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鬼畜

17650浏览    1612参与
醽醁醽醁胜兰生
我不行了hhhhhh这种骚东西...

我不行了hhhhhh这种骚东西怎么还不火,真书记跳书记舞踩点对口型的那种,我虽然至今没敢看《好电影不散场》尬舞原版,但是我已经看了两个鬼畜了…

https://b23.tv/av44108494

我不行了hhhhhh这种骚东西怎么还不火,真书记跳书记舞踩点对口型的那种,我虽然至今没敢看《好电影不散场》尬舞原版,但是我已经看了两个鬼畜了…

https://b23.tv/av44108494

檀木今天柠檬了吗

[全明星]一篇可以发语音的沙雕文

  hhh你们可以看见标签有很多,一个鬼畜全明星大汇集,偏b站向,极具有梗。所有选手都是调侃,就是突然想瞎写写,没有黑的意思。2020祝各位快乐轻松继续沙雕~

-------------------------------------     

 “您好您好,有什么事情我们能帮到您?”


 “我要说的事,你们千万别怕”


 “我们是居委会调教人员,我们不会怕(我们只会笑),您请说。”   


 “……我受不了了,我身边的人,都是变态……”...

  hhh你们可以看见标签有很多,一个鬼畜全明星大汇集,偏b站向,极具有梗。所有选手都是调侃,就是突然想瞎写写,没有黑的意思。2020祝各位快乐轻松继续沙雕~

-------------------------------------     

 “您好您好,有什么事情我们能帮到您?”


 “我要说的事,你们千万别怕”


 “我们是居委会调教人员,我们不会怕(我们只会笑),您请说。”   


 “……我受不了了,我身边的人,都是变态……”


  两位居委会调教主任:(战术后仰 )

          ***

 “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行车不规范,亲人两——” 你烦躁地在某个小露天菜市场附近下了地铁,这播放了一年的录音又开始了不断洗脑,你的脑海里一直在无限循环那句毫无感情却有些上头的电子音。


 “奶,我到了,你要买啥?嗯知道了。”你顺路到这儿给奶奶买东西,刚要好好挑一挑,几段魔性的小喇叭音响像一阵阴风嗖嗖吹来,将你的脸吹得布满黑线:


 “窝窝头,一块钱四个,嘿嘿!”


 “菠菜,菠菜,贱卖菠菜。菠菜!!菠菜!!贱卖菠菜!!!”   


 “谁特么买小米儿。谁!特!么!买!小米儿!” 


 “妈妈我想吃烤山药,吃,吃大块滴,两块够吗?够lia,谢谢妈妈,妈妈真好。” 


  ……过年了什么妖魔鬼怪都出来了。你这样想。想着想着,你的手上就多了两袋窝窝头一袋小米两根烤山药以及各式各样的吃的。


 “就这样吧……今天抽风的人怎么都聚集在一起了。” 你一边嘟哝着,一边往家走。


  进了家里的大门,就听见年近60的奶奶在直播骗钱:“抖肩?!那我的胸会不会抖起来?我是36d抖起来会不会有点涩情?哈 哈 哈 哈 我已经露脸了,过十万订阅了呀~”配上她沧桑的脸庞……


 [fffffffffffff]


 [乔奶奶好]


 [口区口区口区] 


   ………………


  虽然你已经经历过无数次这种场面,但想起奶奶一开始直播时,她转给你500块,满面慈祥看着你饱含热泪的感激和拒绝笑着道:“没事你奶奶在网上直播装萝莉,一个月能挣好几万。”时的情景,还是止不住嘴角抽搐。确实,50年前她真的是个萝莉。


  为了不打扰奶奶直播,你悄悄把东西放在桌子上。不久便听见一声门铃响。


 “谁呀?”你悄悄道。


 “是我,游乐娃子。”熟悉的魔仙堡方言在门外响起。


  很明显,是游乐,他已经好久没来了。这是你童年的偶像,那时你觉得游乐帅极了,又酷又炫讲话霸气得很。现在……雨女无瓜。


 “我来找là gě老太婆。今天晚上她约我在家吃。”


 “你是说我奶奶?她直播呢。”


 “呵,老大不小了还装萝莉在网上发sāo。告诉她,明天晚上九点去摸仙酒店1314房间。”说着留下一张小纸条:李云龙(玲珑),好久不见。


  你: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为什么去酒店?”


 “要你寡,小孩子就要有小孩子的亚子,好好读树,不要多寡闲事。”


  你:←二十多岁的小孩子……


  游nè娃子毫不见外地往你奶奶的房间走,留下搬来凳子的你独自在风中凌乱。


  你无语地打开手机,准备集五福,突然就接到一通电话。


 “鸡你太美~鸡你实在是太美~” 你的电话铃声十分具有吸引力,引得游nè娃子频频回望。你装作若无其事的亚子接起电话:


 “喂?”

 

 “新年好啊,我今年回不去了啊。”


  是蔡徐坤。“知道了,篮球打的怎么样了?”


 “还行还行,我已经是美国校队水准了。”


  说得很好听的亚子,实际你知道,他混得是美国小学校队。 


 “我忙着发律师函。我发现我对这种事很有天赋,准备开个律师事务所,专门发律师函——哎!我还没有谢谢我的ikun们呢~不说了,太忙了,再见!”

  

  你默默哼了几句鸡你太美,又打开微信,不小心点进了某家长群的垃圾小视频。


 “我向佛祖许愿,在座的各位朋友天天女装。佛说不行,只能四天。我说,春天夏天秋天冬天。佛说不行,只能三天,我说前天——” 


  你猛地退出微信,想把手机摔倒地上,但因为花呗早空了,你就卑微地放弃了。


 “叮咚,叮咚。” 


  你去开了门,迎面走来人间油物黄晓明和五五开姥爷卢本伟。


  你看见黄晓明正在看玛丽苏小说,《霸道王爷爱上我》:

“王爷,王妃在沙漠城门挂了一天一夜了。”


 “她知道错了吗?” 


 “不,她已经变成沙雕了。” 


  神特么变成沙雕,这就是做油物的乐趣?你这样想。


  黄晓明看见你,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邪魅一笑掩不住他眼里的嗜血:“我今天受你奶奶邀请来这里,实际上是专程来看你的,做我的女人,好吗?”说着扔下一张黑卡


 “……黄总我是男的”


 “那又怎样,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世俗阻挡不了我们的爱情!”  


 “算了黄总,您还是找我奶奶乔碧萝玩儿吧。” 你不忍心戳破黑卡背后的卡通头像,无耐道。


  “男人,这是你的问题,不过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力。”黄晓明非常贴心地改变了称呼,真的太暖太霸道了。


  你假装没听见,又搬来一个椅子挪向卢本伟,虽然他是2018年的,毕竟来者是客嘛:“姥爷您坐。”


 “给他倒杯卡布奇诺。”卢本伟转了转脑袋上的光圈继续说,“****想泡他,你还不够格,圈内谁不知道卢本伟牛b?你算个**?”


 “呵,五五开先生,您头上怎么有个光圈儿啊。”黄晓明魅惑一笑,眼里全是玩味与不屑(画风突变)


 “***太多人给我上香,我已经成佛了。”卢本伟抿了一口卡布奇诺。“你就看你跟谁吧。”卢本伟往桌上拍了一张黑卡,虽然你知道背后很可能依旧是卡通人物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对不起,恕我不能接受,其实我喜欢电音小王子,skr~skr”还展示了自己大碗宽面的微信头像。


  卢本伟:****—— ****——


  黄晓明:……吴亦凡确实不错,不如……


  你自动屏蔽了脏字,心里奔过一万匹羊驼。可能是老天爷可怜你,门铃又一次作响,你谢天谢地离开了“真男人的战场”,奔向门口:“朱军阿姨——呸,朱丹阿姨好!”


 “这孩子叫谁阿姨呢,骚凹瑞~我来晚了~” 朱军摇着bulingbuling的耳坠走进了客厅。然并卵,佛爷和总裁并没有理她,正高兴地交换吴亦凡的照片。


  朱军女士不受打击,打开电视机就津津有味地看起了节目:“穷哈!” “百因必有果,你的报应就是我~” 


  你:……这个春节它没法过了  


  你总算熬过了画风清奇的年夜饭,欣赏了黄总的早年节目“闹太套”以及一首乔碧萝扭着肥胖身躯与蔡徐坤远程合唱一首《只因你太美》后,总算盼到了一个比较正常的传统节目——春晚。


  画风一开始非常温馨,但是游乐先生跳来跳去跳到了不知道是什么的666台,映入五个猛男的身躯,熟悉的旋律又从戒毒所蹦出来。上帝啊,谁特么春节联欢晚会看新宝岛?!


  黄总抹了抹勾起的一边嘴角:“这是个新台,非常不错,这件事不需要讨论,听我的,都听我的,就看这个台,我说的算。”


  一干人都表示同意,独留你一人仍在风中凌乱。


  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你接受了“难道这就是你分手的借口,如果让我重新来过,你会不会爱我~”“让你吃到真正的石灰,不一样的滋味~”“波澜哥”“自信姐”等的精神污染,唯一能入眼的芒种也被恶搞,送给你一瓶毒奶,给你致命一击。


 “wdnmd,爷受够了!” 迎着众人惊愕的表情,你跑出了家门。

        ***

 “主任,就是这样。本来我忍了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堆在一天抽风,我实在忍不了!我就像个傻——” 


  主任同志一号:“噗——” (战术点头)“噗——”


  你:“……你在笑什么?”


  主任同志一号:“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主任同志二号:(憋不住了)


  你:“什么高兴的事情?”


  主任同志一号:“我也看666台春晚。”


  主任同志二号:(真憋不住了)“噗——”


  你:“你又笑什么?”


  主任同志二号:“emm,我也看666台春晚。”


  你:“你俩是一家的?”


  两位主任:(狂笑)“是是是”


  主任同志二号:(稳住情绪)不是,是同一个型号的电视。


  你:(愤怒敲桌)“我在重申一遍,我没在开玩笑!!!”    


  两位主任:(狂笑)“对对hhhhhhhhhhh”


  你:(愤怒敲桌)w!h!y !y! y! y !


  主任同志二号:“我们言归正传,您刚才说的emm“疯子”,沙雕吗?”


  你:“他们不是沙不沙雕的问题,他们真的是那种,很特别的那种……有的肥胖苍老,有的恶心邪魅,有的口齿不清,有的口吐芬芳……”


  主任同志二号:(假装做笔录)


  你:“遗憾的是我逃得太匆忙,忘了给你们看我奶奶乔碧萝说要抖/胸的模样……”


  主任同志一号:“噗呲——”


  你:“你欺人太甚!我忍你很久了!”


  主任同志一号:“我看666台。”


  你:(无能狂怒)“你明明在笑我!你都没停过!”


  主任同志一号:“先生我们受过严格的训练,无论多好笑,我们都不会笑——除非忍不住。” 


  主任同志二号:“不如这样吧先生,大春节的您先回家待着,我们明天就去您家里调节”


  你:“行,你们赶紧去,很沙雕的多带点人劝架,我怕我们打起来。”(出门)


  两位主任:“嘿hiahiahiahiahiahhhhhhhhhhh ”


  你:(战术回头)


  主任同志一号:“先生您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你:(出门)


  两位主任:“嘿hiahiahiahiahiahhhhhhhhhhh ”


  你:(战术回头)


  两位主任:“先生?”


  你愤恨地走出了“居委会调解所”,北风在你身上无情地刮过,你匆匆往家走,却有一头撞死在这里的冲动。


  你突然看见远处你熟悉的人排好了队形,带着略带歉意的目光等你走近,拉起一条又丑又土的红色布子"新年快乐”


  出大问题,这时候开始了,还是一条不着调的人金色大字,这个春节过得真快乐啊,太感谢你们了。你忍不住悄悄翘起嘴角。似乎过一个沙雕的春节,也挺好的?毕竟,你哭过笑过完整的2019,是由这些人组成的。今年新年一过就不是这些人了呢,察觉到有点酸涩的鼻子,莫名的,你有点期待更加沙雕的2020了。

        ***

  “朱总,这是不刮腿毛穿水手服常来您公司底下骂无良老板的那位女装男士。据调查说是得了某种精神病,经常幻想自己身边的人是沙雕。” 


  朱一旦带着蜜汁笑容,摆弄着劳力士手表。打了个电话给酒肉朋友,告诉他有一个女装大佬要预定去非洲十年游。

  打完电话,朱一旦做出撒手人寰的动作。唉,有钱人的生活往往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

-------------------------------------  

  就这样啦,作者文笔以及记忆有限,有啥别的梗评论补哈(虽然我知道你们不爱互动)祝各位新春愉快,出行别忘了戴口罩预防一下,安全第一!  


  

  

  


    


  

  

  

灵魂拷问君
老班发的通知,好真实!阿西吧!...

老班发的通知,好真实!阿西吧!真的是,学生党预防病毒的最好方法就是在家写作业。下面那张图片像极了我自己

老班发的通知,好真实!阿西吧!真的是,学生党预防病毒的最好方法就是在家写作业。下面那张图片像极了我自己

醽醁醽醁胜兰生
原来除了达康,李局也能拥有鬼畜...

原来除了达康,李局也能拥有鬼畜了呀

av号评论区↓

原来除了达康,李局也能拥有鬼畜了呀

av号评论区↓

清夜

唯有死亡【耽美】罪犯病娇攻✖️私生子自卑受 第八章

舞会篇炸弹预警(请做好准备)


会有带感镜头


略微血腥

那么,开始放文


————————————————————男人瞪大了双眼惊恐的面容就这样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雷发出了一声轻笑,一把就把男人从柜子里拖了出来。

“雷切尔·德拉蒙德!”他歇斯底里的尖叫像极了屠刀下的公鸡发出的最后一声哀鸣,“你这个恶魔,我诅咒你,你会下地狱的!”

可雷只是笑着拖着挣扎着的男人,一直到餐桌边,拿起了一把餐刀,看着崭新的刀具闪过一丝金属的光泽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真是太好了——”

他用力一甩,把男人重重甩到地上,发出了闷闷的撞击声。

“太精彩了——”他一只手拿着餐刀,另一...

舞会篇炸弹预警(请做好准备)


会有带感镜头


略微血腥

那么,开始放文


————————————————————男人瞪大了双眼惊恐的面容就这样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雷发出了一声轻笑,一把就把男人从柜子里拖了出来。

“雷切尔·德拉蒙德!”他歇斯底里的尖叫像极了屠刀下的公鸡发出的最后一声哀鸣,“你这个恶魔,我诅咒你,你会下地狱的!”

可雷只是笑着拖着挣扎着的男人,一直到餐桌边,拿起了一把餐刀,看着崭新的刀具闪过一丝金属的光泽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真是太好了——”

他用力一甩,把男人重重甩到地上,发出了闷闷的撞击声。

“太精彩了——”他一只手拿着餐刀,另一只手拍在没有拿刀的手心处,发出清脆的响声。

“可是啊,作为一个客人,是不能没有邀请函的呢~”他微眯的眼睛环视四周躺得七零八落的尸体,发出了尖锐的近乎刺破我耳膜的笑声。

“死亡就是最好的邀请函!”

雷猛得把餐刀捅进腿软到站不起来的正向后挪动的男人的肚子上。

“死亡的感觉是不是很美妙?”他又笑了一声,拿着餐刀的手转了几下,像是画圆圈随意地搅动着,“嗯?”

顿时,整个大厅里只剩下男人杀猪般的惨叫和雷兴奋的笑声。

微笑着的恶魔伸出了一只手捂住了他不断涌出鲜血和尖叫的嘴,另一只手继续在男人的肚子里搅动着,发出一种黏腻腻的声响。

“鲜花、音乐、舞蹈——这才是一个舞会应该拥有的东西。”他笑容的幅度变大了,嘴角近乎扯到耳根,“你犯规了,虽然你即将成为一个拥有邀请函的客人……”他在男人的耳边轻语。

说完,拿刀的手向外一拔,喷涌而出的鲜血溅了一地。

男人再没有了声音。

满手鲜血的他丢掉餐刀,随手拿起一块雪白的餐布擦了擦手,一直到那白完全被染成红色他才抛掉了它。

修长的手指扣上了留声机的指针,优美的旋律流溢而出。

“哒、哒…”血液顺着他的外套一滴一滴打向地上的红色海洋。

他缓缓向我走来,一步一步,他走过的路上仿佛开出了地狱之路上艳丽的曼陀罗花。

雷向我躬下身,伸出了还带有丝丝干涸血液的手。然后他抬起了头,仍挂在他脸上的罪恶的血液衬得他苍白的脸颊越发妖艳。

“亲爱的伊莱,你愿意同我跳一支舞么?”

看着他,听着他的声音,我不能拒绝,也无法拒绝。

“好。”我这样说。

下一秒,略带冰冷的手牵着我走向了舞池。

寻着节拍,他带着我前进、后退、旋转,我就像在童话里在葬礼上被红皮鞋蛊惑的女孩一样跳着无止境的舞步,唯有别人将我的腿锯断才能停止一切,可我——甘之如饴。

满地的鲜血倒映着我和他的身影,映着橘色的暖光,在光影变幻之中,我的视线里唯有他一人——

突然脚下一滑,但身体没有向下跌落,而是扑入一个带有温度的怀抱。

耳朵贴着他的胸膛,我听到他心脏有力的跳动声。

“噗通,噗通——”

“要小心地滑啊,伊莱——”

他将我的身体扶正,停下了舞步。

像是注意到了什么,他弯下腰,从地上捡起一株玫瑰。

一株,被鲜血染红的白玫瑰我。

“喜欢么,伊莱?”

他深情地望着我,丝丝情愫恍若化作实体,裹挟着我的身体,我的心脏,让我心甘情愿跟随着他步入深渊。

“噗通,噗通——”

我听到我不受控制加速的心跳。

【伊莱,这可是你自己选的……】

他的大手禁锢着我的身体,头深深地吻了下去。

【伊莱——】

他沉沉的声音散去。

恍惚间,我抬起了头。

冬日里的冷风从花园那头吹向天台,激起一阵战栗,一片乌云盖住了天空,没有一丝光亮。


任柳

对不起猪猪,我还是对你下手了。(ฅ>ω<*ฅ)

对不起猪猪,我还是对你下手了。(ฅ>ω<*ฅ)

煦郁榕瑾从不咕咕咕

新食魂迫害

不要怕我们都不是什么好人

感受到我的爱了吗屠苏酒

还有两张发不出去就扔评论了

新食魂迫害

不要怕我们都不是什么好人

感受到我的爱了吗屠苏酒

还有两张发不出去就扔评论了

醽醁醽醁胜兰生
非小吴老师相关一嘴题外话,看鬼...

非小吴老师相关一嘴题外话,看鬼畜的快去看这个!!!华农处处吻!!红🐔出品必属精品!他啃它啃他啃它那段我要笑吐了,倒放神了

av号评论区↓

非小吴老师相关一嘴题外话,看鬼畜的快去看这个!!!华农处处吻!!红🐔出品必属精品!他啃它啃他啃它那段我要笑吐了,倒放神了

av号评论区↓

FOXES____

【德拉科/巴博萨/毒皇后】苹果之爱Apple Song

B站指路:🍎苹果之爱🍎

简介:宇宙级苹果爱好者的聚会

BGM:Apple Song

【德拉科/巴博萨/毒皇后】苹果之爱Apple Song

B站指路:🍎苹果之爱🍎

简介:宇宙级苹果爱好者的聚会

BGM:Apple Song

清夜

唯有死亡【耽美】罪犯病娇攻✖️私生子自卑受 第七章

  这应该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可就在我的眼睛定格在他身上之前,他的模样就已经清晰地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修长的身姿,乌黑亮丽的短发伴随着他走向我的步伐在空中四散飘逸。他的脸算不上有多么英俊,但是,就在我看清他的眼睛时,我楞住了。
  他有一双黑色的眼睛,漆黑如墨,像是幽深的寒潭,像是波澜壮阔的大海,又像是地狱深渊的最深处的恶魔的凝视。
  恶魔,这个男人是恶魔。
  但又是这样一双,没有丝毫光亮的双眼,却又像整个夜空中最亮的星晨。
  那双眼,令我深陷其中。
  他忽然停了下来,向我伸出了那双,我在梦境中见过无数次的,苍白的手。
  “来吧,我今夜的舞伴——”
  他笑着,而我仿佛被这笑容蛊惑,不由自主地走...

  这应该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可就在我的眼睛定格在他身上之前,他的模样就已经清晰地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修长的身姿,乌黑亮丽的短发伴随着他走向我的步伐在空中四散飘逸。他的脸算不上有多么英俊,但是,就在我看清他的眼睛时,我楞住了。
  他有一双黑色的眼睛,漆黑如墨,像是幽深的寒潭,像是波澜壮阔的大海,又像是地狱深渊的最深处的恶魔的凝视。
  恶魔,这个男人是恶魔。
  但又是这样一双,没有丝毫光亮的双眼,却又像整个夜空中最亮的星晨。
  那双眼,令我深陷其中。
  他忽然停了下来,向我伸出了那双,我在梦境中见过无数次的,苍白的手。
  “来吧,我今夜的舞伴——”
  他笑着,而我仿佛被这笑容蛊惑,不由自主地走向他,将手放在他的手心。而他就在我把手放上的那一刻,紧紧地把我的手攥住。
  “让我们来看看,我们的朋友们为我们准备了多么盛大的舞会——”
  他牵着我的手把我带到一扇门前,然后用力推开了那扇沉重的大门。
  映入眼帘的,是被鲜血染成暗红色的地毯和躺得七零八落的尸体。
  他大笑着走了进去,那笑声,传遍了大厅的每一个角落。
  “啪嗒,啪嗒,”皮鞋在被血浸透的黏腻地毯上留下一个个湿漉漉的脚印。
  “这就是我们的朋友,为我们准备的最为盛大的舞会!”
  他松开我的手,张开双臂,拥抱着血腥的世界。
  我倒吸了一口气,铁锈的味道迫不及待地涌入鼻腔,让我的胃中一阵翻腾。
  “雷……”
  “伊莱?”
  他睁开了眼扭头看我,但仍保持着拥抱的姿势。
  一瞬间我看到了那片黑色中的倒影——鲜红一片。
  一种电流一样的感觉从心脏传遍了我身体的每一个毛孔。
  可就在这时,一个玻璃杯突然掉在地板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咔嚓——”
  雷的身体一顿,放下了双臂。
  下一秒,他向发出声音的地方走去。
  那双黑色的眼睛里出现了阴云,也出现了狩猎者才有的一丝玩味。
  “Well,well,well,”他抑扬顿挫的语调像是在吟咏着优美的诗歌,“让我来看看,是谁出现在了我们的舞会上,啊哈,这可是一个没有邀请函的客人呢~”他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大厅中回荡着,响起一遍回声。
  被灯光照得金碧辉煌的大厅里,一片片血色波纹随着他的步子在墙壁上荡漾着,开出一朵朵妖艳的花。
  “Where are you?我们亲爱的客人?”他一边说着,走向一排柜子,很有耐心地从第一个开始一个一个地打开,每打开一个柜子他的笑容便会加深一些,一直到最后一个柜子。
  他低下了头,那双黑色的眼睛凑近了柜子,透过缝隙,一个影子在不断地抖动。
  他发出了一声小孩找到玩具似的得意的轻笑,猛地打开了柜子的门。
  “啊哈,找到了——”

清夜

唯有死亡【耽美】罪犯病娇攻✖️私生子自卑受 第六章

  舞会篇预警


       要放炸弹了


        定制的礼服很早就已经送来了,但它于我来说不过是戏服——我只需要把它套在身上,去众人面前露个相。
  听过了各种不同的表达方式所说的:看,阿克曼家的小少爷恢复的真不错,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然后敬个酒,剩下的对于失忆的我就基本上没什么事了。
  看着来来往往,觥筹交错的打扮光鲜亮丽的陌生人一个个从我面前经过,我忽的感到一阵头痛。
  远远地望见那位阿克曼先生,他正优雅地晃着盛有红酒的水...

  舞会篇预警


       要放炸弹了


        定制的礼服很早就已经送来了,但它于我来说不过是戏服——我只需要把它套在身上,去众人面前露个相。
  听过了各种不同的表达方式所说的:看,阿克曼家的小少爷恢复的真不错,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然后敬个酒,剩下的对于失忆的我就基本上没什么事了。
  看着来来往往,觥筹交错的打扮光鲜亮丽的陌生人一个个从我面前经过,我忽的感到一阵头痛。
  远远地望见那位阿克曼先生,他正优雅地晃着盛有红酒的水晶杯,和客人笑着交谈着什么,棕色的卷发和同色的眼睛在灯光的映衬下显得亲和感十足,就连他鹰一般锐利的眼神也温和不少。
  他没注意到我。
  一个转身,我推开了天台的门。
  今天的天气很好,繁星点缀下的澄澈夜空恍若撒满钻石的黑色绸缎,一轮明月正悬在头顶,闪着皎洁的月光。
  只是冷风瑟瑟,让我打了个寒战。
  【不该是这样的……】
  有什么声音从不知名的地方传来,我愣了一下。
  【今天的天气很不好……】
  我有点害怕了,但那声音听着无比熟悉。
  仔细一想,我又有些愣神。
  那不是,我的声音么?
  【不该是这样的……】
  【我应该穿着礼裙而不是西装……】
  我的声音响起。
  空气中仿佛荡起一阵涟漪——
  我面前的夜,不再是这一夜——
  天空中不知何时起被乌云笼罩,四处黑压压的一片,仿佛天地都被隔绝开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死气沉沉的气息。
  一阵微风拂过,有些冷,我急忙环抱起手臂,但手指触碰到的不是布感的西装外套,而是光滑的皮肤。
  我猛地低下头。
  那是一条鲜红色的长裙。
  “伊莱——”
  我的身后传来了一个低沉但又高昂的声音。
  不似以往,这一次,我回了头。
  “雷。”
  我听到我用无比亲昵的熟悉而又陌生的语调叫着那个男人。

尚姜

三生三世之七臭

(契子)
“唐七,你的劍,插進來了。”我朝唐七歪著頭笑,鮮血源源不斷的從我身體流出。
唐七震驚的看著那把劍,不住的搖頭:“香香,我沒想殺你,我沒有,我想要你活,你不能死。嗚嗚。。。”
我看著唐七,半晌緩緩說道:“死?唐七,是你讓我死的。”說著,我不斷走近唐七,讓劍一點一點深入我的身體。

唐七滿臉驚恐:“香香,不要,不要在前進了,你會死的!”我像沒聽到一樣繼續向前,黨劍全部沒入我的身體時,我滿足的笑出了聲。
疼嗎?我問自己,怎會不疼,劍上塗滿了誅仙池中的池水,每進去一分,我的身體猶如火燒一般,可更疼的,是心臟。我放在心裡的人,對我豎起了劍,她神色冰冷,說我惡心,她不喜歡我,她騙我,...
(契子)
“唐七,你的劍,插進來了。”我朝唐七歪著頭笑,鮮血源源不斷的從我身體流出。
唐七震驚的看著那把劍,不住的搖頭:“香香,我沒想殺你,我沒有,我想要你活,你不能死。嗚嗚。。。”
我看著唐七,半晌緩緩說道:“死?唐七,是你讓我死的。”說著,我不斷走近唐七,讓劍一點一點深入我的身體。

唐七滿臉驚恐:“香香,不要,不要在前進了,你會死的!”我像沒聽到一樣繼續向前,黨劍全部沒入我的身體時,我滿足的笑出了聲。
疼嗎?我問自己,怎會不疼,劍上塗滿了誅仙池中的池水,每進去一分,我的身體猶如火燒一般,可更疼的,是心臟。我放在心裡的人,對我豎起了劍,她神色冰冷,說我惡心,她不喜歡我,她騙我,她覺得我惡心。。。
我倒在地上,和周圍的皚皚白雪融為一體,只有那鮮血不斷湧出。唐七猛的抱住我,她喊著,叫著,臉上是令人心碎的痛苦,後悔與絕望。
我撫上唐七的臉,緩緩露出一個笑容:“唐七,我。。咳咳。。喜歡你,我。。。咳咳。。。”我發不出聲音,但唐七看懂了,我卻閉上了雙眼,再也未曾醒來。

唐七抱著我崩潰大哭,血染紅了她的白衣。

我說:我不惡心。
cv北巷

【小少年】摸仙方言


﹉﹉﹉﹉﹉﹉﹉﹉﹉

-策划 :糖果

-配音 :北巷

-pv :子淮淮

-本家 :av52381408

-源自b站up主 :吴木木-


——————————————

PS:

对了,普通话怎么说??我本来就容易口糊(இωஇ )。。。一本正经的录太难了QAQ,笑死哈哈哈哈哈哈。


【有花絮,暂时不想放(•‾︶‾•)y】

【小少年】摸仙方言


﹉﹉﹉﹉﹉﹉﹉﹉﹉

-策划 :糖果

-配音 :北巷

-pv :子淮淮

-本家 :av52381408

-源自b站up主 :吴木木-


——————————————

PS:

对了,普通话怎么说??我本来就容易口糊(இωஇ )。。。一本正经的录太难了QAQ,笑死哈哈哈哈哈哈。


【有花絮,暂时不想放(•‾︶‾•)y】

止血药
尝试调滤镜时搞出来的鬼东西。。...

尝试调滤镜时搞出来的鬼东西。。。?

哦老同桌我对不起你(又是之前一个同桌的人设😂)

不会标tag

尝试调滤镜时搞出来的鬼东西。。。?

哦老同桌我对不起你(又是之前一个同桌的人设😂)

不会标tag

卑微小茄

论老师查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扶我起来我还能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骚人哈哈哈哈哈

论老师查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扶我起来我还能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骚人哈哈哈哈哈

玖尾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