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鬼灯的冷彻

43.8万浏览    9489参与
都倉日向🐾
求畫師!!!!找到立馬刪!!!...

求畫師!!!!找到立馬刪!!!!

( 似乎是P站的....

求畫師!!!!找到立馬刪!!!!

( 似乎是P站的....

失联小和离线摸鱼

【白泽x鬼灯】【短漫】啊啊啊啊妈妈我画完了!!不要拦我…我我我想撒点糖

【白泽x鬼灯】【短漫】啊啊啊啊妈妈我画完了!!不要拦我…我我我想撒点糖

老中医
我的自设?【实习阎魔】

我的自设?【实习阎魔】


我的自设?【实习阎魔】


老中医

恋与老中医 第一话【初见】

  自带ooc,不喜勿喷

“今天是春节啊……”良明樱野独自一个人说到。

她长期待在外地工作,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

“啊,过几天就回家吧。”说完,良明樱野便掏出手机买票。

良明樱野低着头在看手机,根本没有发现在过马路时,有一辆车横冲过来——

“啊嘞?我……”


天国——

“桃太郎,今天是春节呢,多准备一点酒,一会等人就多了。”白泽说。

“啊!真的是烦死了,白泽大人你为什么总是使唤我啊?”桃太郎抱怨道。

白泽拍了拍桃太郎的肩说道“作为我的徒弟,要尽职尽责啊!”

桃太郎尴尬的笑了笑去拿酒了。


“唉唉唉,痛痛痛,我在哪里啊?”良明樱野看见自己躺在一片桃源...

  自带ooc,不喜勿喷

“今天是春节啊……”良明樱野独自一个人说到。

她长期待在外地工作,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

“啊,过几天就回家吧。”说完,良明樱野便掏出手机买票。

良明樱野低着头在看手机,根本没有发现在过马路时,有一辆车横冲过来——

“啊嘞?我……”


天国——

“桃太郎,今天是春节呢,多准备一点酒,一会等人就多了。”白泽说。

“啊!真的是烦死了,白泽大人你为什么总是使唤我啊?”桃太郎抱怨道。

白泽拍了拍桃太郎的肩说道“作为我的徒弟,要尽职尽责啊!”

桃太郎尴尬的笑了笑去拿酒了。


“唉唉唉,痛痛痛,我在哪里啊?”良明樱野看见自己躺在一片桃源上。

“这里有好多兔子啊,好可爱啊~”

正在拿酒的桃太郎看见了良明樱野。

“哎?请问你是哪位啊?”桃太郎表现出一副似乎出来都没有见过的样子。

“哎?”

“我是?”

“我是良明樱野啊!我好像被车撞了醒来后就到这里了!”良明樱野指着桃太郎说道。

“啊?那个良明姑娘,天要黑了,先进屋说吧。”桃太郎扶起良明樱起来。


“啊,真慢啊,桃太郎!”白泽说到。

“哎!这是谁啊桃太郎,让你拿个酒怎么带回来了一个姑娘啊……”

桃太郎说明了事情的经过。

良明樱野吃着桃子说道“对啊对啊,事情经过就是这样!”

“啧啧啧,真是可怜的姑娘啊!”白泽对良明樱野说道。

“多谢款待!”

“啊,那良明姑娘打算怎么办呢?”桃太郎问道。

“啊!”白泽马上抢着说“当然是住在我们这里啊!”

“可是……真的没有关系吗?”

白泽笑到,“没关系啦,等搞清楚后良明再做打算吧。”

“好……”


桃太郎“总感觉白泽大人不坏好心呢……”






羽海野的花
我对不起白泽我只能到这里了我手...

我对不起白泽我只能到这里了我手就是jio变的😭😭😭😭

就连这个草图也是我魔改的,原图是NOEYEBROW太太的《少年风色》我改成白泽了😭😭😭

发上来纪念一下吧毕竟已经11年没有摸过画笔了依然是不会涂色现在连临摹也只能临大头了🙃好吧我记住我是个写文的业余拍娃娃更业余摸条烂鱼我去写文吧还是🙃

不过这两天我把娃娃家给搞定了!!!客厅书房卧室都有了就等包裹来砸我了败家真肉疼啊快点开学吧🙃🙃🙃🙃🙃

我对不起白泽我只能到这里了我手就是jio变的😭😭😭😭

就连这个草图也是我魔改的,原图是NOEYEBROW太太的《少年风色》我改成白泽了😭😭😭

发上来纪念一下吧毕竟已经11年没有摸过画笔了依然是不会涂色现在连临摹也只能临大头了🙃好吧我记住我是个写文的业余拍娃娃更业余摸条烂鱼我去写文吧还是🙃

不过这两天我把娃娃家给搞定了!!!客厅书房卧室都有了就等包裹来砸我了败家真肉疼啊快点开学吧🙃🙃🙃🙃🙃

xiny

今天白泽包场

全场消费由白公子买单

。。明天再上色。。

勾线笔没水了,中性笔救个场●﹏●

今天白泽包场

全场消费由白公子买单

。。明天再上色。。

勾线笔没水了,中性笔救个场●﹏●

一只废巧兮
花了五分钟一笔摸鱼,凌乱线稿,...

花了五分钟一笔摸鱼,凌乱线稿,只加了阴影。画错也死都不改那种。


下次摸鱼就画的精致点吧。

花了五分钟一笔摸鱼,凌乱线稿,只加了阴影。画错也死都不改那种。


下次摸鱼就画的精致点吧。

花希希呀!
献上鬼灯大人的侧颜。

献上鬼灯大人的侧颜。

献上鬼灯大人的侧颜。

银

脆皮试吃

这个手感爱了

脆皮试吃

这个手感爱了

古向

《今天也想腻腻歪歪》(五)我很认真的在讨厌你

罕见的放在文前的碎碎念:

1.我卡文了,这一篇其实新补的,后面都写好了,觉得接得突兀所以补充的这一篇;

2.我觉着挺ooc了,哎随便看吧,手有自己的想法,写着写着就这么发展了,那咋整嘛!

3.虽然是互攻,但是一血是鬼白,嗯,问题不大,不会补链接的(因为我不想写),后面白鬼的拖拉机已经造好了,我等着正篇进度到了试一试怎么发……

4.没屁放了,祝食用愉快

————————————————————————


白泽回到桃源乡的时候,桃太郎正在和他曾经的三只小伙伴聊的火热。白泽在门口偷看了很久,确定没有什么一身黑衣的吊梢眼在,才“大大咧咧”地挂着药箱进去。

“唔?白折大人肥来惹!”小白嘴...

罕见的放在文前的碎碎念:

1.我卡文了,这一篇其实新补的,后面都写好了,觉得接得突兀所以补充的这一篇;

2.我觉着挺ooc了,哎随便看吧,手有自己的想法,写着写着就这么发展了,那咋整嘛!

3.虽然是互攻,但是一血是鬼白,嗯,问题不大,不会补链接的(因为我不想写),后面白鬼的拖拉机已经造好了,我等着正篇进度到了试一试怎么发……

4.没屁放了,祝食用愉快

————————————————————————


白泽回到桃源乡的时候,桃太郎正在和他曾经的三只小伙伴聊的火热。白泽在门口偷看了很久,确定没有什么一身黑衣的吊梢眼在,才“大大咧咧”地挂着药箱进去。

“唔?白折大人肥来惹!”小白嘴里咬着肉包,哈喇子差一点滴到地上。

“是啊……话说,今天也不是周末吧,你们怎么来了?”不知道为什么,即使是看到从地狱来的三小只,白泽也感到一阵心虚。

“啊~是这样的啦,阎魔殿这几天在翻新搞装修,鬼灯大人比较忙,就拜托他们过来取药材。”桃太郎帮白泽取下药箱,完全没察觉到白泽的异样。

“不止是取药材啦,还有一份报销单。”琉璃男吞下一颗果子,视线已经盯在水果盘里的下一颗果子上了。

“鬼灯大人说一定要拿给白泽大人,emmm说这话的时候鬼灯大人脸色差劲得可以调墨水了。”柿助跳到小白背上,从小白背着的可爱背包里抽出了一叠纸张,又跳回桌上,抱起它方才啃了一半的仙桃。

“什么嘛,难道白泽大人你在什么时候又和鬼灯大人做了什么交易吗?哎呀,秋天的订单已经很多了……妲己小姐这个月的订单因为白泽大人出差都推迟了一星期了……”桃太郎脸色一垮,预感到又得加班熬夜甚至通宵,来到白泽药铺没多久,他就发现了白泽是个绝对的懒汉,能交给别人做的事情绝对不会自己上手。

“哈!哈哈!!你在说什么啦,我才没有跟那家伙做什么交易!你别瞎说!”白泽心头一跳,干笑几声拿起纸张,“人家都说了是报销单,不是订单啦。”白泽冒着冷汗,他也不晓得鬼灯有什么可以找他报销的,直到他看见了贴在第二页的照片。

惨不忍睹的走廊,和直接废掉的鬼灯的房间的门,鬼灯“贴心”地列了一份毁坏物清单,还在照片里圈了出来。

白泽太阳穴都突突地跳,他翻页瞄了一眼赔偿总和,火速掏出手机给鬼灯call了一通。

“玄武的引魂术不可能造成这样的破坏!分明是你自己暴走弄的!你别想坑我!”鬼灯才接了电话,白泽就骂街似的开了口。

“我不否认是暴走造成的,那你倒是解释一下平白无故你的神兽同伴把我拉过去做什么?果难道不是因为你这个臭嗨?阎魔殿会有损失根本原因就是你!”

“我也没想到你会被拉过去吧!那个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你就算索赔也不应该找我啊,是玄武他们施了法术是直接原因!就算包括我,也不能全都算在我头上!”白泽头脑发热,脸都涨得通红,他说着说着想到确实是因为他挑衅了玄武,然后爱(闲)管(得)闲(长)事(草)的众神兽才会一窝蜂聚一起就为了研究他有没有喜欢的人。

“我猜都猜得到肯定是你说了什么屎一样的话导致他们报复你,但是,你万万不该牵扯到我,你不想赔偿全部也可以,我还没算精神损失费、我离开那段时间的工作损失费、重新装修的人工费和……”

“呀呀呀烦死了!我赔行了吧,赶紧住嘴吧你个墨鱼仔!”白泽甩掉那一叠“报销单”,烦躁地抓掉了几根头发。

“哦?底气不足就开始人身攻击了吗?”

“你刚刚也说我是臭嗨了好吗?!”

“那是事实,你本来就是个没有脑子的臭嗨。”

“你再骂!”

“白猪!”

“面瘫!”

“花心好色的老头子!”

“阴险狡猾的抖S!”

“酒葫芦!”

“料理怪!”

…………

最终白泽用一张珍稀汉方和不知道多少极品仙丹和他的部分毛发(也许是用去镇压什么结界,批发做祥瑞护符吧x反正我懒得编)赔偿了百分之八十,剩下的打了欠条(有利息的那种)。

——————————————————

这几天的白泽大人看起来很忧郁,忧郁这个词语出现在白泽身上就非常的罕见,桃太郎甚至以为白泽患了什么疾病,首先是白泽他换了一个寸头发型;然后是他开始闭门不出,就连可爱的女性客人上门也不能吸引到他的注意;接着是他的行为十分奇妙,他可以一直皱着眉头长达四个小时,对着丹炉絮絮叨叨像在念咒,还破天荒地早睡早起了(虽然看他的黑眼圈应该是根本没睡才对)。

桃太郎有些担心他的状态。

事实证明他担心早了,大概是白泽在什么时候约了什么人吧,突然有一天白泽又恢复了正常(?)并罕见地穿了一身正装,头发长长了一些,似乎也好好睡了一觉精神好了很多,臭美得不行。

桃太郎一脸呆滞地看着浑身发光的白泽飘飘然地出了门,几分钟后垂头丧气地回来了,桃太郎见白泽看了看时间,他自我鼓励似的踏出了汉方店,然后又耷拉着头回来,闷头进房间换了平时的衣服,心不在焉地趴在桌子上数兔子。桃太郎憋了半天,终于打算问他怎么了,不过话还没出口,白泽又猛地坐了起来,一副做出了不得了的觉悟一般的样子,表情坚毅了几秒钟,然后又一头栽到桌上,可劲儿地折腾起他本来还能看的发型。

“啊呀……怎么办怎么办……他会杀了我,他不会杀了我,会杀的吧毕竟……哎呀不会的不会的……”白泽整个神兽像是失了智。

“白泽大人,你是遇上了什么麻烦吗?”桃太郎实在看不下去了,放下挑拣到一半的药材,担忧地询问到。

“………………”白泽侧头瘫着,双目无神。“……是大麻烦,桃太郎,是非常非常非常大的麻烦。”

“啊?还有比被女孩子讨厌更大的麻烦事?”桃太郎接下话茬。

“……是我一个不小心,就会死于非命的大麻烦。”

“纳尼?!这么严重的吗?”

“我惹怒了一个人,啊不对,一个……一个家伙。”

“我猜是鬼灯大人。”

“你怎么知道的!我的天呐!”

“因为这是很常见的事情……”桃太郎不敢说白泽十次烦恼九次都是因为惹到了鬼灯。

“这次不一样……我会死在他手里的……”一只白泽失去了高光。

既然是和鬼灯大人相关,桃太郎也就没有先前那么担心了,毕竟每次都是白泽大人嘴欠先挑起纠纷,然后被鬼灯大人收拾了个好,多大点事儿,习以为常了已经。

桃太郎默默地拍了拍白泽的肩,说:“总得面对自己惹下的麻烦,白泽大人。”

“……你不懂,桃太郎……你不懂这一次有多严重。”一只白泽失去了生机。

“啊呀,快到三点了,唔白泽大人加油,我先去把药材挑拣好,等您回来就可以直接用了,您是要出门对吧?”桃太郎回到竹篓子边上,很快投入了工作,待他再次抬头,白泽就不在大堂了,桃太郎挠了挠头,不以为然地继续手上的工作。

——————————————

迟到会死!

去了也会死!

鸽了还是会死!

白泽这分钟顾不得形象,风驰电掣就是冲。想他堂堂妖怪之首,搁哪儿不是一身威风凛凛,如今居然在害怕和一个地狱鬼差的会面!

白泽本以为赔了鬼灯的损失就翻篇儿了,大家还是相看两相厌的状态,就这么下去也没什么不好,但是鬼灯偏不,他非要让白泽给他解释解释,还得当面解释。

有什么好解释啊!凭他鬼灯那地狱黑手还想不明白怎么个事情吗?白泽都能想到鬼灯那一脸的嘲讽和数不尽的挖苦了。多搞笑啊,死对头居然喜欢上自己了,简直是个银河系奇闻!

收到鬼灯的讯息时白泽一个呼吸不畅差点当场去世,尾巴被火烧都没有那么着急,慌张之后就是漫天遍野的羞耻,哪怕白泽在幻境里看到的是个原模原样儿的鬼灯,他也必不可能说出那些告白,谁能想到那衣服头型儿都变了的鬼灯是个真的啊!!!

胡思乱想的白泽两脚一定,像嵌在地板上似的,怎么都踩不进约定的包间的门。

透过未关上的门,白泽看到一壶酒和一组杯子完完整整地摆在矮桌上,盘腿坐在边上的那人看起来有几分无聊,右手撑着脸,视线落在自己不断扣击桌面的左手手指上。

那人的周围不像有武器的样子,白泽瞬间就放空了,他编好了,啥都不虚了。

白泽拉开门扇,轻浮的样子十分欠揍。

“嗨呀,久等。”

他看过来了!白泽表面稳得一批,心跳却加速了不少,“淡定”地坐到了那人对面。

“我们的鬼灯大人不是一向以工作为重嘛,我这点小事情电话里不就可以……”白泽笑眯眯地摸了一只杯子,打算给自己壮点胆子。

“你的小事情导致我三四天不能在自己的房间睡觉。”鬼灯的脸色变得微妙起来,漆黑的眸子盯着被白泽拿起来的酒壶。

白泽闻言倒酒的手就顿住了,他瞥了一眼酒壶嘟囔着说:“喂喂,这酒里没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鬼灯:“……”

白泽眉头一跳。

“……你不是打算毒杀我吧。”

鬼灯露出一个功亏一篑的复杂表情。

“喂喂!不至于吧,先不说我会不会被毒死,你不觉得这种下药的举措太阴损了吗?你好歹也是个有身份的家伙,居然想犯罪的吗?”

“啧,你放心我必定是拟好了尸体处理计划的。”鬼灯说出了让白泽寒毛直立的话。

“不是,我不需要解释那天发生了什么吗?你就打算直接抹杀我了?这酒是即死性还是慢性?”白泽都不晓得要摆出什么表情。

“即死。”

“你……你真是太邪恶了。”

“失败的计划就没必要继续了,你转过去,墙角有我没下手的酒,去拿过来。”鬼灯随意地指了一下白泽身后放着的几只酒坛,恢复了以往的面无表情。

“…………”白泽赶紧把酒壶摆到一边。

白泽终于喝上了正常的美酒。

“日本地狱的酒总让我觉得很怀念,好像一下子就回到了几千年以前……”白泽习惯性给鬼灯倒上一杯,然后就再不管它,专心地满足起自己的酒虫病。

“…………”鬼灯冷眼旁观,一反常态地没有怼上去。

“嘛,其实是个误会啦,就……类似于大冒险一样,我和那群损友打赌输掉了而已啦。”白泽觉得自己放松了许多,就打算“解释”一下鬼灯为什么会被召唤到幻境里去。

“……哦?”鬼灯双手环抱,一副我看你怎么编的架势。

“咳,就是那种输了的人就……向自己最讨厌的家伙表白……什么的……”白泽忍住摸鼻子的冲动,给自己续了一杯。

鬼灯脸色一黑。

“……你,你那什么表情啦,你明明也很讨厌我不是吗?怎么只准你讨厌我不准我讨厌你?”白泽心虚得又拆了一坛酒。

白泽仓促地灌了几口酒,眼睛只敢看酒杯。对面的鬼灯沉默了几秒,漫长得像是时间静止了一般。

“不愧是你。”

白泽听到鬼灯这么一句嘲讽,他不敢看鬼灯是什么表情,机械地想给空掉的杯子填上,也许是酒精让他大脑迟钝了许多,唯一能想到的就是绝对不能承认自己的心思,他承担不起被鬼灯彻底厌恶的后果,他很清楚“陌生人”一样的关系有多可怕,就这样吧。

“不愧是风流潇洒的神兽白泽,这种赌局随便就可以参与,输掉也毫不在乎。”鬼灯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正常一点,他不清楚那快要灼烧心肺的是自己的怒还是怨,“你就没考虑过后果?明明很清楚最讨厌的人就是我。”

“……因为……因为是假的嘛,幻境而已……”白泽的微笑很标准,因为他无法再多勾起一丝角度,好沉,他猜自己这分钟笑得比哭还难看,但是他别无选择,他祈求鬼灯像平时一样嘲笑几句就结束。

如果我当真了呢?

鬼灯很想问出来,他看着皮笑肉不笑的白泽,深刻怀疑这家伙完全忘了幻境里的他说了什么,他分明说过……

嘁,我真是傻了才会觉得白泽能放下一片森林!鬼灯忽然就不生气了,他想明白了,换做是他自己,有那么多大好的女孩子他不去珍惜,选一个成天和自己作对的男人干什么,他们俩也就这样了,不可能再进一……

“喂,鬼灯,你是相信了的吧……”白泽花了好大力气抬起头,他迫切的想得到鬼灯的裁决,又渴望着什么,视线与鬼灯对上了,他又拼了命压死了那份渴望。

“…………”鬼灯以为自己已经冷静的大脑非常干脆地罢工了。

鬼灯一拳揍到了白泽的脸上。

很不解气。

他一把掀了桌子,揪住白泽的领子又补了好几拳。

直到白泽用力的抓住了他的手腕,留着鼻血肿着左边脸朝他叫道:“你疯了!很痛的好吗?打两下就够了吧你真要揍死我啊!”

“我给你道歉好了吧,我也不知道会发生那些事啊!”

“我回去立马赔你剩下的钱,我错了嘛,我不会再参与有关你的赌局行了吧,我以后见了你绕道走行了吧!”

鬼灯觉得自己的面瘫脸出现了裂痕,这个家伙,是真的有本事气死他。

“对于你来说,承认某些事很难是吧。”鬼灯轻松地挣开白泽的束缚,双手撑在白泽身侧。

“啥?”白泽缩着脑袋,防范鬼灯再一次下手,他一双狐狸眼睁得老大,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我跟你不一样,白泽,我知道我是什么样的家伙,我也很清楚我有多讨厌你。”

“你真的很烦人,一直都在影响我,不管我做什么,都能想到你这幅令人生厌的面孔。”

“我有时候真希望我是个穷凶极恶的恶鬼,从十八层地狱里逃出来,生吃了你再去接受我的处罚。”

“你现在知道我有多讨厌你吗?我讨厌你讨厌到你刚才说的话我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会信。”

白泽已经傻了,他一点都不怀疑今天就是他的死期——本来是这样的。

当然他没有死,鬼灯没生吃了他。

但是也差不多。

第二天的下午,白泽的脑子终于清醒了,周身的不适也都复苏了过来。哇,这不是酸不酸痛不痛的问题,白泽觉得自己的腰折了,声带丧失了发声儿功能,胳膊像被卸了似的,总之就是一动不能动。

太惨了,白泽伤心的不行,唯一的好事是他酒醒得很彻底。

白泽觉得鬼灯很厉害,对着他昨天那幅鼻青脸肿也能下得了嘴;白泽觉得自己也很厉害,被鬼灯嚼了一整夜居然还能睁眼看到这美丽的世界。

至于现在他躺着的是鬼灯的床还是桃源乡的床或者某间旅馆的床,白泽一点都不在意,在他视线的边缘,那个头上有一只角的恶鬼一脸阴沉地看着他,仿佛在思考什么。

管他呢。

白泽闭上眼睛,神力慢慢地流淌在身体里,暖洋洋的,让人犯困。

此地无邪一百里

“あ、殴る蹴るでいいならすぐに解決するので、ありがたいです。”

角色 l 鬼灯

出镜 l 此地无邪一百里

摄影 l 阿文,央子


“あ、殴る蹴るでいいならすぐに解決するので、ありがたいです。”

角色 l 鬼灯

出镜 l 此地无邪一百里

摄影 l 阿文,央子

眠风

来吧,以前写过的设定有没有哪篇有想看的r18梗在这条下面留言,我直接在评论即兴回复,立等可取。尽量不带关键字希望不会被lof屏。

新设定也可以,不要太复杂三言两语讲不清楚的就可以了。没人陪我玩我就继续补番……

(p.s:玩得很开心所以不限时了,这几天有想看的都阔以点,有时间看见了就回> <)


目前点过的↓


【考虑一下他俩在废弃荒园里do吗,如果有落魄贵族的设定就更香了】

多年之后,他也依然清楚记得那个闷热的下午。远处的积云灰而低沉,但直到他们离开也没有下雨。那棵树他很熟悉。从前父亲还未过世、家族尚且显赫的时候,他常在雨季难得的晴天在它的下头和堂兄弟看书下...

来吧,以前写过的设定有没有哪篇有想看的r18梗在这条下面留言,我直接在评论即兴回复,立等可取。尽量不带关键字希望不会被lof屏。

新设定也可以,不要太复杂三言两语讲不清楚的就可以了。没人陪我玩我就继续补番……

(p.s:玩得很开心所以不限时了,这几天有想看的都阔以点,有时间看见了就回> <)


目前点过的↓


【考虑一下他俩在废弃荒园里do吗,如果有落魄贵族的设定就更香了】

多年之后,他也依然清楚记得那个闷热的下午。远处的积云灰而低沉,但直到他们离开也没有下雨。那棵树他很熟悉。从前父亲还未过世、家族尚且显赫的时候,他常在雨季难得的晴天在它的下头和堂兄弟看书下棋。远处女眷们铺开餐布,嬉闹着招呼他们过去同饮当年的波尔多酒。

但现在那些东西对他无疑太过遥远,是朦胧光中的虹影,黄昏的最后云霞,伸手间转瞬即逝。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按住鬼灯的肩膀,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把这个年轻的留学生带来这里。十余年未曾踏足的荒草丛生的故园,除了树下衣料摩擦的细响和埋进脖颈的压抑喘息,只有野鸦的振翅和聒鸣。他在他轻声的连续的低唤中吻他,吻过光洁额头和挺直鼻梁,吻过倔强的嘴唇和透着薄汗的胸膛。太阳落下时他拥抱着他的身体,听着蓬勃的年轻的心跳在这废弃土地上蔓延开去。

这时他忽然想起他的名字——那是一盏灯,一团火,烈烈赤色的炽热,像是终于要把他和这冷漠的故土一道点燃烧尽,迎来灰烬中的新生。 



【考虑校园梗吗,恶劣竹马同班生或者一个讲台上的同事】

实际上白泽拎着领子掰过他的脸亲上来的时候。鬼灯还在想这是不是什么新的找茬方式——恶心死你不偿命、我连自己死对头都敢亲你敢不敢——如此这般,诸如此类。而以他的性格,要不是他们正缩在那个腿都打不直的器材室的柜子下头躲避教导主任的巡查,他可能会直接摸到旁边的棒球棒给这只白豚来点颜色看看。

然而双唇交叠时,他脑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却是白泽交过那么多(传闻中的)女友,吻技居然还是这么烂。全然忽视那种龇牙咧嘴磕磕绊绊有一半功劳来自他正大力掐着白泽的腰。什么时候开始从善如流?他记不清了。至少教导主任的皮鞋声在柜子前徘徊时,他抵着白泽滑进自己制服的那只手已经只能算半推半就。

“朴念仁,不会吧?”白泽在他耳边压低声音笑着呵出热气,“别告诉我你一次都没自己解决过。”

他的邻居、宿敌、难以启齿的青春期的梦中启蒙,就这么压在他的身上,在最糟糕的时间和地点眨着眼发出邀请:“所以,要帮忙吗?”



【想看江戶川滿月的道具老闆和少年】

“办法自然是有的——只是看你愿不愿意。”

身穿长衫的老板啪地打开折扇挡在脸前,只露出一双狐狸样弯弯的意味深长的眼睛。他别无选择。他太需要那只铜铃了,只有它能帮他深入那只妖怪的洞穴。尽管如此,当那只手触碰到他的腰间,他还是下意识擒住了它。软弱的,瘦削得好像没什么力气的中国男人的手腕。他向他低下头,微笑着弹了弹他的前额。

“那你就自己来吧。”

他不明白,江湖传闻白泽只喜欢女人,是那种会为了新任歌姬豪掷千金的角色。也有无数次他带着擒获的凶灵找他交易,正撞见他和女灵师或者什么异族调情,他甚至怀疑他向他提出这样的要求纯粹只是对平时的报复。但白泽的动作从始至终都是那样温柔,他带给他的疼痛甚至不及他在战斗中的十分之一。最后他坐在他的身上,仿佛已经整个融化进那张黄花梨雕瑞兽的大床。白泽抚摸他的头发,捧过他的脸亲吻他的嘴唇。那是那天他听见他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好孩子。你该痛快休息一次了。”



【妖澤X除妖师灯 白泽修为过深自己还精通道术 导致灯大部分技能无效还反被搞?】

对于他这行的除妖师来说,等到烟尘散尽才发动下一次攻击无疑是极度迟钝且危险的事情。但他攥紧手里的符咒和长剑,却丝毫不敢轻举妄动。他从还未出师就以对气息的敏锐闻名道途,但自从第一次符咒的爆炸开始,他就再也察觉不到一丝一毫这只妖怪的气息。明明他的人形只是那样一个纤细又轻浮的男人,他甚至错以为最初自己会把他误认为人类结伴同行是因为他的妖气实在太弱。但现在看起来他是被耍了——只要那个男人愿意,他完全可以把自己藏得更好。

“在看哪边?”

他忽然笑盈盈地出现在他身后,法术的光打上去也被轻而易举地弹开。他握住他的手腕,光中幻出白色曼舒的毛皮,淹没他的眼前。它把他踩在身下,低下头舐过他的脸颊,牙齿咬上他的衣服。他想去够到自己的剑,手指却颤抖着动弹不得。

“做不到的哟。怎么样,被自己的法术束缚的感觉如何?”

大概他也明白对他而言这样的身躯实在太过难以承受,真正进入的时候它还是变回了人形,那个额头腰间都绘着赤红眼目的男人。他漫不经心又细致地采摘过每一处果实,最后离开时还不忘脱下自己的袍子盖在他的身上。

年少的除妖师在昏迷前终于想起了一个名字,属于他们以为早已经消逝的、上古的九目妖神的名字。但他无法呼唤他,事实上也没有人真正呼唤过他,因为他们都惧怕着那个名字背后藏着的、未可估量的古老言灵。



【想看在下了雨的小巷子里do】

常去散步的曲折后巷没有灯。覆天风雨前夕,他靠着墙抽一支烟,说不清是想散心还是在等谁。不知几时身边多了个人,默默半晌,最后只道讨口烟抽。他伸手去摸内袋的烟盒,对方却摘下他口里的烟吻了上去。绵长而缱绻的一个吻,黑暗里表情也看不清,只有近在咫尺颤抖而温柔的鼻息。

他仍记得那天下着毛毛细雨,细得就像他落在他颈间的一下一下的轻啄,也冷得像裸露在夜间巷尾的腰腹。唯一滚烫的只有他们的贴合之处和他紧握着他的手指的掌心。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就像他们无数次在谈判桌两边一样。不同的是从今天之后,那样浮在表面的摇摇欲坠的平和假象也将不复存在,他们都清楚,下次再见只会是在战场。最后他替他重新扣好大衣的纽扣转身离去,衣摆在风和雨里飘起来,居然头次看出些踉跄和落荒而逃的意思。直到多少年后不知第几次从梦中惊醒,鬼灯才终于想起来,那时落在自己脸上凉凉的水滴,大概并非都是那场无边无际、下了一整夜的雨。 

云郎
深夜相册☞人比花娇🌸 这张有...

深夜相册☞人比花娇🌸

这张有图源,图片右下角

深夜相册☞人比花娇🌸

这张有图源,图片右下角

山雨

面无表情鬼灯SAMA和他的笑面神兽

面无表情鬼灯SAMA和他的笑面神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