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鬼舞辻无惨

124.7万浏览    4166参与
西彦
屑老板和他的舔狗员工(?) 魇...

屑老板和他的舔狗员工(?)

魇梦真的超可爱!

屑老板和他的舔狗员工(?)

魇梦真的超可爱!

鲨凋

增进友谊的最好方法(上)

增进友谊的最好方法(上)

洋阔落萝
我靠,什么玩意,我把无惨大人画...

我靠,什么玩意,我把无惨大人画扯了🌚🌚🌚

我靠,什么玩意,我把无惨大人画扯了🌚🌚🌚

拾柒柒o

【鬼灭乙女】关于你们的初次相遇(伊/惨)

*含伊/惨

ooc预警

小学生渣文笔

*无惨大人微r 介意慎。

这里拾柒,秃然想起被鸽了的系列。(其实是因为没梗2333)

――――――我是分割线――――――

嘴平伊之助


你时常用慈祥的目光看着他,令他不知所措。


要不是半年前他第一次在蝶屋见到你时就肆意玩弄你的头饰,让你产生了“这只猪好像小孩子我得宠着”的想法,也不会有现在母爱般的目光。


复健训练的最后一天结束后,你坐在床前收拾东西。


他走到你面前,突然弯下腰,双手撑在床上,将你禁锢在狭小的空间里,若无其事地向你靠近。


“oo酱明天就要走了吗?”


“是是是啊,你干嘛离我那么近”你惊了一...

*含伊/惨

ooc预警

小学生渣文笔

*无惨大人微r 介意慎。

这里拾柒,秃然想起被鸽了的系列。(其实是因为没梗2333)

――――――我是分割线――――――

嘴平伊之助


你时常用慈祥的目光看着他,令他不知所措。


要不是半年前他第一次在蝶屋见到你时就肆意玩弄你的头饰,让你产生了“这只猪好像小孩子我得宠着”的想法,也不会有现在母爱般的目光。


复健训练的最后一天结束后,你坐在床前收拾东西。


他走到你面前,突然弯下腰,双手撑在床上,将你禁锢在狭小的空间里,若无其事地向你靠近。


“oo酱明天就要走了吗?”


“是是是啊,你干嘛离我那么近”你惊了一下,慌乱的回答他,语气竟变得结巴起来。


“不行吗?你走了我可是会想你的啊...”


“咳咳咳我去上个厕所”你粗暴的打断,推开他跑出门。


他没有忽略你泛红的耳朵,疑惑道:“表白不是这样的吗?果然善逸是在耍我吧!!”


此刻的你蹲在厕所角落,无法停止内心的悖动。


鬼舞辻无惨


身为鬼杀队队员的你被他捉住了。


然而你没有一丝生气的眼眸却让他停下了杀戮的双手。


“为什么不抵抗?为什么不向我求饶?”他用力捏住你的下巴,迫使你与他四目相对。


你依然是那副视死如归的表情:“因为没有理由再活着了。”


他冷哼一声,将你丢进阴暗潮湿的地牢里,随你自生自灭。


三天后,他还是来了。


他的嘴里似乎含着什么东西,他抱起你,将液体尽数灌入你的口中。


半晌,你的眼神逐渐变得迷离。


你勾住他的脖子主动献出亲吻,而他也不再忍耐,手在你的腰间游走,与你一起沉沦在香甜诱人的迷烟中。


地牢中传出暧昧的喘息声,他不容你拒绝的一次次推进。低头轻舔去你眼角的泪水,在你耳边呢喃:


“哪怕只有一刻,我想在你的眼中看到欲望。”

我真的不会写猪猪啊啊啊啊我太难了。




裕枝

鬼舞辻无惨的35个秘密

1. 无惨说他自己没有整容,他只是换了个人。

2. 鬼是会自然变老的,虽然速度很慢很慢。(无惨变鬼的时候20岁不到,但是天音向耀哉描述为“25到29岁”)

3. 也就是说无惨会在未来的几百几千年里,保持耄耋老头的姿态。想想就会把自己丑死啊。

4. 无惨对自己的衣品非常满意,当然对这张脸更满意。

5. 所以他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天灾会降临在他头上,天妒英姿吗?

6. 无惨有时会穿女装,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的美貌和身段胜过所有女人,那些好看的裙子不穿在自己身上简直是糟蹋了裁缝和布料。

7. 至于他的手下们,比如几百年没换过衣...

1. 无惨说他自己没有整容,他只是换了个人。

2. 鬼是会自然变老的,虽然速度很慢很慢。(无惨变鬼的时候20岁不到,但是天音向耀哉描述为“25到29岁”)

3. 也就是说无惨会在未来的几百几千年里,保持耄耋老头的姿态。想想就会把自己丑死啊。

4. 无惨对自己的衣品非常满意,当然对这张脸更满意。

5. 所以他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天灾会降临在他头上,天妒英姿吗?

6. 无惨有时会穿女装,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的美貌和身段胜过所有女人,那些好看的裙子不穿在自己身上简直是糟蹋了裁缝和布料。

7. 至于他的手下们,比如几百年没换过衣服的黑死,无惨总觉得他有一衣柜一摸一样的衣服。“大袖子打人多不方便啊,老顽固。”

8. 说起来鬼月们好像都没怎么换过衣服,大概是因为“和老板撞衫必死”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流传出来的谣言。

9. 衣服穿得比我好看,今天比我靓明天就想做鬼王了呗,去死;衣服穿得没我好看,白瞎了这么好看的衣服,去死。明明就很有道理啊。

10. 有一说一,老板真的没有克扣你们买衣服的钱啊!

11. 问十二鬼月里无惨最喜欢谁,大概率会是累。虽然这个小孩满心眼里都是家庭亲情,但是毕竟这个小孩子和自己有几分相像……都长的好看。

12. 当然无惨不可能把这种话放在表面上说,毕竟他不喜欢一切“人”的属性。

13. 无惨一直觉得人是脆弱的,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自己的经历。面对天灾无能为力的人类。

14. 无惨天天朝别人得瑟,说自己“从来没被降过天罚”,其实他有过,在他还是人的时候。他其实懂受害者为什么要拼了命地抗争,因为那就是他所做过的事。

15. 无惨觉得上天对自己是怀有极大的恶意的,祂甚至不愿给他一丝怜悯。

16. 无惨害怕很多东西,包括孤立,包括死亡,包括恶。当然后来他不怕了,因为他成为了世间最恶的存在。

17. 唯一一个能让自己不害怕恶的方法,就是做一个让所有的恶都闻风丧胆的罪大恶极。

18. 无惨很羡慕那些强大到无所畏惧的人,可以只是因为“喜欢断垣残壁”而将整个星球变成废墟的那种人,他自己远没有到那样的境界,他甚至没法晒太阳。

19. 无惨只承认自己错在医闹,并呼吁大家拒绝医闹。

20. 无惨觉得黑死是个矛盾的人,自己明明给了他外挂一般的鬼的能力,他却硬是要每天练习呼吸法。在捷径上一步一个脚印,倒也稀奇。

21. 无惨挺不能理解童磨的,他是怎么做到完全没有感情的,无惨其实有一点羡慕。

22. 至于猗窝座,无惨说是说因为他“人的属性太重”,实际上是嫉妒人家有女朋友也未可知。

23. 没来得及给鸣女涨工资,无惨心里还是有一些些愧疚的。

24. 玉壶和响凯是有相似之处的,他们都有愿意为之付出心血的事业。找青色彼岸花之后,无惨也想有一番自己的事业,比如街头行为艺术家什么的。

25. 无惨想玩多人游戏的时候往往都会找半天狗,因为找了他一个鬼就相当于找了八个鬼。

26. 但是他经常会和积怒吵起来,吵起来的时候就会想着“早知道就把累一家叫来了”

27. 小梅是无惨为数不多的承认“她确实长得很好看”的人类,还没等“鬼队美颜水平加一分”,妓夫太郎就扣掉了十分。

28. 魇梦是个变态。但是他说话好听,是个鬼才。

29. 朱纱丸和矢琶羽是两个小孩子,很好骗。

30. 鬼王大人其实把每个鬼都记在心里,毕竟他有七个心,不能光是苟命用。

31. 当然他把鬼们记在心里也不是出于什么美好的感情,为了方便利用罢了,无惨如是说。

32. 说到珠世,无惨又爱又恨。这个女人聪明,美丽,用一个脑子就能把事情安排得周密妥帖,要是能一直为自己所用就好了,继国缘一你个魔鬼。

33. 几千年来砍中无惨的只有继国缘一那个变态。

34. 无惨一直觉得只是当年的自己没吃够多少人水平太菜了,同时他为自己能依靠四分五裂摆脱追杀的能力表示很满意。

35. 现在的无惨若是想要消掉那些伤疤说不上有多难,只不过它们是他拥有的唯一一个可以接近阳光的机会。他浅尝辄止地触碰那些伤口的时候,那种热烈,那种尽情的燃烧,那种虚幻的光明像毒品一样,是他执着的,太阳的味道。


🎴幽霜🎴

續集作者還未發完,先放上集


已授權:https://imgur.com/3Z1Z992

作者:@Myakko_Duck

連結:https://mobile.twitter.com/myakko_duck

續集作者還未發完,先放上集




已授權:https://imgur.com/3Z1Z992

作者:@Myakko_Duck

連結:https://mobile.twitter.com/myakko_duck

琲琰

論壇背後的故事(一)

與前面的辻日論壇體同一背景

本篇表現最佳者:童磨 (加tag、分析)


---------------------------------------------------------------


鬼滅學園社團迎新 當天


天氣明媚,日光正好,無論從什麼角度來看,今天都是一個適合辦活動的好日子,對於鬼滅學園的學生來說,今天的好天氣對於還未開始的社團迎新活動是個好兆頭,畢竟在今日之前,連日的多雨讓學生們憂心社團迎新可能得冒雨進行,對於部分特別熱於社團活動的學生而言,為了祈求在社團迎新的時候有一個好天氣,學生自己在空閒時間會製作晴天娃娃掛在屋簷下。

但是...


與前面的辻日論壇體同一背景

本篇表現最佳者:童磨 (加tag、分析)


---------------------------------------------------------------


鬼滅學園社團迎新 當天


天氣明媚,日光正好,無論從什麼角度來看,今天都是一個適合辦活動的好日子,對於鬼滅學園的學生來說,今天的好天氣對於還未開始的社團迎新活動是個好兆頭,畢竟在今日之前,連日的多雨讓學生們憂心社團迎新可能得冒雨進行,對於部分特別熱於社團活動的學生而言,為了祈求在社團迎新的時候有一個好天氣,學生自己在空閒時間會製作晴天娃娃掛在屋簷下。

但是,對於特別希望祈求到晴天的部分鬼滅學園劍術社成員來說,在哪裡掛晴天娃娃也有值得講究的地方。

鬼滅學園的劍術社特別出名,是以社團向心力特別強、全員的劍術都是實戰風格、特別關心社會裡的失蹤案件、奇怪且令人疑惑的入社條件以及稱產屋敷先生為主公大人等特點聞名於全國劍道界,尤其是最後一項特別令校外人士無法理解,難不成產屋敷先生是社團的背後金主嗎?不然為什麼社員要叫他主公大人?


在這麼讓校外人士難理解的劍術社之中,在晴天娃娃掛在哪裡的這個問題上不出意料的也給出了非社團內部成員難以理解的答案,對於特別講究的社園成員來說,他們堅信將晴天娃娃掛在繼國緣一、竈門炭治郎兩位成員的櫃子前面能達到最好的功效,甚至死忠支持者認為如果能請兩人親手掛上晴天娃娃就能獲得更好的效果。

可惜臉皮不夠厚,所以一直以來還沒人達成邀請緣一、炭治郎兩位同學親自掛晴天娃娃的壯舉。

對此,意外得知劍術社社員竟有這一項令外人難以理解的行為的非社團人員紛紛表示自己的意見。

無慘:"這麼做有什麼科學根據嗎?"

繼國嚴勝:"該不會是因為日之呼吸,這樣的話掛在緣一的櫃前就可以了。"

童磨:"感覺很有趣的樣子,下次我也來試試看"

一般同學、老師:"社團的奇怪行為又多一椿。"


不管如何,在鬼滅校園的社團迎新日這一天,不管之前有或沒有做了什麼奇怪行徑,鬼滅學園的同學們都迎來連日多雨後的第一個晴天,對於大部分同學們而言,這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

"我可不覺得有那裡值得開心的?!"似乎對天氣放晴很不開心的無慘這麼說道:"明明下雨或著陰天都比較好!"


因為邀約被拒絕 (忍:不讀不回) 而陪著社長一同逛社團的童磨邊給無慘傘邊問道:"之前晴天的時候你都沒有這麼說過,為什麼偏偏對今天這樣?"

無慘瞪了童磨一眼才接過傘,在心中默默想到:"最近不知道為什麼一被太陽曬到,身上就起紅疹,難不成是皮膚病?"


童磨無視了無慘的白眼,畢竟在前世作為鬼的時候,猗窩座甚至因為一句話就打爆他的頭,無慘區區一個白眼無法讓他有什麼特別的感觸,所以他只是開口問無慘:"社長大人,您有什麼特別想去的社團嗎?沒有的話,我們先去藥學研究部跟擊劍社看看如何,我想去看看小忍。"

"沒有"雖然沒有特別想去哪裡,但是無慘也不想隨童磨的意思去看蝴蝶忍,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對方對他惡意滿滿,所以......"就先隨便逛逛好了"


就這樣,拒絕的童磨提議後的無慘與童磨就在校園裡隨意逛了起來,途中雖然接到了不少社團的傳單,甚至童磨還被宗教性的社團 (似乎是叫極樂什麼的社團) 熱烈邀請到社團教室坐坐。

雖然童磨一副很想答應的樣子,但是無慘表示堅決拒絕,並強硬要求往反方向繼續逛,所以在擺脫了異常熱情的邀約後,他們逛到了運動性社團的教室,並在途中經過劍道社的時候,因為好奇為什麼劍道社外圍了一圈人,所以走進來看表演。

正因為一時的好奇心,無慘此生第一次遇見緣一,他前世的天敵,以此次相遇為契機,無慘與鬼滅學園中部分前世為鬼殺隊成員或鬼的同學老師一樣,在當天夜裡夢見了前世的記憶,不過一開始當事人似乎認為是第一次陷入戀情的心動,所以諮詢了看起來是社團中最具有經驗的童磨,至此到至後續發生了打破了鬼滅學園眾多師生與校工人員三觀的論壇戀愛諮詢事件。


該怎麼說呢?......只能說第一時間找童磨來感情諮詢,或許不是一件好選擇,尤其是童磨的感情觀似乎並不與大眾認為的感情觀一致的時候。


背後的故事1:無慘與童磨在論壇事件的第一次私訊內容

無慘在不知道找誰問的情況下,想起童磨著名的花花公子稱號、童磨喜歡蝴蝶忍這兩件事後,決定問問他的看法....

無慘:童磨,你對於人的感情這方面很精通是吧!

童磨:當然囉,無慘大人~   吶,無慘大人是有什麼感情相關的困難嗎?

無慘:恩.....前天在劍道社的時候,我在看那位劍道社成員的表演的時候,覺得心跳加快、呼吸急促

無慘:當天晚上,我夢到他了

無慘:而且現在我一想到他就覺得心跳得特別快

無慘:我這是......

童磨:無慘大人,這毫無疑問便是戀愛了,恭喜!

無慘:?

童磨:我看到小忍的時候也是這反應,我喜歡小忍

童磨:同樣的情況以此類推,現在無慘大人也是這麼反應,無慘大人也是喜歡對方的吧!

無慘:是這樣嗎?

童磨:無慘大人不是覺得心跳加速、呼吸急促嗎?

無慘:......

無慘:..................

無慘:原來這就是喜歡嗎?

童磨:yes,無慘大人是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嗎?沒關係,我聽說可以在論壇上問人,我之前也有用過,無慘大人要試試看嗎?

無慘:.....................試試好了


背後的故事2:童磨的內心思考

童磨:我喜歡小忍,小忍給我注入了毒素,無慘大人喜歡那個劍道社成員,在前世鬼身上的無慘大人的細胞特別在意那個劍士,所以難道是曾經被打過?

童磨:那麼小忍與我是化學性戀愛,無慘跟劍士就是物理性心動了吧!

童磨:邏輯十分通順。沒錯,就是這樣,正如我喜歡小忍一樣,無慘大人喜歡那個劍士

--------------------------------------------------------------------

戀愛諮詢對象請慎選

以及童磨的戀愛觀.......個人認為從漫畫描述上童磨在琴葉的事情上表現得比較像是喜歡她(但童磨表示自己沒說喜歡琴葉),但不知道為什麼童磨自認為喜歡蝴蝶忍(並表現像初次戀愛),這大概跟童磨的戀愛觀有關,他在琴葉、蝴蝶忍上追求她們的某一個特質。

所以在無慘的事情上,童磨也覺得無慘因為被劍士身上的某一個特質吸引,進而喜歡劍士。

最後,這篇文是昨天深夜突然有靈感才寫的,淩晨寫到一半的時候網路斷線,導致今天用網頁打開修改的時候,產生同步錯誤,差點要重打一次,幸好最後找到原先的版本,把後面的內容找到了。


黑少是金发控

为什么没内味啊( •̥́ ˍ •̀ू )

为什么没内味啊( •̥́ ˍ •̀ू )

如意的小被窝
我来还原剧情! (没有什么粮只...

我来还原剧情!

(没有什么粮只能自割腿肉)

我来还原剧情!

(没有什么粮只能自割腿肉)

张起灵夫人

【鬼灭乙女】如果你一直盯着他

炭/善/义/惨

ooc预警


炭治郎​


  “诶?怎么突然看着我?”炭炭有些摸不着头脑。

  “喝水吗?”他把一杯水递到你面前。

  你摆摆手,依旧死死的盯着他。

  “啊!我去给你做饭。”


善逸


  “啊啊啊啊啊,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我后面有什么东西吗?”他颤抖的回头,确定后面没有什么危险后,又看看盯着他的你。

  他的脸上染上了几分红晕,凑前轻轻碰了碰你的唇。


义勇


  你盯...

炭/善/义/惨

ooc预警


炭治郎​

 

  “诶?怎么突然看着我?”炭炭有些摸不着头脑。

  “喝水吗?”他把一杯水递到你面前。

  你摆摆手,依旧死死的盯着他。

  “啊!我去给你做饭。”


善逸

  

  “啊啊啊啊啊,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我后面有什么东西吗?”他颤抖的回头,确定后面没有什么危险后,又看看盯着他的你。

  他的脸上染上了几分红晕,凑前轻轻碰了碰你的唇。


义勇


  你盯着他,他呆呆的看着你。

  “唉…”你叹了口气,心中感叹这个木头不开窍。

  你转过身,整个人瘫在沙发里。

  这个时候,义勇的手突然搭在你的脑袋上。


无惨


   他也盯着你,最终你在他的眼神恐吓下软了下来。

  你悄悄的往后推,手却突然被他抓住。他捧你你的脸,低头吻了下去,毫不留情的侵略着你的地盘。

   你喘着气,脸红成了小龙虾,谁知道男人一点也不懂怜香惜玉,修长的手继续在你身上游走。

  他俯下身,炽热的呼吸打在你的耳畔。

  “不急,我还没满意呢。”

炒心芋芋头

【自乐同人文】日久生情情转日(含惨缘向)

有原设版的歌,有无惨x缘一,无其他鬼灭角色。有原创角色和cp,有一点点ooc,主要写着自己开心玩儿的。

真的很喜欢无惨或缘一的人最好不要看(友情提醒),看着玩玩的倒未尝不可。

“这美好的世界上有鬼存在呀……”

继国缘一朝天上升去,咿咿呀呀地叫着,在天空中扭扭地打了几个旋,去往那蔚蓝色交界的地方。

此时,有一个女子的灵魂早已得到安息。那是一个美丽、活泼、善良的女子,有一双宝石般闪烁的大眼睛,她的名字叫歌。虽然那大眼睛在最后被惊恐覆祝了,虽然那双手未来得及保护住腹部就被鲜血沾满。“缘一........”那是她最后的呼喊,回应她的却只有空谷的死寂。

“只是因为这美好的世界上有鬼存在咿呀呀”...

有原设版的歌,有无惨x缘一,无其他鬼灭角色。有原创角色和cp,有一点点ooc,主要写着自己开心玩儿的。

真的很喜欢无惨或缘一的人最好不要看(友情提醒),看着玩玩的倒未尝不可。

“这美好的世界上有鬼存在呀……”

继国缘一朝天上升去,咿咿呀呀地叫着,在天空中扭扭地打了几个旋,去往那蔚蓝色交界的地方。

此时,有一个女子的灵魂早已得到安息。那是一个美丽、活泼、善良的女子,有一双宝石般闪烁的大眼睛,她的名字叫歌。虽然那大眼睛在最后被惊恐覆祝了,虽然那双手未来得及保护住腹部就被鲜血沾满。“缘一........”那是她最后的呼喊,回应她的却只有空谷的死寂。

“只是因为这美好的世界上有鬼存在咿呀呀”

但不管怎样,歌今生曾有过、也本应有的幸福,已经在来世获得了实现。人间也重有了一幅幸福的画卷,母子俩终身都将被世界温柔以待。

转世而生的歌,获得了属于她的平淡而幸福的人生。

歌的故事结束了,缘一的故事才刚刚开始,只不过正在朝上升蹦的他,会意识到自己即将演绎的壮美传奇剧吗?

缘一蹦到半途,突然,一颗彗星砸了下来,把他斜斜地冻住了,就这么冻了几百年,忘却青丝尘捻(唱起来!)

突然大正时期的人间传来了某位老板的呀呀声,无惨终于坠入了地狱,可又被地狱的火烧得“嗷”一下跳飞了十万八千里,撞到彗星石上。在巨大的冲击力下,无惨和缘一比翼双飞,飞出来地球,飞出了太阳系,飞出了银河系,最终飞到了一颗莫名其妙的星球上。

在星球上闹腾的Tom and Jarry被吓了一跳,赶忙召唤出几只宇宙鸡,拿起汤勺把他俩拍成了罐头再拍成了平底锅接着又拍成了叮当铃(小时候看熟猫和老鼠的同学应该熟悉这套操作)。

就这么拍了很久后,芋头的老婆(划掉)Pinkie Pie和其他小马宝莉宇宙天团来了,劝汤姆和杰瑞回地球,于是t和j又高兴地给了惨缘几锤子后就心满意足地回地球发疯了。

被锤爆的无惨饿急了,就捡了一只眼睛闪着诡异的光的外星草鱼吃(传说,这是被一个中国考生丢上来的)。看见了缘一,又吓得把草鱼塞了缘一一嘴。缘一娇羞地一指头弹晕无惨后自己也进入昏迷。

过了不多久,作用发生了,无惨两腮带红,发出发情的猪叫,变成了n个分身,和缘一脱下衣服磨磨叽叽去了。缘一被整得“啊~啊~~啊”地叫了起来,一声比一声婉转,一声比一声悠扬,余音绕梁不绝如缕。

就这么“啊”了一千一万年,太阳了一千一万年,可谓日久生情情转日,缘一脸上也出现了发春的红圈,也发出了发情的猪叫。俩人一会儿惨下缘上交流舌头、某液体和整个身心,一会儿缘上惨下继续交流舌头、某液体和整个身心。外星生物时而犬牙交错于其旁,地球人观之,谓之宇宙奇观也。

又过了n年,无惨整累了,就化成n块肉屑飞回了地球,于是很多快饿死的食人鱼都吃饱了饭,感谢着老板的天降恩赐。

缘一一次就好地去追求天荒地老,却被一只羞答答的外星公狗拉住了,不,不是一只,是很多只。

抑制不住蠢动的欲望,那只体格壮硕的外星公狗把缘一按在了地上,一边用粉嘟嘟的嘴唇热烈地亲吻着对方的唇纹,一边身子仅仅贴着并用硬邦邦的下面激情澎湃地太阳这,太阳着,为社会主义事业太阳着。

“啊~哈~啊哈”缘一两脸都羞成了一片红晕”,扭动着,叫个没完。

看到缘一这样子,公狗轻轻地对他说“幸福吧,地球上的炭治郎和香奈乎、蛇柱和恋柱也和我们俩之间一样哦。”

其他20只公狗看了眼馋,也纷纷加入了进来。无惨听了快嫉妒死了,从食人鱼口中跳了出来化万为一,和公狗们一起承担着太阳缘一的责任,也和缘一一起承担着被太阳的义务。

日久生情情转日,成了那个外星球永恒不变的话题。最终把缘一的下面太阳没了,突破了生理限制,生出了一堆终极生物,怎么生的就不知道了。

倒是地球上观看的人们,严肃告诫孩子们:少儿不宜切勿模仿!

顺便这之后的故事,叫作三体。

图片转载一下啦(授权为图2),配图歌妹子的画师名字为碱盐,ID为mingjingzhishui803,老福特上的。









森不尸

【无惨炭】重造太阳

无惨+鬼炭

原作背景,部分私设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新修的青石板上聚满了雨水,年轻的男人穿着木屐踩着水滩,步伐优雅的走进庄园,在两旁盛开着郁金樱的廊上收起黑伞。

他今天出去办了一件令他很疲惫的事情,所以他没有脱鞋就直接带着鞋底的水渍踏进屋内,满身的水汽立刻扩散到温暖的家里。

反正总会有人来收拾掉这些残局的。

天花板传来一阵稀碎的脚步声,很快一个赤脚的少年就下了楼。

大人?您回来了,说话的少年拥有一头张扬的火红色碎发,他踮起脚望了望外面在漆黑中乐舞的大雨,又补了一句,好早。

这不是你该说的。男人翘起右腿靠在软椅上,姿态看起来很慵懒,表情却很严肃,做你...

无惨+鬼炭

原作背景,部分私设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新修的青石板上聚满了雨水,年轻的男人穿着木屐踩着水滩,步伐优雅的走进庄园,在两旁盛开着郁金樱的廊上收起黑伞。

他今天出去办了一件令他很疲惫的事情,所以他没有脱鞋就直接带着鞋底的水渍踏进屋内,满身的水汽立刻扩散到温暖的家里。

反正总会有人来收拾掉这些残局的。

天花板传来一阵稀碎的脚步声,很快一个赤脚的少年就下了楼。

大人?您回来了,说话的少年拥有一头张扬的火红色碎发,他踮起脚望了望外面在漆黑中乐舞的大雨,又补了一句,好早。

这不是你该说的。男人翘起右腿靠在软椅上,姿态看起来很慵懒,表情却很严肃,做你该做的事,不要说废话。

少年听话的闭紧了嘴,默不作声的走到男人的面前蹲下身,熟练的给他脱了鞋,正要伸手去褪男人的袜子,男人却一下子收回了脚。

他轻轻抬起头,男人正好堪堪压低身体,垂着眼睑望他,声音不紧不慢。

灶门炭治郎,明天,带你出去。

被叫了名字的少年眼睛隐隐一亮。

窗外,滂沱春雨压弯了樱花枝,电闪雷鸣。



炭治郎之所以开心,是因为无惨从没有带炭治郎出去过。除了曾经那次在炭治郎现在的记忆里永不褪色的抓紧他的手,再没有什么别的关于无惨与他的回忆了。

可以说自从上次手球鬼箭纹鬼两鬼惨死后,炭治郎完全丧失了曾经所拥有的一切重要记忆,他记不得自己接触过什么人什么鬼,又经历过什么不能忘记的事。

记忆的最初里他只记得那位大人逆着黑暗向他伸出了冰凉的手,缓慢又强硬的把他从无尽的空无中狠狠拽出。

那次的惨败让无惨折损了两名下属,还令炭治郎骨筋齐断。

炭治郎一直都觉得很愧疚,因为他无能,所以才总是有同伴为他而死,比如手球鬼箭纹鬼,比如累。

而他,只能是站在别人的庇护之下的虫,围着他的身体不够高不够坚固,却给了他一种很坚韧的保护感,炭治郎睁着眼睛看面前的鬼倒下,他明明才是活着的那一个,才是应该笑应该庆幸的那一个,可结果却反了。死去的鬼在消散的时候都露出了看起来很解脱的微笑,而他,却无能为力,想哭,肺喘不过气。

这不过是个开始,就已经有三个为他牺牲了。

无惨虽然不说什么,但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轻松,凝重又严肃。让鸣女带回来炭治郎的那一天,无惨脸上的阴冷几乎达到顶峰。

炭治郎等待着无言的惩罚,无惨拿一双鸽血红的竖瞳无声无息的剜着他的身体,最后同样无声无息的转身离开了,那之后,很久很久都没有回来。

而今天,在下着雨的漫长黑夜里,无惨回来了。

炭治郎蜷缩在无惨腿边,又回忆起那次惨烈的景象。

他从没有受过如此严重的伤,不能行走,内里出血,他以为自己可能会在肮脏的地上挣扎着爬很久,那位大人却步伐从容自若的走向他,抽出了手,带着森冷的气息把他抱在自己怀里,安全的带回了他。

那位大人的怀抱并不温暖,很冰冷,但那双映入眼帘的皮鞋看起来却充满希望。

在他一个人、嘴上强迫自己坚强、心里又渴望有人关心有人相助的时候,只有那位大人在,只有他踩着一地的猩红,在鬼的呻吟里靠近自己,来帮帮开始无能的自己。

一面说着冷厉的话,一面却又一直注视着自己。

再没有谁会这样了。

炭治郎偏了偏头,盯着头顶的天花板,轻轻笑了一下。

我……一辈子也忘不掉。



地平线之上泛起了鱼肚白,炭治郎披着羽织走进内屋,关上门,彻底隔断了渐趋刺眼的阳光。

鬼是无法站在光下面的。

那样他们会被烤成焦炭。

无惨不知道昨夜到底待了多久,明明炭治郎一直团在无惨脚边的,醒来却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有些遗憾自己不能好好守着给大人告别,炭治郎叹了口气,整个人懒散的瘫在了铺的柔软的榻榻米上。

内屋完全不用担心会有一丝光亮,它直接全部靠西,而且地势很低,即使有刁钻的阳光非要过来,也不过是西沉的昏黄夕阳,浅浅停留在窗户前半米,就再怎么也推不动了。

正因此,内屋在雨后都会比较潮湿,不易干燥,炭治郎待在这里,鼻子底下全是一股雨腥味。可能是因为头顶上的天台需要清理了,上面淤满了泥,说不定黏了些脏腻的干草。最近几天被困在这个庄园里,炭治郎也没什么兴趣了。

怪不得大人这么早就离开了,炭治郎心想,原来是嫌这里脏……吗?

想到这里,炭治郎整个心里都不好受了,他坐起身,罂栗花的眼眸望向紧紧关闭的窗口,现在就想立刻去清理这个占地两百平方米的庄园,但外面金色的太阳早已升起。

说起来,炭治郎很奇怪自己为什么身为鬼,会记不住不能待在阳光下,非要无惨来提醒了自己才记住。

之前炭治郎还受伤着待在无惨身边的时候,他还问过无惨为什么不能站在阳光下。

当时无惨脸色堪称惨白,他把手收在炭治郎头顶,皮下是一片柔软的头发,无惨有那么一瞬间,差点想这样直接掐掉他的头,是了,他根本不需要用力,就可以毫不费力的撕碎他,吃掉他。

但……现在还不行。

他弯下身体,唇贴着炭治郎的脸边,正好掩盖了自己充血狂暴的眼睛。

因为鬼是属于黑暗的,它们只是黑暗的主宰者。顿了一顿,无惨又轻描淡写的加了一句,而我,主宰它们。

炭治郎毫无保留的相信了。

他明明清晰的嗅到了极其浓烈的杀气,他不明白原因,但他选择相信无惨。因为如果他真的想要杀死自己,那么一定不会等到今天,一定是自己的做法令他厌恶而且痛恨。

他信任大人不会伤害自己,因为他主宰着那么多的鬼,而那么多鬼,都很尊敬他。

炭治郎是一位品性善良的鬼,他不杀人,不吃人,不害人,不骗人。

他不找别人的错误,不论什么事情只要错了牵扯着自己,他都只会反省自己。

保护他的鬼全死掉了,炭治郎只会反省自己,因为他无能,所以结果才会如此不尽鬼意。

所以大人才会把自己一个人甩在这里。

可以说,炭治郎从来没有想过“”软禁这个词,他不会去细想这种看起来很自由拥有自由出入两百多平方米庄园的权利,会是一种透明无形的禁锢,把他锁在这个两百平方米的地方,等到某一个契机,再放出来。

因为无惨会照顾他,会给他喂血,会保护他。这次来的几小时里,还说了会出去会带着他。

证明那位大人没有遗忘他,他拥有无数下属,却也记住了自己。



天地幽黑,大雨滂沱。

无惨稳稳的撑着一把黑伞,戴着黑色手套的左手松松垮垮的牵着炭治郎。

他依旧跟以前一样满脸孤傲,春雨的湿润浸透不了这种外表,只会让他看上去更加寒冷,不近感情。

炭治郎看了他一眼,右手轻轻紧了些力道。

大人,我们……这是去哪儿?

到了你就知道。

炭治郎看着脚下噼里啪啦溅开水花的路面,眼睛跟着望向远方。

大人,春雨过后,樱花就更美了,可以去看吗?

话说到这里,无惨才舍得低下头看他一眼,声音跟人一样混着凉意:等你完成了我交给你的任务,我可以准许你去看。

任务?炭治郎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忘了走路。

无惨也慢慢的驻了足,猫一样竖起的瞳孔里是蛊惑的红色漩涡,他裂开嘴,第一次在炭治郎面前带了点笑容:对,做的好,猗窝座陪着你。

炭治郎惊讶的抬高了头,那双与无惨几乎一样红的眼睛里,隐藏着无法言说的喜悦……胜过了眼底失望的黯淡。

午夜的十里街空无一人,稍隔一米远就像是走到了尽头般乌黑一片,炭治郎被无惨牵着一直往前走,看来是打算走到尽头了。

本来想要开口问一问,但炭治郎挨着无惨冷冰冰的气息,又开不出口。

炭治郎一直觉得,大人给他的感觉,就像是身边刮着冷冽的寒风,无法真正的接近,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道出的落寞,不论任何人贴着他,都会有一种除了压迫之外沉重的感觉,它会与你的阴影一丝不差的交融起来,让你踹不过气。

完全遗世独立的鬼。

春雨洋洋洒洒撒了几个小时,终于停息了片刻,而十里街,也来到了它的尽头。

进去吧,炭治郎,无惨看似温和的望了他一眼,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对吧?

炭治郎自信的点了点头,笑而不语,走到结着蜘蛛网的灰门前,推开了门。

血腥的气息像是交织成结的网,扑面而来。


ーーtbc.


富冈弥川

【综乙女】当他们知道你怀孕了

标签太多打不下了见谅
怀孕老梗

严重ooc

私设如山

内含: 鬼灭炭/义/惨/累

              文野宰/中/芥

              全职叶/喻


鬼灭

灶门炭治郎

刚结束任务回来的炭治郎听别人口中知道你怀孕消息后,立马去找蝴蝶忍确认,见到你时看了看你和肚子甚至激动的眼...

标签太多打不下了见谅
怀孕老梗

严重ooc

私设如山

内含: 鬼灭炭/义/惨/累

              文野宰/中/芥

              全职叶/喻



鬼灭

灶门炭治郎

刚结束任务回来的炭治郎听别人口中知道你怀孕消息后,立马去找蝴蝶忍确认,见到你时看了看你和肚子甚至激动的眼角泛有泪花

自己手工做了很多小孩子穿的衣服

“xx酱,辛苦你了!”


富冈义勇

你们俩任务结束时突然晕倒在地,把义勇吓了一跳

蝴蝶忍告诉他不是不好好吃饭造成的而是怀孕时整个人进入死机状态

“摩西摩西,义勇先生在听吗?听注意事项时还走神,义勇先生真是一如既往地讨厌啊”


无惨

小小的生命生命在鬼王面前根本不止一提,但还是任劳任怨的听你差遣他时不时跟你抱怨两句

表面看起来毫无波澜内心却已经山崩地裂

“童磨,你过来”

“大人你叫我?”

“我要当爸爸了”

  童磨【笑容定住,拿扇子的手微微颤抖.jpg】


作为一个一直寻求羁绊的人,在得知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羁绊时,小小年纪成为下弦而无坚不摧的他竟然哭了出来

小心地避开你的肚子抱着你,头在你肩膀上蹭了蹭

“xx酱这是真的吗?如果是一场梦请不要叫醒我”


文野

太宰治

跟他夜夜笙歌并在自己大姨妈两个月没来时你就知道八成是有了,为了保证惊喜度一个人悄悄去了医院,结果正好碰见来医院的乱步,身为名侦探自然一眼就知道了什么

“小姐为什么去了医院?”因为打电话没人接所以一路从侦探社跑回来的太宰治气喘吁吁的问着你

“乱步先生已经告诉你了吗?”

“什么?”

“哦怀孕啊”

“哈?等等,什么怀孕?!!”


中原中也

那是他成功的完成了一次非常困难的任务时,为了庆祝,中也特意开了一瓶私藏已久的红酒

香醇的红酒味飘散在四周,你皱了皱眉,刚喝下一口胃里就开始翻江倒海,直接跑进浴室开始干呕,中也也随后跟在你身旁为你顺着气

“xx酱你是不是这个月没来月事”

“是啊,怎么了”你的日期一向都是中也帮你记的

“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蠢,连自己要当妈妈了都不知道”


芥川龙之介

作为跟芥川从上下级发展成恋人关系的你,经常跟他一起出现在黑手党里

某天跟着芥川一起去跟森鸥外汇报时,一进门就闻到满屋子都是森鸥外给爱丽丝买的香水时的你?,当场就吐了出来

作为一名医生但却把上一任首领干掉了的人,森鸥外黑着脸让龙之介带你去了医院并给你们放了假

得知你怀孕后让罗生门一直跟着你,就差长在你身上了

“抱歉小姐,这是在下的无奈之举,等我处理完杂碎就不用担心了”


全职

叶修

一个快奔三的男人在得知自己要当爸爸的时候激动的外阳台上抽了两盒烟并根叶秋使劲嘚瑟,进屋前还会自觉喷点香水

“小兔崽子你要是敢让你妈妈难受,等你生下来就有你好受的了”


喻文州

虽然手残但是他脑子好使啊,他在察觉到你的不对劲时立马带你去了医院

回家后整理了各种笔记视频以及教育书让你和他一起看,意外的平静

“小鱼儿~你不惊讶吗?”

“有点,但大部分还是高兴”

“毕竟那么多次了要是在不中我是不是太没用了呢?~”


阿梁

|鬼灭之刃|死亡|

  ➤锖兔

  

  男子汉?

  不,他不是什么男子汉,他是个连自己心爱之人都无法保护好的懦夫。

  

  妳的双脚被硬生生的折断,妳不断的趴在地上爬着,只为回到他的身边。

  但是来不及,当他赶到场时,他亲眼目睹妳被鬼一口吞入、他亲眼看着自己最爱的妳死在眼前。

  

  站在原地的他,脑海里不断的重复播放着刚才妳死前的那一句话,妳说的并不是什么我爱你、不是什么好好活着,而且对着他说:“锖兔,救救我。”

  

  “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成为猎鬼人的?说到底我根本就是个懦夫而已,我连妳都保护不了,如何保护妳想守护的?”

  

  他记得妳所说的话,哪怕可能是一句无心之...


  ➤锖兔

  

  男子汉?

  不,他不是什么男子汉,他是个连自己心爱之人都无法保护好的懦夫。

  

  妳的双脚被硬生生的折断,妳不断的趴在地上爬着,只为回到他的身边。

  但是来不及,当他赶到场时,他亲眼目睹妳被鬼一口吞入、他亲眼看着自己最爱的妳死在眼前。

  

  站在原地的他,脑海里不断的重复播放着刚才妳死前的那一句话,妳说的并不是什么我爱你、不是什么好好活着,而且对着他说:“锖兔,救救我。”

  

  “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成为猎鬼人的?说到底我根本就是个懦夫而已,我连妳都保护不了,如何保护妳想守护的?”

  

  他记得妳所说的话,哪怕可能是一句无心之言,他也会牢牢记在心里,替妳斩除眼前的所有障碍,为妳开路。

  可如今,怕是难以实现了。

  

  ➤鬼舞辻无惨

  

  看着他那张脸,妳笑了笑,说着说:“此生能遇见您真是太好了。”

  

  消失了。

  他看着站在眼前的妳一点一滴的慢慢消失了,他脸上没有任何波澜,就好像说着妳在他眼里并没有那么的重要。

  

  但仔细想想,其实妳在心里才是最重要的,只不过他并不擅于表达、沟通,永远都是用着自己的方式来表达对妳的喜欢、以及爱。

  

  他很霸道、他很傲娇,他为妳杀死了伤害妳的猎鬼人、他为妳寻来妳在人类时最爱的甜食,他为妳付出多少,不过就是为了博妳一笑罢了。

  

  他喜欢妳的笑容,正因为妳的笑容,他才想将妳成为他的。

  

  很多事情妳都不知道,因为妳也爱他,愿意为他赴死。

  

  后来他杀光了那些猎鬼人,栽下了那些猎鬼人的头颅,放在了妳的房间,记得妳曾经说过,妳很喜欢人类的头颅,看到好看的都会收藏起来。

  

  这次过后,他帮妳收藏了很多好看的头颅了。

  

  “看到了吗?”  

  

  ➤嘴平伊之助

  

  妳喜欢这样子的他,喜欢他为妳抵挡攻击、喜欢他为妳采下妳最爱的红玫瑰、喜欢他为妳跟所有人说:“这是老子的女人,谁敢看一眼试试看!”

  

  他不知道什么爱,他是个很单纯的小孩,喜欢就说喜欢、不喜欢就说不喜欢。

  而他就是对妳如此直接的说自己的女人。

  能够听到这句话不就很开心了吗?

  

  曾经听人说过,山猪一生只有一个伴侣,只要认定了就不会改变,哪怕对方死亡了,也依然爱着她。

  想来他也是对吧?

  

  但是妳却无法陪他走完一生。

  

  他没有哭,只是不断呐喊着妳的姓名。

  没有哭是因为他记得妳说过话,说他那张精致的脸如果哭了就不好看了。

  直到妳死后,他依然紧抱着妳不放开,妳的体温越来越低,他希望借着自己的拥抱给妳温暖。

  

  然而一切都无法了。

  

  “直到最后我还是没能对妳说我爱妳。”

ጨ

我想用来干坏事(…)的替换脸的快递还在路上卡着,下次再发吧w

03~06是个神经病小剧场,希望不会有人打我……

打了码一样的渣画质,但手机拍图比相机要方便多了,对不起

我想用来干坏事(…)的替换脸的快递还在路上卡着,下次再发吧w

03~06是个神经病小剧场,希望不会有人打我……

打了码一样的渣画质,但手机拍图比相机要方便多了,对不起

漁一迢

[无惨炭]此时相望不相闻

虐,ooc ,短,

记梗:斑纹是种瘟疫,死去的人身上会开出花。斑纹终结于缘一,无惨通过严胜的眼睛看到了最后的青之彼岸花,此后每一次寻花都是自欺欺人。


“请救救我!神明啊!”


虚弱的孩子蜷缩在无惨的脚下,死死的抓着男人的裤脚,仿佛那是唯一能救他的希望。


无惨垂眸,冷淡些看着幼小的身体蠕动着想要靠的近一点。


[神明?还真是讽刺]


“我只想活下去!”孩子似乎爆发了最后一丝力气,但也仅仅是抬起了头颅。“为什么老天不肯!”


声音嘶哑又难听,像怨魂在嘶吼。


[为什么老天不肯]


似乎在思考这句话的答案,无惨无声的笑了,是啊,哪有什么神明,不...

虐,ooc ,短,

记梗:斑纹是种瘟疫,死去的人身上会开出花。斑纹终结于缘一,无惨通过严胜的眼睛看到了最后的青之彼岸花,此后每一次寻花都是自欺欺人。




“请救救我!神明啊!”


虚弱的孩子蜷缩在无惨的脚下,死死的抓着男人的裤脚,仿佛那是唯一能救他的希望。


无惨垂眸,冷淡些看着幼小的身体蠕动着想要靠的近一点。


[神明?还真是讽刺]


“我只想活下去!”孩子似乎爆发了最后一丝力气,但也仅仅是抬起了头颅。“为什么老天不肯!”


声音嘶哑又难听,像怨魂在嘶吼。


[为什么老天不肯]


似乎在思考这句话的答案,无惨无声的笑了,是啊,哪有什么神明,不过是愚蠢的人为了给自己的无能找安心的借口而已。


“你会活下去。”鬼舞辻无惨踢开了孩子,伸出手,悬在了他的头顶:“喝了它,是能救你的药,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自己了。”


“带斑纹的小孩,如果你活下去了,我将赐予你作为鬼的名字一十一,你没有过去与将来,你只是我的所有物。”



……



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让死亡的阴影笼罩了全镇。起初是身上莫名出现的斑纹,再是斑纹附近无休止的瘙痒,难以忍受抓挠出血淋淋的伤痕也无法减轻蚀骨的痛痒。


有人死去了,惨不忍睹,身体的斑纹处却开出了花。幽蓝色的小花,形似传说中的黄泉之花。小花颤巍巍的在尸骸上绽放,幽蓝诡异的美丽,却稍纵即逝。没等人们惊疑感叹,花径处早已迅速变黑蔓延,化为灰烬。


鬼舞辻无惨便是得知了这一情报赶来的。来的路上他看到其他的乡镇已经把通往那个镇子的所有路全部封堵了。


面对无法治愈的瘟疫,只要封死了源头,就不会蔓延,然而谁会管瘟疫之源的死活呢,置身事外便是现世安稳。


他是以医生的名义过来的,却被“好心人”劝阻说有脑子的人都不应该去那个被诅咒了的鬼镇,令人恐怖的瘟疫是比鬼还要绝望的存在。


所以当鬼舞辻无惨来到的时候整个村子几乎没有多少活人了,没有治疗,到处是尸体。活着的人在等死,死去的人却开出了花。


[真荒诞啊]


无惨向着路边挣扎着的年轻人走去,那个人抓破了全身的皮肤,斑纹被鲜血浸染,奄奄一息。


“求求你,杀了我。”


年轻的男人有着好看的脸庞,却脸色灰败血迹斑斑。看到有人朝他走来,死气弥漫的眼睛里闪出了少许光芒。


“请帮帮我。”


“你就要死了。”无惨蹲下来,温声陈述这个事实。


“请杀了我,太痛苦了。”年轻人呢喃着,面颊上的斑纹像是活物吸食着他的生命。


无惨没有说话,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斑纹,他看着年轻人眼中的灵光渐逝,生命消散。


死亡,总是一瞬间的事。


刹那间澎湃的生命力回光返照般聚集爆发,斑纹汹涌着它所残存的全部活力将另一种生命催生。生于死气长于血腥,以尸做肥以灵做魂,一枝枝幽蓝花径破开皮肉钻出体外覆盖到全部的裸露皮肤。如一团旺盛的蓝色火焰燃烧着毕生的辉煌。生命诞生的声音轰鸣,火光妖艳噼啪作响。燃烧至顶点是耀眼的花开,有花无叶,引领亡灵。


瞬间的绝美之后是如同绝望般蔓延的凋谢,灰烬似噩梦吞噬着灼热的蓝色火焰。花茎燃尽化为飞灰,须臾之间花开花落极尽绚烂。


鬼舞辻无惨终其一生,没见过如此绚烂的瞬间。


“青之彼岸花!”


绝望如同灰烬,余温太过灼热,他眼睁睁的看着花开花落灰飞烟灭,却无法留住任一点余光。


是斑纹!


带有斑纹的人死去了开出的花是青之彼岸花!


亲眼所见的那个瞬间,让无惨灵魂在颤动,千年的夙愿一朝将成。却残忍的让他仿佛沙漠所见海市蜃楼。


七日后,鬼舞辻无惨带着一个新生的鬼离开了死气沉沉的鬼镇。


这只鬼名叫一十一。


有着好看的红宝石般的瞳孔,深红色的长发。额头上有着火焰图案的斑纹。


一十一是个有特权的鬼,他被无惨保留了为人时的记忆。也因此不像是鬼,更像是一个人。




“无惨大人,青之彼岸花是什么啊?”


“无惨大人,您在看什么书?”


“无惨大人,今晚月色好美啊,别窝着了出去散步吧。”


“无惨大人,唔,不要在这里,会被人类看到的。”


“无惨大人,我太贪心了,好想再见一次阳光呀。”


“无惨大人,活着,真好啊。”


“无惨大人,还是不想吃人肉……”


“无惨大人……”



拥有特权的鬼跟随在鬼王身边,拥有令人不解的温暖笑容。


“你不怕我。”鬼舞辻无惨盯着一十一的眼睛。


“不怕,是无惨大人救了我,就算被无惨大人吃掉,我也心甘情愿。”一十一笑的有些苦涩:“但是我还是想一直陪在无惨大人身边,我这么弱,又那样贪心,无惨大人有了更强大的下属,会吃掉我的吧……”


[不会,你是特别的。]吻依旧在继续,鬼王堵住了艳鬼未说出口的眷恋,他扮演他的情人。




……




斑纹再次肆虐是在三十年之后。


“我对会呼吸法的剑士已经不感兴趣了。”俊美的鬼王肆意的笑着,面前使用呼吸法的剑士他并没有放在眼里。一十一散播了数十年的瘟疫却只感染了一个孩子,那个孩子平安的长大。却因此让斑纹再次出现。


斑纹的致死率下降与稳定的开启方式让鬼舞辻无惨有了新的想法,他转化了优秀的医者,让她有足够的时间研究斑纹和青之彼岸花。


就这样遇上了那个第一个感染斑纹的人类。那个用呼吸法将瘟疫变成力量的男人。







缘一见到那个与他有着同样斑纹的鬼的时候,听到了这样一段故事。


鬼王被斩碎销声匿迹,俊美的艳鬼拦住了剑士的路。


“原来,斑纹也是一种瘟疫,呼吸法是将斑纹的毒转化成力量的医治方法,所以斑纹剑士都无法活过二十五岁。”


缘一看着面前的鬼,明明弱小到可以轻易斩断头颅,却耐心的是听他说了一堆破事。


“由你带出来的瘟疫却意外的失去了瘙痒致死,反而增大了传染难度。”


“是的。”


“你是故意的,违逆了鬼舞辻无惨。”


“我不想看到有人像我那样痛苦。”


“瘟疫不能继续传播,斑纹将在我身上终结。”


“我相信。”


“剑士大人,您知道吗。我们曾经是信仰神明的,山川河流草木都有神明庇佑。可灾难发生时,瘟疫肆虐时,我们求神明,神明在哪里?神明从来不会救世人,您这样的神子是不会知道的。神抛弃了他的信徒,鬼却救了绝望的人,这不是讽刺吗?”


“剑士大人,当我还是人类时,我有家人有朋友。可瘟疫就这样发生了,没有人救他们,所有人避之不及连医生也无法进来。他们封住了所有离开的路,连求救都做不到!”


“剑士大人,如果您有余力斩杀恶鬼,也请帮帮那些绝望的人,有时候,人心比恶鬼还要可怕。”


“剑士大人,我就要死了。三十年前那场瘟疫,无惨大人给了我新生,这三十年时间是我侥幸偷来的,我很珍惜。我从来都是个自私的人,我惜命,变成鬼无非是继续苟延残喘。可是谁又愿意当个黑暗中的亡灵,向死而生的鬼魅。”


“剑士大人,我…不想死啊…”


向死而生的鬼魅。


那个从他手下逃脱的鬼之始祖,那个恶贯满盈的恶棍。却成了救世之神明。


“何等的荒谬。”


阳光破开黑暗照在眼前的鬼身上,他依旧拦在路中间,在阳光中笑着化为了灰烬。


“阳光,真刺眼啊。”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无惨大人,若有来世,我会为您再次开启斑纹。燃尽生命为您绽放青之彼岸花。]





“鬼舞辻无惨!!”


一只手搭上了男人的肩头,男人转身,仿佛穿过了几百年的岁月,看到了当初的那个斑纹小孩。


“他是谁?”


“不认识,找错人了吧。”


……



[一十一,你终于回来了。]


[缘一啊缘一,前世因你而死的始祖斑纹鬼,后世却成了你的继承人。真是,天大的讽刺啊。]





嗐,就记个梗,狗血又虐不怎么想写

果然我还是想沙雕……

_(√ ζ ε:)_ (爬

天之逆月
@河伯献神鱼 是太太《末代天皇...

@河伯献神鱼 


是太太《末代天皇》里的老板🥰

服装什么的完全没考据!🙏🏻就参考了百度百科照片


Ps.有公开图案素材使用


@河伯献神鱼 


是太太《末代天皇》里的老板🥰

服装什么的完全没考据!🙏🏻就参考了百度百科照片




Ps.有公开图案素材使用



大铅球千裘铅球

还是补丁(jojo我不写文啦x)

★好吧还是觉得自己写的文笔太烂,让我缓一缓。


  无惨和柳姬的相处方式在外人看来是非常别扭的。

  两个人都是渣,但渣的又不一样。

  无惨偏向于无底线的只要我活着你们爱谁谁的渣。柳姬是你的人生被我玩弄,但你要真让我把你杀了我还下不去手的还有那么一丝丝的道德底线存在的渣。

  柳姬恨无惨,不是因为无惨杀了她,而是因为他没有经过同意就把她的人生无限的延长了,还得用别人的生命去延长,从心理和身体上柳姬都过不去。

  所以二人本质上,虽然同为屑,但完全没有任何的精神上的交流,只是纯洁的,...

★好吧还是觉得自己写的文笔太烂,让我缓一缓。


  无惨和柳姬的相处方式在外人看来是非常别扭的。

  两个人都是渣,但渣的又不一样。

  无惨偏向于无底线的只要我活着你们爱谁谁的渣。柳姬是你的人生被我玩弄,但你要真让我把你杀了我还下不去手的还有那么一丝丝的道德底线存在的渣。

  柳姬恨无惨,不是因为无惨杀了她,而是因为他没有经过同意就把她的人生无限的延长了,还得用别人的生命去延长,从心理和身体上柳姬都过不去。

  所以二人本质上,虽然同为屑,但完全没有任何的精神上的交流,只是纯洁的,身体上的关系。

  但无惨却把这标榜为“爱”,也是柳姬最受不了之处。

  不过又说到底,柳姬屑不过无惨的,她料到自己会死,早晚而已,“那就用这看着无限却又有限的时间来赌一把吧,无惨。”她想,于是她到处寻找能制裁无惨的办法,甚至不惜通敌帮助鬼杀队。

  

   那她最后成功了吗?……或许在一定程度上是的。虽付出了自己的生命,但弥留之际看着无惨咬牙切齿那好像满腔热血错付了的表情,柳姬别提多过瘾了,能让那个男人拎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她觉得这简直是她人生中经历的最棒的一场戏,最快乐的一件事!

  她的影响对他来说可能不甚长远,但他露出那种表情不正是说明某种意义上她也玩弄了他的人生不是吗?

   

  最后的最后,你要问她,你还恨无惨吗?

  她说不定会告诉你,她不恨了,因为他们从此以后就扯平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