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鬼面

58.3万浏览    6766参与
鬼面的狗

好耶!我是学生!先()我!


(绘图:鬼面的狗

后期:代发🦝)

好耶!我是学生!先()我!


(绘图:鬼面的狗

后期:代发🦝)

是阿比斯哒!
我得了相思病,医生给我开的药方...

我得了相思病,医生给我开的药方:麝香0.05g、榔头香10g、速香3g、云头香0.3g、海狸香1g、伽香5g、龙涎香0.3g、红木香6g、灵猫香0.5g、地蜡香6g、飞沉香3g、通血香1g、香根鸢尾5g. 鬼面一位

我得了相思病,医生给我开的药方:麝香0.05g、榔头香10g、速香3g、云头香0.3g、海狸香1g、伽香5g、龙涎香0.3g、红木香6g、灵猫香0.5g、地蜡香6g、飞沉香3g、通血香1g、香根鸢尾5g. 鬼面一位

卡琳没裤衩

  老婆狗面爱死了

  画手:然(太太的画很好看滴)🥰

  老婆狗面爱死了

  画手:然(太太的画很好看滴)🥰

肥骨如柴欠斤肉

【巍面】临界点1(暂定名)

PS: 好久不见,

         是新篇、文笔随性、低标准、未知走向、未知结局、

        不知道有没有下文、感谢收看~


———— 

今年的冬天比以往冷,竟突破历史新低达到零下19°,风刃席卷,冻得耳朵手指僵疼,冷风削得脑门疼。这种20年来不变的天气,突然诡异变态起来,让赵云澜恍惚以为身在东北还和沈巍旅游呢。


没有星辰的午夜,干刮风不下雪,赵云澜顶着风赶回特调......

PS: 好久不见,

         是新篇、文笔随性、低标准、未知走向、未知结局、

        不知道有没有下文、感谢收看~


———— 

今年的冬天比以往冷,竟突破历史新低达到零下19°,风刃席卷,冻得耳朵手指僵疼,冷风削得脑门疼。这种20年来不变的天气,突然诡异变态起来,让赵云澜恍惚以为身在东北还和沈巍旅游呢。

 

没有星辰的午夜,干刮风不下雪,赵云澜顶着风赶回特调处,一进门紧抖落一身风寒。同时把似乎并不畏寒的人从身后拉进来。 

 

还在加班的蛇女,哆哆嗦嗦地埋在垒成座椅高度的电热毯上,有气无力招呼:“赵局。”赵云澜进了屋,被北风迷了眼,转脸一副体恤员工仁慈样,泪眼婆娑地望着女人:“赶紧打卡走人,加班费算整点的。”

 

说完就见祝红来了点精神,裹起五六层电热毯,甩起肥尾消失半空中。赵云澜这才扥着后面的人往办公室走,迎面走来的沈巍身穿浅色棉质套装的居家服,柔软简单的修饰,显得平时冷冽的人温暖内敛。

 

沈巍在回家突然被赵云澜叫到办公室,听见门口呼啸声,提起一杯煮好的姜茶和两米长羊毛围脖迎接来人。 

 

“风萧萧兮易水寒 壮士断腕兮不敢还啊!”赵云澜归心似箭,胡乱扯淡,就着沈巍手里的杯子边吸溜起来,手里边脱下皮衣。 

 

沈巍没见着他平日穿的大衣:“一会儿回家别出去了。” 赵云澜特地在这个时间叫他来,一定有急事,但见他这么不在着点自己,便直接安排回家了回家方式。  

 

“嗯嗯。”赵云澜几口下肚热辣暖身,舌头被烫疼了也无所谓了,半边脸埋在围脖里,俩冰手往手腕里一踹,随即往后方一拱。

 

沈巍会意向他身后看,不禁愣住。

 

【混沌不是不存在了,而是以其他方式存在世间。】

 

他问出合理的问题:“走失的人,送到警察局即可。”

 

赵云澜暖和了一点:“按理说是,但人家不收。”说着,冲人扬头:“欸~ 你,报上名来。”

 

那个人带着口罩,头带渔夫帽沈巍看出来原是赵云澜压箱底的遮阳帽,帽子有些大,把头遮了大半,只能看到口罩,肩上披着本该在赵云澜身上的棉服大衣。听到赵云澜的问话,他扬了扬头,似乎在直视前方:“你好,我叫沈面,父母双亡,有一个哥哥叫沈巍。”

 

沈面两个字一出,原来还悉悉索索的特调处,瞬间清静下来,汪徽桑赞等幽魂似乎被嵌在原地,阴险诡谲的鬼面凶残地自爆,炸毁伏羲八卦网致使大封破和轮回重建的事情历历在目。

 

赵云澜摇头:“你看看,这有鼻有眼儿,不缺脑子不缺心眼儿的,人家收了也不符合规定啊。”关键人家自报家门,来回就这几句,没有任何可以证明他身份的东西。要不是刚好应酬出来,大冬天里站着一个衣衫不整的人着实打眼,忍不住好奇一看,你说说,可不就遇到了老熟人了。再见这个人傻愣愣地没认出来当时耍人团团转的祸主,赵云澜有点恍惚,不会是风水轮流转,专门回来搞事情的吧。

 

沈巍无语,盯着棉服的眼神移到似乎在看自己的人—— 又在.....耍什么花招。

 

忽然间,沈巍掌风劈向沈面,后者来不及躲避,后退之势,披肩的大衣和渔夫帽刮飞,飞窜的长发逐渐被淹没进不透光的黑雾中,眼前呼啸而来的紫气透着光芒,沈面只觉意识一白,脑子天旋地转,倒下了。

 

一众吃瓜妖魂惊愕,平日里温煦谦和的人,现在周身隐隐冒着煞气,眼底如利刃。更没想到沈面一击就倒,完全没有了当日天震地骇的暴戾。

 

赵云澜见状,闪现压住沈巍的手腕:“诶,亲兄弟相见没必要拔刀相见啊~”

 

沈巍气焰放柔,眼里不解。

 

赵云澜这才回过神,沈巍并没有动用神力,只是看着阵仗吓人,但啥也不是。这弱鸡就这么给吓晕了?!

 

沈巍不理会赵云澜的调剂,看了眼手表:“我吩咐下面查一下生死簿,哪来的送回哪去。”说着,捡起落地的大衣和渔夫帽,搀住赵云澜的胳膊原地消失了。沈巍公事公办的样子,似乎晕倒的人与自己毫无关系。

 

通往地府需要一个摆渡人来接应,将瘫倒在地上的人转移到摆渡船上,送往地府评判三生,判其去处。只不过这次有点区别,是要判一个活人的去处,这让地官犯了迷糊,这不该是上头的昆仑君那屋里的事情吗。

 

等他亲眼见了晕倒的人,往日自爆炸掉地府,破轮回的劫难回忆沉痛地打了个回马枪。地官眼底深邃,幽幽地钻出一抹杀气,他可能需要重新审视鬼王的意图。

 

沈巍与赵云澜的家本就离特调处没有几步,不用再感受寒风刺骨,一转瞬间熟悉的温馨惯性地包裹俩人,赵云澜优哉游哉地抱着杯子捂手,俩眼珠子随着沈巍的身影移动。不一会,桌上的香炉袅袅生烟,直上烟线虚化出一个小团白色身影,正是地官的缩影。那人见窝在沙发的人是昆仑君,接连拜了拜,赵云澜扬手免了礼。

 

小地官汇报:“经查,轮回无纪,功过无痕,三生无影,过往灰飞烟灭已不可描述,亥时投为一堆骨。”说完作揖,原来是看见沈巍出现一旁。

 

赵云澜一时无语,瞅了眼沈巍的肩头,沉下声音问:“是双生影响吗?”

 

沈巍摇头。

 

赵云澜看了眼墙上的表:“亥时,今时今刻才有喘息之幸,何故还投身一堆烂骨。”

 

沈巍嘴角下压,摇头。

 

看来确实是突发意外啊,赵云澜见线香不断,小老头还在那拘礼着。也没有什么新的想法,索性全权交付,不操这份心了,挠着头打了哈欠回屋埋进温暖乡了。

 

小地官等了好一会,这才谨慎地问:“大人,该将如何处置。”

 

屋内昏黄的灯催人困意,却扰不断沈巍身上渐起的寒意,眼底幽深与世隔绝一般沉浸起来,小地官抬头猜不透这个决断狠厉,赏罚分明的大人想什么,按以往,不是该杀了吗。

 

正当小地官以为要陪沈巍站个通宵时,突然沈巍动了一下,虽然动作非常细微不可见,但他知道此时大人正看着昆仑君刚进屋休息的门。他似乎做了什么决定,叹一个口气,意味不出是生气,还是妥协,还是要等秋后处斩。

 

小地官斗胆一拜:“大人。”

 

沈巍:“查查他身上的混沌之力。”

 

小地官没听到后话,又一拜:“这,不符合规矩吧,即便他已不是混沌,也不足以成为危害,但终究功过不能相抵,何况罪大恶极啊。”

 

在以往,沈巍成圣后,自不必再操劳幽冥与人间的杂事,除非旧案旧事难调难解的,作为斩魂使,可自判黑白,处决罪者。但这次特殊,就特殊在地上的人与眼前发生过绝世奇迹的鬼王,有着一模一样的脸。

 

地官乘胜追击:“处决与否圣者可自行决断,但结果不能服众,怕有损圣者威严。”

 

沈巍冷眼一瞥:“不重者不威,不忠者无信,过则惮改。”

 

地官一惊,连忙跪地磕头求饶。当年地府重建,沈巍首先对地府各职人员进行了一次行为准则的整改。千百年来,什么威信,尊敬不过是披着羊皮的狼,藏匿着千刀万剐的目的。而今成圣之人神鬼恶灵无可比拟,所以重建并拟立新制度后,基本无大事不上殿,但他仍旧盯着这些领事行为规范。按照赵云澜的话除了在上面做生物老师,还要在下面当教导主任。

 

线香的那头烟雾重重,地官俯身:“那,将他送哪?”

 

沈巍毫不犹豫:“离开龙城。”剩下的让他自己生自灭吧。

 

地官得令一拜,线香随即消散。

 

地官收了鬼王受命书,召来黑白无常在旁,勾魂链自俩鬼腰间盘出,直勾勾地穿进微微起伏的胸膛,无论生死之人,皆能勾出魂魄。勾魂链弥漫起白烟,黑白收回徒手一空,钩子没有勾出魂魄来。

 

地官不明所以,掌心旋向鬼面的头顶,竟然实测不出任何魂魄。

 

“若以混沌之灵投身烂骨中,多少应该有一魂一魄,怎的徒有个空壳,确是生人样?”地官想到什么,又连连摇头,无魂无魄的怎么借尸还魂,关键鬼面投身的尸体也没有魂魄。

 

地官让黑白捆住沈面:“若无魂无魄,也就毫无威胁了,为以防万一,送走前确认下是否还有前生记忆。”

 

地官正投入间,沈面睁开眼睛,眼底浑浊地晃过无数恶鬼,他以为在梦中:“地府?”

 

沈面的声音如落针一样钻进地官耳中,地官如临大敌,忘了自己的目的,头顶的手立即施法,钻出来的黑雾笼盖住鬼面,嘴里念起咒法,势必要把他的脑仁挠空也不能让他想起前生,他警惕地盯着沈面反应。

 

“你知道这是哪?”

 

鬼面眼睛浑浊转为清明,瞥了眼长胡子长头发的老头:“你是谁,我要回去,我哥哥是沈巍,带我回去。”

 

完全没有请求意思,喝令的声音在地官耳朵里衍生出诡谲,犹如当日鬼面狂作嚣张的样子。他的法力完全没有用,他再要施法,就听到犹如来自地狱的声音

 

“我哥哥,在哪。”

 

沈面有点不耐烦,不知道这个老头子对着自己鼓囊什么,完全不理会他的问题。他想走,想找到今天看到的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他直觉,那个人一定是自己的哥哥。

 

黑白无常见情况不对:“大人,如果未能消除记忆,放出去为祸人间,鬼王会降罪,会质疑地府忠心,不如照章办事,也算达成鬼王之愿。”

 

沈面不明所以,但敏锐地能感知自己即将濒临死亡,可他动也不动。

 

地官不知他又要生出什么伎俩,眼底倒映出鬼面扭曲浮肿的脸,不断地膨胀恐怖的脸直到最后爆炸。

 

他眼底刀光一闪,心中一横:“鬼王原想删你记忆,逐出龙城留你一命,只可惜你非执念于此,按照地府新规,原轮回之役鬼面一族,来犯人间者,均杀无赦!”

 

沈面脑中理解不了这个老头说的每一句,只觉心中恶寒,有一股似曾相识的绞杀围绕过来,他心底沉沉一滞,好像有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有谁也曾这样对待他。无由来的沉重,以现存的情绪和记忆力没有一点解释可以去缓解。

 

见那老头冷面如僵,周身掀起阵法,掌中旋出六棱利刃,沈面闭眼,生不知为何生,死也不知为何死,当死便死吧。


.....................


Mysteya
  画稿画累了速摸个狗

  画稿画累了速摸个狗

  画稿画累了速摸个狗

AKA
古書13啟發的鬼面背景短漫 個...

古書13啟發的鬼面背景短漫

個人向,可能有OOC

全三頁在藍鳥,這裡應該會被夾

在推上有寫下個人看法,雖然應該沒人在意(淦)

古書13啟發的鬼面背景短漫

個人向,可能有OOC

全三頁在藍鳥,這裡應該會被夾

在推上有寫下個人看法,雖然應該沒人在意(淦)

群鸟、溪水、火焰

【杀机乙女/鬼面】死火山

存在有:乙女向/全文4500+/很意识流的瞎写/非典型乙女/不知道怎么写了/总之第一次尝试写/…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篝火噼里啪啦地跳动着。

       三个人面面相觑,木材断开的细小声音仿佛在谈论什么。

       还是有人先开口了,“……我说,她已经跑出去这么久了,恶灵也应该把她揪回来了吧。”克劳黛特转头望着身后被迷雾包裹的森林。那里什么都没有、吞没了昼、吞没...

存在有:乙女向/全文4500+/很意识流的瞎写/非典型乙女/不知道怎么写了/总之第一次尝试写/…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篝火噼里啪啦地跳动着。

       三个人面面相觑,木材断开的细小声音仿佛在谈论什么。

       还是有人先开口了,“……我说,她已经跑出去这么久了,恶灵也应该把她揪回来了吧。”克劳黛特转头望着身后被迷雾包裹的森林。那里什么都没有、吞没了昼、吞没了夜,唯有乌鸦传来两声刺耳的啼鸣。

       雾中世界没有死亡的概念,连时间也被剥夺,失去了太阳和月亮,你们唯一能依靠的就是每次游戏结束时睁眼再见的篝火。哦、你啊?连这点仅存的庇护也不想要了吗?

       哦、你啊。你穿行在随风摇晃的枯枝之间,明明没有风扶起你的发梢。漆黑高大的树木旁,你总能见到多多少少虚白、如烟的人影、嗯,你是见过他们的——克劳黛特、迈克尔、德怀特、弗兰克、梅格、河知云、凯特、安娜、比尔…但是你想见到的影子却迟迟没有出现。

       周围的温度骤降,视野也逐渐开阔,快要见面了噢?已经、快要见面了吗?你的胸脯起伏频率明显更快了,团团白雾从你的脸颊划过、消散。

       你看到不远处有个散发着微光的身影。

       这是、谁啊?

       你把手背到背后,固定好嘴角上扬的弧度,像时针一样一步一步向前。

       睁开眼睛、扒开眼睛。

       被烤干的、被焦灼的、这个生命、

       毫无疑问,

       是真真切切的你啊、丹尼·约翰逊?

      “噢!甜心,你要是能为了我挤出几滴眼泪,说不定我会相信你脸上的笑容。”…丹尼就那样地跪在地上、他的气息仿若游丝,但努力提高自己滑稽的声腔。你站在原地、视野里满是他,还是它?…烤坏的皮肤还未脱离灰烬般的手臂微微抬向你的方向。

       你什么话都没有说。

       就这样直愣愣看着丹尼,看着…那滑稽的面具此时已经融化,在此刻和归属者的面部融为一体,丹尼的肋骨就那样暴露在这寒冷的空气中,里面内脏冒出的热气的速度和你的呼吸频率相同。

       你吸了一口气、空气干涩的、刺骨的。

     “已经可以了、嗯、已经很好了。”丹尼的声音、你听见他的声音变得粘稠、音节缺失、好像是喉咙被什么堵住了、大概是融化了吧。

       也不是谁的错啦。

       他笨拙地吸气,就要身体前倾,向外稀里哗啦地宣泄出呕吐物。

       你的声音、他苟延残喘的声音、你呼气的声音、他低吟的声音、空气冰冷的声音、啊啊,“呕吐着的怪物,呕吐着,可不能靠近肮脏的孩子哦。”

       你保持着那个笑容,笑着向他又近了一步。你看到他微微上抬自己融化的头,让自己不一头栽下去。

      “那种事就连我也知道。”

 …… 

       逃生者中极少数人觉得鬼面是个聒噪的家伙、啊、说的就是你哦。大部分人对鬼面的印象还是"缄默的、沉寂的、死夜一般的",毕竟在恶灵的游戏里,你们是被他们捕猎的一方。夜色永无止境,暗夜是鬼面的帮手。他初来乍到时,很多逃生者都吃了他夜幕的亏,手粘着电机的凤敏突然被从拐角里出来的鬼面一把抱起,但那局你们还是三跑了。

    “是不是你们俩都这么沉默,所以看对眼了啊!”凤敏用手肘戳戳走神的你,现在她和你一起等待着下一场游戏的开始。

    “…他很沉默?”你只向凤敏怀疑了其中一个人,这让你逐渐开始回想第一次遇见他,似乎沉默并不是你对他现在的印象…怎么形容呢,你想、大概是死火山那种的?哦不,死火山不会喷发,但丹尼总是喜欢对你喋喋不休,现在。

     “是啊,也就只有你会和他情投意……呜呃!”大概是听不下去,你抓了一口"出口!蛋糕"塞到凤敏嘴里。

       你也为自己奖励了一口蛋糕,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哦、那次,凤敏被鬼面初见杀后你埋伏在钩子附近,靠着手电和堵门卡位骚扰鬼面,凤敏成功摇了下来。鬼面本来想继续追逐凤敏,但你一直在他旁边晃手电成功转移了他的注意。

       新手屠夫的第一次,还需一击就进入濒死的你,这些因素让他上头地追逐了你五台机。在开启大门后,你站在窗户后面,隔窗看着鬼面向大门方向望了望,然后扭头过来看着你。

       怎么说你呢、拜托,小姐,你从那个时候开始、还是更早啊、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弧度的微笑了么?你没有动,他也没有动,僵持到终局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向前迈了一步、他向前迈了一步、你倾身、他举刀、———— 

      你在他肩膀上没有做任何挣扎、估计同伴们应该到了大门附近,他把你挂上钩子,尖锐的金属刺破肉身、无论经历多少次,神经的刺痛还是不会消散的、面部不自主的扭成一团,狰狞着。

       发热、心跳急剧加速、失重感、喷涌的鲜血、失血过多、眩晕、窒息感…此刻,你将后槽牙咬紧,还是避免不了吃痛的闷哼。鬼面似乎对你的变化有那么些兴趣,于是你又留住了他几秒、嗯?有一秒么。模糊的视野中,你看到他好像要转身离开。

     “…你追不上了,但我可以给你一点建议。”那团身影停下了、但那惨白的面具没有转向你。

     “哦——呼、鬼面先生,如果可以的话,您需要一些设计、嘶…!”钩子上恶灵的肢节开始出现,你顾着调侃,没有看到其中一只已经戳向了胸腔。

       他终于肯转过来看你,似乎好奇你接下来会讲什么。

     “……哈,你要知道,你不可能只追在我后面的、有些时候,面对我们、呃!”你只腾出一只手和恶灵僵持,另一只手示意鬼面再凑近点。“你最好懂得…懂得设计…让我们想不到你的路线、对,就那样设计、然后就会给所有人一个惊喜!”

       你只是想让游戏更有意思一点、毕竟雾中太乏味了,不是么。你把他招呼过来,他也配合你,听着你在最后几秒的悄悄话。

     “……、…、………”

     “就是那样——!”最后你在丧钟轰鸣中被贯穿了身体、……啊啊,又要回到篝火旁边了吗?但是下一局会有趣很多吧…

       ——确实有趣了很多,下一局凤敏出来后抱着你哭诉“我还以为他想开了跟我们闹着玩!结果他卡最后终局挂人封门…啊啊啊这个印度鬼面!可恶啊最后我们都被恶灵插死了,这个仇必报——”她咬咬嘴唇,你只是安慰她下局别贪救人的那些血点就好。

       因为那是你教他的。为了自己在雾中世界能体会到更多的乐趣,你不惜将自己作为设计的一环。

       自从你收到那张“在门口被恶灵插死的四人”的照片,越来越多的照片寄到了你的手里。有的是闪烁的篝火、有的是染血的铁钩、有的是枯萎的花草,而不变的是照片中总会出现的你,还有背面那来自作者的签名——“丹尼·约翰逊”

       恶趣味、但无所谓。每每有照片寄来时,你只是收好,然后微笑着看向视野内的阴影处,你试图从那里找到什么——“拜托,亲爱的,你每次那样笑的时候很渗人,总让我觉得你在生气~”鬼面此时坐在你的身上,不得不说,他的进步飞快,这是你第一次在他手上秒倒。你震惊地回味着刚才的博弈,而鬼面趁机拍下了你的表情,“我更喜欢你这样,甜心,你的情绪变化太少了…太少了!”他兴奋地看着相机里的照片,“为了我…你还可以表现得再受惊吓一些?”你能感受到身上人的热度和重量,失血濒死让你不断地尝试掠夺空气。——呼、呼哧、身上的人压得太死了,现在你连呼吸都显得异常艰难。

       他好像察觉到了这一点,但仍然不肯起身,反而压着你的身子把头俯下来。

       耳畔的细发被他撩起,即使隔着皮质的手套,你仍能感受到他手掌的温热,鬼面捏着你的下巴。此刻,你能感受到你们两个人的心跳、各自跳着自己的鼓点、加速、加速、加速、然后融为一体。“但是这种设计未免开始显得无聊…亲爱的,你倒的太快了。”冰冷的面具上附着着你温热黏稠的血液,每一滴血液砸到你头皮上的时间越来越短,接着你就感受到耳后他透过面具的热气,“……当我还在罗斯维尔的时候。”

       极致有趣的疯子。

       在你勉强维持着意识断断续续听他讲完自己的故事后,你只觉得那句话适合他。为了自己的乐趣没什么不好,因为你也是那类人罢了。鬼面在你的身上得到了设计和捕猎的乐趣,而你也得到了追逐和博弈的刺激。

       只是都为了各自的乐趣服务罢了。

       罢了?

       经常和你组队的逃生者都默认了三放一成了他和你的固定节目,你也不喜欢欠他的,在四跑时总会留下来让他赚点业绩。

      一开始你并不在意他下一局带的什么技能,但一次次印度搭配在他手里运营成逆转游戏的关键,让你逐渐开始去猜测、去揣摩、然后你也开始尝试更多样式的绝活搭配。

      你不得不承认,你逐渐的想下一局还是他、永远是他…永远是他为了你而去变换战术、为了你一局局不知疲倦地杀戮下去。

       你想他为了你做出更多。

       你觉得他会为了你做出更多。

       你这么认为。

       他经常在对局中跟你炫耀他之前的设计多么令人血液沸腾、他的报道多么吸人目光、然后抱怨现在多么无聊、在恶灵把他困在雾中折磨时导致灵感缺失、不过遇到你之后又喷涌出了新的灵感。

      “你这么吐槽上司是会被革职的。”

      “所以你留下来弥补了我的业绩。”

      “并没…”

        他赶忙上前一步捂住了你的嘴巴,“噢,不不不,我知道亲爱的,你一定是这么为我想的!”然后他又放下手,你不同他说什么话。你的目光落到他的面具上,在只有虫鸣和风吹的时间中企图望穿他的面具。

       “……那么就是你想的那样。”你缓缓开口,为了这个,他似乎已等待得很久了。

       “我就知道你是爱我的,甜心。”

       “丹尼,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你的表情太好猜了、谁让你平时都保持一个笑容呢?”

       “你想想啊、一百张照片里面突然出现了一张不一样的、正常人都能看出来吧?”

       “……诡辩。”

      为什么,你逐渐习惯了和他的相处。

      骨鲠在喉的心意,没办法恰当地表达,而丹尼先你一步。

      在篝火、寒风、枯叶、杂草、雨中、你们相拥。

……

        原来周围有这么冷吗?刚刚领悟到的感受,朝着远处,越走越远。

      “我知道你会来,所以我等。”声音的主人此刻摸出了一把匕首交给你。

      “我并不知道在雾中杀手也会死去。”

      “亲爱的,会的。”他将那把匕首塞到你的手里,双掌包裹着你的手。

       丹尼在骗人——大概吧。或许是与你的互动太过频繁,还是他真的试图从雾中逃走,亦或是平时业绩太差,就那样的被注射了恶灵的最新化合物。

      在烈火烧身的那瞬间,他也在想是否还能活下去。

      或许是他在烈火中看见了你,他渴望再最后设计一次——他在赌你是真的爱他、以及自己根本不会死去。他甚至设计了诱导亲自死在你的手下,为的就是能够享受你精神崩溃的表情,为了他自己的恶趣味。——想多看看你不同的表情啊,想看看你为他所作出的表情啊、悲伤啊泪水啊快乐啊笑容啊愤恨啊眉眼啊惊吓啊尖叫啊——啊啊、一切一切、为了他所呈现的。

       精神呢?本能呢?信仰呢?

       病态啊。崩坏啊,凶性啊,坏性啊。

       丹尼透过那融化的面具直勾勾地盯着你。

       ……但你也是为了自己,杀掉生命有趣的根源,你下得去手么?雾中抹杀了你的过去,你为了自己怎么能再次接受自己的乐趣的被抹杀?

     “不…你不会死去。”你走过去捧起他的脸,炙热的…

      滚烫啊。

      鬼面得到了他所期望的变化,属于只他一人的情绪,但他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结果——

      或许是他从没有见过你的情绪如同现在一样爆发,就好像他人对你的评价是和鬼面一样沉默,就好像你之前做的比喻一样:死火山。

      但是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座已经喷涌的火山。

      你抱住他滚烫外翻的躯体,热浪冲击着你的皮肤,你抓着他,你用力地抓着他。汗水、或者涌出的血液混在一起、交融、你感到他外露的肋骨已经戳进了你的肺部。

      滚烫啊。

     “WHAT THE F……”他拼命地想推开你,而你已经摸到了他背后的针管,在他的眼前向自己的脖颈扎去。

    “丹尼,丹尼,丹尼·约翰逊?”你感到呼吸都不真实了,每一声喊出的话,是从哪个人的喉咙里发出的呢。

      是你吗?

      发狂一般,要发热到沸腾了。

      高浓度药剂含量,吞噬你的视觉神经。

      你环住他的脖颈,此时任凭他再怎么推开你,抓扯着你的身体,他再也分不开你了。

      你才不顾他怎么想的吧,他的私欲也好遐想也好真情也好利用也好。

      除了爱都已经空空如也了,像果酱瓶一样。

      已经无法再次混合了,至少啊……

      让我和你在同一起跑线上再会吧!

      我紧抱着不放的你啊。

     “为了我…就算剩下这个细胞也要在我身边活着哦!”

      原来你用这么温柔的声音,说着这么绝望的话语吗。 又或者是,这么绝望的话语,你也可以用这么温柔的声音说出来吗。

      再见了,请多保重。

 ……

      凤敏已经一天没有见过你了,她为你准备的出口蛋糕已经放在篝火旁好久了。

       而你再也不会回来了。

       从那天起,逃生者们似乎对鬼面的印象变成了聒噪的。

       他们隔着老远就能听见鬼面细细碎碎的说话声,但是他在和谁说呢?

       你知道的,因为你是听的最清楚的。

       他向你说的话。


灵感来源:焦灼鬼面-该样本对最新化合物的反应十分怪异,发生了意料之外且无法接受的变异。歌曲《ラヴアレルギー》

悲悲君。
“鬼面搭把手,帮忙按一下快门。...

“鬼面搭把手,帮忙按一下快门。”

“鬼面搭把手,帮忙按一下快门。”

呜呃呃我混圈好杂好冷
(满足自己的东西…)

(满足自己的东西…)

(满足自己的东西…)

悲悲君。
当鬼面看见沉迷switch的你...

当鬼面看见沉迷switch的你时跑过去给你了一根棒棒糖,并且要求你陪他玩儿。你会选择:

...

当鬼面看见沉迷switch的你时跑过去给你了一根棒棒糖,并且要求你陪他玩儿。你会选择:

...

AKA

Shitposts🫵😘💖

P1可以當成CP或友誼向,我沒所謂🥳!不知道要怎樣tag所以抱歉喇!自行封鎖避雷😢🙇‍♀️我只是想畫meme⋯⋯

Shitposts🫵😘💖

P1可以當成CP或友誼向,我沒所謂🥳!不知道要怎樣tag所以抱歉喇!自行封鎖避雷😢🙇‍♀️我只是想畫meme⋯⋯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