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鬼灭之刃oc

134.9万浏览    11529参与
秦九源
人类只会沉入冰冷、深不见底的幽...

人类只会沉入冰冷、深不见底的幽暗之海,他们的眼眸会被染成乌鸦羽翅的色彩,最后意识渐渐模糊,消融在水中......


你也是这么想的,对吧?

人类只会沉入冰冷、深不见底的幽暗之海,他们的眼眸会被染成乌鸦羽翅的色彩,最后意识渐渐模糊,消融在水中......


你也是这么想的,对吧?

鸽噔文桖
“与其泯灭在时间的长河中,实在...

“与其泯灭在时间的长河中,实在是浪费不如被我吃掉。只有通过品尝鲜活的生命,才能体会到生命的宝贵。”

(江口渡场合)

“与其泯灭在时间的长河中,实在是浪费不如被我吃掉。只有通过品尝鲜活的生命,才能体会到生命的宝贵。”

(江口渡场合)

沫.
美女快来和我对话(有重女轻男向...

美女快来和我对话(有重女轻男向)

“……女性太高就是怪物了吗?”

美女快来和我对话(有重女轻男向)

“……女性太高就是怪物了吗?”

水啾啾
生气了的水边秋,我设定还没写完...

生气了的水边秋,我设定还没写完我就又想要个女儿了,www    :(

生气了的水边秋,我设定还没写完我就又想要个女儿了,www    :(

酒肆小姐丶
“日安,别在那边无所事事了,来...

“日安,别在那边无所事事了,来进行体能训练吧。”


是以前用模板画的一张寺月TT

头发颜色深了一点亿点

以上一张的浅天蓝色为准~


“日安,别在那边无所事事了,来进行体能训练吧。”


是以前用模板画的一张寺月TT

头发颜色深了一点亿点

以上一张的浅天蓝色为准~



透透的蜜杏子

他最喜欢摸你的哪个部位

内含:炎/音/水/霞/恋/锖/猗


“唔姆!我最喜欢摸少女的小肚子了”

“软软的”

“手感超赞的”

“不过少女总会因为我摸小肚子生气”

“她觉得这很胖”

“其实一点都不胖!我很喜欢少女现在这个样子!”


“嗯…蜜桃臀吧”

“之前没发现她屁屁这么翘”

“摸起来很有手感”

“感觉很华丽呢”


“她的什么我都很喜欢”

“必须要挑出来一个部位吗?”

“脸蛋吧”

“看起来圆圆的”

“每次捏她脸蛋的时候都觉得很可爱”


霞...

内含:炎/音/水/霞/恋/锖/猗










“唔姆!我最喜欢摸少女的小肚子了”

“软软的”

“手感超赞的”

“不过少女总会因为我摸小肚子生气”

“她觉得这很胖”

“其实一点都不胖!我很喜欢少女现在这个样子!”










“嗯…蜜桃臀吧”

“之前没发现她屁屁这么翘”

“摸起来很有手感”

“感觉很华丽呢”










“她的什么我都很喜欢”

“必须要挑出来一个部位吗?”

“脸蛋吧”

“看起来圆圆的”

“每次捏她脸蛋的时候都觉得很可爱”









“最喜欢姐姐的胳膊了”

“姐姐的胳膊超白的!”

“就像那个…哦对对对!莲藕一样”

“抱起来软软的还香香的”

“最喜欢靠姐姐的胳膊了!”









“哎呀哎呀,我觉得xx哪里都很可爱”

“不过要说最喜欢的一定是🐻部了!”

(脸红)

“上次跟xx一起洗澡我不小心滑倒了,一下子就扑了进去,哎呀哎呀,好害羞啦”

(后面的需要付费了哈哈哈哈哈哈)











“应该是手吧”

“虽然不像别的小女孩一样软嫩”

“有因为握刀留下的老茧”

“但是我还是很喜欢她的手”

“能一直牵着她的手就好了”

“可惜…”

锖兔看着自己透明的身体

“不过没关系”

“就这么一直看着她也很好”










“我才不屑于摸她”

“…头”

“她矮矮的”

“每次跑过来我都会摸摸她的头”

“头发也香香的”

“不对不对,我在说什么啊”

收获一只脸红猗窝座阁下

Q.阿寺

是近期画的!

仿的不像的鬼灭和画的不好的小柠檬⁽⁽ƪ(ᵕ᷄≀ ̠˘᷅ )ʃ⁾⁾ᵒᵐᵍᵎᵎ

是近期画的!

仿的不像的鬼灭和画的不好的小柠檬⁽⁽ƪ(ᵕ᷄≀ ̠˘᷅ )ʃ⁾⁾ᵒᵐᵍᵎᵎ

吃瓜的猹💫
音川妈妈爱你😘 我不会画背景

音川妈妈爱你😘

我不会画背景

音川妈妈爱你😘

我不会画背景

Mfkk

是给@瑶. 的无偿

还有人要约吗?(◦˙▽˙◦)

是给@瑶. 的无偿

还有人要约吗?(◦˙▽˙◦)

工作日不在线

那就浅送个设吧

当做是六一的礼物了

要求:点赞➕关注,眼缘开

开奖时间:六月十号

关注没抽到的取关会拉黑喔,毕竟这是我自己的孩子你如果只是因为这个关注我没抽到拉黑就大可不必了也别来蹲

那就浅送个设吧

当做是六一的礼物了

要求:点赞➕关注,眼缘开

开奖时间:六月十号

关注没抽到的取关会拉黑喔,毕竟这是我自己的孩子你如果只是因为这个关注我没抽到拉黑就大可不必了也别来蹲

飞天兔味馅儿
“……何を見てるの?” 鬼化?...

“……何を見てるの?”


鬼化🐰🐰- - -♡

“……何を見てるの?”


鬼化🐰🐰- - -♡

皓月
接上一篇。原创套pa 平行世界...

接上一篇。原创套pa

  • 平行世界,私设巨多,请勿出警

姓名,玄夜云粼,字含光

年龄:25

身高:1.88m

体重:68kg

身份:前鬼杀队桃柱,鬼王近侍(真正的鬼王)

性格:阴郁冷漠,野心勃勃,傲娇偏执,有亿点点疯,善于伪装

武器:长剑

是否存活:是

是否开启斑纹:是

是否残疾:否

背景经历: 粼的父母原本很恩爱,和睦幸福。但因母亲原来的好友嫉妒,利用家族势力强迫父亲娶了她,并将怀孕的母亲赶走。母亲为与父亲结婚,早已与家族决裂,只得赶往她的药庄。因为母亲的心情起伏太大,再加上车马劳顿,粼和龙凤胎妹妹泠早产了。不过二人没有生命危险,只是体质较弱。母亲一直...

接上一篇。原创套pa

  • 平行世界,私设巨多,请勿出警

姓名,玄夜云粼,字含光

年龄:25

身高:1.88m

体重:68kg

身份:前鬼杀队桃柱,鬼王近侍(真正的鬼王)

性格:阴郁冷漠,野心勃勃,傲娇偏执,有亿点点疯,善于伪装

武器:长剑

是否存活:是

是否开启斑纹:是

是否残疾:否

背景经历: 粼的父母原本很恩爱,和睦幸福。但因母亲原来的好友嫉妒,利用家族势力强迫父亲娶了她,并将怀孕的母亲赶走。母亲为与父亲结婚,早已与家族决裂,只得赶往她的药庄。因为母亲的心情起伏太大,再加上车马劳顿,粼和龙凤胎妹妹泠早产了。不过二人没有生命危险,只是体质较弱。母亲一直密切关注着两个孩子,从未让他们为缺失的父爱自卑伤感。母亲害怕“好友”的追杀,从未让孩子们出药庄,粼在这里度过了快乐幸福的童年。11岁时,粼与师弟墨珩偷溜出庄去参加夏日祭。归来时却发现一群蒙面人在屠杀药庄。粼救出了不知所措的泠,母亲拼死将三个孩子护着,最终将他们推了出去,自己却被一箭穿心。粼带着珩和泠拼命逃,慌乱中右眼被炸药崩起的石片划伤。最终三人被鬼杀队的人所救。14岁时,粼遇见了晨,二人结为挚友。15岁时,粼和珩通过了最终选拔,可泠永远留在了那片紫藤花中。花柱看中了粼,收他和珩为继子。粼天资卓越、异于常人,而且克苦习修。他一个月的时间自创了桃之呼吸,再两个月后晋升为桃柱。相比之下,珩要差得多,他的实力仅能勉强自保。一年后,一次任务中花柱失踪,珩战死。粼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恐惧,精神开始崩溃,他开始不停思考生与死的问题。终于,粼找到了脱离死亡的最佳方法——成为鬼,并取代无惨。粼没有把他的想法表现出来,还是和往常一样执行任务。连晨也没发现粼的思想转变,只是觉得他心事重重,但晨一直以为是师父和师弟的死造成的。17岁时,粼遇到一只特殊的鬼,她可以把人的灵魂一分为二,但是她十分胆小单纯。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要求她分离灵魂并成功后,粼表示了变成鬼的意愿而且见到无惨。无惨很欣赏粼的天赋,赐予他大量的血液。粼表现出来的灵魂的血鬼术是呼吸法和傀儡操控,另一半灵魂的血鬼术却是【第二世界】,可由于魂魄分离,无惨并未察觉。由于上弦之位已满,粼被无惨留在身边做近侍。就这样,粼在无惨身边潜伏了八年,一直按照无惨的指令行事,无惨对粼的戒备也逐渐放下。在鬼杀队进攻无限城的前夕,粼喝下他之前秘密调制的药强迫灵魂合一,趁无惨精神紧绷、无暇顾及他时将无惨拉入【第二世界】,取代了他。粼利用傀儡操控制作了假无惨,借他之口发号施令。导致鬼大败。大决战后,粼躲藏起来等待故友晨。他告知晨事情的原委,二人重归于好,粼将晨也转化为鬼,并为二人改造身体。从此逍遥山水之间。

ps:粼的灵魂分开之后,一个可称为阳,另一个为阴。阳表现在无惨面前,并无对他的威胁,而阴则有。二者之间有狭小连接,但在无惨身边的威压会冲断连接,只有在远离无惨执行任务时才会连起。此时粼的全部记忆苏醒,他会把下一步的行动写在纸条上来提示阳。所以无惨一直没有发现粼对他的巨大威胁。

爱洛Aurora
“你最好把眼睛从童磨身上移开!...

“你最好把眼睛从童磨身上移开!”

名字:金乌

身高:178

性别:女

外貌:皮肤为发光的金铜色,金色中分长发,做微盘发状,(类似西洋的公主头)头戴金色橄榄枝,眼睛不再是异瞳,全部变成凶狠的金色,双臂有着金色的边缘微微发黑的鬼纹,身穿金色长袍,脚戴刻着童磨名字的脚环。一对翅膀由金属组成,十分坚硬,锋利的羽毛也是武器之一[化人时翅膀藏起,眼睛和变鬼前一样是异瞳,背上会有轻微的血管颜色显现,营养同时需要供给翅膀]

性格:稳重成熟,结合了曾经的忍术将精确度达到了最高,杀性更重,气场很强,但从来不在童磨面前动手,隐藏着鬼的身份,童磨问起就说和无惨呆久了,身上有味道很正常。

血鬼术:

冥魂羽......

“你最好把眼睛从童磨身上移开!”

名字:金乌

身高:178

性别:女

外貌:皮肤为发光的金铜色,金色中分长发,做微盘发状,(类似西洋的公主头)头戴金色橄榄枝,眼睛不再是异瞳,全部变成凶狠的金色,双臂有着金色的边缘微微发黑的鬼纹,身穿金色长袍,脚戴刻着童磨名字的脚环。一对翅膀由金属组成,十分坚硬,锋利的羽毛也是武器之一[化人时翅膀藏起,眼睛和变鬼前一样是异瞳,背上会有轻微的血管颜色显现,营养同时需要供给翅膀]

性格:稳重成熟,结合了曾经的忍术将精确度达到了最高,杀性更重,气场很强,但从来不在童磨面前动手,隐藏着鬼的身份,童磨问起就说和无惨呆久了,身上有味道很正常。

血鬼术:

冥魂羽林:翅膀上的金色羽毛会精准打击到对手的致命部位,若对方是柱的话,精确度会下降百分之十。

噬心幽歌:歌声里带着迷惑人心的毒素,加上金属的震动,可以通过对手的耳部直通大脑使其脑部中毒,使用起来需要一定时间,一般是戏耍对手时才用,若对方是柱,需要堵住耳朵全凭感官打斗才可脱身。

金羽环魂:防御型招式,用金色翅膀将自己和同伴包起来抵住日轮刀的呼吸并反弹其招式,若对方是柱,需要一直不断打击才可以使金色羽毛失去弹力。

群尸金舞:通过金属操控死去的人站起来变成僵尸战士为自己所用,很喜欢杀掉恋人的其中一方,操控其互相伤害。若是柱的话,不死基本没事,只要他(她)愿意砍倒对面的伙伴。

绝招:女神之怒·祭死生灵:属于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式,伤害力精准度都超高,不论是柱还是普通人,都会被爆炸产生的气流中的金属片刺伤,扎到要害就会送命,同时可以用自己的血帮助其他鬼快速自愈。剧情中是看到童磨被砍下了头,暴怒爆发出来的绝招。

工作日不在线
夏季。 这种天让我出门还不如死...

夏季。

这种天让我出门还不如死了算了——当然这种话我不可能会对别人说出口。

夏天的天气热得像个蒸笼,明明今天的云很密集但是依旧能感觉到阳光落在地上的炎热。

这种天赶路一定会出汗的吧。

脑中蹦出这个想法的同时我的脚步渐渐缓慢下来,毕竟我可不想带着一身的汗酸味做完任务。尽管日落前的晚霞再美,但是不得不说面前那个白色的身影却占据了我所有视线。

我站在离她有一段距离的草坪上,揣测她是不是这次任务的搭档。

“嘿。”

我开口了。

“这里的风景很美,对吧!”

我承认,在那抹白色的身影转过身来时我有被惊艳到。

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

银色的眼眸清澈却没有同龄人那般灵动,你忽然想起,你以前是......

夏季。

这种天让我出门还不如死了算了——当然这种话我不可能会对别人说出口。

夏天的天气热得像个蒸笼,明明今天的云很密集但是依旧能感觉到阳光落在地上的炎热。

这种天赶路一定会出汗的吧。

脑中蹦出这个想法的同时我的脚步渐渐缓慢下来,毕竟我可不想带着一身的汗酸味做完任务。尽管日落前的晚霞再美,但是不得不说面前那个白色的身影却占据了我所有视线。

我站在离她有一段距离的草坪上,揣测她是不是这次任务的搭档。

“嘿。”

我开口了。

“这里的风景很美,对吧!”

我承认,在那抹白色的身影转过身来时我有被惊艳到。

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

银色的眼眸清澈却没有同龄人那般灵动,你忽然想起,你以前是不是见过这样的女孩。

噢,对了,这样的女孩就像街上的身穿华服的女孩们一样。端庄,优雅,有教养,光是看着外表就很让人有好感。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身上的这件羽织,她还太小了,除了鬼杀队那位柱你还没见过这么小的队员 。

这种年纪应该在干什么呢?拉着妈妈的手让她给你讲睡前故事还是抱着爸爸的脖子娇滴滴的撒娇?

晚风拂过,鼻尖的香味将我的意识拉回。清新的草莓味夹着淡淡的奶香味,和那些富家千金身上浓烈的味道相比,这个显然好闻很多

“初次见面,我叫上野霖,接下来的任务请多多关照了,藤原小姐。”

……没想到人看着甜甜的,味道甜甜的,声音也是甜甜的。

但显然这不是重点,在记忆里你只和面前的女孩在这时是第一次见面,她是怎么认出你的?

快要脱口而出的疑问被我咽进肚里,换来一个温和的微笑。

“初次见面,上野小姐。我是藤原月梢,请多指教。”

属于晚霞的一束金光懒洋洋地洒在她的身上,我不禁怀疑这束光本身就是属于她自己的。我想,眼前的晚霞再耀眼,此时也比不过这个叫上野霖的女孩

瑶.

恶鬼滅杀•壹 忆往昔

    “花葬遗下一朵银莲花在指尖,回应她的是一簇紫桔梗”——《恶鬼滅杀》


    汐影随暮色,云雾拭彩霞……彩霞散在了雪衣之上,白被染成了各种复杂而奢华的颜色,橙彩、金亮、绯红在白色中舞蹈


     冬依旧是美的,只是对某些人来说,勾起了不好的回忆罢了


     陵园的石板,被雨雪的风光染得高洁,所到之处都有了冬灵的屐迹,素雅仿佛在一瞬间得到了蔓延,占领着地面,吞噬了所有非白的色彩...


    “花葬遗下一朵银莲花在指尖,回应她的是一簇紫桔梗”——《恶鬼滅杀》


    汐影随暮色,云雾拭彩霞……彩霞散在了雪衣之上,白被染成了各种复杂而奢华的颜色,橙彩、金亮、绯红在白色中舞蹈


     冬依旧是美的,只是对某些人来说,勾起了不好的回忆罢了


     陵园的石板,被雨雪的风光染得高洁,所到之处都有了冬灵的屐迹,素雅仿佛在一瞬间得到了蔓延,占领着地面,吞噬了所有非白的色彩


    青年踏着木屐踩过积雪,在于陵园之前蹙眉而望,目光所到是花海之葬,青年仿佛自嘲的摇了摇头,犹豫再三后踏入了园内


    石板路不长,不久,青年便立于墓前,俯下身,注视着墓碑,良久,仿佛自嘲的摇了摇头,从而伸出手抚摸墓碑,从上到下,从前到后,青年的手指抚摸着触碰着,又单手扶着墓碑吻上,阴阳的边界在那一刻与沉沦共舞


   -我以恋人之态回应亲情,-


   -以禁忌之恋与你共赴黄泉……-


    青年背靠墓碑失声苦笑,醉步离去……指尖有了点点红艳,一步一摇,一步一笑……笑自己的无能,笑自己的责任,笑自己那愚蠢的姐姐为何替他去死


   许久的许久,青年回到了宅邸,踏雪而过,发梢落白晃荡,微微红的手连着以干枯的血痕推开了房门,面前一个女人跪地而迎,口头念着一次又一次的欢迎回来,青年不禁烦怒,却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眼前的女人,墨发紫瞳,也算个有女人味的人,但比起有棱角却仍然带着几分青涩的青年终是不及万分之一


    青年看着女人的眼睛,不禁皱眉,出于对妻子的礼貌,还是忍着恼怒闭眼离开,并落下了一句起来,殊不知身后的女人露出了恶心的神情,她让侍女跪在自己身边,私密的话语由上到下露出的贪婪在眼神中显得淋漓尽致,随后,女人起身,拍了拍衣上的落灰,眼里满是嫌弃与厌恶,但又冲着一点点贪婪,随后又被权力所蛊惑,一切的一切,在女人的眼里都是自己的,对真正的主人,倒是表示厌恶


    屋中的青年修剪着花枝,与冬最相称的便是红梅,但花枝的孩子却不是红,而是深沉而雅淡柔情的紫,自陵园的紫色花海到屋内花瓶的紫色桔梗花,再到青年眼底的紫,一切都是那么相像却又那么不似,青年仿佛对紫有着不一般的偏执,自他对墓碑的亲吻,又到现在眼中的偏执……是她吗?那个令青年思念一生的人……


     在青年深思之时,家仆前来禀报有故人相见,青年脸色一沉,却并没有说什么,走出了宅邸……


     宅邸外等候的是个女人,酒红色长发猩暗的眼睛,还有曾经至现在都风靡的姬发,算是个风韵与美貌并存的女子,与青年的样貌也能比得一比……但此刻,女人满是怒意这表情让青年意识到了不对,女人的眸子映出了青年的身影,便把手上的刀扔了过去


      青年熟练的接过了刀,拿起查看,雪一般洁白的刀柄,绑着墨黑的带,刀面的淡蓝刺痛着青年的眼,正想开口,却被女人的骂声拦住


     “千雪彻,你究竟要干什么?!”女人满是愤怒,“奈可是你姐姐!”女人步步相逼,眼眶的微红衬出了心中的刺痛,带着陈年旧茧的手紧紧抓着千雪彻的手臂,千雪彻眉头一皱,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刀,眼底的不解与悲痛,在一刻间散开


     “凉宫,这刀你从哪来的……”沙哑的声音开口,彻的目光却依然停留在日轮刀上


     “呵,你来问我?”凉宫冷笑着将手掐得更紧了,不久却依然放下了手,“……千雪彻,你凭什么把奈的刀扔了,若不是我看见你的家仆,你是不是真就想把你姐姐抛之脑后尽情寻欢作乐了?”


    “我说过,我不是小鸟寺那样的人”彻嘲讽道,甚至很不屑的拍了拍肩上的灰,“他乐意自己寻欢作乐,侍妾数不胜数”


     “……都是退队的人了,我希望你明白”凉宫酒垂下了猩红的眸,放下来抓住彻手臂的手“她毕竟是你姐姐,纵使你现在已娶了个代替她的人,你都不应该将她的遗物随处丢弃,甚至妄想销毁”


    “闭嘴!我何时弃过?我告诉你,那个女人的心思可比你想象的还要多……”彻背过了身子,是惨淡的影


    —你也许是忘了千雪奈这个人罢?—

    —她誓死都要护的家弟—


    奈的事还有很多………






   

         正午的光晕模糊着宅邸,光晕映出影迹而无限的拉长,如丝绸穿透了缝隙,柔和了岁月匆匆,延伸着,蔓延着……是无辜的岁月在被私藏,时光赠与年华,日日柳叶轻擦


        女孩望着昏晕叹惋,茶色的发丝在光的雍容下泛起的点点的鎏金色,连眼中清冷的紫,也有了些许暖意,繁重的十二单衣让她不得压下那失礼的动作,只得看着手做戏,看着影子在手下飞舞

         

      “小姐,该是去温习了”苍老而稳重的声音被传入了女孩的耳,女孩转头看着那人,她的脸上没有面色,发丝在银白中透出了几绺黑,那是家宅的先生……但更不如说是仆人


     “我知道了”女孩笑了,歪头看着仆从,拖着沉重的衣走向了茶室


    “小姐,日安”一个稍微年长的女人正在茶室候着,见到女孩来,便微微俯了个身,手展向右侧 “小姐可知茶道追求的是什么”


    “我知,‘在露地曹庵中,拂去浮生浮尘’这是我追求的”女孩跪下行了个礼,俯身而道,“家中尚有唐人之血流着,自是该懂这些的”


    “不错,小姐是悟性极高的人,千雪家确应该感到自豪”女人闭着眸子品了口茶,“嗯……不错,比往常是好了不少,但不够”

     

    “那,那我去水屋再取一趟器具”千雪有些害怕,正欲起身走向右侧却被叫住


    “不必,还是我先敬小姐一杯”女人的左掌托上了茶碗,右手握住了碗将茶碗举到了千雪的面前


   千雪猛地俯下身子,甚至有些颤抖:“这……这不合规矩”


   女人的面突然严肃,从身上取出一戒尺厉声呵道:“若是小姐知道就不合规矩,为何这次连云脚都打不出来?连茶筅都没有搅开茶末”


   “罢了,奈小姐好自为之,念初犯,便就只跪一个时辰吧,便不打了”女人瞥了一眼千雪奈便离去了,“老生失礼了”


  “是……先生慢走”奈只得跪着,也并不是第一次了……不过会没有知觉而已





恶鬼滅杀———第壹章•忆往昔


拖了好久,想想还是写了吧,只求有人能看了


不知道能不能看得懂⊙﹏⊙


表达能力极差的我


主要是觉着简洁的写的主要是觉着简洁的写的话,会让他不太完整……


算了,就这样吧^ω^






血腥可乐
客单展示——龙胆花的花语是喜...

客单展示——龙胆花的花语是喜欢看忧伤时的你,爱上忧伤的你。(这次的花在哪,你发现了吗?)

客单展示——龙胆花的花语是喜欢看忧伤时的你,爱上忧伤的你。(这次的花在哪,你发现了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