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魂淡

377浏览    28参与
Evangeline
感谢素未谋面的老师,祝老师诞生...

感谢素未谋面的老师,祝老师诞生日快乐、健康长寿~~~   XD


P.S.  插画来自于早前的收藏,图源不详。

感谢素未谋面的老师,祝老师诞生日快乐、健康长寿~~~   XD


P.S.  插画来自于早前的收藏,图源不详。

Evangeline

又到了这一天。

以下是一年前的今天写的,听听老歌,回头看看曾经的自己个儿……


地球上,有一些高阶人类,创造出了一种将情、理、形、神相互统一,将虚、实、有、无相互协调的奇妙境界,那是一种深入浅出、令其他普通人类也能感受领悟到的、意味无穷却又难以明确言状、具体把握的心灵时空的存在与运动,我认知理解为“共鸣”。

犹如有的画作,意境深远,仿佛任何文字描述都有“画蛇添足”之嫌,故作“无题”。同样地,我以为“无题音乐”纯音乐,也是一种高阶意象流。因为在欣赏纯音乐的过程中,也是在集聚自己的精、气、神去触摸作者的精神与心灵,通过一曲纯音乐,可以通感到作者的思想、情感、胸襟、人格,甚至他的灵魂。根据狭...

又到了这一天。

以下是一年前的今天写的,听听老歌,回头看看曾经的自己个儿……


地球上,有一些高阶人类,创造出了一种将情、理、形、神相互统一,将虚、实、有、无相互协调的奇妙境界,那是一种深入浅出、令其他普通人类也能感受领悟到的、意味无穷却又难以明确言状、具体把握的心灵时空的存在与运动,我认知理解为“共鸣”。

犹如有的画作,意境深远,仿佛任何文字描述都有“画蛇添足”之嫌,故作“无题”。同样地,我以为“无题音乐”纯音乐,也是一种高阶意象流。因为在欣赏纯音乐的过程中,也是在集聚自己的精、气、神去触摸作者的精神与心灵,通过一曲纯音乐,可以通感到作者的思想、情感、胸襟、人格,甚至他的灵魂。根据狭隘的个人体会,我认为,耽美的纯音乐能有效地调节心情、陶冶情操,甚至会令人有所感悟,进而拓展胸襟、完善人格。通俗简单地说,真正上品的纯音乐是百听不厌的。

话说,这一首诞生于三十多年前的《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在我这里,之前的载体是一张老碟片,很是庆幸自己活到了数码无形高保真时代,可让它无损不朽地长存了——非常有名的同时,也深入我心。今日此时,想到我身边一些年轻的朋友和后辈或许还未接触过,所以应景地特别推荐、分享一下。

由于实属天下之绝品,引得无数英雄竞折腰,这首乐曲被不少大师、著名音乐人重新演绎、再创造得出了堪称优秀的各种不同版本。而我最爱之首席,还是坂本龙一的钢琴版原作。它就像是一位暮年老者回忆着往事,向后人徐徐讲述,其中之感情颇为复杂——静谧到平静、平静到悲怆、悲怆到挣扎、挣扎到矛盾、矛盾到激动……尤其是对于观看过同名电影的人类来说,倾听音乐的同时,人物场景画面历历在目,着实让人受不了。

另一曲,是乐团Rin'(凛)用尺八、三味线、琵琶、十七弦、筝等传统乐器演奏的版本,曲风空灵辽阔、古韵绵长,于平静之处蓄敛聚力、波澜之时尚有静谧,叫我闻琵琶已心弦震憾,又闻管乐悠悠高远不禁暗生感动,高潮部分更是有种灵魂小宇宙升华的感觉,真是由衷地赞叹古乐器的运用与此曲精髓之融合。

诚如前言,个中感受表述无能,只能亲身体会。

好了,圣诞前夜,遥祝诸君节日快乐。XD



P.S.   初来乍到LOFTER,我不知道怎样上传或分享音乐合集……页面上分享的是Rin'乐团演奏的版本。




椋燏

竹马薄凉

Chapter 3

【抓不紧的风筝是飞天】(下)


“喂,哥,哥!”见他兀自坐在河岸边出神许久,吴世勋忍不住晃了晃那人的手臂,急急地想要把他从回忆里唤醒。


张艺兴却是过了好一会儿才悠悠醒转,他弯起唇角微微笑了,手不由自主地抚上自己脸颊右侧的那处酒窝,一边朝着吴世勋解释道:“这天日气色太好,午后使人不自觉地犯春困。”


那里的感觉太过炽热,记忆太过真实,我不知不觉地陷落进去,莫管这是否不啻黄粱一梦。


吴世勋向来不喜欢睡午觉,这会子精神头儿好得很。他微张了张口,略带些不情愿地,但仍旧说道:“艺兴哥困了吗?要不还是回去吧...

Chapter 3

【抓不紧的风筝是飞天】(下)

 

“喂,哥,哥!”见他兀自坐在河岸边出神许久,吴世勋忍不住晃了晃那人的手臂,急急地想要把他从回忆里唤醒。

 

张艺兴却是过了好一会儿才悠悠醒转,他弯起唇角微微笑了,手不由自主地抚上自己脸颊右侧的那处酒窝,一边朝着吴世勋解释道:“这天日气色太好,午后使人不自觉地犯春困。”

 

那里的感觉太过炽热,记忆太过真实,我不知不觉地陷落进去,莫管这是否不啻黄粱一梦。

 

吴世勋向来不喜欢睡午觉,这会子精神头儿好得很。他微张了张口,略带些不情愿地,但仍旧说道:“艺兴哥困了吗?要不还是回去吧……”他慢吞吞地吐字,说着说着就缓缓垂下了头,“风筝什么时候放其实都可以的……”

 

张艺兴甩了甩脑袋,站起来趁机在小孩儿脑袋上揉了一把,抓着风筝赶紧跳开,一边跑一边撂下一句:“别,我不困,今天你生日,我可不想寿星小魔王以后拿这茬儿来要挟小的,我才不贪这个午睡的便宜。”

 

说起贪了便宜这事,张艺兴还真是敢说亏大了第二,没人能称上第一。他们两个打小儿起的邻居,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母亲对吴世勋喜爱非常,有时候更甚于关心自己。大抵总是别人家的孩子好,吴世勋家嫌弃吴世勋顽劣泼皮,成日价地在家里上演大闹天宫拆房子,出了外头还要由着性子惹些是非。而相比之下张艺兴就安静讨巧得多,偏生这样性格温和懂是非的孩子还管得住自家淘气的小儿子,并且任劳任怨地帮吴世勋收拾了许多烂摊子,实在是不能更省心体贴。

 

而张艺兴家却不觉出他这些好来,反倒看中吴世勋身上那股子韧劲儿,说他有灵气,敢作为,将来定能成大气。吴世勋倒也不愧对于张艺兴家这般夸赞他,小小年纪就机敏聪灵得很,人也精得不行,早就嗅出张家人心一派倒向他的风向。于是许多小事上头,明里暗里是他做了孔融,让当哥哥的还占弟弟的便宜。到头来张家大人们一句话,什么福不是这小孩儿享尽了去?到底是如大人们看透了的,毕竟心思不如他,好多张艺兴从前绞尽脑汁摸不着头脑的事情,日后才恍然大悟。

 

其实小孩儿想要什么,自己多半也会照顾着他的,犯得着嘛。回想起幼时的事情,张艺兴不禁笑出声来。

 

他从小就这样较真的样子还真可爱啊。

 

如今却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潜意识里再不敢信这小魔王的话。

 

而现在这小魔王猝不及防被摸了头,正愣愣地呆在原地没能反应过来,眼看着张艺兴就要跑过一个小土丘的坡头,才蹦起来拔腿就追:“乘人不备非君子!我一腔好意才是反倒被你占了便宜,怎么你就始终不肯信我的话!”

 

大概是近几年来小孩子们的营养都好得很,此时的吴世勋已经抽条疯长高过了他,平常要再想摸摸这小孩儿毛茸茸的头顶早已成为了不可能,反倒是小孩儿向他的同学们介绍自己时,一手揽过自己勾着自己的脖子骄傲地扬着头道:“呐,这就是我哥。”

 

啧,怎么想想都很尴尬啊。

 

可能人被所谓胜利冲昏头脑的时候都格外容易得意忘形,张艺兴好难得遂了愿复这一仇,便头也不回地大声嚷了句:“兵不厌诈!”,脚下也丝毫不停住逃开的步伐,未曾留意到吴世勋话语里的委屈,和身后他憋得涨红的面庞。

 

直到听得后头的脚步声逐渐放慢,张艺兴方才感到不对劲也停了下来。猛然回头,对上的却是吴世勋稍稍泛红的双眼,精致却紧拧的眉头,和隐蕴着怒气而死死咬住的薄唇。

 

糟了。

他最不愿别人老把他还当作小孩,尤其是自己。

他骨子里耿直,一派正气,也最讨厌油嘴滑舌和狡诈欺骗。

特别是,他最为忌讳的,自己对他的不信任。

 

怎么办,这三条,好像全都中了耶。

椋燏

竹马薄凉

Chapter 2
【抓不紧的风筝是飞天】(上)

春回大地,人间四月天,紧苞的桃花将要绽放,最美也不敌你灿烂瞬间的笑靥如花。

张艺兴没有注意到,身旁那个奶声奶气的话痨小弟弟不知不觉间被时光精致了五官,渐渐雕琢成了一个长身玉立的丰盈少年。在午后日光晴好的大片绿茵上,他扯着手中的风筝线,仍是很没形象地笑着闹着,弯起月牙般的笑眼,指着上空。

“你放的风筝没有我高呢!”

看看,连语气都是一如既往的傲娇。

张艺兴仰头望向天空,阳光映称着吴世勋的那只风筝,剪影出一个颇有意境的画面。入景的,还有似是满身金粉的吴世勋,像圣光笼罩的天使,让他看得出神。

迎面微风挟杂着些许泥土的馨香气息而来,伴随着每年春天第一朵桃花...

Chapter 2
【抓不紧的风筝是飞天】(上)





春回大地,人间四月天,紧苞的桃花将要绽放,最美也不敌你灿烂瞬间的笑靥如花。



张艺兴没有注意到,身旁那个奶声奶气的话痨小弟弟不知不觉间被时光精致了五官,渐渐雕琢成了一个长身玉立的丰盈少年。在午后日光晴好的大片绿茵上,他扯着手中的风筝线,仍是很没形象地笑着闹着,弯起月牙般的笑眼,指着上空。


“你放的风筝没有我高呢!”


看看,连语气都是一如既往的傲娇。


张艺兴仰头望向天空,阳光映称着吴世勋的那只风筝,剪影出一个颇有意境的画面。入景的,还有似是满身金粉的吴世勋,像圣光笼罩的天使,让他看得出神。


迎面微风挟杂着些许泥土的馨香气息而来,伴随着每年春天第一朵桃花盛开的呢喃,张艺兴怔了怔,突然有股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没了放风筝的兴致。


他垂下手,一圈一圈地往回绞着风筝线。


吴世勋见状愣住了,不解地问:“艺兴哥,怎么了?”


张艺兴没有回答,径自走到河岸边嫩绿的草地上。一个人慢悠悠地晃在夕阳的余晖下,靠着石头坐下的身影显得别有一分悲凉。


吴世勋一边望着一边鼓着嘴跟过去,顺手用狗尾巴草去挠张艺兴的颈窝。


“啊哈哈哈哈哈…世勋别弄了…哈哈哈……”张艺兴笑得东倒西歪,吴世勋仍然不依不饶。


“艺兴哥别再板着脸了我就不弄了。”


“好…好…答应你了……”


真是张艺兴生命中的克星,熟知他的弱点,洞悉他的心思。可是少年,纵使你机灵聪慧,一颗七窍玲珑心,也猜不透他心底最深处正在疯长的念头。



是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呢?或许是张艺兴把在毕业晚会上喝的烂醉如泥的吴世勋接出来的时候。正值炎夏,吴世勋汗湿的发丝黏着张艺兴的脸颊,空气中带着黏腻而暧昧的因子,许多不安分的小气泡在心底叫嚣着冲上来,从末梢开始,最后一直冲到中枢神经,插上旗子。


哈,占领咯。


吴世勋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艺兴哥…”


“嗯。”张艺兴扶着他一路想要走回家。


“回去后我要喝奶茶!”他兴奋地伸出手摇摇摆摆地比画。


张艺兴不由得责怪着,“醉成这样了还……”


“我没醉!”吴世勋蹦蹦跳跳起来,却又一下子歪倒在张艺兴的身上,眼前那个温和笑着露出一个深深酒窝的面容瞬间在眼前放大,中枢神经里那些小气泡使坏地嚷嚷着,吴世勋脑子一热,竟然鬼使神差地亲上了那个盛满蜜的小酒窝。


嗯,甜的。


小气泡不断放大着,涨满了吴世勋的整个脑袋。最后充斥到嘴里,汇聚到一起演变成一句话脱口而出。


“我喜欢你。”



只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椋燏

竹马薄凉

【小清新炒冷饭】


竹马虽薄凉,又何以相忘?


Chapter 1
【其实我一直都在这里,只是你没有回头看看。】

炎夏将至,夜晚仍是有些微薄的凉意。彼时张艺兴已在气氛紧张的初三,埋头苦读面对即将到来的中考。而吴世勋却可以悠悠闲闲地在他面前晃来晃去,一副炫耀“我尚有大好时光”的样子欠揍得不行。尽管如此,张艺兴也只能是咬牙切齿地放下句没什么杀伤力的狠话,“这小白眼狼,你等着,早晚你也有这一天!”

那边吴世勋愣了一下,随即捂着嘴笑倒在沙发上。

考试的位置被安排到了窗边,教室里虽然闷热些,倒也有些许飒飒的凉风从窗缝里吹来。张艺兴仰头望着...

【小清新炒冷饭】

 

 

竹马虽薄凉,又何以相忘?

 

 

Chapter 1
【其实我一直都在这里,只是你没有回头看看。】





炎夏将至,夜晚仍是有些微薄的凉意。彼时张艺兴已在气氛紧张的初三,埋头苦读面对即将到来的中考。而吴世勋却可以悠悠闲闲地在他面前晃来晃去,一副炫耀“我尚有大好时光”的样子欠揍得不行。尽管如此,张艺兴也只能是咬牙切齿地放下句没什么杀伤力的狠话,“这小白眼狼,你等着,早晚你也有这一天!”


那边吴世勋愣了一下,随即捂着嘴笑倒在沙发上。


考试的位置被安排到了窗边,教室里虽然闷热些,倒也有些许飒飒的凉风从窗缝里吹来。张艺兴仰头望着窗户,一瞬间竟以为倒影里的日光灯是走廊上的。又想想觉得不对,走廊上的灯不是罩灯么?他猛地转头一看,被教室上方日光灯过于耀眼的光芒刺得眼睛生疼,一下子眯起来。


“哎呦……”他忙低下头拿手去挡,躲在走廊里的吴世勋一声嗤笑,差点没喷出一口奶。


“傻瓜。”吴世勋小声嘀咕着。



初三的晚修下课没有响铃,四周的人纷纷伸起懒腰来的时候,张艺兴才意识到下课了。后门那里一阵躁动,回头去看,是几个女生围着什么人在一块。张艺兴甩甩头没多管,收拾着自己的东西,不久后窗边就冒出了一个有着一头顺毛的小脑袋,眼睛笑得弯弯,咬着吸管含混不清地叫“艺兴哥”。


“你怎么来了?”张艺兴伸手去摸摸那小脑袋,吴世勋赶紧缩了回去。


“来接你啊。”


“我哪需要你接,”张艺兴说着背上包站起来,不禁觉得好笑,“都这么晚还不睡觉,小心长不高哦。”


吴世勋便很得瑟地晃了晃手中的奶盒,不服气地说:“放心吧,我以后一定比你高的!”


果然还被他说中了,日后的张艺兴怎么也未能突破梦寐以求的180线,吴世勋却轻轻松松地长地比他高了小半个头,张艺兴还真是后悔当初怎么没把吴世勋的头往死里摸,现在想按也按不下去了。



张艺兴刚走出教室,吴世勋就屁颠屁颠地跑过来牵上他的手,一边掏出一些奶糖之类的零食,摇着他说“哥哥你吃你吃”。张艺兴还在诧异这熊孩子什么时候这么懂得关心自己了,一颗老妈子心被暖得热乎乎地,吴世勋接着就说“艺兴哥以后我每天晚上都来接你!”,差点没掉下一身鸡皮疙瘩。


难道我们世勋也长大了?张艺兴这时倒颇有了一种儿子终于成了大器的感概。


回家的路也是走过了多次的,此时没有多少行人,周遭隐隐传出蝉鸣声,是夏的气息。抬头望去,树的剪影也就显得特别神秘。



还记得上小学的时候,张艺兴就是这样子每天提着睡眼惺忪的吴世勋一路拖到了学校。吴世勋会不记得带校徽,会漏了笔袋,会没剪指甲。于是张艺兴的书包里总会时常有两枚校徽,备用笔和指甲剪。也常抓着嗷嗷叫的吴世勋拉到校门口的拐角处,抻直他白白嫩嫩的小爪子赶紧剪了他的指甲。吴世勋咽呜着,为了不被老师骂也只好顺从。张艺兴总是一边抱怨着他耽误时间,下次再不帮他了,这才牵着吴世勋进了学校。等到了下次,却还是会手忙脚乱地帮吴世勋躲过检查。


张艺兴为这么些琐事没少说吴世勋,当然也想撒手不管了。只是每次一看到那水灵灵的小孩子笑眼弯弯地用软软的声音喊他“艺兴哥”,张艺兴只能摇头,告诉自己认命吧他就是你的克星,摊上他你算是倒了八辈子大霉了,你看你面对他就没办法。


张艺兴想没办法就没办法吧,反正日子也都这么一天天过来了不是。



一路上都是吴世勋话痨地在讲他的今日见闻。张艺兴听着,并点头应和着,很快就到了家门口。看见小家伙钻进了家门,挥挥手说“明天见哦”,张艺兴也浅笑着露出酒窝,挥着手说“嗯,明天见。”


他们不说“再见”,也不用“拜拜”一类外语的再见之词,这大概是他们之间最邪乎的一个默契。


或许是说着明天见,就是给了自己希望,给了别人念想,想着未来总是美好的,还值得期待,可以去争取,去努力,去奋斗。


只是那时候的他们都不曾想到过未来的遭遇,也只能感谢上天给了他们9年纯真美好的日子,还可以去怀念,还可以去回味,也还幸福地拥有着,毕竟没人能抹掉的过去。

山水糖▼

[勋兴]探班

张艺兴拍摄《老九门》的时候,吴世勋曾经钻了个空闲偷偷跑去中国横店。临走前,俊绵哥在他肩膀不轻不重落了个巴掌,他没多领会这哥的无奈,只是揉着肩膀心想再过几个小时就能看到咦兴了,到时候一定要告状顺便撒娇再蹭个亲吻拥抱。
两个国度的距离有多远?
高空的远程奔波让人乏累,可吴世勋一想到再等上那么几小时就能把他懵懵的LAY哥哥揉进怀里,整个人便立刻笑得见牙不见眼。
首尔到北京,北京到横店。
等吴世勋摸索到剧组已经是下午了。他操着一口蹩脚的中文,大墨镜扣上鼻梁,整个儿的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就这样还是不忘寻个地儿买上杯奶茶,冰巧克力味儿的打开,热香草味儿的打包。口腔里浓浓的都是甜蜜的味道。
正经见到张艺兴时,吴世勋...

张艺兴拍摄《老九门》的时候,吴世勋曾经钻了个空闲偷偷跑去中国横店。临走前,俊绵哥在他肩膀不轻不重落了个巴掌,他没多领会这哥的无奈,只是揉着肩膀心想再过几个小时就能看到咦兴了,到时候一定要告状顺便撒娇再蹭个亲吻拥抱。
两个国度的距离有多远?
高空的远程奔波让人乏累,可吴世勋一想到再等上那么几小时就能把他懵懵的LAY哥哥揉进怀里,整个人便立刻笑得见牙不见眼。
首尔到北京,北京到横店。
等吴世勋摸索到剧组已经是下午了。他操着一口蹩脚的中文,大墨镜扣上鼻梁,整个儿的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就这样还是不忘寻个地儿买上杯奶茶,冰巧克力味儿的打开,热香草味儿的打包。口腔里浓浓的都是甜蜜的味道。
正经见到张艺兴时,吴世勋的那口奶茶就那么不尴不尬地含在嘴里,吞也不是吐也不是。那是一个他从没看见过的咦兴,惊鸿一瞥连最爱的奶茶都忘掉。
艳阳天,桃花树。
他的咦兴披着大红色锦服华缎,领子上一圈绒毛衬得人鲜艳又温润。像燃烧的水流,又像被水亲吻包裹的火焰。他仰着颈子,花瓣飘摇着挂上他的睫毛。
好想吻一吻。
明明是冬天,为什么这么燥热呢?
吴世勋捧起加了冰块的巧克力奶茶贴上自己烧的发烫的脸颊,克制住自己小跑过去把这哥哥拥到怀里遮挡住的心情,轻轻吐了口气。
接下来的时间,他就不声不响地躲在一边儿看着他的lay哥时而蹙眉时而展颜,只是在那人的手搭上对手女演员的肩膀,露出温柔酒窝时还是会不满的瞪上两眼,哼唧两声。这么好的哥哥,被人抢走就不得了了,他是我的。

张艺兴结束今天的戏份时天色已经转昏暗,他披上黑色的大羽绒服正欲转身便被一股熟悉的气息包围,男孩子清爽的薄荷洗发水味儿蹿入鼻翼,温热的奶茶贴上脸颊疏解了一身疲倦寒冷。
欸?
是……世勋吗?

“哥哥想我了吗?”
待到软软糯糯的年糕音低哑地响彻耳畔,待到那人有意无意的亲吻落上发顶,张艺兴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呆愣的扭过头,小孩儿冻红的鼻头就这么赤裸裸地暴露在眼前。
张艺兴这才有了些实感,心口一下子满溢着甜蜜,又酸又痒。

“世勋?”
“笨蛋哥哥。”

一左一右地比肩走,张艺兴突然发现,在自己缺席的日子,这个男孩儿仍旧在持续的拔节生长,这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到了宾馆后张艺兴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扒开这弟弟厚重的棉衣在拥抱时不轻不重地在他肩膀咬了一口。
即使在吴世勋眼里这一口宛若他哥的暧昧撒娇与带了些特殊意味的调情,于是偌大的房顿时只剩下撕扯衣服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呻吟伴随着肉体碰撞的声响让彼此都获得了缱倦满足。
情事过后,吴世勋把他哥圈在怀里仔细亲吻每一寸眉眼,啄得人笑出声,便伸出胳膊把他也圈的更紧,索性唇齿交缠。吻的粘糊时,吴世勋无赖地讲下次做的时候要咦兴穿上今天拍戏时的衣服。张艺兴想了想,乐出一个深深的酒窝。

“世勋啊,你是我的丫头吗?”
“????”

张艺兴不说话,摇摇头又点点头。吴世勋便当作了他的应允,拉扯开被子将两个人卷在一起又是一番翻云覆雨,直到他哥嗓子都喑哑,捏着他脖子不满的咬了一口他的嘴唇才终于缴械。

迷迷糊糊的。
吴世勋看见天亮了。
迷迷糊糊的。
吴世勋看见张艺兴靠在他怀里睡着了。
他放轻动作下床抱着人去卫生间清理,脑子里突然想起了下午初见时的那颗桃花树纷扬的花瓣和搭在女孩儿肩膀上那一双修长的手,不由得好心情的弯了双眼。

二月红?张艺兴。
天亮了。他啊,是我的。


山水糖▼

[勋兴]饥渴症

张艺兴有严重的皮肤饥渴症。
提起来LAY,这位哥也被深深吐槽过喜欢时不时拍别人的屁股,完事儿还总是装作一脸的无辜,让人一肚子火也就只能对着那个抿起来的小酒窝自行消化。
想到这,张艺兴也会有些苦恼的皱起眉头。
队友们不知道,一直以来,他都有着不轻的皮肤饥渴症。
医生说,现代科学发现,在一快五分硬币大小的皮肤上,就有25米长的神经纤维和1000多个神经末梢,这为通过触觉传达信息,奠定了生物学基础。而长期以来,我们的皮肤处于饥渴状态,心灵也陷入孤独的困境。我们不会轻易去拥抱别人,因为缺少拥抱,也不愿意与他人分享生命的快乐和忧伤。带有爱意的身体接触,特别是抚爱,对于一个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生命体验。
所以如果你带...

张艺兴有严重的皮肤饥渴症。
提起来LAY,这位哥也被深深吐槽过喜欢时不时拍别人的屁股,完事儿还总是装作一脸的无辜,让人一肚子火也就只能对着那个抿起来的小酒窝自行消化。
想到这,张艺兴也会有些苦恼的皱起眉头。
队友们不知道,一直以来,他都有着不轻的皮肤饥渴症。
医生说,现代科学发现,在一快五分硬币大小的皮肤上,就有25米长的神经纤维和1000多个神经末梢,这为通过触觉传达信息,奠定了生物学基础。而长期以来,我们的皮肤处于饥渴状态,心灵也陷入孤独的困境。我们不会轻易去拥抱别人,因为缺少拥抱,也不愿意与他人分享生命的快乐和忧伤。带有爱意的身体接触,特别是抚爱,对于一个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生命体验。
所以如果你带着不可置信的目光和口吻说这种病症是变态的话,张艺兴一定会一本正经给你上一课。
不过即使这样讲,这还是一个难以启齿的病症。
张艺兴会偷偷隐藏起他对干燥皮肤或温热或冰冷触碰的眷恋,会在弟弟们把嘴唇贴在耳边讲话时嘴角不自觉的微弯。
他想起演唱会上奶包小子手掌贴住拉扯他手臂的那一瞬间,舒服的像被温柔抚摸过皮毛的猫儿。
他想念着少年冰凉的掌心,整个人摔进被子里,
闷闷的叹气。唉,今天也很想和世勋抱一抱。

吴世勋有严重的张艺兴饥渴症。
提起来SEHUN,队友们经常会丢过来一个淡淡的白眼。这时D.O就会小声槽一句,我们的忙内,陷在作妖的快感里无法自拔。
不过喜欢作妖的吴少爷有一个没人知道的秘密,一直以来,他都有着不轻的LAY哥饥渴症。
XIUMIN哥说,根据他多吃的这几年饭多走过的这几年路多看过这几年电视剧的经验来讲,当你想要不停的触碰一个人拥抱他亲吻他的时候,那很好,这说明你离被公司修理就不远了。
所以说,吴世勋知道情况并不是很妙,但是他左胸第三根肋骨下扑通扑通跳着的那玩意儿霸道又理直气壮的对他说,老子就想摸咦兴,手啊,上吧!
于是吴世勋偷偷隐藏了他说不清道不明的小情绪,一张奶包脸笑成一团拉扯住他LAY哥的手臂拽到自己身边,邀请Battle一段,然后疯了一样握着那人手腕满场乱窜。
他想念着张艺兴手腕细腻又结实的触感,把水的温度又作上调,闷闷的叹气。唉,今天也想和咦兴抱一抱。

大声笑

比起所谓的孤独终老,更让人恐慌的是,此时此刻的你,正在对周围的一切丧失信心。

不是因为胜利才坚持,是因为坚持了才看得到光。

I am young and strong。

比起所谓的孤独终老,更让人恐慌的是,此时此刻的你,正在对周围的一切丧失信心。

不是因为胜利才坚持,是因为坚持了才看得到光。

I am young and strong。


粟乡

你最好的朋友可以习惯你适应你 也可以总结你规避你。

你最好的朋友可以习惯你适应你 也可以总结你规避你。

洁静菁微

深井冰


#深井冰#“法律知识就像一口深井,每个人都依据自己的理解力从井里汲水。汲水最深者,能领会到出色、绝妙的法律诀窍”。所以,那些知识、技艺出色的法律人很可能汲到“深井冰”了,或者说其本身就是“深井冰”的化身。

#淡如水#深井冰的水很淡,水的深浅意味着魂的深浅,魂越淡的越好,所以,深井冰,哦不神经病也等于混蛋。@倒霉蛋  
 
http://weibo.com/1674683373/AoE9KtjpR 


#深井冰#“法律知识就像一口深井,每个人都依据自己的理解力从井里汲水。汲水最深者,能领会到出色、绝妙的法律诀窍”。所以,那些知识、技艺出色的法律人很可能汲到“深井冰”了,或者说其本身就是“深井冰”的化身。

#淡如水#深井冰的水很淡,水的深浅意味着魂的深浅,魂越淡的越好,所以,深井冰,哦不神经病也等于混蛋。@倒霉蛋  
 
http://weibo.com/1674683373/AoE9KtjpR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