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魂系

613浏览    213参与
I重拾梦想—忆夏I

{魂系方舟}一:初行

自设警告,含ooc(大量),纯独立故事线,狼味极浓警告(QAQ)

—————————————————————天灾后的暴雨,洗刷着这血腥的庭院……

“走吧,无人生还。”

“是吗?可别漏了一两个苍蝇。”

“确定了,已经杀干净了。”

男人抖落刀上的血珠,厌恶的踢开少女的尸体。

“勇气可嘉,不过……”

“不自量力……”


啪嗒,啪嗒……

王庭军踏过血泊,离开了这座如炼狱般的别墅,留下一片死寂。

“所有人记住,特蕾西娅的人,一个活口也不能留!”

……

………

…………

为什么要杀戮?

为什么要彼此争斗不休?

同类的自相残杀,到底是为了什么?

全身上下弥散着剧痛,每一...

自设警告,含ooc(大量),纯独立故事线,狼味极浓警告(QAQ)

—————————————————————天灾后的暴雨,洗刷着这血腥的庭院……

“走吧,无人生还。”

“是吗?可别漏了一两个苍蝇。”

“确定了,已经杀干净了。”

男人抖落刀上的血珠,厌恶的踢开少女的尸体。

“勇气可嘉,不过……”

“不自量力……”


啪嗒,啪嗒……

王庭军踏过血泊,离开了这座如炼狱般的别墅,留下一片死寂。

“所有人记住,特蕾西娅的人,一个活口也不能留!”

……

………

…………

为什么要杀戮?

为什么要彼此争斗不休?

同类的自相残杀,到底是为了什么?

全身上下弥散着剧痛,每一处细胞都在呻吟。

迷蒙如雾的视线里,众人的身影一闪而过。


“雨…… ”

“雨……?”

“雨姐姐?”

“……”


呼唤声回荡在被称为“”的少女耳畔。

由远及近,由模糊到清晰。

仿佛,在尝试着,唤醒这具冰冷的躯体……

梦境,现实,早已混为一谈……

本应是死去之人,又怎能听见这番话语?

身躯微颤,视野中,那名萨卡兹女性的身影若隐若现……

殿下……?

“阿米娅没事…对不起,辛苦你了,雨。”

“如果…你还愿意的话,就来罗德岛吧……”

嗡!

特蕾西娅的话语温柔如水,却如一柄重锤,砸在雨的心头。

眼前的一切变得清晰,自己的刀,正躺在自己的血泊之中,而那刀身之中,却已有血光闪动。

我……

呵……原来,我已经被诅咒了吗?

在泰拉,特别是大炎与东国,流传着一个传说。

净刀染主人之血,乃被咒所蚀。

此咒有名,曰:“长生”,即,不死。

被咒之人,在获取力量的同时,也会在漫长的时光中,慢慢的失去感情与人性,最后变成行尸走肉,亦或是只会杀戮的修罗。

但是,在雨的记忆中,有这样一位长生者,战胜了诅咒,成为了乌萨斯的“百智勋爵”。

她便是特蕾西娅最亲信的人,如今罗德岛的主治医师——凯尔希。


双手撑起残破不堪的身躯,胸口的刀伤还在,只是已经大半愈合。

拾起泡在血中的刀,入鞘。

借着所剩无几的自来水,雨洗净了满身的血污。

伸手打开衣柜,未曾多想,她抓出了自己最精致的黑色礼裙。

对着破碎的镜子,雨简单的梳理了自己的长发。

一切,准备就绪。

是时候,和这里诀别了……


清晨的阳光撒在庭院之中,被践踏后初生的小草为这片地狱增添了几分生机。

“咔……咔…”

雨推开了虚掩的大门。

一切皆为过去,现在,即是开始。

“唰。”

春弦的刀身反射着太阳的光。

向前走去,她不曾回头。

  卡兹戴尔    外围荒野

“昨晚队长又带领一批人杀了一个据点,但好像让那个什么魔王跑了……”

“切,有什么大不了的,一个小孩子能成什么气候。”

“只要联合伊比利亚那边的深海教徒,别说特蕾西娅了,就连乌萨斯都能攻陷!”

雨回过头去,深吸一口气,小腿肌肉紧绷,整个人如箭一般射了出去。

“哈哈,我们萨卡兹迟早……唔!”

“噗呲!”

“唔啊—!”

“喝!”另一位刀兵的反应很快,回身向雨刺去,后者直接顺势抓住刀兵的胳膊,一脚把他的刀踩在地上。

随后,刀锋贯穿了他的咽喉,飞出一蓬血雾。

“阿……阿戈尔的……”

顷刻间,二人毙命。

雨甩落刀上的血珠,看向四周。

“………”

刚才…我准备往哪边走来着……?

艹…好像忘了……

本来还拿他们两个做参照物来着……

雨抓了抓头,看着地上若有若无的车辙,稍加思索,跟了上去。


          {卡兹戴尔 卢克文镇}

“前面的快点,队长催着要货呢!”

“叫他们开大门!让我们过去,就说是特雷西斯的命令!”

七八个刀兵加上数位大剑手,守护着一辆货车,车厢用伪装布盖着,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雨静静地爬进货箱,默默的等待着时机。

“快点!里面的人在干什么!”

面对紧闭不开的大门,守卫们有些着急。

“听不懂人话吗?!”

“要不我们把门砸开?”

“行。”

小镇的大门并不结实,大剑手三下两下就将其砍成碎片。

而踏过关口,呈现在他们眼前的,却是一只已经海嗣化的萨卡兹,它的身边,不见尸体,只剩血迹。

“这是……托卡队长?!”

“怎么可能!伊比利亚离这里十万八千里,队长怎么可能变成海嗣?!”

“除非……有人想害队长!”

众人的惊讶引起了怪物的注意,它回过头,双目扫过,前爪重重抓地……

“注意!准备迎战!”

“队长……”

“嘶————!”

怪物拔出插在身上的长枪,向它昔日的战友冲去。

“铛!噔!”

“防御架势!”

“啊啊啊啊啊!”

海嗣化的托卡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有了极大的提升,大剑手的防御被轻松破开,利爪更是直接把他撕裂。

“吼—————!”

杀戮的托卡嘶吼着,痛苦的神情溢于言表。

大地震撼,尘土飞扬,趁着混乱,雨偷偷的溜出货箱,用化为触须的手指勾住屋脊,跃上房顶。

“呼———咚!”

卡车直接被一脚踩扁,雨心中一震。

若自己再晚一步,就要被踏成鱼饼了吧?


“哇啊啊啊啊啊!

最后一个刀兵惨叫着,托卡一把将他抓起,直接送入口中,顷刻间,战场上只剩下咀嚼的声音。

“呕………”

雨干呕几声,她曾吞噬过同类,不过也只是它们的细胞,直接吃下他人,这件事她无法接受。


“因为我的血……被感染了吗?”

双手握住刀柄,雨压低身位。

“是时候解脱了……”


一跃而起,雨骑上托卡的背,春弦刺穿它的眼部,借助下落的重力,用力下拉——

“呲—————!”

幽蓝的血如喷泉般涌出,托卡仰天长啸,雨闪身来到它的侧面,又是一记蓄力的一字斩。

“吼—————!”

托卡的长枪突然横扫而过,来不及躲闪的雨架刀防御,顺势上挡。

“铛!”

“呃—!”

巨大的力道震的雨连连后退,顿时破了架势,托卡的长枪高举,一阵连击,好不容易稳住身子的雨只能匆忙招架——

“噔!噔!噔!噔!”

“铛!!!”

“呃唔——!”


可恶……直接拼刀我绝对不占优势!

雨大口大口的喘气,缓步与托卡周旋,伺机进攻。

“吼————!”

托卡贴紧地面,如鱼一般,直冲而来,巨口猛张,企图一口将雨吞下。

哦——?

海嗣化的它…准备吃我?

雨眉头一皱,后退猛的发力,在跃起的同时扫起一大片沙尘,而高速冲锋的托卡则是被填了一嘴沙土,咽喉的干痛让它抽搐不已,一头撞在墙上。

“吼————!”

就是现在!

一刀刺入托卡的上颚,雨的右手再次触须化,重重的扎入托卡的心脏部位——

翻腕,搅动,用力掏出——

“噗呲—————!”

鲜血飞溅,在地上开出了一大朵妖异的血花。

雨的整只手臂,鲜血淋漓。

“吼噢——————!”

“海……嗣……”

托卡用尽最后的力气,挤出了一句已经含糊不清的话。

随后,怪物的躯体不再活动。


雨看着托卡的尸体,看着被自己掏出来的洞。

沉默,她的神情有些恍惚。

缓缓蹲下,她的头低了下去。

一枚泛着淡蓝色的细胞在伤口中跳动。

雨闭上了眼睛。

“抱歉……这是海嗣的本能……”

(To be continue~)

—————————————————————

口嗨部分(警告):战斗部分参考了只狼,大概打法就是先从屋顶上跳下忍杀一层血,然后在拼刀后将托卡的投技打出来,用沙尘打满架势条(?),最后一个内脏暴击带走。 

诘Sin

走过暗月,迎接新月,中秋快乐!

走过暗月,迎接新月,中秋快乐!

诘Sin

“可爱”的蚯蚓脸来自哪里?

它们究竟是虔诚的老黄金树崇拜者?

还是玛丽卡黑刀之夜计划的产物?

亦或只是纯粹的邪物!?

“可爱”的蚯蚓脸来自哪里?

它们究竟是虔诚的老黄金树崇拜者?

还是玛丽卡黑刀之夜计划的产物?

亦或只是纯粹的邪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