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魁地奇

5759浏览    264参与
眠雨-fuyumiya

摸鱼涂鸦

《关于玩魁地奇被两只狮子头夹在中间这件事》

(嘤鹰好难画

摸鱼涂鸦

《关于玩魁地奇被两只狮子头夹在中间这件事》

(嘤鹰好难画

Lupus

p1 冬天的霍格沃茨真的好美

p2 新曲子完美✓

p3 这个视角真的让人很难受

p4-p7 公平赛赫敏yyds!贝拉回响赫敏伙伴大小双闪也不错

p8 这笑的真不像好人

p9 暗夜庄园套装的戒指不错(小獾獾对不起下次我还

p1 冬天的霍格沃茨真的好美

p2 新曲子完美✓

p3 这个视角真的让人很难受

p4-p7 公平赛赫敏yyds!贝拉回响赫敏伙伴大小双闪也不错

p8 这笑的真不像好人

p9 暗夜庄园套装的戒指不错(小獾獾对不起下次我还

Mrs.Malfoy
麦格教授对不起哈哈哈哈哈

麦格教授对不起哈哈哈哈哈

麦格教授对不起哈哈哈哈哈

卟滋zzzz

魁地奇终于出新表情了!终于不是木呆呆的了!(开心)

新的胜利表情看起来充满了干劲!(确信)

魁地奇终于出新表情了!终于不是木呆呆的了!(开心)

新的胜利表情看起来充满了干劲!(确信)

银桑
女儿打魁地奇的时候穿得真帅气❤

女儿打魁地奇的时候穿得真帅气❤

女儿打魁地奇的时候穿得真帅气❤

夜读难寐

今天打魁地奇发现的一bug:歪嘴长颈鹿🦒

今天打魁地奇发现的一bug:歪嘴长颈鹿🦒

Agnes Ludwig
没人觉得欧文年轻的时候很适合做...

没人觉得欧文年轻的时候很适合做伍德的代餐嘛……而且一个足球一个魁地奇,都是追风少年啊

没人觉得欧文年轻的时候很适合做伍德的代餐嘛……而且一个足球一个魁地奇,都是追风少年啊

温良恭谦让

HP穿越后的佛系生活 (9)塞德里克x原女

飞行课


飞行课如约而至到来,男孩女孩们热情地讨论着魁地奇,不少斯莱特林和拉文克劳的男孩已经开始吹嘘起自己曾经的“辉煌经历”,什么飞行的时候遇上麻瓜飞机,大概都是这么说,但是我敢打赌他们决对连飞机都没见过


我看看旁边热烈的讨论,也想参与进去,但顾及到琳达在旁边也就克制住了。


“你要想去就去吧,我在这里等你。”琳达见了我反应后拍拍我肩膀说


“算了吧,我还是想和你聊会天,不管是我三岁就会魁地奇这事,还是赢了某魁地奇运动员这事,或者是飞行时遇到凤凰这事,哪一件被他们知道了,都会引起轩然大波,姐我还是低调点吧。”说罢我就撩了撩我短发一副傲娇的样子


琳达翻...

飞行课



飞行课如约而至到来,男孩女孩们热情地讨论着魁地奇,不少斯莱特林和拉文克劳的男孩已经开始吹嘘起自己曾经的“辉煌经历”,什么飞行的时候遇上麻瓜飞机,大概都是这么说,但是我敢打赌他们决对连飞机都没见过



我看看旁边热烈的讨论,也想参与进去,但顾及到琳达在旁边也就克制住了。



“你要想去就去吧,我在这里等你。”琳达见了我反应后拍拍我肩膀说



“算了吧,我还是想和你聊会天,不管是我三岁就会魁地奇这事,还是赢了某魁地奇运动员这事,或者是飞行时遇到凤凰这事,哪一件被他们知道了,都会引起轩然大波,姐我还是低调点吧。”说罢我就撩了撩我短发一副傲娇的样子



琳达翻了翻白眼,“又发神经了…”



“嘿,我还是不是你亲姐妹了”我装不住了,笑着拍打琳达的背



这时飞行教授霍琦夫人走了过来



“下午好,同学们”一双鹰眼锐利地盯着我们



“下午好,霍琦夫人”见到教授我们都停下了讲话,规规矩矩地喊



“欢迎参加你们的第一堂飞行课,你们还在等什么?都站到飞天扫帚左边去,来啊,动作快点。”大家都站到了一个扫帚旁,我盯着它,出神地想着哈利波特第一部的片段



“把右手放在扫帚的正上方说:起。来我们一起,带点感情,起……”这么一说,霍琦夫人旁边的扫帚就稳稳当当地落到了她手上



别的学生也开始尝试,我喊了几下居然没有反应,家里玩魁地奇的时候哪会闲着没事对它喊起来,向来都是拿上就走,并且我觉得学校的扫帚一把年纪了可能有些耳背,就想看看身边人的情况,右边的琳达emm....也和我一样,于是看向左边,差点晕厥,这个弗林特什么时候跑到我旁边了?!他低头念着起来,扫帚没什么动静,这时他抬头刚刚好撞到了我的目光,然后就开始嘲笑我:“果然你什么也不会”



我无语地看着这位中二的男孩心想他真的能成为斯莱特林魁地奇队长吗…



为了避免再和他有对话,我转过头“耐心”地对地上躺的扫帚说:“起来,如果再不起来,小心我把你扫帚尾巴给你折断”然后露出来一个核善的微笑



“砰!”声音从后边传来,我的扫帚没起来,弗林特的扫帚却砸到了他鼻子上,他捂着自己的鼻子怨恨地看着我说:“你偷袭我!”



Excuse me?



我又一次无语到了,问他:“拜托,您这位大少爷的扫帚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刚刚根本没喊起来,结果你一喊我的鼻子就被砸到了!”



“所以你就怪我咯”我(地铁老人手机表情)



“我要告诉霍琦夫人!”他捂着鼻子怒气冲冲地奔向霍奇夫人。



但霍琦夫人的脾气我能不知道,她八成批评一下我罢了,所以我根本不在意弗林特会怎么告我的黑状

 


此时我感觉对面一直有人盯着我,我看过去,看到了爱丽丝•沙菲克,她毫无表情地静静站在那里看着我,看到我看过了后也没有任何反应,然后低下头拿起了扫帚接着仍旧安静地站在那里,只是没有再看我。



最后,飞行课就这样戏剧地结束了,我还是有些对沙菲克的举动有些狐疑,她不像一个11岁小孩,虽然我也不是,而且之后几天她的举动更是让我怀疑她的年龄。



来啦来啦,各位是不是已经把我遗忘😣




元碌
赢了,太不容易了,抹泪(;へ:...

赢了,太不容易了,抹泪(;へ:)  

赢了,太不容易了,抹泪(;へ:)  

墨昭.
“听说斯莱特林的那个替补击球手...

“听说斯莱特林的那个替补击球手学姐,上学期把对面追球手的腿打折了…”

“啊??用球棍吗?”

“不是,是用游走球……”

“听起来更可怕了。”

“她真的是替补吗?”

“嘶…我好像明白她为什么是替补了。”

“起因好像是,对面击球手差点把球打到马尔福身上,就是那个,德拉科·马尔福,斯莱特林的找球手。”

“这是公报私仇了吧??没错吧??”

“报复!这绝对是赤裸裸的报复!”

“看这架势,我觉得打断腿都是轻的。”

“我好怕她直接把球棍甩到那人的脑袋上…”

“呜呜,果然可怕啊!!!”


摸了自设在hp世界的光荣事迹,嘿嘿。

今天也是被迫出名...

“听说斯莱特林的那个替补击球手学姐,上学期把对面追球手的腿打折了…”

“啊??用球棍吗?”

“不是,是用游走球……”

“听起来更可怕了。”

“她真的是替补吗?”

“嘶…我好像明白她为什么是替补了。”

“起因好像是,对面击球手差点把球打到马尔福身上,就是那个,德拉科·马尔福,斯莱特林的找球手。”

“这是公报私仇了吧??没错吧??”

“报复!这绝对是赤裸裸的报复!”

“看这架势,我觉得打断腿都是轻的。”

“我好怕她直接把球棍甩到那人的脑袋上…”

“呜呜,果然可怕啊!!!”

 

 

摸了自设在hp世界的光荣事迹,嘿嘿。

今天也是被迫出名的一天。

动作有参考,是个画不明白人体不会上色构图辣鸡的废物,我知道画的很烂就不要喷我了呜呜呜!!!

声明一下,是圈地自萌的德拉科梦女(?是这么叫吧),但是其实脾气蛮好,并且杂食,只要你不ky我的接受度还是很高的,而且并不介意其他的马尔福夫人!只要你喜欢德拉科我们就是好朋友!嘿嘿。但是婉拒拿我的自设做代餐,说实话挺别扭的。所以不想在评论区看到奇怪的让大家都尴尬的话,感谢理解。

鹤骨逍遥

Will Theakston

出生于1984年10月4日 

在《哈利·波特与魔法石》中扮演斯莱特林的找球手Terrance Higgs


这个第一部短暂出现就让我念念不忘的小帅哥(捂嘴流泪),真的太帅了呜呜呜为啥他不出镜得久一点,他和伍德简直是第一部狮蛇双院的颜值巅峰

Will Theakston

出生于1984年10月4日 

在《哈利·波特与魔法石》中扮演斯莱特林的找球手Terrance Higgs


这个第一部短暂出现就让我念念不忘的小帅哥(捂嘴流泪),真的太帅了呜呜呜为啥他不出镜得久一点,他和伍德简直是第一部狮蛇双院的颜值巅峰

氢钾

十六 闪光秘密

  1.内景,布莱克家,??(前后幕之间的某个时间吧)

  温莎:与其把钱拿给那些报刊杂志,我觉得马尔福先生可以直接收买那个斯基特。不然这事没完了。

  雷古勒斯:你这几天有没有去看看玛利亚?

  温莎:嗯。我了问她这是不是真的,她说不是。我觉得这种造谣挺没意思的。

  雷古勒斯:你直接问她的?

  温莎:嗯。

  雷古勒斯:怎么问的?

  温莎:就直接问她当年是不是也有别的爱人,她一开始还有点惊讶,我差点以为真有这么回事,然后我问那雅各布也不是海郡先生的孩子吗——

  雷古勒斯:还真是直接。

  温莎:没等我说完她就笑着打断我说没这回事,当时她挺轻松的,比前两天轻松多了,我...

  1.内景,布莱克家,??(前后幕之间的某个时间吧)

  温莎:与其把钱拿给那些报刊杂志,我觉得马尔福先生可以直接收买那个斯基特。不然这事没完了。

  雷古勒斯:你这几天有没有去看看玛利亚?

  温莎:嗯。我了问她这是不是真的,她说不是。我觉得这种造谣挺没意思的。

  雷古勒斯:你直接问她的?

  温莎:嗯。

  雷古勒斯:怎么问的?

  温莎:就直接问她当年是不是也有别的爱人,她一开始还有点惊讶,我差点以为真有这么回事,然后我问那雅各布也不是海郡先生的孩子吗——

  雷古勒斯:还真是直接。

  温莎:没等我说完她就笑着打断我说没这回事,当时她挺轻松的,比前两天轻松多了,我想那应该是谣言。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个女记者对他们家的事这么热心……(看着思考中的雷古勒斯,安静下来)

  雷古勒斯:嗯?

  温莎:你知道什么?

  雷古勒斯:我还以为和你的宝贝们无关的事你都不感兴趣呢。

  温莎:你也是我的宝贝之一啊。

  雷古勒斯:只是之一啊,我能排在泡泡豆荚前面吗?

  温莎:当然。

  雷古勒斯:跳跳球茎呢?

  温莎:(犹豫片刻,坚定点头)可以。

  雷古勒斯:我真感动。不过这事和我好像也没有很大关系?

  温莎:是吗?

  雷古勒斯: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温莎:我不知道……我也得想想我为什么会这么想……可能……哦!不是你,是帕特里夏。

  雷古勒斯:(失笑)我能排在她前面吗?

  温莎:或许。

  雷古勒斯:只是或许吗?你知道邓布利多最近为她那边的事完全无视我了。不过他可不如你会让我失落。

  温莎:(笑)好吧,如果你告诉我她那边有什么事,我就把你排在她前边。

  雷古勒斯:你又为什么觉得和她有关呢?

  温莎:(叹气)你知道我们的大脑会帮我们把这些有着联系的事情处理好然后直接告诉我们这么回事,但是怎样联系起来的一时半会可没那么容易想明白。

  雷古勒斯:试一试吧,我想听听。

  温莎:你先告诉我你刚才在想什么。

  雷古勒斯:我听到了一些帕特里夏·瑞克匹克和邓布利多的谈话,恐怕……如果这可能影响你的帕特里夏在你心中的形象,我也要告诉你吗?

  温莎:我想知道一些真事。

  雷古勒斯:我保证我不是为了和她争风吃醋。

  温莎:嗯哼。

  雷古勒斯:我认为她与丽塔·斯基特有私交,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事实的部分是:“海郡先生和夫人当年各有爱人,雅各布也非海郡亲子”是帕特里夏·瑞克匹克授意丽塔·斯基特报道的。

  温莎:为什么?

  雷古勒斯摇头。

  温莎:而且,你说是她和邓布利多谈话时提到的吗?

  雷古勒斯:邓布利多默许了。

  温莎:……太奇怪了吧。

  雷古勒斯:我最近又去了几次交通司。

  温莎:嗯?

  雷古勒斯:还是之前的原因,我想再试着问问。

  温莎:哦,就是帕特里夏用你办公室的壁炉去威克福德还是哪之后,感觉被人跟踪的事?之前不是说飞路网管理局的人嘴很紧吗?

  雷古勒斯:不过这次有人向我透露这和傲罗办公室有关 。

  温莎:(惊讶)傲罗在调查帕特里夏吗?

  雷古勒斯:不,不能确定是这么回事。只是说明有人对霍格沃兹的壁炉使用情况感兴趣。

  温莎:好吧……傲罗是不是也管摄魂怪的事?最近又出了一些摄魂怪不受管控的报道,傲罗办公室的主任还有魔法部部长都受到了一些谴责,明明安置更多摄魂怪是巴诺德部长的上一任干的事……

  雷古勒斯:你为巴诺德部长不平吗?

  温莎:我知道她和我们古灵阁的行长瓦维克聊过设神奇植物管理司的事,但是瓦维克不愿意把一些植物公之于众,想藏着自己当宝贝呢。

  雷古勒斯:你希望这样一个部门的建立吗?

  温莎:无所谓。不过我欣赏她对植物的尊重。

  (安静了一会)

  温莎:我们是不是扯远了?刚刚说到哪来着?

  雷古勒斯:傲罗?和摄魂怪?

  温莎:要是R在傲罗办公室中,要放出摄魂怪不是更容易吗?他们现在的主任就是叫罗基特(Rocket)吧。

  雷古勒斯:我知道你爸爸看他很不顺眼。

  温莎:这样吗?真巧。我都不知道。我只是觉得R总要是个什么词的代表,要不然叫这名字多奇怪。下一个我打算猜你呢。

  雷古勒斯(Regulus):你的帕特里夏嫌疑也很大。(Rakepick)

  温莎:说不定你们都是一伙的。

  雷古勒斯:(笑)说不定。R确实不是一个人,是一个组织。

  温莎认真地看着他,等他说下去。

  雷古勒斯:一个神秘组织,我还没那个荣幸知道太多。尽管它还隐蔽于大众的视野,傲罗办公室并不是对R全无所闻。

  温莎:邓布利多告诉你的?

  雷古勒斯:(点头)例行的教职工会议上。出现了这种把手伸向学校内部危及孩子们安全的恶徒,不讨论这个讨论什么呢?我猜测就在不久前,有某个傲罗找邓布利多谈过关于R的一些事。

  温莎:拉文克劳(Ravenclaw)。

  雷古勒斯:什么?

  温莎:一个组织啊。

  雷古勒斯:(笑)那弗立维教授可不就是R的头目了?科丽安也常常有这种令人发笑的思路,不过她可能不会喜欢这个答案。

  温莎:记者协会(Reporters)什么的呢?丽塔(Rita)·斯基特也有R。

  雷古勒斯:把这当成猜谜游戏了,嗯?

  温莎:哦!谜(Riddle),会不会是这个意思呢?就是要人家去猜,表示他们很神秘。

  雷古勒斯的表情瞬间有些僵硬。

  

  2.外景,球场观众席,11月14日 上午

  比赛已经开始,场上球员呼啸飞行,与教授们同一包厢的解说员墨菲·麦克纳利不间断地播报场上进展。包厢后方,瑞克匹克踏着木阶梯走上来,目光锁定坐在最后的斯内普身上。

  瑞克匹克:西弗勒斯,坐在这么后面?(在他身边坐下)正好我们可以聊聊。

  斯内普:有什么事?

  瑞克匹克:你希望哪个队伍获胜?

  斯内普:(瞥了她一眼)今天是斯莱特林对拉文克劳。

  瑞克匹克:(恍然大悟)哦。你当然是希望自己的学院获胜喽。(看向场上,一会之后)你们的追球手差得多。

  斯内普:找球手和击球手好过对方。

  转到场上——艾瑞卡瑞斯连击两个游走球,第一个击向拉文克劳找球手爱丽丝希尔,第二个是和队友的双人击球,击向正在使用帕金式钳击术围抢鬼飞球的拉文克劳追球手——正面夺球的斯凯帕金。第一个球被安娜考克斯挡回,击向第二个游走球,导致第二个游走球路线偏离——从科丽安腰间飞过,斯凯帕金成功抢夺鬼飞球,朝着斯莱特林球门方向飞。

  转到拉文克劳观众席

  罗温:哦,游走球是不是砸到科丽安了?

  佩妮:斯凯!斯凯!球进了!

  (墨菲的声音:斯凯帕金把球投进,拉文克劳20:0领先……)

  唐克斯:她看上去还行。

  图丽普:我还以为砸到了呢。

  佩妮:等她下来给她看一看吧。

  罗温:她肯定说没事。

  转到场上——安娜和豆豆在来回击打两个游走球,艾瑞卡跟着来回飞了一会之后,失去耐心直接从中抢击,游走球再次擦过科丽安身边,冲向观众席,霍奇女士吹哨,艾瑞卡被判击球出场犯规。

  转到观众席

  图丽普:这回差一点。你看游走球都喜欢她。

  唐克斯:游走球喜欢她又不是一天两天了。

  罗温:被喜欢就要被砸,这可没什么好的。

  佩妮:要真是这样,关键的时候科丽安和找球手一起飞,对找球手是一种保护。

  (墨菲:比赛继续进行,现在拿到鬼飞球的是沙菲克,等待他的是来自豆豆的游走球……)

  唐克斯:哇,佩妮,你不是很爱科丽安吗?

  佩妮:科丽安也知道赢球是最重要的。哦!她进球了,真酷!

  转到场上——科丽安用脚踢进了一个鬼飞球,斯凯和奥莱恩为她叫好。金色飞贼出现,豆豆和安娜分别在鬼飞球和爱丽丝身边和斯莱特林找球手丹娜·瑞斯身边的艾瑞卡来回对击游走球。

  转到教师包厢

  瑞克匹克:你们的击球手未必比得上拉文克劳。那个金发击球手力量很足,但她的视野盲区似乎比一般人更大。(突然反应过来,看向斯内普)不好意思,我忽视了你在魁地奇上的天赋缺失。 

  (墨菲:埃默里再进一球,拉文克劳70:20领先……)

  斯内普:(阴沉)我不认为你真的想与我讨论魁地奇。

  瑞克匹克:为什么不呢?还能回忆一下当年我们在校园里的美好时光。你的好朋友詹姆不就是个不错的追球手吗?

  斯内普:我不知道你是记忆错乱还是脑子出了问题,或只是装疯卖傻。(看瑞克匹克)如果因为你的无能导致邓布利多交给你的工作毫无进展无事可做,我建议你到前面去和布莱克卖弄你那些貌似专业的见解。

  瑞克匹克:呵,布莱克……雷古勒斯·布莱克的哥哥,你记得他吗?

  斯内普:(握拳)你说那个恶棍罪犯?

  瑞克匹克:(挑眉)哦?我知道你憎恶他,却没想到你也真切地鄙视他的罪行?

  斯内普:他所得的惩罚比他应得的轻得多。

  (墨菲:考克斯的游走球成功拖延了丹娜·瑞斯,现在希尔离飞贼只有一步之遥,这是否就是比赛的终结呢……)

  瑞克匹克:(愣了一下,轻笑)哼。西弗勒斯,有些事情或许并不像你知道的那样。

  斯内普:你什么意思?

  瑞克匹克:(摇头)别在意,我现在也不确定。(起身,看向球场)

  转到场上——爱丽丝抓到飞贼,霍奇女士吹哨,拉文克劳球队降落,冲上去围住她。

  瑞克匹克:比赛结束了,我该去找海郡小姐谈一谈了。(看向斯内普)我听说科丽安·海郡很喜欢你。

  斯内普:我一个小小的魔药学教授可不敢让了不起的海郡小姐喜爱。(眯起眼睛)你到底想说什么?

  瑞克匹克:她上午和我训练,下午就要到你那里关禁闭。你说我不该……有所想法吗?

  斯内普:(看着瑞克匹克)什么想法?(讥笑)我什么时候掩饰过对你的不信任吗?(目视前方)海郡被关禁闭只是因为她的顽劣行径。

  瑞克匹克:很好。(点点头,转身下楼)

  

  3.外景,球员更衣室外,赛后

  瑞克匹克:海郡小姐,我考虑好了,可以把西可沃斯借给你。

  科丽安:哦,太好了!真感谢你,瑞克匹克夫人。那什么时候……?

  瑞克匹克:(看向科丽安身后一堆蓝衣服的小朋友)你先去和你的队友们庆祝吧,下午有时间再到凯特尔伯恩教授那去,他会和你说些注意事项。

  科丽安:好的。

  瑞克匹克:嗯。你确定你能照顾好它吗,海郡小姐?

  科丽安:我想是的。

  瑞克匹克:希望如此,没把握是最坏的诅咒。西可沃斯是少数我付有感情的家伙,希望你记住这一点。

  科丽安:当然,我会好好对它的。

  

  4.外景,神奇动物保护区,11月14日 午后

  罗温:教授,你手上的螺丝松了。

  凯特尔伯恩:(拧了拧)坏了个手臂,挠痒痒罢了。心碎了,伤口一辈子都在那了。

  科丽安:你心碎过吗,教授?

  凯特尔伯恩:好问题。(托着下巴,突然兴奋)没有!

  罗温:客迈拉兽找到了吗?

  凯特尔伯恩:(沉默)没有。

  科丽安:(拉了一下罗温)提这事干嘛?直接问嗅嗅就是了。(凯特尔伯恩)教授,我们是来借西可沃斯的,瑞克匹克夫人的嗅嗅。

  凯特尔伯恩:哦,在这。(从一块高石头上抱下来)

  科丽安:它就好好地呆在那吗?

  凯特尔伯恩:我不知道它刚刚去了哪。不过你问我的时候我正好看到了它在那。

  科丽安:好像你老早就知道了似的。

  凯特尔伯恩:说实话,这是我见过最乖的嗅嗅了。可能是因为帕特里夏·瑞克匹克是一个严行纪律的人。并且不能忍受任何的愚蠢,甚至在动物身上。

  科丽安:(微笑)那我就放心了,不然放在寝室也太危险了。

  罗温:寝室!?你认真的,科丽安?我不敢想象把嗅嗅放在寝室会发生什么,糖可爱还不够吗?

  科丽安:(看向西可沃斯,它似乎很兴奋)我想它不会住很久的。

  罗温:不行,我不信任它。

  科丽安:那我一直抱着它。睡觉也抱着。

  罗温:它睡得肯定没你多,等你睡着了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了。

  科丽安:那你说怎么办嘛?

  罗温:(看向凯特尔伯恩)要不我们先让一个比较方便的人帮我们照顾,然后我们需要它帮忙的时候再……

  科丽安:瑞克匹克夫人答应借给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太礼貌?(也看向凯特尔伯恩)

  凯特尔伯恩:(思考中,注意到她们的视线)怎么了,孩子们?

  科丽安:(小声)他真的没听见吗?

  (非常响亮且激动的声音)海格:教授,教授!火灰蛇找到了!

  凯特尔伯恩:哦,真不错!我就来!(跑了)

  科丽安和罗温呆呆地看着凯特尔伯恩离开。

  

  5.内景,魔药课教室,下午三点

  科丽安抱着嗅嗅跑来,敲了敲门。

  科丽安:不好意思,教授,我是不是晚了点?

  斯内普:(抬眼看她,皱眉)那是什么?

  科丽安把嗅嗅举到他面前,西可沃斯两只毛毛的小黑手臂挥呀挥。

  科丽安:嗅嗅。

  斯内普:我是问你为什么把一个肮脏的毛球带到我的教室来?

  科丽安:呃……它不脏。你知道嗅嗅们一般都住在地下……(小声,仿佛告诉他一个秘密)挖掘地下深处的财宝。我住的太高了……

  斯内普:然后呢?你想让它在我这里安家?

  科丽安:不用,不用,就住(比了个一点点的手势)一小段时间。

  斯内普:是和瑞克匹克待久了,你的脑子也出问题了?

  科丽安:我——上午比赛完,瑞克匹克夫人说答应我借我她的嗅嗅,要我下午去找凯特尔伯恩教授,但是你连比赛的日子都不放过我,我这不是刚从那边赶过来嘛。我是想等会可以顺便问问丽兹*愿不愿意帮我照顾它……

  (*以防忘记的小提醒:丽兹·都铎是一个热爱动物的斯莱特林女孩,可能比温莎对植物还热情,嗯……其实二年级就有写到,当时她为科丽安和佩妮的复方汤剂普兰提供了非洲树蛇皮。)

  斯内普:斯莱特林的宿舍禁止养嗅嗅。

  科丽安:有这样的规定吗?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斯内普:我刚刚定的。现在,把桌上的草药分类装好,罐子我没拿出来,都在柜子里自己找。当然,我会在这看着你,我可以暂时不管你的嗅嗅,但只要它破坏了这里的任何一样东西,我会把你们两个的皮一起扒了。

  科丽安把嗅嗅抱到胸前,用力点头。回头看桌子。

  科丽安:这么多?!(看回斯内普)您是不是心里希望我陪您呆久一点啊,教授?

  斯内普:和我瞎扯减少不了你的工作量。动作快点。

  科丽安把西可沃斯放在旁边的凳子上,看着它,从口袋里拿出两颗玻璃球。

  科丽安:给你玩,西可沃斯,就呆在这,要乖乖的哦。

  她看了斯内普一眼,看到他没有给她什么注意。她开始挑拣药材,两个小时之后,十几个罐子整齐地摆在桌上,废弃的残渣堆成一堆。

  科丽安:好了,教授。

  斯内普:(走近检查)嗯,不错。你可以回去了。

  科丽安看向靠在自己腿边睡着的西可沃斯,摸了摸它的脑袋,它醒过来四处张望。

  科丽安:它真的好乖,比糖可爱还乖。

  斯内普嗤笑一声。

  科丽安:(看向他)啊?

  斯内普:没什么,快点把它带走。(斜眼看着嗅嗅)

  西可沃斯站在长凳上,突然掀起了科丽安的裙子,扑到她白得发亮的大腿上。斯内普立即转头并移开视线。

  科丽安:(惊叫)啊!你这个肮脏的毛球!

  她立即把嗅嗅拎起来,把裙子放下,偷拿的药材塞好。看向斯内普,他似乎没有注意到。松了口气。


  6.内景,拉文克劳公共休息室,傍晚

  科丽安抱着西可沃斯躺倒在一张沙发椅上。

  图丽普:(进屋)科丽安·海郡,听说你借到嗅嗅了?

  科丽安:(摸了摸嗅嗅的头)嗯。

  图丽普:(来到沙发椅后面,手臂撑在椅背上)看上去还挺可爱的。感觉没那天那么大的味道。

  科丽安:可能瑞克匹克的嗅嗅比一般的嗅嗅高贵一点吧。(瞄了几眼周围)为什么这里没人?

  图丽普:他们在大厅热闹呢,庆祝赢了比赛。斯凯帕金、罗温·肯纳、巴迪阿里她们都在。你没去大厅吃晚餐吗?

  科丽安:(摇摇头)那你怎么在这里?

  图丽普:我刚起床,才准备下去呢。走吧,你不要吃晚餐吗?

  科丽安:没胃口。我想先躺一会。

  图丽普:你会没胃口?哦对,你今天喝了止痛药上场的。药效还行吗?

  科丽安:嗯,很好,到现在也没什么感觉。(笑了两声,伸手指天)你永远可以相信奥莱恩。

  图丽普:要不要给你带点吃的上来?

  科丽安:好。随便拿点就行。

  图丽普:本来还想晚上和你出去找箭头的。看你这状态,还是过两天再说吧。

  科丽安:我的状态怎么了?好的很。不过你这么着急干什么?

  图丽普:早点找到早点送走它。罗温·肯纳和我都是这么希望的。

  嗅嗅站在科丽安的小腹上,双手撑腰,生气地看着图丽普。

  图丽普:嘿,一看你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对科丽安)对了,你今天在场上……

  科丽安:什么?

  图丽普:(摇摇头)下午斯内普让你干什么了?

  科丽安:分草药,简单得很。

  图丽普:那你那么晚才回来?

  科丽安:我喜欢和他呆一块嘛。

  图丽普:问你也白问。(站直)我还是先下去吧。

  科丽安:去吧,去吧。

  公共休息室只剩科丽安一个人,她坐起来,从桌上随便拿了一个坩埚,把口袋里的药材扔进去,挥了几下魔杖。

  科丽安:算了,随便一点吧。(伸手到衣服里往腰上抹了一点,然后装起来)等会洗完澡再多用点。(看向摩拳擦掌的西可沃斯)你不要想偷看我洗澡。

  

  7.内景,大厅,傍晚

  斯凯皱着眉头看着安娜、安德烈和艾瑞卡·瑞斯击掌打招呼。

  奥莱恩:不理解?

  斯凯不说话。

  奥莱恩:如果你多了解艾瑞卡一点,就知道她还不错。哪怕光说在场上的表现,她就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安娜和我都很惊讶看到她的进步。

  斯凯:打了这么多年还没有进步的话我也看不上这样的对手。

  奥莱恩:那就是了。我认为她和安娜是一对了不起的对手,能在我们霍格沃兹的魁地奇杯上看到这样优秀的击球手同场竞技是多么幸运。

  斯凯:她先比上豆豆再说吧。

  奥莱恩:豆豆对魁地奇的热情无人能敌,像你一样,可天赋这种事有时是说不准的。当然,只是相对于安娜和艾瑞卡来说,我们的豆豆还是比其他任何的击球手优秀的。

  斯凯:你就这么欣赏艾瑞卡·瑞斯?也是,你们一个年级,总是一起上课什么的。你干脆去和她在一起好了,我看她对你好像有点意思。

  奥莱恩:你没有看到你们的相似之处吗?你和艾瑞卡?

  斯凯:我和她能有什么相似?

  奥莱恩:你心里知道。对魁地奇的热情,喜怒不形于色,总是言简意赅……

  图丽普走过来,拍了拍罗温,叫了一声罗温对面的巴迪雅,坐到罗温和奥莱恩中间的座位,奥莱恩和斯凯看向她。

  图丽普:你们这是快结束了?

  斯凯:你怎么现在才来?看到科丽安了吗?

  图丽普:刚被斯内普折磨完,躺在那动不了都。(拿起一个面包)等会给她带点吃的上去。(对奥莱恩)我看她不是很舒服。我们上午(看了一眼罗温)就是你们比赛的时候,我们看到她好像是被砸到了一下吧?没事吗?

  奥莱恩:你们知道,她总是要让自己看上去很厉害,(笑)当然也确实很厉害。我下午配了点外用的药,等会我拿给她,你们要不还是装作不知道?

  罗温:好。(看图丽普)

  图丽普:你看我干嘛?我没意见啊,(对奥莱恩)你干脆先上去给她。

  罗温:(点头)嗯,我晚几分钟再上去吧。

  斯凯:我也可以给她。(看奥莱恩,停顿一下)好吧,你去吧,毕竟是你做的魔药。对她来说少一个人知道。

  

  8.内景,寝室,接前

  科丽安抱着嗅嗅躺在床上。蒲绒绒和猫在旁边。

  帘子外面有人影。

  科丽安:罗温,你回来了?

  掀开。

  科丽安:奥莱恩?(坐起来)

  奥莱恩:这就是那件中世纪睡袍?

  科丽安:(看自己身上,笑了)是啊。

  奥莱恩:(看猫)糖可爱在这?

  糖可爱:喵。

  科丽安:有嗅嗅要和她争宠了,就不乱跑了。

  奥莱恩笑着擦了擦她额头上的汗,把她的头发撩到耳后。

  奥莱恩:不太舒服?

  科丽安:你干啥呢?

  奥莱恩:(给她瓶子)再来点止痛的。(又一个瓶子)砸到哪了擦这个。

  科丽安往前倒,靠在他胸前摇头。

  科丽安:你太好了,奥莱恩。

  奥莱恩:(拍了拍她的肩膀)好,我回去了。图丽普看到我在这就麻烦了。对你来说。

  科丽安:(看向他笑)你不觉得她麻烦吗?

  奥莱恩:和科丽安·海郡闹绯闻,多么荣幸。

  科丽安:(把药喝了)和你也荣幸。我感觉我的力气回来了,说不定今天晚上就能把箭头找到。

  奥莱恩笑了笑,走出房间。

  

  8.外景,庭院,11月15日 白天

  瑞克匹克:怎么样?

  科丽安:找了我哥哥的房间,找了工艺品室。该找的没找到,(指着西可沃斯)它自己倒是捞了不少东西走,我还得给它收拾烂摊子。不玩了,还给你吧。

  瑞克匹克:你是这么容易放弃的人吗,海郡小姐?

  科丽安:我现在也不知道还要去哪找……

  瑞克匹克:你找过费尔奇的办公室吗?

  科丽安:哦。值得一试。您在帮我出主意吗?

  瑞克匹克:我需要西可沃斯回来,事实上,古灵阁临时派给了我一个任务,我需要离开霍格沃兹一段时间。你或许可以问问凯特尔伯恩教授有没有别的嗅嗅借给你。

  科丽安:哦,好吧,那也没办法。(西可沃斯扑到科丽安怀里)唉,我哪里找得到这么好的小伙伴呢?它是男孩对吧?

  瑞克匹克:嗯。

  科丽安:我就知道。(小声)小色嗅嗅。

  瑞克匹克:(笑)等我回来,如果你还需要它,我或许可以再借给你。(看西可沃斯)看来它倒是不想回到我这里了。

  科丽安:你什么时候出发,瑞克匹克夫人?

  瑞克匹克:明天。所以你傍晚或晚上再交给我也行。

  科丽安:那要不……我现在再去费尔奇办公室转转?

  瑞克匹克:需要我帮你引开他吗?

  科丽安一脸惊讶。

  

  9.内景,费尔奇办公室,11月15日

  科丽安:我永远搞不懂你家主人在想什么。(把嗅嗅放在桌上)好了,开工吧。还是那个红箭头,你要再看看吗?(拿出雅各布的羊皮纸给它看了看)

  西可沃斯摇头晃脑地看着她。

  科丽安:看着我干什么?去找啊,闪闪发亮的东西。

  嗅嗅仰头挺胸撑着腰。

  科丽安:我看出来了,和她一个德性。就得听你的是不是?(自己开始翻柜子)我也翻过这些地方啊……

  西可沃斯跳下桌子,从一个个柜子里钻进钻出,带出一堆闪闪发亮的物件。

  科丽安:欸,你慢点……我刚刚好像看到了图丽普的项链……

  西可沃斯时不时举起一件物品——戒指、碎水晶或是小银杯子给科丽安看,科丽安一一摇头。

  科丽安:等一下,那个是什么?

  西可沃斯拿着一个钩子一样的物件,银色,纹饰复杂华丽,上面沾着绿色的植物碎片。

  科丽安:给我看看。

  西可沃斯将银钩护在胸前。

  科丽安:你又来了,亏我刚刚还跟瑞克匹克夫人夸你呢。

  门有响动,科丽安吓了一跳,回头看到进来的是瑞克匹克。

  瑞克匹克:一个开锁咒就能进来了?

  科丽安:他的办公室就是这样的。

  瑞克匹克:嗯。现在你不用担心他过来了。(看到西可沃斯手里的东西,眼前一亮)给我。

  西可沃斯仰着头,就是不给她。

  科丽安:(小声)不是针对我呀。

  瑞克匹克:(双手撑腰,严厉地看向它)西可沃斯。

  西可沃斯看看她看看桌子,慢慢地把爪子伸给她。瑞克匹克一把拿过银钩,检查了一番。

  瑞克匹克:很漂亮,不是吗?

  科丽安:那是什么?

  瑞克匹克:绿色的吗?可能是吉利草,如果我没认错的话。(轻笑一声)我已经找这把钥匙找了很久了。我一直认为它可能在这。

  科丽安:那是……一把钥匙?你从来就不认为那个箭头可能在这,对不对?

  瑞克匹克笑而不语。

  科丽安:你只是想让我帮你找钥匙。

  瑞克匹克:我可不会在没有理由的情况下冒险进他的办公室。现在我可以说,我只是跟随着一个叛逆的学生进来的。

  科丽安:你戏弄我?

  瑞克匹克:是的,就像你曾经对费尔奇做的那样。还有很多其他人。又一次,你让我想起,我们是多么相像,海郡小姐。祝你好运!(晃了晃钥匙)我也有自己的调查要去做。(对嗅嗅)西可沃斯,来吧。

  

  10.内景,大厅,11月15日 傍晚

  罗温:那现在怎么办?真的再去借只嗅嗅来?

  科丽安:不要,我就要西可沃斯。

  图丽普:怎么,就一个晚上,还睡出感情了?

  唐克斯:什么?你让那只嗅嗅和你一起睡?

  科丽安:怎么了?

  唐克斯:我都没和你一起睡过。

  科丽安:那改天你自己过来吧。

  唐克斯:真的?

  图丽普:她觉得你进不来我们的门。

  科丽安:没有啦。要不等她回来再说?

  图丽普:你不是认真的吧?她不在对你来说才是好机会啊。

  科丽安:这两天有点累。现在一下子不知道要干什么了。

  罗温:那就休息一下吧,科丽安难得说累呢。

  唐克斯:要是去医疗翼看看,就知道事情还是挺不妙的,之前有一个五年级睡了一个星期,醒过来复习进度落后人家一大截了。

  科丽安:不至于吧,圣诞节都还没到呢。不过,一个星期是太久了点。

  图丽普:明年我们就知道了。

  唐克斯:还有今天早上有一个睡了十天的才醒过来。

  罗温:这个时间很有可能越来越长……

  科丽安:(思考)是啊,(看图丽普)还好你诅咒中得早。

  图丽普:你那是什么?巴迪阿里瞎扯出来的和一切不好东西无关毛毡袋?

  科丽安:是啊,看巴迪阿里给了我多少好东西。(打开,看向唐克斯)你有袋子,瓶子什么的吗?

  唐克斯:怎么了?什么东西?

  科丽安:我哥哥那张纸条不是说要把箭头埋起来吗?我先到地窖找的。然后,西可沃斯发现了一堆红灿灿的火灰蛇卵,我给冻起来了。做魔药有用的吧,带点给佩妮。

  罗温:除了迷魂剂,火灰蛇卵还能做什么?

  科丽安:不管能做什么,留着呗,好歹算稀罕东西。(唐克斯拿了一些出来)剩下的放我这里,(对图丽普)巴迪雅要的话就来拿吧。

  图丽普:科丽安·海郡,你不地道。凯特尔伯恩到处乱转,担惊受怕了一天,生怕哪里烧起来。

  罗温:那他也是活该,怎么每个月都能有动物从他那跑出来呢?

  唐克斯:你要按月算的话,上回魔法部来的那次就一次性跑了两年该跑出来的动物了。

  科丽安:不止吧。(对图丽普)他真的会担惊受怕?

  图丽普:不知道,我乱说的。不过我感觉他确实对火灰蛇有特别的感情。

  

  

  ***

  场景1是临时加的,最近才完善了之后的一些情节,后面会有和游戏剧情很不一样的地方。(游戏给的剧情和线索尽量不动吧,但他们确实有很多东西没讲清楚)

  关于凯特尔伯恩教授与火灰蛇的过往,看看诗翁彼豆里好运泉的故事吧。(应该是邓布利多评论的部分)

  **

  下章:比尔生日(~11.30;11.29)

  休息半个月。生日后面还有一场舞会。

发呆的小辰儿
呜呜,魁地奇和对方总是差一球,...

呜呜,魁地奇和对方总是差一球,最后一球,最后一球啊!! (*꒦ິ⌓꒦ີ)

加时赛更是一直心中默念“我们的球我们的球!!!!”(´•̥̥̥௰•̥̥̥`)

呜呜,魁地奇和对方总是差一球,最后一球,最后一球啊!! (*꒦ິ⌓꒦ີ)

加时赛更是一直心中默念“我们的球我们的球!!!!”(´•̥̥̥௰•̥̥̥`)

芨芨草本草🌿

有谁会不喜欢魁地奇这项运动呢?


少时单纯喜欢救世主拯救魔法世界,长大更多关注于少爷、有了别样的感情。

没改变过的白月光一直都是奥利弗•伍德

只有纯粹的喜爱,善良,正直,勇敢和热情。


可能因为只描述了他对魁地奇这一样热爱、没有其他杂质只有纯粹,也可能是因为在他身上没有过多对于描写狮蛇两院根深蒂固的纠缠。

过旧的矛盾和偏见迟早要被替换或是消除,也许人们不该去畏惧本就不存在的困难。如果不确定是否会有这样一条路,请记得一位崇高的华夏文人鲁迅曾说过——地上本就没有路,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路。

格兰芬多与斯莱特林互相抵触是源于古老的理念,长久以来大家似乎默认了双方必然势不两立。

但是...

有谁会不喜欢魁地奇这项运动呢?


少时单纯喜欢救世主拯救魔法世界,长大更多关注于少爷、有了别样的感情。

没改变过的白月光一直都是奥利弗•伍德

只有纯粹的喜爱,善良,正直,勇敢和热情。


可能因为只描述了他对魁地奇这一样热爱、没有其他杂质只有纯粹,也可能是因为在他身上没有过多对于描写狮蛇两院根深蒂固的纠缠。

过旧的矛盾和偏见迟早要被替换或是消除,也许人们不该去畏惧本就不存在的困难。如果不确定是否会有这样一条路,请记得一位崇高的华夏文人鲁迅曾说过——地上本就没有路,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路。

格兰芬多与斯莱特林互相抵触是源于古老的理念,长久以来大家似乎默认了双方必然势不两立。

但是选择是自由的。


肥美雀雀子
你有没有为了一项运到拼过命,我...

你有没有为了一项运到拼过命,我为了魁地奇拼过命呜呜

打了整整一个小时就差一点点,就差几千分了,下次我一定要换把更好的扫帚再战!有没有哪个服的小獾魁地奇是第一的,让我康康

你有没有为了一项运到拼过命,我为了魁地奇拼过命呜呜

打了整整一个小时就差一点点,就差几千分了,下次我一定要换把更好的扫帚再战!有没有哪个服的小獾魁地奇是第一的,让我康康

肥美雀雀子

友友们今晚魁地奇学院赛,我觉得我们獾獾能冲一波,冲鸭干到前三就是胜利(很卑微了

友友们今晚魁地奇学院赛,我觉得我们獾獾能冲一波,冲鸭干到前三就是胜利(很卑微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