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鬼客

28.1万浏览    1546参与
韩湘

35是教会还是传销?

狗是博美,已修。

问题还是征一个狗的名字,想不起哪一集看过了,欢迎留言告诉我。


————————分界线——————

2021年7月9日傍晚。


徐尤娜如往常一样,将垃圾分好类别后,准备去到一层西南垃圾回收站倒垃圾。

电梯上,她遇到了一个抱着狗的中年女人——其实徐尤娜不是很确定她的年龄,仅仅从外表看来,那个女人显得并不年轻。

那女人留着齐耳的短卷发,样貌平平无奇。徐尤娜此前偶然见过她几次,但是一直跟她没有什么交集,只是知道这个女人和她的狗形影不离。


徐尤娜不讨厌狗,那个中年女子抱着的狗,有着一身白色蓬松长毛,是个外表比主人可爱百倍的小型博美犬。徐尤娜进入电梯后,注意到女子...

狗是博美,已修。

问题还是征一个狗的名字,想不起哪一集看过了,欢迎留言告诉我。


————————分界线——————

2021年7月9日傍晚。


徐尤娜如往常一样,将垃圾分好类别后,准备去到一层西南垃圾回收站倒垃圾。

电梯上,她遇到了一个抱着狗的中年女人——其实徐尤娜不是很确定她的年龄,仅仅从外表看来,那个女人显得并不年轻。

那女人留着齐耳的短卷发,样貌平平无奇。徐尤娜此前偶然见过她几次,但是一直跟她没有什么交集,只是知道这个女人和她的狗形影不离。


徐尤娜不讨厌狗,那个中年女子抱着的狗,有着一身白色蓬松长毛,是个外表比主人可爱百倍的小型博美犬。徐尤娜进入电梯后,注意到女子和她的爱宠都在望着自己,便微笑着打了声招呼。


“你好,我是八层刚搬来的新住户。”


“啊,是。”


像是对现在的情况感到尴尬,女子没有回应自我介绍的想法,她的笑容也显得很勉强。


徐尤娜意识到女人并不欢迎自己,也没有很在意,她看向电梯按钮,一层的按钮已经亮起,便默默的站在电梯的一角,不再开口。


尽管徐尤娜没有强行打开话题的想法,女人这时却突然的发问了。


“那个,你和新来的管理员是认识的吗?”


“你是说,金薛宇先生?”

徐尤娜回过头,看到女人正好奇的看着自己,她礼貌的微笑收敛了一点,不知道女子为什么关心起管理员的事情。


“对,说的就是他,你们之前就是认识的关系吗?”


女子满脸都是怀疑的神色,但问完似乎怕自己唐突,尴尬的笑了笑:“那个,大家都这么觉得,觉得你们以前可能就认识。那个管理员先生,对着谁都不太笑的……”


徐尤娜理解了女子的意思,但是她还是不知道为什么女子那么关心管理员跟自己的事情。


“不是那样,我也刚刚认识金薛宇先生。至于他不太笑……我觉得应该是大家误会了他,好好相处一下的话,就马上会发现,金薛宇先生其实是个平易近人的好人。”


“倒也可以这么说……”


女子尴尬的抚摸着怀中的狗,不知想到了什么,又一副欲言又止,畏畏缩缩的模样,小声问道:“听说你和男友一起住着,就是那个长得很帅的律师?他叫朴柱亨对吧?听说在友像事务所工作呢……这都是事实对吧?”


听到连朴柱亨的名字都从女子的口中出现,徐尤娜不得不惊讶的看向女子。


虽然这个女人对自己和朴柱亨的关系存在判断失误,但是她是怎么知道朴柱亨的名字和工作的?徐尤娜可不觉得朴柱亨是那种四处宣扬自己的人。


“你是……”

怎么知道的?


徐尤娜还在犹豫怎么提问,却突然发现女子怀里的狗狗表现得相当异常,它身体缩成一团颤抖着,窝在女子怀中只露出黑漆漆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徐尤娜的方向,喉咙中发出怯懦的呜呜声。


“它生病了吗?”


“啊!”女子像是刚注意到自己的爱宠紧张的模样,似乎也吓了一跳,“为什么这样,是怕生吗?”


徐尤娜挑了挑眉,不知是不是她过于敏感,总觉得事情有哪里不太对。她自小就是容易和动物相处的体质,倒从来没有遇到过一见面就对她呜呜叫的小东西。


“叮咚——”

电梯的提示声响起,原来是已经到了一楼。


徐尤娜看着正忙乱的女子,更准确的说,她更关注那个对她感到害怕的小狗狗。


如果是她造成了那只狗的受惊,她还真不知该如何开口,难道是直接就这样走掉比较好吗?


女子安慰着自己心肝宝贝,这时也注意到了电梯停下,她一抬头就看到徐尤娜正看着自己怀里的狗,眼神中的关切呼之欲出。


“啊,它没关系的,八楼的小姐,你去忙吧!”


“……那,下次见。”


徐尤娜犹豫的点了点头,她虽然也担心狗狗的状态,但一来那是只有主人的狗,不需要她过分操心,二来她也还要去倒垃圾,回去还有一大堆的事物要忙,因此女子一说完,她就提着垃圾袋往外走去。


徐尤娜走到垃圾箱前扔完垃圾,却不禁一直想着电梯里遇到的女人和狗。


“奇怪……”

虽然博美这种品种本身就警惕性比较强……


“小春!你往哪里跑!”

“汪!汪汪汪!”


“啊!那个!小姐!小心!”


狗吠声就从自己的身后传来。徐尤娜下意识转过身,就被吓得后退了一步——一只白色的物体向她的小腿扑来,如果不是她反应快,可能就会被扑个正着。


失败之后,那个白色的东西像是闪电一样弹了回去,停在了徐尤娜视线内不远处的垃圾箱前面。


“啊呜!”


定下心神,徐尤娜看向那个白色物体所在的位置,才发现偷袭者正是刚在电梯里遇到过的狗狗。

那只看上去被人精心饲喂着,外表只有可爱的宠物狗,不知为何正拱着身子全身毛发竖立,龇牙咧嘴的冲着自己低吼。


“抱歉抱歉!啊怎么会这样!”


后一步赶到的女人,似乎是追着狗来到了垃圾站,一边道着歉却一边怀疑的看着徐尤娜:“它通常很温顺的,今天怎么——我还从没见过它对人这样——”


“没关系,它没有伤到我。”

徐尤娜稳下心神,虽然女人时不时投来的惊疑的眼神让她不太高兴,但说到底还是她跟这只狗之间的问题。


从刚才见到她时就很害怕她的狗,为什么突然追着自己还扑了过来?她以前有这么人嫌狗不爱嘛?


“汪汪!汪汪汪!”


狗狗依然在冲她发怒一般的叫着,但颤抖的身体又透露着它的恐惧。而另一方面,要说是冲着徐尤娜叫,那双眼睛却又不完全只是盯着徐尤娜看——倒像是盯着她的周身?


徐尤娜转动着脑筋,却什么原因也想不到。


这或许,跟她家里莫名其妙发生的事情有关系?


————————分界线——————


“我懂了。”圣马太神父在独眼青年依旧沉吟的时候,开口说道。


他一开口,独眼青年也回过神来:“……你的情况稍微有点特殊。我之前还没遇到过这种问题呢……”


“所以说我是撞邪了吗?”问出声的同一时间,徐尤娜抓紧了自己的袖口,她素来是一个唯物主义者,虽然没有办法解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但也一直不认为有鬼神存在。


质疑有鬼神存在这件事的本身,足以说明最近莫名其妙发生的事情,对徐尤娜的冲击。


“咳,首先我想起我们还没有进行自我介绍。”独眼青年并没有立刻回答徐尤娜的问题,而是咳嗽了一声,以拳头掩住自己的嘴唇,然后面色肃穆的开口。


眉头微微皱起,徐尤娜看着独眼青年,不知道他在卖什么关子,因为她并不急于一时的回答,也就同意了独眼青年的提议。


“初次见面。我是徐尤娜。”


“你好,我是尹华平。虽然这位神父好像并不需要我代替介绍。但是我还是想告诉你——尤娜小姐,其实……嗯,除了神父之外,他还有别的称呼,这位圣马太神父,曾经是非常出色的驱魔司祭。”


尹华平的眼神锁定着徐尤娜,一边开口一边观察着她的反应,像是在确定她的想法一般。


他的说法显然让徐尤娜沉默了很久。

“驱魔司祭?你是说OCN拍的那些电视剧吗?”


“是嗯,的确。虽然有一些细节并不完全一致。但是没错。电视剧里所描绘的驱魔人是真实存在的。”


圣马太神父一直没有说话。但是此时他的表情微动,像是担心徐尤娜是否能够接受尹华平的说辞。


“你让我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徐尤娜几乎怀疑自己是进了什么邪教组织。她面色如常,但眼神已经透露出了一丝的杀气,只要尹华平稍微有一丝的动摇,她就可能反手一个电话举报。


虽然她的确是对这位圣马太神父有着一丝莫名其妙的信任,但是那也不代表她就要接受这么颠覆自己世界观的设定呀!


但令人恐惧的是,尹华平的表情没有一丝一毫的动摇。反而在听到她的疑问时,他的神情显得黯然又苦涩。如果这位自称尹华平的人不是一个炉火纯青的骗子,那么就代表他说的一切也许都是真的。


“是的,你必须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因为除了驱魔人的存在,我,尹华平,我的家族世代都是巫师。一年前我和崔允神父因为同一个恶鬼而相遇,我的眼睛就是那个时候,为了能够封印住在我体内的恶鬼,由我自己亲手刺瞎的。”


巫师?

先是驱魔司祭。再着又是巫师。


徐尤娜坐不住了。她起身,转头就离开,然而尹华平并没有给她逃脱的机会。他反应极快的抓住了她的手臂。


“我有办法证明我说的都是真的!相信我吧!难道你就不想知道跟在你身边的鬼神是什么来头吗?”


徐永娜回过头来,看到了尹华平那张失去了一只眼睛的脸。她不知不觉瑟缩了一下,如果恶鬼真的存在,那她身边的鬼神究竟——

她可一丁点都不想想象自己刺向自己的眼睛的画面。

韩湘

34应该只是撞邪而已

这章鬼客二人组出场!


————————分界线——————


其实徐尤娜最近有件烦心事,她觉得自己有点撞邪。这种撞邪的感应,在她独处时尤其明显。


比如说一觉醒来,自己的化妆台上,总是能看到用散粉当底布,歪歪扭扭写着让人看不懂的韩文初声。


比如说半夜起床喝水,厨房的灯总是开始胡乱的闪。


比如说出门倒个垃圾,不知从哪里跑来一只宠物狗气势汹汹的冲着她叫个不停。


一次两次她可以当做是意外,但是每次她独处时都会发生这种类似的事的话,她就不得不留意起了这琐碎小事背后的不寻常之处。


徐尤娜在纸上记录下了这几天变换的初声的字母,可无论看多少遍,仍然觉得没办法解读出完整的句......

这章鬼客二人组出场!


————————分界线——————


其实徐尤娜最近有件烦心事,她觉得自己有点撞邪。这种撞邪的感应,在她独处时尤其明显。


比如说一觉醒来,自己的化妆台上,总是能看到用散粉当底布,歪歪扭扭写着让人看不懂的韩文初声。


比如说半夜起床喝水,厨房的灯总是开始胡乱的闪。


比如说出门倒个垃圾,不知从哪里跑来一只宠物狗气势汹汹的冲着她叫个不停。


一次两次她可以当做是意外,但是每次她独处时都会发生这种类似的事的话,她就不得不留意起了这琐碎小事背后的不寻常之处。


徐尤娜在纸上记录下了这几天变换的初声的字母,可无论看多少遍,仍然觉得没办法解读出完整的句子。


最终,徐尤娜带着疑问又一次参加了圣心教堂周日的礼拜。在她看来,仿佛拥有着什么力量的圣马太神父的话,说不定可以帮助她理解这种情况出现的原因。


“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果然圣马太神父的个人魅力让人羡慕呢。”


看到徐尤娜手中甚至做了索引标签的圣经,郑载宪隐藏着话中的戏谑,又很高兴能够再度跟徐尤娜一起去教堂。


虽然即使没有撞邪,徐尤娜也是会再来圣心教堂的,但是不知为何听到郑载宪的话,徐尤娜却有点脸热了。


“其实,昨天圣马太神父有问过我,你今天会不会出席。早知道昨天就不说我不清楚了。”郑载宪故作遗憾的叹了口气。


“圣马太神父,问起我了?”徐尤娜愣了一下,发热的大脑稍微冷却了些,随即好奇起了圣马太神父为何对自己格外留意的样子。


“嗯,我说不清楚的时候,虽然不知道神父的表情可是有点失望呢。好像他昨天来找我,不是为了跟我叙旧,而是专门来找你一样。”


“这份心思用在巩固客户关系上,圣马太神父恐怕能变成首富吧。”虽然心里惊讶,表面上来看,徐尤娜却仍然含着笑意在打趣。


“嗯,昨天你不是不在家吗?”


徐尤娜想起昨天露营活动结束时,才看到的郑载宪的信息,有一丝不好意思:“昨天问我是否在家的讯息,不会正好是神父来的时候,发送给我的吧?”


郑载宪面色温和,表情却完全是“你猜对了”的样子。


徐尤娜无奈的叹了口气,她投降一般举起双手:“我真的不应该不看手机的。希望今天有机会问清神父,找我究竟是为了什么事。”


“他不是没事会打扰别人的性格。我想估计那件事挺重要的吧。”


郑载宪看人的眼光非常毒辣,他的预言也几乎没出过错。


礼拜的时候,徐尤娜看着高处的圣马太神父陷入沉思,虽然此前只有一面之缘,不知为何,时隔一周未见,他却好像轻松认出了她,徐尤娜能感受到他的视线好几次投向她,双目中正透露着过度认真的审视。


不过,与此同时,徐尤娜也感受到了另一束灼热的目光,正从自己的身后侧方向自己投来。


徐尤娜对那束目光的主人产生了好奇。


她悄悄的别过脸看下那个方向,惊奇的发现在教堂最后排的区域,众人都忽略的角落,一个穿着卡其色马甲,留着略长头发的青年,正用着与圣马太神父如出一辙的审视的目光看着自己。


那个青年的外表无疑是可怖的,但并不是指他的相貌丑陋,而是说那张清秀的脸存在着最令人扼腕的缺憾——他的一只眼睛竟然是瞎的,而且从眼部周围的伤痕看来,应该是被刺瞎的。


徐尤娜被这个人仅仅从脸上呈现出来的故事感震撼了,她的胸腔之中那股野草一般的好奇正在疯长着。这种好奇驱使她对视着那个青年的目光,一直到青年用冷漠的表情移开目光为止。


她没有错过,领用圣餐时,那个青年没有起身。


徐尤娜也没有起身,她不起身是因为想起上一周摇铃莫名响动的事情,她不想再一次用那么骚包的方式,得到众人的关注。


可那个青年,又是因为什么呢?


礼拜一结束,徐尤娜再看向青年的方向,却见他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


身边的谜团越来越多,徐尤娜其实并没有过分留意青年身上的奇怪之处。


这时,辅助司祭走近了她,对着她道:“打扰了,圣马太神父想单独邀请你进堂谈话,不知教友是否方便?”


徐尤娜看看正从祭台离开的圣马太神父,应该不是她的错觉,她看到年轻神父看了她一眼,嘴唇无声的动了动。


拜,托,你,了。


徐尤娜没有学过唇语,但是怎么想都觉得神父是在传达着什么求助讯息。


徐尤娜脑海里的问号逐渐增多,她也知道,自己只要跟过去,这些问号说不定就会消失。


可是不知为何,她突然有点犹豫。

她真的想要知道更多吗?知道更多会是好事吗?


徐尤娜担心自己还没有准备好。


尽管心中隐忧,徐尤娜最终还是点了头:“麻烦你带路吧。”

她转头看向注意到她与辅助司祭的谈话,此时正眼带好奇看着他们的郑载宪,表情带上了几分歉意:“估计需要花费一些时间,载宪哥还是先回去吧,不用担心我。”


徐尤娜都那么说了,郑载宪也没有执意要等她,他点点头嘱咐了徐尤娜两句,就目送着她跟随辅助司祭离开了。


提前一步离开教堂的圣马太在前往内堂的路上遇到了等待他的独眼青年。


圣马太停下脚步,问道:“你有什么想法?”


“我只能说,我看不透。”独眼青年抱起手倚着墙,他的声音虽然有一点低哑,却因字正腔圆而显得相当好听。


“你觉得有多少可能性?”圣马太又问道。


“百分之八十。”独眼青年不假思索的估出一个数字。“如果真如你所说,她能使摇铃无端发出声音来,那么至少,她身边可能存在着鬼神之类的存在。”


说着旁人听起来会觉得装神弄鬼的话,独眼青年完好的那只眼睛却浮现出一丝苦涩的情绪。


“如果我现在仍然能够看到那些东西,或许就可以更加确定了。但现在,这只眼睛只能感受到疼痛而已……”


“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错。”


圣马太制止着青年再次陷入自责:“从她能够踏入教堂饮用圣水来看,她身上的东西应该不是恶鬼,我们也只能赌一把了。”


“你觉得就算我们坦白了一切,她会帮助我们吗?一般人,不论相不相信,应该都不想跟鬼神扯上关系吧。”想起自己的遭遇,独眼青年只是皱起眉头,实在没办法表现得很积极。


“我明白这很难,但是你应该比我更不想预见的那些事成真吧?”


“听我说,华平,为了阻止那一切,所有能做的努力我都会做!所以拜托你,不要露出这种表情了!”


素来冷静稳重的年轻神父露出了焦躁不安的神色,他双手按住独眼青年的肩膀,就像是恳求他一般,声音也在低低的颤抖着。


独眼青年怔愣的看着神父,并非不明白好友那源于不安的关心,他张着嘴嗫嚅着,半天因为愧疚又自责的内心而无法出声,最后只能看着好友,扯出一个安抚的笑容来。


“我知道了……”


“华平?”意识到自己情绪波动有些过激,神父回过神来,发现独眼青年正温和的看着自己。


“……嗯,我是说,我无条件相信你。”


独眼青年的声音多少含着些无奈,然而神父的表情却马上明朗了许多。


“抱歉。”


圣马太后知后觉的松开了独眼青年,迟来的因不好意思别过头去。


独眼青年看到他的模样,本想调戏一下正经的神父,又怕他恼羞成怒生自己的气,只能假装不知情一般,把目光投向窗外的天空。


“啊,说起来,约在了会客室是吗?我也可以去吗?”


——————————分界线——————————


在辅助司祭的引领下,徐尤娜来到了内堂会客室。


房门在自己身后关闭,徐尤娜从思考中醒过神来,却发现房间里除了圣马太神父,还有另一个男人存在——而那个男人正是她在礼拜中见过的独眼青年。


“……这是怎么回事?”徐尤娜迟疑间出声询问。


圣马太神父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对徐尤娜道:“你果然来了,请先入座吧。”


徐尤娜看向独眼青年,独眼青年只是坦然的迎着她疑惑的目光,淡淡说了句:“不用那么警惕,我不是坏人。”


虽然坏人一般不会主动暴露自己,但是因为圣马太神父也在场,徐尤娜表现得并不是警惕,而是探究。她相信独眼青年并不是坏人,但是无法抑制对他身份的好奇。

“我想,你会出现在这里,一定是存在什么必须出现的缘由吧?”


“我正要慢慢解释这个缘由。不过,在此之前,我想问你:最近你周边,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独眼青年的问题准确的切中了徐尤娜的心怀,想到这段时间林林总总发生过的怪事,徐尤娜神色一凛,不由得绷紧了神经,脱口反问道:“发生了奇怪的事情的话,你们能够帮助到我吗??”


“说说看吧。”独眼青年神色越发凝重起来。


文影讲部剧
第三十二集:《鬼客》
第三十二集:《鬼客》
文影讲部剧
第三十一集:《鬼客》
第三十一集:《鬼客》
文影讲部剧
第二十九集:《鬼客》
第二十九集:《鬼客》
文影讲部剧
第二十六集:《鬼客》
第二十六集:《鬼客》
文影讲部剧
第二十七集:《鬼客》
第二十七集:《鬼客》
文影讲部剧
第二十八集:《鬼客》
第二十八集:《鬼客》
文影讲部剧
第二十五集:《鬼客》
第二十五集:《鬼客》
文影讲部剧
第二十三集:《鬼客》
第二十三集:《鬼客》
文影讲部剧
第二十四集:《鬼客》
第二十四集:《鬼客》
韩湘

31 逐渐修罗场的806

“怎么?训练很累哦?尤娜姐不是答应了李恩赫,要适度运动的吗?”


“嗯……今天已经很适度了。”


徐尤娜其实完全忘记了答应李恩赫的事情,她心里带着懊悔,嘴里只能搪塞着向自己投来关怀目光的二人。


“那就这样吧,今天柱亨哥也不在,就让李恩赫帮你按一下酸痛的地方吧?我以前练舞的时候,还是李恩赫教我的疏解方法最有效果了。”


李恩侑好像习惯性的不过问李恩赫的想法,徐尤娜虽然对她自说自话的能力见怪不怪,但是却没办法完全接受,于是不管李恩赫的想法如何,她先拒绝了。


“这,好像太过麻烦恩赫了。”徐尤娜用坚持的口吻堵住了李恩侑接下来的话。


“恩赫最近还在看医书吧?申请复学的事情,...

“怎么?训练很累哦?尤娜姐不是答应了李恩赫,要适度运动的吗?”


“嗯……今天已经很适度了。”


徐尤娜其实完全忘记了答应李恩赫的事情,她心里带着懊悔,嘴里只能搪塞着向自己投来关怀目光的二人。


“那就这样吧,今天柱亨哥也不在,就让李恩赫帮你按一下酸痛的地方吧?我以前练舞的时候,还是李恩赫教我的疏解方法最有效果了。”


李恩侑好像习惯性的不过问李恩赫的想法,徐尤娜虽然对她自说自话的能力见怪不怪,但是却没办法完全接受,于是不管李恩赫的想法如何,她先拒绝了。


“这,好像太过麻烦恩赫了。”徐尤娜用坚持的口吻堵住了李恩侑接下来的话。


“恩赫最近还在看医书吧?申请复学的事情,不出意外很快就有结果了,在那之前,巩固知识可是很重要的。”


“一年多的时间都没去学校,只会给自己找麻烦……”

李恩侑嘀咕着,不过李恩赫是因为她才休学的,现在终于准备要复学,她心里可比谁都还要高兴。


当然因为这样,李恩侑也更感谢帮了她和李恩赫的徐尤娜。


“复学的话,我记得恩赫应该是大二?那么医学院很快就要开始选择实习单位了呢……”


“一般是首尔地区的医院,不出意外的话,我会申请广津区这边的实习单位。”


李恩赫终于开了口,他漆黑的眼睛里倒映着徐尤娜的影子,而徐尤娜意识到了这一点,嘴角却抑制不住的上扬几分。


“那样会离绿色公寓很近呢。”


看着别人为了实现梦想,一步一个脚印的前行,竟然是这么快乐的事情,比她自己实现了什么,都要更有意义似的——


“啊,想起来李恩赫以后竟然可能会成为医生,就觉得不可思议呢。”李恩侑一副倍受打击的模样。


徐尤娜知道她又开始傲娇了,不过她不得不承认自己也有同感,刚认识李恩赫的时候,她也不知道青年理性的外表下隐藏着的故事,自然也不会预想到这样的人可能会成为拯救他人生命的一位医生。


虽然……也可能不会成为吧。


徐尤娜这次忽视了心底涌动的那股不安,她深深看了一眼对面坐着的李恩赫。


既然她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轨迹,那为什么不代表,她有改变人类命运的能力呢?


“我有一件事很好奇。”


李恩赫看着突然开口的徐尤娜,眼底的疑惑只是一瞬,马上就回应道:“请说。”


“恩赫是为什么,想成为一位医生的呢?”


李恩赫沉默片刻,声音里却没有犹豫:“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只是我在其他事情上没有什么才能罢了。”


“又骗人了。”李恩侑不满的瞪向李恩赫。


徐尤娜若有所思的看着并不准备就这个问题和李恩侑争论的李恩赫,也没有追问。


虽然李恩赫应该确实没有说实话,但是应该也不是纯粹在骗她吧。


“那你呢?为什么放弃做检察官?放弃法学院应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吧。”


李恩赫一开始似乎还在有犹豫要不要过问徐尤娜的事情,但是开了口就没有再迟疑了。


“你想的不错,我确实是想过成为检察官。”


徐尤娜领会了李恩赫的意思,其实她打心底回避别人询问她这种问题,只是当提问的那个人是李恩赫时,她不禁抱着一丝的奇怪的心理,总觉得如果是李恩赫的话——


说不定能帮她理清她的想法也说不定。


——但现在还不是时机,如果她现在就暴露末日的事情,那么任谁都会觉得她是一个奇怪的人的。


“只是,按部就班的成为傀儡检察官,从来不是我的梦想。”


“虽然预想到了你的理由,总觉得还是要说,尤娜你真的是个,不会甘愿受到任何约束的人。”


李恩赫微弱的叹息了一声,从徐尤娜这里得到答案后,他垂下眼眸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就像是风。”李恩侑忍不住担心起来:“尤娜姐,人要是活得太正直,就会很累的。”


正直?或许是吧。徐尤娜不禁笑了笑。


只是,以前的她,或许会因为和周边的一切格格不入而感到疲累。如今的她却不一样了,为什么,她会渐渐感觉不到累的存在了呢?


或许,答案就是她身边的这些人吧。




七月十日。露营日。


终于到了周六,徐尤娜记得跟李恩侑约定好了今天要去露营,所以她一大早就起了床,只是,当她洗漱完毕出来后,却被客厅的景象吓了一跳。


这是什么情况——


为什么客厅的地板上躺着她的柱亨哥,而沙发上躺着的却是另一个人?!


徐尤娜惊疑不定的站在原地,总觉得沙发上躺着的男人的背影有点熟悉,然而多看了两眼,徐尤娜就不禁“啊”了一声。


蓬松的头发,宽阔的肩膀,宛如山脊一般挺直孤高的鼻梁……


“——俊宇…不是,汉硕哥?!”


为什么汉硕哥会出现在这里?朴柱亨——


自从朴柱亨在友像入职以后,几乎这几天都没有着家,徐尤娜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忙着搬运锦加大厦的金子,也没有追问他怎么会那么忙碌。


难的看到朴柱亨有睡那么死的一天,徐尤娜还挺想当场拿起手机给他拍张美美的睡照。


只可惜,时机实在不太适合拍照。徐尤娜的目光转向沙发上的张汉硕。


朴柱亨倒是提起过,张汉硕不知为何隐藏着股东的身份,正在友像事务所做着实习生的工作。


虽然两个人工作上没有交集,但是偶尔还会碰面几次。只是在朴柱亨看来,张汉硕就像是个没事找事的疯子——


徐尤娜拍了拍脑门,稍微理清了一下自己的猜测。


周五的昨晚,为了能够在第二天早起,徐尤娜例行和807的好邻居一起吃过饭后,便没有等朴柱亨回家,虽然她在半夜迷蒙间,偶然听到了客厅传来了什么不得了的动静,那时候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却也没在意。


啧,朴柱亨可真了不起,吃顿饭可以拐个男人回家。


徐尤娜的目光徘徊在熟睡的两个男人身上,渐渐感觉到强烈的违和感。


不对,这两个人可不是会旁边站着个人也不会醒的家伙。


“俊宇哥?”徐尤娜凑到张汉硕耳边,轻轻的喊他。


就像是为了回应她的呼唤,张汉硕原本还背对着她,现在却一边呓语着什么,一边翻了个身,脸孔正对着徐尤娜的脸。


徐尤娜已经想不起来有多久没见过这张仿佛只存在于画报中的脸了,张汉硕高中出国之后,一直到他去年从美国回来,两个人都没有机会见面。


现在,这个人竟然躺在她家的沙发上,还一副睡得很死的样子。


徐尤娜目光柔和了几分,她忘记了自己叫醒张汉硕的目的,总觉得应该让他再多睡一会儿——每天处理财团那么多的事务,恐怕张汉硕也没什么时间休息吧。


张汉硕身上搭着一条薄薄的毯子,因为他的翻身,毯子有一大半都滑落了下来,只有一个角还压在他的身子底下。


徐尤娜小心翼翼的把毯子从他身下抽出来,然后重新摊开给张汉硕盖上。


正在想着“这样可能这个人就能好好休息了”的时候,徐尤娜正要收回来的手却被人拉住了,而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只看到张汉硕带着笑意的眼睛。


握紧了徐尤娜的手,张汉硕满足的吐出一口气,然后对着愣住的徐尤娜道:“我可是一直在等你呢。”


“等我?”


“不觉得现在这一幕很像电视剧吗?女主角给男主角盖上被子,然后装睡的男主角趁机将女主角抱住,两个人——就是说kiss——”


“……”徐尤娜被他说的心头一跳,又对他这种跳跃性的思维感到头疼:“前辈,别对我开这种玩笑。”


“啊,你一正经起来就会叫我前辈。”


张汉硕有点遗憾的叹了口气,他撇了撇嘴,却反而将徐尤娜的手抓的更紧了些,没等徐尤娜反对,他道:“可别说让我放手了,我已经放手很多年了。久别重逢之后,就让我多抓紧你一会儿吧。”


“……”

徐尤娜没辙的看着他:“所以前辈不准备起床了吗?”


“哎,如果我死的那一天,尤娜你可以就在我身边这样,抓着我的手就好了。”就像是没听到徐尤娜的话,张汉硕自顾自的感叹着。


“前辈,也别这样诅咒自己。”


“好吧,既然你这么希望的话。”


张汉硕笑起来了,徐尤娜的责备反而让他心底升起几分开心,本来他也担心这么久没见到徐尤娜,她会不会有几分改变,但是现在看来——


果然来找她是对的。她一点都没有变。


“可能也不是一点都没变,变得更加美丽了。”


喃喃低语着,张汉硕回过神来时,已不自觉缩近了自己和徐尤娜的距离,两个人的呼吸都交织在了一起。


张汉硕定定地看着徐尤娜,然而可能张汉硕都不知道他的目光是那么的炽热,足以在徐尤娜心头灼烧起来。


“汉硕哥,我们会不会离得太近了?”


面对徐尤娜的询问,张汉硕却是眨眨眼:“我只是,很久没像这样好好看看你了。”


徐尤娜想着,以前似乎也没有这么接近的时候,她总觉得现在有一丝奇怪的氛围,然而头脑里的不知名的想法却只是让她的嘴唇都变得干燥起来。


“看够了,就可以松开了。”


朴柱亨的声音突兀在徐尤娜身后响起,张汉硕便笑着松开了抓着徐尤娜的手。


“抱歉,我下次会注意时间。”

张汉硕不知道是在说给徐尤娜听,还是说给朴柱亨,他的视线游弋,口吻带着些游刃有余的轻快。


徐尤娜一回头,只看到了朴柱亨一副生气的表情。奇怪,他为什么生气了?

文影讲部剧
第二十一集:《鬼客》
第二十一集:《鬼客》
文影讲部剧
第二十二集:《鬼客》
第二十二集:《鬼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