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高雨儿

4261浏览    145参与
azure

这部剧里的女性服装都相当可以啊! 

这部剧里的女性服装都相当可以啊! 

像北而居

我居然才知道雨儿姐演了从前有座灵剑山!而且雨儿姐演的超赞!爱了爱了!

我居然才知道雨儿姐演了从前有座灵剑山!而且雨儿姐演的超赞!爱了爱了!

包袱斋

来自脱发男孩女孩的惺惺相惜💇

来自脱发男孩女孩的惺惺相惜💇

包袱斋

都闪开,真·亚洲舞王·尼古拉斯·海铃来了!👯

都闪开,真·亚洲舞王·尼古拉斯·海铃来了!👯

超级网剧从前有座灵剑山

灵剑派携众弟子倾情献上舞蹈表演,在这里给大家拜个早年啦🤗

灵剑派携众弟子倾情献上舞蹈表演,在这里给大家拜个早年啦🤗

超级网剧从前有座灵剑山

导演娇羞起来,高雨儿都自愧不如🙈

导演娇羞起来,高雨儿都自愧不如🙈

超级网剧从前有座灵剑山

高雨儿和阮圣文戏外互动好有趣~

高雨儿和阮圣文戏外互动好有趣~

超级网剧从前有座灵剑山

来听听许凯高雨儿魔性笑声……

来听听许凯高雨儿魔性笑声……

💙海盐阿澜_

【百合/高雨儿】青鸟

自娱自乐同人文

不喜勿喷,瞎眼滚边。

——


‖她是我今生唯一的信仰。

哪怕爱她这一场,

天寒地冻,路遥马亡。


【半序】

寒城的秋已开始冷了。

正如它的名字。

也许是因为处于偏北的地区,这里一直温度不高,于是一入秋,就又干燥又寒冷。

沈半江不喜欢。

沈半江此刻正蹲在石阶上,望着阶下来回汹涌的人潮。她一个人蹲在孤零零的台阶上,显得无助弱小。

沈半江大概也是觉得无聊了,于是从口袋里摸出半盒烟,又找了个打火机,自顾自的抽起烟来。一双冷眸望着远方,并没有什么神采。

就如同所有的快乐都消失殆尽一般,眼底全都暗淡了光辉。

沈半江揉了揉半长不短的粟发,把抽到一半的烟摁灭,烟雾奄奄一息的飘浮在空中,风一吹,散了。

她正对着寒...

自娱自乐同人文

不喜勿喷,瞎眼滚边。

——


‖她是我今生唯一的信仰。

哪怕爱她这一场,

天寒地冻,路遥马亡。


【半序】

寒城的秋已开始冷了。

正如它的名字。

也许是因为处于偏北的地区,这里一直温度不高,于是一入秋,就又干燥又寒冷。

沈半江不喜欢。

沈半江此刻正蹲在石阶上,望着阶下来回汹涌的人潮。她一个人蹲在孤零零的台阶上,显得无助弱小。

沈半江大概也是觉得无聊了,于是从口袋里摸出半盒烟,又找了个打火机,自顾自的抽起烟来。一双冷眸望着远方,并没有什么神采。

就如同所有的快乐都消失殆尽一般,眼底全都暗淡了光辉。

沈半江揉了揉半长不短的粟发,把抽到一半的烟摁灭,烟雾奄奄一息的飘浮在空中,风一吹,散了。

她正对着寒城有名的溯江,江对岸是纷乱的霓虹,格外耀眼。

天地如此之大,却没有一个能被沈半江称为“家”的地方。

沈半江留恋的看了对岸一眼,然后从容的站起,回身走上台阶。台阶尽头是一家生意有些萧瑟的酒吧,名字很好听:青鸟。

她喜欢这里:冷清点好,干净。

是真真正正的,从内而外的干净。

推门进入小酒吧,吧台还有人在工作,是个长得青涩的小男孩,看见沈半江,微微颔首一下,挤出好看的笑容。沈半江和他挺熟的,却也是唯一熟的男性。章沉,零时工,偶尔趁学习之余打点工赚些外快,人挺老实,所以沈半江能把他当成朋友。

“章子,来瓶可乐。”沈半江以二五八万的形象坐到吧台,正对着章沉。章沉小声的“嗯”了声,然后从冰桶里拿出一瓶冰可乐给沈半江。沈半江接过可乐,把椅子转了个角度,半倚着吧台看向平常有乐队演出的小舞台,今天空荡荡的。

“章子,今天没请乐队来吗?”沈半江问。

“没呢,今天来的只有一个歌手,反正青鸟平常没什么人来,老板说省点钱算了。”章沉仔细的擦拭一个玻璃酒杯,透过玻璃杯看见沈半江波澜不惊的面容。

青鸟里只稀稀疏疏的有几个来客,章沉负责吧台这个区域就没瞎走动,干脆陪沈半江聊聊天说说闲话打发时间。

直到沈半江又要了一瓶可乐,她有些不耐烦的问:“章子,你说的歌手还来不来?”沈半江有个习惯,一旦青鸟有乐队出演,她基本是秉持“乐队走我也走”,没有乐队她就回小公寓里点份外卖,窝在小沙发里看无聊的动漫,然后把声音调到最大。

这样她就可以自欺欺人的以为身边真的有一群人在陪着她。

她讨厌孤身一人的感觉。

章沉终于放下他执着已久的酒杯,左顾右盼几下,下巴向门口的方向翘了翘:“来了,你看,就是那个。”

顺着章沉的目光,沈半江看见从青鸟正门走进来的人。

来人身形颀长,虽然是短发,却不知为何多了几分妩媚,一双杏眸勾魂摄魄,仿佛打碎了一片星空散落在她眼底。她穿着最简单的黑T恤,身后背一把原木吉他,匆匆忙忙走上舞台,开始调音,试话筒。

沈半江全程目不转睛的盯着她,一只手搭在吧台上问章沉:“这人叫什么?”

章沉就跟个小百科全书一样有问必答:“高雨儿。”

沈半江若有若无的“哦”一声,听见台上已经传来的吉他的扫弦,也无心再喝可乐,看向台上的高雨儿。

高雨儿的声音极温柔,不同于沈半江的低沉磁性,她就像是被洗刷过的温润美玉,舍不得去触碰。

“第一首歌是《春风十里》。”

……

“第二首歌是《探清水河》。”

……

“第三首歌是《小宇》。”

……

唱了第五首歌,高雨儿放下吉他做中场休息,她走到吧台,向章沉要了一杯柠檬水。

“加些蜂蜜吧,对嗓子好。”

一旁的沈半江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章沉停下手中的动作,他还没见过沈半江主动和谁打过招呼,连自己都是主动搭讪才和她算认识,于是便饶有兴趣的看两人之间能有什么戏剧化的演变。

高雨儿愣怔一下,而后一声“谢谢关心”,意思是可以。

“你唱歌很好听。”

沈半江对于搭讪这一方面技术还不够纯熟,与陌生人说起话来有些别扭。

高雨儿不太在意,还是很有礼貌的回复:“谢谢。”

沈半江都快觉得如果自己现在扇她一巴掌她都会面带微笑的说一声感谢。

章沉继续吃瓜,顺便把柠檬蜂蜜水递给高雨儿。高雨儿接过精致的玻璃杯,温吞吞的喝着,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沈半江说话:“诶,我觉得你有些眼熟啊?你叫什么?”

沈半江显然没想到高雨儿会主动和她搭讪,愣怔了好一会:“沈……半江。一半的半,江山的江。”

高雨儿的笑容像久久不会散去似的:“一半江山?嗯……好像没听过。但是个好听的名字,我能猜猜它的寓意吗?”

沈半江没看她,轻声“嗯”了一下。

高雨儿用食指敲打玻璃杯边缘,思考几秒:“如果我没听错‘半江’出自白居易的诗句‘半江瑟瑟半江红’,这句指诗人沉醉于残阳的景色,也能指残阳的景色美好。”高雨儿说罢,看向一语不发的沈半江,匆忙解释:“我胡乱解析的,你别生气啊。”

“不会。反正我也不知道我的名字的寓意是什么。大概是因为我在酉时出生在溯江旁的医院,窗外看溯江正好是那副景象,家人才取了这个名字。”沈半江放下已经喝完的可乐,却还是没看高雨儿。

高雨儿休息够了,侧头看向沈半江和章沉:“我这里歌荒了,想不到下面唱什么,你们两个各点一首吧。”

沈半江不经常听歌,不太了解有什么新潮好听的歌曲,所以章沉先开口点了首周杰伦的《彩虹》。高雨儿见她半天不出声,也没为难:“干脆送你一首歌吧。你听过五月天吗?”

听是自然听过的,当然只是两首简单的《倔强》和《离开地球表面》,别的没怎么听过。

高雨儿又走上台,抱起她那把吉他,先唱了章沉的《彩虹》。

接下来,歌声戛然而止,高雨儿温柔的嗓音又传入沈半江的耳朵:

“接下来这首歌,是五月天的《知足》。”


‖怎么去拥有 一道彩虹

怎么去拥抱 一夏天的风

天上的星星笑地上的人

总是不能懂不能觉得足够

如果我爱上 你的笑容

要怎么收藏 要怎么拥有

如果你快乐 不是为我

会不会放手其实才是拥有

当一阵风吹来风筝飞上天空

为了你而祈祷 而祝福而感动

终于你身影消失在 人海尽头

才发现 笑着哭 最痛


高雨儿扫弦的动作很美,修长的手指穿梭在琴弦间,换做任何一个人看见了,都会忍不住想把她保护起来。

这样的美人,怎么能亲自弹琴,应该有一整个管弦乐队给她伴奏才可以。

沈半江的确是这样想的。


等唱完这首,青鸟里客人也不多了。高雨儿也没了唱下去的动力,干脆又坐回吧台。章沉很自然的又倒了一杯柠檬蜂蜜水给她。

“章子,我先走了,晚了打不到车。”

沈半江这样说着,付了可乐的钱,缓慢的走出青鸟。

热闹凑够了,是时候该迎接自己的孤独。

这是一个抑郁症患者的必修课。

沈半江再次摸出那半包烟,点燃,叼在嘴边,走下熟悉的台阶,站到冷清的街灯下。偶尔有车经过,卷起一地枯叶,吹到她脚边。沈半江怪无聊的,一脚一个踩下去,枯叶发出清脆的“咔嚓”声。

像调音高时吉他发出的声音。

它们以此来证明它们的存在。

那自己呢?自己是否又真的存在?


沈半江半倚着街边的公交站牌,低头看了一眼左手腕上的石英表:12点整。

街上已经显得空荡荡,清冷的很。

沈半江眼看也是打不到车的样子,干脆自己走路回公寓来的好,路上说不定还能遇到没收摊的大排档,可以打包一份碳烤生蚝。

这样一想,心情似乎好了很多。人嘛,就该看开一点,凡事往好处想,也就不会有那么多心病了。

沈半江走在街上,望着自己拖得长长的影子。它就那样一直向前蔓延,像一个自由的灵魂。

这是沈半江唯一能在每天见到的,无时无刻。她真害怕有一天醒来看不见自己的影子。

哦,大概等她死了也就看不见影子了。

沈半江自暴自弃的走在空落落的街上。

就和她的心情如出一辙。

沈半江放缓步伐,抬头看天。耳畔是迟迟不肯消停的蝉鸣。她掏出耳机,播放一首日本重金属,盖过了蝉鸣,也好让自己不要那么无聊。

就这样走了没几步,摩托车的鸣笛声大过了耳机里的重金属音乐。大半夜的那些摩托车载客也没消停,沈半江烦躁的没去看对方,紧接着加快了脚步。

那人没有放弃,穷追不舍的跟了好几步,看沈半江没有回复,只好大喊:“半江姐!半江姐!”

沈半江终于关闭手机里播放的音乐,侧头看去,章沉骑着自己那辆威风凛凛的黑色摩托,身后载着高雨儿和她的吉他。

“小沉说刚好顺路一起回大学,没想到路上遇到你了!诶?你怎么不打车回家啊?”高雨儿戴着一个并不太合适的头盔,激动的朝沈半江挥手,沈半江颔首致意。章沉虽然平常看起来纯良无害,但是对摩托车却有着不可名状的执着,乍一看车上的少年,像忽然间长大成熟了一般。

“不用了,与其把时间浪费在一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开来的出租车上,我还不如自己先走回家。”沈半江苦笑。

“半江姐,我顺便载你一路吧。我记得你的公寓离大学城不远。”

沈半江谢绝了他的好意。章沉的摩托大是大,但再载上她就有些吃力,一不小心还会因为超载而被罚款。而且她还想路上找一个大排档打包点宵夜吃。从这里步行到她的公寓也就短短十分钟,她还没那么金贵。

“啊……那小沉你先走吧,我陪半江。”

高雨儿摘下头盔还给不解的章沉,跳下摩托。“不必了,你是大学生吧?明天应该有课吧?不能耽误休息影响学习。”沈半江蹙眉,催促高雨儿上车,但高雨儿似乎是块牛皮糖化身,就是粘着沈半江,还嘱咐章沉“路上小心”。章沉拿她没办法,一加油门绝尘而去。

高雨儿背着比自己还大的吉他,一步一步的跟在沈半江身后,沈半江不说话,耳机里却已经换上了高雨儿刚才唱的那首《知足》。

沈半江忍不住小声哼起旋律。

也许是沈半江人高马大,走的相对比高雨儿快一些,高雨儿只好三步并作两步的跟上。沈半江没有注意到身后高雨儿的这些小动作,还是自顾自的向前走。

“半江……你能不能,走慢一点?”

高雨儿追上沈半江,上气不接下气的问。

沈半江起先还愣了一下,随后木讷的点点头。

又走了几步,沈半江找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大排档。她回过头:“我要买一份宵夜,你先走,还是等我?”

“我和你一起,”她的目光看向沈半江即将走去的烧烤摊,“嗯……我正好有些饿了,我也买一份好了。”高雨儿笑的很开心,而然沈半江并不明白她到底开心什么。

真羡慕她。

沈半江要了一份铁板鱿鱼,然后在冰柜前捧着小筐挑了一份烧烤。高雨儿犹豫了一下,最后打包一份蒜蓉烤生蚝。两人站在烧烤架旁,烟雾氤氲,散落在空气里,配合烤架上爆裂开来的油声,沈半江忽然有一种“我烤的不是烧烤而是寂寞”的感慨。

“半江应该是很经常吃烧烤吧?烧烤致癌,要少吃才是。”高雨儿很没头脑的说。

沈半江特别想说“那你别吃”,但是她克制住,接过她的铁板鱿鱼和烧烤,又不顾高雨儿向前走。高雨儿像个小跟屁虫似的跟上她:“你能不能等等女士,有些绅士风度啊?”

沈半江淡漠的回头:“你没听到刚才章子叫我姐吗?”眼神里没有丝毫的感情。

高雨儿愣怔一下,刚才摩托车发动机声实在太大,她又有些走神,还真没注意到章沉叫沈半江姐。要是不说,她还真以为沈半江是个好勾搭的高冷冰山男。就凭她半长不短正好能扎个小揪揪的粟色发型,深邃的瞳眸和锋利苍白的薄唇,高雨儿就能把她划为杂志上刚剪下的时装男模。

“哎呀,你是女生啊,那就好说啦。”高雨儿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顺势一把搂住沈半江修长的脖颈。但由于她和沈半江身高上还是有些差距,她踮着脚尖走了几步,终究还是放弃了继续楼下去的想法。

沈半江也不喜欢和陌生人太过亲密,但也许是高雨儿身上的香水味并不让她讨厌,她第一次没有闪躲。


“好了,我到目的地了!”

高雨儿站定在大学学生街的入口,冲沈半江挥挥手算是告别。“有空来找我玩!”她走上台阶,特激动的样子。沈半江站在台阶下,目送她消失在台阶尽头。

然后她独自又走了几分钟,从口袋里掏出门禁卡,门口穿着工整制服的保安冲她敬礼,她颔首,走进公寓。

作为寒城地段最好的高档公寓,她废了一番气力才弄到了这里房产证。房子不大,80平左右,她一个人住也足够了。小客厅放着宜家搬来的灰色沙发,旁边是俯视寒城的落地窗,铺着卡其色的地毯,橙色灯光照耀公寓内每个角落。厨房很小,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一个吧台配置了各种装备,还有烤箱放在灶台旁,她偶尔可以烤点小蛋糕吃。

这些全是沈半江一个人设计的。她大学虽然没有主修设计,但认识过学设计的,把构思告诉对方,对方也有求必应,完美的设计出她心仪的房间。

她在小吧台前坐下,想了想还缺些什么,就从小冰箱里拿出一瓶可乐。

可乐就像续命药一样不可或缺。

她打开白色的快餐盒,嚼着火候恰到好处的鱿鱼,拉开可乐的拉环。可乐发出清脆的声响。灌入喉中,有些刺痛。

不知是可乐爆裂的感觉太过刺痛,还是烧烤辣了些,沈半江的眼眶在那一瞬间泛起微红。

她不知所措的抹了把眼泪。

也许是年纪大了,泪腺也会弱化吧。


——“也许是年纪大了,泪腺也会弱化吧”出自蓝淋《双程》


超级网剧从前有座灵剑山

历练继续进行,灵剑三子来到了季阳城,重逢老板娘,又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故事发生呢?

历练继续进行,灵剑三子来到了季阳城,重逢老板娘,又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故事发生呢?

超级网剧从前有座灵剑山

王陆忽悠老板娘下山,但他的话听起来也挺有道理的😎

王陆忽悠老板娘下山,但他的话听起来也挺有道理的😎

超级网剧从前有座灵剑山

王陆提出的要求也太奇怪了……即使如此,善心大发的王舞和老板娘还是满足了他……

王陆提出的要求也太奇怪了……即使如此,善心大发的王舞和老板娘还是满足了他……

超级网剧从前有座灵剑山

王陆为风铃保守秘密,避免了和海云帆的争端。海云帆受伤,让王陆很是担心啊!

王陆为风铃保守秘密,避免了和海云帆的争端。海云帆受伤,让王陆很是担心啊!

超级网剧从前有座灵剑山
#从前有座灵剑山# 实力通关,...

#从前有座灵剑山# 实力通关,势如破竹!领跑各大榜单,播放热度再攀高峰!感谢泥萌的支持!捷报送上!

#从前有座灵剑山# 实力通关,势如破竹!领跑各大榜单,播放热度再攀高峰!感谢泥萌的支持!捷报送上!

超级网剧从前有座灵剑山
又传捷报!《从前有座灵剑山》在...

又传捷报!《从前有座灵剑山》在🐧播放量破二亿啦!大家要继续支持我们哦!

又传捷报!《从前有座灵剑山》在🐧播放量破二亿啦!大家要继续支持我们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