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鬼使黑

53.8万浏览    5458参与
炎罗不是阎罗

最后还是被挖醒拖去洗澡了。(x


————

在资料夹翻到了旧稿!趁放假赶快划一画

最后还是被挖醒拖去洗澡了。(x


————

在资料夹翻到了旧稿!趁放假赶快划一画

参雀。
去年三月的黑。

去年三月的黑。

去年三月的黑。

参雀。

因为没有颜色笔所以。

恨潦草的鱼。

因为没有颜色笔所以。

恨潦草的鱼。

潇潇清秋暮

#有时候我也会迷惑到底哪边才是赠品#

放点本子赠品的打样图,顺便遛遛蹲本群


前几天号被永封了,解封的路子不太好明说,总之差点是寄了

不过现在解封了之后发现tag里也找不到自己的东西,大概是解了但没完全解


总之现在心情还是不大愉快的,今年农历年之前估计也就最后发这么一次给自己捞捞存在感,本子完售之后再考虑怎么经营账号或者要不要换个账号

说到赠品方面,目前如图所示有拍立得明信片(珠光双面)色纸以及贴合收录文设定自己排版的一些小纸片(珠光双面/树纹双面),之后应该还会整一到两个活儿,再说吧

本宣可以点进主页看置顶,也可以滑到p2直接加群【


虽然我离交完图回家还早得很,但都快...

#有时候我也会迷惑到底哪边才是赠品#

放点本子赠品的打样图,顺便遛遛蹲本群


前几天号被永封了,解封的路子不太好明说,总之差点是寄了

不过现在解封了之后发现tag里也找不到自己的东西,大概是解了但没完全解


总之现在心情还是不大愉快的,今年农历年之前估计也就最后发这么一次给自己捞捞存在感,本子完售之后再考虑怎么经营账号或者要不要换个账号

说到赠品方面,目前如图所示有拍立得明信片(珠光双面)色纸以及贴合收录文设定自己排版的一些小纸片(珠光双面/树纹双面),之后应该还会整一到两个活儿,再说吧

本宣可以点进主页看置顶,也可以滑到p2直接加群【


虽然我离交完图回家还早得很,但都快过年了,估计现在到家的人应该不少了吧?

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bye

命里。
お前に 何が分かる

お前に 何が分かる

お前に 何が分かる

是阿云哦!

刚玩第一天就都有了……这游戏出的几率这么高吗

刚玩第一天就都有了……这游戏出的几率这么高吗

R

画了小雪和大黑![话说可以点图来着仅限阴阳师的角色]

画了小雪和大黑![话说可以点图来着仅限阴阳师的角色]

思念成狂

鬼使黑白 花吐症 27 再降竹林

一眼望去,无数的妖鬼群魔乱舞,可称弱肉强食,有得集体围着小妖欲杀,有的喜滋滋作壁上观,有的面目狰狞粗暴撕裂着弱者的身躯,狼吞虎咽吃肉饮血,震耳欲聋的嚎叫声不断,四面八方尽是浓浓的血腥味,血流成河。


他们才踏入这片地,已引起大量的妖鬼注意,有些甚至抛弃手中的血肉虎视眈眈朝他们方向走来。


一部分警惕着,一部分更多的是觊觎着鬼使灵力,众所周知,只要得到鬼使的灵力和血肉,方可一步登天成为新一阶鬼王。


有几个按捺不住澎湃的心不知好歹朝他们冲了过去,鬼使黑早已有所准备,反手将镰刀甩了出去,像是被操控又像是有了意识,镰刀一挥斩断了两个首级,幸运闪得及的手臂被削了一只,脖子欲断不断。...


一眼望去,无数的妖鬼群魔乱舞,可称弱肉强食,有得集体围着小妖欲杀,有的喜滋滋作壁上观,有的面目狰狞粗暴撕裂着弱者的身躯,狼吞虎咽吃肉饮血,震耳欲聋的嚎叫声不断,四面八方尽是浓浓的血腥味,血流成河。


他们才踏入这片地,已引起大量的妖鬼注意,有些甚至抛弃手中的血肉虎视眈眈朝他们方向走来。


一部分警惕着,一部分更多的是觊觎着鬼使灵力,众所周知,只要得到鬼使的灵力和血肉,方可一步登天成为新一阶鬼王。


有几个按捺不住澎湃的心不知好歹朝他们冲了过去,鬼使黑早已有所准备,反手将镰刀甩了出去,像是被操控又像是有了意识,镰刀一挥斩断了两个首级,幸运闪得及的手臂被削了一只,脖子欲断不断。


鬼使黑打了个头阵,倒是让一些老妖怪后退了几步,他伸手接回带血的镰刀,镰刀上的鲜血到他手上瞬间被镰刀给吸收,他猜得出鬼使白有些疑问,他也不说,只得回头笑了一下,


他将镰刀再次甩出去,绕了他们周身几圈,在回来的时候镰刀上附着浓浓的血液,与其同时坐在高处的妖怪个个不见踪影,只留下被斩首的身躯以及散架的手足。


然后调侃道:


“哈,看,他们一个个急红了眼却不敢上来。”


鬼使白略微意外个疑惑看向鬼使黑手中的镰刀,再看向鬼使黑,也没不满鬼使黑的作风,只道:“适当即可,之后的找到了鬼王再说。”


鬼使黑应了一声,不着痕迹慢下脚步走在鬼使白身后,“鬼王的气息,这方面你比较敏锐,你带路。”


“这里群魔气息与鬼王气息交融一起,难以分辨,要是能找少妖的地方……”


“要这鬼地方找清静点的地方的话……走了,南边看看。”


鬼使黑解决了后背暗中偷袭的暗器和妖怪,拉起鬼使白的手,一路杀着前往南方。


鬼使白被莫名拉起手,心中略有些复杂情感,但也不追究,主要工作还是找鬼王的老巢。他集中专注力,不分神。


“左边的方向,鬼王气息渐浓。”


这么说着,鬼使白召唤出白帆的白魂,顺手解决身后穷追不舍的妖鬼,让白魂护送着他们闯入鬼王的结界。


一入境界,便感觉到了翻天覆地的排斥感和压迫感,像是被隔绝在了一个箱子里,让人难免有些压抑。


“这妖力……不愧是鬼王!”鬼使黑真心感叹一句,鬼王的妖力略能压制鬼使,且在鬼王的领域,他们的胜算其实不大。


他看得出鬼使黑自入境后,没放松过警惕,但他还是嘱咐了一句:“鬼使黑,小心了。”


“……知道了。”鬼使黑说着,从怀里拿出一条红绳,系在了鬼使白的右手。


“?”


“怕忘了,先给你系着,千万别弄散了。”


若是往常鬼使白在这种工作状态下肯定看看就算,这次他不合时宜抬起右手,细细观察手腕的红绳,还系着一只笑眯眯的小狐狸,还有一个……球状黑色的……雾?。


他觉得他本该知道是什么,可一时间他不知道什么意思。


他有些难得笑了一下,“谢谢。”


鬼使黑看着鬼使白,他不吊儿郎当,也没笑,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移开视线,“……走了。”


鬼使白收回心思,迅速回到工作状态。


途中走到一半他们都觉得此路略有些眼熟,左右两边都是竹林,而且地上的落叶和被削一半的竹子,鬼使黑领先道:“那时遇到半妖半鬼的时候不就是这竹林嘛?”


“对,既然一模一样的话,那时你说消散的鬼王没错的话就是这只鬼王了。”


“或者说,那时我们进入的结界,说不定正是这鬼王的结界,如果说上次的收敛的,那么这次的结界,便是毫无保留的猖獗了。”


“这鬼王,深藏不露呐。”


——————————————————————


来了来了,久等啦~


剧情在脑子里,手就是懒惰打(瘫

longeiine
お兄ちゃんになりました(αxΩ...

お兄ちゃんになりました(αxΩ)

お兄ちゃんになりました(αxΩ)

当地一些fw鱼干
昨天第一次尝试的厚涂吧应该算,...

昨天第一次尝试的厚涂吧应该算,是点图的小黑捏

昨天第一次尝试的厚涂吧应该算,是点图的小黑捏

烤面包的草莓农

好久没整的黑白(现代背景草图摸鱼肝完随缘)

P1黑黑草图

P2-3黑白颜艺

P4胡说八道的黑哥

P5草图摸鱼

(白切黑指数越高越危险//黑黑生气气口吐芬芳的大致原因:黑白装成看事的去凶宅收魂,结果跟房东事先联系的神棍骗子撞上了,神棍怕抢饭碗就说黑白是年轻人装神弄鬼瞎胡闹,然后哥俩就被房东当骗子踢出去了(눈_눈))


好久没整的黑白(现代背景草图摸鱼肝完随缘)

P1黑黑草图

P2-3黑白颜艺

P4胡说八道的黑哥

P5草图摸鱼

(白切黑指数越高越危险//黑黑生气气口吐芬芳的大致原因:黑白装成看事的去凶宅收魂,结果跟房东事先联系的神棍骗子撞上了,神棍怕抢饭碗就说黑白是年轻人装神弄鬼瞎胡闹,然后哥俩就被房东当骗子踢出去了(눈_눈))


蒸汽黑御粮推
是鬼使黑x御馔津 自行避雷 现...

是鬼使黑x御馔津

自行避雷

现pa倾向

模板

是鬼使黑x御馔津

自行避雷

现pa倾向

模板

小V
昨晚忘记发了( 来自小黑的新年...

昨晚忘记发了(

来自小黑的新年快乐!

昨晚忘记发了(

来自小黑的新年快乐!

👴🦊🌶

考试前摸的,希望明天英语和C语言能考好

考试前摸的,希望明天英语和C语言能考好

莫华长玉

夜叙

偏殿内,烛火摇曳,只照亮了一角。鬼使白放下旗幡,刚想脱衣准备躺下小憩,不想听到了身后鬼使黑的脚步声。他停下手中动作,回头见鬼使黑站在那一小方烛光下,脸被烛火晃得明明灭灭,分辨不清他现在是何神情。

“你不去休息吗?”鬼使白问。

鬼使黑摇了摇头,把手中镰刀丢到了一边,然后大咧咧地坐到了鬼使白的身边。后者有些不满地道:“你这是做什么?你有自己的床,怎么来抢我的?”

“哎,我哪里有。我就是想跟你多待一会啊。”鬼使白见鬼使黑笑意盈盈的,知道他又在戏弄他,但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干瞪着他。后者笑道:“别这么拘谨嘛,弟弟。我们又不是刚见面,就让我待一会呗。”

鬼使白叹了口气,道:“虽然你一直说,你是我生...

偏殿内,烛火摇曳,只照亮了一角。鬼使白放下旗幡,刚想脱衣准备躺下小憩,不想听到了身后鬼使黑的脚步声。他停下手中动作,回头见鬼使黑站在那一小方烛光下,脸被烛火晃得明明灭灭,分辨不清他现在是何神情。

“你不去休息吗?”鬼使白问。

鬼使黑摇了摇头,把手中镰刀丢到了一边,然后大咧咧地坐到了鬼使白的身边。后者有些不满地道:“你这是做什么?你有自己的床,怎么来抢我的?”

“哎,我哪里有。我就是想跟你多待一会啊。”鬼使白见鬼使黑笑意盈盈的,知道他又在戏弄他,但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干瞪着他。后者笑道:“别这么拘谨嘛,弟弟。我们又不是刚见面,就让我待一会呗。”

鬼使白叹了口气,道:“虽然你一直说,你是我生前的哥哥,但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你让我怎么相信你的一番说辞?”

鬼使黑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离近了些,轻声道:“但我记得。”他抬起手,食指轻轻刮了一下鬼使白的脸。“不管你记不记得我,我都会一直跟着你,护着你的。”

“你。。。”鬼使白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稍微往后躲了躲,道。“你别总这样。。我不习惯。”

鬼使黑的手悬在空中片刻,才慢慢地被他收了回去。鬼使白与他对望,见他微微垂眼,显得有些落寞,心中不知哪条弦被悄悄地拨弄了一下,一时间一种莫名的冲动让他想搂住鬼使黑的脖子,轻声安抚他。

“抱。。抱歉。”鬼使白说。“鬼使黑,我。。我现在确实是失去记忆了,但是。。”

鬼使白目光闪烁,不敢与鬼使黑对视。但后者执着地望着他,就像是想捉住他的目光一般。鬼使白抿着唇,犹豫了再三,才轻声道:“但我知道,我应当是忘记了一个很重要的人。那个人,大概就是你吧。”

忽来风吹烛灭。殿外落进淡淡冥火光辉,拂在两位鬼使身上。鬼使黑静静地看着鬼使白,即便后者一直低着头不敢看他。片刻后,鬼使黑抬手,轻轻抚摸鬼使白的颈侧。后者缩了一下脖子,被迫抬起头。两人在静默中对视片刻,直到鬼使黑用另一只手搂住了鬼使白的腰,将人抱进了自己怀里。

“鬼使。。黑?”

鬼使黑轻笑了一声,但是没有回答,只是将鬼使白越抱越紧,半晌了才把人放开。他为他理了理鬓边碎发,道:“我不需要你记起我。我想要你能离开这阴湿的鬼地方,回到人间去。只要你幸福就好了。”

鬼使白怔怔地看着他。他很少见鬼使黑这样认真的模样,而他的动作,又是这样的让他不解地觉得似曾相识,让他下意识想缩进他的怀里合上眼,仿佛那是再自然不过的一件事。但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轻轻地握住了鬼使黑碰他的手。

“我会记起你的。”鬼使白说。

鬼使黑眨了眨眼睛,然后又笑了起来,和平时一样的不正经。他道:“你还是这么认真。哎。好吧,那我就等着你记起来我。”说罢他不顾鬼使白的反抗,用手捏了一下他的脸,拿起他的镰刀站起身,哈哈笑着回了他自己的房间。鬼使白摸着被他捏的地方,片刻后才发觉自己在笑。他不禁无奈地摇了摇头,自语道:“真是的。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