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魇梦

59.3万浏览    2275参与
PRIMA

【鬼灭】“可以亲你吗?”(鬼篇)

内含无惨/黑死牟/童磨/猗窝座/妓夫太郎/魇梦/累

⚠️ooc及撞梗致歉

⚠️短短短

⚠️双向暗恋设定!

彩蛋是无惨!

救命真的不会写鬼…


【黑死牟】

“嗯…只可以…亲一下。”

(诶!同意了!

关键是!他好像没意识到自己多高似的!完全亲不到啊!

(哼哼!这点挑战怎么难得过我!

你后退半米,跨步!蹬地!起跳!

双腿夹住他的腰间,双臂环上他的脖颈,双眼直面他的美颜!

算了,还是不直面了,妈妈呀,心脏受不住。

你闭上眼蹭蹭他的颈窝,努力地伸长脖子亲他左额的斑纹。

“真的只能亲一下吗?”你偏过头,眼扑闪着,装可怜这种事信手拈来。

“真的…只能…一次。”

“呜…...

内含无惨/黑死牟/童磨/猗窝座/妓夫太郎/魇梦/累

⚠️ooc及撞梗致歉

⚠️短短短

⚠️双向暗恋设定!

彩蛋是无惨!

救命真的不会写鬼…



【黑死牟】

“嗯…只可以…亲一下。”

(诶!同意了!

关键是!他好像没意识到自己多高似的!完全亲不到啊!

(哼哼!这点挑战怎么难得过我!

你后退半米,跨步!蹬地!起跳!

双腿夹住他的腰间,双臂环上他的脖颈,双眼直面他的美颜!

算了,还是不直面了,妈妈呀,心脏受不住。

你闭上眼蹭蹭他的颈窝,努力地伸长脖子亲他左额的斑纹。

“真的只能亲一下吗?”你偏过头,眼扑闪着,装可怜这种事信手拈来。

“真的…只能…一次。”

“呜…好吧…”你垂着头,准备从身上跳下,却被他钳住大腿。

“别动…”

他躬下身,扶住你的后背,左手撑桌,右手握住手腕拍在墙上。

你的臀部蹭着桌面,肩背贴紧墙体,双腿仍维持着张开的姿势,整个人都罩在他的身下。

“你主动…一次…就够了…”

“如果…还想…要的话…”

“这种事…还是…我来…好一些。”



【童磨】

向他要亲亲,这好像是一道送分题。

“磨磨头,要亲亲!最好把我的嘴亲烂!”

“呀!xx酱竟然这么主动吗!”

他将你一把揽入怀中,指腹划过你的唇瓣,轻轻一吻,还恶作剧似的咬了咬你的嘴唇。

也不知道被谁看去的,后来你总是撞见什么女教徒问他要亲亲,而他总是满脸堆着笑应和。

(哼…就知道是这样!轻浮的男人!

于是连着几天都没有理他。他也没有来找你。

怒气更盛,你整理了包袱,想一走了之,反正原来也不信什么教的,颜狗看不见颜还呆在这里干什么?

“xx酱,我可不会让你逃掉噢~”

没走多远,一双臂弯将你搂得紧实,别过你的头便落下深深的吻。

可能是有些生气,亲个嘴还较上劲,比力气似的,到最后嘴唇都有些红肿,又是疼又是恨,你忍不住呜呜地开始哭。

“干什么啊你!少我一个不少多我一个不多,放我走行吗!”

“xx酱要是跑了,我可就一无所有了。”

“放屁!你还有那些女教徒…”

“她们已经走向极乐啦!”

“但是我不会放xx酱去那里的噢!永远不会!我还要把xx酱的嘴亲烂呢!”



【猗窝座】

说实话,就照你俩这交情,偷袭,或者干脆光明正大,被你一顿轻薄后他最多脸红一场埋怨几声,肯定不会生气。

那怎么行!也太轻易了!

“猗窝座!吻我!”

于是你一把扯上他的领口,似乎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他怔怔地看着你。

大脑重启中……

他认真地嗅了嗅,少女白皙的皮肤上沁出细细的汗珠,扑面而来的却是淡淡甜甜的味道。

“…很好闻。”他瞟一眼你的脖颈,便别过头不敢直视了,耳廓烫得起火。

(看来他比想象中的还容易害羞呢

“我说的是亲我。”

“呐呐,猗窝座,你不会不敢吧?”

你食指从耳垂起,顺着轮廓滑下,勾勾他的下巴,又落在那凸起处按压摩挲。

喉结剧烈地抖动一下,瞳孔闪烁,敏感的皮肤完全禁不起碰触。

“你…”他抓住你的手腕,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

不想听他说完,目光只停在他的唇上,唔…还是不想等了…(小猗你是不是不行!

身体前倾,碰触一刹那。

却再也离不开,后颈被他死死地扣着,安心的气味铺天盖地,顺着极大的力道强势席卷,眼前都开始朦胧…

“不是要我亲么?真弱。哼。”

你瞥眼看着他涨红的双颊,大口喘着气。

(真是的…明明自己都臊得熟了一样…净说风凉话…



【妓夫太郎】

“…哈?”

“亲…我?”

他满脸鄙夷,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手又习惯性地爬上脸划拉,被你一下擒住了手腕。

“你没…”

“我没说错!就是要亲你!同意了就甭说话!”

谁管他同不同意,既然没反应过来那就…直接上!

脑子是没反应过来,可他的手已经本能般将脸捂得严实。你没亲到,哪怕使劲掰扯,他也执拗着不松手。

“你这么…排斥我吗?我还…我还以为…看来是我想多了…”

“我…你还是走吧。”他咬咬牙,背对着你,多看一眼,或许这话就说不出口了。

“对不起…是我唐突了。”你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似乎失去了色彩,只垂着头转身。

“不!许!走!”小梅一脚踹开门,原来只想凑个热闹…可看着实在着急!

“告诉你吧,我哥喜欢你!”她把住你的肩胛180度转身,用力向里退了一把,“哥,不用谢~”

力气真的很大,你被推得一个踉跄,站不稳快要拥抱大地的时候被他从正面兜住。

他将你原地拎起,放好,又背过身不看你。

“不要在意小梅说的那些,她…”

你原地起跳,搂上他的脖颈,伸头亲了亲侧脸,将他剩下的话憋了回去。

“嘻嘻…现在你说什么也赖不掉了!”

“…你…傻子…你会后悔的…你应该…”

“才不要什么应该不应该!我绝对不会后悔的!”



【魇梦】

“诶?亲我吗?”

他俯身,青色的眼上弯,两颊微微有些泛红,挑起你的下巴。

“嗯…就是…”

你遇见他的目光,急忙错开…

“那就让你做一个好梦吧~”

“做梦的话,怎么干都可以噢~”

(诶诶诶?这是?同意了?!

你犹豫一番,终是理性抵不过诱惑,对着他的唇就亲了下去。

相离之时,他的手从后环住你的腰,于是顺势坐在了他的腿上,位置暧昧地要死…

“我…唔…”你慌乱着想起身,却挣不开他紧锁的臂弯。

他竖起指堵住你的唇。

“啊呀!梦还没做完呢…”

“xx酱…要是做美梦的时候醒了,可是会变成噩梦的噢…”

“一直住在美梦里不好吗?”

他的嘴角上扬,你尚捉摸不透,那温热的吻便铺天盖地地袭来…

(好像…一直陷在这种“梦”里…也不错呢…



【累】

“想亲我吗?胆子真大…”

那银白色的眼睛里常有的是冷酷,而今毫无感情地上下打量着,直盯得你有些脊背发麻。

“这是夫人的权利,你没有这个资格。”

白发拢着的那只眼露了出来,那是望不到尽头的占有和欲望。

你的脖颈似乎被细细的丝线环绕,没有碰到分毫,但直觉告诉你,这绝对可以要了你的命。

“或者,你来当我的夫人。”

“成为我的夫人后,我们就有了羁绊,是绝对割不断的,你也可以行使作为夫人的权利…”

“不答应的话…你就死在这里吧。”

他的眼神有些恐怖,要不是那白皙的脸上有那么些些红晕,你或许会把这句话当作威胁…

也许本就是威胁。

“我答应,当然答应!那现在可以亲你了吗?”

四周的线被收回,你松了口气,扑上前捧起他的脸就mua一口。

“你…”

“这是夫人的权利对吧!”

“不算。”

“夫人的权利是…亲嘴。”



》》》》》》

谢谢你看到这里!

写得很烂呃呃呃致歉望包涵…

16岁的第一天!考完试!买完猫!晚上happy聚会!耶!



ko no REO 哒
布要把声优和角色联系到一起啊(...

布要把声优和角色联系到一起啊(被打)

布要把声优和角色联系到一起啊(被打)

冷圈选手莫桓

【无限列车同人女meme】(一)


我现在已经沉迷于整怪活无法自拔.jpg

【无限列车同人女meme】(一)


我现在已经沉迷于整怪活无法自拔.jpg

彩云飘飘
可可爱爱的猫猫魇梦😍 p站I...

可可爱爱的猫猫魇梦😍

p站ID:92831082

可可爱爱的猫猫魇梦😍

p站ID:92831082

平头鸽HP

“我允许你不拼死追杀猎鬼人,但一定要活着回来…因为你是我的鬼。”

“回大人,是…”

“我允许你不拼死追杀猎鬼人,但一定要活着回来…因为你是我的鬼。”

“回大人,是…”

Enmu【暂退致歉】
哎呀……这是怎么回事…感觉就像...

哎呀……这是怎么回事…感觉就像在做梦一样~

嗯…呵呵呵…【笑】眼前的这个人有点眼熟呢…~在哪里见过呢…是在梦里吗!~(轻轻握住眼前人的手)

啊…感觉像在被什么噩梦困扰了一样,让我来帮你解脱吧~【眯眸】

一起沉沦在冰蓝色的美梦中吧…~…【轻轻闭上眼睛】

哎呀……这是怎么回事…感觉就像在做梦一样~

嗯…呵呵呵…【笑】眼前的这个人有点眼熟呢…~在哪里见过呢…是在梦里吗!~(轻轻握住眼前人的手)

啊…感觉像在被什么噩梦困扰了一样,让我来帮你解脱吧~【眯眸】

一起沉沦在冰蓝色的美梦中吧…~…【轻轻闭上眼睛】

Yukiiiiiii:)

好久没用纸画了,好丑(大哭)

好久没用纸画了,好丑(大哭)

法外狂徒阿布
在手书里的一个小片段吧,虽然现...

在手书里的一个小片段吧,虽然现在才刚开始在纸上画。

我爱他我爱他么么么么么么么么

在手书里的一个小片段吧,虽然现在才刚开始在纸上画。

我爱他我爱他么么么么么么么么

壮哉我大UT

梦柱设定图(已完善)考完试放了半天假


“免贵,姓魇梦,你可以叫我小梦或直接叫我魇梦……还有,我是男孩子哦~请不要像刚做了春梦一样看着我?”


梦之呼吸所有招式

一之型·梦的平行线

二之型·梦隐

三之型·碎核·【梦】中的视觉

四之型·刀光的低语

五之型·低语之声

六之型·强制昏睡催眠的幻血

七之型·强制昏睡催眠·眼

八之型·沉眠

终之型·强制昏睡催眠·噩梦

是一种靠特殊体质和灵活的斩击来进...

梦柱设定图(已完善)考完试放了半天假




“免贵,姓魇梦,你可以叫我小梦或直接叫我魇梦……还有,我是男孩子哦~请不要像刚做了春梦一样看着我?”



梦之呼吸所有招式

一之型·梦的平行线

二之型·梦隐

三之型·碎核·【梦】中的视觉

四之型·刀光的低语

五之型·低语之声

六之型·强制昏睡催眠的幻血

七之型·强制昏睡催眠·眼

八之型·沉眠

终之型·强制昏睡催眠·噩梦

是一种靠特殊体质和灵活的斩击来进行杀鬼的呼吸法,人称最强辅助,霞之呼吸的衍生呼吸,有副作用,即轻微的嗜睡,但靠着自己的长时间练习已经稍微缓解了(从之前的克制不了到可以忍住睡意的程度)

(白天在总部还是可以睡滴)


稀血

魇梦是最离谱的一个稀血,凡是普通鬼闻了一下都得直接躺的那种,上弦鬼闻了也会晕一会

血洒出去能迅速释放紫色团状迷雾,在空中停滞一会就会发生“爆炸”,变为范围攻击


擅长的

奇妙比喻,催眠


性别

男的,尽管他长得像女孩子一样可爱ww


喜欢的东西

站在火车顶上吹风,还要感慨一会,火车模型和真火车,睡着的小孩子(觉得很可爱),睡觉,主公大人的女装,鬼痛苦的表情,燕尾服


讨厌的东西

鬼,冰柱磨磨头(因为自己的长相总是来烦自己)小孩子样子的鬼(他知道那样子是假的)


背景

出生在灭鬼世家,母亲姑获鸟是前任幻柱(已故),妹妹是幻柱继承人(原作里姑获鸟有个女儿,按照时间是妹妹,已故)父亲不是柱,但知道怎么杀鬼

自己从小就开始学着拿刀,并自创了专属呼吸法


有一天姑获鸟出去执行任务,父亲在家忘了点紫藤花香炉,让鬼进了屋子后被父亲斩首后自己不小心染上鬼血变成了鬼(这个世界的鬼王是允许别人变成鬼的,所以在那里鬼有一丢丢多)结果弄伤了魇梦,幻血流出使其当场晕厥,好在这时姑获鸟及时赶到,含泪将其斩首,自那之后,两个孩子就是她唯一的依靠了,因此想尽量给他们足够多的母爱

本来以为生活就能这样继续下去,但直到一天夜里被那时的前任上弦之二(匡近)和候补上弦之二(不死川)找上来,妹妹为了保护母亲被匡近击穿胸部使母亲有机会将匡近斩首,可这一操作让不死川非常不爽,直接破防将其贯穿腹部后开始不停虐待,被出去斩鬼的魇梦亲眼目睹(他感受到了家里的彼岸花开了,觉得不对劲赶回来了)


姑获鸟临死前都在提醒他快离开这里,随后被不死川掐断了脖子,这一幕让魇梦再也不忍不下去了,上去就是一刀(尽管一点胜算也没有)被不死川轻松挡下并一爪抓在了自己的左臂上后觉得没意思就离开了,经历过那件事后的魇梦从来没像现在这么恨过鬼(从那时起产生的性格扭曲),发誓要找到那只鬼并拿下他的鬼头并要让他做噩梦做到死


事后魇梦开始了离家出走的生活,进行无证杀鬼,手法一次比一次残忍,表情还特别病娇,还唱着自己编的摇篮曲(没有技术,全靠感情),那种恨不得把鬼生吞活剥的感觉(虽然表面没表现出来),甚至在当地被鬼传成了恐怖都市传说(逐渐生草),有一次被路过的主公看到他,觉得他杀鬼效率高且身世悲惨就给带到总部了,就地通过了最终选拔(因为受过训练),就这样,魇梦加入了无限城(那个世界的鬼杀队总部的名字)


关于名字

出生时被姑获鸟称为是像梦境一样美好的存在,但因不能使他生在和平的年代幸福的生活深感自责,利弊交替,就此起名魇梦民尾(平时喜欢叫他小梦)



还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还有姑获鸟是母亲的这个设定是因为我觉得他俩很有母子相()




吐槽君 (゚Д゚)ノ

大艺术家

P开心就好,其他不要深究

       “这绝对是为了艺术,我怎么可能用异样的眼光看你?快脱,对,脱  光。我要练习人体姿势,黑死牟,你也脱   了,去墙角把他手按着头顶摆出你们正在生死角力的感觉,能贴多紧贴多紧,对对对!腿 插 进他的 双 腿 造成压 迫 感!就是这样!完美,黑死牟你不要太 僵 硬,保持住。”......


P开心就好,其他不要深究

       “这绝对是为了艺术,我怎么可能用异样的眼光看你?快脱,对,脱  光。我要练习人体姿势,黑死牟,你也脱   了,去墙角把他手按着头顶摆出你们正在生死角力的感觉,能贴多紧贴多紧,对对对!腿 插 进他的 双 腿 造成压 迫 感!就是这样!完美,黑死牟你不要太 僵 硬,保持住。”


       继国兄弟同人本,圈内大触无惨绝绝子即将发售。敬请期待。

      “我都说是为了艺术,不是给你们买了冰淇淋吗?喂喂喂,不至于吧?”

“……生死角力的姿势对你这样用才更有压迫感。”

“啊?你不要以为你比我高那么多就可以这么嚣张啊!知不知道你多重啊!!?”

“兄长也觉得这个姿势跟你更配。雕塑系跟国画系也需要练习人体基本功,请你也配合一下。”

       “哎呀哎呀,画室可不是游乐场哦。缘一亲,现跟无惨大人贴贴可不是好时机哦,还是您更希望5分钟后被来上课的同学们围观?”童磨满脸高兴的将墙角被壁咚差点扒光的无惨拉出了缘一充满压迫感的包围圈。

      “说了别叫大人!我可是大艺术家!”

      跟着童磨一起进来的猗窝座对于同系无惨的所作所为以及现在的情景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只是皱着眉头将自己的衬衣外套甩给了此刻狼狈的某个艺术家。

      “大艺术家无惨大人,你人体练习不找人家去找继国兄弟, 我好伤心,心都碎了。”毫无自觉差点被 艹 的无惨大口吃着对面童磨掏钱请的拉面,身边猗窝座小口喝着乌龙茶,今天的情景他其实想喝 酒 忘掉,奈何买单的人直接点了乌龙茶。

       “你那个同人本,别搞了吧。当初怎么想不过搞继国兄弟?人体可以代餐的那么多,要是被他们知道你画这个赚钱……”顺着茶水下腹,总算憋出来今天最长的一句建议,猗窝座努力的变相表达着自己的看法。

      “哈~?怎么可能放弃?校园,双胞胎,兄弟,多么香的骨科材料?当然弟弟只能是受,谁叫上学期作品评价他的比我好!这世人不懂我的艺术!作为艺术家不被大众认可我接受,竟然在老师眼里也没那个继国缘一的作品好?在我的同人里被 艹 死 吧,继国缘一。哼。”

        “既然你一定要出这本同人,我觉得你需要一个助手,贴网点勾线啥的麻烦事可以交给他,那些学弟可是比外面的要便~宜~不~少~哦。这样你不会影响全勤率,去摆摊也有人帮忙。呐,我这里有两个人选,他们都是被我们大艺术家的作品震撼到,无限崇拜您的信徒哦!”挑高的眉尾,上钩了。

      “多便宜?”

     童磨自信的伸出手掌,勾起几个手指。“明天让他们来面试一下?一个油画系,一个壁画系。可以让他们互相竞争哦”

      

        “你们都知道,我作为大艺术家,就是一直在追寻艺术的路上,这本同人时间还很充足,但是我不想摸鱼到快截稿再赶,我有灵感的时候你们就要配合我,记住,多离谱的要求都是为了艺术。好啦,你,炭治郎,我要看看你的素描功力,魇梦,过来,坐我 腿 上,随便怎么坐,要有诱 惑 感,同人里的男二号需要用到这个姿 势。”魇梦满脸通红地跨坐在无惨的大腿 根 部 上,上身僵硬地 贴 近无惨,那攻击力极高的脸就在眼前,差几厘米似乎就可以亲吻那艳红刻薄的唇,双手交叉放在椅背上,难以言喻的暧 昧 姿 势。连画板后的炭治郎都莫名羞红了脸。

“画……好了。”看着脸红的炭治郎交出几乎没有缺点的作业,能进这所艺术大学的看来都不是凡夫俗子。

“基本功不错,魇梦,发什么呆?到你了。炭治郎,这次我靠着墙你试着掐 我 的脖子,要有情敌见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架势。”

“哎?掐脖子?……好的。” 脑中空白的炭治郎抬起手臂,手掌挨到无惨纤细的颈脖,稍微用力似乎就能扭 断,哎呀,我要轻点轻点,无惨学长表情不对,哎呀,顶灯太亮自己都有点看不清背靠着墙的无惨那细微的表情变化,于是不自觉的将脸以跟刚才魇梦相差无几的距离贴近无惨。那冰封下的火焰满满倒映的都是自己。

  

    “我觉得你过分了。”看着正打算将自己双手绑起来的无 惨,黑死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我需要你被绑架后极力逃脱的姿势素材啊,不然美救英雄怎么画啊?”这间平时无人的偏僻画室门被继国缘一突兀的打开,“我觉得兄长说的不是这个。无惨,解释下这本无惨绝绝子最新力作?{骨科的极致之兄长太厉害}?”

      “你在说什么啊!不就是本同人吗?没想到作品接近神之手的继国缘一还看这种本子,怎么,你真的有这种兴趣吗?”

二次贩售依然脱销的同人本被无情甩在无惨脚边,而黑死牟将准备绑自己的尼龙绳不顾无惨的挣扎事无巨细地快速缠绕上了无惨的双手。

“停停停!我作为大艺术家画点耽美怎么了?至于这样吗?别别别靠这么近啊喂!黑死牟!好好说话别 脱 我衣服啊!继国缘一!你脱 衣服搞什么!?”

      “无惨,还记得上次你练习的生死角力吗?我很喜欢同人本里生死角力下一幕的发展,你应该尝试下被 抱 起来 艹 的感觉,同人里可是画了不下三页的特写跟各种描述。来,我们场景还原一下。兄长等会将会跟我一起在板凳上好好重现后期那幕 多 人 凌 辱 调 教,我们的大艺术家画工还是太生涩,不实践就敢画r18。”

黑死牟贴在无惨的耳边,“这是为了艺术。无惨同学,放心吧。我会把这些素材记录下来。期待着你下部的作品。”

茉然未开
今日份魇梦,多加了一个童磨因为...

今日份魇梦,多加了一个童磨因为喜欢童魇ww

今日份魇梦,多加了一个童磨因为喜欢童魇ww

断铅三极管

(我可以,我太可以了

最近的摸鱼基本上都是梦梦---


(我可以,我太可以了

最近的摸鱼基本上都是梦梦---




冷圈选手莫桓

【自调|自修】×2


“生下来就是个美人胚子。”

【自调|自修】×2


“生下来就是个美人胚子。”

醉里悲歌惊深梦
一些宿舍 彩蛋是惨的粉头子磨

一些宿舍


彩蛋是惨的粉头子磨

一些宿舍



彩蛋是惨的粉头子磨

惡夢盡頭的青團華

造夢、今天你依舊裹足不前

建議配料:トーキョーゲットー 曲詞:EVE














雨點打在混泥土的屋簷,那細微的聲響聽久了就忘了外頭還正在下著雨。

稍嫌昏暗的屋內有著兩人的身影,那影子給昏黃的電器燈映照的有些朦朧,依在沙發上的那人似乎是陷入了深深的睡眠,他不時會發出些聽不清聲音的囈語。

在那沉睡著的人對面,他百般無聊地盯著眼前這睡去的人。
手背上的那張嘴像是呼應著對方的囈語一般也時不時發出些不知意義的音調。

「你今天也是要留在原地嗎?」

─君は今日もステイ。

不知是從何處或又是給夢境中誰的低語給驚醒,他睜開眼環顧四周,那終究是略顯陳舊的牆面與堆疊滿書籍和生活雜物的和室內部。
雖然不知為何的,但每每起床他都像是從惡......

建議配料:トーキョーゲットー 曲詞:EVE














雨點打在混泥土的屋簷,那細微的聲響聽久了就忘了外頭還正在下著雨。

稍嫌昏暗的屋內有著兩人的身影,那影子給昏黃的電器燈映照的有些朦朧,依在沙發上的那人似乎是陷入了深深的睡眠,他不時會發出些聽不清聲音的囈語。

在那沉睡著的人對面,他百般無聊地盯著眼前這睡去的人。
手背上的那張嘴像是呼應著對方的囈語一般也時不時發出些不知意義的音調。

「你今天也是要留在原地嗎?」

─君は今日もステイ。

不知是從何處或又是給夢境中誰的低語給驚醒,他睜開眼環顧四周,那終究是略顯陳舊的牆面與堆疊滿書籍和生活雜物的和室內部。
雖然不知為何的,但每每起床他都像是從惡夢中驚醒一般,總是想對著明知不會有人回應的房間提問:

有誰在嗎?

如果有人回應著,那或許就能讓自己從那雙尖銳的視線中解脫;就能說服自己那個視線不過是自己的逸想或是藏在這堆雜物中的老鼠等等生物投來的視線。

今天也是清醒了,一如往常的他披起破舊的羽織,趴下去以近乎快折斷的陳舊鋼筆開始在稿紙上繼續耕耘文字。

昨天買到了的報紙上那位專欄作家又刊登了新的東西,今天正好可以趕在那間報社將紙張送印前抄寫下什麼,這樣就能有餬口的稿費;可他寫的是與女性的情感……嗎?

他不斷書寫著的手停下了動作,他又拿起了報紙像是剛識字的孩子那樣湊近眼前瞧上許久。

要怎樣才能寫出這樣的文字呢?

他試圖搜索腦內的一切詞彙,但對於女性的詞彙永遠都只有那些糟粕雜誌中那些不堪入目的形容。

如果能將女性比喻成蝶呢?她們就如同飄渺的蝶翼但一旦強硬起來又會像是帶次的鐵絲網一樣;終究只能隔著看向另一側的她們吧?

或許這樣也不錯。

停下的筆尖再度開始耕耘,反芻之後的文字帶了點唾沫的氣味,隨意嚼過之後再吐出並且隨意拼湊的文章如同想像一樣的完美─雖然這麼想真像是在撒謊,但這篇文章無疑是好作品。

於是他將稿子整理好之後隨意整理了下衣衫,戴上用墨水修補好的帽子走上街。

將稿子送去報社換了些稿費之後,準備要走時,一直都不多話的編輯突然開口詢問:有沒有意願直接過來這處上班呢?

:不了,我存放於家中那些書籍與資料全部都很重要。

像是個戀舊的老男人會說的話與似的,他自嘲著,明明聽起來一點都不帥僅僅只是順耳罷了;腦內思索著這些時突然的感到昏沉,反正剛領到些稿費,不如拿去買杯咖啡稍微享受下吧。

像是給安排好行程一般,隨意的走到了間看似不怎麼多人的咖啡廳內,隨意的點了杯咖啡與許久未吃的豬排咖哩飯;也不知為何的就毫無防備的給咖啡燙著了舌頭。

果然不適合嘗試新穎東西的體質呢。

放下了杯子,豬排咖哩飯已經被端到桌上,但卻毫無胃口,說來為何要點這料理呢?

不過就這樣連動都不動餐點就離開似乎也太失禮了,他便去取了餐廳書報架上頭今日份的報紙翻閱起來。

那熟悉的專欄今天依舊是更新的,專欄內並未延續昨天的主題,筆者換了個題目書寫著對於過去疾病的哀嘆與對未來的展望。
閱至此,他握著報紙的雙手打顫了起來。

『不試著去超過真品嗎?』

不知是何處傳來的句子,視線突然像是被蓋了黑布一樣暗下。
再來是耳朵聽不到任何聲響
接著是身體感受不到任何接觸地面的實感。

在意識終止之前,他閃過的最後一個念頭卻是:

早知道應該逼著自己吃那豬排咖哩飯的。

雨已經停下了。
而在夢繭中躊躇不前的作家最終給眠鬼吞噬了。
而他終究沒能向前邁出步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