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鬼畜眼镜

19.5万浏览    1675参与
桔梗ききょう

求御克官方文资源,之前没见过,现在又找不到,超想看😭

求御克官方文资源,之前没见过,现在又找不到,超想看😭

木闻莫ww
啊啊啊bug很多 烟火大会 在...

啊啊啊bug很多

烟火大会

在这么多人面前牵手(片桐桑内心慌的一匹~

啊啊啊bug很多

烟火大会

在这么多人面前牵手(片桐桑内心慌的一匹~

Anander

性转注意


我爱死这个神仙游戏了!!

性转注意


我爱死这个神仙游戏了!!

Signor R

明安妙妙屋

刚刚发现了一个快乐的东西叫做匿名提问箱

老福特也有一个 随意点进去也🉑️ 

现开通以下业务:

1、关于本人相关的问题提问 

举例:你如何与你意见不合的人对喷的? 

2、关于原创作品有趣的梗征集 

举例:可不可以让一只发情的野猪闯入皇帝的寝殿?

3、愤怒宣泄途径  

举例: 你写的是什么批东西?就凭你也配谈论亲爱的园园?

4、( 基本不可能有产出的)快乐点梗

举例:想让萧定权昏定时看见舅舅日爹

5、蓝染惣右介   佐伯克哉(眼镜) 萧睿鉴(剧版...

刚刚发现了一个快乐的东西叫做匿名提问箱

老福特也有一个 随意点进去也🉑️ 

现开通以下业务:

1、关于本人相关的问题提问 

举例:你如何与你意见不合的人对喷的? 

2、关于原创作品有趣的梗征集 

举例:可不可以让一只发情的野猪闯入皇帝的寝殿?

3、愤怒宣泄途径  

举例: 你写的是什么批东西?就凭你也配谈论亲爱的园园?

4、( 基本不可能有产出的)快乐点梗

举例:想让萧定权昏定时看见舅舅日爹

5、蓝染惣右介   佐伯克哉(眼镜) 萧睿鉴(剧版) 强受。 神秘乐园征集梗 dirty play 

举例:蓝染在无间被友哈污泥侵犯 

6、 猎奇安利箱(历史向) 

举例:这对冷CP很香的,吸一口吧,A把B的脑袋做成杯子了。


明安妙妙屋链接:

神秘入口 

三水酉歌

通关,速摸个r哥纪念一下...

通关,速摸个r哥纪念一下...

一碗大大的甜汤水

我真的好喜欢片桐先生呀!被克哉放了自己养的鸟,也不是骂对方,而是先低声说了句好过分,之后也只是解释不能把鸟放走的原因。


到后面,克哉要欺负他,手指探进他嘴里,他也不肯用力咬下去,而是祈求对方放过自己……


被手指插入后面的第一句话,也只是说:那里脏,不可以……


撩拨两下就带哭腔了,这样的极品大叔受,怎么可能会被放过呀!


我好了,我冲了!

我真的好喜欢片桐先生呀!被克哉放了自己养的鸟,也不是骂对方,而是先低声说了句好过分,之后也只是解释不能把鸟放走的原因。


到后面,克哉要欺负他,手指探进他嘴里,他也不肯用力咬下去,而是祈求对方放过自己……


被手指插入后面的第一句话,也只是说:那里脏,不可以……


撩拨两下就带哭腔了,这样的极品大叔受,怎么可能会被放过呀!


我好了,我冲了!

食药者

个人向眼镜克哉人物分析

      几年前我写过这么一篇人物分析,只是我重温一遍游戏和官方周边后,深感自己当初的分析太过天真,所以决定推翻当初的结论重新写一篇。

注意:

      1、个人向,个人向,重要的话说两遍。

      2、会提到受克线路里的内容,但不会特别分析受克。

      3、线路分析占比很大,...

      


      几年前我写过这么一篇人物分析,只是我重温一遍游戏和官方周边后,深感自己当初的分析太过天真,所以决定推翻当初的结论重新写一篇。

注意:

      1、个人向,个人向,重要的话说两遍。

      2、会提到受克线路里的内容,但不会特别分析受克。

      3、线路分析占比很大,因为不同路线的眼镜克哉性格有很大不同。加「」的基本都是游戏原文(有部分是我自己对日文原版的渣翻)。

 

一、小时候的佐伯克哉

 

      「像是为了逃避这一切而戴上眼镜的我真是没用。」

 

      最初的镜克。记忆的果实,鬼畜眼镜R公式书都明确指出小克哉=镜克,而在日文版里这一点更为明显:镜克和小克哉的自称是“俺”,受克和封印自我后的小克哉的自称是“オレ”。

      小克哉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根据本克线受克与本多交心时所说,小克哉「一直都是班级的中心人物,也有很多朋友,不知道有什么事是自己做不到的」,但与此同时他也「总是自以为了不起,其实完全不懂别人的心情,在不经意间伤害到别人」。

      在被背叛之前,他自信洋溢,快活强势纯粹,尚未体会强烈的感情。可以说无懈可击。

      「因为只有我一直会是你的伙伴,相对的,你能和我约定无论我说什么都相信吗?」而说出这句话的泽村的背叛动摇了他的自信,摧毁了他的无懈可击和对他人的信赖。  

 

      在记忆的果实里,小克哉自白他从未愚弄过泽村,相反一直当他是最喜爱的挚友。对于欺负自己的同班同学,他只是心有不甘,只有泽村的背叛让他「憎恨,以及在此之上的难过」。他认为「是朋友就一定不能输」是错的,可他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小克哉无法原谅欺骗自己的泽村,但他认为与泽村相比更不该原谅的是「明明都把那家伙逼成那样了,却什么也不知道,像是没事人一样」的自己。

      被泽村背叛后,知道了这么强烈极端的感情的他已经无法回头。面对突然出现的R,他的反应是不友好的,但R的提案“舍弃现在的自己,隐藏着真我生活”打动了他。R表示:「正因为您请愿的东西与将自我从苦境中解脱无关,而是反过来诘问向自己伸出援手的我的动机,我自此看到了您成为王的资质」,小克哉对此表示不太懂(我也是),但小克哉不轻易将自己交给任何人,不接受任何人支配的性质能看出来。

      他并不想伤害别人,也不想伤害自己。厌倦这一切的他封印了自己。但R表示,克哉的本性「并没有改变」,他的憎恨会保持着纯粹的形态,饥饿、干渴,在枯燥的日夜带来的烦恼催化下变为成为「强烈而璀璨的欲望」,而这正是佐伯克哉的真实。

 

      小克哉既不温柔,也不体贴,毫无自觉的「想当然地傲视一切,好像自己说的才是正确的」。他选择封印自我只是因为泽村对他无比重要,只有这从幼儿园开始构筑的珍贵羁绊的破碎才能引起他的注意,如果这是班上其他同学做的,那他根本就不会如此动摇,连憎恨都不会给予,因为他至始至终只注视着自己重视的人「只有有你在,我不在乎的」。他闪耀的才能和性格上的残酷与生俱来,只要佐伯克哉还在做他自己,他就总会伤害到他人。

      这样的佐伯克哉显然和“正常”人类相差甚远,他是孤独的。他和自身强烈的感情一并在黑暗中沉睡,直到二十五岁的“佐伯克哉”戴上那副眼镜。

 

二、游戏开篇时的眼镜克哉

 

      「然后,您将比其他任何人都更像人类的生存下去,和您宝贵的资质一起。」

      「像您这样的人,为那些愚蠢的人类顾虑的必要明明完全没有的呢...让别人有讨厌的回忆也好,把他人当做垫脚石也罢,不必为这样的事犹豫。这些废物为了您高贵的鞋底不被泥土污染而献出身躯,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情绪高涨,有种所向披靡的感觉」还没进入任何一个攻略角色路线的眼镜克哉性格完全是小克哉的翻版,而且是没被背叛的时候——因为此时的他尚未想起泽村的存在。

      (此处引用pixiv百科介绍)桀骜不驯级别的自信洋溢、大胆不敌。工作上拔群的优秀,在此之上还拥有良好的品味,很受欢迎。但作为一个人来说没有道德和羞耻心,是从把他人吃干抹净给与恐怖中感到愉悦程度的外道主人公。

      (此处引用R公式书TAMAMI评论)他强硬的地方对我很有帮助,无论行动有多出格都会让人感觉“如果是这家伙这么干也不奇怪”,是让人好接受的角色。

      不过,此时的镜克除了秋纪还没跟别人发生关系,也没让秋纪感到恐怖(秋纪只觉得他帅),而且就结果论还帮了秋纪(虽然他没这个意思)。上面这段的后半部分还没体现。

      攻击性的性格,对上司也不献媚,以表面恭敬内心瞧不起的态度接触。

      他行事干脆,不依靠任何人也不允许任何人侵犯自己的主权,不惧怕危险也不对任何人畏缩,坚持自己的想法,对自己的欲望也无比坦诚,不憋着。因为他对大部分的事其实持无所谓的态度(根本就不产生感情),感情只倾注到在意的事物上,所以此时还没真正对任何人动情的他没有强烈的感情,也没有剧烈的情绪波动,开篇的他是冷酷的。

      说话举止优雅,又有男人味又色气,今后在行事儿时说话方式会变得粗暴。

      观察能力细致入微,擅长抓住他人的内心缝隙,话术巧妙,性情不定但不表现在工作上。性格并不阳光(毕竟腹黑)且现实主义,但是非常积极、雷厉风行且意气风发。随心所欲的他追求的不仅是自我的解放,也追求着他人的解放——以常理下“堕落”的形式。

      自尊心很强,非常重视形象。穿受克那件运动服对他而言是极大的屈辱。

      相当程度的工作狂(重音)。

 

      有着「纯良谦逊」的营业笑容(当然是装出来的),看上去温驯礼貌,就一般工作对象或需要留下好印象的陌生人而言「很好交往」。但如果对面是御堂,镜克就会挂着这副笑容阴阳怪气地损他,此时这副笑容下藏着刻骨恶意。而如果对面是小混混、黑道一类的人物,镜克根本就不会挂上这副笑容,他会直接露出自己的獠牙。

      已知镜克是个对上级、年上者乃至一切上位者都没有敬意的人,但就算如此他也不能随便对年长他十几岁的片桐不用敬语。面对性格和普通克哉接近,用「借着避免伤害他人的做法,防止自己受到更大伤害」的片桐,急于证明现在的自己(≈和之前的自己划分界限)的镜克经常生气「想直接抽光一包烟」,而且片桐柔软的脾气还会让他一拳打到棉花上。假正经的鬼畜眼镜在片桐的天然前只好暂时退场,取而代之的是认真的合理主义者社畜眼镜。

      那工作以外不做场面的镜克呢?秋纪线,在吵闹的俱乐部里镜克「静静地品尝着烈酒,似乎对此外一切事物全无所谓」,秋纪认为这样的他有「人上人的气质」,明明第一眼是「认真又古板」的「冷淡」类型,接近了却会「感觉到危险」。

      而对交情不浅的本多,镜克会无意识的放下防备。一边是对本多的固执不快,一边多少也会关心本多「可是,如果这家伙觉得满足的话,被当成夸赞也不错」,忍不住对本多说教「不要叼着东西说话!」,像普通少年一样愉快或不爽。这是本来面目的他。

 

      此时的眼镜克哉意气风发、聛睨一切,尚不定型,「拥有无数的可能性」。他有着强烈的欲望,但连欲望也无法彻底支配他。他强调现在的自己的上位(支配者地位)并为此行动。

      所有的镜克路线从这点开始,他开始展露他本能的侵略性和强烈的攻击性。

      在证明上位的另一面,眼镜克哉还有很强的“自己现在处于下位”的意识,只是这不是自卑感一类的情绪,而是在眼镜克哉的眼中,现在的他仍然在那片黑暗之中。只不过他不拒绝这点,相反愉快地接受了,他在黑暗中顽强而有力地不断向上攀升。

 

      「I an strugging in the darkness」

 

三、各个路线(+a)的眼镜克哉

 

      「我们都改变吧!」

      撕去理性的表皮露出血肉的爱憎分明。

 

      攻略前傲攻略后娇的正统派傲娇。看上去很聪明,也的确是理性主导的理性主义者。但只要涉及感情层面行动就会快过脑。(因为是第一次谈恋爱吗?)在冷淡精英的面具(眼镜)下可以一瞥他青涩、少年气的脸。兴趣是大半夜闲得无聊去公园转转。(nice boat不可避)

      光芒下的黑暗,少年时代以来的惆怅,他的人格与受克不相上下的飘渺虚幻。

 

1、克秋

 

      没什么好分析的,因为本篇这条线的镜克和游戏开篇的镜克没有根本差别,说好听点是保持初心,说难听点就是毫无长进。

      要我说秋纪线最大的问题不在别的,在于发展平淡的剧情导致的诡异感情进展。

      秋纪喜欢镜克是没什么问题,因为镜克该负责的时候负责该坏的时候坏,有魅力又有距离,还是英雄救美(?)开场,完美契合寂寞的叛逆期少年心理。攻略进程中我能看见秋纪越来越喜欢镜克,为了镜克改变,当他的宠物猫。但是镜克呢?

      秋纪既没打乱镜克的节奏,也未走进镜克的内心,因为平淡的剧情没能给他创造这种条件。克秋线的剧情不过是镜克给秋纪一鞭子再塞一嘴糖的循环,「只要你还在这里,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会一直爱着你」说着好听,但两人始终停留在支配与被支配的关系。如果顺便玩了普通克哉和秋纪的剧情,秋纪那种“你我本无缘,全靠我倒贴”的感觉还会更浓......

      TAMAMI在R公式书也说「不是秋纪自身的问题,而是以上班族为重心描写的鬼畜眼镜里他的立场无论如何都很尴尬,更何况秋纪又不像太一那样有很特别的个性(来淡化立场问题)...秋纪要是有更活跃的场面就好了。」

      秋纪的立场问题延伸到R篇就是HE的感情爆发不够,还不如伪BE二度调教感人——秋纪不变的爱,和没有任何表示但心里一直在思考「什么是我和秋纪关系应有的形式」,最后得出只有主人和爱奴的关系下「我和秋纪才能真正相爱」的眼镜克哉。(此处应有BGM:scarlet leap 送给在club R相互依偎的两人)

      在一个恋爱AVG游戏里,还是职场恋爱故事的主角却没写怎么工作也没怎么在恋爱,这就是一种失败。只有那张镜克亲吻秋纪的CG还有几分温度。

 

2、克片

 

      开始于镜克对片桐处事风格「道歉,讨好的笑,得过且过地过下去」的不满(也是对普通克哉的排斥心)和想要扭转片桐价值观「万事万物都往好处想,相信他人」的欲望(也是对童年的投射),他强硬地搅乱片桐的生活,同时折断对方给自己行为正当化的旗。

      「这个世界上的人们比你认为的更多只为自己考虑,所以仍然傻乎乎地相信着别人的你让我很不爽」「如果不借这件事让1课的人欠您一份人情,简直是白做工」「所以您才没法出人头地!」单纯是对这种价值观的不快但怎么看都是傲娇

      转折于片桐由被动承受转变为主动积极,镜克因此感到失去凌辱片桐的意义,从而引出雨中那一幕。「无论被如何对待都从来不表达真实情感付诸言辞,一直含着代表放弃的笑容叹一口气让事情过去」的片桐第一次爆发强烈感情,眼前是男性,自己是中年大叔都无所谓了,片桐对镜克说出「不该对他说的告白」,渴望着「他的注视」。而一向能言善辩的镜克「完全不知该对这个拼命攀附着自己的男人说些什么」,他失去对片桐的从容。

      克秋线差的就是这么一场雨。

      四十二岁的片桐经历丧子离异,重复着不被任何人需要的虚无每一天已经数年。片桐的绝望、欲望、悲哀,确确实实地传达给了镜克,镜克意识到「把自己的焦躁发泄到别人身上只会带来空虚」,且无论镜克他是否承认,他被片桐的“爆发”深深触动。

      这场雨后,「因为你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只是,看着这个人哭泣心里异常难受」片桐的辞职信让镜克分神,看到片桐被他人出手时镜克感到焦躁,片桐令他动摇。

      片桐没有转变,但我认为这点是本篇克片线的醍醐味。BE10说着「真拿你没办法啊」想着「如果能醒来我也要拥抱这个人」的镜克;HE里给片桐送伞,毫不吝惜表达对片桐的好感支撑缺乏自信的片桐,傲娇的傲连残渣都不剩的绅士的镜克。明明是镜克打算改变片桐,到最后却是片桐改变了他,也是被他放出去的鸟儿将他带到片桐面前,是他染上了片桐的色彩。

 

      除了克秋线,所有路线的眼镜克哉在路线中期都会逐渐变得烦躁、情绪化,克片线后期告白前的镜克更是明显说话速度更快(没余裕了),告白时甚至出现脸红立绘(R公式书里这个表情就叫傲娇)。想想别的线也是对方露出最脆弱一面后引起他动摇,这人大写的遇刚则刚遇软则软。根据drama,失去爱子让片桐痛苦万分,但他也表示「这三年的时间内我从他身上得到了很多幸福」,靠这些他已感到满足。对这样的他镜克说「真不知道您这人是弱还是强」「那我可赢不了您」。偏偏是所有攻略角色中最柔弱的片桐面前,镜克没有逞强。 

      但,克片线的镜克也是所有镜克中最压抑的。Super darling式的温柔不是他的本性(甚至完全相反),任由情绪掌控自我将脆弱的部分挖出来给人看也不是他的作风(片桐提分手后「你是在玩弄我吗?」「现在的他无法控制自己的音量」「我也和你一样,会烦恼、迷茫、后悔,别擅自把你脑中完美的形象加到我身上」),他理想的关系是「互相帮助」而不是「依赖」,「想到自己和眼前这个男人内心的距离竟然这么远,克哉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对片桐的好感传达不过去的事他更是头疼。直到R篇HE结尾片桐坚强起来这些问题才得到了解决。

 

3、克御

 

      无论堕落与否,佐伯克哉至始至终只注视着所爱之人,动情后哪怕形式如何扭曲都倾尽一切去「爱」,表面的薄情冷彻无机质下过度极端而强烈的感情是他的本质。

      「像要把他融入自己的身体,合而为一一般。从里面开始侵食,直到御堂的灵魂完全被自己占据。」(R里的话,但放到本篇也很应景)在所有攻略角色中最刚,与他相似又是他一见钟情的人物的御堂前,佐伯克哉不为人知的暗黑面暴露无遗。

 

      克御线剧情展开排山倒海,日常占比很少,但镜克在这条线里的心理变化非常自然。从「让你那张完美装饰过的脸,因为痛苦和屈辱而扭曲」到「没有能够回去的地方,没有能够救你的人的世界里,你只能依靠我了」。主视角下折辱御堂的愉快逐渐转变为求而不得的焦躁,御堂的抗拒让眼镜克哉的行为和情绪越发暴虐。

      镜克直到夺走御堂的一切,看到对方失去骄傲失神落泪的模样,才意识到自己并不想让御堂屈从,只是想接近那「遥不可及的耀眼存在」——喜欢御堂时一切已经覆水难收。一句情绪复杂的抱歉后,过去日夜回荡着痛骂和娇声的房间里,只剩下怅然若失的人喃喃自语般的告白。

      「感兴趣」的,原来是对方的心,他选择放手。

      而御堂呢?他一直反抗着镜克的暴行,哪怕到尊严尽失,动物般被锁在角落的地步也只有心绝不屈服。打动他的并非狂乱屈辱的回忆,而是一句本以为没被听见的炽烈告白,像潘多拉魔盒里的希望,让他在一年的空白时间里冷静下来回想这段被单方面开始又单方面结束的关系,去思考自己「为什么挂念,为什么憎恨,为什么无法忘记」。

      这是所有路线中最嗜虐、最残忍也最不理智成熟的眼镜克哉,被“樱花香气蛊惑”的他将爱以为是摧毁的渴望,执着又迷茫。也正因为这样的他选择放手克制嗜虐的本性,才有了结局时别扭的两人终于得已交互真心的峰回路转。

      飘落的雪,静静响起的BGM,两人言辞的交互,到拥吻的CG,交织而成的惆怅而微暖的气氛带给人的震撼已经远远地超过了单纯的文本。

      克御官漫的镜克最后一次见R时说「没有改变,什么都没变,结果不论我做什么都还是无法改变」。克御小说里的镜克说「从很早开始,我就一直是这样。失去的时候,才发现什么是最珍贵的」「到头来现在的我就只会伤害他人」。克御线只字未提佐伯克哉的过去,但是当年那个在樱花树下苦恼的少年到底还是他。不过,在他意识到爱的时候他的愤怒也得到平息,象征他心底黑暗的樱化作浅灰的雪,这一次他选择的不是过去而是未来。

      「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能得到全世界——」

 

      我认为相比BE3,BE1替代品(成り代わり)才是HE的对照。HE和BE3除了最后的选项差别前面的剧情一致,但是BE1少了御堂在公司前昏倒,镜克将他送回去的剧情。

      在我看来这段剧情跟镜克解放御堂时的告白一样重要:御堂重新评估了镜克,感觉他还算有人情味(当然因为镜克死亡操作又没了)。而镜克隐隐约约意识到了自己想要的并不是软弱的御堂。BE1没有这段,所以镜克不会对自己的目的动摇,最终他夺走了御堂的一切「你的地位,你的立身之所,已经全部成了我的所有物」,而御堂即便能逃走,也只留下镜克给他的「快乐和屈辱的回忆」。

      如果HE的镜克多少有从黑暗中挣开,那BE1的镜克就是完全沉沦在黑暗之中——还强拉着御堂一起。他欣赏着御堂的反应「只要能看到你屈辱的脸,对我来说公司什么的怎样都好」,而御堂咸味的泪水让他打心里感到甜蜜,他不会丢弃御堂这个“玩具”。「我会一直待在你身边,无论何时都会疼爱你的身体。从今以后,倾我一生」没有娇的病娇是这样的

      R克秋线里镜克的心理活动「禁锢他、占有他、喜欢他、爱他」,R克片线镜克对片桐的一言「因为如果你还是不愿意留在这里,我已经做好强行将你软禁在这里的准备了」。这么看,这个结局完全是镜克对御堂疯狂的纯爱,但这时的他已经察觉不到自己的真心了吧。

 

      R篇克御线的镜克对泽村PTSD最大。在御堂前习惯逞强、没有托付后背的他没法像克片线那样对泽村低头,也没法像克本线那样无所谓过去的爱恨,所以才有他结尾抱住御堂时颤抖着咬紧牙关,和即使消失这个结局。

      有人责怪这个结局镜克懦弱,但我本人测试只要一个选项选对都是结局No.2。镜克和御堂修成正果的路本来就对御堂伤害很大,按照结局no.3的攻略下去更是新伤长到旧伤上,就算御堂不介意,镜克也不可能原谅那么沉重的爱着御堂,但还是再三犯下错误伤害御堂的自己。他放弃了让自己失望透顶的自己,选择了小时候的做法。

      镜克真正的愿望不过一句话「你在我身边真的太好了」,但他最后做到的却是反向的。

 

      (题外话。我打的本篇日文版里有两段御堂的自称是“俺”,但翻译版的自称全程都是“私”,不得不说用“俺”作自称的御堂怎么看都怪怪的......)

 

4、克本

 

      克片的雨,克御的雪,克本的樱。

      本多也是刚强的主,但这个和克哉过去紧密相连的路线就鬼畜程度却是最低的,可以见好就收两个人继续做朋友(但镜克会借工作名义拉本多出来两人独处),也可以在KM传统艺能“性/关系促进关系性”下相爱共赴意大利,这条线的镜克是在天台上用不是镜克也不是受克的声音说「我变回来了,和最初一样,我本来就是这样的人。」的佐伯克哉。

      在我看来,克御线和克本线的镜克互为另一条的表里,如果克御线展露的是受到伤害后扭曲的那一面,那克本线的就是受到伤害前自然的另一面,不变的是两方都很纯粹。是「我不是很喜欢樱花」和「我讨厌樱花」的差别。

 

      矛盾爆发前两人还是普通朋友,冷淡的镜克在「直率地蹭过来」的本多前多少有敞开心扉。虽然他对本多「相信那些八课成员」的乐观不爽,也不喜欢本多「坚信自己的想法(团队观念)是正确的」的「自欺欺人」,但问题还不算大,镜克对本多冷言冷语几句本多气一会就结了。

      不过随着剧情推进,两人价值观的矛盾逐渐激化。「这家伙连我度过休息日的方式都要掺和一脚吗?如果太过分就有必要让他明白我和那个<我>是不同的」但镜克潜意识还不打算对本多出手,第四周晚上他本来想喝完酒就回去,是本多撒娇(无误)强行留下了他。终于,在本多说「不够的份我会帮你」的那一瞬间,镜克爆发了——「你有点事就说要庇护我、支援我,那是因为你觉得我在你之下」「这世上,绝不是由着你的规则运行」

      「我已经不是你所认为的那个我了」团队合作,伙伴?就算相信那种东西,结果也会......

      此后镜克都是带刺状态。他试图冷战,但本多这个「单细胞(by镜克)」并不是他阴阳怪气几句就能对付的,直到松浦出现牵涉出本多的过去他才找到了“胜机”。以此他在小巷子里成功剥下了本多的“假面具”,然而结果出乎他的意料。

      原来本多一直念叨着的「你变了呢」不是出自不快而是在为他的改变欣喜,原来本多并没有拿他当「便利的存在」而是真心认为「如果是和现在的你,即使再苛刻的条件也觉得会有方法应对」,「可现在看来,只有我单方面兴致勃勃地勾画着远景...」「我一直把你...当做最好的朋友」摆在镜克面前的是一颗纯粹的心,仿若当年的他自己。

      梦见泽村的镜克蜷缩在被窝里,他意识到自己认为本多“讨厌”是因为本多想成为自己的好朋友,他不过是将对泽村的憎恨迁怒到对方身上,于是在伊势岛的仓库他对松浦说「放任一时的感情行动总有一天会后悔」,他终于意识到他对染指上自己烙印的本多的真正感情。

      「看见你哭泣的脸,便觉得怎样都无所谓了」

 

      只有克本线,是眼镜克哉决定还不还眼镜(其他所有线都是受克决定),也只有克本线,是受克心甘情愿让眼镜克哉代替现在的自己。R篇里他对R说「我不是你手中跳舞的人偶」,没有和受克融为一体,不戴眼镜也不用勉强着自己和对象恩爱。他对泽村的反应最小,甚至在R结局对泽村的背影说「再见纪次」,在GE和本多痛快地小学生级别斗殴,在HE结尾里放心地将后背交给本多。克本线刚烈又柔软,随性、自在,洋溢着少年气但绝非不成熟的小(本多:小是多余的!)恶魔眼镜克哉之所以存在,还要归功于本多宪二,这个既可以把眼镜克哉眼镜拍下来又可以给受克把眼镜戴上去的奇男子,这个一直看着他的人。

      本篇眼镜克哉以为本多在他身上寻找受克,想要一个便利的存在。殊不知本多注意受克,希望“可有可无”的受克打排球的真正理由是高中排球比赛时惊鸿一瞥的他的身影——眼镜克哉跟他在比赛中看到的那个克哉是一样的,那是「我一直相信在你内心深处的你」。「同一个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别?到底什么才是这家伙真正的姿态呢?」本多注视着克哉「那个从小学毕业典礼那天以来一直压抑着的,不希望让任何人注意到的自己」,本多希望能够「了解那个隐藏在你内心的真正的你,而且那个你,能只属于我一个人。」

      这是本篇本克线两人月下交心时的剧情,我眼中克本克的醍醐味。诚如亲妈说言,克本和本克线的本多没什么差别,他对克哉一直都是默默付出。本篇御克线BE本多选择陪在之前都没什么交流的受克身边一起堕落,R篇克本线钢筋倒塌时镜克和本多互相推开对方,镜克和泽村清算时,本多为了保护镜克放下自己的信念向仇人土下座。这是他的男子气概。

 

      本克官方漫画里本多说「如果我没有错那你也没有。究竟什么是真正正确的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相信你,所以要我说多少遍都可以,你并没有错,克哉」,镜克和受克一样瞪大了眼睛。镜克意识到,其实比起封印自我的眼镜,佐伯克哉最需要的只是一句发自肺腑的「我相信你」。

      R:「如果您没遇见那位先生,事情也许就不一样了」真的是这样啊。

 

四、我眼中的眼镜克哉

 

      如同TAMAMI所说,是个无论做什么都让人觉得“他的话干得出来”的人,无论当搞笑角色还是正经角色都没有违和感,说出一堆meta发言也不会与人觉得奇怪,沐浴在强光下也好站在黑暗的街角也好都很适合,虽然是官方钦点的工作狂,但在drama或者web radio里慵懒的样子也显得理所当然,不像别的角色有端着的感觉。

      在游戏本篇开头意气风发的姿态非常迷人,虽然强横但确实有能力,且自信洋溢、忠于自我的模样则让人向往。

      在各个分支的剧情里,精英面具下偶尔流露出的孩子气和青涩很戳心,合理主义者的潇洒因为感性而显得狼狈则是反差萌,还有其他诸如不是假正经的真的很认真地方,傲慢中偶尔渗出的明快和积极,骄傲不羁下常识人的部分也是,这些是眼镜克哉这个角色的广度,而他随着剧情发展不断变得强烈的破坏欲和攻击性、以及内心深处沉重粘稠比任何人类更像人类但比任何人类都更纯粹的感情是眼镜克哉这个角色的深度。玩眼镜克哉的剧情的感觉是曲折又冲击震撼的,能感受到眼镜克哉这个角色无机质的冷淡外表下旺盛的生命力(性是健全的本能)和不朽的激情。

      青涩的果实,看到骄傲又孤独的少年封印自我后,再看眼镜克哉的剧情感觉完全不一样。动情后倾尽所有的类型很难不让我动容,而镜克这种「根本不懂任何人心情」的类型更是如此。最毒的不是原人格原来是眼镜克哉,而是克哉他一直一直一直都恨着泽村,至始至终都没有原谅,但他没有报复。镜克的很多BE给我的感觉都是这个人无论遭到多大的挫折都会不屈不挠地继续挣扎,他超乎想象的坚强。但是这样的他,会因为所爱的人的眼泪放弃求生,会因为和泽村的重逢露出坠入绝望深渊般的表情。他对爱的态度超乎想象的认真,爱在他心底肯定>恨,哪怕是过去式,这沉重的爱深深地打动了我。

      另外,镜克对人好的地方不符行为上浪荡的内敛也很喜欢。不大胆的告白是镜克的特权

 

      发色很漂亮(但是亲妈后来画就是单纯的金色了,遗憾),瞳孔比受克小一圈的非人无机质感像要把人吸进去一样很喜欢。   

      找代餐很困难的低音是仅次于性格最喜欢的。 

 

五、故事以外的眼镜克哉。

 

      「あけおめことよろ」(ゆく年くる年cm)

      认为反正新年到了不会有人来听cm闹别扭,原来你希望大家听吗。

 

      指定meta发言角色,清楚自己的角色定位前提下性格很坏(褒义)。      「不也挺好吗,反正会听这个cm的人都知道我是什么性格,都是想被我这么对待的一群抖M罢了(看破)」

      在石榴放送局先是偷偷告诉本多石榴盘内容,后面又是直接把松浦的信给撕了,在nico上后面这一段弹幕都是“眼镜亚撒西”,看上去冷淡但对本多很好。

 

      精神年龄十二岁,比游戏里更小孩子气也更放飞,不会烦恼。梦想是酒池肉林。

      本篇被鸟喜欢,spray channel被猫喜欢,但他并不擅长应付小动物(还有小孩,因为没法沟通←出自克片drama)。对小动物比对人要温柔。

      完全无感情的捧读“哎嘿”“☆”,好好读完后再撕掉信的眼镜真是温柔(错乱)。

 

      枫李喜欢画的天然黑受克受害者之一,其实很喜欢受克的傲娇苦劳人。


佐伯克哉是草莓棉花糖

不知道如何分類的BL遊戲塗鴉

P12:BLG主人公性轉九宮格

P3:NTY! x Lkyt. 雙攻交流(?)


我們一起玩Lkyt.好嗎?(流淚貓貓頭)

不知道如何分類的BL遊戲塗鴉

P12:BLG主人公性轉九宮格

P3:NTY! x Lkyt. 雙攻交流(?)


我們一起玩Lkyt.好嗎?(流淚貓貓頭)

シェグワモントロフスキー★

是个正片预告,这套真是各种意义上…从前期造型毛到后期修片都累的飞起来´_>`不管再怎么跌跌撞撞也算挺过来了真是太好了

是个正片预告,这套真是各种意义上…从前期造型毛到后期修片都累的飞起来´_>`不管再怎么跌跌撞撞也算挺过来了真是太好了

千夏

重玩鬼畜眼镜的一些想法

OST:Under the Darkness (也是我少数高赞点评的歌)

以一个成年人社畜的心态重玩游戏后,对克御的感悟


  我是在2010年接触到鬼畜眼镜(暴露下年龄),这并不是我第一款脆皮鸭游戏。老实说,我在第一眼看上的就是御堂孝典(有Yusa加成),并且决定要拿下他。从性格恶劣上来看,我不比眼镜克少,但是谁不喜欢征服精英冷美人呢???这就导致了我除了克御线,其他线都没有打(由于洁癖,所以我连逆CP都没有兴趣,因为御堂孝典的人设实在是太对我胃口了,除了想拿下他,我没有任何杂念)。于是我沉迷欺负蜜豆,没怎么仔细分析细节。

  0202...

OST:Under the Darkness (也是我少数高赞点评的歌)

以一个成年人社畜的心态重玩游戏后,对克御的感悟


  我是在2010年接触到鬼畜眼镜(暴露下年龄),这并不是我第一款脆皮鸭游戏。老实说,我在第一眼看上的就是御堂孝典(有Yusa加成),并且决定要拿下他。从性格恶劣上来看,我不比眼镜克少,但是谁不喜欢征服精英冷美人呢???这就导致了我除了克御线,其他线都没有打(由于洁癖,所以我连逆CP都没有兴趣,因为御堂孝典的人设实在是太对我胃口了,除了想拿下他,我没有任何杂念)。于是我沉迷欺负蜜豆,没怎么仔细分析细节。

  0202的五月,在空闲的某一天偶然点开网易云看到了一条对我评论的留言,内容大致是分析了蜜豆桑的转变,于是我兴致一来,又把游戏拿出来玩了一遍。

  都说温故而知新,这款游戏在今天带给我的感受是与十年前完全不同的。

  先说本篇吧。打完之后就特别想揍眼镜呢,大概是因为自己也成了社畜,特别能体会在工作上被人搅乱的恨。再然后就是御堂对眼镜情感转变的一个思考。

  “招待”是两个人关系的转折点,我自己的理解是在那个时间点,御堂就或多或少对眼镜不太一样了(眼镜对御堂的在意这个不用说,一见钟情不过如此)。御堂是眼镜的上司,领导要压下一个指标,可以有一百种方式来拒绝眼镜的要求,而御堂却让眼镜招待自己,也是自己作,把眼镜引来了。

  当然在第一眼见面,被戴上眼镜的克哉一通说后把项目交给了8课这个动作就是承认了眼镜克的能力。浴室那一幕我印象非常深,当时御堂哭着说“这具身体因为你(佐伯)变成了这样,这不是我。”官方漫画中,他也说过“除了佐伯外,其他人都不可以。”那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正因为是佐伯(这个不一样的人)对他做了这些事,他才有了反应?反正我是这么联系起来的。

  官方小说里御堂视角出发的克御,在被佐伯盖上大衣松开后,他一点都不欣喜,甚至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也被连根拔起,像裂开了一个大口子。”能被解救是御堂一直在渴望的事,然而真正自由没有了佐伯后,又因为眼镜的一句表白而瞬间陷入了迷茫和空虚。御堂说得对,被那样对待过之后,又听到了那样的表白,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已经被刻上很深的印记了,这样让人怎么忘记?越想就越在意,因太过在意,反应过来,才发现这个人已经成了自己身心的一部分了。

  所以两个人从分开的那一年到表白是有铺垫的,也不是什么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虽然眼镜确实非常过分,被囚禁的御堂很让人心疼,但我个人感觉,眼镜是明显但是情商低的直箭头,而御堂是潜意识但领悟力高的暗箭头。

  因御堂追出去正大光明的表白而在一起的结局也很顺理成章。或者说我很难想象克哉来一出追妻火葬场,因为这两个人太相似,御堂是傲娇没错,但大事上足够坦率成熟。而眼镜傲慢又脆弱,他的傲娇在于不坦诚,不愿丢脸,摩羯座的老毛病他都有,即使内心汹涌,到嘴边就成了“哦,没事,不用特意和你说。”,这些在R里都有体现。

  相比本篇,R非常的怎么说,温馨。当然,我也只玩了克御线,并且0202,我只敢打GE。因为恋爱后从女王变人妻的御堂实在是太美好了,其他的END感觉都辜负了他的心,所以在这点上我会有点小偏执,只想看这对神仙CP有好结局。我曾和我一个同好开玩笑,眼镜是怎么让一个女王变成了少女再转变成人妻的呢?现在想想,一方面是佐伯本人和爱情,一方面是御堂的包容力。

  “我知道你有那些特殊的爱好,和你在一起之前,我就有了接受这些的觉悟。”差不多这个意思,不过能体现御堂对佐伯的包容和爱意。毕竟年纪轻,R里的眼镜在年长的御堂面前,有时会像个小孩子一样,最后抱抱那里还有属于他的撒娇方式,不过御堂似乎很吃这些小动作就是了。克御线到最后,御堂就是被吃得死死的,但又老开心了。作为年上的一方,能被恋人依靠估计超幸福。

  R里的克御还有一点了不起的地方在于,他们做到了灵魂契合,携手并肩。是御堂拯救了最后处于失控边缘的佐伯,而佐伯同样改变了御堂原本的性格。他们有了自己的公司,并且还会有更好的未来,似乎有对方相伴,哪里都能顺利到达。御堂察觉到了眼镜性格上的变化,他也知道眼镜想要自己渡过此劫,所以他选择的是给他拥抱和力量,让眼镜知道,他一直都在,不要害怕。

  大概是因为年龄大了,游戏里所传达出的“有如此挚爱陪在身旁扛过困难”真的是太太太美了,非常让我感动。

  “我想看看你的表情。”

  “不要。”

  一个劲地宠着佐伯战术傲娇的御堂,和表面劳资最酷最攻偶尔来个猛男撒娇的佐伯,这样的相处方式谁不爱呢。本篇的激烈到R篇的温馨,我的CP太好了!看见有人感叹过,这个眼镜满脑子黄色废料,为什么不能对蜜豆再温柔点呢???

  实际上,我觉得眼镜已经挺温柔的了,再说温柔过头的眼镜就不是眼镜了,说不定御堂都会觉得这个佐伯是不是被敲坏脑子了(笑),毕竟御堂是想让佐伯做他自己就好了嘛~

  最后来一首感觉挺能表现出克御感情的歌:Us Against the World


* 写的很乱没有逻辑,主要想表达的是克御这条线我可以玩一辈子,爱一辈子!

木登于顶

今天跑百度百科看鬼畜眼镜课长的声优……打死我也想不到课长的声优竟然配了jojo的欧因哥,想不到,这个真想不到。

虽然我知道声优的可怕…但抱歉,这两个形象实在是太南辕北辙了,吓得我重新去看三部欧因哥波因哥的那集,只能从一些音节察觉相似,还是我刻意联系对比…

艹,我裂开来。

今天跑百度百科看鬼畜眼镜课长的声优……打死我也想不到课长的声优竟然配了jojo的欧因哥,想不到,这个真想不到。

虽然我知道声优的可怕…但抱歉,这两个形象实在是太南辕北辙了,吓得我重新去看三部欧因哥波因哥的那集,只能从一些音节察觉相似,还是我刻意联系对比…

艹,我裂开来。

木登于顶

重温感想

今天温习了R的克御线,和两三年前玩的时候心境不同,观察到的也有更多不一样的地方,理解的程度也是。其实是先打了克稔,然后心里膈应跑去重新走了克御线,总之千言万语汇成一句,绝美神仙爱情,克哉有御堂在身边真的太好了。

其他线里基本都是眼镜一个人承担所有,工作上的事情也好,心理上的问题也好,眼镜基本是自己一个人在抗(克稔尤其明显)。同样的其他线里眼镜心理问题都没有克御线这么大,但这让我感觉眼镜没有最完美地解决自己的问题,r克御线的眼镜,我觉得可以用破后而立来形容。夜晚房间相拥那段简直绝了,看到这样消沉的眼镜特别心疼,“我不会离开你”的这个选项里,仿佛眼镜这个人格下一秒真的就随风消逝了一样。以前没觉得...

今天温习了R的克御线,和两三年前玩的时候心境不同,观察到的也有更多不一样的地方,理解的程度也是。其实是先打了克稔,然后心里膈应跑去重新走了克御线,总之千言万语汇成一句,绝美神仙爱情,克哉有御堂在身边真的太好了。

其他线里基本都是眼镜一个人承担所有,工作上的事情也好,心理上的问题也好,眼镜基本是自己一个人在抗(克稔尤其明显)。同样的其他线里眼镜心理问题都没有克御线这么大,但这让我感觉眼镜没有最完美地解决自己的问题,r克御线的眼镜,我觉得可以用破后而立来形容。夜晚房间相拥那段简直绝了,看到这样消沉的眼镜特别心疼,“我不会离开你”的这个选项里,仿佛眼镜这个人格下一秒真的就随风消逝了一样。以前没觉得,这次重玩,发自内心感叹,御堂在克哉身边真的太好了,他能察觉到克哉的脆弱真的太好了。现实生活中,遇到这样心灵相贴的人,海底捞针。

涘涯的糖渍腌鱼店

资料

还是高中,好学生御和差生佐伯设定

和越沼设定一样,是越沼之前发生的事情

指路越沼 里面有具体背景

(赏个评论吧呜呜呜)

————————————————————

是炎热的夏天。

听起来是应该挥洒活力的季节,然而教学楼里的学生大多都在热浪中唉声叹气,空调下总是在课间堆积了众多的人,肥大的校服下免不了有小情侣偷偷拽着的手,在稍微掀起一点的衣摆间露出一角交缠的手指。

也不乏依旧热爱学习的学生抱着书本从走廊路过,交谈间讨论着下午的测试或者未完成的作业,能空出来的手时不时在空气里模拟的写着步骤。

御堂额头上也带着一层细密的汗珠,他虽然更加怕冷,却也依旧不喜这闷热的暑气,校服肥肥...

还是高中,好学生御和差生佐伯设定

和越沼设定一样,是越沼之前发生的事情

指路越沼 里面有具体背景

(赏个评论吧呜呜呜)

————————————————————

是炎热的夏天。

听起来是应该挥洒活力的季节,然而教学楼里的学生大多都在热浪中唉声叹气,空调下总是在课间堆积了众多的人,肥大的校服下免不了有小情侣偷偷拽着的手,在稍微掀起一点的衣摆间露出一角交缠的手指。

也不乏依旧热爱学习的学生抱着书本从走廊路过,交谈间讨论着下午的测试或者未完成的作业,能空出来的手时不时在空气里模拟的写着步骤。

御堂额头上也带着一层细密的汗珠,他虽然更加怕冷,却也依旧不喜这闷热的暑气,校服肥肥大大把汗气全笼在方寸之间,拽着抖动几下便能凉快不少,不过御堂自然也不会在旁人面前做出失礼举动,当下尽快回到班里享受一下些许的凉气自然是最优解。

偶尔有同班的同学擦肩而过,相遇之时打个招呼便匆匆离开,都不愿为了多余的话升高哪怕一丝体温,便就保持了心照不宣的默契。

难得有一个并肩而行,不过没走两步,身侧就传来了一声轻浮的哨音。

就算是每个人都不太交谈,在堆积间也依旧让楼里都带上了几分嘈杂,但是那口哨确实足够醒目,甚至让嘈杂都安静了一瞬,无数目光落在吹口哨之人的身上,然而待看清后很快就不过多理会。

毕竟那人可是最差班里的最差,能做出这种事情当然不足为奇。

御堂和同伴挥手告别,他走到窗口,看着好友。

佐伯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拄着脑袋,向半开的窗户多少瞟着一点,眼皮懒洋洋的掀起一点,也许是姿势不太舒服,他干脆又扭了扭趴在窗台上,手指尖把眼镜往上勾了勾,露出一个似乎实在没诚意的笑。

“怎么像这么个没骨头的样子。”

御堂微微皱起眉,半晌才无奈的叹气,把左手里一直抱着的一摞资料递过去。

“快期末了,看看吧。原本想等放学……不过现在也正好。”

佐伯拎起一页,在光线下对着看了看,御堂整齐的字排列在白纸上,有的地方用红笔标记了出来。

只是粗略看了一下,佐伯就知道御堂带来的这份复印件,里面的含金量绝对十足,甚至比他班上的老师讲的还明白几分——毕竟他并不是那种实在学不会的人,一点就通的悟性让佐伯对御堂的简单又明确的笔记更加亲和,他们总有这样的默契。

“呦,呦,好学生来啦,”在这种班级里,对于好学生的鄙视和嘲笑司空见惯,对于一个最差的还和一个好学生是朋友同样更加劲爆且又槽点,“我看看哦……复习资料啊,是不是这样就能考第一了?”

“就他,给他灌进脑子里都够呛吧……连我都不如呢,嘻。”

嘲笑声不绝于耳,佐伯坐在最后一排,有人拿走了御堂写的笔记,各种异样的目光扫在他们身上,从御堂身上划过以后又落回佐伯。

“好学生,就是有气质!”

“他才看不上我们的……你看看他高贵的样子。”

“那个佐伯还和好学生是朋友,他们真搞笑哎。”

御堂实在不清楚佐伯班里会是这种情况,几乎把语言暴力放在了明面上,毫不留情的排斥着佐伯这个“怪胎”。

“……抱歉。”

他放低了声音,抿起嘴角,指尖放在窗台上,指甲有些发白——御堂没有看上去那么平静,他的手指不自觉的用力了起来。

“没事,就算你没来,他们也会这样。”

佐伯从口袋里掏出泡泡糖,扔了一块给御堂,让御堂一时间措手不及,有些慌乱的情况下反而让他一时无心去关注那些带刺的话。

“看够了吗,放下。”

这种事情佐伯已经可以说的上得心应手,他伸手在包里摸索了几下,动作缓慢又软绵绵的,却拎出一根缠着胶带的撬棍,重重拍在桌子上。

整个班的嘲笑骤然安静。

镜片后的蓝色眼睛像狼一样盯着那个拿走了笔记的人,对方脸色变了变,似乎也想起了佐伯的臭名昭著,恶狠狠的“啧”了一声就扔下笔记落荒而逃。

“结束了。”

他把撬棍塞回去,半晌以后其他人才似乎反应过来,三三两两的去做自己的事情,却连一点声音都没有,仿佛被掐了脖子的鸡仔一样气焰全无。

简单粗暴的办法让御堂都为之震惊,对上佐伯的目光一时间甚至说不出话,这实在超出了他可以处理的范围,甚至可以说是完全没有想到过的事情。

毕竟他不曾经历过,御堂实际上足够理性,于是连共情也似乎差了不少,他想要着手又没有切入点,这比他见过的所有题目都还要困难万分。

御堂已经清晰地看见荆棘缠住了佐伯的脚踝,将其缓缓拉进沼泽深处。

玄覽_九州安瀾

科普指路帖

看见很多太太问关于鬼畜的书籍,俺就来做一个指路~
目前能收购到的有

本篇/r公式书

指路:煤炉/日拍/骏河屋(中古)

[图片]
[图片]官方十周年纪念画集

指路:日亚/s店(s店有含吧唧的特装版,相对更贵)(全新)

[图片]another

指路:日亚/s店(全新)

         煤炉/日拍(中古)

[图片]某m开头我们都懂但是没办法打出来的本子

指路:s店(全新)

         骏河屋/煤炉/...

看见很多太太问关于鬼畜的书籍,俺就来做一个指路~
目前能收购到的有

本篇/r公式书

指路:煤炉/日拍/骏河屋(中古)


官方十周年纪念画集

指路:日亚/s店(s店有含吧唧的特装版,相对更贵)(全新)

another

指路:日亚/s店(全新)

         煤炉/日拍(中古)

某m开头我们都懂但是没办法打出来的本子

指路:s店(全新)

         骏河屋/煤炉/日拍(中古)

官方漫画(日版)

指路:骏河屋/煤炉/日拍(中古)
官方漫画(繁中)

指路:台湾角川书店(全新)

          露天拍卖/雅虎拍卖/虾皮(中古)

ps:需要湾湾代购

非公式画集/各种亲妈同人本

指路:骏河屋(中古)

友情提示:请务必找人肉/包清关,头铁就会败北,被开箱就会一无所有

以上~祝太太们收到心仪的书~




锁雨邪天

随便画画(。

p1修伊p2御堂,本质没有联系但由于我最近两个游戏都文艺复兴到了所以(

随便画画(。

p1修伊p2御堂,本质没有联系但由于我最近两个游戏都文艺复兴到了所以(

gouya嘉嘉
那是一尊跟真人无异的人偶,仿佛...

那是一尊跟真人无异的人偶,仿佛上一秒他还是一个会呼吸的人。

“真美。”

带着爱意抚摸着人偶的脸,人偶师说。

OOC

纯粹是在研究新画法

那是一尊跟真人无异的人偶,仿佛上一秒他还是一个会呼吸的人。

“真美。”

带着爱意抚摸着人偶的脸,人偶师说。

OOC

纯粹是在研究新画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