浮游炮的操控。

           “对不起,卡缪,可能一腔热血的命运就是被绝望吞噬吧,所以才需要用绝对的力量改变这个时代”夏亚痛心得喃喃着,感到自身渐渐开始被绝望所淹没,光芒,光芒还会在远方的某个角落吗?

           此时此刻,一道白色的光芒从远方袭来,那经典的不能再经典的设计,正是联邦一切ms的起源rx-78高达。

          与此同时,夏亚发觉自己的座驾竟变成了一年战争时期的爱机ms-06扎古2,他正感茫然,忽然,一股战意从心底迸发,“这就是宿命吗?阿姆罗。”夏亚决定了,要在这里做个了断。

         双方爆发了激烈的战斗,虽然性能和技术的天平明显倾向于对方,夏亚却凭借心中的悲凉感与责任感带来的强大意志力量与对方势均力敌。

         待到双方拼完了所有远程武器,便开始了最后的拼搏。

           “夏亚,觉悟吧!你那份高傲会毁灭所有人!”

           “忏悔吧!阿姆罗!只因你对那些被重力束缚灵魂的助纣为虐!”

        面对双剑齐开的高达,夏亚急中生智,抛出左肩的撞刺直击高达右手手腕,在对方右手光剑脱离之时,举起热能斧直砍向高达驾驶舱。

         高达也不甘示弱,用仅存的一把光剑向扎古的驾驶舱刺去。

        一切都结束了,两大机体消失在了灿烂的火光之中。

        夏亚感觉眼前一闪,一个身着黄衣的少女在眼前出现并轻声说到:“大佐,看到了吗?一切野心、豪情都会淹没在苍凉的宇宙之中。强大也好,弱小也罢,一切都逃不过命中注定的终结。无论如何,人永远也无法摆脱悲剧的上演。”

       夏亚的声音微颤,回答道:“拉拉,我明白,只是我放不下作为新人类最后的责任与悲愿。”

       拉拉轻轻夏亚搂入怀中,温柔地说:“没事的,没事的大佐,去吧,去追寻吧 ,追寻最后的哀歌,然后,我们终会回到一起。”

       夏亚闭上了眼,脑内浮现出一个金发的少年,宝蓝色的眼波中铭刻着缕缕坚定,想着他,夏亚终于笑了。

       待到夏亚把眼睛睁开,发现自己回到了沙扎比的驾驶舱,舱门随即弹开,娜娜伊将身体探了进来,小声问道:“总帅 精神骨架可有还要改良的地方?”

       夏亚长舒一口气,答到:“没有了,效果很好,甚至连明天的浮游炮调试都可以取消,另外,娜娜伊,请把精神骨架的资料和样本备份 ,再开战后择机交给阿纳海姆材料部。”

      望着娜娜伊惊愕的俏脸,夏亚加到:“这是总帅命令。”

       

        


           

虚无的彼岸

高达G会2020发布会四城市高达联动视觉图


北京鸟巢,广场小蛮腰,成都望江楼,杭州西湖。

高达G会2020发布会四城市高达联动视觉图



北京鸟巢,广场小蛮腰,成都望江楼,杭州西湖。

浅草八橋

自制了一个手机后壳,晚上光没打好,手机壳红色反光不明显

自制了一个手机后壳,晚上光没打好,手机壳红色反光不明显

red panda

uc0086:阿姆罗之梦

  12月25日,白色基地正平稳地航行在宇宙

   在酣睡中的阿姆罗不会料到 ,那个熟悉的身影正向他袭来。那台ms只身而来,速度极快,像是划过这片宙域的彗星,它的型号正是最能代表吉翁军的ms-06扎古2,与别的机体大有不同的是它额顶象征指挥官的尖角和满身通红的涂装,凡是略有了解这场战争的人都知道,这是吉翁ace夏亚的座驾。

  听到警报声响起, 阿姆罗知道不能拖延战机,没顾着换衣服就钻进高达的驾驶舱,他不知是哪来的自信,觉得自己一定能活着回来,就连最基本驾驶服都没有换上,可能这就是newtype的直觉...

  12月25日,白色基地正平稳地航行在宇宙

   在酣睡中的阿姆罗不会料到 ,那个熟悉的身影正向他袭来。那台ms只身而来,速度极快,像是划过这片宙域的彗星,它的型号正是最能代表吉翁军的ms-06扎古2,与别的机体大有不同的是它额顶象征指挥官的尖角和满身通红的涂装,凡是略有了解这场战争的人都知道,这是吉翁ace夏亚的座驾。

  听到警报声响起, 阿姆罗知道不能拖延战机,没顾着换衣服就钻进高达的驾驶舱,他不知是哪来的自信,觉得自己一定能活着回来,就连最基本驾驶服都没有换上,可能这就是newtype的直觉吧,白色基地上的大人们是不会明白的。“阿姆罗,出击”没等雪拉的通信传来,阿姆罗就急匆匆开出高达,他深知敌人的棘手,丝毫不敢怠慢。

   舰外的情况不容乐观,血红色的机体已经锁定了白色基地的舰桥 正当他要开火之时,一道紫色的光束袭来,是高达来了。红色机体的主人“咩”了一声,像是在抱怨这该死的介入者,转而以s形路径猛冲向高达,反手一脚,希望打他个措手不及,只见高达如同预先知道似的 轻松躲开了这一脚,拔出光束军刀斜刀一劈,那红色机体便消失在了一场爆炸之中。

    正当阿姆罗因为消灭强敌而终于松下一口气时,又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了,是格鲁古古,而且又是红色,这令阿姆罗心头一颤,转而默念到:夏亚这家伙,有完没完。随即飞速冲去,提剑便砍,这红色机体像是被突如其来的敌人吓到一样,稍向后退,正欲拔出薙刀阻挡,可阿姆罗哪给他机会,一刀便削去了敌机的机械臂,“这次不会有人替你挡着了”一股庞大的怒气从年轻的高达驾驶员胸中迸出,又是一剑便了结了他的敌人。

    这时,他感觉远方似有异动,几乎是同时,四道粗长的光束向他袭来,阿姆罗知道,这是对方最后的王牌,吉翁号。高达拿出了他那与他同生共死不知多少回的光束步枪,朝着敌机的方向射击。白色的恶魔在光束的洪流中且战且进,终于当硕大的ma在视野之内时,阿姆罗屏息凝神,扣动了手中的扳机,浅紫色的光束正中吉翁号头部。

   正当他以为一切终于结束之时,一股暖流从他身后涌出,阿姆罗突然发现自己进入过无数遍的驾驶舱竟变得透明了,四周的景物一目了然,一块巨大的陨石横在他的面前。阿姆罗感到自己在推着陨石向不知何处漂流,但他出奇的没有恐惧,甚至感到自信与希望充满了心房,这种感觉,是他此生第一次。

    当他准备在这份温暖中安眠时,一个亲切而又陌生的声音响起:“阿姆罗,来宇宙吧!阿姆罗,来接受命运吧!”阿姆罗轻轻的念着:“宇宙,命运,命运,宇宙...”这时,他突然想到了什么。

    “拉拉!”这已经不知道是他第几次喊着她的名字惊醒,可每次回忆梦境,却都忘得一干二净。阿姆罗揉了揉眼角,见身边可人儿依旧安睡,便缓缓走出房间,抬头俯瞰浩瀚的星空,心想:“拉拉、夏亚、还有高达,你们都还在那边吗?”

TOYSSTAR萌星手办娘

俺はガンダムで行く!机动战士高达集体响应《头号玩家》最燃一幕

[图片]
[图片]
[图片]

近日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的《头号玩家》在日本今晚播出、当大东游戏里的日本武士形象一跃而下变成机动战士高达出击的瞬间、日升和机动战士高达相关官推在同一时间发出了「俺はガンダムで行く!」

▲而且每个官图选图也相当有意思,跟着TOYS STAR 手办娘一起来看看吧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大家知道「俺はガンダムで行く!」这句台词出自于《机动战士高达OO》,当刹那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多少粉丝的本名台词,也是最燃的时刻之一

▲据说读音是ore...





近日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的《头号玩家》在日本今晚播出、当大东游戏里的日本武士形象一跃而下变成机动战士高达出击的瞬间、日升和机动战士高达相关官推在同一时间发出了「俺はガンダムで行く!」

▲而且每个官图选图也相当有意思,跟着TOYS STAR 手办娘一起来看看吧

 















大家知道「俺はガンダムで行く!」这句台词出自于《机动战士高达OO》,当刹那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多少粉丝的本名台词,也是最燃的时刻之一

▲据说读音是ore wa gandamu de iku

 


而饰演大东的 森崎温多少小伙伴知道他曾在《假面骑士》中登场!就是当年《假面骑士W》中第7集/第8集跳街舞那位同学了

 

而万代魂这边直接放出了PB限定商品的链接... 还有最近来势汹汹的《高达创形者Re:Rise》官推,直接告诉大家快买机体吧!

 

更多《机动战士高达》周边资讯,请留意 TOYS STAR


数学渣渣三通酱
哪位大佬能告诉这是哪一位......

哪位大佬能告诉这是哪一位....

是高达第几部_(:з」∠)_

这是什么形态

(别人送我欧豆豆的,我正在看希望之花(铁血的奥尔芬斯)的第一季其他的我全没看过

  |ω・))

哪位大佬能告诉这是哪一位....

是高达第几部_(:з」∠)_

这是什么形态

(别人送我欧豆豆的,我正在看希望之花(铁血的奥尔芬斯)的第一季其他的我全没看过

  |ω・))

Lin Aumpak(凉掰型)

[卡喵中心]存在信号³

文渣、ooc

进度<3/?>

IF卡缪参战CCA

私设见前文


<5300+3100/8400>

愿能带来一丝消遣。


>>>段1


◇UC92年1月*


踏入家门后,卡缪没有第一时间去摸索墙上的开关,而是就手将领带扯开,阖上眼喘了口气,再次睁开时,双眼才习惯了黑暗。他背靠着墙埋着头去用脚一点点将记忆里的拖鞋给勾过来,但现实似乎并不想让他如此安逸。


伴随着短而促的噪音激起,被随手丢在一旁的通讯器闪着光亮还在打着转。不用想也知道是总部发来的限令,最初是一周一次,但最近尤其像是催债一般。


在两个月前,总部下达了新...

文渣、ooc

进度<3/?>

IF卡缪参战CCA

私设见前文



<5300+3100/8400>

愿能带来一丝消遣。



>>>段1


◇UC92年1月*


踏入家门后,卡缪没有第一时间去摸索墙上的开关,而是就手将领带扯开,阖上眼喘了口气,再次睁开时,双眼才习惯了黑暗。他背靠着墙埋着头去用脚一点点将记忆里的拖鞋给勾过来,但现实似乎并不想让他如此安逸。


伴随着短而促的噪音激起,被随手丢在一旁的通讯器闪着光亮还在打着转。不用想也知道是总部发来的限令,最初是一周一次,但最近尤其像是催债一般。


在两个月前,总部下达了新一年的计划书。明面上是为了集结能人干将,但将内容往下一扫,‘甘泉’二字印入眼帘时,其目的也可想而知。


这个用于收容难民而赶工出来的殖民卫星,各方面都拉低了平均值,其外表来看更是简单粗暴地将两截用胶水粘合,最终效果也就是一头是开放另一头却封闭。它的外观远异于其他殖民星,内部也更是如此。

鱼龙混杂之余,难民更是不会产生归属感,他们只是被塞入罐头的鱼,而罐头一旦被撬开,重获自由便去歌颂撬开者时,这本身也容易掉入下一个陷阱。

而这陷阱也即是反联邦派系。

说到底,卡缪并不认为战争能解决问题,因为资源紧迫必然会招致灾祸。


甘泉,诞生之初便是集混乱于一体,把那作为根据地,往好的方面想是为了民用机开发,但这也不是将人员直接调往那边的理由,除非目的不是开发,而是‘人’。


无论是售卖军火还是正常地进行民用开采,私下做点人口贩卖也不值得稀奇,只要他们付得起价格。


在上个月,新吉翁占领了甘泉,联邦随即派出了使者进行和谈,结局自然是无法达成,在吃了闭门羹后,大概是他们摸清了兵力,于是下了道经济封锁来挽回颜面。但好景不长,甘泉方面不仅没就此收敛,反倒单方面承认新吉翁的存在。


这一点触怒到他们,为了备战,新型机——灵格斯才提上了日程,虽然有阿姆罗个人的补强意愿在里面,但真正使得联邦下定决心的恐怕只有将危险摆在他们面前。当然,这也是卡缪就职于side1分部的最后一项工作。


“花…”


走到自己卧室门前时,卡缪注意到掩着的门漏了丝光出来,轻轻喊了一声后,顿了几秒但没回应,回过头又环视了下客厅。即便是弱光下也能感觉到对方颇有用心,从窗外落下的光被乳白色纱帘所截获,窗明几净的同时能隐约地嗅到丝柠檬香,大概是清洁剂的缘故,卡缪心想。


自离开青色诺亚后,他也记不清这同居的日子到底过了几年几载,漫长也短暂,但他始终没有立下承诺,就像阿姆罗先生一样,但这并不是因为没有“家庭感”,而是现在的自己和过去产生了微妙的割裂。


即便摆在天平一端的是多年来的不离不弃。但这不意味着就能容许自己在心境上有所懈怠。

阖上眼他又一次叹气,卡缪决定回房里去,一直僵在这除了徒增疲惫外别无积极意义。而且在无光下待得太久,即便心理上克服了这一因素,但身体也会拖拽着意识一同沉底。


“…卡…缪,回来了吗?”

夹杂着困意,门后探出了半个身子,花正揉着睡眼呆视着自己。露出的衣摆,能依稀分辨出是搁置在衣柜里许久的睡裙。虽然有想过让花换一份轻松的工作,但这话到了嘴边却难以说出来。因为就算换了轻松的工作,自己也是繁忙的。眼前这个空间内能够一同呼吸的时光并不会有多少。


“不然站在你面前的还能是谁呢。”

他意识到自己的话里藏着情绪,趁着对方还愣神时又补了一句。

“嘛…晚安,从布莱德先生那收到了土特产,明天有空再说吧。”

“嗯也对。”


因为戒备新吉翁,所以布莱德才会从地球回到side1。

‘总之,晚安。’


他的自言自语没有传到任何人耳中,只是消散于呼吸间。在咽下话语转而换上笑容去哄着同居人快点睡时,他觉得自己也是被塞入罐头的鱼。

在撬开罐头之前,他必须为此努力。



>> >段2



脚步声一点一点迫近,如果被警卫发现,最坏的便是直接击毙于此,连夏亚都无法阻止。那是来自信徒们的狂热。

脚底也开始发麻,他从未像现在这样迫切地想要得到答案,如果和所谓的NewType一样能感知到杀意就好了。


“卡缪先…生。”

声音被掐断随即被续上。


眼中的夏亚眯起眼移开了视线,但卡缪依然伫于原地以韦佛式射姿对准目标。从他的表情来看应该是注意到了对方。他狠狠抓了下头,最后站起身径直走到衣柜旁,取出外套的之余也只是看着试衣镜做衣着调整。


沐浴在敌意之下,他这才向一旁喊到。

“来都来了,干脆把事情都做完吧。”

邱尼是被他的话所点醒,还是如何,刚想掏枪瞄准卡缪时,慌忙抬起的手卡在半空又蓦然垂下。


最后只是小声地喊了句下卡缪先生,便去摸墙上开关。

唰一下光亮填满了房间。得益于提醒,卡缪没有漏出丝毫破绽。

直到夏亚在试衣镜前完成最后的工序时,他才肯把目光投向外人。朝着卡缪身后那闯入者喊道时他刻意地歪了下头。


“邱尼,把那个给他。”


“大佐…了解。”

邱尼睁大了眼,慌乱中挤出回应,他不知道这奇怪的氛围究竟会导向何方。当双眼聚焦回近处,蓝色只是压着身抽走他手中的文件,缩回去的手也和想象中的要不同。骨瘦如柴,他现在只想得起这个。

“卡缪。”

“谢谢。”

这种惜字如金的说法,让心猛地一颤。

那个文件,值得现在就打开吗?邱尼有点后怕,但他也不敢在大佐的注视下去阻止卡缪拆封文件。

如果是机密肯定不会如此随意地被带过来。但真相如果恰恰相反呢,正因为是卡缪所以才不得不以这样的形式,而能够派发文件的只可能是娜娜依所长,这个和大佐最近的女人。可问题是,为什么大佐会在这里。


纸张哗啦啦被翻响,最后猛地一合。

“这就是你的答案么?夏亚。”

“最后一次…”对话的另一方声音铿锵有力,宛若现在将以总帅之名展开演讲。

“大人之间,并不总能这样讨价还价吧,卡缪。”


话音未落,军靴与地面相撞发出脆响,他的一举一动都和卡缪的逞强形成鲜明对比。平时只会跟在身后的邱尼,现在也是初次以这样的视角观察。大佐半倾着身,仿佛将要行吻手礼一般。


而卡缪在那之前也将烂了封皮的递回给邱尼。留在眼前的最后一幕是带着歉意,直到视觉被听觉所扰乱。


咔嚓。


深黑色枪管内响起低鸣,大佐索性抓住枪管,迎着他的目光靠近。邱尼想到了以前大佐访问达官贵人时的景象。作为吉翁戴肯之子,拥怀大义之人,同时也承载了他们的欲望。

寒冷化作战,是那次访问的主题。


“一起吗?”握着枪身将其抵于自己胸前,而这刚换上的正装也因此扭曲变皱。


“如果你以中尉待遇的话。”卡缪嗤笑道,陷入衣料的器械也不会因此就染上热度。工具从来只会依附于人心。

“这算不上讨价还价吧,只是正常的协商。”他松开了一直抵着的扳机,另一边拖住腕部的手转而上滑摁下解脱钮。

眨眼间,铜色子弹落得满地如战后般狼藉。


卡缪挣脱夏亚的束缚,退后了几步护着手腕,轻轻扭动几下,枪自然也早已从手中滑落。


“这里可没适合你的制服呢,卡缪中尉。”

“…他的不行吗?你们重金投资出来的,总该有几套备用的吧。”卡缪别过头把话题抛向邱尼,“嘛…虽然会大一些吧。”轻描淡写代过话题,卡缪兴趣缺缺地踢开脚边的杂物后走到邱尼旁边。

“请允许我们先行告退,夏亚大佐。”


五指并拢置于额前,卡缪苦笑道,一想到自己不是军人却干着这样的事,他只觉得可笑。



 > >>段3



“不是、卡缪先生!”

“没备用的也无所谓啦,只是找个理由离开罢了。”

“那个倒是有…不、不对!我想说的不是这个!”邱尼抓住了卡缪的双肩。

“主体部分和你推测的一样吧,不过发展倒是意外地顺利。”卡缪只是在自言自语,“来这只是为了阻止他,看他那态度也应该明白了吧,妨碍我没有任何意义。”

“啊—行吧行吧!”邱尼看上去有点崩溃,放开了卡缪后直接就背过身去翻柜子,最后是气鼓鼓地把一套制服摔到他面前。


“那谢谢咯。”此时的卡缪已不在原地,而是任由惯性的牵引正贴在天花板上。

“你们新人类都这么奇怪的么…”

“对啊,除了杀人之外其他方面都很奇怪,所以不要学。”飘在空中的他将制服拦下,小心翼翼地理好摆于面前。


“……抱歉。”

“说起来,之前不是说有物资要签收吗?“此时的卡缪一改之前的随意,脚轻轻向后一点,便缓缓落了下来手里也抓着制服摊在面前,踉踉跄跄在邱尼面前站稳后才缓缓道出,”该说抱歉的是我,总之我会去的,很抱歉拖到现在才决定好。”












*关于时间线的附注:

92年12月—————新吉翁占领甘泉

>>>>目前主体在这一块<<<<

         2月27日———宣战

         3月2日————占领月神五号


纠正了篇1的时间线错误标记


______p.s.


邱尼:我当时害怕极了

终于走上正轨了…后知后觉有点把小说版和ova版两者设定给混用了…(挠头)


“让一氧化碳和我握手”

放几张写生课的屑图,暑假突然被安排云写生(之间因为疫情没上结果迟早是要补的),不掺点私活真的完全不想画作业,俺手绘真的太菜了QAQ要素挺多的,仅图一乐xx

 P3是第一天老师说题材自由于是我离经叛道地画了桌上的BB元祖,结果还是说要画景物orz虽然很草但是自己感觉还蛮可爱的,也放上来了x

放几张写生课的屑图,暑假突然被安排云写生(之间因为疫情没上结果迟早是要补的),不掺点私活真的完全不想画作业,俺手绘真的太菜了QAQ要素挺多的,仅图一乐xx

 P3是第一天老师说题材自由于是我离经叛道地画了桌上的BB元祖,结果还是说要画景物orz虽然很草但是自己感觉还蛮可爱的,也放上来了x

“让一氧化碳和我握手”

最近的几张习作,只是练习,不要深究(

最近的几张习作,只是练习,不要深究(

Dr.V

SD夏亚专用扎古彩透版

太可爱了太可爱了太可爱了✨

扎古的圆脑袋真的太适合Q版了!

荧光效果也是依然酷炫,我爱彩透!(虽然水口也是真的逼死强迫症)

其实吧,之前入胶坑就是被这只小家伙萌到,然而当时还是预定状态,于是在等待的过程中就买了又买一发不可收拾😫

所以是初心呐~要好好对待😋

SD夏亚专用扎古彩透版

太可爱了太可爱了太可爱了✨

扎古的圆脑袋真的太适合Q版了!

荧光效果也是依然酷炫,我爱彩透!(虽然水口也是真的逼死强迫症)

其实吧,之前入胶坑就是被这只小家伙萌到,然而当时还是预定状态,于是在等待的过程中就买了又买一发不可收拾😫

所以是初心呐~要好好对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