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魏玛

11.3万浏览    1114参与
W

  一个在投降中诞生的共和国,注定无法长久

  一个在投降中诞生的共和国,注定无法长久

德国汉斯喝咖啡

魏玛的饭饭和表情包

不可以商用 欢迎抱图

魏玛的饭饭和表情包

不可以商用 欢迎抱图

西边的河
  千字短文,如有错误,感谢指...

  千字短文,如有错误,感谢指出

  千字短文,如有错误,感谢指出

阿酒
 茶绘的时候画的     

 茶绘的时候画的

    

 茶绘的时候画的

    

鹫尹

  p2是魏玛不是现德捏

  创死你们所有人

  p2是魏玛不是现德捏

  创死你们所有人

自然选择号

共和国之殇4

  垃圾无脑幼儿ooc文笔(偏史向)

  “日/耳/曼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最优秀的民族拥有统治/世界的权利!但现在,我们连面包都买不起!共和国给了我们什么?”啤酒馆里一个青年声嘶力竭的演说,周围是狂热的人群。

  “下面,我说几条刚领——国家shzy/工人党的刚领...”

  不远处,一团雾气聚拢,一个新意识体渐出。由仇恨、怨念、极端汇成的意识体,势必会引起什么

  “万岁!o/”“万岁,推翻共和国!o/”

  一群人朝着政府拥去,喊着口号,打着wan字旗。在那位画家背后,紧跟着新生的意识体。

  新生意识体颇为激励,恨不得马上冲进政府将那个没有用处的魏玛共和国揪出来——...

  垃圾无脑幼儿ooc文笔(偏史向)

  “日/耳/曼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最优秀的民族拥有统治/世界的权利!但现在,我们连面包都买不起!共和国给了我们什么?”啤酒馆里一个青年声嘶力竭的演说,周围是狂热的人群。

  “下面,我说几条刚领——国家shzy/工人党的刚领...”

  不远处,一团雾气聚拢,一个新意识体渐出。由仇恨、怨念、极端汇成的意识体,势必会引起什么

  “万岁!o/”“万岁,推翻共和国!o/”

  一群人朝着政府拥去,喊着口号,打着wan字旗。在那位画家背后,紧跟着新生的意识体。

  新生意识体颇为激励,恨不得马上冲进政府将那个没有用处的魏玛共和国揪出来——然后处决

  政府楼上,共和国看着新生意识体,感觉人生又有了盼头——这样说,他应该算自己弟弟,不对吗?很好的博弈。

  (呜呜呜,鄙人真的想搞点bt东西。。。。比如把魏玛或者德三写成抖s或者抖m)

  

心河燃烧

【德魏】二律背反

闲着没事看看吐槽bot被小白花魏玛震撼于是极速狂写一篇

全是那个什么词我真是服了

[图片]


闲着没事看看吐槽bot被小白花魏玛震撼于是极速狂写一篇

全是那个什么词我真是服了


梅花与矢车菊

网恋需谨慎(大纲口嗨)

普设,校园AU(?无脑甜饼

  


  

  魏玛和民国是同一个专业的,但是不熟,然后一次这个专业的比较靠前的人去聚餐(没有民国),喝酒,玩真心话大冒险,魏玛被苏联坑了,咬咬牙选择了大冒险,女装一天


  魏玛:有你这样的好兄弟可真是我的服气


  女装那天特意去了人少冷门和这个专业没什么挂钩的其他专业的课,坐在角落里,然后抬头一看,哎呀,前面不远处那位怎么是民国。


  民国的事情魏玛听说过,文科状元,结果调剂到了个理科方向的专业,每次成绩都是在挂科或者边缘的主,挺清高、独来独往的一个人,反正那个专业也听不懂,魏玛在课堂上发...

普设,校园AU(?无脑甜饼

  

 

  

  魏玛和民国是同一个专业的,但是不熟,然后一次这个专业的比较靠前的人去聚餐(没有民国),喝酒,玩真心话大冒险,魏玛被苏联坑了,咬咬牙选择了大冒险,女装一天

 

  魏玛:有你这样的好兄弟可真是我的服气

 

  女装那天特意去了人少冷门和这个专业没什么挂钩的其他专业的课,坐在角落里,然后抬头一看,哎呀,前面不远处那位怎么是民国。

 

  民国的事情魏玛听说过,文科状元,结果调剂到了个理科方向的专业,每次成绩都是在挂科或者边缘的主,挺清高、独来独往的一个人,反正那个专业也听不懂,魏玛在课堂上发呆,无聊到极致甚至新开了一个社交账号,然后刚下课准备溜的时候被别人要联系方式了,魏玛假装自己没法说话,瞎比话着手语拒绝,可能因为在门口挡道路了,也可能因为民国看不下去了,就帮忙拒绝了,他看了一眼女装的魏玛,说您的手语比错了。

 

  魏玛很尴尬,要联系方式的同学也很尴尬,根本不尴尬甚至没意识到气氛不对的民国继续说,劳烦,让一下,谢谢

 

  魏玛趁机跑了,他穿着高跟鞋和不方便的裙子,追上民国有点困难,有不能出声叫人

 

  好在民国想起自己忘拿了东西,原路返回的时候看见了气喘吁吁的魏玛,魏玛用手机打字和他说谢谢,靠的不算近,但是魏玛的精心准备(被迫的)还是让民国个死直男+母胎单身脸红了

 

  魏玛发现民国脸红了耳朵也红透了,就产生了那种,逗弄调戏的心思,主动出击要联系方式の魏玛

 

  民国还是加了,然后魏玛回宿舍,冲着看戏的苏联翻了个白眼 。

 

  魏玛欺骗他说自己只是来找个人,不在这个城市和大学,民国天天给魏玛发自己有时间捣鼓的美食,而且双方在得知彼此的专业以后,魏玛会给他补习什么的。

 

  忽然某天苏联问魏玛是不是谈恋爱了,魏玛嘴上说没有,却下意识想到了民国。

 

  在魏玛的帮助下,民国终于不是倒数/挂科徘徊的那种了,然后期末考完,不知道谁起头提的,说庆祝一下,然后在叫人的时候,魏玛顺嘴提了一下不叫民国吗?

 

  反正,就,还是熟悉的吃饭喝点小酒玩游戏,民国很安静,刚开始大家有点局促后来喝多了,又是真喜欢大冒险,民国第一个被抽中,他选择了真心话,因为不是很熟大家问的也不是很过分,就问他有没有喜欢的人,不知道是不是魏玛的错觉,民国的目光好像落在了他的身上,魏玛低头喝酒,听见民国说,有。

 

  过了差不多半小时,魏玛输了,他选择了大冒险,被苏联逼的,苏联说你个影帝可能装了,谁能知道是真是假。

 

  大冒险,给置顶的人打语音说我喜欢你。

 

  但是魏玛有俩账号,一个置顶是民国,一个好几个置顶,没有民国。魏玛面不改色地切换账号,置顶有苏联,他就开始迫害苏联。

 

  民国一直都是那副冷淡地样子,大家在起哄的时候没等苏联说我不喜欢男的,魏玛就无意识偷瞄着民国说我踏马又不是男同。

 

  后来魏玛就一直没什么心思玩了,民国安静地坐着,在魏玛斜对面。

 

  散伙的时候魏玛甩下有些醉的苏联,民国也喝了,他不知道对方的酒量如何,很担心,但是看到民国很清醒,甚至在帮别人打车,魏玛就默默看着他,一瞬间心里莫名其妙的堵。

 

  民国和大家的关系都是很疏远的,魏玛会主动找他,然后被别人调侃。

 

  有些女孩子说他俩站在一块自带BE故事感,魏玛笑着说您小说看多了脑补的吧?说完以后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会和民国说话那样带着敬语。

 

 

  

  魏玛用女装那个号和民国谈,又以朋友的身份靠近民国,然后到毕业季(魏玛女装的时候已经大三升大四了,男女同款的毕业服,长袍类的,魏玛还被为之不多的几个女生逮去化了妆。

 

  民国找他,魏玛特别紧张地装作玩手机没敢抬头,他看到一条手机信息,是民国发的。

 

  “抬头呀,这样我们就能打招呼了。”

 

 

  

  民国知道是魏玛女装,他记忆力特别好,在看见对方女装第一眼的时候就知道了,他在魏玛女装之前,大约大二那会儿就暗恋对方了

 

  民国其实没有落下什么东西,只是单纯借口看看魏玛,哪怕是背影。

 

  民国知道对方在骗他,还很体贴的圆谎


梅花与矢车菊

能过就过向的口嗨堆放罢了

 欢迎挑刺和批判

  

   

  

  

睁开眼(他拥抱我笑着)

闭上眼(他拥抱我说着)

希望时间停在某一刻,做无记忆者。

(抹杀那段经过)

(改写那个结果)

——《陈伤》


  魏玛梦见自己回到了那个动荡的年代。


  太过久违的苦难,国情反应在身体上,这些年的调养让他比起恐惧、痛苦,他在见到民国的瞬间都不太在乎了——他完整地、真实地抱住了他。


  民国问怎么了,魏玛不说话,他鼻子发酸,民国就不再问他了。


  愿主保佑,这不是梦。


  民国一句没一句地聊着,纯黑的眼珠漾着笑意。


  ……如果......

能过就过向的口嗨堆放罢了

 欢迎挑刺和批判

  

   

  

  

睁开眼(他拥抱我笑着)

闭上眼(他拥抱我说着)

希望时间停在某一刻,做无记忆者。

(抹杀那段经过)

(改写那个结果)

——《陈伤》

  魏玛梦见自己回到了那个动荡的年代。

  太过久违的苦难,国情反应在身体上,这些年的调养让他比起恐惧、痛苦,他在见到民国的瞬间都不太在乎了——他完整地、真实地抱住了他。

  民国问怎么了,魏玛不说话,他鼻子发酸,民国就不再问他了。

  愿主保佑,这不是梦。

  民国一句没一句地聊着,纯黑的眼珠漾着笑意。

  ……如果这是梦,请让我永远停留在梦里。

  他们聊起了宗教、聊起了信仰,甚至未来,听到未来这个词的时候魏玛唐突地拽住了民国的手腕,怎么了,民国再次问他,耐心而温柔,德意志国,你今天好奇怪,他去摸魏玛的额头,是不是最近不舒服?

  ……不是,抱歉,魏玛语无伦次,他紧紧抓着民国的手腕,生怕对方变成泡沫消失了,生怕这个梦醒了。

  他想说的话太多了,多到不知道从何开口,压抑下崩溃的语言系统,和海啸般长期的思念

  魏玛质问他你没有信仰,是吗,你没有任何对于未来的构想,是不是。

  民国沉默了一下,看着他说不是

  那你信什么?

  ……我信你。

  魏玛看见那双黑色眼膜里自己的倒影,看见自己的狼狈和扭曲,眼泪模糊了一切

  于是他又回到了现在。


晨练的老王头

找文

  魏玛是女体,德三和意在酒吧聊天,德三把魏玛抱在怀里,魏玛用眼神向意求救。好久之前看得,拜托各位好心人帮忙找找。

  

  魏玛是女体,德三和意在酒吧聊天,德三把魏玛抱在怀里,魏玛用眼神向意求救。好久之前看得,拜托各位好心人帮忙找找。

  

Kalmus

賣車(卖车)

由真实事件改编hh

本来这个故事很精彩,但我写得不精彩

与历史无关(但又有关)

少量蘇魏(是的不要face地打了個tag

苏联视角

走吧


  苏联想把车卖掉。


  因为祂差点被这车害*(打码助过?)。


  几天前,祂带着俄开车去逛逛。就在车倒进车位时,车忽然停住发不动了。


  苏联下车后,庆幸不是停在马路上。


  这种事一次还行,关键就是三个月里至多要出现三次。


  于是苏联在网上发布了卖车的公告。(是吗,我不...

由真实事件改编hh

本来这个故事很精彩,但我写得不精彩

与历史无关(但又有关)

少量蘇魏(是的不要face地打了個tag

苏联视角

走吧







  苏联想把车卖掉。


  因为祂差点被这车害*(打码助过?)。


  几天前,祂带着俄开车去逛逛。就在车倒进车位时,车忽然停住发不动了。


  苏联下车后,庆幸不是停在马路上。


  这种事一次还行,关键就是三个月里至多要出现三次。


  于是苏联在网上发布了卖车的公告。(是吗,我不了解这叫什么误)


  but,


  当电话打进来时,所有人都有默契地只问价钱,然后一把定下来要买,到苏联家看到祂的车就连忙说什么“这种牌子的车很容易出问题,承担不起”,然后就随便找个理由跑了。


  这让苏联非常恼怒且疑惑。


  这一次,一个人把电话打了进来,说什么不管价钱立马就来看车。


  苏联刚刚开门准备呼吸下新鲜空气,就看到一个意识体站在祂门口。


  “呃,你是?”


  “我....我是来看车的”意识体带些歉意地说,“哦对,我叫魏玛。”


  于是苏联领着魏玛去看车。本来苏联想着这意识体看了肯定会跑走,没想到魏玛看了几秒就应下来了。弄得苏联措手不及。


  苏联愣了愣,就和魏玛一起去办手续什么的了。


  过了段时间,手续差不多全办好了,苏联便动身去魏玛家拿钱。


  本来苏联想着魏玛家没什么人,可以趁机再拿点什么东西带回家的。


  但是在不远处,苏联就看到有许多人在魏玛家进进出出,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苏联很疑惑,于是加快了步伐。


  

  “这是....纯手工制造柏木椅,大概是....1900卢布。”

 

  苏联有些无语地听着魏玛给祂讲一把椅子的价格。


  苏联进门后就看到了魏玛,魏玛和祂解释说自己钱不多,交掉一部分钱,剩下的拿祂家东西抵。而那些人是魏玛的债主,都是和苏联一样来魏玛家拿钱的。而且,明明魏玛家门口站了好多police,但他们都不管,任由魏玛的债主们拿走魏玛的东西。


  一阵音乐把苏联拽回现实。


  魏玛从口袋摸出手机看了看,满怀歉意地看了苏联一眼,接通电话。


  “呃,请问是什么事?”


  苏联没有听到电话中的人的回答。


  “哦哦,那车是有什么问题?”苏联看到魏玛皱皱眉,感觉有些不妙,便迅速将那把柏木椅扛在肩上,另一只手解锁手机打开wx,收了魏玛给祂的红包。(别问,为什么不直接给码,怕自己没写清楚被说)


  “车胎....坏了?这换了要多少?”魏玛撇了眼苏联,“这么贵....我等下过去。”

魏玛挂了电话,看着苏联,苏联一脸淡定地喝着伏特加。


  “钱什么我已经收了,现在这事是你的。”


  苏联丢下这句话就跑走了。

Eine Katze namens Maomiao
魏玛:呆滞 【二战历史-哔哩哔...

魏玛:呆滞

【二战历史-哔哩哔哩】 https://b23.tv/ow1bZbj

魏玛:呆滞

【二战历史-哔哩哔哩】 https://b23.tv/ow1bZbj

空

【德魏(?】哥哥,抱一个

时隔多年我又滚回来了()

口嗨罢了


未成年哥哥请在已成年弟弟的陪同下观看(你怕不是有那个什么大病)(不shi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小魏玛,小魏玛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乖孩子,虽然生活在黑暗,但一直相信着光明

不仅如此,即使生活困难,他也会努力的去帮助别人,是所有人心中的小天使

小魏玛的父亲在小魏玛刚出生的时候和别人打了一架,输了好多好多的钱,所以所有的债务都背到了小魏玛身上

小魏玛为了还清债务且照顾年幼的弟弟,每天不停不停的工作…

虽然很痛苦,但他依然会在回家的时候给予纯真的弟弟一个大大的拥抱…


大大的…拥抱......


时隔多年我又滚回来了()

口嗨罢了




未成年哥哥请在已成年弟弟的陪同下观看(你怕不是有那个什么大病)(不shi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小魏玛,小魏玛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乖孩子,虽然生活在黑暗,但一直相信着光明

不仅如此,即使生活困难,他也会努力的去帮助别人,是所有人心中的小天使

小魏玛的父亲在小魏玛刚出生的时候和别人打了一架,输了好多好多的钱,所以所有的债务都背到了小魏玛身上

小魏玛为了还清债务且照顾年幼的弟弟,每天不停不停的工作…

虽然很痛苦,但他依然会在回家的时候给予纯真的弟弟一个大大的拥抱…





大大的…拥抱




小魏玛…






“欢迎回家,哥哥”

德三抹了抹脸上的颜料,张开双臂,像是在索求一个拥抱

魏玛撑着眼皮,身体摇摇欲坠,手无力的搭在一旁的墙上,止不住的喘气,他感觉骨头间断,身体完全没有了力气,自己仿佛已经成了一个幽灵


在仅存的理智之下,他看到了望向自己的弟弟,弟弟张开双臂,像往常一样渴求着拥抱


他努力的遮住一个笑脸,像是支撑不住一样径直跪了下去,在最后晕死的前一秒,双手搭在了弟弟的背上,用最后的力气给予了对方拥抱

德三没有说话,没有慌张,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看着哥哥身上的伤痕,眼神稍微暗了暗,将魏玛拖回了房间,静静的看着对方身上的伤口一点一点的愈合,心情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更加郁闷







“德三,你是不是出门了?”

魏玛慌慌张张的从房门里出来,望着提着一小罐颜料的德三舒了一口气,虽然悬着的心掉了下来,但眼神似乎有一些怒气和关心

“不是跟你说过要经过我同意才能出门吗?”你要是被其他人,尤其是那些家伙发现了怎么办!?



“哦”德三没有看魏玛一眼,直接就走向了自己的画室


魏玛感到了一阵寒意,却又无可奈何,他只能捶打自己的胸口,让自己努力的保持理智,好继续工作






他越来越虚弱了…













辱骂、斥责魏玛的报纸和言论越来越多,以至于那些言语似乎化成了利刃,戳向魏玛的心脏,而当事人却只是冷冷地吞下了一片又一片药,直到他惊觉罐子里已经一颗没有才愤怒的咬下嘴中的最后一粒药片


他看着地上散落的药,眼神愈发的冰冷,被药物麻痹的神经促使他的眼神也变得暗淡无光,他像个没有灵魂的木偶一样扭了扭头,脑袋垂了下来,最后竟然失足摔到了地上,身体因为疼痛颤抖了一下,却只是依旧躺在那里,似乎没有力气,也不愿再起来了

看着窗外的火焰,火红的颜色映入他的眼眸,他笑了




真不错,亲爱的弟弟

拿起你的刀刃,将那些压迫者通通斩落到地狱去吧!

哪怕拿我做踏脚石都无所谓,杀了他们…快呀…快呀!把我推翻,走向舞台,把他们的头颅通通踩碎在脚底下面!!



“呵呵…呵哈哈哈…”

他近乎疯狂的笑着,随即,又是如同木偶般的自言自语

“瞧啊…瞧啊~尸体在说话~”

“好开心啊,好开心啊,哈哈哈…还以为我会死的很冷很冷呢…好温暖…哈哈哈…”


然而现实是,疯狂的火焰蔓延他的全身,超出正常人能够忍受的最高温度所带来的苦痛麻痹着他的神经,刺痛着他的大脑,直到那复仇的火焰将他整个吞噬


那个内敛的小疯子达成了自己最满意的结局,在满意的笑容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直到最后一刻,在他眼中,火焰中的弟弟都如小时候一般可爱,讨他喜欢…









“疯子…”

最后一张画像…和火焰一起…化为了灰烬













Signor R

Die Tür (3)

埃德加糟糕的出场方式,奠定了他日后争宠时处于劣势地位的基础。

………………

我的手放在冰冷的门把手上,缓缓转动。

“别开那扇门!不要打扰你父亲,我警告过你的!”

一个声音在我身后响起,像一双冰冷的手扼住了我的脖子。

一切已经太晚了。

我被突如其来的巨大声响吓了一跳,屋子里充满了火药的气味。

一个女人坐在血泊里哭泣,她怀里的男人显然已经死了,夺走他性命的枪就躺在地板上。

“现在,你满意了?”

满脸愤恨的女人恶狠狠地盯着我,直到鲜血蔓延到我的脚下。

周围的场景在急速后退。只有那半开的扇门,好像要把我吸进去似的。

“任何情况都不要进入那个房间,我也不允许任何访客……”

我猛然...

埃德加糟糕的出场方式,奠定了他日后争宠时处于劣势地位的基础。

………………

我的手放在冰冷的门把手上,缓缓转动。

“别开那扇门!不要打扰你父亲,我警告过你的!”

一个声音在我身后响起,像一双冰冷的手扼住了我的脖子。

一切已经太晚了。

我被突如其来的巨大声响吓了一跳,屋子里充满了火药的气味。

一个女人坐在血泊里哭泣,她怀里的男人显然已经死了,夺走他性命的枪就躺在地板上。

“现在,你满意了?”

满脸愤恨的女人恶狠狠地盯着我,直到鲜血蔓延到我的脚下。

周围的场景在急速后退。只有那半开的扇门,好像要把我吸进去似的。

“任何情况都不要进入那个房间,我也不允许任何访客……”

我猛然睁开眼,看到仆人卧室的天花板。

一阵脚步声在我头顶,是他回来了。

……

“您做噩梦了么?”

施密特医生关切地发问,让我不得不抽回自己的意识。

是的,我又一次梦见几个月前父亲自杀时的情景。

梦里阴沉的感觉挥之不去,也许,这是个不太好的启示。

“别担心,梦境是潜意识的反馈,场景越真实,记忆越深刻,我们的身体会尝试去治愈过去的创伤,如果这很困扰你,我们可以深入谈谈。”

我的这位中年雇主声音轻柔,我相信他一贯对待病人的方式也是同样的和蔼。

——不,没有这样的必要。

我尽量让自己的表情显得轻松一些,主动走过去收走那些空盘子。

我伸出的手迟疑了一下,医生的衬衫领子上有一点深色的污渍,有点像咖啡,也有可能是别的什么。

一位严谨的绅士,不该在早晨还穿着沾着污点的衬衫,除非他昨天深夜才回到公寓。

我被噩梦惊醒,听到的那些脚步声,那不是梦。

——您,昨天晚上回来的很晚,您还好吗?

几周以来我几乎已经可以用手语无障碍和施密特医生沟通了。

但面对我突如其来的关心,他明显愣了一下。

“是的,是一个病人,突发状况,不过——我想他现在已经安静下来了。”

这自然是最好的情况。

我取来干净的衬衣,看着施密特在我面前解开领口,那些烧伤从脖子一直延伸到他的手臂,而其余皮肤却苍白到吓人。

我的视线追随着那些伤痕蔓延的方向,直到电话铃猛然响起。

就像在梦里听见枪声,我迅速转身走下楼梯。

我把餐盘塞进水槽里,希望用流动的冷水让自己冷静下来。

楼梯上传来医生模糊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柔和高亢,

“仍然按照原计划,我来安排。”

已经没事了,只不过是一个梦而已,我这样安慰自己。

当我处理完一切回到起居室,施密特已经整理好了自己,他对着起居室的穿衣镜检查了一下领带,低头将折好的衬衫交给我,织物仍旧带着温度,它伸出触手,剐蹭着我的掌心。驱散我心底的寒意。

我注意到衣服上面放着一张整五十马克的纸币。

“恐怕,我今天早上得请求您帮我第二个忙了。”

……

天空呈现出令人惊讶的美丽蓝色,阳光正好,一个明媚的清晨足够让人忘记夜晚的任何不愉快。

大概一个月以前,我还惴惴不安地躺在那张满是霉味的床上,担忧未来的日子。

而现在,它们好像在闪闪发光,过去的阴影根本追不上我。

我骑着自行车,第一次觉得路两旁那些冷杉树木那么可爱。

在德累斯顿街尽头,我听到了一声呼哨。

“嘿!小姐!”

一条瘦长的影子贴着街边,迅速穿过车流,拦住了我的路。

黑头发的年轻人双手插在兜里,一边后退一边说,

“我打赌您一定还记得我!”

我当然还记得他,那只“狡猾的狐狸”,他看见我好像特别高兴。

“您这是要到哪去?”

——去买东西。

我比划着手势,不确定他是否能看懂。

“怎么,晚上有什么安排? 我看你挺开心的样子嘛,瞧瞧这一身!”

狐狸掀起盖在车筐上手帕,发出了一声更大的惊呼,

“气泡酒,熏肉,香肠……老天,你才为他工作了不到一个月,现在居然要办婚礼了?”

我站在那里,用眼神告诉他,我并不喜欢这个玩笑。

那是为客人准备的。

施密特先生需要为今晚到访的客人准备晚餐。

“任何东西,只要您觉得合适就行。”

但他给了我整整五十马克,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贵客,如果是一位身份高贵的小姐,我不希望她感到不适。

施密特先生的朋友一定同他一样,都是正直的,值得尊敬的人。

我一言不发地骑上自行车,想快速甩掉这个讨厌的尾巴。

“嘿,我只是在开玩笑,别急着走,小心!”

一辆汽车从拐角处冲过来,我转头看见司机惊恐的脸。反应过来时,我倒在地上,浑身都在疼。

自行车歪倒在一旁,车筐里的东西散落一地,包括已经粉碎的气泡酒瓶。

“我的天,您还好么?”

狐狸抽了一口冷气,试图把我从地上拉起来。但当他看见从车里走下来的男人时,他的动作戛然而止。

那是一个穿着打扮极为讲究的家伙,留着令人印象深刻的连鬓须。他仅往地上看了一眼,就钻回了汽车。

一张纸币飘落下来,随即那辆该死的车扬长而去,始作俑者甚至没有一句道歉。

狐狸忙得手脚不停,满脸愧疚地帮我把散落在地上的东西重新塞进车筐。

“您怎么样?需不需要看医生?”

我摇了摇头,气泡酒瓶可怜的尸体还躺在地上。

我想我得重新再买一瓶了。

梅花与矢车菊

  

  “我暗恋着一个人。”


  魏玛轻声说着,新来的心理咨询师是个亚裔,年轻的面容看起来格外好欺负,他认真地注视着他,魏玛却不再说话了。


  沙漏里的沙子所剩无几,魏玛挪开目光,抽了两张纸巾,象征性地抹了一下眼角,谢谢您的聆听。


  时间刚刚好,魏玛等待着咨询师起身,放开怀抱中乖巧柔软的猫,他带着笑再次和咨询师说谢谢。


  “不客气,”咨询师的瞳孔是鲜少的纯黑色,不笑的时候有种森森然的冷,他问你要约下次咨询的时间吗?世卫是故意的,魏玛沉默了一下说不用了,他避开他的眼睛,说谢谢您。


  

  


  我暗恋过一个人,可是那个人,不在了。......

  

  “我暗恋着一个人。”

  魏玛轻声说着,新来的心理咨询师是个亚裔,年轻的面容看起来格外好欺负,他认真地注视着他,魏玛却不再说话了。

  沙漏里的沙子所剩无几,魏玛挪开目光,抽了两张纸巾,象征性地抹了一下眼角,谢谢您的聆听。

  时间刚刚好,魏玛等待着咨询师起身,放开怀抱中乖巧柔软的猫,他带着笑再次和咨询师说谢谢。

  “不客气,”咨询师的瞳孔是鲜少的纯黑色,不笑的时候有种森森然的冷,他问你要约下次咨询的时间吗?世卫是故意的,魏玛沉默了一下说不用了,他避开他的眼睛,说谢谢您。



  

  

  我暗恋过一个人,可是那个人,不在了。

  堵在心口的,几乎执念的“秘密”无人知晓,魏玛盯着纸上晕开的墨迹,等待着支离破碎的血肉消失,是幻视,习以为常了。

  擅自停药的后果也没什么的,魏玛看向窗外,半枯萎的桃花依然在绽放,颓靡的艳,或许来年春会再次盛开。

  他渴望着重逢。

  

  

  纸张被揉碎了还不解气,魏玛沉默着用打火机点着,跳跃的火焰像极了多年前那个晚上,也像极了那些被火苗吞噬的、鲜为人知的信件,燃烧的纸张永远消失了,一点余温,灰烬里无数次的想象。

  甚至时间久远,药物干涉,他在梦里再次见到民国,民国说您好,重复了千万遍的话语,魏玛看着他,几乎不知所措,良久带着些哽咽地说对不起,我爱你,可是我已经记不清你的面容了。

  记忆中那个被岁月模糊了面容的人,就好像老电影的一次次播放,反复地、重复着,他们的接触。

  在魏玛的妄想中,民国会笑着看他,绰绰的倒影和跳跃的火焰吞噬了他的存在;或许是民国沉默着,魏玛在那双黑白分明的、没有任何感情的眼睛,他只看见了自己狼狈的倒影。


“民国”还是消失了,他只是魏玛的记忆,魏玛记忆的投影,配合治疗当然会剥削他的存在。


  火苗熄灭了,魏玛闭上眼,酸涩的眼睛不太舒服,而他休息了一会儿后,看见了无数次期待的那个人。

  

  “……你终于回来了。”民国看着他,笑着伸出手,“魏玛。”

  

  

  

  

  

  

  

  

  1.8起稿,1.29完稿,清草稿箱ing

  就这样吧,累了,日常写得很烂+水字数

写诗的哥萨克
  整到一本书《德意志帝国的军...

  整到一本书《德意志帝国的军服1919-1945》,如果大家喜欢的话我可以等到了之后扫不来给大家看,如果不感兴趣的话我自己偷偷看了哦🤫

  整到一本书《德意志帝国的军服1919-1945》,如果大家喜欢的话我可以等到了之后扫不来给大家看,如果不感兴趣的话我自己偷偷看了哦🤫

Cube-Qi will sterben
  看上次过了,再投一篇,依然...

  看上次过了,再投一篇,依然是怪图

  看上次过了,再投一篇,依然是怪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