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鬼灭21岁组

5415浏览    71参与
阿德曼托斯
  🐍:镝丸,助我一臂之力! ...

  🐍:镝丸,助我一臂之力!

  

  作者:ルチノ

  twi:inkgg

  🐍:镝丸,助我一臂之力!

  

  作者:ルチノ

  twi:inkgg

阿德曼托斯
  作者:じゅんこ   twi...

  作者:じゅんこ

  twi:jujujujunco

  作者:じゅんこ

  twi:jujujujunco

阿德曼托斯
  幼年版21岁组和玄弥   ...

  幼年版21岁组和玄弥

  

  作者:され🥟

  twi:misotobata_s

  幼年版21岁组和玄弥

  

  作者:され🥟

  twi:misotobata_s

阿德曼托斯
  如果按肌肉量给21岁组排序...

  如果按肌肉量给21岁组排序的话……

  

  作者:gyuu

  twi:_Egyuuu

  如果按肌肉量给21岁组排序的话……

  

  作者:gyuu

  twi:_Egyuuu

阿德曼托斯
  暑假就要结束了……    ...

  暑假就要结束了……

  

  作者:まみ

  twi:mamimamithk

  暑假就要结束了……

  

  作者:まみ

  twi:mamimamithk

阿德曼托斯

【鬼灭21岁组】今天的富冈也想和不死川搞好关系

  • 无比积极的富冈和可怜兮兮(?)的不死川

  • 甘露寺给出的点子到底好不好用?(伊黑:甘露寺说的是真理,不用怀疑)


                                        ...

  • 无比积极的富冈和可怜兮兮(?)的不死川

  • 甘露寺给出的点子到底好不好用?(伊黑:甘露寺说的是真理,不用怀疑)


                                                                                                     



  伊黑小芭内很开心可以在好几天后再次和心爱的人一起吃饭——尽管出于对食物的抗拒,他几乎从不动筷——对他来说,吃饭本身并无吸引力,看着她吃饭并陪伴在她身边才是最值得他付出时间的美妙事情。


  伊黑小芭内默默喜欢着的那个人,也就是鬼杀队头号美食家甘露寺蜜璃,此时正捧着一只碗大快朵颐。桌上摆满了她喜欢的各类美食和整齐地摞起来的餐盘,显示出她的好心情和好胃口。与伊黑不同,她对吃饭这件事十分看重,尤其相信人们可以通过美食传达自己的心意,因此每次和伊黑吃饭她都充满了被关心的满足感。


  考虑到他们目前仍是没有交往更没有订婚的成年男女,为了避开闲言碎语,伊黑和甘露寺约好共餐时间后,提前派人到店里预定了这个最偏僻的、自带门帘的包厢。所以伊黑对眼下的境况非常满意:紧挨着自己、正在享受美食的甘露寺,幽静的、无人打扰的单独包厢,干净整洁、一尘不染的桌面和地板,还有——


  突然拨开门帘闯进来的富冈义勇。


  愉快戛然而止,伊黑的每个细胞都明确地对这个不速之客的举动表示不满,不仅是因为自己不喜欢他无时无刻不挂在脸上的阴霾,还因为他的到来彻底破坏了自己和甘露寺的独处约会时光。


  伊黑的咂舌声控制不住地从嘴里蹦出,试图把眼前这个不明事理的人赶走,而不速之客却坦然地在伊黑对面坐下,把对方的忿忿不平和阴暗企图轻轻挡在他那万年不变的表情之外。


  甘露寺倒是友好得多,注意到桌子上已经没有可供富冈放东西的地方,立刻歉意地要站起来:“富冈先生对不起,我这就把它们收走——”


  “甘露寺,”伊黑把手搭在甘露寺的肩膀上示意她坐下,“你在靠里的位置活动不太方便吧,让我来就好。”


  于是,在富冈和甘露寺两人目不转睛的注视中,伊黑把所有空碗空碟全叠在他和富冈之间,形成了一堵密不透风的墙。如果不能马上让他走,至少也不要看到他那张令人厌烦的脸。


  富冈皱了皱眉,伊黑拒之千里之外的态度让他有些猝不及防,遂往甘露寺的方向挪了半个屁股的距离。


  “富冈先生,”看着富冈的半张脸从墙的后面缓缓露出来,甘露寺好奇地问道,“你突然来找我和伊黑先生是为什么呀?”


  “嗯,其实也没什么……”富冈自顾自地点点头,好像不是在求助而是在闲聊,“就是,觉得你们两个,关系真好啊。”


  听到富冈不明所以的发言,甘露寺腾地一下脸红了,而伊黑则倏地站了起来。


  “你在说什么?”


  “伊黑,你站起来了吗?我怎么看不见——”


  “闭嘴!有屁快放!”


  “伊黑,你怎么又叫我闭嘴又叫我说话的?”


  伊黑的脸色比自己的头发还要黑。“要是闲得发慌就去干点别的事吧!”


  “不,我确实有事相求。”


  “哦?真是破天荒第一回啊,堂堂水柱大人竟然想找我帮忙。”


  富冈神情严肃地隔着墙说话,“其实也是没办法的事。伊黑,甘露寺,你们知道怎么跟别人搞好关系吧?”




  富冈并不知道不死川和伊黑为什么总是对自己恶言相向,同时又在他需要的时候毫不迟疑地出手相助。虽然先后得到了主公大人、蝴蝶、甘露寺和时透的帮助,但富冈确信,改善他和两位朋友的关系归根结底只能依靠自己的努力。


  万事开头难,先从简单的开始。富冈默默定好目标,分析起两人的攻略难度。经过一番思索,富冈发现,伊黑说话犀利,总是对自己毫不留情地冷嘲热讽,常常让自己几米开外就败下阵来,加之他有甘露寺相伴,就更不需要被其他人送温暖了,而自己又绝无可能取代甘露寺的位置,因此攻略难度极高。


  反观不死川,虽然日常如火枪一般充满火药味,但论言语的攻击力较之伊黑逊色得多,在脾气好点的时候也不是不能接近。最重要的是,不死川身边没有如影随形的女孩子,关心关心还是可以成功的。


  富冈下定决心,就从不死川入手吧。


  解决了目标问题后,富冈遇到最大的困难:该怎么打破僵局迈出第一步?虽然富冈没有被讨厌的自觉,但也清楚自己不擅长揣摩他人心思,更遑论长期与自己疏远的不死川。


  好在富冈也不是第一次遇到难题。很久以前,恩师鳞泷左近次先生就告诉过他,如果碰见一时无法翻越的高山,就大方地向他人求助,在得到助力并解决问题后,也要好好向帮助自己的人道谢回礼。那么,接下来只要请教一下最擅长交朋友的人就可以了。


  富冈嘴角微微上扬,为自己的机智而小小地自豪。九柱是他接触最多的同事,其中炼狱杏寿郎、甘露寺蜜璃和悲鸣屿行冥与其他人相处最融洽,但炼狱和悲鸣屿先生最近都没空接见客人,富冈只好从甘露寺那里下手。对了,还有伊黑,看起来他和甘露寺的关系好到不同寻常,富冈笃定他一定是有什么值得学习的人际交往技巧。因此,来到伊黑和甘露寺最常去的定食屋打听“一个带着蛇的男人和一个有粉色头发的女人”并得到回复后,富冈直奔包厢掀开帘子。


  也正多亏了富冈雷厉风行的好习惯,才让现在的包厢呈现出一种奇怪的平静氛围。由于伊黑筑起的高墙,富冈现在只能勉强看到半拉甘露寺通红的脸。


  “喂,富冈,你在说什么傻话?”伊黑刻薄的声音从碗碟间的缝隙传来,像是在用手敲打富冈的脑袋,“什么叫搞好关系?”


  富冈迷糊了,难道自己表述得不够清楚?“我是说,怎么样才能像你们这样亲密无间啊。”


  甘露寺的脸又红了几个度。“富冈先生是想和谁亲密无间呢?”


  “和不死川。”


  “啊?”看不见脸的伊黑和看得见半张脸的甘露寺同时惊讶地脱口而出。


  “没想到,富冈先生竟然对不死川先生有这种心意。”甘露寺兴奋地捂住脸颊,“不过,我保证一定会不遗余力地帮助你的!”


  “太好了。”


  在高墙后传来响亮的啧啧声。“富冈,你是认真的吗?”


  “嗯。”


  “真可怜。”


  “什么?……”


  “我是说不死川真可怜。”


  “?”富冈不明白,和自己交朋友有什么好可怜的?


  在伊黑的默许下,乐于助人的甘露寺为交友苦手的富冈提供了一个秘方,听完这个秘方的富冈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真的那么简单?”


  “嗯!”甘露寺信心满满地点点头,“我和伊黑先生就是这样拉近关系的哦!”


  “甘露寺,谢谢了。”得到想要的答案后,富冈离席而去。


  富冈一走,伊黑马上动手把碗碟一个一个拿下来。“咳,终于走了。甘露寺,还要再来三碗天妇罗盖饭吗?”


  “好!”甘露寺开心地回答,任由伊黑把手环在她的腰间。


  与喜笑颜开的女友不同,伊黑为好友未来黯淡的命运默默担忧。这个富冈,多半要闯祸……


  手握秘方的富冈从未对自己的交友能力如此自信。甘露寺不会也没必要撒谎,加之在旁的伊黑没有提出异议,所以照她说的做准没差错。


  走在回家的路上,富冈复习甘露寺给出的第一步。


  “首先,要让对方感受到你的好意,比如每次见面就和他打招呼!”


  明白了。富冈边走边点头,以后见到不死川就问他今天心情怎么样。


  “然后,要弄清楚对方喜欢吃什么!”


  这个问题很好解决,上次炭治郎无意中透露过不死川对萩饼情有独钟,所以明天买点萩饼就可以了。要买多少呢?富冈不知道不死川的饭量有多大,不过根据自己的饭量大致也能推测出来。


  “接着,和他一起吃饭,还要用温柔的眼神看着他!”


  这个也好办。


  “最后,一定要坚持!”


  知道,行动贵在始终不懈嘛。


  从头梳理了一遍“交友秘方”的富冈更加确信自己能和不死川成为好朋友,就像伊黑和甘露寺那样。





  第二天中午。富冈起床后去甘味处买了二十个萩饼,动身找不死川。富冈告诉自己,交朋友得主动出击,要让对方感受到发自内心的好意。


  很幸运,不死川还在家,而且刚起床。富冈倚靠在院门口,等着不死川洗漱完出门。刚洗完脸的不死川肩上搭着毛巾,端着水盆走过檐廊,富冈见状直接上前:


  “不死川,今天心情好吗。”


  虽然水盆没从不死川手里掉下来,但被吓了个哆嗦的不死川手一抖,大半盆水洒在两人的衣服上。数条青筋爬上不死川的额角。


  “不好!”不死川吼道,“给我让开!”


  出师不利的富冈牢记甘露寺的嘱咐,继续鼓起勇气跟在怒气冲冲的不死川身后,不死川走到哪儿就跟到哪儿。


  在被尾随半小时后,忍无可忍的不死川狠狠把扫帚往地上一杵,扭头对富冈说:“你要跟到什么时候?”


  见到不死川终于愿意搭理自己,富冈马上抓住机会,从袋子掏出早就凉透的萩饼举到不死川鼻子底下,认真地说:“不死川,吃萩饼。”


  不死川用扫帚棍拨开富冈的手。“没看见我在忙吗?”


  “那等到你吃饭再吃。”


  “那你放桌上然后赶紧给我滚吧。”


  要和他一起吃饭,然后用温柔的眼神看着他哦。甘露寺甜甜的声音提醒着富冈。


  “不要。”


  “嗯?”不死川的鼻音明显带着怒气。


  “我不要走,我要和你一起吃饭。”


  “不行!”


  虽然不死川拒绝的态度异常坚决,但终究拗不过死皮赖脸又耐心惊人的富冈,只好破例让他坐在自己对面,无奈地看着一颗颗饭粒从他的嘴角落在桌上。饭菜和往常并无两样,但不死川没有胃口咽下去。


  “富冈,你干嘛这样一直盯着我?”


  不死川被对面直勾勾的目光盯得遍体发寒,一个面无表情的人无言的注视很吓人的好吗。


  “啊?”富冈疑惑地看向不死川,自己的眼神还不够温柔不够打动人心吗?


  “算了,反正也吃不下去,我先走了。”不死川利落地从蒲团上起身,“等会儿再叫人收拾桌子。”


  “不死川,等等。”


  “又要干嘛?”


  “你还没吃萩饼呢。”富冈一脸无辜地拿起萩饼给不死川看。


  “没完了是吧?!”


  “不是,是我贵在坚持。来吃一口吧。”


  “啊啊啊啊啊啊!”几近崩溃的不死川逃也似的冲出房门。




  看着眼前这位来蛇柱宅邸逃难的好友,知晓前因后果的伊黑笑出了声。


  “笑屁啊?”不死川没好气地哼哼,用毯子裹住自己,缓缓倒在榻榻米上。


  “对不起,真的很好笑。”


  “随你便,你爱笑就笑个够。”不死川翻了个身面朝墙壁,留下落寞的背影。


  “富冈这个人,”他突然说,“心眼不多,总归人也不坏……就是做事不太懂分寸。他不知道从哪搞来一个什么交友秘方,说要按照上面的步骤和我交朋友——”


  “所以呢,”伊黑不客气地截住不死川的话头,“你打算怎么应对富冈?”


  “能怎么办,”不死川叹了口气,“萩饼总不能浪费吧?”



阿德曼托斯
  21🐰      作者:さ...

  21🐰

  

  作者:され🥟

  twi:misotobata_s


  21🐰

  

  作者:され🥟

  twi:misotobata_s


阿德曼托斯
  甜品店21岁组      ...

  甜品店21岁组

  

  作者:nonbiri

  twi:0billy2

  甜品店21岁组

  

  作者:nonbiri

  twi:0billy2

阿德曼托斯

  鬼灭学园21岁组

  

  作者:むう

  twi:gysnchan_san

  鬼灭学园21岁组

  

  作者:むう

  twi:gysnchan_san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