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鬼邪高校

1814浏览    35参与
pipipapo
最近不知道为什么这张图被翻出来...

最近不知道为什么这张图被翻出来

我以为投了扫描的结果没有

刚刚传了p站

说明一下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所有图禁止二传二改,也禁止在社交软件上做头像。谢谢配合。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68499974

最近不知道为什么这张图被翻出来

我以为投了扫描的结果没有

刚刚传了p站

说明一下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所有图禁止二传二改,也禁止在社交软件上做头像。谢谢配合。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68499974

火鹿子

【辻芝】某日,晴,午休时间

某日,晴,午休时间


梗来自8月25日的WTR


正文


轰和村山出去吃饭了,三个人的秘密基地现在只有辻和芝两个人在。


芝坐在后面桌上摆弄刚买的MP3。辻说着“借我玩玩”准备抢过来,芝赶紧转身60度把MP3紧紧抱在怀里说“你还记得漆黑之翼的下场吗?”。“你到底还要记多久?那不是小学时候的事了吗?”辻一脸嫌弃。芝做了个鬼脸,不再理他。辻啧了一声,愤怒地拉开椅子,一屁股坐下来,腿翘在桌子上,准备沉迷手游暂时遗忘旁边这个烦人的假大个子真小朋友。


小学时候,芝跟辻放学总会去附近商店街玩。那里有一个商店街唯一一个扭蛋机。...

某日,晴,午休时间

 

梗来自8月25日的WTR

 

正文

 

轰和村山出去吃饭了,三个人的秘密基地现在只有辻和芝两个人在。

 

芝坐在后面桌上摆弄刚买的MP3。辻说着“借我玩玩”准备抢过来,芝赶紧转身60度把MP3紧紧抱在怀里说“你还记得漆黑之翼的下场吗?”。“你到底还要记多久?那不是小学时候的事了吗?”辻一脸嫌弃。芝做了个鬼脸,不再理他。辻啧了一声,愤怒地拉开椅子,一屁股坐下来,腿翘在桌子上,准备沉迷手游暂时遗忘旁边这个烦人的假大个子真小朋友。

 

小学时候,芝跟辻放学总会去附近商店街玩。那里有一个商店街唯一一个扭蛋机。一次,芝攒了好久的钱,终于攒够扭一次扭蛋机。放学后芝一手攥着钱一手拉着辻一路跑到商店街的扭蛋机前,把硬币塞进卡口,倒数三二一两人一起转动手柄,掉下来一个扭蛋,里面封着一只蜷着身子的小黑猫。芝很喜欢这只小黑猫,闹着要给他取名漆黑之翼。辻虽然觉得这个名字很蠢,但竖着大拇指着跟芝说“这个名字很好啊芝取名品味真好”。后来芝到哪里都要带着漆黑之翼。一次辻不小心把漆黑之翼的尾巴扯掉了,芝大哭一场气得三天没理辻。三天之后两人又变回每天形影不离的状态。

之后辻偷偷攒够钱后去看扭蛋机,已经换了新系列。辻心里一直过意不去,只好努力在别的地方补偿芝。

比如在芝问出弱智问题的时候耐心为他讲解,比如在暑假最后一天帮芝一起抄暑假作业,比如在芝惹了高年级同学后替他道歉或硬着头皮跟他一起冲上去迎战然后一起倒下,比如在芝扭1发没扭到自己想要的迷你龙(精灵宝可梦)捶胸顿足回家后自己偷偷去狂扭10发,第二天借口“姐姐扭到的但她不喜欢就给我了,碰巧我也不喜欢”随手丢给芝一个迷你龙。

本来只是为了补偿他,没想到时间一久渐渐变成了习惯。

辻从来没觉得芝现在这么爱撒娇是自己宠出来的,只觉得自己就是操心的命。

 

 

“辻辻辻辻辻你听这首歌是不是超好听。”还沉浸在手游里的辻突然耳朵里就被塞进了耳机。辻把亮起GAME OVER的手机丢到一边,听了一会儿,觉得确实是首不错的歌。这个连杜鹃鸟都不认识的芝偶尔也会听听不错的歌嘛。辻转过头准备问芝是什么歌,发现芝趴在旁边的课桌上瞪着大眼睛嘴上露出迷之微笑,一脸期待地盯着辻。

“你这个姿势好恶心。思春期少女吗你是。”辻嫌弃地拽出耳机。

“好听吗?是不是很好听?”

“一般般吧。”

“哦哦哦哦辻的一般般就是超好听了!我最近也超喜欢听这首的,Diddy也说好听。”

“Diddy是谁?MIGHTY WARRIORS那个Diddy吗?你怎么跟麦替的人联系上的?还一起听歌?

“山王的光也说好听。”

“这又是谁?你还瞒着我认识了多少人?你的目标是成为鬼邪高交际花吗?嗯等等,话说你这个耳机是不是漏音,我怎么好像还听到有音乐在响。”

“漏音是什么意思。”芝呆滞的看了两秒辻,突然脸一红两手抱住肩膀大喊“光天化日之下你在说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啦我没有那种癖好的你不要乱讲”

辻扶住了额头,不知道应该夸奖他竟然会熟练使用“光天化日之下”这种高级词汇还是应该夸奖他在微妙的地方脑子总是转的很快。

“漏音,泄漏的漏,声音的音,就是说,如果我坐在离你很近的地方,不戴上耳机也听得到你从耳机里听到的声音。听明白了吗芝小朋友。”辻趁芝还在目光呆滞地消化这个词的时候从芝手里抢过MP3。

“YDIZZY啊……回去路过音像店的时候找一找好了。”

 

“意思是漏音的话我们两个人就可以一起听歌了!”芝顿悟。

不,不漏音也可以一起听啊。耳机可以你一边我一边啊。辻虽然这么想,但竖着大拇指跟芝说“不愧是芝,反应真快,快靠过来我们一起听。”说罢迅速把耳机塞进自己耳朵。芝屁颠屁颠地拖着凳子到辻旁边,凑过来听耳机的漏音。

“哇真的听得到诶,好厉害!”芝发自内心地感叹。

“是啊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辻露出佛一般的微笑。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洒到自己左肩上,右边有个(因为听歌难得闭上了嘴的)巨型发热体,辻感觉从身到心都是暖的,此刻世界安静又和平。MP3里还响着YDIZZY的歌,不断重复的旋律和颓废的歌词让辻的意识渐渐模糊。突然一个重物落到肩上把辻砸清醒了。辻把芝的头推开,拿起自己的书包丢到桌上,跟他说“你趴在桌上睡啦”,眼睛紧闭的芝听话地倒在了辻的书包上。

辻取下一边耳机塞到芝的耳朵里,隔着耳机跟他说“笨蛋”。说完觉得不过瘾,又追加了几句“光长个子不长心”“买的MP3款式超老”“品味超差”“笨死了”“能做到学生生涯每次考试成绩都不超过两位数也是一种本事”“多亏你我每天都有操不完的心”“你能平安无事活到18岁都是我的功劳”。说够了之后辻对着芝趴在桌上,发现芝微张着嘴巴睡着了,辻赶紧伸手把芝的上下嘴唇捏到一起,又用力捏了一下捏出鸭子嘴的形状,发现这样子的芝特别蠢,忍不住“噗”地笑出声。

这个行走的缺点集合体只有脸长得特别好看,好看到让人火大。辻这么想着,但是没有说出口。

 

 

 

 

 

后记

rytk(划掉)芝辻真棒啊!

梗的来源前面也说了是鈴木昂秀(辻)在THE RAMPAGE的广播WEEKEND THE RAMPAGE里面说龍(芝man)会拿自己喜欢听的歌过来给昂秀听 最近昂秀喜欢的歌手 文里出现的那个歌手的歌 就是龍拿来给昂秀听的XD还说LIKIYA(MW的diddy)也喜欢XD

龍现实生活应该比嗨喽里更可爱吧XDDDDDDDDDDDD1米85的撒娇宝宝

补上芝man做鬼脸的照片




最后恭喜浪配初LIVE TOUR!!!!!!!!!!!!!!!!

 

后后记

本来是龙生日的庆生文(没错倆多月前就该发了)但一直不知道那个歌手的名字()最近的访谈里昂秀又提到了才知道怎么写 赶紧写完发了


杜聪

[day 10/轰村]指尖

轰村向,糖
无脑糖一波,脑补交往后同居前打破隔阂中的别扭二人
十分,特别,相当无脑ooc,谨慎食用
但还是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

  路边有一只流浪猫,看起来是这片街区新来的。轰洋介尝试伸出手,被猫尖叫着挠了一爪子跑开了。
  轰看着手背上明晃晃的两道痕迹,脑中滚过一串不明就里的画面,最后定格在清晨起来身边空荡荡的被窝。似乎是流浪猫的共通性,想想觉得好笑。
  早出晚归只出现在上班族身上,对鬼邪高的番长似乎不太适用。但恋爱能使人改变,村山良树至少学会了早起和失眠,换来在沙发上打哈欠放空、无精打采的番长大人。连始作俑者经过,他都懒得抬眼皮。...

轰村向,糖
无脑糖一波,脑补交往后同居前打破隔阂中的别扭二人
十分,特别,相当无脑ooc,谨慎食用
但还是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

  路边有一只流浪猫,看起来是这片街区新来的。轰洋介尝试伸出手,被猫尖叫着挠了一爪子跑开了。
  轰看着手背上明晃晃的两道痕迹,脑中滚过一串不明就里的画面,最后定格在清晨起来身边空荡荡的被窝。似乎是流浪猫的共通性,想想觉得好笑。
  早出晚归只出现在上班族身上,对鬼邪高的番长似乎不太适用。但恋爱能使人改变,村山良树至少学会了早起和失眠,换来在沙发上打哈欠放空、无精打采的番长大人。连始作俑者经过,他都懒得抬眼皮。
  说是始作俑者未免太过分,轰反驳道。能和叫人同床共枕固然可喜,但对方如果是个神出鬼没的家伙,那么甜蜜度就值得商榷。刚开始还以为是什么准备人为制造的惊喜,待他在公寓里翻了个遍,摸不着另一位活物的痕迹时,他才想起诸如惊弓之鸟的词汇。可轰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在睡下时凝视对方的背影。
  就像街道角落的流浪猫,对上视线的那一秒和它想了什么,转身逃到你看不见的地方。
  无论是牵手和接吻,对他们俩来说都罕见,情到浓时不如打一架或来一炮。连在性事中,轰也很少与村山接吻,仅是指尖触碰就如同铤而走险,轰喜爱却不愿村山露出不悦的表情。
  结论还是知之甚少,连村山的行动都没摸清楚。轰发觉自己辨不出那表情到底在不满什么,是点到为止还是欲求不满?说到底,自己在村山的脑中里到底是对手还是恋人,孰轻孰重?本来以为恋爱了,把人都骗回家了,一切都可以顺理成章,不曾想第一次出师不利就屡战屡败,最后连人都绑不到床上。
  轰自己也想知道怎么做。他的性格告诉他直截了当的就好,可看看村山渐渐冒出来的黑眼圈,蠢蠢欲动的心还是乖乖跑回原位。
  不过比起什么都不做,还是先发制人比较好,所以轰又在人少的时候不经意地提起。村山玩着棒球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轰提到“只有一张床”一类的字眼也没见有什么反应。
  还不如我火冒三丈或者支支吾吾呢,轰觉得棘手,这样不咸不淡的反应反而不好揣测。不过从第一天认识起他就猜不透,以后也不会有什么长进,况且不是这样轰也不会被吸引了。
  当然轰不会八这类情绪写在脸上,他只会扶着眼镜想,现在去恋爱论坛发帖求助还来不来得及。
  只是,轰也想不到,面不改色的村山心里也是搅成一团浆糊,抛球的手都偏了三分。毕竟是第一次恋爱和第一次同居,虽然对象是男人,但没个分寸也不是办法。除了维持现状,村山决定什么也不想,不管在不属于自己的床上多么不安,也不管突然睡了另一个人在身上多么拥挤。
  该不如说什么也不会想。无论是恋爱还是同居都是新鲜体验何况对方还是个男人,他那点屈指可数的经验完全派不上用场。村山不太清楚,但可能这就是茫然,茫然到想逃走。
  无论怎么逃,也还是会到夜晚。
  村山魂不守舍地过了一天了,连有人挑事都激不起他的兴趣。他现在脑子已经跳跃到晚上,感觉人都已经踏进了别人家,鼻子已经闻到轰的公寓的味道——柠檬清新剂的味道。第一次住过去的时候,他就是闻着这个味道躺在床上清醒到天亮,一秒都没有迷糊。
  这份不安等到打开公寓门时戛然而止。他自认晚归,没想到轰也不见踪影。感到被耍的村山气得想摔门,转念一想自己反正也无处可去,就说服自己心安理得地充当一夜主人。
  结果还是要躺上这张不属于自己的床,村山恼火地踹了一下床脚,最后还是把自己扔上了床。
  轰回来得很晚,当然村山也没有入睡,他竖起耳朵听动静,从衣料摩擦声到水声,甚至低沉的呼吸都清晰可闻。然后是逼近的脚步声。
  村山猛然闭上眼睛,听见门口一声轻笑。“村山,醒着?多大了还认床?”
  被点名的家伙不支声,心底翻个白眼。可是面对轰步步紧逼,村山再怎么强词夺理也无济于事。再迟钝也会发现,毫不在意,过分在意,强词夺理的他都不对劲,强撑潇洒的结果永远是被杀个措手不及。
  结果确实被杀个兵荒马乱。轰躺上来之后,头一次向他伸出手,试探着环住村山。在床上这么做确实麻烦,村山感觉从头到脚的神经炸了个遍,仅仅是因为身后迫近的温热。
  “我可白白帮你扫了个尾。”吐息近在耳边。村山知道他指的是被他放置的找茬的人。
  “除了这个我还能做什么?真不知道拿你这家伙怎么办……”
  身后的轰用额头抵着他的后颈,呼吸相融,语气有些颤抖。村山曾厌恶肢体触碰,连指尖也不允许。可有个家伙想费力揽住身高相仿的他,双臂环绕,指尖相抵。
  “告诉我。”

                                                          [END]

杜聪

[day2/轰村]地狱

每日一练系列,百题
【避雷注意】嗨喽基本写的轰×村山,大和×眼镜蛇,骨科兄弟。有单人,偶尔会开车。
按照这个出坑的速度,要骚扰h&l的tag很久了
祝食用愉快
总有一天我会出现在雷文吐槽中心吧(苦笑)
——————————————————

  鬼邪高的天台门板上被人喷了个“地狱之门”,还煞有介事地喷上了一只简笔画的刻尔柏洛斯。轰洋介第一次上去,就惊叹于其奇思妙想,要知道,打开这扇门,里外都是地狱般的图景。
  轰自诩救人于苦难的天降神兵,光临炼狱整肃风纪,把虚有其表的家伙扔进火坑。奈何脚没沾地就崴了翅膀,这地界整就是个油锅,早就盘踞了个混世魔王村山良树...

每日一练系列,百题
【避雷注意】嗨喽基本写的轰×村山,大和×眼镜蛇,骨科兄弟。有单人,偶尔会开车。
按照这个出坑的速度,要骚扰h&l的tag很久了
祝食用愉快
总有一天我会出现在雷文吐槽中心吧(苦笑)
——————————————————

  鬼邪高的天台门板上被人喷了个“地狱之门”,还煞有介事地喷上了一只简笔画的刻尔柏洛斯。轰洋介第一次上去,就惊叹于其奇思妙想,要知道,打开这扇门,里外都是地狱般的图景。
  轰自诩救人于苦难的天降神兵,光临炼狱整肃风纪,把虚有其表的家伙扔进火坑。奈何脚没沾地就崴了翅膀,这地界整就是个油锅,早就盘踞了个混世魔王村山良树。魔王在他眼中堕落至极,偏偏生了个童颜和金刚不坏之躯,折了他的光环之后轻而易举地下定论,你属于此岸。
  让上帝的当归上帝,撒旦的当归撒旦。至此才是地狱的斑斓光景。
  之前追求的难道是错误的吗?轰是何等固执,在拳头下也逐渐相信,天堂才是败絮其中的地狱。而在为自己加冕之前,先要参加一场疯子的狂欢。方式方法不明,目的只有一个,掀翻魔王的王冠。多么傲慢,多么懒惰,多么虚伪的魔王啊,可他的双眼透出倦怠,他的王座高入云端。
  力量让轰红了眼,急不可耐的伸出手,像他蔑视的泛泛之辈一样着魔。但村山毫不犹豫地跳下他的王座,身上伤口还淌着血,指着他嘲笑,你是多么遥远而渺小,不过也是边缘的芸芸众生,不过得了力量的皮毛。
  高高在上的样子胜过底层的修罗恶鬼更惹人生厌,能让轰追着他跳入岩浆里,落得个万劫不复的结局。什么骄傲,什么未来,什么积极的追求和至高的美德,随着地狱火舌的舔舐烧得一干二净。
  如果能将他钉死在十字架上,那自己来做那名背叛者也无所谓。轰像个派对上的疯子,踩着自己的骄傲也要拧断村山的脖子。只是那个从王座上下来的魔王,一副普通高中生的模样,圆黑的眼仁像黑暗中的流浪猫。魔王还有个普通的名字叫村山良树,偶尔会露出别的样子,躺在皮沙发上闭着眼,睫毛落下软软的阴影。
  他还会弹细节的额头,语调上扬得让人莫名其妙。轰这么想着。此时他隐约看到了,魔王不经意间露出的尾巴。
  而轰看不到的地方,是在岩浆炼狱里彷徨的魔王,嗅到同类气息而伸出手。没有因巧合而向他打开大门的地狱,只有无意识拽住他的手,让他跌落的村山。暴力和悲鸣的边界里,当然不会只有一位魔王,他需要有人和他厮打,不顾一切地将对方推入火刑的厮打,直到浑身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鼻腔会嗅到甜美的味道,像开了腥甜的花。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