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鬼女红叶

23.3万浏览    2879参与
淮南酒客
鬼女红叶 ——改下背景重发_(...

鬼女红叶

——改下背景重发_(:τ」∠)_


鬼女红叶

——改下背景重发_(:τ」∠)_


霧初蒸蛋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拉娘选手不请自来。

都是舞姬,都是美女,都用情至深,单纯觉得她们很配。

说到底就是想看我喜欢的美女搞在一起罢了。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拉娘选手不请自来。

都是舞姬,都是美女,都用情至深,单纯觉得她们很配。

说到底就是想看我喜欢的美女搞在一起罢了。





鲨鱼量贩

「阴阳师乙女」终是相逢,风尘不洗

是「羽化登仙,不复人间」的后记鸭!

有甜哒,真的不全是刀,我发誓。

内含切/酒吞/红叶/青坊主/晴明/比丘尼

晴明和比丘尼的绝对不虐。

可能会有ooc

———————————————————

鬼切


阔别多年,已是隔世。

鬼切的爱从未消逝,一丝丝的从他的心脏开始,随着血液流动。

他愿意用上千百年去等你。

高天原的神明也许听见了他日日夜夜的思念之声。

终于,再次相见。

只是,作为铃鹿山的一员,在身为大江山鬼王之一的鬼切身边,早已不可能有你的位置。

没关系的。

记得前世的你一个人思索。

他会更好,我也会的。

这是新的一生。

可惜你还是没能摆脱你们的爱。

看着碎...

是「羽化登仙,不复人间」的后记鸭!

有甜哒,真的不全是刀,我发誓。

内含切/酒吞/红叶/青坊主/晴明/比丘尼

晴明和比丘尼的绝对不虐。

可能会有ooc

———————————————————

鬼切


阔别多年,已是隔世。

鬼切的爱从未消逝,一丝丝的从他的心脏开始,随着血液流动。

他愿意用上千百年去等你。

高天原的神明也许听见了他日日夜夜的思念之声。

终于,再次相见。

只是,作为铃鹿山的一员,在身为大江山鬼王之一的鬼切身边,早已不可能有你的位置。

没关系的。

记得前世的你一个人思索。

他会更好,我也会的。

这是新的一生。

可惜你还是没能摆脱你们的爱。

看着碎在深海里的鬼切,你义无反顾,随他而去。

真是的,明明告诉他不记得了,却还是,陷得太深。

这就是爱。

绵延不绝,直至死亡都无法将你们分开。



酒吞童子


好久了,酒吞童子还是迷恋着枫叶林里的鬼女红叶。

酒吞童子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红叶像是一个人的替身。

但是鬼女红叶仍旧是他爱着的人。

后来的一天,大江山再次被讨伐。

看着阴阳师们杀上大江山,酒吞童子看见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被她杀死的那一瞬间,酒吞童子想起来了一切。

讨伐结束以后,平安京的酒馆里,大街小巷,有着一个传闻。

大江山讨伐战里杀死了酒吞童子的阴阳师,源氏一族的新锐阴阳师,在取下了酒吞童子的首级,在源氏开了庆功会后不久,拔剑自刎。



鬼女红叶


鬼女红叶曾经是你的式神,可惜,你还是和酒吞童子在一起了。

鬼女红叶是唯一一个不配在这段故事里拥有姓名的人。

她一直默默的爱着你。

你不知道。

酒吞童子死后,她以为自己终于可以拥有你,却得知你愿意为了那个对着她不辨何人爱了百年的酒鬼提刀自刎。

她好难过。

最终是自己一个人,守着你的墓,在你死后,彻底成了你的模样。

后来有人去到枫叶林里,回平安京后,告诉别人:曾经迷倒酒吞童子的鬼女红叶,疯了。



青坊主


他去彼岸了,没有三途川。

妖鬼不入轮回。

人可以。

他死后的多年,你回来了。

自幼出家。

虽是修道,却也为一代高僧。

门下弟子诸多。

“师太好。”



安倍晴明


白狐之子安倍晴明是一位翩翩君子。

后来,他失去了守护平安京的信念。

正逢平安京附近一代闹饥荒。

为了哥哥和弟弟可以活下去,你被重男轻女的父母抛弃。

那日,大雨。

安倍晴明撑着一把红色的油纸伞走过。

看见了你。

“我们回家去好不好?”

翩翩的公子又一次将泪水和雨水混在一起了。

这一次,有人把它擦去。

“你等我多久了?”

“不久,我已经等到了。”



八百比丘尼


她是不死的少女。

这并不幸福。

她失去爱,失去了爱人,失去了爱与被爱的权利。

阴阳两隔,再无会期。

本是如此。

只是,不死的少女,把自己的生命分给了你一半。

寻找了八岐大蛇,寻找了禁法。

你们会一起迎来死亡。

一起前往彼岸。

一起去三途川……

你们会永远在一起。

———————————————

文笔不佳,多多指教

PS:我本来想写糖的,但是设定是妖鬼不入轮回,我不能自己吃设定的嘛……像鬼切和酒吞,毕竟一起死了嘛,也勉强不刀啊……而且晴明和比丘尼的部分是糖唉……(强行辩白)

PPS:求用红心蓝手和评论支持一下我鸭!

鲨鱼量贩

「阴阳师乙女」羽化登仙,不复人间

你辞世后的数百年。

应该不虐吧……

内含切/酒吞/青/晴明/比丘尼,人物可能会有ooc

———————————

鬼切


你突然一声不吭的消失了。

像是没有出现过一样。

鬼切还是每天都在一棵树下等你出现,只是这一等,就是千百年。

他也想过转世,却是妖鬼不入轮回。


酒吞(和下面的红叶有联系哒)


在你走后的那一段时间里,大江山鬼王想明白了很多事。

热爱喝酒,是因为酒可以使人神志不清,只有那个时候,他才可以忘记,你已经离开了尘世间。

而且,比酒更重要的,毫无疑问,是你,排在他心上的第一人。

只是,他追不上你了。

他已经,在那一战里损失了记忆。

爱上了鬼女红叶...

你辞世后的数百年。

应该不虐吧……

内含切/酒吞/青/晴明/比丘尼,人物可能会有ooc

———————————

鬼切


你突然一声不吭的消失了。

像是没有出现过一样。

鬼切还是每天都在一棵树下等你出现,只是这一等,就是千百年。

他也想过转世,却是妖鬼不入轮回。



酒吞(和下面的红叶有联系哒)


在你走后的那一段时间里,大江山鬼王想明白了很多事。

热爱喝酒,是因为酒可以使人神志不清,只有那个时候,他才可以忘记,你已经离开了尘世间。

而且,比酒更重要的,毫无疑问,是你,排在他心上的第一人。

只是,他追不上你了。

他已经,在那一战里损失了记忆。

爱上了鬼女红叶。



红叶(和上面的酒吞有联系哒)


在你失踪后的很久,酒吞喜欢上了鬼女红叶。

枫叶林里,鬼女红叶,看着一张你的画像,张了张嘴。

“阴阳师,我可能在你走后,变成了你的样子……”

“我可以失去现在的所有但是你可不可以,回来在看我一眼啊……”

声音渐渐的哽咽,她一直都明白你已经辞别这糟糕透顶的人世间,却欺骗着自己。

你只是失踪了,还会回来的。



青坊主


妖怪是不入轮回的,所以只有死亡。

僧人诚恳的相信着转生。

在那千百年里,有一个僧人遮着面容,吟唱着佛经,处处走遍。

他预感到了自己的油尽与灯枯。

“没找到你是我的遗憾,但是阴阳师啊,我现在,来带你回家……”

多少年前,有一个少年,和他的母亲,看着僧人吟唱的走向远方。

“他在唱些什么?”

他的母亲是个虔诚的信佛者。

“每一句,都是念给往生的逝者……祈祷多年后的相遇。”

只是僧人,终是没有等到。



安倍晴明


安倍晴明是半妖。

自然活的长久。

你比他抢先了一步。

又是一个下雨天,四处都是湿答答的,都是水汽弥漫。

一个身影,穿着一袭白衣,打着伞,把一束花放在了墓碑上。

“我好想你啊……”

红色天竺葵和樱花,如同红粉佳人。

从安倍晴明的眼角处,雨水和泪水混合在了一起。

红色天竺葵——你在我脑海挥之不去。

樱花——等你回来



八百比丘尼


你是妖怪。

不死的八百比丘尼勉强也算。

她却还是害怕你会离开她。

从未告诉过你她是永生之人。

你替她挡下了死亡,却不知道她本不会死亡。

她抱着你,哭着说出了真相。

“是这样吗?不要哭了,比丘尼……”

“但是……”

“我一直都喜欢着比丘尼你啊……”

你的白衣上处处都是鲜血淋漓。

妖鬼的死,便是消散于天地与海中。

自此,阴阳两隔。

一为死绝,一为永生。

—————————————

文笔不佳,请多关照

PS:个人感觉是不太虐的吧……

PPS:从头到尾都在强调,妖鬼是不入轮回的,也就是说,如果生不逢时,要么式神已经撑不下去的死去了,要么这两个人就无法在一起。

PPPS:可能还会有后记吧……(如果想看的人多的话)

最后还是固定的求红心蓝手和评论哒场合鸭!

言儿
为你奉献 这份真心。

为你奉献 这份真心。

为你奉献 这份真心。

婵幻是个正经人
送给寮会长的生日礼物【去年】...

送给寮会长的生日礼物【去年】

现在画完,论鸽子精能咕到什么程度。

送给寮会长的生日礼物【去年】

现在画完,论鸽子精能咕到什么程度。

痴乐——狐
我尽力了, [指绘练习]

我尽力了,

[指绘练习]

我尽力了,

[指绘练习]

炎魔 やまあらし

p1我的线稿

p2阿溅的线稿,我上色

诶嘿@阿溅 

p1我的线稿

p2阿溅的线稿,我上色

诶嘿@阿溅 

阿溅

@炎魔 やまあらし 美女玩的线稿交换。

p2是用她的美丽七夕红叶我爆炸螺旋喜欢的线稿涂涂抹抹的图。

光影失误有。

我爱炎魔。(躺

@炎魔 やまあらし 美女玩的线稿交换。

p2是用她的美丽七夕红叶我爆炸螺旋喜欢的线稿涂涂抹抹的图。

光影失误有。

我爱炎魔。(躺

羽荷柏

阴阳师同人文,红叶相关

 啊!阅前标注。高高亮。百合向

青月,自设人物。红叶性格偏腹黑,有时间bug。微量肉渣,我挺怂的。不过!这点肯定过得了的       

开始正文

—————————————————————————————


         众所周知,茨木是个吞吹。嗯, 就是那种能讲上三天三夜不带重复的那种。[“我家挚友可厉..”“好了,别说了你这家伙”一把捂住。]...


 啊!阅前标注。高高亮。百合向

青月,自设人物。红叶性格偏腹黑,有时间bug。微量肉渣,我挺怂的。不过!这点肯定过得了的       

开始正文

—————————————————————————————



         众所周知,茨木是个吞吹。嗯, 就是那种能讲上三天三夜不带重复的那种。[“我家挚友可厉..”“好了,别说了你这家伙”一把捂住。]

      众所周知,酒吞是个gay里gay气的直男。[“ 你确定没用错词咩”“吞哥挺gay的, 没错”喂喂喂,有点求生欲不好吗?他扛着鬼葫芦过来啦! ]烦了鬼女红叶整整几百年了【红叶:满脸都写着拒绝.ipg】

      “不是的,其实你们都被骗了哦!红叶喜欢的并不是晴明呦[‘太好了,也就是说没人和我抢晴明了’‘快把你的口水收收,没到你发言呢! 博雅! !’ ]而是葛叶大人的付丧神。

       “诶! 这是什么情况!

      “等等,怎么会跟葛叶大人有关系呢?“你可知,那个青月吗?

        “青月?您说的是她吗?”鬼青指了指坐在不远处有着白发少女姿态的付丧神。

      “没错,就让妾身来为你们一一道来吧。”

      青月的原身是一块灵玉,本身拥有极高的灵识。化为人形之初被人用计俘去,被一名劣僧识破真身。拿去拍卖,几经波折。被葛叶大人救出,便一直护在大人身旁。待大人离去之后蒙尘了几年,被玉藻前大人找到后。送给了晴明大人,当时青月陷入了沉睡。

      晴明大人解救红叶时,链接青月的绳子无意间断了,被红叶拾取。第二年春, 黑晴明教唆红叶食用人肉时。无意间发现了 青月的存在,以八岐大蛇之息将她完全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青行灯,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白发少女姿态的付丧神朝她走了过来,坐到了她的面前。“ 妾身的爱好无非是讲讲怪谈罢了。”青行灯掩面轻声笑了起来,‘ 这家伙!

      青月扭过头去,不再看她。“呀, 不要生妾身的气啦。还是说,你想要别的补偿。”青行灯用手极为轻浮的挑起她的下巴两人越靠越近,近的都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看来我回来的不是时候呢!  ”正巧鬼女红叶回来了,饱含深意的看了她们一眼。 “哇哦~”“不要闹了。”青月一把推开了青行灯。下意识的向红叶离开的方向走去,但却在半路停下了。“ 不去哄哄她吗?”“你这个罪魁祸首不要跟我说话。”

      是夜,青月回到自己的屋内。‘她不是先回来了吗?怎么没有灯。’屋内是一片漆黑,她转身将门关上的时候。一具温热的身体贴了上来“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呢。嗯~”她轻轻的舔了舔青月的耳垂,察觉到身下那人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哦呀,很不错的反应呢。嗯,就罚你用身体来偿还我吧。”红叶将青月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了下来。

      青行灯去赴某位约的时候恰巧经过她们的屋外,不由得感叹道:明天怕是不能和她-一起去赏花咯。

       “红、红叶, 你个混蛋。快出去啊,太..太深了”“谁让你在我面前和别人谈情的,那个女人的话就更不行了。”说完后,红叶故意的往那儿不轻不重的顶了一下。“哈...啊..你、 能不能轻点。 “乖,把腿再打开点。”红叶故意在青月耳边吐着热气,然后恶趣味的顺着耳垂往下吻去。

      “啊! 阿爸,我要换房间了! !我顶不住啦”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付丧神是这样说到。

既然看到后面了就给我安排一下(ღ˘⌣˘ღ)呀。

落叽落lakulaku
怕明天更新给删了……存个档

怕明天更新给删了……存个档

怕明天更新给删了……存个档

乔霜

🌸『花鸟相闻』『鬼女红叶』第『4746』次为您奉上馨香的花朵,请和我们一同游览京都如画的风景🌸


『初起的溪云勾起第一抹霞光,肆意地将橙色涂抹在人间。晨间飘浮着些许雾气,叫人朦朦胧胧地看不清楚,周遭事物隐约可见、忽明忽现。可这薄雾呀,却也终将在日出时分缓缓隐去。染上晨光而在若有似无的雾气中轻轻闪烁的,是仍缀着星点霜露的红枫。叶边倒是在有些冷冽的空气中蜷曲了不少,我抬步向就近的一棵枫树走去、细细观之。』


『已近深冬,纵使此处有妖力镇守,使得这枫叶林能够四季常红,却也仍有部分屈从于天命归宿的枫叶坠下。洋洋洒洒、四周填起了一层不浅的枫海。红叶一片又一片地紧紧相拥,珍惜着这最后的少许温暖...

🌸『花鸟相闻』『鬼女红叶』第『4746』次为您奉上馨香的花朵,请和我们一同游览京都如画的风景🌸


『初起的溪云勾起第一抹霞光,肆意地将橙色涂抹在人间。晨间飘浮着些许雾气,叫人朦朦胧胧地看不清楚,周遭事物隐约可见、忽明忽现。可这薄雾呀,却也终将在日出时分缓缓隐去。染上晨光而在若有似无的雾气中轻轻闪烁的,是仍缀着星点霜露的红枫。叶边倒是在有些冷冽的空气中蜷曲了不少,我抬步向就近的一棵枫树走去、细细观之。』


『已近深冬,纵使此处有妖力镇守,使得这枫叶林能够四季常红,却也仍有部分屈从于天命归宿的枫叶坠下。洋洋洒洒、四周填起了一层不浅的枫海。红叶一片又一片地紧紧相拥,珍惜着这最后的少许温暖,就好像何处见过的小塘,早春时分,满眼皆是柔软在泛滥。』


『忽有风起,在此荡漾出一串又一串的韵律,此叶飘起、彼叶跌落,整片林中顿时红叶四起、生机无限。穿过深冬缓缓而来的,是微风在耳边的絮语,许是枫的温度被风悉数带去,我竟是忽觉这深冬之风似有丝丝暖意。』


『它对我说呀,“冬日终会离去。”』


『丝丝暖意消融了清霜,我笑着看此处的风起风落、云卷云舒。深冬倒也不是完全无益。落下的枫叶和凝起的寒霜,想来都能掩去其下的惨烈之景。为那亡者们奏弹几声缠绵的俳句,也倒是最后的慰藉了吧?』


『“曝尸荒野上,心中戚戚未能忘,冬风浸身凉。”』


『似是亦被眼前哀景所恸,那温柔的微风顷刻间凌厉了不少,于枫林间呼啸而过、猎猎作响。其间,不少红叶泛着身上的晶莹缓缓而落,许是也要为这无声的葬礼洒些清泪吧?』


『露泪慢慢渗进土层,我抬步走进,俯身捡起一封红叶细观。微微泛着些枯黄的枫叶,在猎风的嘶吼中仿佛就要碎裂,叶间艳红已淡去不少,衔接处透出了星星弱白。』


『枯叶何生脉络。』


『我轻轻抚上那叶片,却惊觉它脆弱得可怜,饶只是指尖一碰,就已趋向粉碎,仅剩浅金色的叶脉堪堪维系着完整。』


『有烈风起,吹起了层层阴霾将晨光悉数掩去,眼前的光鲜亮丽在顷刻间黯淡下去,就好像先前还历历在目的美景,通通只是断壁残垣之上的海市蜃楼。』


『我收回了手,将那枯叶再度弃于地。云层褪去,斜阳缓缓升高,将枫叶林映得一片火红,但待我抬眼再看时,却也仅仅只是满树垂死红叶的无力呻吟而已。』


『——红叶呀红叶,秋日终会离去,新树终成枯木,而你呀,也终将破碎腐朽。这是避无可避的天命,红叶。现在的「红叶」,也只不过是靠着那「脉络」勉强维系身躯、粉饰太平而已。』


『指尖传来冷风带来的寒意,如剔骨般,缓慢却又不容迟疑地、一寸一寸向上侵去。眸中炽热尽数燃熄,就好比风雪中堪堪点起的一盏残灯,消逝的这般轻而易举。』


『刚刚熄灭的,又是何物呢?』


『我凝着眸看,看着一树繁华后的萧索,看这一幅皮囊后的丑陋,看这一身傲骨后的罪孽。』


『我抬起手,轻挥衣袖。镇守于此的妖力瞬时逸走,那一树一树傲然摇曳的枫叶林呀,在片刻的凝滞之后坍塌。红叶一片一片地凋零,露出骨后那惨淡无比的空枝疏树,它们在地上填起一层如血一般艳红的枫海,满眼看去皆是落寞。』


『我就这么立在原地,听着烈风的咆哮,将我的生机一点一点夺去。』


『我竟是忘了这冬风固有的寒意。』


『我笑着,用力扯动嘴角笑着,在这漫无边际的枫海之中,如同其他红叶一般,缓缓而落。』


『霜叶在冬风的掠夺下缓缓轻唱,轻唱那献给离人的俳句。』


『“——曝尸荒野上,心中戚戚未能忘,秋风浸身凉。”』


乔霜

鬼女红叶肆柒肆陆番。

ooc属我戏渣属我。

七日挑战4/7.


致小道。


已经不多见了,这样的夜。


颗颗硕大的繁星嵌在夜色之中,将朴实无华却又璀璨非凡的光辉洒向天地。暮间起的薄雾,隐去了这大半浮世。看来倒是这雾气最为公允,饶是平素最惹眼的红枫呀,也不例外地迷失在这浅薄的雾气之中,全无往日的夺目。只有星辰、只有这万千星辰,才堪堪将雾气穿透。


今夜无月呀!


许是某位夜游神的一番稚气、想证实那遥远传说的真伪而募集了一干天狗逐月罢? 


——哎呀哎呀、若果真如此,倒是苦了那月中人咯!


 我不免咯咯地笑出声来,伸出手、在这浑然一体的夜色之中,...

鬼女红叶肆柒肆陆番。

ooc属我戏渣属我。

七日挑战4/7.


致小道。


已经不多见了,这样的夜。


颗颗硕大的繁星嵌在夜色之中,将朴实无华却又璀璨非凡的光辉洒向天地。暮间起的薄雾,隐去了这大半浮世。看来倒是这雾气最为公允,饶是平素最惹眼的红枫呀,也不例外地迷失在这浅薄的雾气之中,全无往日的夺目。只有星辰、只有这万千星辰,才堪堪将雾气穿透。


今夜无月呀!


许是某位夜游神的一番稚气、想证实那遥远传说的真伪而募集了一干天狗逐月罢? 


——哎呀哎呀、若果真如此,倒是苦了那月中人咯!


 我不免咯咯地笑出声来,伸出手、在这浑然一体的夜色之中,想要摘下几粒星子,却终是眼见着自己伸出的手,消融在这月色之中。


 我看着四下迷离的夜景,几分久违的愉悦之意染上心间。眯起眼任风将自己的衣摆与身下的枝叶一同摇动。我轻轻摇晃着双足,伸手捞起一旁的酒盏又饮了一杯。


酒初入喉,初觉只有阵阵凉意,我耐着性子待它滑过咽喉,顺其而下,其间所感的寒凉倒是与手中青瓷小盏所传来的微凉有几分相像。却也未消多久,取代了这寒凉的事物便缓缓出现了。——是自体内袅袅升起的几许酒气。酒气不断翻腾上涌,待行至喉间时,竟勾起了七分苦涩与三分甘甜。我细品这来之不易的甘甜,也道难怪世间亦有如那酒吞一般嗜酒的妖鬼与世人存在。


不觉已然几杯下肚,醉意匿藏好身形,同那游走全身的酒液一道,袭向了我的心间。 晚风轻轻吹动了雾气,在四周形成一圈又一圈的小漩涡,看似深浅一眼可见,却有着足够吸引目光的强大神秘的气息。枝头的枫叶哟、也都附和一般地轻唱、飒飒作响。


 ——呵、可是谁人造访? 


烈酒的后劲愈来愈浓,眼前的白雾似乎也越来越浓厚了。风亦染上了四分的醉意,没了往日的迅捷,歪歪扭扭地向前踱去。


醉眼朦胧间、似有一人形正拨开白雾、踏月而来。许久不见的月呀、如今正好好地随在他的身后,目之所及越发地迷幻,我似乎看见那人卷曲起的银白发须,又或者,只是周身的雾气萦绕而已。


 我观那人步步分明,莫不真是月间下尘的月中人?四下秋叶泛起的露意卷着几分兴致勾向心头,我坐在枝上,冲那月中人投去手中杯盏。


 “哎呀、可有兴致陪我饮上几杯呐,月中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