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高雨

67.9万浏览    4123参与
卿卿

☔️

                                    

•gl be向 年上 自行避雷

•Aurora(高马尾)27 xTeth(雨妈)26 •Aurum

•雨妈情感淡漠 性格......

                                    

•gl be向 年上 自行避雷

•Aurora(高马尾)27 xTeth(雨妈)26 •Aurum

•雨妈情感淡漠 性格比较孤僻(双方都是父母双亡)

•非光遇世界观

•不怎么会写 见谅 有什么问题私我 三千三百字左右 请食用💞

—————————————————————

Aurora死了。

彼时,Teth正百无聊赖的写着报表,收到消息,正在倒水的手突然顿住,直到温热的触感从指尖传来,才反应过来,擦干了桌上的水,回了消息。

“好”

“葬礼定在后天,有时间来一趟吧”

消息是Aurum发来的,Teth想,参加前任的葬礼算怎么回事,纠结了会,毕竟认识十几年,不去也不太好,于是应下了。

“好”末了,又觉得太冷淡,加了一句安慰的话“节哀”

消息发完后,Teth也没做报表的心思了,关了电脑胡乱往旁边一塞,倒在沙发上发起来呆,她和Aurora分开了三年,从未联系,也从不主动打听过Aurora的消息,猛然知道这个消息,她还是有些震惊的,想起来Aurora以前笑着同她说,祸害遗千年,她命硬,才不怕死的话,闭上了眼睛。

骗子,她想。

———————————————————

Teth和Aurora初中相识,Teth在一中,成绩很好,总是高高挂在榜首,被老师们挂在嘴边,Aurora晚上了一年学,正巧和她同一个班,成绩倒也不错,不过经常往Teth身边凑,美名其曰交流学习,Teth并不善交际,又不好给人打跑,只能头疼的忍受。

后来考了同一所高中,Teth被烦习惯了,索性任由她来,久而久之,她们也就成了别人眼里的“好朋友”,不过Teth不认就是了。

转折是在高三的一个晚上,Teth回家的路上被群混混堵了,倒不算什么棘手的事,Teth从小就学着防身术,对付群混混还是手到擒来,打到一半,突然撇到身侧一道银光,失策了,她想,对付她这样的弱女子,居然还带刀,真不要脸,正当她想着今晚必定要见点血的时候,身后突然蹿出来个人,替她挡住了那一刀。

她愣住,是Aurora,远处警笛声传来,伤了人的混混见势不妙,正要跑,Teth反应过来,夺过他手中的刀就将他踹翻在地,警察来后,先拷走了混混,又有一名女警过来询问了情况,将Aurora先送到了医院,Teth有些心神不宁,做完笔录后就赶到了医院,Aurora已经包扎完了伤口,脸色有些发白,Teth酝酿了半天要说的话,最后只憋出来句

“疼吗”

“不疼”Aurora笑得倒是灿烂“你在关心我吗,阿雨”

阿雨是Teth的乳名,父母去世后她就不喜别人这么喊她了,可是耐不住Aurora的软磨硬泡,还是随她了。

Teth张了张嘴,想说没有,话到嘴边,想起Aurora是因为她受伤的,又改了口

“嗯”“今天的事,谢谢你”

Aurora没想到Teth会承认,又笑得眉眼弯弯

“小事,我身强体壮,怎么会怕这点小伤,要是伤在你身上,我的心怕是会比这更疼呢”

油嘴滑舌。Teth想,不过心情倒是好了不少,就是嘴上不饶人

“要是刀刺到的是胸口怎么办,你不怕死吗。”

“这有什么好怕的,祸害遗千年,我命硬,死不了。”

Teth想说什么,Aurora突然抱着手臂哀嚎起来

“哎呦,好疼呀,想吃Teth姐姐包的馄饨了。”

Aurora眨着眼睛看着Teth。

“你比我还大一岁,我才应该叫你姐姐。”

“那你叫呗。”Aurora狡黠的笑着。

“…我去包馄饨。”Teth称得上是落荒而逃。

————————————————————

从那天开始,她们的关系就有些微妙的变化。Teth把这归根为她接受了Aurora这个所谓的朋友。高考完后,Aurora向Teth表白了,Teth反应不大,但还是接受了。

大学时期她们度过了一段甜甜蜜蜜的热恋期,问题也接踵而至,Teth性格太冷淡了,又不善交流,Aurora再热情也有疲惫的一天。

那天是情人节,Teth心血来潮准备了惊喜,她其实不懂这些的,那天特意去网上查了很多资料,甚至亲手做了一个草莓蛋糕,Aurora回到家,看到这一幕,紧抿着嘴,说了一句

“我草莓过敏”

Teth愣住,她根本不知道这件事,她们大学时期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靠奖学金和打工挣的,还要还自己之前欠下的学费,加上Aurora还有个上高中的妹妹要养,生活拮据,每次的节日礼物都是不算昂贵的小物件,更草莓这种算得上是奢侈品的,哪怕毕业了,现在也还是实习生,工资并没有多高,平时吃的也是苹果橙子这样的便宜水果,这是第一次买草莓,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

“抱歉,我不知…”

“没关系”Aurora打断她“分手吧,我们应该冷静一下”

没过多久,Teth就因为工作原因出了国,没想到,一别竟是永远。

————————————————————

Aurora葬礼那天,Teth穿了一件米白色的高领毛衣,是她们在一起第一年,Aurora送她的周年礼物,挺精致的,但Teth并不喜欢,Teth讨厌毛衣,特别是这样的高领毛衣,每一次脱下来,滋滋的静电让她心烦,更重要的是会弄乱她的头发,Teth满头长发,梳起来很困难,不过她从不和Aurora说,因为Aurora喜欢给她梳头发,每一次脱下毛衣,弄乱的头发总会被Aurora梳整齐,不过后来分手了,Teth也就再没穿过了。

墓定在一个偏僻的地方,和Aurora喜欢热闹的性格倒是天差地别。

墓碑上没刻什么字,Teth倒是惊讶的看见了自己,单独留出来的一列,上面刻着挚爱。

黑白的遗照镶在碑上,Aurora依旧笑得热烈,明眸皓齿,Teth盯着看了半天,默默给了个评价,丑,她想,没我照的好看,亏的Aurora听不到,不然可不得气的咬自己一口,想着想着突然有点想笑。

倒不是Teth没心没肺,她记得Aurora告诉她,如果我死了,你可别哭,你哭起来难看死了。她回了什么来着,哦,她说,祸害遗千年,你怎么会死,她还记得,说完,Aurora扑过来紧紧的抱着她,勒的她差点窒息。

对,有你在,我怎么舍得死呢,Aurora说

还不是死了,Teth想,或许真正的祸害是我也说不准。

葬礼结束,Aurum来找了Teth,她说,Aurora说要把你的东西给你。

Teth诧异,分手后她东西早就拿完了,还有什么没拿走吗,想着,还是跟着我Aurum回去了。

Aurum给了她一个箱子,箱子不大,也没什么重量,Teth晃了晃,没声音,她拿着回了家。

打开一看,一箱子五颜六色的信封,情书吗,Teth想,她耐着性子一封一封拆开来看,不是什么情话连篇,是她们在一起前的日常,是按顺序来的,一直到她们在一起的前一天,521封,最后一封拆开,是情侣必做的100件事,剩下几条,比如在洱海边相拥,去布达拉宫看日出…

Teth突然就想哭了,她爱Aurora吗,爱的,她也恨Aurora,恨Aurora丢下她不管,所以她三年不肯去找她,不肯打听她的一点消息,她担心她知道之后,会忍不住抛下脸面去找Aurora,可是,她现在发现,她突然不恨了。Teth想,现在弥补,或许也不晚。

Teth辞了职,买了辆车,她其实早就拿到驾照了,只是一直没什么机会开车,就没想过买,剩着的钱,她存到了卡里,同一封信一起拿给了Aurum。

“为什么”Aurum不解

Teth笑,她很少笑,Aurora也没见过几次。

Aurum听见她说

“替我的爱人付点抚养费,别嫌少呀,妹妹”

Aurum知道了她的计划,把Aurora的骨灰盒交给了她。

Teth坐在车上,看着旁边的木盒子,巧笑嫣然

“Aurora,我们走吧”

她们去到了很多地方,看了很多风景,越来越爱笑,似乎要将Aurora没笑完的都笑了。

最后一站,是洱海边,Teth抱着盒子,听着导游的介绍,偶尔跟抱着的盒子聊上两句,也不怕被认成神经病,她想,毕竟也没几天可活了,管那么多干什么呢。

来到洱海的第五天早上,Teth再也没走出客栈房间的门,被发现时,安眠药的药瓶倒在一边,Teth怀中抱着个木盒子,嘴角挂着清浅的笑。

这是她们相爱的第十年。

                                                                 

                                                                END.

         

偏爱卫衣

伤心了兄弟们😢

高雨分两批人,一种是常驻高马尾,一种是常驻雨妈,两批人各玩各的,就是遇不到捏🤭

换高马尾,我可以点亮一房的正花虚

换雨林,可以点亮一房的菇

换小众发型,嘿!告马V!喝!雨妈!她俩刚点火,串咯-

好不容易点到一个高高,迈,看见我戴雨林以8000km每秒的速度飞走了,唉

so在评论区晒自家雨或高的全部厚葬!我有红眼病

只是吐槽一下我极妙的运气,别杠

高雨分两批人,一种是常驻高马尾,一种是常驻雨妈,两批人各玩各的,就是遇不到捏🤭

换高马尾,我可以点亮一房的正花虚

换雨林,可以点亮一房的菇

换小众发型,嘿!告马V!喝!雨妈!她俩刚点火,串咯-

好不容易点到一个高高,迈,看见我戴雨林以8000km每秒的速度飞走了,唉

so在评论区晒自家雨或高的全部厚葬!我有红眼病

只是吐槽一下我极妙的运气,别杠

爱我.
祝我姐生日快乐,给我姐画的高雨...

祝我姐生日快乐,给我姐画的高雨 @寄出爱意. 

祝我姐生日快乐,给我姐画的高雨 @寄出爱意. 

Miz💫

日常

高雨组☞

墨宝把头探了出来左看右看,突然被一双大手抱了起来。


雨:噗,宝宝在看什么呀?


墨宝:咿呀咿呀


雨:噗,来让妈咪亲亲


高:💢我也要抱抱~~~


雨:噗哈哈,你都多大了,还吃一个小宝宝的醋?


高:我不管我不管,老婆抱抱嘛~


雨:好好好,抱抱你


墨宝:呜哇哇哇


雨:唉?怎么哭了来来来,抱抱抱


高:哎嘿,你这个小东西居然和我抢老婆!

这个是我老婆你知不知道?


雨:好了,她就一小孩子你....


还没有说完高峙就亲了上去


高:那我要亲亲


雨:哎呀....宝宝还在呢...


高:怕什么?她还那么小,没事......

高雨组☞

墨宝把头探了出来左看右看,突然被一双大手抱了起来。


雨:噗,宝宝在看什么呀?


墨宝:咿呀咿呀


雨:噗,来让妈咪亲亲


高:💢我也要抱抱~~~


雨:噗哈哈,你都多大了,还吃一个小宝宝的醋?


高:我不管我不管,老婆抱抱嘛~


雨:好好好,抱抱你


墨宝:呜哇哇哇


雨:唉?怎么哭了来来来,抱抱抱


高:哎嘿,你这个小东西居然和我抢老婆!

这个是我老婆你知不知道?


雨:好了,她就一小孩子你....


还没有说完高峙就亲了上去


高:那我要亲亲


雨:哎呀....宝宝还在呢...


高:怕什么?她还那么小,没事


说完又继续


墨宝:......服了,秀了我一脸...


书樱组☞

书:小朋友你怎么样了?还难受吗?


樱:没事啦,已经好多了,你看我们的宝宝,多可爱。


书:嗯,可爱,和你一样可爱。


樱:取什么名字好呢?


书:我都可以,她就和你姓吧


樱:这怎么能行,应该和你姓


书:你出力最多,当然和你姓啦


樱:那就各拿一个字好了


书:好~/亲了一口江樱的脸

  -------------

  哎嘿,没有想到吧,今天四更😋

 来来来,给她们的孩子门取名,小名就叫墨宝(没错,宝宝就是我/理直气壮)

  明天还想要车的宝子请举起你们的爪子,然后是更高雨还是书樱你们选。🎉


Miz💫

  ----------

  书樱组都来了,高雨组也不能忘记

  某些没有荔枝的友友,你的三更,请收好。

  

  ----------

  书樱组都来了,高雨组也不能忘记

  某些没有荔枝的友友,你的三更,请收好。

  

Miz💫

奇奇怪怪的雨总

  雨林坐在电脑面前破天荒的发了一次呆,以至于陈助理叫了她好多遍都没有回应,还是林小酒推了推她,才反应过来。


“啊?抱歉抱歉,刚刚没注意,怎么了?”


陈助理也不介意,毕竟自己也不敢得罪“boss说一会黎明的雨总会来,要你准备一下,一会去候客室谈合作。”说完还将一个袋子递给了雨林,“这个是刚刚有人让我给你的,说你看了就知道了。”


雨林将这个黑色的袋子接了过来,“嗯好,谢谢。”打开发现是一瓶牛奶和一个三明治,雨林看到这些东西笑了笑,这个笨蛋。


一旁的常茷她们。

常茷:哇哇哇,是谁那么大胆,给雨姐送东西。


小啾啾:应该是高总吧,不然还会有谁?


常茷:也是,谁不知...

  雨林坐在电脑面前破天荒的发了一次呆,以至于陈助理叫了她好多遍都没有回应,还是林小酒推了推她,才反应过来。


“啊?抱歉抱歉,刚刚没注意,怎么了?”


陈助理也不介意,毕竟自己也不敢得罪“boss说一会黎明的雨总会来,要你准备一下,一会去候客室谈合作。”说完还将一个袋子递给了雨林,“这个是刚刚有人让我给你的,说你看了就知道了。”


雨林将这个黑色的袋子接了过来,“嗯好,谢谢。”打开发现是一瓶牛奶和一个三明治,雨林看到这些东西笑了笑,这个笨蛋。


一旁的常茷她们。

常茷:哇哇哇,是谁那么大胆,给雨姐送东西。


小啾啾:应该是高总吧,不然还会有谁?


常茷:也是,谁不知道雨姐是一个很难啃的硬骨头。


常茷:小啾啾你终于变聪明了。


小啾啾:我本来就很聪明!熊猫生气.jpg


黎明。

雨荨一个晚上都没有睡,现在人都要虚脱了,不停地揉眉心,看了一眼手机,手机的屏保是一个可爱的小孩子,坐在门口的楼梯上发呆,但最明显的小女孩脸上的纱布,好像还差一点点就伤到眼睛了。


雨荨看着这个照片失了神,打开手机的相册,里面全部是同一个小女孩的照片,有做作业的,哭泣的,等等很多这样的。还分了好多组,一直从3岁到10岁,也只有到10岁的了。


办公室。

书楚轻走到了江樱的旁边,把一个文件放到她桌子上“新文件,还请江小姐努力。”江樱看着这份新文件,只能咬牙切齿的点头微笑“好的呢,要不还是面对面交流吧,感觉那样效率快多了,你觉得呢?书经理”


书楚轻流出一股意味不明的笑“好啊,随时欢迎。”


林小酒和常茷看着这两个人奇奇怪怪的聊天方式,表示我不理解。


候客室。

雨荨和她的助理正在等待高峙她们的到来,这时有人开门了,“雨总,久等了。”是高峙,后面还跟着雨林。


雨荨起身去和高峙握手“没事,高总后面这位是?”随后看一眼跟在后面的雨林,嗯....和她好像啊...


“这位是雨林,是这一次项目的负责人”听到和自己同姓,雨荨愣了一下,但随后又快速的上去和雨林握手“你好,我们黎明的雨荨。”


双方坐了下来后,雨荨率先开口“居然和雨小姐同姓,真是缘分。”


雨林倒没有多大的反应,毕竟在很久之前就已经了解过雨荨,只是微笑回应“确实,也希望这次我们合作愉快。”


“那是自然,我旁边的这位是华庆,是负责跟你接头的。”


这是旁边这个皮肤黝黑,身材高大的男生才开口“你好,我是华庆。”


高峙和雨林都是礼貌回应“你好。”

  

谈完之后,候客室只剩了高峙和雨林两个人,又是两个人腻歪的时间,人一走,高峙就暴露了本性,从后面抱住雨林。


“雨雨~牛奶和三明治吃了没有?”


“嗯,下次不用让陈助理给我了,我会自己准备的。”


高峙把头埋进雨林的脖颈,疯狂蹭“嗯,不要,可不能饿坏了你。”高峙还是那么温柔,这让雨林更是不知道怎么办了,高峙那么优秀,而自己.....


高峙,我该怎么办?


到了下班时间,雨林没有坐高峙的车回家,因为高峙一会儿还要去应酬,于是雨林边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本来林小酒她们想邀请雨林一起回家,但是被雨林拒绝了,林小酒也不强迫,就叮嘱她一个人路上小心点。


夕阳西下,黄昏把天空染的一层一层的红彤彤,这烧的火红的云把白色云层溶解了,到处一片温馨热意的气氛,下班的人们拥挤着赶地铁,摩肩擦踵的挤着赶往回家的路。雨林倒是不急,偶尔一个人走走也挺好的。


只是刚走到离家门口的不远处,就看到了一男一女在自己的家门前等着,雨林一眼就看出了是谁,他们就算变成灰雨林也忘记不了。


雨林平静了一下心情,走了过去“你们怎么还在这里?”秦丽娟看到雨林走了过来,连忙想上前握住手,但却被雨林躲开,秦丽娟见对方这么抗拒,也没有再出现什么动作。


“小雨啊...你帮帮妈妈吧...”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雨林打断“停,我说过了,我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我没有妈妈。”


秦丽娟一听,开始拼命的掉眼泪,跪在了地上“小雨啊!你就帮帮妈妈吧!妈妈真的知道我们以前对不起你,知道错了。”


雨林冷笑,把头别过去,不再看她“请你们离开这里。”秦丽娟不肯离开,抓住雨林的裤脚,开始了更激烈的哭诉“你怎么那么绝情啊....”


看着面前这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秦丽娟,雨林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依旧不为所动,只是放出狠话“你再不走,我就叫保安。”


秦丽娟一听要喊人,马上起来,还想说什么,但被雨林一眼瞪了回去“你们要是再来,我就不客气了。”


将人赶走后,雨林才进了家门,坐在沙发上抱着自己,自己该怎么办,秦丽娟总是不停的找上门来,如果被高峙看到了会怎么样...


雨林就这样抱着自己哭了好久好久....


到了晚上十二点半,高峙才回来,没有灯,高峙打开灯,发现雨林一个人蜷缩着睡在沙发上,走过去发现雨林的眼睛有些红肿,脸上还有干掉的泪痕。


高峙os:雨雨是发生什么了?怎么又哭了


刚将人抱起,雨林又开始抗拒,不让高峙抱,嘴里还不停的说“别碰我.....别碰我...”


高峙看着她这个反应很心疼,只能轻轻抚摸雨林的背“好了好了,雨雨我是高峙,我们去睡觉好不好?”


雨林停止了反抗,乖乖的呆在高峙的怀里,任凭她做什么。


高峙将人放到床上后,自己去洗了个澡,回来发现雨林把被子都踢到地上了,高峙无奈,拿起被子帮雨林盖好,然后给了雨林一个晚安吻,便抱着她睡着了。

  

鹿箐别墅。

雨荨刚洗完澡出来,皮肤白里透红,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从酒柜里拿了一瓶红酒,站在落地窗前一边小口喝着酒,一边看着窗外的景色。


夜晚,喧哗热闹的城市中人来人往,车道上都是川流不息的车,到处都是五彩斑斓的灯光,与夜空中的星星自身发出来的光芒交织在一起。在灯光下的大街小巷都挤满了人,显得格外热闹。


这与一个人喝着红酒的雨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真的是让人羡慕啊”雨荨在心里放出感慨,随后又打开手机相册,隔着屏幕抚摸着照片里的小女孩“不知道你现在过得怎么样了呢?”


雨荨又开始自言自语“我还遇到了一个和长得好像的女生,如果我还能看到你,你现在也肯定长得很漂亮吧。”


雨荨思考了一会儿后,拿起电话打了过去“安排华庆去干别的吧,这个项目我亲自来,嗯,对。”


雨荨os:这个女生看起来就很有趣,先接触试试。

  

次日。

因为疫情,启明决定今天中午放假,大部分人都在收拾东西,没有什么心思在工作上,也就工作狂雨林还在认真工作。


“咚咚咚”是书楚轻敲了江樱的桌子“嘿,江小姐,走吧。”


江樱被书楚轻莫名其妙的话愣住了“哈?书经理你在说什么啊?去哪里?我还要回家嘞。”


书楚轻轻笑道“噗,江小姐你忘了吗?你自己答应去我家做文件的啊。”


江樱一脸无语“书经理,放假耶?!放假你还压榨我!”


书楚轻平静地说道“江小姐,这个文件是急的,早点做完,你也好安心不是吗?”


这理由...真的是让江樱无话可说,没有办法,只能乖乖跟着书楚轻去地下车库。


林小啾和常茷依旧吃瓜。

  

雨林则刚接到消息,现在要去和黎明谈项目,拿起平板包就走了。


咖啡厅。

雨林来的指定的地方,但对方却不是之前见到的华庆,而是黎明的总裁雨荨。


雨荨热情的和雨林打招呼“雨小姐,你来了。”


“怎么是雨总?华先生呢?”


“怎么?不愿意看到我吗?”


雨林os:这是什么奇妙发言???怎么感觉和高峙有得一拼。


“啊,不是的,就是没有人告诉我换人了,有点震惊而已。”


雨荨没有继续接话,而是叫来了服务员“雨小姐想喝点什么?”


“我?都可以的,就美式吧。”


雨荨听到这个愣了一下“雨小姐居然喜欢和这种苦的吗?”


“嗯,以前一次意外喝过,后来就习惯点这个了。”


雨荨听着这个回答,略带思考的点了点头。雨林刚想拿出平板,就被雨荨打断了“哎,雨小姐,今天把你约出来,不是谈工作的。”


雨林疑惑“为什么啊?那雨总你叫我出来是因为什么?”


这时咖啡来了,雨荨把美式递给雨林“来,先喝点东西。”


“这次叫你出来呢,就是想了解一下雨小姐而已,这样方便合作嘛。”雨荨一脸正经的回答雨林。


雨林os:....这个雨总真的是让人捉摸不透。


公寓。

又是黑白色....江樱真的是要鼠了,这样的地方书楚轻是怎么呆的下去的啊?!


书楚轻递给江樱一杯水“你已经来过一次了,已经不用我多说了吧?”


江樱接过水,朝书房走去“啊对对对,谢谢你放假还压榨我。”


书楚轻在后面偷笑os:这小朋友怎么这么可爱

  -------------

  终于写完了,肚子痛到起飞🥺


年糕
蹲高马尾 女孩子 一起磕高雨啦...

蹲高马尾 女孩子 一起磕高雨啦 没什么要求🌹一起玩就行🌹🌹🌹年龄最好和我差不多 当然不是也行😎🌹

蹲高马尾 女孩子 一起磕高雨啦 没什么要求🌹一起玩就行🌹🌹🌹年龄最好和我差不多 当然不是也行😎🌹

Miz💫

过去的枷锁

  公寓。

“江小姐请进吧。”书楚轻打开门,从玄关处拿出一双拖鞋,黑白色,嗯。墙白色,沙发白色,桌子黑色,柜子黑白色。斯!这书楚轻是有多喜欢黑白色!


看着这只有黑白色的客厅,对于家里各种各样的颜色的江樱要疯了“书经理你这....你家真别致。”


书楚轻当然知道她是指什么,“噗,我不喜欢花时间来弄这些,就直接这样了,进来吧我去给你拿杯水。”


江樱在书楚轻倒水的时候也没闲着,开始打量她家里有没有别的摆设,答案是没有,什么都没有,这让江樱觉得书楚轻不是一般的无趣,默默地给她打上了无趣的标签。


青山别墅。

雨林还在想着刚刚发生的事情,如果他们还来我要怎么办?被高峙知道了会怎么...

  公寓。

“江小姐请进吧。”书楚轻打开门,从玄关处拿出一双拖鞋,黑白色,嗯。墙白色,沙发白色,桌子黑色,柜子黑白色。斯!这书楚轻是有多喜欢黑白色!


看着这只有黑白色的客厅,对于家里各种各样的颜色的江樱要疯了“书经理你这....你家真别致。”


书楚轻当然知道她是指什么,“噗,我不喜欢花时间来弄这些,就直接这样了,进来吧我去给你拿杯水。”


江樱在书楚轻倒水的时候也没闲着,开始打量她家里有没有别的摆设,答案是没有,什么都没有,这让江樱觉得书楚轻不是一般的无趣,默默地给她打上了无趣的标签。


青山别墅。

雨林还在想着刚刚发生的事情,如果他们还来我要怎么办?被高峙知道了会怎么样?会不会...“斯!”雨林因为分神,不小心切到手了。


用水冲洗一下,从口袋里拿出贴上创可贴继续做饭,这在以前是常事,因此雨林养成了每次都在身上放几个创可贴,一直到现在都是这样。


只是被切了一个小口子,为什么...为什么我现在那么难受。雨林想着想着眼泪又流下来了,正好敲门声响起,雨林擦了擦眼泪,又重新板起了脸,她以为是秦丽娟他们又来了,刚想轰,结果一看是高峙。


高峙一眼就看到了雨林手上的创可贴,拉起雨林的手就问“雨雨,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弄的?”面对高峙温柔的询问,雨林还是绷不住了,放声大哭起来。


这让高峙不知所措,只能抱起雨林一边安抚一边朝沙发走去。等雨林缓了一会后,才将人轻轻发在沙发上,一边给雨林擦眼泪一边问“雨雨,不哭了啊,有什么事情慢慢说,我在。”高峙对雨林真的是温柔到骨子里。


但雨林还是不愿意和高峙说刚刚发生的事情 ,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没事,吃饭吧。”说完就去厨房拿碗筷,留高峙一个人在沙发。


高峙看着雨林走远的背影很难受,虽然已经和雨林在一起有4年多了,但雨林总是不愿意和自己敞开心扉,不愿意服软,这可要怎么办呢?


在饭桌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很安静,安静的让人窒息。


雨林压根没有心思吃饭,一直看着桌子,一碗饭就一直保持原样,一直给她夹菜的高峙还是开口了“雨雨啊,不要想不好的事情了,好吗?乖乖吃饭。”


但雨林好像没有听见一样,没有任何动作,高峙看着她这个样子很无奈,也很心疼,干脆直接给她喂饭,面对突然伸过来的饭菜,雨林这才有了反应,但并吃下,而是推开高峙的手“不用,你继续吃,我去洗澡了。”


又是推开,高峙也没有了心思吃饭,把碗筷收拾完之后,就回到房间等雨林,这一次她决定和雨林好好谈谈。


公寓。

江樱正在书楚轻的书房卖力的改着不知道改了多少遍的文件,而书楚轻就悠哉悠哉的躺在旁边的沙发上。


江樱os:giao!这个书楚轻!自己搁那里那么轻松,让我改着文件,💢气死了一会她不给我通过,看我不嘎了她!


因为已经不知道改了多少遍,江樱实在不知道哪里还可以改,也就在那里随便打字,消磨时间,感觉磨得差不多了,就把书楚轻叫了过来。


书楚轻站在江樱后面看似在认真的看这份文件,其实是在偷偷闻她身上的樱花香。


书楚轻os:小朋友身上好香啊,淡淡的樱花香味,想抱着...


江樱看着她迟迟不说话,以为这一次又没有通过,“不是吧,书楚轻,又不行?”书楚轻这才回过神来“噗,很聪明,你继续。”


江樱:💢💢💢我忍不了了!


江樱开始疯狂锤打书楚轻,“喵的!总是不通过!有本事你自己来改!!!我不干了!”


江樱的力气并不是很大,这对于书楚轻来说简直就像挠痒痒,但她好像是装作自己被打的很疼的样子,“哎呦!你别打了别打了。”


江樱并没有收手,“说!这次过不过!”书楚轻想跑,结果被江樱扯住了衣角,露出一个“天真无邪”的微笑“你要跑到哪里去?书 经 理。”


黎明(下午6点)

雨荨还在办公室里想着雨林,“那个女孩...”才想到一半,就被冯瑜打断了,“雨总,这个是明天的行程,请你过目”


雨荨接过平板,开始看看明天的行程,冯瑜在一旁说道“一会就快到和启明的高总的会餐时间了,我们现在出发吗?”


雨荨点点头,将平板给冯瑜“那就辛苦你了,我们走吧。”


在车上雨荨也没有闲着,“小瑜,你还记得今天我们在门口看到的那个女生吗?”


“是那个上电梯的女生吗?我还记得,怎么了?雨总。”


“也没什么,就觉得她长得挺好看,突然想到了而已。”


到了餐厅,雨荨跟着服务员来到包间,高峙正好点完菜,看到雨荨来了,便上前握手“雨总,你来了,坐吧。”


“高总,我也不客套了,我们直接开始谈谈合作吧。”


“雨总这么急啊?那行吧,我也喜欢快速解决问题。”


“关于上一次的合作,我还是向高总道歉,也感谢高总还愿意再给黎明一次机会。”


“也没什么,有一些废物在公司很正常,我也要感谢雨总,让我有一个理由解决我公司的阻碍。”


“这个是合同,还请高总过目,如果可以,我们就开始合作,这次的接头人我们公司会好好筛选的,请高总放心。”


合作谈好了之后,两个人各自寒暄了几句便离开了。


青山别墅

雨林刚洗完澡,穿着睡袍走了出来,头发没有完全吹干,没有了平时的蓬松,高峙正坐在床边等着她。


雨林看着她这样,也知道她要干什么了,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坐到了高峙的旁边。


高峙也没有指望她先开口,“雨雨,你能不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你今天在公司不是还好好的吗?”


雨林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紧紧的拽着衣角,牙齿不自觉的咬着下唇,半天才开始说话“我....”


高峙知道她的为难“雨雨,我们已经在一起那么久了,但是你从来不和我坦诚,从来不肯服软,能不能不要这样?”


雨林也想和高峙坦诚相待,但是自己那糟糕的过去....让她没有办法说出口,她害怕高峙也像他们一样,再一次抛弃自己。明明知道高峙对自己很好,知道高峙不会那样做,但心中那种自卑感让她无法说出。


高峙见雨林依旧不说话,也不心急,只是心疼,难受,自己爱着女孩,在一起那么久,却不愿意服软一次,“雨雨,你说说好吗?你不是一个人。”高峙并不知道雨林以前的经历,只是从相处过程中推测出雨林可能和家里关系不好,导致性格孤僻,所以从未提过家里的事情。


见雨林还是不肯说,高峙只能抱住她“算了,你不愿意说我也不强迫你,但我还是希望你能依赖一下我,那怕是一次。”还亲了亲雨林的眼角“睡觉吧。”随后便躺上了床。


高峙,对不起,我是个卑鄙的人,一个胆小的人,我无法去面对过去我所发生的事情,我没有办法说出口,无法对你坦诚相待,你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我爱你。

  

雨林躺进了高峙的怀里,小声说了一句“对不起。”虽然很小,但还是被高峙听到了,她没有说话,只是把雨林抱紧了一些,笨蛋,不用说对不起。


因为昨天发生的事情,雨林今天的状态并不好,一个上午都迷迷糊糊的,有一次差一点就把咖啡接过头了,还是小啾啾不停的提醒才反应回来。


小啾啾见雨林这个样子,有点担心“雨姐,你怎么了,今天一个上午你看起来都迷迷糊糊的,是没有睡好吗?”


雨林摇摇头,“没事,就是事情有点多,有点忙不过来了,我休息一会就好了。”小啾啾半信半疑“行吧,你自己注意一点,实在不行了,就请假吧。”雨林点点头,又一次将自己埋进那一堆文件里。


到了中午,雨林并没有多大的食欲,拒绝了高峙后,自己一个走到了天台吹风,“我该怎么办...”


“雨林。”一个陌生的声音传了过来,是一个男生,雨林对他没有太大的印象,“你是...”那个男生也没有感到意外,毕竟雨林一直都是一个人,虽然长得好看,追她的人也不少,但是她的气场真的是让人难以靠近,这也让她除了一些必要的接触,她基本不认识几个人。


那个男生笑着说“我是张凡啊,你不认识我也正常,毕竟没有怎么说过话。”雨林点点头,继续看着远方“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张凡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也...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刚刚看到你一个人走了上来,有点担心而已。”雨林没有说话,张凡也不介意,走到离雨林还有一个人的距离一起吹风。


这一切让在天台门口偷看的高峙看的一清二楚,高峙生气的锤了一下墙,又走开了。


办公室。

现在正是午休,小啾啾她们正在聊着八卦。


“哎,江樱,你的文件通过了没有?”


“我猜肯定没有通过。”常茷嘲笑到


“哎嘿!常茷你就只知道嘲笑我,我的文件可是过了的。”


“!!!居然过了!你怎么做到的?!”常茷听到江樱的回答很是震惊。


“那还不是因为我厉害,果然还是要面对面交流,昨天晚上可累死我了,手老酸了。”


常茷仿佛听到了不得了的事情露出了一脸姨母笑“咦,江樱你们两个.....”


江樱连忙当断“你在想什么呢?!是我打了她一顿啦,她不停的求饶,哼哼。”


林小酒在一旁不停赞叹“不愧是江樱,以后我就叫你江姐了。”

  

这时陈助理走到了雨林的旁边“雨小姐,boss找你去办公室一趟。”雨林猜到可能是自己拒绝和她吃饭这个事,对陈助理点点头,便去了。


“咚咚咚。”

“进来吧。”


“找我什么事情?”雨林开口。


高峙将合同递给雨林“给你,这是和黎明的合作的合同,你看看,你以后就是这个合作的负责人了。”


雨林愣了一下,“我还以为是别的事情。”高峙站了起来,走到雨林的旁边,对着她的耳朵吹气“不然你以为是什么事情?嗯?中午和张凡聊的很开心啊。”


雨林意识到不对,连忙反头“不是!我没...”高峙不满意的将雨林抵到墙上亲了上去。


很霸道,没有以往的温柔,只有不停的索取,不满的咬着雨林的下唇。


“下次不准和别人聊的那么开心,女的也不行。”


“嗯.....”雨林趴在高峙怀里调整着呼吸。

  ----------------

  今天的我真勤奋,写了这么多😎

  奖励自己休息两天,你们不会介意的对吧ovo


烤炉虫

  surprise 

  “我(们)的存在本身就是错。”

  

  

  世界观草拟中.dpj

  (ps:私设世界观主要分两个阵营,人(光)之子和光之生物后裔,猜猜高雨是什么)

  surprise 

  “我(们)的存在本身就是错。”

  

  

  世界观草拟中.dpj

  (ps:私设世界观主要分两个阵营,人(光)之子和光之生物后裔,猜猜高雨是什么)

偏爱卫衣

“报仇”成功的诚

事后的小忠躺了两天🙏

(woc,我咕了这么久?!)

“报仇”成功的诚

事后的小忠躺了两天🙏

(woc,我咕了这么久?!)

桑裳

冬天

  高雨 替身与转世

我的爱人,死在了​最为寒冷的那年。

那场战役打响在边境,我亲眼目睹她的胸口被冥龙的尖刺贯穿,而我只能拖着自己只剩白骨的残肢无能为力。

寒风掺杂着一股极为浓重的血腥味钻入我的鼻间​,我的嗅觉极为灵敏,可此时我已然闻不到丝毫生机的味道。

我鼻间耸动,刚流下的一滴泪就已经化成冰珠挂在脸颊不肯滑落。

​刺骨的风吹过这片了无生机的平原,我冻得哆嗦,却再也没有人为我披上一件大衣。

——

​在爱人死后的第十四年,那是个冬天。

我在墓边遇见了她。

那是一个与她相像的​孩子,或许是她勾起了故人回忆吧,我收养了她,给她取名为高。

时间越积越累,我逐渐发现无论是相......

  高雨 替身与转世

我的爱人,死在了​最为寒冷的那年。

那场战役打响在边境,我亲眼目睹她的胸口被冥龙的尖刺贯穿,而我只能拖着自己只剩白骨的残肢无能为力。

寒风掺杂着一股极为浓重的血腥味钻入我的鼻间​,我的嗅觉极为灵敏,可此时我已然闻不到丝毫生机的味道。

我鼻间耸动,刚流下的一滴泪就已经化成冰珠挂在脸颊不肯滑落。

​刺骨的风吹过这片了无生机的平原,我冻得哆嗦,却再也没有人为我披上一件大衣。

——

​在爱人死后的第十四年,那是个冬天。

我在墓边遇见了她。

那是一个与她相像的​孩子,或许是她勾起了故人回忆吧,我收养了她,给她取名为高。

时间越积越累,我逐渐发现无论是相貌或性格,她们都极为的相似,就像是……她的转世一样。​

转世?云之国确实有不少相像的案例,逝世之人换了身份重新回到故人身边。

​这太荒谬,但我又不由的希望,这如果是真的就好了。

或许是我太想她了,以至于​高的一颦一笑都让我觉得像极了她,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高的十八岁生辰,她对我说,想与我在一起​。

我恍惚间,从高身上看见到了她的影子,她冲着我笑,我心头一颤不经落下泪来。

高慌了神,以为是自己太过唐突吓着了我,不知所措的抬起手试图抚去我的泪水。

“阿雨……抱歉,是我太着急吓到你了……”

高待我心情平复,垂着脑袋低落的道着歉,我歪过头轻声安慰她,喉间还带着几分哭过后的沙哑。

“没关系……我答应你。”

这时候到高恍惚了,她的神情中带着惊愕,手足无措。

我只是笑着摸摸她的脑袋不说话。

——

她成了我的恋人,高对于我的照顾甚至比她还要好。

她会在我恍惚时抱住我轻声安慰,也哼着一首熟悉的小调,听她哼这首曲子时就像漂泊在外的游人回到家乡,坐在温暖的篝火旁听人们的欢声笑语,听屋外被吹的摇曳的风铃般悦耳。

她总是搂着我说,“阿雨,我在呢。”

高的怀抱很温暖,与十八年前我向爱人索取的拥抱不同,她的怀中不再残留活人的温度,留下的只有刺入骨髓的冰寒。

往昔的回忆如潮水般涌来,我抽动鼻间,眼角酸涩。

——

天又开始冷了。

我呼出一口寒气,用毛绒围脖包裹了自己一圈又一圈。

她走到我身后用力抱起我,笑的欢快,我好似被她感染,也笑出声来。

她的手触及到一片飘落的雪花,晶莹剔透的,尚还闪着光泽。

“阿雨,我很喜欢冬天,因为十八年前的那个冬天,我遇见了你!”

我的思绪浮沉,记忆飘回那个最为寒冷的冬天,雪花落在羽睫,我眸间轻颤再回首时,那根长刺贯穿了她的心口,她的嘴唇张张合合,好像说了什么,可血腥刺目的画面反复回荡在我眼前,模糊了我的视线,我听不清也看不见。

我颤抖的抚去雪花,心头的痛刻骨铭心,我索性闭上眼不去看,高的话语还在继续,我唇舌轻启,声音轻的听不见。

“我讨厌冬天。”

话毕,我被搂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她的声音被寒风吹的雾蒙蒙的,但我还是听到了那句我爱你。我什么也没说,只是将自己埋入更深层的怀抱阖上了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