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鬼鬼

42991浏览    4732参与
城北徐公

我画不出鬼鬼的万分之一好看

我画不出鬼鬼的万分之一好看

致臻

幻想曲(5)

(12)

  “所有人穿戴设备完毕。”杰森的声音清晰的传入到松露的微型耳返里。

  “游戏开始。”松露回复道。

  黛比按下了电脑键盘的回车键。

  “ Game loaded successfully。”

  机械女音响起,松露知道,游戏初始加载成功了。

  所有人都来到了游戏所构建的初始虚拟环境里。

  “看来不错。”

  阿神第一个来到了这个虚拟环境里,这个初始环境就像是很多游戏都会有...

(12)

  “所有人穿戴设备完毕。”杰森的声音清晰的传入到松露的微型耳返里。

  “游戏开始。”松露回复道。

  黛比按下了电脑键盘的回车键。

  “ Game loaded successfully。”

  机械女音响起,松露知道,游戏初始加载成功了。

  所有人都来到了游戏所构建的初始虚拟环境里。

  “看来不错。”

  阿神第一个来到了这个虚拟环境里,这个初始环境就像是很多游戏都会有的等待厅一样,是一个看起来场地比较小的地方,周围也都是不知道远近距离的黑色墙壁和天花板。他有些意外这个游戏一开始居然就有捏人系统。不过看来应该是为了省时间的原因,这个游戏直接给他们设定好了外形。和自己挺像的。这样也好,不然对于选择恐惧症患者和那种一定要弄的很完美的人而言,一个小时都不够用来捏张脸的,更别提还有身形可以调整了。

  “喔,这个是初始大厅?”羽毛和小光也进来了。

  “嗯?你们的发色?”阿神看了一眼羽毛的白头发和小光的紫头发。

  “哎呦,你怎么还是黑色头发啊?”

  “这个人物设定好像是根据能够采集到的讯息来进行调整的。”熊猫团团和哈记也进来了。

  “可能是阿神你真实形象太有名了。”小光在旁边笑着说道。

  这么一说到确实,除了阿神是黑头发,还有熊猫团团本来的人设也是黑头发之外,其他三个人都是几乎用了他们在Youtube频道上的形象。哈记甚至还是个蓝头发的帅气男子。

  小光和羽毛在旁边狂笑哈记这个美化过分的形象。虽然大家的外貌形象都挺好看的。

  筱瑀和媛媛以及闪闪也加了进来。

  “哎?这个游戏现在可以容纳多少人啊?”阿神问他们。

  “进来之前好像听到有个声音说十四个人。”团团回答了阿神。

  “我们这里已经有八个了…。”

  阿神还没有讲完,巧克力和另外一位黄色头发的妹子也加了进来。

  “十个。”

  “巧克力?佐久?你们也加进来了?”小光看向他们。让他们觉得更好笑的,是巧克力的样貌是他现在Youtuber channel头像的样子,巧克力色的长发搭配比例正好的身材,显得他特别的有君子之风。

  团团和哈记都知道巧克力本人的样貌,于是他们爆发出了比刚刚更大的笑声。

  “很配你呦。”

  “对啊。很配你呦。”团团和哈记一唱一和的说道。

  巧克力很无奈的看着大家。

  而鬼鬼和路还有鱼仔似乎不知道什么原因,在点下确定形象的按键以后,居然被直接传送到了新手村一样的开放世界里。

  “看来是bug了…。”鬼鬼看了看四周淡定的说道。

  “嗯,没错,是bug。”路点点头。

  他们三个人倒是可以听到另外十个人的声音,但完全不知道他们在哪里。

  且阿神他们也听不到鬼鬼这边三个人的声音。尽管所有频道的麦克风都是打开的。

  “话说听那边的交谈来看,我们的形象是根据我们本人和人设来结合的啊。”路对鬼鬼和鱼仔说道。

  “我是觉得蛮有趣的。”鱼仔站在路的身旁说道。

  鬼鬼点点头,表示赞同鱼仔的说法。

  “美化了挺多的感觉耶。”路看了看自己。

  “确实。”鬼鬼捋了捋自己长到及腰的浓密黑发。

  右手区域有地图和个人讯息面板可以调出来查看,左手区域则是背包和技能的查看。在自己可视范围内的上方还有设置按钮和退出游戏按钮。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个退出游戏的按钮看起来要比旁边的设置按钮颜色和明度都淡了很多。

  但他们三个都没有起疑。

  “游戏已加载完成。”

  “Game loading completed。”

  冰冷的机械女音所携带的。是那十名玩家前面展开的可以点击正式加入游戏按键的虚拟面板。

  “所以…还有四个人呢?”

  然而还并没有人回答阿神的问题,所有人都点了那个按键,传送到了鬼鬼和路还有鱼仔所在的新手村开放世界。

  阿神叹口气,也点下那个按键,正式加入了游戏。

(13)

  “嗯?名字的颜色变了耶。”

  在所有人都交流的时候,羽毛发现了一丝异样的变化。

  “哎?对耶。”小光也反应了过来。

  他们现在来到了新手村的开放世界地图里,所有人都可以看到互相头顶上的名字。但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所有人的黑色字样开始变得多彩了起来。

  小光和羽毛还有媛媛和鱼仔变成了同色的字样。

  鬼鬼和路还有阿神变成了同色的字样。

  “这是分组吗?”佐久和巧克力变成了同色字样。

  “可是人数不对啊。”熊猫团团和哈记还有筱瑀和闪闪变成了同色字样。

  “对啊,怎么是十三个人?”众人疑惑。

  “因为还算上我。”此时还有一个人传送在了阿神旁边。他们这一队的字样颜色都是白色的。

  “松露?”

  “夫…。”小光及时的捂住了自己的嘴。他知道自己不应该在别人面前叫她夫人的。但是似乎成为惯性了,自己一时改不了口。

  “看来系统计算出来我该加入的队伍了。”松露对着鬼鬼笑了一下。“你们之前的队伍分配也是有计算机在外面随机计算的。”

  “原来如此。哎?不对,那我们只有两个了啊。”巧克力用抱怨的语气说道。

  “那也是计算机随机计算的结果。”松露摊手道。她毕竟不是技术性人员,而是执行性人员。所以对于这个结果她也没法改变。

  “你就不能再弄两个进来吼?”

  “设备不够。”松露看着巧克力说道。

  “十四个人就是上限了,如果再有多出来的人,这个游戏的稳定性可能会一定的影响。有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bug出现,最轻的是我们所有人被强制退出再进来。”

  “你在测试游戏?可是这不是成品试玩吗?怎么搞的像半成品一样?”路在松露的身后问道。

  “这是成品。”松露转过身看着路。

  鬼鬼默默的朝着松露那边走了几步。

  “但是每次游玩对我们而言都是一次测试。你可以当成是…职业病。”

  松露对着路说道。

  路理解性的点点头。

  “我们走吧,这里试玩的环节已经为大家把武器和等级都调整好了。我们直接走到下个地图去,体验一下打Boss吧。”松露对众人说道。

  “好的。”鬼鬼应和道。

  然而,没有任何人发现的一件事。

  那就是…。不远处还有一个人影从草丛里钻了出来。边往前走边拍了拍自己衣服上看不见的脏东西。

  “哎呦,你这花草,真是不爱护老年人,居然敢扎我。看看阿嬷待会怎么修理你。”

  “哎呀,安捏母汤捏。他们怎么就走了?不行,我要跟上去。”

(14)

  体力上面没什么不舒服的反应。就目前状况来看,这个游戏没什么问题,内部的建模地图都很精美。还有逼真的光影效果,这要是放在电脑上,那绝对会闻到显卡的焦香。

  “从这座桥过去就是下一张地图了。这次的试玩环节里各地图是都打开的。等到正式发售的时候还是要各位自己一关关打过去的。”

  松露对跟在她后面的Youtuber们说道。

  “所以,这次的试玩环节里会有什么?”阿神紧跟在松露的后面问道。

  “打怪。”松露回答的很简单。但与此同时她的心里有一块地方装满了担忧。

  本来过了这座桥,应该会有一个专门的任务npc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松露并没有看到那个npc。

  系统错误吗?这种时候会有这样的bug真是不应该。没有了那个npc,那也就表明他们没有办法接到任务,可也总不能让这些人一起登出游戏再进来吧?

  松露内心里的不安又开始涌动了起来。

  她调出了自己的背包面板,然后调到装备面板上。把背包里的刀装备到了自己的武器栏里。

  瞬间,一把长长的宽刀就出现在她的手里。刀刃处锋利无比,黑色的石头呈锯齿状与另一半白色的刀身完美的嵌在一起。

  这把刀的起码有一米五的长度。刀身几乎和人的腰部同宽,刀背的厚度有五厘米。握柄处做的手感非常舒服。

  她在看到原本npc该站着的地方有一大滩的血迹之后,内心深处的不安瞬间被放大了不少。

  这不是正常的。

  她的内心非常清楚这一点。npc居然都会被杀死,这足以证明,这个游戏出现了巨大的不正确性。她开始在犹豫,自己要不要登出游戏去修改一下游戏内部的错误。

  自己现在在游戏里,没有办法联系上黛比还有杰森他们。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外面的电脑屏幕上是否能看到游戏内部的这个错误。

  松露皱起了眉头。

  “请各位玩家装备上武器。”松露打开了左手区域的技能面板。

  “是有什么怪物要出来了吗?”鬼鬼站到了松露的前方。他的装备是一把镶嵌着华丽红宝石的法杖。

  “本来是想做成新手教学性质的游戏的。但是似乎游戏出现了bug…把第五章的boss给提前召唤出来了。”

  松露把自己的神经绷的很紧。

  羽毛在空中一个提升跳跃,也来到了所有人的前面。因为他是盾牌。

  几秒以后,大地开始由缓变得剧烈震动了起来。

  一只巨大的怪物从地底冲了出来。

  “雪怪…。”松露立刻把刀插到地上,淡黄色的防护罩瞬间从地底生出护住了她。

  “这个怪物你们不觉得太大了吗?!”巧克力的声音听起来都快破音了。

  巨大的怪物发出了怒吼声。其发出的声波和冲击波让所有人都只能捂着耳朵被大风往后吹。

  羽毛跟松露还在前线待着。因为他们的护盾防住了风力。

  “我们要怎么攻击它啊?”小光拿着双刀跳到了松露的旁边。他认为这位勇者镇开发团队的队长一定知道一些方法来打这个怪物。

  松露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他。

  阿神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魔杖。似乎自己手里的这把武器有些…小。

  但只是轻轻的挥动了一下,巨大的金色双层魔法阵就在他身前展现了出来。几把淬火的蓝色镂空剑从魔法阵里迅速飞了出去。

  还好羽毛反应及时把盾迅速的立在了松露背后,不然那几把淬火的剑全部都会攻击到她身上。

  “那个到底是什么啊?”佐久紧紧的拽着巧克力的衣服。她是一名治疗师,此时却害怕的连身体都在抖。

  没办法,这个几乎像一大座火山的绒毛怪物…实在是让人有些心力憔悴的感觉。和那只怪物比起来,他们这十几位玩家是可以用蚂蚁的大小来形容了。

  那个怪物仅仅一个原地转身,整个震动就把他们从地面震到空中。这种实力上的悬殊实在是让人觉得心累。

  但是松露知道,不对劲的地方才刚刚开始显露出来。

  她无法退出游戏了。

  怪物的大小也完全超出了正常范围。本来应该只是三层楼高的怪物现在几乎和整座火山一样大,血量更是有十层的厚度。

  一个人三千的血量和上百万的血量,即使是某卡牌手游的对战系统恐怕都没有这个坑。

  可是她并不清楚怎么会发生这么恐怖的系统bug。

  难道说…。

  她转过头看了一眼人数。

  然而就在她分神的这一秒,那个巨大的雪怪就已经发现了他们并且把自己的手握成拳头朝向他们狠狠地砸了下去。

  “小心!”

  所有人还没来得及反应。以松露所在的地方为中心的方圆几里已经完全变成了巨大的凹坑。

  而她也结结实实的挨了那一拳的重击。只来得及释放了一个单层护罩。但显然她低估了那一拳的攻击力。

  她感受到了巨大的疼痛感,但还不至于昏过去。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hp条,近三分之二的血全部都没了。

  “还愣着干嘛?”鬼鬼立刻握住松露的手飞离了那里。

  “这也太危险了。”小光在旁边看着他们。

  佐久颤抖着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可能是这游戏太逼真了,她居然问巧克力如果松露死了是不是就真的要去天堂了?

  巧克力只能安慰她没事的。这只是个游戏而已。

  闪闪也是治疗师,但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她居然无法治疗松露。

  “难道是因为不同队吗?”团团在旁边很是困惑。

  “或许这是个原因。”羽毛在旁边说道。可是与松露同队的阿神、路、鬼鬼全部都没有治愈能力的。

  “这可怎么办?”筱瑀和闪闪很担心的看着松露。

  一把巨剑从空中飞过,越过众人的头顶,直接击中了那个怪物的头颅。

  “啊啦,阿嬷不是说了吗?要等等我啊。”

  一位烫着时髦灰色卷发的人站在不远处的山丘上插着腰看着他们。

  “果然呢…呼…呼…。”松露喘着气说道。血量还在损失的状态上。虽然很血条的变化很细微,但她知道不过多久自己还是会死。

  “十五个人?怎么回事?”

  小光也迅速反应出了问题所在。

  鬼鬼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技能面板,在发现自己真的没有治愈魔法之后,很是失落的把身体背对着松露,神色有些哀伤。

  “难怪我说怎么从一开始就会有问题。原来是因为还有第十五个人啊。”路站了出来,面对着那个山丘上的人说道。难怪他和鱼仔还有鬼鬼居然会先比阿神他们来到游戏世界里,原来是因为一开始就出现了问题。

  那个人此时抛出去的剑又闪回到了他的手里。他从山丘上跳了下来,来到了众人的面前。

  “…柏慎?”小光认出了他。并看到了他头顶字样的颜色,和巧克力他们那队的一模一样。

酒墨子(*/∇\*)

今天啥也没干,就搁那画个破图
三张沾沾卡,一张没沾到
好气

今天啥也没干,就搁那画个破图
三张沾沾卡,一张没沾到
好气

谢谢你哦,阿然

p1终极狼人杀里的
p2,3小男孩的故事??

p1终极狼人杀里的
p2,3小男孩的故事??

退堂鼓本鼓

追加可爱鬼一枚~ヾ(@゜▽゜@)ノ  

追加可爱鬼一枚~ヾ(@゜▽゜@)ノ  

墨家小叛逆
我鬼真的超绝可爱啊啊啊啊啊!...

我鬼真的超绝可爱啊啊啊啊啊!

花匠造型可给我心动坏了(⁄ ⁄•⁄ω⁄•⁄ ⁄)

我鬼真的超绝可爱啊啊啊啊啊!

花匠造型可给我心动坏了(⁄ ⁄•⁄ω⁄•⁄ ⁄)

酒墨子(*/∇\*)

大概是合集
每一期都可爱死了(*/∇\*)

大概是合集
每一期都可爱死了(*/∇\*)

决心小树枝
不画了【突然消极】 我好像第一...

不画了【突然消极】

我好像第一次画棕发鬼

。。。。。


有空画完

没有鬼鬼的粮我要死了( ◢д◣)


不画了【突然消极】

我好像第一次画棕发鬼

。。。。。


有空画完

没有鬼鬼的粮我要死了( ◢д◣)


谢谢你哦,阿然

hhhhhhh是最新一期的终极狼人杀
“挂兔子腿卖人腿的就是你哦鬼鬼”
“卖关东煮做错了什么?qwq”

hhhhhhh是最新一期的终极狼人杀
“挂兔子腿卖人腿的就是你哦鬼鬼”
“卖关东煮做错了什么?qwq”

龙肆(白小甜)

【白撒】谁在说谎呢~

【这又是一个疯疯癫癫的脑洞】

【其实感情线并不是很明了,主人公是白和我,鬼鬼和撒老师,cp包括白撒,我和鬼鬼,就这样】

【ooc预警,人物崩坏预警】

【人设如下】

17岁白月光,MG私立高中高二学生

16岁龙小桃【也是本人】,MG私立高中高一学生

撒医生,25岁,MG最好的心理医生

鬼助理,22岁,撒博士的学生兼助手

【走着】

撒博士带着鬼助理来了全市有名的有钱人家,白家,鬼鬼感叹了一声“哇。。这个别墅真大”撒敲敲她的头“办正事”

撒在心里默默感叹,这家人说起来也是可怜,五年前这家人发生惨案,两个孩子亲眼目睹了爸爸妈妈的死亡,据说妹妹吓的直喊,哥哥也是吓的够呛,也许是...

【这又是一个疯疯癫癫的脑洞】

【其实感情线并不是很明了,主人公是白和我,鬼鬼和撒老师,cp包括白撒,我和鬼鬼,就这样】

【ooc预警,人物崩坏预警】

【人设如下】

17岁白月光,MG私立高中高二学生

16岁龙小桃【也是本人】,MG私立高中高一学生

撒医生,25岁,MG最好的心理医生

鬼助理,22岁,撒博士的学生兼助手

【走着】

撒博士带着鬼助理来了全市有名的有钱人家,白家,鬼鬼感叹了一声“哇。。这个别墅真大”撒敲敲她的头“办正事”

撒在心里默默感叹,这家人说起来也是可怜,五年前这家人发生惨案,两个孩子亲眼目睹了爸爸妈妈的死亡,据说妹妹吓的直喊,哥哥也是吓的够呛,也许是凶手心软了,并没有伤害两个孩子,最后凶手居然是孩子们的亲舅舅,两个孩子被送去做了心理辅导,当时的撒还是个学生呢,亲眼看着两个孩子发抖的样子,回忆完,撒叹了口气,今天叫他来的则是当年惨案里的哥哥,白月光

撒带着鬼鬼敲了敲门,门开了,撒和鬼鬼看见了戴着眼镜的白月光,明明只有17岁,却看起来比鬼鬼还要成熟,可能是家庭的缘故吧,撒说着摸了摸白的头“小白,今天把我们找来什么事啊”白的耳尖红了一点“撒医生,我不是孩子了”然后白表情严肃了起来“今天找你们来,我想跟你们说说我妹妹”这门外走进来一个女生,穿着酒红色的超短裙画着浓妆就进来了,一看就是个叛逆少女,这就是白月光的妹妹龙小桃,白首富的第一任妻子在白月光五岁时就离开了,这才有了白首富的第二任妻子,也就是龙小桃的妈妈,白首富多次说想让龙小桃改姓白,可是龙小桃死活不愿意,非要跟妈妈的姓

龙小桃朝鬼鬼和撒挥挥手“撒医生好,鬼姐姐好”说完便上楼了,白叹口气,把撒和鬼鬼带进了书房“我妹妹她生病了”撒有些疑惑“前一周,我看着小桃进了浴室,可是三个小时过去了,还是没有出来,我有些担心,家里的女佣们有全被妹妹赶走了,所以我就进去了”撒和鬼鬼一起张大了嘴“进去了??她在洗澡诶”白连忙解释“平常妹妹洗澡都拉着浴帘的,我进去后也是站在浴帘外”撒点点头“然后呢”“我站在浴帘外喊她,喊了几声浴帘被拉开了,小桃她压根没有脱衣服,就穿着自己的校服洗的,衣服上都是睡,最主要的是,她看我的眼神,令人害怕。。就像。。根本不是小桃一样的眼神,不。。不,我确认那人不是小桃,小桃她。。她病了”白月光越说越激动,甚至站了起来,撒皱了皱眉“确实有些奇怪”这时站在靠门那边的鬼鬼听见了声音“诶。等等,有哭声”白一听见就飞奔了出去,跑到了楼上龙小桃的房间,然后打开了衣柜的们抱住了里面的龙小桃,撒和鬼鬼也赶了上来,可是龙小桃却穿着一身男人的衣服缩在白月光怀里哭,撒有些奇怪“小桃,你不是刚刚回来吗?怎么这身衣服”等龙小桃稳定下来后撒开口问到,龙小桃摇了摇头“没有。。我今天一天都待在家里,没出去。。”鬼鬼扭过头看了一眼白,白把他们叫了出去“她最近的情况越来越差了,这种情况不是一次两次了,她开始经常记忆混乱”撒医生神情严肃的点点头“她平常和什么人接触吗”白接着说道“这也是我要和你们说的,我怀疑,我妹妹被一个男生缠上了”白看了看龙小桃的房间“鬼鬼姐,你去帮我看着点小桃行吗”鬼鬼点点头,进了屋里

白和撒又回了书房“我前几天叫人解开了我妹妹的手机”撒看着白月光,总觉得白月光哪里不对劲“我不太建议这个做法啊”“可我也是没辙了,我查了他的聊天记录,有个男生给他发了将近五十多条的骚扰信息,大概的内容就是喜欢我妹妹”撒摸了摸下巴,白握紧了拳头“最后一条就是在我妹妹开始不正常的前几天,他问我妹妹今天晚上在旅馆睡的怎么样”撒拍了一下桌子“你问过小桃吗”白点点头“她说只是和朋友出去玩那个男生送她去旅馆休息”撒摇了摇头“还要在细致的调查一下那个男生”白和撒又聊了一些关于龙小桃的事“时间不早了,我去叫鬼鬼,我们回去了”

撒刚打开门就被门外的鬼鬼吓了一跳,鬼鬼似乎是想说什么,鬼鬼扭过头去,撒也随着鬼鬼的视线看,龙小桃满眼泪水的摇了摇头,鬼鬼拉着撒就往外走,都没和白打招呼,走出去,鬼鬼还是总回头看龙小桃房间那个方向

撒坐在车里,车离房子越来越远,鬼助理似乎一直想说什么,撒看着她“怎么了?”鬼鬼捏了下衣角“撒老师,刚刚小桃跟我说,她哥哥白月光开始变的很奇怪”撒急停了下车“啊?”鬼鬼坐在副驾驶上点点头,撒眼神凝重了不少“明天咱俩再去看一趟”

第二天鬼鬼和撒又出现在了这栋房子前,鬼鬼敲了敲门,门有一会才开的,是龙小桃开的,鬼鬼试探的问“抱歉没提前通知你,我们可以进来吗?”龙小桃点点头,似乎没睡好的样子,撒跟着鬼鬼进到了屋子里,龙小桃坐在了沙发上“今天哥哥没在。。”龙小桃望了望墙上挂着的一家四口的照片,这个细节被撒捕捉到了,撒开口说“小桃,我想问你,你是不是被人纠缠了”龙小桃抬起头,眼睛里都是泪水,拼命的摇头“不是。。不是!”然后崩溃的砸碎了一个杯子,碎片溅到了鬼鬼的腿上“嘶!”鬼鬼抽了口气,龙肆的面色更不好了“对不起。。对不起鬼鬼姐!”鬼鬼摇摇头“没事,小桃。。和我们说说吧,我们会帮助你的”龙小桃抓着自己的手,颤抖的说到“大概是一个月前,我哥他。。他。。像疯了一样,他注册了一个小号,每天给我发消息,有一次我醒来发现我在旅馆,我吓坏了,他就给我发,问我昨天睡的怎么样?”龙小桃边说边拿起手机的聊天记录给两人看,撒拿过看“这。”撒贝宁发现现在是七月中旬龙小桃在家里还是长袖长裤穿着,他走过去,挽起了龙小桃的袖子,胳膊上布满了伤痕“这是!”鬼鬼抱住了龙小桃“是不是他干的,是不是白月光干的!”龙小桃拉住鬼鬼的袖子“别走。。不是。。不是哥哥打的”这阵龙小桃手机里那个“白月光的小号”发来了消息“你在哪?”龙小桃害怕的颤抖了一下,撒拿过了手机“边上有别人吧”

这时门开了“小桃?”是白月光回来了,他似乎一点也不介意看见鬼鬼和撒医生,但还是装作震惊的啊了一声,龙小桃看见他拿着手机就回了屋里,锁上了门,白月光坐在沙发上,优雅的换了个姿势“她是不是说什么?”白月光扶了扶眼镜,盯住撒医生,他根本没去看鬼鬼“撒医生,你很瘦呀~平常健身吗”撒医生摇了摇头,坐在了白的对面,直到天黑了下来,两人还是盯着互相,鬼鬼被这气势吓到,敲了敲龙小桃的门“是我,鬼鬼”龙小桃打开了门,满脸泪痕的抱住鬼鬼,然后冲着楼下的两人露出了笑容,接着抱紧了怀里只比自己高几厘米的人,用奶声奶气的声音说到“鬼鬼姐姐,我希望。。你是我亲姐姐”鬼鬼摸了摸龙小桃的头,回头瞪了瞪白月光,接着又用哭腔说着“我怕。。鬼鬼姐姐,你陪我一晚上。。。好不好。。我怕”鬼鬼看了看撒医生,撒医生点点头,白看了看撒“看到了吗,现在啊。。撒医生,你说,谁说的才是真的呢?”撒起身上楼,在鬼鬼身边说了句“小心点”鬼鬼点点头,龙小桃听了像崩溃了一样的上前要推撒医生“什么意思!小心我?”白月光抓住了龙小桃的手,龙小桃看见这手是白月光的,突然就害怕的哭泣了“放开!放开!滚!你走开!我没有你这样的哥哥!”鬼鬼抱住了龙小桃,龙小桃扭头抱住了鬼鬼,只是默默哭泣着

白和撒一起走出去,撒也没有理“今天你睡床,我睡沙发”撒打开了车门,白点点头,站在人身后,拍了拍撒的屁股,撒握紧了拳头,白看见就笑了,放开了手去了副驾驶“我总觉得龙小桃有个狐狸尾巴,所以,我也想摸摸你有没有?”说完白就坐在副驾驶上安静的不行,不过那抹邪笑总是让人忽视不了“白,你在跟我讲。。”“龙小桃?一会吃什么”“我说。。”“一会吃什么”“你想吃什么”“火锅”“行。。”“一会吃饭时和你讲”

整个偌大的房子只剩龙小桃和鬼鬼两个人,鬼鬼正摸着龙小桃的头,这时鬼鬼的肚子毫无防备的叫了一声,鬼鬼害羞的捂脸,龙小桃则笑了笑,起身走向厨房,打开了冰箱“姐。。姐?可以这样喊你吗”鬼鬼点点头“当然可以了”龙小桃看起来很开心,开始清洗蔬菜,鬼鬼的手握住了龙小桃的手,和她一起洗菜,鬼鬼没看见龙小桃的脸红的跟两人手中的西红柿一样“小桃,你跟你哥哥以前关系好吗”鬼鬼望了望墙上的照片,龙小桃颤了一下“我上初中前还行,哥哥特别温柔,可是上了初中白哥哥就开始对小桃不好了,白月光他总是会说我,他说我不好,哥哥说我是个狐狸,我明明只是想让他夸夸我,他就骂我!”鬼鬼注意到这段话的混乱“小桃你等会啊,我去给撒撒发个消息”龙小桃点点头,等鬼鬼转过头就捏爆了刚刚那个西红柿,红色的汁水溅满了水池,她似乎对撒撒这个称呼很不满意

鬼鬼给撒发了消息“撒老师,刚刚我和小桃谈话,两分钟,她对自己和白月光的称呼换了很多次,她现在很混乱”

白和撒刚进屋,撒就听到了消息,立马拿出手机看,白瞟了一眼“她一直很混乱”撒去准备火锅的食材,白则坐在沙发上,给谁发着消息,撒并没有理会,两个人没了交流

直到锅里的水卷着肉沸腾时才有了交流“龙小桃,她不管说什么都别信就对了”撒默默的吃着“她以前还好,就是个普通的小姑娘,一上了初中,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 父母面前一套,对我又是一套”接下来的话语就都是说他和龙小桃之间的不和了,撒在心里默默想“叛逆期而已”白透过火锅的热气看撒,撒长的可不像狐狸,像只小羊一样,白月光拿筷子夹住撒的筷子“最后一块肉了~让给我吧,撒哥哥~白小桃是这么叫鬼鬼的吧”撒并没有说什么“她是叛逆期的小鬼,我不是吗?”说着白一口吃掉了最后一块肉

鬼鬼和龙小桃还算和谐,只是吃过饭后鬼鬼去刷碗,龙小桃就从后面抱住了鬼鬼“姐姐,你住在我这吧 我马上放暑假了,就住一个暑假好吗”龙小桃见鬼鬼有些犹豫,长长的睫毛上立马粘上了泪水“不可以吗”鬼鬼立马心软了,回头摸摸她的脑袋“可以,明天你陪我回家拿东西吧,然后再让撒撒送我们回来”龙小桃立马笑了,她和白月光虽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是眼睛出奇的像,鬼鬼盯着她的眼睛看,龙小桃的眼睛里亮晶晶的,似乎有魔力一样,笑起来会眯起来,龙小桃突然想到了什么,颤声问到“那会碰见。。哥哥吗”鬼鬼想了想“可能会,如果害怕就在家里等我吧”龙小桃使劲摇了摇头,握住鬼鬼的手,放在自己脸边蹭蹭,然后说道“有姐姐在,我不怕”鬼鬼脸一下红了,鬼鬼心里嘟囔到“还真像小狐狸”

转天龙小桃和鬼鬼一起去拿了行李,鬼鬼住进了别墅里,白则和撒住在一起,就这样一暑假过去,龙小桃还是缠着鬼鬼不让走,一直到了十月份

就这样白月光和龙小桃一直很稳定,眼看明天就是白月光的十八岁生日了,白给龙小桃打电话“喂,哥哥”“知道喊哥了啊”“什么事”“明天我十八岁生日,想回家过,让我回去吧”“好。”

现在白家别墅里住着四个人,白敬亭和撒医生龙小桃和贵助理,四个人也还算融洽

一直到了冬天,龙小桃一直盯着外面的雪看,撒医生和鬼助理去工作了,白正在看书,抬眼看见自己妹妹正盯着外面看“走吧,我带你去玩”“好。”

窗外飞舞的雪花落在两人身上,白伸手抓了一下雪,感受雪化成水滑落手心的感觉,他扭过头看龙小桃,龙小桃则一直盯着地面上的雪“我想跟撒医生表白”白冷不丁的开口“去呗,谁拦你”

白在当天的晚饭上和撒医生表白了,撒明显不是拒绝的意思,含糊不清的打算糊弄过去,鬼鬼则在一旁看着笑“撒老师,不行你就答应了吧”龙小桃看着鬼鬼“姐姐。。我要是也喜欢你,你答应我吗”鬼鬼也愣了“我。。”龙小桃给了白一个笑,然后开始大哭“撒哥哥你不能和白月光在一起,他会打人的!我身上的伤都是他打的!”白起身走到龙小桃旁边,打了她一个耳光,龙小桃顿时大哭,白月光揪着她的头发进了书房锁上了门,鬼鬼和撒医生都没有拦住他,撒在外面踹门,鬼鬼则心疼的不行,踹了好几脚都没有一点反应,只能听见龙小桃的哭声,撒立马跑出去,去找锁匠,鬼鬼则待在门外守着“白月光你别动她!!”

十一

白月光看着龙小桃,慢慢放开手,龙小桃噗呲一声笑出来,白月光摸了摸她的头“我的好妹妹啊~演的真好”龙小桃拿起一旁的钢笔戳向了白月光,白月光的肩膀开始冒血,白月光也笑了,拿起桌上的刀子刺向龙小桃,龙小桃咳了一“哈。。好。。好。。”白月光说着还转动了几下刀,龙小桃一口咬住了白月光的脖子

十二

谁也不知道那天龙小桃和白月光是怎么被抬走的,只知道两人身上都是血,两人虽没死但失踪了

这是多年后撒说给自己朋友听的“到底谁在说谎?”那个人问“可能都在说谎吧”“现在他们在哪”“谁知道呢”撒耸耸肩,把领子的拉了一下,挡住了脖子上的咬痕,鬼助手推门进来“撒医生,快点走啦,家里的人还在等我们”

【完】

【可能四个人都有点不正常吧。又烂尾了】

LINK.
◢ 小鬼世最可!!!! 好可...

     小鬼世最可!!!!


好可爱好可爱!!!!!!🙋



     小鬼世最可!!!!



好可爱好可爱!!!!!!🙋

Nixiak
鬼鬼这个造型太可爱了8

鬼鬼这个造型太可爱了8

鬼鬼这个造型太可爱了8

致臻

幻想曲(4)

(9)

  戴鸭舌帽的男人此时正排着队等着买饮料。

  他有些失算于今年会展里的饮料机只有三台,而且每台在的位置还不一样,这样子分流的效果其实是不太好的。

  他稍微有一些急躁,害怕等自己买完饮料后,自己的目标就可能会离开那台娃娃机了。

  但还好,几分钟之后就排到了他。他大概扫了一眼饮料机的饮料,最终还是选定了两听低糖的罐装咖啡。

  他知道自己的那个目标会需要这个的。

  然后他拿着咖啡走到了之前看到的那个娃娃机的旁边。

  “嗯…?”...

(9)

  戴鸭舌帽的男人此时正排着队等着买饮料。

  他有些失算于今年会展里的饮料机只有三台,而且每台在的位置还不一样,这样子分流的效果其实是不太好的。

  他稍微有一些急躁,害怕等自己买完饮料后,自己的目标就可能会离开那台娃娃机了。

  但还好,几分钟之后就排到了他。他大概扫了一眼饮料机的饮料,最终还是选定了两听低糖的罐装咖啡。

  他知道自己的那个目标会需要这个的。

  然后他拿着咖啡走到了之前看到的那个娃娃机的旁边。

  “嗯…?”

  有人在自己的目标身旁。这让他停下了脚步,没有走上去进行打扰。

  “…所以,对,这个要放到这里。嗯,没错,多谢你黛比。”

  “所以这个要这么放,对吗?”被叫做黛比的金发外国女人用蹩脚的中文低声问道。

  “对,连接那个app,就可以了。这样就是一个彩蛋了。”

  “ok,leader。我现在回去测试一下。”黛比说完就走开了。

  那个女子沉默的站在原地,不过几秒以后,她又蹲下了身体,仔细的检查着刚刚装上去的那个电子零件是否还有什么问题。

  一个冰凉的触感瞬间抵在了她的脸颊上。

  “谁?…。”

  “是我。”戴鸭舌帽的男人对她柔声说道。他举着之前买的一听咖啡,在等着女子什么时候把它接过去。

  ——与此同时。

  “哎,说起来,我是不是之前听到你说‘夫人’啊?”羽毛问小光道。

  他们此时正融入在阿神的握手签名会下面的那群观众当中。在一片吵闹声中讨论着一些有的没的的话题。

  “夫人?什么夫…,啊,你在说之前的那个女子?”

  “对啊。”羽毛高声答道。虽然两人声音很高,但还是抵不过人群的吵闹声。

  “没有啦,你幻听了啦。”

  “你在跟我开国际性玩笑吼。”

  “没有,真的没有啦。”小光听起来就像是辩解一样。

  “你真的不打算说实话?连我都看出来你之前撞到的那个女子,就是我们稍早之前在门口看到的那位啊。”

  小光沉默了一下。

  他一想到其实就算他现在不讲,等到下午的时候所有人也就都会知道她到底是谁,终究还是把心一横,决定豁出去把真实情况告诉了羽毛。

  “夫人是游戏的美工啦。画技很好,是勇者镇整个开发团队的队长啦。”

  “那你为什么要叫她夫人啊?”

  “因为…她以前和鬼鬼是情侣关系啊。不过两个人早就分手好久了。叫她夫人还是因为以前一起玩某款游戏的时候系统给她随即取名叫蝴蝶夫人,后面我们也就叫她夫人了。不过那是好几年以前的事情了,早就成为猴年马月的事情了。”

  “真的假的?”羽毛看起来很吃惊的样子。他还从来都不知道原来鬼鬼还有过女朋友。

  “哎呀,你不知道也正常,毕竟那个时候知道她的也就是我还有一个绿茶。但是绿茶现在在和梓凛他们一起玩啦,估计早就忘了这件事了。都有五六年了。”

  小光见怪不怪的说道。

  ——与此同时。

  站在娃娃机旁边的女子接过了戴着鸭舌帽的男人递过来的咖啡。

  “好久不见了,鬼鬼。”女子礼貌性的对戴着鸭舌帽的男人笑了笑。她不用看都可以知道这位是谁。

  鬼鬼浅笑了一下,然后把帽子摘了下来。他今天戴着黑框眼镜,看起来很秀气的样子。

  “嗯。好久不见了,松露。”

  “玩的开心吗?”松露问鬼鬼。

  鬼鬼很宠她的笑了一下。

  “还可以。我在等你这里下午的试玩环节。”

  “谢谢捧场。”松露打开咖啡喝了一口。“真没想到你会过来。”

  “没关系的,毕竟也算是你的作品,所以我也是应该过来看看的。”鬼鬼对她说道。

  松露扬了扬嘴角。

  “em…leader,they're have some problems。”松露身上的手环型对讲机里传出了黛比的声音,听起来很急促的样子。

  “ok,I will be there right now。”松露说完这句话后,就匆匆忙忙的和鬼鬼摆摆手走开了。

  鬼鬼看着她的背影。

  真的是大忙人啊。他在心里说道。

(10)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说不定有几率会中奖哦!”

  米雪和安啾还有千千和爱丽莎莎正在一个展台旁边喊道。

  “只要把票根放这个抽奖箱就可以参加这个活动呦,有一定概率可以一起和YouTuber一起参加晚会哦~!”米雪在旁边喊道。

  鬼鬼往那边走了过去。

  “嗨,鬼鬼,你怎么也来了?”安啾认出了鬼鬼。

  “要来参加活动吗?”米雪问鬼鬼道。

  他看了一眼旁边的那一群派对参加活动人。他们把自己的票根投入一个红色的抽奖箱以后简单的登记了一下自己的信息,然后就离开了,继续在场内逛着。

  “不过你也算是个YouTuber,这种活动应该是你来当奖品吧?”千千在一旁开玩笑的说道。

  爱丽莎莎也跟着笑了起来。虽然这几个人不怎么涉足游戏圈。不过不否认这种热闹的活动她们一定都会来。

  鬼鬼很不好意思的摆摆手,表示自己还不够格当“奖品”。

  “别谦虚啊,你好歹也有几十万粉丝呢。”安啾对鬼鬼说道。

  “没有啦。”鬼鬼还是摆了摆手。

  “哎呦,这不是…。”

  鬼鬼听到了小光的声音。

  他直接走了出去。

  “哎,哎?!”

  鬼鬼就像是没有听到小光的声音一样,径直离开了。

  小光和羽毛还没参加过UHC,所以他们并不认识安啾她们。并且她们也不认识小光和羽毛,毕竟没有和自己合作过,生硬着打招呼也不是什么好事,感觉会很尴尬。

  小光和羽毛与安啾那伙人对视了几秒,就互相不发言的离开了。


  阿神在上午的握手签名会活动结束了。

  从聚光灯聚焦的台上走到后台没人注视他的地方后,他重重松了口气,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右手手腕,因为自己的左手要签名,所以他的右手刚刚一直在被他用来和别人握手。然后他又用双手揉了揉自己脸上的肌肉。刚刚好像有些笑的太用力了。

  在调整好自己的状态以后,他大步走了出去,自己刚刚好像在台下看到了小光和羽毛。是时候该去找他们了。

  然而他绝对想不到的是,有个人在二楼把他的这些动作全部都看的一清二楚。

  “没事了,leader。之前的问题已经解决了。谢谢你。”黛比对松露礼貌的说道。

  “没事的,不用谢,解决了就好。”松露把自己瞥到一楼去的视线收了回来。“下次电脑要是再死机你就用那个code的软件就行了。”

  “Ok。”黛比对松露笑了笑。

(11)

  下午四点。勇者镇准时开始了自己的试玩环节。

  其实早在下午的时候,会展里的人开始逐渐变多了。想来参与勇者镇试玩的人变得多了起来。

  然后再后面的发布会上,所有今天来的嘉宾和看众们都看到了勇者镇的leader。也就是整个开发组的组长,那个早上就站在小光身旁的女子。小光和羽毛还有鬼鬼都没有太大的反应。

  倒是阿神看到台上的那个女子后,愣了几秒。小光和羽毛在旁边看着愣愣的阿神偷笑了一下。

  “喔,好好看啊,那个开发组的队长。”闪闪在下面和媛媛讲道。

  “嗯。”媛媛点点头。

  鬼鬼在人群里也面带笑容的看着台上的那个女子。松露。

  松露当然一眼就能看到他,她也回了一个很礼貌的笑容。

  “哈喽,各位。欢迎来到我们所开发的勇者镇的游戏发布会。我是这整个游戏开发团队的队长,我叫松露。Of course,some friends who konw me call me mary。”她说到后面那段话的时候看向了在一旁台下等候的杰森、伊恩还有黛比。

  他们当然听懂了松露的话语,于是给了松露一个大大的笑容,以此来为她后面的演讲加油打气。

  “当然啦,我首先要在这里向各位阐明一下这段时间大家都很想知道的一个事情。”

  松露看向了人群。

  “那就是手环的蓝牙系统已经完全实装了,在今天的试玩环节,各位就会有机会体验到蓝牙连线系统。”

  台下爆发出了欢呼声。

  后面到了四点的时候,勇者镇游戏展台的门口排了长长的队伍。

  所有的Youtuber都一起排在队伍里。几乎是都挨在一起。

  前面的几轮结束后,就轮到了这些Youtuber们。

  “还请各位收起自己的拍摄设备,有背包的玩家请把包放到指定的地方。游玩结束后再取走即可。”PlayStation的工作人员也在一旁帮忙管理着秩序。

  “这些就是Youtuber吗?”伊恩在旁边很有礼貌的问那个工作人员道。

  “好可爱的小男孩啊。”闪闪正好站在伊恩的旁边。

  伊恩对她有礼貌的笑了笑。

  “一组十四个人,目标已达到。”杰森对松露说道。

  松露点点头,让工作人员不要再放人进来了。

  于是,很巧的,正好最后两个人是路和鱼仔。

  而梓凛和願願则被拦在了外面。

  “唔…。”願願嘟起了嘴。“正好把我们给拦了啦。”

  “没办法啊,毕竟人家一场人数有限啊。”梓凛安慰她道。“我们等下面一场吧。”

  “不好意思,这场比较特殊,有可能他们的试玩时间会有些长。”工作人员对梓凛说道。

  对啊,刚刚进去的那波也全都是Youtuber啊…。而且自己刚刚好像还看到阿神在前面了。

  后面有些人因为等待时间很久已经离开了。

  梓凛和願願对视了一眼。

  “真的不可以再多放一个人吗?”梓凛知道願願真的很想玩这个游戏。

  工作人员摇了摇头。

  “那只能明天再来了。”梓凛安慰願願道。

  願願点了点头。乖乖的跟着梓凛一起离开了。

只想咸鱼的沈暮

鬼花匠无敌可爱了✧٩(ˊωˋ*)و✧

鬼花匠无敌可爱了✧٩(ˊωˋ*)و✧

blissful YU大雨

◎多cp注意     是狼人杀

包涵神路神,神羽,神鬼,神光神(后宫王神神子hhh)     有一些就不打tag了(tag打不下了hhh)  

p2把路画矮了´_>`

只要一期影片就可以摸许多没质量的鱼

◎多cp注意     是狼人杀

包涵神路神,神羽,神鬼,神光神(后宫王神神子hhh)     有一些就不打tag了(tag打不下了hhh)  

p2把路画矮了´_>`

只要一期影片就可以摸许多没质量的鱼

腐兔兔

她是哪里来的鬼马可爱小精灵!

她是哪里来的鬼马可爱小精灵!

迟迟楠*

刚看完明星大侦探,鬼鬼超级超级可爱的
(≧▽≦)
明天就要考试了,不紧张╮( ̄▽ ̄)╭

刚看完明星大侦探,鬼鬼超级超级可爱的
(≧▽≦)
明天就要考试了,不紧张╮( ̄▽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