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高雨

46.8万浏览    2145参与
tc🍊

高雨(下篇就是车车嘿嘿嘿嘿🤤🤤🤤

说完,高马尾走上前扑了上去。

“阿雨,你身上好香”

“放…放开我”

Teth努力推着怀里的人

“你不是喜欢我吗”

“…”

“既然喜欢我,那为什么要推开我?”

高马尾低吼道

“我”

高马尾站起身走出了门外

“你爱起不起,不起的话就永远待在床上吧”

“ 高马尾…”

就这样高马尾在餐桌上等了10多分钟

“啧,完全不想下来是吗”

高马尾起身正准备上去查看

“我…下来了”

映入眼帘的是衣衫不整的Teth

“因为房间里面没有合适的衣服,所以…”

“Teth,你当上雨林领主后,就是这么勾引人的?”

“不是,主要是房间里没有我的衣服啊”

高马尾的脸半黑了下来,...

说完,高马尾走上前扑了上去。

“阿雨,你身上好香”

“放…放开我”

Teth努力推着怀里的人

“你不是喜欢我吗”

“…”

“既然喜欢我,那为什么要推开我?”

高马尾低吼道

“我”

高马尾站起身走出了门外

“你爱起不起,不起的话就永远待在床上吧”

“ 高马尾…”

就这样高马尾在餐桌上等了10多分钟

“啧,完全不想下来是吗”

高马尾起身正准备上去查看

“我…下来了”

映入眼帘的是衣衫不整的Teth

“因为房间里面没有合适的衣服,所以…”

“Teth,你当上雨林领主后,就是这么勾引人的?”

“不是,主要是房间里没有我的衣服啊”

高马尾的脸半黑了下来,随即走上前扛起了Teth

“喂,放开我,你想怎样”

高马尾一声不吭

二分钟后,高马尾将Teth扔到了自己的床上

(好了,期待车车吧么么么么么么么😘😘😘😘😘😚😘😘[所以我也不知道自己的逻辑是什么]




晰狼筱通茶

  几亿年前写的 


  深夜


  “唔……”雨林发出声音


  高马尾睡不着,躺在旁边看着爱人


  雨林一般被高马尾抱着睡或是搂着睡,可今天高马尾睡不着没抱她,她感觉有些难受


  随后雨林很快睁开眼睛,盯着高马尾,好像在说“你不睡觉就不睡觉,为什么不抱我”


  高马尾淡淡地笑了,把雨林搂在怀里,雨林心满意足,闭上眼好像睡去了


  高马尾实在睡不着,腾出一只手拿上手机看得很认真


  她没注意到雨林睁眼了


  雨林感觉受到了打击,高马尾手机上正在和一些人聊天,那些人说的都是做的姿势,雨林颇为震撼,正看得仔细,高马尾给她了个突...

  几亿年前写的 

 

  深夜


  “唔……”雨林发出声音


  高马尾睡不着,躺在旁边看着爱人


  雨林一般被高马尾抱着睡或是搂着睡,可今天高马尾睡不着没抱她,她感觉有些难受


  随后雨林很快睁开眼睛,盯着高马尾,好像在说“你不睡觉就不睡觉,为什么不抱我”


  高马尾淡淡地笑了,把雨林搂在怀里,雨林心满意足,闭上眼好像睡去了


  高马尾实在睡不着,腾出一只手拿上手机看得很认真


  她没注意到雨林睁眼了


  雨林感觉受到了打击,高马尾手机上正在和一些人聊天,那些人说的都是做的姿势,雨林颇为震撼,正看得仔细,高马尾给她了个突如其来的吻 

 

  “嗯……”雨林娇嗔 

 

  “怎么还不睡,明天你可忙得很” 

 

  “你看的什么不三不四的东西!” 

 

  “你想试试?明天晚上我有空” 

 

  “滚远点” 

 

  高马尾收走抱着她的手,真的离她远了20厘米“还要远点吗?雨” 

 

  “我……”雨林结巴了,高马尾不抱她,她会睡不好,今晚如果睡不好明天开会打瞌睡就丢脸了 

 

  “别……回来” 

 

  高马尾幸灾乐祸,马上把雨林搂在怀里 

 

  雨林也把一只手放在高马尾腰上,也算是互相搂着睡 

 

  第二天开始了,雨林在高马尾的吻下逐渐清醒 

 

  “高马尾……” 

 

  “我在” 

 

   

 

—————————————————— 

 

  打算写高雨长篇,将军跟小姐的设定 

 

  1.23更可能拖

 

   

 

  

串线串到德云社
谢谢,已经肝到不想涂色了🙏?...

谢谢,已经肝到不想涂色了🙏💦

(根据真实事件画的💦)最近好磕高雨啊啊啊啊!!!

谢谢,已经肝到不想涂色了🙏💦

(根据真实事件画的💦)最近好磕高雨啊啊啊啊!!!

PRUNUS

“昨夜有繁星满天,今有朝霞渐起。你看见了也好,没看见也罢,我找到你,它们才有意义。”

“昨夜有繁星满天,今有朝霞渐起。你看见了也好,没看见也罢,我找到你,它们才有意义。”

tc🍊

高雨

Teth的身子明显颤了一下

“怎么?害怕了”

高马尾在Teth的旁边轻轻的说

Teth此时根本不敢去直视高马尾,只能一直躲避高马尾的眼神

高马尾明显不乐意了,用手捏起Teth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

高马尾的力道很重,Teth颤颤巍巍的让高马尾放开自己,但是高马尾怎么会照做呢?

高马尾冷笑了一声,加重了手上的力度,这一下的确让Teth有些不适应,虽说知道她本来就阴暗狡诈,可高马尾以前从未敢用这样的力度来搞Teth。

“高马尾,放开你的手”

“我要是不呢?”

高马尾眯着眼睛仔细端详着Teth,像是在端详着自己的猎物。

“不要用你的那种眼神看着我”

Teth开始感到不安。...

Teth的身子明显颤了一下

“怎么?害怕了”

高马尾在Teth的旁边轻轻的说

Teth此时根本不敢去直视高马尾,只能一直躲避高马尾的眼神

高马尾明显不乐意了,用手捏起Teth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

高马尾的力道很重,Teth颤颤巍巍的让高马尾放开自己,但是高马尾怎么会照做呢?

高马尾冷笑了一声,加重了手上的力度,这一下的确让Teth有些不适应,虽说知道她本来就阴暗狡诈,可高马尾以前从未敢用这样的力度来搞Teth。

“高马尾,放开你的手”

“我要是不呢?”

高马尾眯着眼睛仔细端详着Teth,像是在端详着自己的猎物。

“不要用你的那种眼神看着我”

Teth开始感到不安。

高马尾随即松开了自己的手。

“起来啊,还跪在那里干什么”

Teth这时才想起来,自己还半跪在床上。

“好”Teth下意识答应到。

可Teth刚站起来就跌倒了。

“!”Teth下意识的朝自己的脚踝看去。

[脚踝已经有骨折的迹象了]

Teth眼里透着震惊

“噗,哈哈哈哈哈”

Teth望着眼前的高马尾瞳孔害怕的缩小。

“什…”

“我以为你注意到了呢”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嘿嘿嘿嘿嘿😘😘😘)


骨头

十四

    闹腾高马尾x清冷雨林,醋王白鸟x人气王平菇


    高雨专场,算是两个人和好,不过新的危机又来了,这一章白菇过渡,下一章他们会爆发矛盾。


    凑合看看吧,作者是fw😢


    ……………………………………


    平菇说完,转头去看风景,准备给她一点思考的时间,结果手中的饮料都快喝完了,还没听见回应。


    “你...

    闹腾高马尾x清冷雨林,醋王白鸟x人气王平菇


    高雨专场,算是两个人和好,不过新的危机又来了,这一章白菇过渡,下一章他们会爆发矛盾。


    凑合看看吧,作者是fw😢


    ……………………………………


    平菇说完,转头去看风景,准备给她一点思考的时间,结果手中的饮料都快喝完了,还没听见回应。


    “你也不用想那么久吧……醒醒,回神了”


    结果一转头就看见某人正撑着下巴发呆,估计早把他的话忘到九霄云外了。


    “……你说,雨林小时候长什么样子啊?”


    高马尾试着想出来,可惜贫瘠的想象力不允许她那么做


    “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怎么样,您还满意吗?”


    注意到平菇咬牙切齿的样子,某人总算良心发现了。


    “哎,别生气啊,不是不回答你,现在可不是我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控制不住越来越喜欢了”


    高马尾笑了笑,纯黑色的眸子染上点点亮色,似乎心心念念的人就在眼前,抑制不住的心动。


    “…你第一眼就喜欢上了?”


    “不是,我第一次碰到她是开学那时候,走廊上擦肩而过,看了她一眼,有种很突然的感觉——她很温柔”


    “温柔,很少见的评价,就这样喜欢上了?”


    平菇挑眉,表情有些怪异,什么形容雨林的词他都听过,这个词汇还是第一次。


    “怎么可能,但是全班我最先记住的就是她的名字”


    “刚开学就不交作业的实在少见,我去问过老师,老师也只是叹气摇头,看上去无可奈何”


    “想着能不能帮忙解决这个问题,就去找你,也算初识吧,你当时的表情让我印象深刻”


    高马尾背靠矮栏,双手交叉在脑后,仰面看着澄澈的天空,凝视着飘飘悠悠的白云。


    “你开口就问我雨林在哪里,把我吓了一跳”


    喉结上下滚动,最后一口饮料流入腹中,平菇眯起眼睛,对准不远处的垃圾桶,他将手里的空瓶抛了过去。


    饮料瓶在空中滑出优美的曲线,径直落在桶里。


    “yes!”


    “好幼稚,话说当时你为什么会那么大反应?”


    “啧,这是男人的乐趣”


    “十几年了,我第一次听到有人找雨林,当然惊讶了”


    “说的夸张点,那是她的名字第一次被我们之外的人提到…你可别告诉我因为不交作业看上人家了”


    高马尾将手肘搭在廊沿,很放松的靠在那里。


    “怎么可能,连着几个人都没问出来结果,对她的好印象基本没了”


    “嗯…真要说眼前一亮,是在去接萌新的时候,看到雨林一个人打三个,太帅了!”


    “你也没成熟到哪里去,从那个时候开始喜欢的?”


    “不知道,但我感觉那不是喜欢,是一种…嗯…找到同类的感觉”


    平菇突然有些明白了。


    高马尾嫉恶如仇,碰见同样仗义的雨林自然会觉得亲切。


    “真要说喜欢其实是在接触后,她比我想象的要温柔…明明自己那么冷,还要把斗篷给我”


    “特别是每次说话的时候,她会很认真的看着你,有种被重视的感觉”


    “原来你喜欢温柔的…不对啊,班里的绊爱出了名的温柔,你怎么不喜欢她”


    “因为她不是雨林,我要是问你为什么喜欢白鸟,你知道?”


    高马尾觑了他一眼,感受到微风拂过,扬起额前的发丝。


    “谁和你说我喜欢白鸟的?!”


    “那你喜欢绊爱?”


    “哈?”


    “明显两个的语气都不一样,你就是喜欢白鸟”


    “得得得,不和女人讲道理,至于怎么追雨林,我已经把知道的所有方法都告诉你了”


    “走到这里的只有你一个人”


    ………………………………


    太阳缓缓的向西边滑落,金色光线蒙上浅薄的暗色,天空由蔚蓝层层过渡到暗紫,漫野铺满霞光。


    遥鲲扇动翅膀,快乐的鸣叫着,向着远处的尖塔飞去。


    “嗡——”


    平菇收拾完书包,单肩背起,透过窗户看着它们,有些羡慕。


    没有作业真好。


    “班长,你的包裹记得拿!”


    大啾啾气喘吁吁的跑过来,立在他的面前,生气的看着这个总是忘事的平菇。


    “都好几天啦,再不拿可就丢了!”


    “嘶,抱歉,抱歉”


    平菇双手合十,深鞠一躬,满脸的自责。


    “哼,明天记得喔!”


    大啾啾晃了晃拳头,急匆匆的跑去通知下一个冒失鬼了。


    有人走过来。


    “怎么了?”


    “没什么,以后不用和我一起走了,我新接了个打工,不是原来的路线了”


    平菇笑意微敛,压低眉尖,似乎并不欢迎来者。


    “…好”


    白鸟看着他远去,靛青色的眼睛不复清明,只能窥见深处的暗影挣扎徘徊,执着的想要拖拽住什么。


    坐在角落的高马尾收回目光,无声的笑了笑。


    雨林若有所感的抬头,见她眼角舒展着笑意,想了想,偷偷的将纸条放过两张桌子的交界处。


    动作很隐蔽,却逃不过高马尾的直觉。


    她突然停住了晃椅子的动作,端正坐姿,也不敢挪开视线,动作僵硬的将纸条展开。


     以前过水试炼都没那么紧张。


    ——昨天是我情绪管理不当,很抱歉


    雨林的视线落在题目上,思绪却是混乱的,她不敢抬头,只觉得紧张的有些闷热,注意着一点点的风吹草动。


    “啊雨”


    声音从头顶传来,拂过温热的暖意。


    “嗯?”


    她轻轻的应了一声,若无其事的抬起头,看见了她的笑容,下意识的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是我的问题”


    高马尾一下子抱住她,被失而复得的喜悦冲昏头脑,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


    雨林愣了下,僵硬着回抱住她。


    “呜呜呜,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昨天是我脑抽了,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说那些,就是最近烦心事太多了”


    “你现在不生气了吧?”


    “嗯”


    “好耶!”


    注意到高马尾要故技重施,雨林警惕的按住放在自己腰侧的手,不让她用力。


    “教室里还有很多人”


    “啊?就我们了啊”


    “那也不行”


    看见某人羞的快恼了,高马尾心满意足的收回手,直勾勾的盯着她看。


    “谢谢”


    “我们之间不需要说这个,以后多陪我玩就好了”


    雨林动作微顿,墨蓝色的眼睛好似盛着幽色的潭水,折射出粼粼亮光。


    她的嘴角勾起浅浅的笑。


    “等考完试我就不怎么来学校了,如果是你的邀请,我会答应的”

玫瑰バラ

七宗罪(1)

在百度上无意间看到的文🌚觉得有意思就也写了🌚


⚠自立的世界观,看不懂的可以私信或评论区问我


⚠可能写着写着就ooc了 ,文笔不好!还有,某些地方可能会和原文极度相似🌚❗️


——————————————————


嫉妒——因对方所拥有的资产比自己丰富而恼恨他人。


嫉妒跟贪婪一样,是一种因为不能满足的欲望而产生的罪恶。贪婪通常跟物质财产有关,而嫉妒则跟其他方面有关,例如爱情或他人的成功。


“怎么又来了?这种污秽之人你也想继续审下去?”雨林靠在墙上,眼神中满是对屋内之人的厌恶,语气自然也好不到哪儿去。


樱花只是笑了笑:“总得审出来个所以然吧”...

在百度上无意间看到的文🌚觉得有意思就也写了🌚


⚠自立的世界观,看不懂的可以私信或评论区问我


⚠可能写着写着就ooc了 ,文笔不好!还有,某些地方可能会和原文极度相似🌚❗️


——————————————————


嫉妒——因对方所拥有的资产比自己丰富而恼恨他人。


嫉妒跟贪婪一样,是一种因为不能满足的欲望而产生的罪恶。贪婪通常跟物质财产有关,而嫉妒则跟其他方面有关,例如爱情或他人的成功。


“怎么又来了?这种污秽之人你也想继续审下去?”雨林靠在墙上,眼神中满是对屋内之人的厌恶,语气自然也好不到哪儿去。


樱花只是笑了笑:“总得审出来个所以然吧”


“行,樱花大人里面请”雨林动身为樱花打开了身后的锁,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


樱花看着雨林微微点了点头,随后扭头走了进去。


审判者 ,没有任何欲望,不犯任何罪行的人上任,负责审视疑似沾染上欲望的人,一旦被审视出罪恶则立即执行处决,不得延缓,这些人统称为恶。


沾染上欲望、罪恶的审判者不及时处决则会堕落为独行者,这将是审判者最大的威胁,独行者与审判者恰恰相反,会无故释放自己的欲望,杀人以满足自己的快感,独行者便是最大的恶,罪行最严重严重的污秽之人。


“又来了…?”樱花的动静早已被站在窗边的少女听到,转头对她说。


“嗯,”樱花点了点头“我向上级申请过多审视你几天”


书虫现在的名声不是很好,人们说她沾染了七宗罪,但没人知道她属于哪一种罪行,本来书虫是人尽皆知的和雨林一样的检察员,但不知从哪流露出的谣言毁了她的名声,她也被关起来待审。


“可我不是恶啊……”书虫眼眸微微低垂,小声地,用樱花听不见的音量说了一句后又整理心态,抬头笑着对樱花说:“想问什么就问吧”


“你很干净,不像沾染了七宗罪”樱花淡定地说,因为她在书虫的身上没看到过一丝七宗罪的破绽,就连最轻的色欲也找不到,她笃定了书虫是被冤枉的,她根本没有沾染七宗罪,从表现行为也能看出。


“……”书虫只是苦笑了一声“不,只是你没查出来而已,又或许是我伪装的太好了?”书虫明白这个时代谣言的威力有多大,她不想牵连别人,不想因为自己断送了她恋人的前程,也不想玷污了樱花,这些天里她尽管很努力地装作沾染了色欲给樱花看,但装的毕竟是装的,漏洞百出。


“……你会没事的”樱花淡淡地回了一句后就离开了。


樱花出来后,雨林就将门又锁上了,手中转动着钥匙:“哟,这次出来的挺早啊~这么多天了,审出什么了没?”


樱花摇了摇头:“没有,没什么其他的事我就先走了”


“嗯,下次见呢~”


雨林目送樱花离开,当樱花彻底离开了自己的视线后,雨林瞬间变了脸“这次离别可能是你们最后一次相见了,既然你查不出来,那我就帮你一把”说完便离开去找了高马尾。


“你怎么来了?”高马尾见到雨林也不是太惊奇“你不应该守着书虫吗?”


“谁要守着她啊?”


“那不是你自己选的吗?”


“好了,说正事,”雨林走到高马尾的身边,把手搭在她的肩上“请你帮个忙~”


高马尾瞄了她一眼后又扭头看着手中的文件问:“帮什么?”


“去审问书虫,她沾染了七宗罪,随便给她安排一个罪名”雨林低声在高马尾的耳边说,高马尾也只是皱了皱眉。


“那是樱花的事,我不负责管”


“你可以向上级申请,他们会同意的”雨林现在只想确认了书虫的罪行,在雨林的诱导下,高马尾最终无奈地同意了。


“报告上级 ,申请审视书虫”


不一会儿,另一头便传来了一个声音:“批准”


高马尾在雨林的带领下来到了书虫的房间,与其说是房间,倒不如说是牢笼。


“我等你的好消息哦~”雨林笑了笑,打开了了门上的锁,高马尾看了她一眼后就进去了。


“你怎么又……”书虫以为是樱花又来了,转头看向门口时,进来的却是一个陌生人,她顿时愣住了“你是谁?”


“审判者,高马尾,来审问你的”高马尾做了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书虫顿了顿:“有什么问题就问吧,我会如实回答”


高马尾走上前,坐到椅子上,右腿搭在左腿上,在桌上用手撑起脸:“你怕你这样的名声玷污了樱花,对吧?”


听到这句话,书虫一怔,愣在了原地。


过了一会儿,高马尾从屋里走了出来,并向上级汇报:“已确认书虫沾染上七宗罪之色欲,请判决官立即执行处决”


“收到”


雨林则是在一旁内心毫无波澜的看着,高马尾也望了她一眼,没说什么直接离开了。


“……”巫师躲在墙后注视着这一切‘书虫真的…沾染了色欲吗?’


“什么?!”


巫师将刚才的一切都告诉了樱花


“小书怎么可能沾染色欲?!我那么多天查不出来,高马尾几个小时就查出来了?!”樱花一改以往温柔、沉稳的样子,愤怒地喊着。


“你冷静点,你这样很容易让人觉得你沾染了暴怒”巫师淡淡地对樱花说。


樱花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呼,那总不能让小书被冤枉吧?”


“没办法,”巫师摇着头,摊了摊手“书虫自己承认的,况且高马尾又是审判者最高的一阶还掌握了证据,你向上级申请多审视的那几日在她面前根本不起作用”


“……”樱花愣在了原地


巫师走到她旁边看着她说:“你要是想再见书虫一面,就赶快去刑场吧,晚了连骨灰都看不到了,这是你知道的”


樱花微微扭头看了一眼巫师,巫师皱了皱眉,因为他看到樱花的眼中除了自己的倒影,还有……一丝对什么的欲望?樱花没多和他对视,连忙跑去了刑场。


“……”巫师望着樱花的背影沉默着。


“小书!”


书虫已经被带上了刑场,樱花喊了一声,书虫听到声音回头惊讶地看着她


“色欲,戒之在色——火焰罚之”一个声音响起,紧接着书虫周围燃起了熊熊大火,书虫只是对樱花笑了笑,这个笑很干净、很纯洁,随后书虫便消失在火海之中,樱花呆在原地,眼睛直勾勾地望着火海,眼泪也缓缓留下。


“替我好好活下去”


“你知道吗?你这样很符合嫉妒的症状”高马尾背对着在不远处窃喜的雨林说。


雨林只是笑了笑,走过来:“我是,那有怎样?那群低贱的审判者不还是没发现?”


“……你是不是忘了,我也是审判者”高马尾斜视着雨林


“我没忘,但我打赌,你不会把我控诉出去的~”雨林双手搭在高马尾的肩头,转头在她耳边轻声说。


雨林赌对了,高马尾确实没有将她告发。


“愿世界还你一个温柔”


⚠这个世界观很不公平,都是我私设(?)

文笔不好,不喜勿喷 

当然 没人看我也就不需要更新了🌚💦

 

莉莉安
那边有镜头哦雨雨

那边有镜头哦雨雨

那边有镜头哦雨雨

串线什么的请远离我

⚠️带一点点高雨和书樱成分

是和固玩

主要她太特么矮了…我现在已经赌高了她还在13号徘徊,

⚠️带一点点高雨和书樱成分

是和固玩

主要她太特么矮了…我现在已经赌高了她还在13号徘徊,

串线什么的请远离我

dy上看到的一首音乐。这东西太特么好笑了然后就拿书樱和高雨来画了

dy上看到的一首音乐。这东西太特么好笑了然后就拿书樱和高雨来画了

禄师傅

这次分别后,会有重逢吗…?

(水印是别的平台的名字)

这次分别后,会有重逢吗…?

(水印是别的平台的名字)

串线串到德云社

论一幅什么样的画(草稿)能让我画三个小时这档子事……

论一幅什么样的画(草稿)能让我画三个小时这档子事……

tc🍊

高雨[囚禁]

随着清晨里第一缕阳光跟铁链的清脆声Teth从床上醒了过来。

“嘶”Teth只觉得全身酸痛,再仔细看一下自己,全身上下锁着铁链,脚裸已经被勒得通红。

此时,一阵脚步声随之传来。

“高马尾!你来得正好,快来帮我。”

可眼前的人依靠在门框上,一句话也不说

“过来帮我啊,站在那干嘛”

因为长度关系。Teth碰不到锁链。

“Teth,我是真的不相信你这脑子会是雨林领主”

“?”

高马尾走到Teth面前蹲下身子。

“长得倒是蛮好看的,就是脑子不太行”

“哈?什么意思?”

这时,Teth明显意识到了一个问题,眼前这个性格阴暗狡诈的人怎么会帮助自己?

“要是不愿意帮我的话请你离开,我...

随着清晨里第一缕阳光跟铁链的清脆声Teth从床上醒了过来。

“嘶”Teth只觉得全身酸痛,再仔细看一下自己,全身上下锁着铁链,脚裸已经被勒得通红。

此时,一阵脚步声随之传来。

“高马尾!你来得正好,快来帮我。”

可眼前的人依靠在门框上,一句话也不说

“过来帮我啊,站在那干嘛”

因为长度关系。Teth碰不到锁链。

“Teth,我是真的不相信你这脑子会是雨林领主”

“?”

高马尾走到Teth面前蹲下身子。

“长得倒是蛮好看的,就是脑子不太行”

“哈?什么意思?”

这时,Teth明显意识到了一个问题,眼前这个性格阴暗狡诈的人怎么会帮助自己?

“要是不愿意帮我的话请你离开,我可不想继续让人看我的糗样”

“拜托,Teth你到底是真的脑子不行还是在装,我走了让你好找机会逃出去是吗?”

“?你在说什么?高马尾,我听不懂你说的话”

“那我就跟你说清楚一点好了,是我,绑的你”

“…这种玩笑不好笑”

Teth还是不愿意相信自己暗恋的人竟然会绑自己。

“啧,Teth你最好不要装傻充愣”

Teth此时脑子一片空白,她什么风什么雨没见过。

“ 喂,不会傻了吧?”

(没灵感了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哒😘😘😘😘)

诺白

安卓全渠道代,也可以扩列唠嗑

来看看嘛quq,代的时候会对妈咪们的号负责的,每天都会截图汇报


可以直接加联系(因为老福消息收不到ww)


2803131263(🐧wx都可以)


(quq标签致歉)

安卓全渠道代,也可以扩列唠嗑

来看看嘛quq,代的时候会对妈咪们的号负责的,每天都会截图汇报


可以直接加联系(因为老福消息收不到ww)


2803131263(🐧wx都可以)


(quq标签致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