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鬼灭之刃

0
6447.6万浏览    17.7万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1-12-01 21:09
文仔仔

把口嗨变成现实×

(感谢黄子对文本的建议和笔刷☆)


看之前请注意!注意避雷哦!

把口嗨变成现实×

(感谢黄子对文本的建议和笔刷☆)


看之前请注意!注意避雷哦!

冰箱里的小白鱼

最终选拔相关

p2和p3是鳞泷-虎杖师徒的2页条漫。我永远喜欢鳞泷先生!

关于鳞泷先生和主公的鎹鸦之间的对话,有一个没画出来的设定是炭治郎突然“失踪”后祢豆子一下子心态崩了。是鳞泷先生第一个让她安定下来的,因此主公建议鳞泷先生留在总部安慰陪伴祢豆子。(其实祢豆子情绪逐渐恢复后,就很难说是谁在安慰谁了)一直到虎子拜师鳞泷,为了方便安排训练,鳞泷先生才回到了狭雾山。


p1已经明示了伏黑惠不是鳞泷先生的弟子,至于惠修习了哪个呼吸流派,我就先卖个关子,明年再揭露吧:D

年底工作太忙,今年肯定没工夫再更新了

最终选拔相关

p2和p3是鳞泷-虎杖师徒的2页条漫。我永远喜欢鳞泷先生!

关于鳞泷先生和主公的鎹鸦之间的对话,有一个没画出来的设定是炭治郎突然“失踪”后祢豆子一下子心态崩了。是鳞泷先生第一个让她安定下来的,因此主公建议鳞泷先生留在总部安慰陪伴祢豆子。(其实祢豆子情绪逐渐恢复后,就很难说是谁在安慰谁了)一直到虎子拜师鳞泷,为了方便安排训练,鳞泷先生才回到了狭雾山。


p1已经明示了伏黑惠不是鳞泷先生的弟子,至于惠修习了哪个呼吸流派,我就先卖个关子,明年再揭露吧:D

年底工作太忙,今年肯定没工夫再更新了

干辣椒

“你的嘴巴跟我的好像啊!要加油哦!”

“你的嘴巴跟我的好像啊!要加油哦!”

,
家人们,无意间刷到的,义勇也太...

家人们,无意间刷到的,义勇也太可爱了叭!!!

家人们,无意间刷到的,义勇也太可爱了叭!!!

辞凉凉凉凉

万世极乐教参观指南

*规则类万世极乐教—旅人版

*有乙女(原女)要素存在。

※※※灵感来源于最近A岛的规则类动物园怪谈


误入此处的旅人啊,请谨记以下规则。它会帮助你在这所 热闹 的教派里得到最大限度的安全保障。


1.不要单独和教主:白橡色头发、七彩眼睛的人,长时间呆在密闭空间内。


2.不要倾听教主的发言超过三分钟。


3.不要向教主倾诉超过五分钟。


4.不要信任任何教徒。


5.请记住,你是旅人,你是旅人,你是旅人,旅、旅、旅、旅旅……你是旅人。


6.穿着白色祭礼服的【圣女】和高马尾长鬓发的蓝眼睛女子【那个侍女】,是你唯...

*规则类万世极乐教—旅人版

*有乙女(原女)要素存在。

※※※灵感来源于最近A岛的规则类动物园怪谈




误入此处的旅人啊,请谨记以下规则。它会帮助你在这所 热闹 的教派里得到最大限度的安全保障。



1.不要单独和教主:白橡色头发、七彩眼睛的人,长时间呆在密闭空间内。



2.不要倾听教主的发言超过三分钟。



3.不要向教主倾诉超过五分钟。



4.不要信任任何教徒。



5.请记住,你是旅人,你是旅人,你是旅人,旅、旅、旅、旅旅……你是旅人。



6.穿着白色祭礼服的【圣女】和高马尾长鬓发的蓝眼睛女子【那个侍女】,是你唯一可以信任的对象



7.不要吃教徒给的食物。



8.如果留宿,请选择寻找 那个侍女 ,或者 圣女 ,她会为你提供一晚上平安的住所。记住,只有一晚上。


8.1请确定你醒来后,看到的光真的是太阳光。不要贸然拉开纸门


8.2如果半夜醒了,看到纸门上有男人或者女人的影子。不要出声,不要惊慌,保持睡着的姿势不要动。


8.3不要在进屋关门后再出门!不要再……(此处有一些涂改)屋里可没有方便的地方哦~还是出门看看吧~




9.请熟记万世极乐教的地图,如果与教徒发生冲突,请以最快的速度脱离,保持你所能坚持的最快速度,直到跑出大门


9.1如果找不到大门,向离你最近的女性教徒求助,女性教徒年龄越小越好,只需要说出或者重复一句话:月■栖小姐/圣女在寻找我,请你带我去找她。


9.2如果您在独身寻找圣女的过程中拉开了一扇背后藏着破碎血肉的纸门,不要尖叫,请务必马上离开现场!马上离开!


9.3正确的离场地点只有大门,不要试图翻墙,不要、不●▲▲……



10.如果月■栖/圣女身边出现教主,请保持冷静,不要抬头,听从她的指令,她会尽最大限度保护你的。不要被其他人的声音吸引、不要被其他人的声音吸引■▲●……为什么不听一下呢?我们在这里生活了很久啊~有很多、很多,有意思的事呢。







—待续—

二十四桥明月

我这一生一路走到黑 无味无谓也无畏

我这一生一路走到黑 无味无谓也无畏

H

是和@櫻桃 酒辭_ 樱桃桑的交换上色🤤

我➡️线稿

🍒➡️上色

是看到🌈❄️ 这位的帖(´▽`)

是和@櫻桃 酒辭_ 樱桃桑的交换上色🤤

我➡️线稿

🍒➡️上色

是看到🌈❄️ 这位的帖(´▽`)

ne-mu

接下来就拜托你了…


最近沉迷于彩图中

接下来就拜托你了…


最近沉迷于彩图中

地球online量产型NPC

[银魂X鬼灭]搞联动也要有个限度(25)

        高杉知道了神威和猗窝座的事后,表示这个兔崽子真的很会用各种方式害他头痛。

  

  高杉从现在这个身体刚刚出生的时候便在这里了,虽然现在外表还是小孩子,但这些年他对这个世界的状况也调查了不少,于是告诉神威他想打败鬼的话就要去一个叫鬼杀队的组织学会呼吸法并得到特制的刀。

  

  不过神威使刀的画面他是真的想象不出来,以前神威因为对武士起了兴趣便夺了自己部下的刀之后,像小孩挥舞树枝那样一只手甩了两甩就嫌太轻,扔了。

  

  高杉也不知道教给剑士们呼吸法的师傅们具体在哪,但某个有名的除鬼世...

        高杉知道了神威和猗窝座的事后,表示这个兔崽子真的很会用各种方式害他头痛。

  

  高杉从现在这个身体刚刚出生的时候便在这里了,虽然现在外表还是小孩子,但这些年他对这个世界的状况也调查了不少,于是告诉神威他想打败鬼的话就要去一个叫鬼杀队的组织学会呼吸法并得到特制的刀。

  

  不过神威使刀的画面他是真的想象不出来,以前神威因为对武士起了兴趣便夺了自己部下的刀之后,像小孩挥舞树枝那样一只手甩了两甩就嫌太轻,扔了。

  

  高杉也不知道教给剑士们呼吸法的师傅们具体在哪,但某个有名的除鬼世家他还是知道的,而那个世家,便是炼狱家。

  

  ……

  

  炼狱槙寿郎自从蛇鬼那件事结束不久后便渐渐不那么热衷于鬼杀队的任务了,对于在炼狱家学习完基础剑术的神乐和甘露寺也不去再多教导她们,而是直接让她们毕业前往入队试炼了。

  

  但当炼狱杏寿郎表示自己也要参加试炼加入鬼杀队的时候,槙寿郎并没有同意,而是告诉他已经不需要练剑了。

  

  自从生下杏寿郎的弟弟千寿郎之后妻子瑠火的身体状况便一日不如一日,刚开始还能至少做些给客人端茶之类的小事,后来便直接卧床不起了,那之后槙寿郎也基本不怎么去出任务就那么陪在她身边。

  

  瑠火认为丈夫之所以变得懈怠也是因为顾忌她的病情,还发了很大的火。

  

  “你到底在21代那里看见了什么?你这样怎么给孩子们做表率?”

  

  “那种事,已经没有意义了。”

   

  “你知道的,你不在的话究竟会有多少人遇害……”

  

  “我知道你对我很失望,我对我自己也是。瑠火…如果你想把我赶回去的话,就赶紧好起来…求你了……”

  

  “……”

  

  某一天,杏寿郎偷偷带着自己的刀溜出了家门,然而就在这一天,瑠火的身体已经快撑不住了。

  

  尚不记事的千寿郎在她身边安稳的睡着,医生看着她的状态,无奈的摇了摇头,把她最后的时间留给了家属。

  

  “瑠火,你再坚持一下,一定会好起来的,一定…”

  

  “杏…在这里吗?”

  

  “瑠火你…已经看不见了吗……!”

  

  “…我想最后再见见他……”

  

  槙寿郎早就让曾经合作的鎹鸦去找杏寿郎了,然而得到的消息是这小子偷偷背着他去参加了入队试炼,现在根本下不了藤袭山。

  

  然而,门外传来了杏寿郎的声音:“请问有人在么!”

  

  看来那臭小子估计是从藤袭山上溜下来了吧,虽然这样会失去考试资格,但槙寿郎本就不想让孩子们再继续斩鬼下去了。

  

  当槙寿郎打开门,想要直接拎着杏寿郎去见瑠火的时候,出现在眼前的却是一个穿着黑色旗袍的红发呆毛少年。

  

  “哟,其实我是来……”

  

  “你……算了,你过来!”

  

  槙寿郎把神威拉了进来,在他耳边小声说不管你是来干什么的,一会儿顺着他的话说就行了,不要多嘴。


  之后就直接把神威按在了瑠火旁边,告诉她是他们的儿子杏寿郎回来了。

  

  “杏……”

  

  神威看着病床上虚弱的女子,看来她就要走到生命尽头了,己经连抬起胳膊都做的很艰难了。

  

  她的手抚摸着自己不自觉深深低垂着的头说道:

  “…欢迎回家……”

  

  而在这一瞬间,床上的人与自己真正的母亲的身影重合了。江华最后会说什么他以前并不是没有想过,但无论是什么,她一定都为自己抛弃了家而感到悲伤吧。


  从神威的口中不自觉说出了连他自己都觉得惊讶的回应:“我…我回来了……”


  病床上的女人笑了笑,然后便永远的合上了双眼。

  

  槙寿郎扯开愣在原地的神威,抱着瑠火痛哭起来,一边本来睡着的千寿郎不知是被父亲吵醒还是察觉到母亲的死,也哇哇大哭起来。

  

  这一天是雨天,虽然是烙阳最常见的天气,但却是的季节少有的一次雨天,雨水落在地面上破碎的声音令神威听着心烦,还有那些哭声也是,令人心烦到胸口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

  

  大概为了抑制这股心烦,神威抱起了千寿郎安慰起来,小孩子如果这么一直使劲哭下去会背过气的,看来这个做丈夫的男人也是连这种事都不知道。

  

  被抱在温暖的怀中的千寿郎很快就不哭了,听见神威的声音还伸出小手叫着:“哥…哥……”

  

  槙寿郎看见这一幕总算是回过了神,小心翼翼的放下一直抱着的瑠火的尸体,把注意力放在了这个突然出现的奇怪男人身上。

  

  “你是什么人…?”

  

  “来学那什么呼吸法的而已,看来现在不是时候,我下次再来好了。”

  

  说完神威把千寿郎递给槙寿郎,逃一般的离开了这里,连自己的伞都忘了拿。

  

  不小的雨水落在神威身上,不一会儿就将脚步越来越缓慢的他淋的湿透。

  

  我这是在干什么啊…要是被笨蛋妹妹看见了又该笑我了…

  

  ……

  

  炼狱瑠火的葬礼神乐和甘露寺也参加了,她们在炼狱家修行的时候没少受这位温柔又坚定的母亲的关怀,而如今,她再也不会在一旁笑着注视着她们吵吵闹闹了。

  

  炼狱杏寿郎也终于完成了入队试炼,匆匆忙忙的赶了回来,槙寿郎见了他一句话也没有说。

  

  杏寿郎哭着跪倒在母亲尸体前说道:

  “我……想让您看看的…看看儿子成为鬼杀队员然后保护好大家的…!”

  

  听完这句话的槙寿郎揍了杏寿郎一拳,拽着他的衣领大喊:“你现在说这些话还有什么意义!我本来就不同意你去什么入队试炼!”

  

  一边的神乐听了说着“又不是他的错!”就想前去阻止槙寿郎,结果被甘露寺拦住了。

  “神乐酱…这是他们家的事,我们不可以插手的。”

  

  杏寿郎受了那一拳后抬起头,用坚定的眼神看着父亲,道:“父亲,我一定会坚守自己的职责的,就像母亲说的那样,一定!”

  

  槙寿郎像是被那眼神灼伤了一般收回手,喃喃自语般道:“没有意义的…没有的啊……”

  

  葬礼结束了,父子两人之间没有再交谈过一句话,槙寿郎甚至故意错开了其他所有人的慰问,就这么埋葬了瑠火,埋葬了曾经的生活。

  

  神乐在离开炼狱家前,在门口看见了一把紫色伞,那是一把她很熟悉的夜兔的伞,这是……神威的?!

  

  但是刚刚发生了那种事,神乐也不好去问炼狱他们自己神威的事,她就先回去了,打算改日在鬼杀队遇见杏寿郎再说。

  

  那之后的杏寿郎却仿佛不知疲倦一般接到一个任务就去下一个,根本碰不到,直到一次他任务中不小心受了点伤在总部被按着治疗神乐才遇见他。

  

  神乐小心翼翼地注意着他的反应向他询问了神威的事,杏寿郎回了她大大的一个笑容说道:“不必担心我!只不过一想到再快一点的话就能帮到更多的人就不小心太过着急了!关于你说的那位神威君的事,父亲确实不经意间提到过当时母亲去世前有个跟我相同声音的人来过,那是他么?”

  

  “嗯,他声音和你一样阿鲁。”

  

  “这样啊…其实我也想见一见那位神威君,听说他在母亲去世前一直代我陪在了她身边,能告诉我他的长相么?”

  

  “神威他…?啊,其实他是个红发的170小矮子阿鲁,还有小辫子和呆毛,就像钢炼里的爱X华一样。”

  

  “这样啊,如果我见到他或者爱X华会通知你的!”

  

  “不,爱X华你见不到的阿鲁……”

  

  ……

  

  大概自那天两周后,杏寿郎遇见了在家门口犹豫着的和神乐说的特征一样的人。

  

  “请问!你就是神威君么!”

  

  “你的长相…是这家的人吧,你们长得还真是一模一样啊。”

  

  “是的,这也算一种传统了!”

  

  杏寿郎想:原来如此,这个声音确实一模一样,母亲最后是把他错认成我了么。

  “神威少年,能代替我在最后陪在母亲身边,实在是感谢不尽…!”

  

  “……碰巧而已。”


  “母亲最后有说什么吗?”

  

  神威想了想

  虽然那个人最后没能来的及说…但是……


  “还能有什么,当然是让你这个做哥哥的保护好家人啊。”


  毕竟是…「母亲」啊…

ark.

把最近画的图堆在一起发一发

tag按照图的顺序排放了

把最近画的图堆在一起发一发

tag按照图的顺序排放了

一咦以亦
你除了头两个其他有画过吗

你除了头两个其他有画过吗

你除了头两个其他有画过吗

晨北秋

15.沁柠想涨工资的第一天

“醒醒!别睡了,太阳晒屁股了。”

  唔……聒噪,这声音听起来好烦。

  “快起来!”

  还没睡醒的沁柠忍无可忍,一大嘴巴子抽出去。

  “呜啊啊啊啊啊!”

  这哀嚎的声音耳熟啊,这是……脑中浮现出一张大脸,反应过来的沁柠一骨碌爬起来,飞扑过去,死命掐住对方的脖子,疯狂上演“穷摇”剧。

  “苏陌!你还敢露头!孽畜,老娘今天就掐死你,为广大穿越者除害!”

  “呕咳咳,壮士饶,呕,饶命,我刚吃的方便面,小心吐你一身。”

  一听这话沁柠立刻松手,跑到八百里开外,嫌弃之情溢于言表。

  还是那个纯白空间,和上次唯一不同的就是空间内多出一个巨大的营养舱。

  “哦呀,你已经...

“醒醒!别睡了,太阳晒屁股了。”

  唔……聒噪,这声音听起来好烦。

  “快起来!”

  还没睡醒的沁柠忍无可忍,一大嘴巴子抽出去。

  “呜啊啊啊啊啊!”

  这哀嚎的声音耳熟啊,这是……脑中浮现出一张大脸,反应过来的沁柠一骨碌爬起来,飞扑过去,死命掐住对方的脖子,疯狂上演“穷摇”剧。

  “苏陌!你还敢露头!孽畜,老娘今天就掐死你,为广大穿越者除害!”

  “呕咳咳,壮士饶,呕,饶命,我刚吃的方便面,小心吐你一身。”

  一听这话沁柠立刻松手,跑到八百里开外,嫌弃之情溢于言表。

  还是那个纯白空间,和上次唯一不同的就是空间内多出一个巨大的营养舱。

  “哦呀,你已经看见了。”苏陌突然出现在沁柠旁边。

  “你吐完了吗?”沁柠冷酷无情“没吐完离我远点,还有你那是是什么废话,这么大我一个玩意我看不见才有问题OK。”

  “……”苏陌强行挽尊“我没吐!”

  “算了,不说这个了沁柠,我今天突然召唤你们的灵魂回到空间,是有一点关于任务的变动需要交代。”

  “亿点点?”沁柠挑眉。

  “……咳想必你刚才注意到了,我说我要找你们,但是现在这里只有你一个。”

  “在召唤你们的灵魂时,我发现现在只有你一个人的灵魂是完好无损的。”

  “啊?”沁柠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月汐的灵魂不完整,但是看她状态平稳,应该是自发分散出去的,所以没有大碍。就是容易些常年沉睡,精力不足。他这种情况也好解决,一种是你们找到她的残魂,再找到她的本体,给安回去;第二种情况是完全完成任务,脱离世界时灵魂自动归位。”

  沁柠还有点懵“嗯好……”

  “但是灵暄的灵魂在这次战斗中受了点伤,有点棘手……”

  “你说什么?”沁柠瞬间爆炸,一把抓住苏陌的领子“灵魂出问题了?她还能正常吗?是,我承认这次战斗是我疏忽,连累灵暄受了重伤,但是我肯定会改的,但……但是,为,为什么是灵暄受伤……当初不是说绝对不会干涉到我们本身的安危的吗?”

  灵魂是人存在的根本,穿越者的本源,魂穿鬼灭世界的她们,若是灵魂消散,可就真的死在这个世界了。

  “沁柠你冷静下!灵暄的情况还可以!她现在没有问题的!”苏陌握住沁柠手腕却没将她推开,带着她瞬移到营养舱前。

  “抱歉,这次是我低估无惨的实力才会造成这次事故,他自身的污秽能量竟然达到污染青龙灵的地步,青龙灵虽然尚未被完全侵蚀,但是将来迟早有一天……,而这回是灵暄的灵魂接触到被污染的青龙灵碎片才会受伤。”

  “什么意思?,灵暄的灵魂受到损害?”沁柠松开手面向营养舱。

  “更准确的说是污染,你们也知道四灵系属天地同宗灵力互溶还相互吸引,本来这种特性是便于青龙令的寻回,但被污染的青龙灵接触到你们的四灵,就会对你们的灵造成不良影响,并污染你们的灵魂,当灵魂污染过渡你就再也找不回自我了。”

  “当时灵暄的白虎雷系灵力倾尽而出,白虎灵还出现裂纹青龙灵污染的碎片被白虎灵力吸引,顺着灵力牵引就粘到了白虎灵上。”

  “其实本来没这么容易被得手的,若是用灵力防护,碎片不会直接接触到灵,污染概率为零,也是赶巧灵暄灵力四散浑身破绽,大型粘鼠板,自然就中招了。”

  “我在天界监管发现白虎灵灵力波动极为异常,就立刻把灵暄召来摘去粘在她灵魂上的碎片,但是灵暄的灵魂还是受到了少许污染。”

  “那灵暄……现在在这里?”沁柠张开五指轻盖在营养仓冰凉的外壳上,沁柠眼圈通红,她忍住泪水往下掉。

  “嗯,别担心,营养舱可以净化温养她的灵魂我也会帮忙净化污秽,但是净化灵魂是个细致麻烦的活,需要很长时间,灵暄的灵魂可能需要好几年呆在这里。”

  “没关系,多长时间我都会等,只要她恢复如初。”

  “会的,本来灵魂污染的人会被负面情绪淹没,但我用生命担保灵暄会被净化得干干净净,不留半点负面影响,她还会是那个最好的她。”

  “好,谢谢你……”

  “不用谢,这是我的责任。”苏陌不好意思,笑着摇头“我也只能做这些了。”

  “沁柠我要提醒你,接下来你需要面对的局面不是很乐观,灵暄现在我这接受治疗,月汐昏睡帮不上忙,这几年间所有的事可都要压在你一个人身上。”

  “很难,难免会有意料之外的局面发生,压力很大。这种情况你可以选择先把你们全部召回,等灵暄月汐修养好了,再对你们进行二次投放,重新进入世界。”

  “你呢?要怎么选择?”

  “……不用重来,局面发展成现在这样,我占很大责任,更没理由让大家之前的努力白费,我不是自艾自怨之人,更不会临阵脱逃,会好好的面对起这个局面!”

  “况且谁也说不准,重来一次就能变得更好吗?直接放弃与鬼杀队的同盟未免可惜,时间也耽误不起。”沁柠沉吟片刻“谁也说不准灵暄要修养几年。”

  不仅是拨开云雾逐渐明朗的局势、可靠的盟友;她还舍不得温柔的蝴蝶三姐妹,暴躁的小白毛以及各式各样的大家。还有灵暄珍视的水呼组,若是不告而别,她又要闷着难过好久。

  这里的一切,全部,全部都是假的,自诩的旁观者根本不存在。

  我既渡红尘,又岂能不入红尘。

  “好,我尊重你的意见。”

  “那么更变任务:摧毁被污染的青龙灵。”

  毫无征兆的沁柠脚底下亮起一个升过级的传送阵,苏陌面前浮起一块电子屏。

  “传送开始,再见沁柠,加油,祝你好运。”

  “卧槽,你大,爷的苏陌!你传送前告诉我一声会死吗?啊?这回你把事都交代清楚了?再没说清楚,下次见面就把你天灵盖拧下来。”

  “没吧,该说的都说了……卧槽!沁柠你记得把灵暄的肉身保存好,尤其要求环境灵力充沛,这样有利于她净化的进度。”

  “苏陌!你@#$%&……”

  沁柠剩余的话语凐灭在传送阵中。

  纯白的空间里安静良久。

  苏陌抬手摸摸自己此时还长着秀发的脑壳,嚎啕大哭。

  “啊!得罪谁不好得罪最记仇的一个。崽崽!妈妈可能要保不住你了!嘤~”

  “日!”沁柠直接从睡梦中坐起,低声咒骂。

  尼玛还指望苏陌靠谱点,现在一看白日做梦,给形容的那么笼统,她怎么找?

  “做噩梦了?”

  沁柠抬头看见站在身边的蝴蝶忍,她披着外套,明显是起夜,神情低沉,有几分憔悴。

  “你怎么来了?小忍?”

  “我来轮班守着姐姐,看你睡着了,正想叫你起来。”忍脱下外套盖在沁柠身上,扶她从椅子上站起来“沁柠你回去休息一会儿吧。”

  坐着睡得腰酸背痛的沁柠咧嘴站起,看向窗外。

  天色蒙蒙亮,应该是凌晨了。

  沁柠给病床上昏迷的香奈惠掖好被角。

  当天从茶镇回来时候也许是因为太过奔波,香奈惠被细心处理的内伤还是有些感染,发起了低烧,人也陷入昏迷。

  幸亏蝶屋的抗生素品质优良,众人的照看也细心,香奈惠伤情停止恶化开始好转。

  现在香奈惠需要精心看护,蝶屋中便一人两小时,护着香奈惠。

  “唔,小忍,我先回去了。”沁柠直起腰还顺手捏捏忍的脸颊。

  啧,本来没几两肉,现在全瘦没了。

  “快回去吧,你在茶镇也没少忙,还跟着我们折腾,辛苦你了。”

  “小忍你也注意点,别把自己累坏了。”

  香奈惠的倒下让蝶屋所有的事直接压在忍身上,即使每个人都在尽力帮忙,忍每天也忙得像只陀螺。

  更不用说她心里一直对香奈惠的状况无比紧张,一刻放松不下来。

  人每次从香奈惠的病房里出来眼睛都是湿红的。

  沁柠叹息一声,把忍搂进怀中,摁着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沁柠,我不会倒下的。”

  小忍维持了好一会儿这个姿势才闷闷开口。

  “……嗯,我知道,你最坚强了。”

  沁柠松手一摇一晃地走出房门,打个大哈欠,连冰冷的夜风也没能吹散她的睡意。

  这两天她确实很累。

  蝶屋的顶梁柱倒下了,为了保证蝶屋的正常运作,沁柠几乎承担了全部紧急外伤大伤的治疗,灵力天天被掏空,还有工作安排,任务通知……等等。

  现在回去估计还能睡三四个小时。

  沁柠抬脚走向房间,突然余光捕捉到长廊下的一块黑影动了动。

  沁柠停下,眯起眼睛仔细一看。

  “香奈乎?”

  小姑娘无声地从阴影走出。

  “来。”沁柠冲她招手。

  香奈乎还是一如既往乖巧的来到沁柠面前,但是迷茫取代了往日脸上招牌的礼貌性微笑。

  其实香奈乎刚在蝶屋安家时一直木木的馁表情,后来有一天香奈惠笑着揉她的脸向忍打趣。

  “虽然香奈乎已经很可爱了,但还是笑起来更好看,对吧?也在说你哦小忍。”

  “姐姐你别玩香奈乎!还有,不要带上我!”

  从那以后香奈乎就开始尝试微笑,直到现在。

  “怎么在这里不去睡觉?嗯?”沁柠牵起香奈乎冰凉的小手揉搓着。

  看来在这里站很久了。

  “……”

  香奈乎没有说话,只是用那双澄澈的眼睛看着沁柠。

  沁柠叹气——她最近总在叹气,把外套脱下来给小姑娘裹个严实,捧起她的手放在嘴边呵出几团暖气。

  “香奈乎今天晚上陪我睡好不好?”

  “……好”香奈乎的视线在病房门上徘徊,却还是没有拒绝沁柠。

  即使不是很情愿,香奈乎也会毫不犹豫的听她们几个的话。事是好事,不过太晚了,有些问题还是不要让小孩子担心,她还有靠山。问题,交给姐姐们吧。

  沁柠牵着香奈乎,轻柔的脚步声在木制长廊上响起。

  对于香奈乎半夜不声不响跑到病房外的行为反而让沁柠窃喜。

  香奈乎是个自闭的孩子,不会跟人交流,不会分辨感情。

  比起其他哭泣的小朋友,香奈乎经常不自知坐在椅子上眼珠一转不转盯住病床上的香奈惠,一坐就是一天,直到被人送回房间……

  忍和沁柠担心,也许某一天香奈乎闭塞的情感会突然崩塌将她冲垮。

  现在看来还好,沁柠悄悄瞟向跟在身后的香奈乎。

  已经学会遵循自己的心意行事了,不错。

  第二天清晨。沁柠是被阳光晃醒的。

  啊——要死要死,好困啊,不想起床……

  沁柠伸直手臂想在床上滚一圈缓解起床气,但被身边绵长的呼吸声提醒硬生生止住动作。

  香奈乎窝在沁柠不大的阴影里睡得很香。

  沁柠轻手轻脚起床,拉紧窗帘。

  简单洗漱后,沁柠看着床上的小鼓包,小声到:“香奈乎,我出门啦。”

  香奈惠在温暖的梦境里似乎听到极轻的落锁声,下意识呓语。

  “一路顺风……”

  沁柠出门正好看见路过的忍。

  “早上好小忍……哦呀?”

  今日忍没穿往日的白色短外套,而是穿了件和香奈惠相同的蝴蝶羽织。

  忍迎着沁柠的目光微笑解释。

  “早安沁柠,这就是姐姐的羽织。”

  “啊?嗯,额,小忍你穿起来也很好看,不过怎么想起来换衣服了。”

  沁柠实在不知道忍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把香奈惠染血的羽织洗净缝补,再穿到自己身上,这代表什么。

  “想穿就穿了,感觉像姐姐仍然陪着我面对一切,很安心。”忍摸着羽织垂下眼睛,想起来昨晚认真许下的承诺。

  忍坐在床边细细地用目光描绘香奈惠的模样,从未见过姐姐如此脆弱的样子。

  姐姐是温柔的,强大的!为她遮风挡雨,坚定向前。

  对生命,甚至鬼,也在能力范围内尽可能的给予善意,只是单纯的用善意去相信,也许鬼中也有人性,人鬼之间可以不是你死我活,而是友好相处,结束残杀的可笑理念只有她相信了,并为之努力,去奋斗,不断付出着。

  忍和姐姐截然相反。

  忍脾气暴,讨厌鬼,她就是单纯觉得鬼就是千家万户家破人亡惨剧的源头。

  更何况这次那种令人厌恶的生物差点就再一次夺走她最重要的人。

  它们践踏着姐姐澄澈的善意,摧毁了她美好的梦想,让她变成了一个没办法使用呼吸法的普通人。

  没有办法靠自己双手实现和平愿望的人。

  等她醒来会不会失望?难过?还是强颜欢笑去安慰其他人?

  不公平!

  忍抓起香奈惠的手抵在额头上,泪珠不断溢出眼眶,滚在脸上,最后“啪”砸在地上,形成一个圆形的水渍。

  让你变成这样,我恨死鬼了。

  但是……

  但是……但是!

  我不想看见你失望,姐姐。

  我想让世界如你梦想般美好。

  即使你的梦想与我的理念背道而驰,即使要面对的困难超过我的极限。

  我也想像你一样,拿起刀。

  继承你的理念,努力,一步步沿着你的脚印,走上最强的位置。

  然后,实现你的梦想!把你所期望的化为现实!

  姐姐,请相信我,你未能走完的路我来替你走到尽头!

  支持我吧。

  “沁柠。”回过神,忍握着自己日轮刀的刀鞘“我想变强,我要成为“柱”。”

  “小忍?”是不是刺激到孩子了?沁柠一惊,随即又发现自己反应过大,不太好,尴尬两秒找了个委婉的说法:“嗯……我是说,会不会太累了?小忍你没必要逼迫自己,大家都在,我也很有用处的……”

  “沁柠。”忍伸手牵住沁柠的手腕打断她“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天赋不好,我也知道你是关心我担心我,但是我想挑战自我,我想更好的和大家在一起——我想。”

  “啊……好吧。”沁柠无奈的拍拍忍的手“成为柱要面对的危险重重,忍你为什么突然就……有这个想法?”

  “蝶屋需要柱,虽然队内对蝶屋补贴丰厚,但蝶屋周转起来还需要周密的一线情报,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领导者,还有一部分……是我的私心吧,我有一个绝对绝对要实现的目标,只有强者才能实现的目标。”

  “啊这……”沁柠无奈又气馁的撇嘴,忍的态度已经这么明确了肯定是深思熟虑的结果,她还能说什么?但又不放心,又确认一遍。

  “真的不勉强?想好了?”

  “嗯,想好了,不改的。”

  “行。”沁柠抱住忍“我知道了,我会全力支持你的。”

  忍笑了,笑得很开心。

  “好,谢谢你。”

  即使做好了一个人前行的准备,当身边有人支持时还是很开心。

  “唉……不支持也没办法啊。”沁柠无奈叹息“你这铁了心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我又有什么理由去阻止你?说不定你任务都接到了跑我这里先斩后奏来了。”

  “嗯,猜对了”忍狡猾的偏头逗沁柠“沁柠真聪明。”

  “你可拉倒吧,别给我戴高帽,从现在开始你就是要成为柱的人啦,加油啊。但是!小忍你……一定小心啊,努力归努力,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你一定要活着回来啊……”沁柠有些无力,忍走了,她是一定要留在蝶屋坐镇。战场刀枪无眼,小忍就一切靠自己了。

  “放心,事在人为,别小看我啊。”

  “知道了,你什么时候启程?”沁柠皱着眉,操心操到太平洋。

  “马上。”忍带着沁柠停下,两人停在蝶屋门口。

  “啊,好,你出发吧,女孩子出门在外多加小心,吃东西睡觉都机警点,真打起来玩点阴的也无所谓,迂回战术你懂吗……”沁柠絮絮叨叨就是不撒手。

  忍没找了好声好气哄她放手。

  “沁柠,你再不放手我今晚就到不了目的地了。”

  “最后一句!”沁柠直视忍的眼睛“我会把蝶屋整顿的好好的,你早点回来,做大餐犒劳我。”

  忍失笑。

  “好,你吃什么做什么。”

  沁柠挥手送忍离去,当她的背影只剩一个小黑点时沁柠还在喊。

  “一路顺风啊!小忍。”

  话语飞散在空中,沁柠放下手臂,独自停留在门口。

  现在这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她得照顾好留下的孩子才行。

  “切,吵吵什么,没用。”实弥突然从沁柠身后探头。

  沁柠面无表情回头看着他,幽幽的目光让实弥发毛。

  “切,这么看着老子干嘛,又不是老子让她走的。”

  “实弥,我这两天很累。”沁柠板个脸“肯定是打不过你,你信不信你打我我就嗷嗷哭,直到把你哭聋。”

  实弥冷哼一声,恶狠狠把洗好的苹果按到沁柠头上。

  “我会怕这个?马上走了,不跟你一般见识。”

  沁柠把他的手从头上扒拉下来,抢过苹果开啃,还冲他翻白眼。

  “呵呵,把你能的,怎么,不在这儿摊大爷了?”

  “放屁!老子可是很忙的,不过是受花柱所托才留到现在……现在花柱大人没时间搭理我,我自然该回归正轨。”

  “哼,这不快走?还来烦我。”

  “老子来看看某个没良心的矮子!”

  “喂!你说什么?谁矮了!说别人矮的家伙肯定不长个!”沁柠把啃完的果核丢过去。

  “这话谁都有资格说,就你没资格。”实弥一转身躲开了,对沁柠的话嗤之以鼻。

  “懒得跟你掰扯,走了。对了,还有,刚才有信鸦通知你。”

  “主公找你,去主公的府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