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魂穿知夏

44浏览    14参与
是最爱拢龙的小包子啊!

余生为你而来

第十四章

      “你......你是......”沈凌雪趾高气昂的走进知夏的房间,却在看到坐在桌旁的知夏时,错愕不已。

      知夏挑眉,审视性的打量眼前这个迟瑞的另一位老婆。

      她还真不清楚以她们两个这尴尬的身份,有什么好串门聊天的,况且看刚刚沈凌雪那神气的样子,也不会是相亲相爱来跟她培养姐妹感情的。只要沈凌雪和她共侍迟瑞一天,知夏对沈凌雪的芥蒂便在一天。...


第十四章

      “你......你是......”沈凌雪趾高气昂的走进知夏的房间,却在看到坐在桌旁的知夏时,错愕不已。

      知夏挑眉,审视性的打量眼前这个迟瑞的另一位老婆。

      她还真不清楚以她们两个这尴尬的身份,有什么好串门聊天的,况且看刚刚沈凌雪那神气的样子,也不会是相亲相爱来跟她培养姐妹感情的。只要沈凌雪和她共侍迟瑞一天,知夏对沈凌雪的芥蒂便在一天。

        “姐姐这是......来找妹妹培养感情?”知夏心里纵然不爽,面上却是一派暖阳春意。

         “妹妹,你......你可还记得我?”沈凌雪眼中泛上泪花,手激动的附在知夏的手上。

      “我和姐姐之前见过?”知夏迟疑,心中越发奇怪,但还是解释道,“是这样,我的记忆有损,怕是记不起以前的事情,若是冒犯了姐姐,还请见谅。”

      “忘记了?”沈凌雪喃喃,不过没一会儿,便恢复了平静,又紧紧的握住知夏的手,“你我之前是很要好的姐妹,儿时起,便是邻居,一同长大,十分亲密。”

       “一同长大?姐姐是督军的女儿,我又怎会和姐姐一同长大?”

       闻此,沈凌雪眼神闪烁,“母亲去世,才将督军的事情告知我,我来找爹,你放心不下,我们便一起来了,后来我们二人不慎被卖到了青楼,你先逃脱去找帮手,我困于青楼,幸得迟瑞相助,才逃离险境,认得督军,嫁入迟府。这些日子,我一直在寻你,却不想你竟与我离得这般近!”

     知夏听着沈凌雪将这些往事一一道来,除了对迟瑞救了沈凌雪有些在意外,其他的真没什么感觉。毕竟这身体的正主,早已香消玉殒,自己和眼前的这个女人,除了有层情敌的关系外,只是陌生人罢了,但知夏仍是眼中含泪,“原是这样,怪不得一见姐姐,便觉得亲切。”

        “嗯!”沈凌雪感动不已,“好妹妹,我们以后便好好照顾彼此,来,跟我来。”

     知夏被沈凌雪拉着站在迟府所有下人面前,沈凌雪手紧握知夏,抬头威慑道:“顾知夏,是我们迟府的另一位少奶奶,今后你们对她要想对我一样尊敬,若是被我知道哪个不长眼的欺负顾少奶奶,我沈凌雪第一个不放过他!”

       言毕,沈凌雪冲知夏温柔一笑,知夏亦莞尔回之。

       待与沈凌雪分开,已是黑夜,知夏坐在窗边,望着满天星空,心中苦涩:迟瑞今日又没来啊……

      这几日一直想和迟瑞聊聊,可迟瑞像是故意躲她似的,听大蓉说,他夜半归来,太阳未起便又匆匆离开,工厂竟是这么忙,连看她一眼的时间都没有吗?

是最爱拢龙的小包子啊!

余生为你而来

第十三章

   “嗯……”知夏睁开双眼,迷茫了一瞬,而后记起了迟瑞昨日说的那些讽刺刻薄的言语。

   知夏心中难受,泪就这么淌了下来。

    “少奶奶,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刚醒来就哭了?”一个胖乎乎的丫头看到知夏醒了,便匆忙跑到知夏的身边。

     拭去泪水,知夏抬眸,看着眼前这胖乎乎的女孩,眼中询问之意明显。

     “哦,嘿嘿,我是大蓉,是跟少爷从小长起来的,少爷让我来照顾你。”...

第十三章

   “嗯……”知夏睁开双眼,迷茫了一瞬,而后记起了迟瑞昨日说的那些讽刺刻薄的言语。

   知夏心中难受,泪就这么淌了下来。

    “少奶奶,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刚醒来就哭了?”一个胖乎乎的丫头看到知夏醒了,便匆忙跑到知夏的身边。

     拭去泪水,知夏抬眸,看着眼前这胖乎乎的女孩,眼中询问之意明显。

     “哦,嘿嘿,我是大蓉,是跟少爷从小长起来的,少爷让我来照顾你。”大蓉见知夏不哭了,便嘿嘿笑起来。

    “大蓉姐。”知夏看着眼前这笑的憨厚可爱的小胖子,心生欢喜,便喊了一声大蓉姐。

   “啊!少奶奶,使不得的,你怎么能喊我姐姐呢!”

    “怎么不行,你既是与迟瑞一起长大,那便是我的姐姐啊。”

     “啊,嘿嘿嘿嘿,你要真那么说,那我还真没办法反驳。”大蓉憨憨笑,不自在的扭了扭腰,倒是也默认了这称呼。

    沈凌雪房中

    “这迟瑞怎的天天往顾知夏那里跑,我比她还早入迟府,现在倒是比不得她了!”沈凌雪心中愤懑,只一杯杯的喝着茶水,“珠儿,走,咱们就去见识见识这位顾少奶奶!”

是最爱拢龙的小包子啊!

余生为你而来

第十二章

   “小娘子,陪爷乐呵乐呵呀!”知夏刚踏出房间,便被一个色眯眯的男人抓住了手腕。

    “放开我!放开,否则我对你不客气!”知夏奋力挣扎,内心纷乱。

     “砰!”那男人被踢翻在地,迟瑞脸色阴寒,复又将知夏抵在墙上:“你怎么那么下贱,是个男人都想勾引!”

     知夏错愕地望向迟瑞,眼神中尽是不可思议和深深的痛楚。还未来得及说些什么,知夏的胃突然猛烈的疼了起来。...


第十二章

   “小娘子,陪爷乐呵乐呵呀!”知夏刚踏出房间,便被一个色眯眯的男人抓住了手腕。

    “放开我!放开,否则我对你不客气!”知夏奋力挣扎,内心纷乱。

     “砰!”那男人被踢翻在地,迟瑞脸色阴寒,复又将知夏抵在墙上:“你怎么那么下贱,是个男人都想勾引!”

     知夏错愕地望向迟瑞,眼神中尽是不可思议和深深的痛楚。还未来得及说些什么,知夏的胃突然猛烈的疼了起来。

      好痛!

      胃痛如海中汹涌的巨浪,一波波袭向知夏,知夏眼神渐渐涣散,身子一晃,倒在了迟瑞的怀里。

      迟瑞一惊,酒醒了大半,将知夏打横抱起,径自回到了迟府。

      屋里的各位宾客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好好的宴席怎么就吃成了这样。

     迟府

      “迟少爷,少奶奶有胃病,而且是近日因进食不规律引起的,怎么还让她喝酒呢?酒辛辣,少奶奶现在这样,怕是喝了不知多少。还请少爷以后千万不要再让少奶奶沾酒了,否则她的胃就真的坏掉了!”大夫用责备的眼光望向迟瑞,“这是胃药,少爷一定要让少奶奶每日服一副,持续一周,就无大碍了。”

       送走了大夫,迟瑞默默地坐回知夏的床边,看着床上那张苍白的小脸,迟瑞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

      知夏,伤你,我不舍得;放你走,那还不如杀了我。知夏,那个向天当真那么好吗?好到让你可以为了治疗青峰山的疫情硬生生的把自己累出了胃病!知夏,我好爱你,好爱好爱,你看看我好不好?

是最爱拢龙的小包子啊!

余生为你而来

第十一章

   这三日,知夏在顾氏医馆住着,帮着顾老先生煎煎药,日子平淡,仿若回到未曾嫁给迟瑞之前。

   一想到自己那天把迟瑞丢在身后,连一句解释都不曾,她便心生懊恼,明明可以解释的,偏她这平日里不怕天不怕地的,就怕迟瑞生气。迟瑞一气,知夏平日的那些理智倒是都没了,只剩下一个面对初恋时的那个小心翼翼怯懦的自己。

    “哎,到最后,还是把迟瑞给气着了。”知夏叹气。

     “那日夜里见你匆匆忙忙地赶回来,也不好开口问,你和迟瑞没事吧...

第十一章

   这三日,知夏在顾氏医馆住着,帮着顾老先生煎煎药,日子平淡,仿若回到未曾嫁给迟瑞之前。

   一想到自己那天把迟瑞丢在身后,连一句解释都不曾,她便心生懊恼,明明可以解释的,偏她这平日里不怕天不怕地的,就怕迟瑞生气。迟瑞一气,知夏平日的那些理智倒是都没了,只剩下一个面对初恋时的那个小心翼翼怯懦的自己。

    “哎,到最后,还是把迟瑞给气着了。”知夏叹气。

     “那日夜里见你匆匆忙忙地赶回来,也不好开口问,你和迟瑞没事吧。”顾老先生正给知夏送来缓解胃痛的中药,氤氲缭绕中,闻声问道。

      “不关他的事,是我不好,没和他说清楚为什么躲着他,把他气着了。”知夏懊丧,端过中药一饮而尽后,打了个哆嗦。

       “没事儿,迟瑞这孩子,我虽没见过几面,但看着温和,你们好好说说,会过去的。”

        “嗯嗯,我知道,我会让着他的,嘿嘿。”想到迟瑞,知夏便笑的像个孩子。

         喝完药,知夏便回了迟家。

         自知夏踏入迟府,周围的眼光无不讥讽,知夏皱眉:这是怎么了?

         “你回来了!”迟瑞的声音不复平日的温柔,冷冽异常。

          “迟、迟瑞。”知夏回头,看着迟瑞,“前些日子经常不在府中,是因为青峰山发生瘟疫,我和爹每日研究药方,不免要和病人打交道,怕不小心染上瘟疫,这才没敢靠近你,这三天是最后的隔离期,我已经没事了。”

            “呵,青峰山的疫情,身为迟家少奶奶的你倒是很关心。”迟瑞冷笑,脸色越发阴沉,

           “换身衣服吧,跟我去应酬。”随即不等知夏反应,拂袖离去。

           知夏望着镜中打扮的有些艳俗的自己,颇为无奈,这衣服的颜色,哎,真是一言难尽。

           知夏就穿着这件艳俗的衣裳,陪着迟瑞在酒楼应酬,迟瑞期间让她喝了不少的酒,言语中也透露出无尽嘲讽,知夏不明原因,心里难过,到最后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一杯一杯的灌酒喝,全然不管那越来越痛的胃,自然也没看见迟瑞越握越紧的拳。

          原本以为酒席应酬完,可以回家,谁知迟瑞拉着她去了青楼。

         青楼!

         知夏恼怒,该死的迟瑞,原来也是个好色的!碍于迟瑞的面子,知夏面无怒色,让其他的商人震惊。

         “贤侄,你这夫人也太温顺了吧,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方法啊,只有一个,那就是千万不要捧着自己的真心去交给一个女人,你对她好,她可不会在意,保不齐哪天就跟谁暗度陈仓了!”

          闻言,知夏站起,现在的她只想逃离迟瑞,她真的忍受不了迟瑞的一次次嘲讽,谁都可以说她,她也不会在乎,但迟瑞不行,他一句句的嘲讽就如一把把尖刀,在知夏心脏上凌迟。

         泪在眼眶中打转,知夏冲出房间。

是最爱拢龙的小包子啊!

余生为你而来

第十章

   忙碌了许久,知夏累的不行,本来想坐在椅子上休息下,不小心睡着了。

  向天看着熟睡的知夏,慢慢地为她扑上衣服,而后在知夏身边站立凝视,俯身吻了知夏的侧脸。

   窗外的小玉被这一幕惊到,忙跑回迟府报信。

    “老夫人,不好了,这回外面的传言怕是真的,少奶奶真的跟那向天有染了!”小玉慌乱进了老夫人的房间,不巧迟瑞也在。

     “你什么意思?”迟瑞蹙眉,目光凌厉地看着小玉。...


第十章

   忙碌了许久,知夏累的不行,本来想坐在椅子上休息下,不小心睡着了。

  向天看着熟睡的知夏,慢慢地为她扑上衣服,而后在知夏身边站立凝视,俯身吻了知夏的侧脸。

   窗外的小玉被这一幕惊到,忙跑回迟府报信。

    “老夫人,不好了,这回外面的传言怕是真的,少奶奶真的跟那向天有染了!”小玉慌乱进了老夫人的房间,不巧迟瑞也在。

     “你什么意思?”迟瑞蹙眉,目光凌厉地看着小玉。

      “老夫人不放心,让我跟着少奶奶后面去看看情况,我亲眼看见,少奶奶不仅在向天的房中睡下,那向天还吻了少奶奶!”

      “什么!”老夫人气急,“这顾知夏当真这么放肆,迟家的清誉怕是就让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给毁了!”

       迟瑞阴冷到:“睡下?吻少奶奶?”

       “小玉之言句句属实,若少爷不信,自己去青峰山看啊!”

       怒气显露,迟瑞转身去了青峰山。

       ........

      “呦,这不是迟家少爷嘛,来我这青峰山干什么!”向天看着不远处的迟瑞,眼中的恨意汹涌。

       “我来接我的妻子顾知夏!”

        “哈哈哈,有意思,迟家少爷找不到少奶奶了,来我这青峰山要人了,哈哈。”向天笑得猖狂,“也是,像你这么无趣的男人,怎么可能会让女人提得起兴趣,你这个人啊,给不了女人想要的激情。”

        怒极,迟瑞一拳打在向天的脸上,向天倒也不躲,阴瑟瑟的在迟瑞耳边道:“知夏的嘴唇真的很软,抱起来相当舒服。”

        迟瑞也不打了,拿起手枪冲着向天的胸口打去。

        待迟瑞走后,躲在树后的卓尔忙出来扶住向天:“你这样无中生有,知夏会被迟瑞误会!你就不怕知夏恨你?”

        向天冷笑:“顾知夏这么好的女人,给那个奸商,不是太便宜他了?恨我?呵,那就等他们误会解除再说吧!”

        卓尔愣住,这还是他认识的向天嘛?!

        千幸万幸,知夏今天终于和顾老先生研制出了有效的药方,内心的激动翻涌,啊啊啊,太好啦,终于能天天和帅迟瑞在一起啦!

        “知夏,你天天和患者在一起,为了确保安全,你需要观察三天。”顾老先生看着知夏那开心的模样,提醒道。

       “啊?还有三天啊,好吧,我回到迟府再把自己关三天。”知夏像是被泼了一身冷水,瞬时蔫了下来,谁知道,她想迟瑞真的想疯了啊!

        “记住,这三天千万不能和迟府的其他人接触!”顾老先生的话萦绕耳边,知夏烦得紧。

         踏进房间,当看到迟瑞时,知夏一蹦三尺高,忙不迭地离迟瑞三米远。

         “躲我?”迟瑞声音阴冷且沙哑,知夏这明显的闪躲让他的怒气一瞬冲到了喉头!

          “迟瑞,三日,有什么事我们三日后再说行嘛!”

          “顾知夏!”迟瑞怒喝,知夏从没见过这样的迟瑞,一时间被他发怒的样子吓到了,发怒的迟瑞,真的好可怕!

          眼见着迟瑞越靠越近,知夏一心只记得顾老先生的嘱托,恐连累了迟瑞,咬牙跑出了迟府。

         她未曾回头,也便未能看到,身后的迟瑞在她转身离去后心如死灰的表情,一瞬间,迟瑞从小到大第二次体会到了被最心爱的人背叛的滋味,他望着知夏匆匆离去的背影,泪滑落,从头到尾也没有出言制止。

是最爱拢龙的小包子啊!

余生为你而来

第九章

 “少奶奶,外面有人找,说他是向天。”知夏从书页上抬起头,“嗯,让他在外面等等我,我这就来。”

  知夏简单地换了件衣服,便和向天回到了青峰山,想来定是疫情的事。

  “那日你给的方子,刚开始见效,但后来那些人的情况反而更严重了。”向天忧忡道。

    知夏蹙眉:“不应该啊,想是哪里出了问题,叫上我爹,我们一起商量商量。”

    这一日日的时光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逝了,知夏这段时间一直忙着开出新的药方,偏她是个做事情专注的,一心都扑在药方上,这些日子...

第九章

 “少奶奶,外面有人找,说他是向天。”知夏从书页上抬起头,“嗯,让他在外面等等我,我这就来。”

  知夏简单地换了件衣服,便和向天回到了青峰山,想来定是疫情的事。

  “那日你给的方子,刚开始见效,但后来那些人的情况反而更严重了。”向天忧忡道。

    知夏蹙眉:“不应该啊,想是哪里出了问题,叫上我爹,我们一起商量商量。”

    这一日日的时光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逝了,知夏这段时间一直忙着开出新的药方,偏她是个做事情专注的,一心都扑在药方上,这些日子不是房门紧闭,就是去青峰山看望那些患者。

     外面的流言又开始传来传去,再加上蔷薇的煽风点火,老夫人这心中又不是滋味了。

    “瑞儿啊,不是我说,这顾知夏最近总是往那青峰山上跑,还总和土匪头子向天混在一起,这外面传的是沸沸扬扬,说什么迟家的顾少奶奶和土匪向天暗度陈仓,瑞儿,你最近和知夏到底怎么样啊?”

   “奶奶,瑞儿最近忙着织布厂的事儿,去探望知夏,她都是房门紧闭,想来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奶奶,知夏是我的妻子,相较于那些乱七八糟的流言,我更相信知夏。”迟瑞认真到。

     老夫人看着迟瑞,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半晌,憋出一句:“行了,你先下去吧。”

    迟瑞离开后,老夫人便派了身边的丫头跟着顾知夏去了那青峰山。

    ..........

    知夏忙得不可开交,这边病人吃了药吐了,那边又病情严重了,好在顾老先生研制出了防传染的药物,但毕竟不算完美,所以知夏这几天刻意避开迟瑞,也是怕不小心传染给他。

    山上来了位姑娘,名卓尔,很漂亮,也很善良,不到一天,便和知夏成为了好友。两人一起忙着照顾患者,知夏忍着不见迟瑞的郁闷也舒缓了许多。

    向天一直在知夏身边帮忙,渐渐的被这姑娘的温良聪颖所吸引,一来二去,竟把知夏放在了心里

是最爱拢龙的小包子啊!

余生为你而来

第八章

    自那日知夏回到迟府后,已然三天。迟瑞的工厂刚开始经营,每日早出晚归的忙得很,但是还是每天都来看望知夏,虽然话不多,但看着那张脸,知夏就开心的紧。

    这三日,知夏也大致了解了迟府的情况,那日的紫衣丫鬟名唤蔷薇,是迟瑞另一位妻子沈凌雪的陪嫁丫鬟,但那丫头不知怎么的,不在沈凌雪的身边伺候,反倒整日围着老夫人转,想必,也是个不安分的人。

    至于沈凌雪,知夏还是非常在意的,人家是督军的女儿,长得又漂亮,现在还是迟瑞的另一个老婆,说实在的,知夏刚知道她的...

第八章

    自那日知夏回到迟府后,已然三天。迟瑞的工厂刚开始经营,每日早出晚归的忙得很,但是还是每天都来看望知夏,虽然话不多,但看着那张脸,知夏就开心的紧。

    这三日,知夏也大致了解了迟府的情况,那日的紫衣丫鬟名唤蔷薇,是迟瑞另一位妻子沈凌雪的陪嫁丫鬟,但那丫头不知怎么的,不在沈凌雪的身边伺候,反倒整日围着老夫人转,想必,也是个不安分的人。

    至于沈凌雪,知夏还是非常在意的,人家是督军的女儿,长得又漂亮,现在还是迟瑞的另一个老婆,说实在的,知夏刚知道她的存在时,十分不爽,不只因为作为一个现代人不习惯民国一夫多妻的婚姻制度,最重要的还是因为打心眼里,知夏就认定迟瑞是她一个人的,只能是她的!每次一想到多出一个女人分享迟瑞的温柔体贴,知夏就生气!但就这三日看来,迟瑞天天往她这跑,倒是完全当沈凌雪不存在,就他的表现来说,知夏还是很满意的。

    知夏每日都会早起去老夫人那请早安,老夫人看着这乖巧的孙媳,心中有愧,对知夏倒是温柔不少。

    这日,知夏照例去老夫人房中,偶遇蔷薇,知夏不语,蔷薇嘴上甜甜的叫着知夏少夫人,殊不知眼中的阴毒都被知夏尽收眼底

    “蔷薇,我奉劝你,你最好不要出幺蛾子,若是犯了我的忌讳,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狠毒。”知夏的声音轻轻柔柔,却把蔷薇吓得起了一身冷汗。

    言毕,知夏便头也不回地回了房间。

是最爱拢龙的小包子啊!

余生为你而来

第七章

     一个时辰后,一方染着鲜血的帕子便交到了老夫人的手里。老夫人望着那帕子,笑得眯起了眼。

     卧房

     “手指疼不疼?”知夏拿着药水给迟瑞涂抹伤口,眼中满是心疼。这个迟瑞,这么好的机会,竟然不抓住,还弄伤了这么修长的美手,真的是,心疼死了!

      迟瑞不语,垂眸望着眼前这心心念念的姑娘,眼角眉梢俱是笑意。忽而,他欺身靠近,在知夏的脖颈处吮吸舔咬。...

第七章

     一个时辰后,一方染着鲜血的帕子便交到了老夫人的手里。老夫人望着那帕子,笑得眯起了眼。

     卧房

     “手指疼不疼?”知夏拿着药水给迟瑞涂抹伤口,眼中满是心疼。这个迟瑞,这么好的机会,竟然不抓住,还弄伤了这么修长的美手,真的是,心疼死了!

      迟瑞不语,垂眸望着眼前这心心念念的姑娘,眼角眉梢俱是笑意。忽而,他欺身靠近,在知夏的脖颈处吮吸舔咬。

      “啊!”知夏轻呼,手中药品掉落在地,“你!” 

       要开始了吗,忍不住了吗?哈哈哈哈哈,不用忍,来吧,迟瑞!

      内心激动欢脱,面上倒是羞赧怯懦。迟瑞在脖颈处留下鲜明的红印后,抬头看到的便是知夏羞红的脸,心中顿生怜惜:“你既已说明是清白之身,我便信你。刚刚在大堂,之所以说要亲自验身,是想着护你,免得受辱委屈。至于圆房,更不能如此仓促,我们的第一次,当是最美好的。”

     知夏看着眼前这个一本正经说着情话的美男,心中感动。

      她想,她真的捡到宝了!

是最爱拢龙的小包子啊!

余生为你而来

第六章

  “老夫人,少奶奶她回来啦!”迟府外的仆人弄清顾知夏的身份后便急匆匆地跑到此时气氛诡异的迟家大堂。

    知夏走进,这迟家大堂里座无虚席,看他们的样子,应该都是迟家宗亲。

    “啊,知夏回来了啊!”老夫人眉眼浮出一丝笑意,而后便被深深的愁绪笼罩。

    “少奶奶从土匪窝里安全地回来,自然值得高兴,但如今这外面都在传些不入流的谣言,说什么土匪要了少奶奶的身子,玩腻了才让这少奶奶回到了迟家,虽说我们相信少奶奶,但只有我们相信没有用啊,...

第六章

  “老夫人,少奶奶她回来啦!”迟府外的仆人弄清顾知夏的身份后便急匆匆地跑到此时气氛诡异的迟家大堂。

    知夏走进,这迟家大堂里座无虚席,看他们的样子,应该都是迟家宗亲。

    “啊,知夏回来了啊!”老夫人眉眼浮出一丝笑意,而后便被深深的愁绪笼罩。

    “少奶奶从土匪窝里安全地回来,自然值得高兴,但如今这外面都在传些不入流的谣言,说什么土匪要了少奶奶的身子,玩腻了才让这少奶奶回到了迟家,虽说我们相信少奶奶,但只有我们相信没有用啊,堵不住这悠悠众口!”老太太邻座的一个长者道。

      知夏挑眉,眼中讥笑之意明显:“哦?那依您看,该如何堵这悠悠众口呢?”

     “什么都不如验身来得实在,老夫人,只要验明顾少奶奶是清白之身,谅别人也传不出什么了。”

    知夏循声望去,若说这古代落后,证明女子清白唯有验身之法,小丫头说出此法不足为奇,但那丫鬟眼中一闪而过的阴险毒辣,知夏却无法忽略。

     “知夏,不如你就.......”老夫人没有把话说完,但意思谁都清楚。

      知夏迟疑,虽说自己行得端坐的正,但这验身也确实太过屈辱。一时间,大厅沉寂。

     “奶奶,今日这府上怎么这般热闹。”低沉清冷的男声自身后传来。

       知夏转身,是他,真的是他,那个白衣西装的美男!迟瑞!

       “瑞儿,知夏回来了,但这外面的风言风语.......哎,想着给她验身呢。”

       迟瑞颔首,“既如此,还望顾姑娘你......”待迟瑞望向知夏的那一瞬,声音戛然而止。

      竟然是她,那日救下我的女子,她竟是我的妻子!

      “奶奶,我既是知夏的丈夫,验身这事,还是我来比较好。另外,知夏是个姑娘,这么多人等着结果,怕是让她心里不适,各位叔伯,还请先行离开。”迟瑞不紧不慢地说完,便拉起知夏往卧房走去。

是最爱拢龙的小包子啊!

余生为你而来

第五章

  “这迟瑞真是狡诈,竟然拿假药方把机器换走了,奸商!”

  知夏这一路上耳边充斥着各种不满迟瑞的言论,她非但没有对迟瑞产生任何不满,反倒多出了几分欣赏。

 于迟瑞的立场来看,土匪先是抢走了他的机器,而后又掳走了人家的妻子,现在青峰山发生瘟疫,迟瑞不给药方真的是再正常不过了,知夏若是迟瑞,别说给假药方,这青峰山上的人要是都因瘟疫去世,她还会开心好几天。迟瑞利用这个契机,抢回了机器,足以说明此人遇事冷静,精明强干。

  “我和爹已经研制出了药方,你且先将这个药方给那些患者使用,若能生效,皆大欢喜;不能生效,也是...

第五章

  “这迟瑞真是狡诈,竟然拿假药方把机器换走了,奸商!”

  知夏这一路上耳边充斥着各种不满迟瑞的言论,她非但没有对迟瑞产生任何不满,反倒多出了几分欣赏。

 于迟瑞的立场来看,土匪先是抢走了他的机器,而后又掳走了人家的妻子,现在青峰山发生瘟疫,迟瑞不给药方真的是再正常不过了,知夏若是迟瑞,别说给假药方,这青峰山上的人要是都因瘟疫去世,她还会开心好几天。迟瑞利用这个契机,抢回了机器,足以说明此人遇事冷静,精明强干。

  “我和爹已经研制出了药方,你且先将这个药方给那些患者使用,若能生效,皆大欢喜;不能生效,也是无害。”知夏把方子交给向天,“我在这青峰山也有些时日了,是时候回迟府了。药方生效与否,其结果也得五日后才能知晓,若有问题,你便去迟府寻我,我必负责到底,也算报答你这几日的照顾。”

  言毕,知夏便和顾大夫一起下山,向那迟府走去。

   知夏:帅迟瑞,我来啦!

  

是最爱拢龙的小包子啊!

余生为你而来

第四章

  知夏睁开眼,看着屋中的装潢,复又闭上,再睁开:啊,不是吧,这是又回到了土匪窝!

  “你这是什么表情,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向天的声音幽幽传来。

“我没死?你把我救了?怎么又回来了?”

  向天:.......

  短暂沉默后,向天道:“你这丫头,看着柔柔弱弱的,性子还挺烈,你那丈夫无心救你,以为你死了,在山下给你建了衣冠冢,你就再这青峰山待些时日,养好了伤,想走便走。”

“嗯.”知夏点头,便在青峰山上住了下来。

  谁知没过几日光景,这山上便爆发了瘟疫。患者无不悲痛,...

第四章

  知夏睁开眼,看着屋中的装潢,复又闭上,再睁开:啊,不是吧,这是又回到了土匪窝!

  “你这是什么表情,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向天的声音幽幽传来。

“我没死?你把我救了?怎么又回来了?”

  向天:.......

  短暂沉默后,向天道:“你这丫头,看着柔柔弱弱的,性子还挺烈,你那丈夫无心救你,以为你死了,在山下给你建了衣冠冢,你就再这青峰山待些时日,养好了伤,想走便走。”

“嗯.”知夏点头,便在青峰山上住了下来。

  谁知没过几日光景,这山上便爆发了瘟疫。患者无不悲痛,争着要逃离青峰山,问其缘由,皆道:“迟瑞赶我们离开,否则就会杀了我们。”

  知夏蹙眉,沉默一会儿,对身边的向天道:“你先安顿好这些患者,我回医馆和爹商讨一下,看是否能研制出药方。”

  向天应允:“万事小心。”

  ........

  看到知夏回来,顾大夫老泪纵横。知夏耐心安抚完顾大夫,又简单的说了一下自己的遭遇,便开始回到屋子里将脑海中因在现代好奇而记下的治疗瘟疫的药方写了下来:丹皮10克,生石膏30克,竹叶5克……

   而后,知夏拿着药方,与顾大夫一起去了青峰山。

 

是最爱拢龙的小包子啊!

余生为你而来

第三章


“土匪跟我谈条件了,用五十铤机枪去换人。”


“五十铤机枪?这可是府里的机密啊,土匪怎么知道的?再说,万一土匪用这机枪对付督军怎么办,不行,坚决不行!”沈虎不在督军府,龙天泽便翘起了尾巴,他早就看这迟瑞不顺眼了,且不说现有正当的理由,就算没有,他也不可能将机枪借给迟瑞。


“你给不给!”黑漆漆的枪口对准龙天泽的太阳穴,迟瑞眼中杀气翻腾。


气氛紧张间,沈凌雪从楼上走下:“表哥,把枪借给他,就当是我还他那日在青楼的救命之恩。”


“表妹,不可以!”


“借给他,不然我现在就离家出走!”


“你.....”龙天泽气结,却也拿沈凌雪没办法,督军有多疼这个女儿...








第三章


“土匪跟我谈条件了,用五十铤机枪去换人。”


“五十铤机枪?这可是府里的机密啊,土匪怎么知道的?再说,万一土匪用这机枪对付督军怎么办,不行,坚决不行!”沈虎不在督军府,龙天泽便翘起了尾巴,他早就看这迟瑞不顺眼了,且不说现有正当的理由,就算没有,他也不可能将机枪借给迟瑞。


“你给不给!”黑漆漆的枪口对准龙天泽的太阳穴,迟瑞眼中杀气翻腾。


气氛紧张间,沈凌雪从楼上走下:“表哥,把枪借给他,就当是我还他那日在青楼的救命之恩。”


“表妹,不可以!”


“借给他,不然我现在就离家出走!”


“你.....”龙天泽气结,却也拿沈凌雪没办法,督军有多疼这个女儿,他是清楚的,只能不甘不愿的答应,“好!”


“多谢!”迟瑞颔首,便匆匆离去。


转眼间,就到了和迟瑞谈判的日子,说实话,知夏心里很是紧张。一方面,她按耐不住见迟瑞的心情,另一方面,又怕这过程不会那么顺利,横出变故。


果然,当向天等人看着箱中的石子时,发了怒。虽说她只和迟瑞有那一面之缘,但怎么说现在她也是迟瑞未过门的妻子,迟瑞这样不把她的安全当回事,知夏心里不免有些难过。


“记住,永远不要把生命交给任何人!”向天的声音在耳边传来,知夏心中失落,但却也想着逃离险境,她向山下望去,嗯……这高度,应该死不了吧,哎,死了也没事,说不定直接回现代了呢!与其在这土匪窝,生命随时受到威胁,倒不如赌一赌。


思及此,知夏嘴角浮起一抹笑意:“是的,我命由我!”话音刚落,纵身跃下。

是最爱拢龙的小包子啊!

余生为你而来

第二章


看着镜中着一身火红嫁衣,明媚动人的自己,知夏心中一叹:想我堂堂21世纪女性,短短几天竟穿了两次嫁衣,嫁了两个人。那日还在崔家,今天就要去迟家了……也不知道这迟家少爷为人怎样,长相如何......啊,要是有那日带我逃脱险境的白衣男子一半帅气就好了!


“姑娘,该上轿了!”知夏起身,在喜娘的搀扶下上了轿。


片刻,轿子停了下来,知夏轻抬轿帘,却见一群土匪,心下一惊,冷声道:“你们这是何意?”


“废话少说,绑回去!”


  ........


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在顾家医馆前停下,马上的男子一身红色喜服,惊艳之余却又不失刚毅.


“迟少爷,知夏不是...








第二章


看着镜中着一身火红嫁衣,明媚动人的自己,知夏心中一叹:想我堂堂21世纪女性,短短几天竟穿了两次嫁衣,嫁了两个人。那日还在崔家,今天就要去迟家了……也不知道这迟家少爷为人怎样,长相如何......啊,要是有那日带我逃脱险境的白衣男子一半帅气就好了!


“姑娘,该上轿了!”知夏起身,在喜娘的搀扶下上了轿。


片刻,轿子停了下来,知夏轻抬轿帘,却见一群土匪,心下一惊,冷声道:“你们这是何意?”


“废话少说,绑回去!”


  ........


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在顾家医馆前停下,马上的男子一身红色喜服,惊艳之余却又不失刚毅.


“迟少爷,知夏不是刚刚被您家的人接走吗,这怎么又回来了?”顾医生疑惑道。


迟瑞皱眉,不安涌上心头:“顾叔,您别担心,交给我去处理。”说罢,转身去向督军府。


“放开我,别碰我!”知夏拼命挣扎,躲避土匪们的刻意侮辱。真是倒霉,嫁人不成,还被绑进了土匪窝!还有比她更悲催的人嘛?


“住手!”向天匆匆前来阻止,“行了,别整这些有的没的,这人,得照顾好了,不然怎么拿她和迟瑞谈条件?”说完把知夏带进了一间屋子:“我叫向天,姑娘,把你抢来,是因为上次我们的兄弟被你那丈夫开枪打死了,这事可不能这样不明不白的算了,你就先在这待着吧,在这期间,我们不会伤害你。等帐算清了,自然放你离开。”


向天?知夏看着那人走出去的背影,这人不就是上次和那白衣帅哥对峙的土匪嘛,自己当时还打晕了他,啧啧,真是冤家路窄。嗯……等等,上次土匪抢的是迟家的货,又有人称那白衣男子为少爷,迟家只有一个儿子,那白衣少年难道就是迟瑞?!

是最爱拢龙的小包子啊!

余生为你而来.

第一章

“嗯……”梦溪睁开眼,看着这满是药材的房间很是迷茫:什么情况,我不是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吗,这是哪?看这装潢不像现代啊,倒像民国的医馆?!

“你醒了!”梦溪转过头看向那身着棕色长袍的中年男人.

 这打扮,还真是民国风!梦溪心惊:我这是穿越了?!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呀?昨天我是在山下找到你的,你怎么会掉下山呢?”

“我不知道,我不记得自己是谁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梦溪皱眉扶额,一副痛苦慌乱的神情.反正也什么都不清楚,不如借此机会说自己失忆,也省去了颇多麻烦。

“哎,那倒也是个可怜的姑娘。孩子啊,不如你就叫我女儿的小名知夏吧,至于姓氏,也就先随我姓顾,你...










第一章

“嗯……”梦溪睁开眼,看着这满是药材的房间很是迷茫:什么情况,我不是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吗,这是哪?看这装潢不像现代啊,倒像民国的医馆?!

“你醒了!”梦溪转过头看向那身着棕色长袍的中年男人.

 这打扮,还真是民国风!梦溪心惊:我这是穿越了?!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呀?昨天我是在山下找到你的,你怎么会掉下山呢?”

“我不知道,我不记得自己是谁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梦溪皱眉扶额,一副痛苦慌乱的神情.反正也什么都不清楚,不如借此机会说自己失忆,也省去了颇多麻烦。

“哎,那倒也是个可怜的姑娘。孩子啊,不如你就叫我女儿的小名知夏吧,至于姓氏,也就先随我姓顾,你看如何?”

“知夏.......顾知夏.......谢谢顾大叔,我很喜欢。”

 ......................

自那日睁眼发现自己穿越到民国,已半月有余。这半个月来,梦溪一直在和顾大叔学习医术,渐渐地,也适应了“顾知夏”这个新身份,日子过得还算平静。想这身体的正主怕是在跌落山下之际香消玉殒,才让梦溪这异世的魂魄占据了身体罢。

“不好了,知夏姐,出事了,土匪来抢货,师父跟他们拼命去了,我拦也拦不住啊!”

“你留下来看店。”话毕,知夏已冲出医馆向山上跑去。

刀声,枪声,惨叫声此起彼伏,充斥耳边。

“顾大叔!”知夏来回穿梭,寻到那抹棕色身影时,心中一喜,却在看到顾大叔身后拿着砍刀的劫匪后,面色骤变:“顾大叔,小心身后!”

“砰!”枪声毕,顾知夏循声望去,却见一位身着白色西装的男子,那男子丰润俊朗,周身散发着贵气却又不乏精明气息,俨然一副富家公子的模样。

知夏敛眸,将顾叔送往安全地带,转身,却见那白衣男子正和土匪搏斗,眼见他渐渐招架不住,知夏念及救命之恩,抓起一根木棍,便向那土匪后脑打去。土匪倒地,知夏却呆愣原地:这还是我第一次打人呢,别不是把人打死了吧……


















慌乱之际,却撞入一双黑眸,那眸清澈明亮,似有万千星辰,又带有几分深情,让人移不开眼。知夏心中一滞:这人,可真好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