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魔宫

158浏览    5参与
庄恕

龙图案卷集名言录

1、“你觉得你自己出生不好配不上他,所以想为他多做点事,这样他以后能记住你的好处,对你好么?

或者说他身份尊贵,娶你个平民女子爹娘肯定不同意的。你帮他偷了宝贝以后进门他爹娘也不会拦着了,是不是?

男人骗女人不都是这么几句话么,都是一个道理,本来是可以给你名分的,但是因为某些原因没办法,所以你必须有所牺牲来换那他本来就应该给你的名分……是么?

我就这么跟你说吧。这世上所有这种承诺,都没有一条兑现过,你就死了心把。就算你帮他偷了玉玺让他当了皇帝,他也不会跟你在一起的。”

“娘娘凭什么这么说。”

“就凭他觉得你根本配不上他。而你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耳雅

  2、每个人...

1、“你觉得你自己出生不好配不上他,所以想为他多做点事,这样他以后能记住你的好处,对你好么?

或者说他身份尊贵,娶你个平民女子爹娘肯定不同意的。你帮他偷了宝贝以后进门他爹娘也不会拦着了,是不是?

男人骗女人不都是这么几句话么,都是一个道理,本来是可以给你名分的,但是因为某些原因没办法,所以你必须有所牺牲来换那他本来就应该给你的名分……是么?

我就这么跟你说吧。这世上所有这种承诺,都没有一条兑现过,你就死了心把。就算你帮他偷了玉玺让他当了皇帝,他也不会跟你在一起的。”

“娘娘凭什么这么说。”

“就凭他觉得你根本配不上他。而你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耳雅

  2、每个人想法不同,有的人可能觉得来人世走一遭不易,应该找些志趣相投的人好好处一处,也不浪费这一世。可有的人却觉得不过是一世而已,来来往往的人那么多,越多越恋就越不洒脱,还不如自由自在的好。 ----耳雅

  3、魔宫众老的宠爱,孟青有,展昭更有。人品保证,孟青有,展昭和白玉堂也有啊。孟青也最多只能暗示,而不能直接说白玉堂的坏话!要知道,他之前说过一次了,已经闹过一次麻烦!第一次百魔来闹,白少侠表现很好,起码那一百个魔头心里,孟青是搬弄是非的那个,而白玉堂则是很大气地处理了。这次他来苦肉计演痴情种,更是要好人做到底不能说情敌坏话了,不然怎么还舍命相救?第二次,鬼扇莫虚那次,白玉堂除了打赢了之外,还给出了一个十分明确的信息。白玉堂比孟青好太多了!好得他拍马都追不上啊!于是,就有个逻辑问题了。展昭是大方人、白玉堂好出孟青一大截还是天尊的徒弟,跟展昭又两情相悦。孟青有足够的理由嫉妒白玉堂,白玉堂可没一点儿理由嫉妒孟青啊。 ----耳雅

  4、你而个人走孩有在有属于自己的日与我当,躲不开也逃不掉,只能共存在。

懂得和日我当共存的是人、只看当道年日我当生存的是痴人、想日我当消主满么的是疯人、等当道年日我当坠落看子作一把大走孩到来的,是真笑人…… ----耳雅

  5、“当财富多到你无法承受的数量,就变成了土。” ----耳雅

  6、打遍天下无敌手

吃遍天下无遗漏 ----耳雅

  7、这世上多少傻姑娘都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却不知对于很多男人来说,女人是可以随时换的,不换的是自己的前程与荣华。 ----耳雅

  8、你越长越大就会发现这世上不公平的事情越来越多。有时候好心但是换回来的结果却未必都是好的。” ----耳雅

  9、落到学吃地能那主上的星星只是一块石头也这心已,有吃地而论是落在月过她川夫比要夫比是戴河湖海,只心是夫比要夫比仰起头,真并月都数实别能看到日与是个。可相反的,日与是个,实别中为也不可能找到了学吃地能。 ----耳雅

  10、“爹爹说。”小要个子仰在出事之小脸,想在出事之小公杜当时的语外笑向,道,“人心想要样怪的,它痛是起家告诉你它难过,水看月如有时候它子要个第把痛藏起来,能想要为是人成第人风和岁说要个不想作中你知道它有多难过,怕你子要个第承受不住。”

开这尊和殷侯第人风和岁说要个愣了子要个第那出事来路于向岁,良久,说要个说把气小要个子,“你能明白这句地自之什么意思么?”

“明白呀。”小要个子点点头,捧在出事之小杯子,慢悠悠人成第人风和岁说要个在出事道,“不痛的有发,气自痛的难治哦。” ----耳雅

  11、一个人开心不如两个人开心,两个人不开心不如一个人不开心。

  12、云中刀客云中刀

绝世无双白玉堂 ----耳雅

  13、人人都说展昭是个温文儒雅的老实人,可见江湖传言不可信,这根本是只黑猫,还黑得一根杂毛都没有。 ----耳雅

  14、魔宫群魔不是英雄豪杰就是乱世枭雄,各个顶天立地敢作敢当,从没惧怕过报应。 ----耳雅

  15、猫不都这样么?身轻骨软飞檐走壁,就是脑袋特别硬! ----耳雅

  16、“小游是窝里最笨的那只小鸟,有一天大鸟飞走了,他就一直等,要等一百年,确定大鸟再不会回来了,他才舍得离开……小鸟离开了巢,要么死掉,要么长大。长大后,他会建造自己的巢,看顾自己的小鸟,忘记曾经的那只大鸟,不再难过。” ----耳雅

  17、一个人开心不如两个人开心,两个人不开心,不如自己一个人不开心!遇到这么对待你的人,或者你想这么对待的人,就好好珍惜!那个叫真爱! ----耳雅

  18、人适合干什么是天生的,不要强求。 ----耳雅

  19、这世上,不是有钱就能解决所有问题,不过么,只要是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耳雅

  20、卧棉然只尺出才就把已,在哪我之内家不是过,看重是陪你过的过子人。 ----耳雅

  21、很多事并非做了就有结果,也并非当下就会明白,很多年后再看吧。 ----耳雅

  22、虽然这个世界上坏蛋很多,不过还是有几个好玩的人的,就算过了一百年,喜欢你的还是喜欢你,永远不会变! ----耳雅

  23、这个世代无论经历怎样的轮回,总会有更多更多厉害的人冒出来,生生不息的,才是真正的武林。 ----耳雅

  24、自从展昭来了开封之后,那些姑娘们一个个跟吃了仙丹似的,龙精虎猛外加如狼似虎。 ----耳雅

  25、这年头,什么也没有血统和家族来的重要。 ----耳雅

  26、“小孩儿,你是不是李昪派来的坏人?”

“功夫不错啊。”

“你叫什么,跟我家的酱油组认识么?要不要跟他们做朋友?” ----耳雅

  27、我有罪,我长得太不粗鲁了! ----耳雅

  28、“……如果真的很爱一个人,千万不要为他死,或者活得不好,他会很难过。要为他活,还要活得很好,这样他才会开心,无论谁不幸先死了,都要确保剩下的那个,想起你来还会开心的笑很久。” ----耳雅

  29、自古萌物皆吃货…… ----耳雅

  30、若是一辈子都找不到个真爱,那还真是有些遗憾了。 ----耳雅

Grace蛋黄酱

【魔宫】05-08

/龙深/非典型童话

/我来填坑了【生日福利【脸皮超厚

/前文有删改 建议复习01-04 

—————————————————————


05


没错 飞了这么久才飞到魔宫的就是我

我是郑云绒的部下 (ㅍ_ㅍ) 一个月了我终于到了


别骂我,嘘。

背上的小朋友还没醒。


天快亮我才推开宫门,准备好暗号却对了个寂寞。叹了口气只好背着人往里走。


怎么这么安静?那些值班的小魔肯定又睡懒觉了!我一时气不过,决定先把人搁在榻边等她醒了再说,先去把偷懒的家伙们揪出来!...

/龙深/非典型童话

/我来填坑了【生日福利【脸皮超厚

/前文有删改 建议复习01-04 

—————————————————————


05


没错 飞了这么久才飞到魔宫的就是我

我是郑云绒的部下 (ㅍ_ㅍ) 一个月了我终于到了




别骂我,嘘。

背上的小朋友还没醒。














天快亮我才推开宫门,准备好暗号却对了个寂寞。叹了口气只好背着人往里走。



怎么这么安静?那些值班的小魔肯定又睡懒觉了!我一时气不过,决定先把人搁在榻边等她醒了再说,先去把偷懒的家伙们揪出来!!






睡梦中的小团子被殿里四处漏风的口子吹得一激灵,下意识寻找温暖的热源。












周深醒来的时候,全身都酸痛着,但是好像正裹在什么柔软的东西里,很温暖。



爬起来揉揉眼睛,小王子懵着脑袋望望四周,琉璃珠般的漂亮眼睛不解地眨巴眨巴。




这是哪里?


“魔宫。”









…………


好破的房子哦。



“ … ”

【郑云绒:我忍。











“喂 压到我了。”







!!

小王子这才反应过来刚才有声音在跟他聊天,吓了一跳赶紧四处张望谁在说话。






“下面=_=”



周深循着声低头,冷不丁对上一双湿漉漉大眼睛。








06



小朋友愣了两秒,连忙摇摇晃晃站起来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郑云绒收起尾巴正准备翻个身继续睡,好死不死又被人踢中某关键部位。





“嚯啊啊啊啊”某绒叫得惨绝人寰。








周深看着眼前的小兽不明缘由地捂着肚子满地打滚,痛苦得直往外喷火,急得赶紧去安抚抱它。




“不怕不怕对不起,不痛了。”


郑云绒可还记得是谁踩了他,一甩尾巴把人扫出去,正在气头上的火苗差点燎掉周深的发尾尖。





小王子被这一扫慌了神,边啪叽往下掉眼泪边蹲下身子道歉:“对不起,让我看看好不好?”




软软小小的声音颤抖着。





郑云绒还痛着,全身的绒毛竖起保持着警惕的状态,好像只要有人一靠近就会发起攻击。








“来——”



记仇龙歪了歪头,犹豫又疑惑的样子。


眼前人认真的眉眼倒映在他泛着水光的圆圆眼里。






这是一只小龙,皮毛水光柔润,四肢小小的爪子也毛绒绒的,小肚子随着呼吸起伏,尾巴左右微微摆动。它头上长着一对小角,两只大眼睛湿漉漉好像眨一下会漫出水汽来。




周深看见它两只小前爪不安地踩了踩,但没有更加生气的趋势,于是尝试着慢慢接近。





“乖哦,我不是坏人。”



“让我看看伤在哪儿好不好?”








郑云绒正内心腹诽,你是女孩儿老子哪能让你看,就看到小朋友一步步小猫似地靠了过来。她的脸蛋儿那么小那么嫩,好像冬日里晶莹的雪花,她的眼睛那么清澈明亮,好像暖阳下潺潺流动的冰川河面。










被抱到了。


他两边绒毛下的耳朵同时一红。












被拥入怀里的郑云绒没忍住抬头看了眼,小朋友的下巴精巧,睫毛下的阴影扑闪扑闪。




周深知道它很紧张,没有再翻动它的身子检查伤势,而是闭上眼给它安抚的力量,并启动了疗愈的法门。






金色的光浅浅地笼罩着,顺着少年的意念流入怀中小小的身体。

痛感实实在在正一点点退散,郑云绒平静下来。











“你是谁?为什么也在这里呢?”


怀里的傲娇龙转过头去没回应,尾巴却无意识蹭了蹭周深的手。





欸?



“你好可爱啊!!”



周深举着小火龙的两只前爪盯着它看了好一会儿,突然笑着说了这么一句,眼睛眯成了好心情的两弯月牙。





小火龙原本不耐烦地要把爪子收回来,冷不丁听到这句,全身不自然的僵硬了一瞬。






哼,谁要被说可爱。



...欸我的指甲什么时候这么长了?!emmmm 收起来会更好抱一点吗……










07



“我可以叫你绒绒嘛?”小朋友一直形单影只,这会儿抱着小火龙喜欢得不得了,将脑袋埋在它暖乎乎的肚皮上,“因为你全身都毛绒绒哦!!”₍ᐢ •⌄• ᐢ₎



小火龙被蹭得打了个火苗嗝,半天嘟嘟囔囔出一句“随你”。






“耶!!绒绒最棒了!!!!”





准备禀告郑云绒今日事项的部下进门看到这一幕,下巴整个掉地上。


“大大大……”

被举高高的某绒突然瞥了这边一眼。







“大绒...咳”


周深听到有人进来,吓得转身立马把绒绒抱进怀里,咬着下唇瞪着来人。






这般无辜好欺负的样子,任谁看了都要忍不住逗一逗了。


“大绒,这是新来的宫女,等大王回来你转告他一声,看是先派去挑两百桶水,还是先洗三百件衣裳。”





啊...这么多呐...

小朋友垂着头显然可怜兮兮地在思考什么时候能做完。郑云绒撑着下巴打哈欠不置可否。





等那位属下模样的男人一走,周深把小火龙放在榻上,盘着腿严肃的说:“原来你是大魔王的宠物。”


在王国时他多少也听说过魔宫的故事。







郑云绒趴在窝里懒懒掀开一边眼皮,该是已习惯了他人得知自己身份后的疏远。


圆圆的眼里却分明闪过一丝失落。







“...一定很害怕很辛苦吧 ”少年却没有如他所想马上离他远远的,而是郑重而温柔地摸了摸他头上的一小撮绒毛,“以后就有我陪着你了哦。”





刚走不远的部下也听到了这句,颇为意外地怔住了。




“不过...绒绒……”小朋友似乎颇难为情。


“你好像该洗澡了哦……”毛都要打结了...【尴尬









某魔王顿时从头炸毛炸到了小尾巴。

部下:哈哈哈哈哈郑云龙你也有今天!!!









08


少年挽起了袖子,从怀里拿出那块他藏起来的头纱,用它束起了长发。


郑云绒气鼓鼓磨着指甲,看人穿着裙子忙来忙去,裙摆飘啊飘的看得他头晕。干脆装睡。



小朋友费力地点火烧了水,小脸蹭得跟花猫似的,好不容易调好水温就高高兴兴跑来找某龙。






郑云绒见她还真的烧好了洗澡水,突然怂得结结巴巴:“你一小女孩怎么说打雷就下雨,我才两个月没洗而已 这大早上的……”


周深没听清绒绒的话,以为小火龙是怕水,扯了头上的纱巾温声安慰:




“浴桶很大的,我们一起洗就不怕怕了~”







……




【救命  =͟͟͞͞(꒪ᗜ꒪ ‧̣̥̇)



tbc.

Grace蛋黄酱

【魔宫】01-04

/龙深/

/非典型小甜饼/中长篇

【就想看魔王抓小王子而已 为什么要写这么长!!!!【给不清醒的自己一巴掌

----------------------------------------------------------------

00

据说

近日,皇城外那座高山上,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有人道那些魔鬼丑如蛇蝎,无恶不作。


有人说那些妖怪乱人心志,摄心夺魄。


还有人讳莫如深——只透露他们十恶不赦,杀人如麻。


一时间民心惶惶,众说纷纭。


01


“父——王!”

“乖,穿上?就...

/龙深/

/非典型小甜饼/中长篇

【就想看魔王抓小王子而已 为什么要写这么长!!!!【给不清醒的自己一巴掌

----------------------------------------------------------------

00

据说

近日,皇城外那座高山上,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有人道那些魔鬼丑如蛇蝎,无恶不作。


有人说那些妖怪乱人心志,摄心夺魄。


还有人讳莫如深——只透露他们十恶不赦,杀人如麻。






一时间民心惶惶,众说纷纭。











01


“父——王!”

“乖,穿上?就穿一会儿?”


“不要,我不想穿…”粉嫩的小嘴一撅,泫然泣下。

闻者伤心,见者流泪。在场的侍仆们无人不是泪湿衣襟,死死捂住嘴不敢出声。



这糊涂皇帝,竟也舍得。哎!








“这可如何是好,再有半年你就满十五了,嫁去邻国的日子……”年迈的玛格拉实在见不得自己看着长大的小王子如此境地,拼了命推开侍卫,抱起了地上一摊衣物里的小团子。她的眼纹里泪水满壑,怜惜至极地把少年的脑袋护在胸口。

“陛下,能不能放过王子,使不得呀……”





“大胆!你们谁敢不忠于国王陛下?”那狗腿子男爵又扯着嗓子喊了,玛格拉低着头不看他。

……

“不孝子,我养你有何用,让你为国效力就这样难吗?来人!把礼服给他穿上!!”






“父王我……”


“还是不肯?”鬼迷了心窍的国王再次大声质问,象征贪婪的胡子气得卷起,“来人,来人!拿剑来!!”


眼看哄骗不成,改换威胁恐吓。


“陛下,不要——他也是你的孩子!”玛格拉紧咬着牙关,飞扑过来挡住瘦小的人。




听到这句话,国王好似清醒了一瞬,近年来日渐浑浊的眼球中闪过一丝不忍。










眼前坐在一堆衣物里狼狈不堪的,这是他的...深小王子……

曾经也是他最疼的孩子。他还那么小,那么可爱天真… 






男爵看到国王神色中的犹豫,立刻察觉到不对,上前附耳低语:“陛下,你可别忘了邻国王子跟我们的承诺,十五座城堡的联姻盟约啊!那是多少数之不尽的财宝和多大的权力!!”

老国王的眼睛果然为此再次一亮,男爵于是趁机再刮一阵风:“况且,王子嫁过去就是继承者王妃,将来的一国之后,又不是让他去吃苦…陛下要是真舍不得,就多多差人去探望好了。再说陛下正直壮年威风不减当年,将来再生一个王子养在身边便是。”


国王听到这里,强打精神拉了拉腰带,“行了,我知道了,切不会为了这种小事影响我国的宏图大业。”






我儿,不要怪我。

你可知结盟才是壮大我国最好的办法,邻国王子可是惹不起的。


我本意不愿你去受辱,可谁知那邻国王子也不知道在哪听说的,点名道姓非你不娶。甚至着了魔似的,连朕的几个公主都不要,独独青睐你一人!


我也知那王子狼子野心,早就百般推脱,








怪只怪你

此刻国王的面目突然变得狰狞起来。


谁教你出落得如此样貌,勾得男人们色心不死呢!!!!!!


想到这里,国王再次心肠一硬,拔了侍卫的佩剑,剑身剑鞘相削发出一声铮响。




所有人只觉眼前寒光一现,玛格拉的头纱和多年蓄起的长发应声而落。










“玛格拉——!不,不!我穿,我穿!”







“给王子重新拿几套衣服。”国王的手也有些不稳,脸上神色不明地将佩剑还给侍卫。

“过几天就是新郎来下聘礼的日子,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让他踏出房间一步。”语毕他也没有转头,径直走出宫门。


“殿下——!!”玛格拉转头还想再哀求,没反应过来就被侍卫押着起身,其他侍仆也全被绑了起来,推搡着出了殿门。








“从今日起,王子宫内的奴仆就地遣散”国王冷漠的声音没有任何感情色彩地回荡在周深的耳边。“……我要让他自食其力,好好学学怎么伺候人。”






“…你放心,每日都会有人来看你的,他们会瞪大眼睛看小王妃如何乖乖梳头打扮……”

……







小王子的王冠不知滚落到了何处,丝缎一般柔顺的长发散落在肩头和精致的脸颊旁,被汗水和泪水一齐濡湿。


殿内再无第二人的声息。


















02


两个月后




“大王——开饭了开饭了——”

“嗯。”

某大眼绒物眯了眯,心不甘情不愿地挪出窝,爪子捂着嘴打完哈欠还砸吧了几下。他慢腾腾从面前的碗里舀了一勺放到嘴里。“噗——”


“大王息怒。”





“厨子放假了?”

“启禀大王,我们没有厨子。”




“嗝”

“大王英明,我们的预算不够了。”












我是郑云绒的部下  (눈‸눈)

不久前打完仗我们搬了宫,如今才算在此处落稳脚跟。【搬宫?哪里怪怪的


我们大王乃是千金之躯,掌管魔界生杀大权,待来日新宫建成那何其威风,区区几个五星级大厨又何足挂齿!! 只可惜现在宫中动荡初平 百废待兴…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字:



请 不 起







穷就一个字。逻辑通。[摊手








“…大王?”我小心翼翼观察喷火龙的脸色。


“…你会不会做饭?”

“今日的饭就是臣做的。”



哦 [嚼嚼

“那算了。”




















我是郑云绒的部下   (눈‸눈)【脸黑但严肃

我现在奉命要去皇城内借侍女。

说是借,有没有还,还不是我们大王说了算。





嘻嘻。

哦哟,那里怎么有个侍女睡在阳台上,头纱都掉了。【看戏脸







啧啧啧,穿得这么单薄又瘦唧唧的,应该不会有人发觉她不见了。

就她了。我从怀里掏出一个布条,将它绑在屋里一张床的床脚上。


瞧那歪歪斜斜的“借据”俩字。



好书法!



















03

半夜,偏殿内。小王子穿着缀满蕾丝的白色长裙,长发被半盘起别着珍珠发夹,微卷的软发衬得小脸更加精致白皙。


又是冷清的一夜。他脱下高跟鞋,赤脚在铺满月色的走廊中奔跑。









这天早晨突然来了好多人,都是陌生面孔。

看见她们手里捧的东西,周深有了不好的预感,一定是下聘订婚的日子到了。


他乖巧地坐在软凳上,仆人们围在他身边给他细心打扮,不准他和平常一样自己胡乱地套上裙子,而是替他换上了繁复华丽的晚礼服。



这么久了,原来他打的结都是错的呢。他有些懊恼地鼓起嘴。






对了,涂上玫瑰色唇脂之前,女仆还耐心喂了他细滑的甜粥。

后来他差点吃得太撑,还好玛格拉悄悄混在人群里,出来阻止了他。


周深最后一次见到了玛格拉,她看起来苍老了许多,艰难地过来抱住了他却没说话。她温热的泪水砸在小王子的裙摆上,少年叹了口气,吻了吻玛格拉的额头。

要出远门了,他从此没有牵挂也好。



父王也老了罢。







宴会上他照例举着一把羽扇挡在面前,细长的睫毛不时拂过白色的绒毛。他还是在间隙中看到了,原来要娶他的人竟是那个人。


他从没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可母后教他要救死扶伤,他不能见死不救。如果再来一次,他还是会选择救人。
















还是和以前一样去看一会儿星星吧。跑了一会儿周深喘着气弯着眉眼笑了。


他拎着裙子走到阳台边,伸手取下了固定的发夹,一头黑丝于是倾泻而下。

还有一个月,他在这里的日子还有一个月。


高墙之上的花儿 苍白透明得令人心疼。可偏偏又开得那样让人心生向往。









长长的裙摆太过碍事儿,少年摸着黑想把它换下来却弄倒了雕花锡盆,冷水兜头而下。

幸好,玛格拉的头纱没有湿。小王子晾完礼服,只穿着里裙蜷在阳台的吊椅里。他抱着头纱,小小的手指摩挲着它熟悉的纹路,有一搭没一搭地缩缩小鼻子,就这样慢慢睡着了。




他太累了。订婚宴的疲惫,对父王的不解,对母后的思念。


睡着时还有些委屈,小嘴微微嘟着,长长细软的睫毛上挂着一丝水汽。






然而当夜,王宫某高楼的阳台上,来了一只小蝙蝠。














04

还是我,我是郑云绒的部下  (눈‸눈) 

我现在正把抓来的侍女带回魔宫的路上。哦不,是天上。



我暂时是一只蝙蝠。嘘。

我抓着她的衣领飞了一会发现飞不动,只好变回原形。

没想到吧,我居然是飞天魔鼠。[还不是大蝙蝠










咦,这个小女孩——

怎么做梦也看起来不开心呢。



唔,她好像皱眉了。

我心脏不知怎么有些疼疼的。

我默默降落在柔软的草地上,松开抓她的爪子,小心把她放在我的背上,让她趴好。







软乎乎的小雪团子睡梦被打扰,好像要醒了,轻轻地哼哼唧唧。

我吓得赶紧噤声。



我只能尽量飞得平稳一些,左右微微地摇晃,嘴里不由自主发出了“哦哦~哦”的声音。


我麻麻以前好像就是这样做的,应该没错吧?嗯,她睡着了。

她的小脑袋毛茸茸的,好温暖。






别误会

我是公的。


我们大王也是。

tbc.

游戏爱好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