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魔幻历史

226浏览    96参与
戴着安东尼项链吹着托里切利小号的克莱因瓶

【Fate/Waltz】第四章

  坐在家中的Caster在预计自家Master出门一小时之后就会回来对自己大吼大叫,但对方却直到五个小时后都不曾有回家的迹象时终于也开始坐立不安了,最终在嘀咕了一句“还真是欠了他的。”之后,Caster带上了几个平日里备着的魔术道具离开了自己精心打造的安全堡垒,第一次进入了已经六十年未曾踏足过的城市,变化太大以至于六十年前的Master所准备的服饰也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了,不过比起继续穿着神职人员的制服,他更宁愿看上去像个上世纪的老绅士。刚踏出房门,Caster便有些后悔的嘀咕道,“我何必为了这样一个Master如此操心,若是他真遇到了什么不测,我还不如去找个新的。”嘴上说着...

  坐在家中的Caster在预计自家Master出门一小时之后就会回来对自己大吼大叫,但对方却直到五个小时后都不曾有回家的迹象时终于也开始坐立不安了,最终在嘀咕了一句“还真是欠了他的。”之后,Caster带上了几个平日里备着的魔术道具离开了自己精心打造的安全堡垒,第一次进入了已经六十年未曾踏足过的城市,变化太大以至于六十年前的Master所准备的服饰也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了,不过比起继续穿着神职人员的制服,他更宁愿看上去像个上世纪的老绅士。刚踏出房门,Caster便有些后悔的嘀咕道,“我何必为了这样一个Master如此操心,若是他真遇到了什么不测,我还不如去找个新的。”嘴上说着这话,Caster还是努力的通过两者的魔力链接努力的搜索Master的踪迹,当终于找到对方居然在几个街道外的酒吧中的时候,Caster心放下了一半,但嘴上仍然不饶人的骂道,“居然走到这么远的地方,路上怕不是被人伏击了都赶不回来。”然后便缓步走到附近的地铁站开始研究起与六十年前相比变化了许多的地铁系统来。

  从街道的另一头,一个身着猎装的少女完全无视着周围人投来的奇怪目光走走停停的向前移动,但脸色的变化让人可以看出她的心情似乎越来越糟糕了,“只是自己离开了一会儿,Master居然真的就不追上来……”少女带着埋怨的语气自言自语,言语间带上了几丝赌气的成分,“Master和他的助手都瞧不起我,没有他们俩拖后腿,说不定我还能早些猎杀一些落单的Servant呢!”或许是巧合,两位落单的Servant便这样在各自对各自的Master带着不满的情况下偶遇了,只不过,并没有两位Master相处的那么愉快。

  最后还是没能研究明白地铁系统的Caster可以想见的在错误的站台下了车,但是还来不及骂上几句就感受到了周围非常强大的魔力,立即警惕起来,而当落单的少女也因为同样的原因注意到自己时,Caster顿时叫苦不迭,他明白双方都已经辨认出了对方身为英灵的身份,并且在Caster普遍被认为是最弱职介的情况下,离开了己方阵地的情况下,与另一个Servant火并绝对不是什么好的选择,不过好在对方看上去也拿不准自己的职介与实力,两人虽然擦肩而过,但互相都没有戳穿对方的身份。

  当Caster自觉已经离开了对方的攻击范围准备松一口气时,对方还是出手抢先试探,以魔素变化出猎枪向Caster拔枪射击。虽然有些意外,但因为距离尚远,带着魔术效果的子弹比普通的子弹还要慢上一些,Caster还是及时动用魔力在电光火石之间扭转了子弹的轨迹,而自己也侧身躲过了这次试探,而心中也对敌方有了一些了解,对方既然故意拉开距离,必然是远战带有绝对优势的职介,而看他攻击方式,想必是Archer这个可以离开Master自行活动的职介了。

  “这可不妙。”Caster心想,虽然自己在魔术师中属于魔术发动较快的那类,但比起以速度和猎杀见长的Archer,可谓是完完全全的被压制住的,“但愿她只是试探一下,否则战局对我可大大不利。”但意识到对方可能并不是最容易捕杀的猎物的Archer却是起了兴致,绝不会让他就此如愿,但脸上的表情却变成了认真的神情,“对轨迹的判断不错,但若是再快一些,不知道你还能不能跟得上节奏。”一口气发射的子弹多了几颗,但好在距离尚远,Caster仍然有时间避开他们中的大多数,并以魔术道具制造的临时结界挡住剩余的部分,但仍然擦伤了一些,不过这些伤口并不让Caster太过顾虑,比起受伤,Archer仿佛在捉弄猎物一般的态度才让他更大为光火,但不可否认的是,从各项能力来说,Archer确实对他有着压倒性的优势,但这并不妨碍他宁愿受伤也要坚持反攻回去,而不是单方面的挨打而已。不过也许是这样堪堪回击所造成的伤害太小,Archer连躲避都不曾,几乎是挥手就将其驱散了,“这种微风也拿出来攻击吗?”眼中的兴味却是少了一半,“是我不该对你估计太高,Caster毕竟是最弱的职介,我猜的不错吧?”

  “哼,说出这种话,看来你参加的圣杯战争并不算多。”Caster半是强颜欢笑的扯出了一个嘲讽的表情,“至少是上届不曾参加,否则你定然不会这么小看Caster。”“这种时候还能嘲笑我,看来是我太仁慈了。”Archer对于这句明显是看不起自己的话有些恼怒,一次性打出的子弹又更多了一些,“我倒要看看你这位Caster能有多少本事。”看着伤口又多了几个的Caster,Archer再次挥手驱散了Caster微不可查的反击,“不管怎么说,我觉得你还真是不过如此。”

  “哦,或许我们可以谈谈的。”Caster或许是终于意识到了两者的差距悬殊,不再继续激怒对方,“你瞧,作为圣杯战争中第一个击杀他人的英灵并没有什么好处,甚至还会暴露自己。”“所以呢?你不会想要说打算与我结盟吧?”Archer似笑非笑的看着Caster给出了肯定的回复,“我和你的Master可是敌人,难道你打算出卖他吗?”

  “有何不可呢?我并不喜欢这个没脑子的魔术使。”

  “说的不错。”Archer像是认同似的点头,但随后便露出了嘲讽的笑容,“可惜,这种临阵出卖君主的家伙,我认识一个就足够多了。”紧随其后的便是附加了爆燃与速度加强魔术的子弹,“对付你这种人,我连宝具都嫌辱没自己。”

戴着安东尼项链吹着托里切利小号的克莱因瓶

【Fate/Waltz】第三章

  把在野外采风时捡回家的Caster带回家中已经过了将近一周,刚刚截稿拿到了本月稿费的拿破仑刚刚回到家中,就看到Caster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对自己的作品放肆的评头论足,不由得对这个莫名其妙把自己卷入圣杯战争的家伙更为不满。当然了,他并不是对圣杯战争毫无兴趣,与优秀的魔术师切磋战斗一直是令他感到热血沸腾之事,而圣杯的传说也让他心生向往,但像这样不由分说的就被拉入麻烦事的状况使他非常不悦。

  “喂,Caster,既然你已经把我们卷入了战斗,就请你稍微认真一点。”拿破仑最终决定和持续一周都几乎无所作为的Caster好好谈一谈,“虽然作为雇佣兵我已经连续...

  把在野外采风时捡回家的Caster带回家中已经过了将近一周,刚刚截稿拿到了本月稿费的拿破仑刚刚回到家中,就看到Caster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对自己的作品放肆的评头论足,不由得对这个莫名其妙把自己卷入圣杯战争的家伙更为不满。当然了,他并不是对圣杯战争毫无兴趣,与优秀的魔术师切磋战斗一直是令他感到热血沸腾之事,而圣杯的传说也让他心生向往,但像这样不由分说的就被拉入麻烦事的状况使他非常不悦。

  “喂,Caster,既然你已经把我们卷入了战斗,就请你稍微认真一点。”拿破仑最终决定和持续一周都几乎无所作为的Caster好好谈一谈,“虽然作为雇佣兵我已经连续几年没接到工作了——拜圣杯战争前的暂时和平所赐——但我自信我并没有因此而实力减退。”“但也没什么长进。”Caster放下了书页,不无嘲讽的说道,“至少在战斗智商方面,介于你这么多年来都只在写这种玩意儿而不是研究魔术。”“我是魔术使不是魔术师,我只对我所掌握的魔术了若指掌,”拿破仑反驳道,“我敢保证在这一行当,没其他人在使用魔术战斗方面能胜于我。”“说的对,不过这只意味着你那多的异常并且质量不错的魔术回路能为我提供足够多魔力而已。”Caster心想,但看着自家Master越来越难看的脸色,最终话到嘴边就变成了,“那么,Master,你还想做什么呢?”

  “啊,这个……”没有想到Caster竟然如此痛快就答应了的拿破仑有些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只是模糊的回答说,“至少做好战斗准备,你说是吧?”“战斗准备?”Caster有些明知故问的重复了一遍,随后夸张的笑道,“我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你除了第一天在我家周围画了那些奇奇怪怪的咒文之外还有做些什么吗?!”拿破仑听到这句敷衍的回答几乎要跳脚了,好在他还算尊重这位毕竟是英灵的长者,只是语气有些不善,“不是在这里等别人来打,我指的是主动出击,明白吗?”“好主意。”Caster难得的点了点头,但话锋一转,“那就请您自己去吧,或许您有自信和任何Master对决,但我可没把握在正面冲突中控制住对方的Servent。”

  “你!”

  “哦,注意教养,怎么说您也是位魔术使。”

  “反正我不会在这里等着别人来进攻。”拿破仑嘀咕了几句,考虑是不是应该使用一发令咒来使自己的从者就范,“难道会有什么人圣杯战争一开始就进攻Caster的营地?”但Caster仿佛听到了他的心声一般,主动的提醒道,“令咒对我没用,我建议您稍微节省一些,以后有的是用的上的时候。”

  “哼。”拿破仑可不会感激Caster那并非好意的提醒,但看Caster老神在在的样子,着实心烦意乱,随意找了个由头,便又要出门去了。“等下。”Caster少见的主动开始了话题,趁着自家Master尚且因为自己的主动而发愣的时候,缓步走到身边,皱着眉头帮他将扣歪了的扣子收拾整齐,又凭空变出丝带来帮他系住了因为许久没有打理已经偏长的头发,“我知道你想去做什么,不要让其他Master看笑话。”拿破仑听他这么说,自然是知道对方默认了自己主动挑衅去试探一下其他Master能力的行为,心下得意,便带着笑意与回到沙发上的Caster交代了几句,便趁对方仍未改变主意迅速从门口用魔术加速骑摩托车到了远处的街道口才停下,随后,便在风中帅气的披上了自己服役时的军装,站在了原地,“话说,我好像出门的时候忘了问其他Master的所在地了?”

  意识到自己被Caster耍了的拿破仑独自坐在摩托车上开始生气闷气来,想着等自己回去一定要想个好法子好好惩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Servant,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不加掩盖的令咒在其他Master看来是多么显眼,于是很快,他便有了试探其他Master的机会。

  “先生,你有看到一个大概这么高的小姑娘吗?”拿破仑正在心中咬牙切齿的折磨着Caster,肩膀就遭到了一记重击,回头看去,那个让他肩头仍隐隐作痛的高大男人正戴着墨镜,一副高龄小混混的样子,但爽朗的声音却让人讨厌不起,“我家闺女不小心走丢了,行个方便?”但拿破仑还是先在回答问题之前伸手打算先挪开肩头压着的东西,却无意间让两人的令咒都暴露在了对方的视线之下,两人互相对视着沉默了几秒,最后还是那个戴着墨镜的男人抬手摘下了墨镜打破了几乎凝固的气氛,“先生看上去,也是圣杯战争的参赛者?”“是。”拿破仑略为放松了一些语气,但警惕却是半点不曾减少,“先生的Servant看上去并不在身边?”“是啊,这不是走丢了吗?”男人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道,拿破仑心中吐槽,你刚刚走丢的还是你女儿呢!但最终并没有说出口,而男人也反问道,“不过你的Servant看上去也不在身边,怎么?他也讨厌你?”连自己被Servant讨厌都不打自招了……拿破仑感觉这个竞争对手看上去并不是太聪明的样子,只是尴尬的笑了一下,但在对方看来则是默认,居然主动的安慰起来,倒让拿破仑哭笑不得。

  但很快,呼啸的子弹便打破了暂时的和谐,那男人似乎对这种子弹非常熟悉,主动的拉过了拿破仑躲开了子弹落地时长出的尖刺,表情也凝重起来。而被二人锁定的子弹发射者是一个外貌普通的年轻男人,哼了一声便隐去了身形,拿破仑正要追击,那男人却摇了摇头拦住了他,反而邀请道,“我们去哪里喝上一杯,可好?”

戴着安东尼项链吹着托里切利小号的克莱因瓶

【存梗】这是1799年的故事

查理:我們三位垂涎法蘭西已久, 為了她早已O起不能自制。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都想知道在我們之中,哪一位可以最先將她搞定?

英國:看你們之中誰O起得最快,誰就可以先上。

查理:這樣子很公平。

弗朗索瓦:我同意這種安排。

腓特烈:我也同意。

奥爾良:要我退讓給你們,我感到極度難過。不過,我還是成全你們。

腓特烈:公爵 ,你可以自己先O起,然後助我們一臂之力。

弗朗索瓦:那她的随從由誰來搞?

普沙耶:至於馮黛,我一個人搞定。

英國:她倆來了。


【选自《法兰西被X》一剧本,感觉带上黑塔利亚会非常有画面感。】

【此处弗朗索瓦是神圣罗马皇帝,查理是西班牙国王,腓...

查理:我們三位垂涎法蘭西已久, 為了她早已O起不能自制。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都想知道在我們之中,哪一位可以最先將她搞定?

英國:看你們之中誰O起得最快,誰就可以先上。

查理:這樣子很公平。

弗朗索瓦:我同意這種安排。

腓特烈:我也同意。

奥爾良:要我退讓給你們,我感到極度難過。不過,我還是成全你們。

腓特烈:公爵 ,你可以自己先O起,然後助我們一臂之力。

弗朗索瓦:那她的随從由誰來搞?

普沙耶:至於馮黛,我一個人搞定。

英國:她倆來了。


【选自《法兰西被X》一剧本,感觉带上黑塔利亚会非常有画面感。】

【此处弗朗索瓦是神圣罗马皇帝,查理是西班牙国王,腓特烈是普鲁士国王。】

戴着安东尼项链吹着托里切利小号的克莱因瓶

【存梗】最早的恶魔契约者?

  据说西奥菲勒斯是历史上最早同魔鬼签订契约的人,西奥菲勒斯本来是现土耳其地方的副主教,在有机会当上主教的时候他选择了谦让,但是新主教上任后撤消了他副主教的位置,为了夺回本属于他的主教位置,他选择与撒旦签订契约,并且得偿所愿。

  据说西奥菲勒斯是历史上最早同魔鬼签订契约的人,西奥菲勒斯本来是现土耳其地方的副主教,在有机会当上主教的时候他选择了谦让,但是新主教上任后撤消了他副主教的位置,为了夺回本属于他的主教位置,他选择与撒旦签订契约,并且得偿所愿。

戴着安东尼项链吹着托里切利小号的克莱因瓶

【PK组】苏联笑话第三弹

1.梅特涅:夏尔,你说政治和哲学有什么共同点?

塔列朗:都是大多数人想不明白并且大多数时候对大多数人并没有太大意义的东西。

2.记者:请问院长阁下对我们国家的忏悔情况怎么看?

黎塞留:我们国家有个别成员,包括贵族,忏悔的时候不诚心,之后仍然继续犯一样的罪,很难去天堂了。

《法兰西公报》:惊!法兰西学院院长研究表明我国部分贵族可能死后将下地狱!

记者:请问首相大人对于现在有不少作者写您为主角的带颜色小说怎么看?

马萨林:我那不勒斯人什么场面没见过?你以为我会因为这种事就限制民众的言论自由吗?你给我两本看看都行。

《巴黎之声》:惊!首相称对带颜色的作品感兴趣并称其为言论自由!

记者...

1.梅特涅:夏尔,你说政治和哲学有什么共同点?

塔列朗:都是大多数人想不明白并且大多数时候对大多数人并没有太大意义的东西。

2.记者:请问院长阁下对我们国家的忏悔情况怎么看?

黎塞留:我们国家有个别成员,包括贵族,忏悔的时候不诚心,之后仍然继续犯一样的罪,很难去天堂了。

《法兰西公报》:惊!法兰西学院院长研究表明我国部分贵族可能死后将下地狱!

记者:请问首相大人对于现在有不少作者写您为主角的带颜色小说怎么看?

马萨林:我那不勒斯人什么场面没见过?你以为我会因为这种事就限制民众的言论自由吗?你给我两本看看都行。

《巴黎之声》:惊!首相称对带颜色的作品感兴趣并称其为言论自由!

记者:请问亲王殿下您对沙皇保罗一世的过世有什么看法吗?

塔列朗:我觉得俄国应该给沙皇的死因编几个新理由,老是中风太无聊了,连《公民日报》的头条都上不了。

《公民日报》:惊!塔列朗亲王称沙皇死因可疑,凶手掩盖罪行的手段低劣!

记者:首相,请问您对于从法国传播过来的自由民主的革命精神怎么看?

梅特涅:虽然西方传来的新思潮来势汹汹,但有理性思考的奥地利人民都知道我们奥地利的传统精神才是更应该发扬的。

《今日维也纳》:本报正在进行去自由化改造,近期停产停业。

记者:宰相,请问您对于议会提出的在非洲和美洲建立殖民总督府的建议怎么看?

俾斯麦:他们怎么不上天呢?去做非洲提督有什么好的?我们德意志帝国要建立殖民总督府不如在巴黎或者圣彼得堡。

《帝国警钟》:为了国家安全,本报拒绝刊登昨日的外交部新闻。

3.俾斯麦:塔列朗亲王,维也纳会议体系是科学还是艺术?

塔列朗:鬼知道,反正不是科学,不然梅特涅应该先拿狗做做实验。

俾斯麦:所以我的欧陆均势体系是艺术咯?

塔列朗:是科学,梅特涅不是已经帮你做了人体实验了吗?

4.黎塞留枢机主教进行外交活动以在外国制造问题。

马萨林枢机主教进行外交活动以解决黎塞留枢机主教搞出的问题。

塔列朗进行外交活动以把本国的问题转移到国外。

梅特涅进行外交活动以把全世界的问题都暂时搁置。

俾斯麦进行外交活动以解决问题的名义制造更多的问题。

5.黎塞留和塔列朗会晤结束,相互交换礼品。黎塞留说:“我决定赠送您一个小巧玲珑的压缩炸弹,不过您要十分小心地保管,如果它一旦出现异常,就会发生毁灭性的作用。”塔列朗说:“我们集体决定把皇帝陛下送您那里去叫交流一段时间,您也要小心翼翼地对待他,如果他一旦发生异常,带来的毁灭性后果和比炸弹爆炸可强多了。”

6.黎塞留枢机主教时期的局势就像狼人杀,不管其他人怎么折腾,平民都没有人权。

马萨林枢机主教时期的局势就像三国杀,忠反内傻傻分不清,不知道谁是队友。

塔列朗时期的局势就像阿门罗,大家各显神通围殴一个疯了的大佬,大佬自己还在腐化。

梅特涅时代的局势就像国王游戏,一个大佬一开始予取予夺,但最后全部由他付账。

俾斯麦时代的局势就像卡卡颂,流派多样意外频发,还会有规则都没看懂的人捡漏。

7.某日黎塞留枢机主教在战前做演讲。他卖力地讲法兰西人民多么的富有…… 

这时孔代亲王举起了手说:“首相,我们的肉都到哪去了?” 

第二天,黎塞留枢机主教又来演讲。

此时夏莱伯爵举手问,“我不想知道肉到哪里去了,我只想知道孔代亲王到哪里去了?”

8.一日黎塞留枢机主教带其他人去卢浮宫看画,里面有一幅描写亚当和夏娃的画。

马萨林枢机主教看了,说:“他们一定是法国人,情侣裸体散步。”

塔列朗不可置否:“也可能是普鲁士人,因为他们没有智慧却认为自己无所不能。”

俾斯麦闻言很不开心:“看他们拿着蛇给的苹果还笑那么开心,多半是意大利人。”

此时梅特涅骄傲的说:“他们一定是奥地利人,你看他们的去自由化改造多完美!”

9.一日五人组在一起喝酒,黎塞留枢机主教抱怨道,“英国佬欺人太甚,三番两次的在法兰西的势力范围为非作歹,政府却无所作为,我一定要想办法改变这一切!”

马萨林枢机主教问道:“怎么样算作为?”

塔列朗问道,“你是说哪届政府?”

梅特涅问道,“为什么要改变?”

俾斯麦问道,“什么是势力范围?”

10.马萨林枢机主教和梅特涅交谈,各自吹嘘,梅特涅说:“奥地利神秘学,有种方法死了再久的东西都可以复活。”马萨林说:“法兰西体育发达,有人十分钟可以从巴黎跑到维也纳。”梅特涅要求兑现,马萨林慌了手脚,召集文武大臣商量对策,塔列朗出了个好计策说:“这很好办,你先让梅特涅演示给你看,给黎塞留枢机主教试试,那黎塞留枢机主教一定复活,那么你用不了五分钟就可以从巴黎跑到维也纳。”

戴着安东尼项链吹着托里切利小号的克莱因瓶

【存梗】沸水审判

  都尔主教格雷戈里(Gregory of Tours)告诉基督教徒,沸水审判可昭示上帝的意愿。他曾讲述,一位天主教执事和一位异教的牧师通过用手在滚烫的热锅中取出戒指的方式,来解决他们的教义分歧。检验正式开始前,人们发现天主教徒在手臂上偷偷涂抹了有魔力的香油。正当真教会(the True Church)的荣誉摇摇欲坠之际,一个来自拉文纳(Ravenna) 的陌生人从人群中走出来,将自己的手伸进沸水里。这个新来的名叫风信子(Hyacinth) 的人,据说他的手在水里摸索的时候,还慢吞吞地告诉旁观者,水到底部的时候有点...

  都尔主教格雷戈里(Gregory of Tours)告诉基督教徒,沸水审判可昭示上帝的意愿。他曾讲述,一位天主教执事和一位异教的牧师通过用手在滚烫的热锅中取出戒指的方式,来解决他们的教义分歧。检验正式开始前,人们发现天主教徒在手臂上偷偷涂抹了有魔力的香油。正当真教会(the True Church)的荣誉摇摇欲坠之际,一个来自拉文纳(Ravenna) 的陌生人从人群中走出来,将自己的手伸进沸水里。这个新来的名叫风信子(Hyacinth) 的人,据说他的手在水里摸索的时候,还慢吞吞地告诉旁观者,水到底部的时候有点冷,在顶部却很温暖。不到一小时,他就安全地把戒指捞了上米。然后,他的对手也想试试运气,却把手指到手肘的肉全煮掉了,骨头都露了出来。“ 那么,”格雷戈里严肃地宣布,“争议就此解决了。”


【为什么感觉其实变成作弊大赏了……】

戴着安东尼项链吹着托里切利小号的克莱因瓶

【Fate/Waltz】第二章

  刚一见面便私斗起来的两位英灵使两位御主面面相觑,最后还是旁观者清的尼基塔先反应过来,呼唤了仍然是雪精灵形态的Ruler问道,“Ruler,这两位是……?”

  “女的,Assassin,男的,Saber。”Ruler并未显出全身,于是只能用破碎的词组回答了监督者的问题,“上一届,见过。”是上一届有仇吗?尼基塔闻言思考着,这样的话,鲁道夫和维多利亚的合作怕是要泡汤了啊。而鲁道夫则从语句中得到了另一个信息,急忙望着在一边低头沉默的维多利亚,问道,“召唤Saber对你来说太勉强了,你还好吗?需不需要补充魔力?”“无碍。”维多利亚抬起头来,想要走的鲁道夫身...

  刚一见面便私斗起来的两位英灵使两位御主面面相觑,最后还是旁观者清的尼基塔先反应过来,呼唤了仍然是雪精灵形态的Ruler问道,“Ruler,这两位是……?”

  “女的,Assassin,男的,Saber。”Ruler并未显出全身,于是只能用破碎的词组回答了监督者的问题,“上一届,见过。”是上一届有仇吗?尼基塔闻言思考着,这样的话,鲁道夫和维多利亚的合作怕是要泡汤了啊。而鲁道夫则从语句中得到了另一个信息,急忙望着在一边低头沉默的维多利亚,问道,“召唤Saber对你来说太勉强了,你还好吗?需不需要补充魔力?”“无碍。”维多利亚抬起头来,想要走的鲁道夫身边,但身形踉跄了一下,只得暂时站在尼基塔身边观战。

  此时Assassin正突然实体化,呼唤出了藤蔓缠绕住了刚刚才睁开眼睛的Saber,而手中本来没有任何兵器的Saber则仿佛凭空变化出的一般,以突然从地下生长出的牢笼向Assassin笼罩而去,Assassin见状愣了半晌,再次化为蝴蝶,再出现时,已经站在了御主鲁道夫的身边,藤蔓也仿佛不存在一般的消失不见,而才刚刚构筑了一半的牢笼也回到了原位。“地属性构造魔术?”Assassin轻笑,“有意思。”

  鲁道夫则心下一顿,地属性的魔术属性更多的出现在南部地区,而自己母亲所在地区的地脉控制者魔术师家族维斯特尔巴赫更是地属性炼金术的个中翘楚,而自己出身的哈布斯堡家族虽然是水属性为多,但同地脉的地属性也不算少见,因此方才Assassin使用地属性构造魔术时自己并未感到惊讶,但维多利亚出身的霍亨索伦家族统治地区的魔术基盘更多的倾向于罕见的虚数属性,哪怕维多利亚因为母系的血统混入了不少风属性的魔术回路,也依旧借助魔术刻印的力量勉强达成了修炼虚数魔术的条件,因此,鲁道夫本来以为以他们家族留下的圣遗物召唤而来的定然是如大多数同地脉的魔术师一样精通虚数投影魔术的人物,如今倒让他有些惊讶了。而Saber也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哼了一声,以金铁般的冰冷口吻回答道,“这不是你的专利。”

  再次意识到场面陷入尴尬的沉默中的监督者主从不得不又打破了沉默,“几位,提醒一下,方才Ruler告诉我,Lancer和Rider也被召唤出来了。”“看上去你的好妹夫他们也开始行动了。”在一边吃下了一整块蛋糕才将魔力恢复了一些的维多利亚再次恢复了元气,揶揄道。鲁道夫看着毫无紧张感的两位盟友叹气道,“Lancer和Rider都不是好对付的职介,可不要掉以轻心。”

  而被鲁道夫惦记着的好妹夫路易和不着调的妹妹玛丽正看着他们用祖传之物呼唤出来的穿着骑士制服的少年人,而对方笑了一声,自我介绍道,“在下Rider,不仅仅擅长驾驭马,最擅长的还是驾驭人类哦。”然后迎着两人“这孩子都已经成为英灵了怎么感觉脑子还是不太正常。”的眼神问道,“那么,你们两位,谁才是我的Master?”

  “啊?啊!是我,我是Master。”让人在思考着什么的路易在被玛丽提醒之后赶忙回答道,同时露出了鸢尾花状的令咒,然后顺势就傻头傻脑的将心中所想的问题问了出来,“我能看看您的魔术刻印吗?您的魔力让我感到非常熟悉。”Rider也不抵触,随意的就将心脏位置的魔术刻印投影出来,而路易也露出了了然的表情,自己的祖父相当喜欢的那位老魔术师,虽然家系尚短,又是并不符合魔术基盘的水属性,但魔术刻印却实属强大,如今他的孙子也与自己熟稔,同样是个出色的魔术师,而面前这一位,估计就是这个家族的先祖之流了。路易心中石头落了地,对自己的未婚妻解释道,“虽然看上去很奇怪,但Rider是极为强大的英灵,我们不必太过担心。”“我还是觉得Saber,Lancer和Archer更强……”玛丽小声嘀咕,但作为魔术师的路易和作为英灵的Rider都恰好听得清她的话语,路易尴尬的陪了个笑脸,将自己的未婚妻拉到了一边,想着其实比起太过难以掌控的上三骑,Rider的强度和控制难度都算是刚刚好,不过这种话是无法当着玛丽的面说的,不然多半会被嘲笑没有出息。

  同时,在维斯特尔巴赫家的地下城堡,自出生以来就没见过外人的人造人少女正与拿着镰刀的Lancer面面相觑,最终,Lancer一步步的逼近她的面前,双手抬起少女精致到虚假的脸庞,盯着她能毫无生气的双眸,叹气道,“原来是个冒牌货。”随后无趣的放下了手,少女也并不反驳,仅仅是望着那个神秘的男人,最后,Lancer打破了沉默,问道,“Master,我能冒昧知道你的名字吗?”“名字?”少女思考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从哪里听说过这样东西,最后回答说,“柳特波德大人说过,如果你问这个问题,就请你为我起一个你喜欢的名字吧。”Lancer皱眉,似乎对这个回答非常不满,但最终还是顺了她的意思,“那你以后的名字就是伊丽莎白。”

  权当这圣杯战争是个游戏也不错,若是运气不错,说不定他的小伊丽莎白,也会出现在这次游戏中呢,不然的话,逼她出来,或许也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戴着安东尼项链吹着托里切利小号的克莱因瓶

【裙钗之战】大仲马政治笑话

       科维尼亚还了礼,然后停在他跟前,问道:

  “先生,愿对我们说你是不是喜欢国王吗?”

  “见鬼!”平民回答。

  “这很好!”科维尼亚转动着快活的眼睛,“那么皇后呢?”

  “皇后!我对她最加崇拜。”

  “好极了!对马扎兰先生呢?”

  “马扎兰先生是个伟人,先生,我赞赏他。”

  “好极了!那么,”科维尼亚继续说,“我们有幸遇到了一位陛下的好臣民。”


【来自大仲马《裙钗之战》原文】

       科维尼亚还了礼,然后停在他跟前,问道:

  “先生,愿对我们说你是不是喜欢国王吗?”

  “见鬼!”平民回答。

  “这很好!”科维尼亚转动着快活的眼睛,“那么皇后呢?”

  “皇后!我对她最加崇拜。”

  “好极了!对马扎兰先生呢?”

  “马扎兰先生是个伟人,先生,我赞赏他。”

  “好极了!那么,”科维尼亚继续说,“我们有幸遇到了一位陛下的好臣民。”


【来自大仲马《裙钗之战》原文】

戴着安东尼项链吹着托里切利小号的克莱因瓶

【Fate/Waltz】第一章

  哈布斯堡家族的人一般都带着一种被他们称为贵族风范的惰性,但身为哈布斯堡家族下任家主继承人的鲁道夫今天却难得在天尚未放明之时就悄悄离开家族的大宅,登上了一艘明显是非法停靠的游轮,不过介于,游轮的主人是一名魔术师,倒是罚单什么的都不会使他们觉得麻烦。

  不过,同样身为魔术师的鲁道夫对于这种属于魔术师的特权有些不悦,但考虑到自己父亲常说的魔术师有自己的生存规则,便也没有说什么。虽然甲板上早已摆着的蜡烛与美食仿佛这只是一场无所事事的年轻人之间的普通聚会,但在场的人都心知肚明,此时此地,他们即将商议的可是有可能改变世界秩序的事务。在蜡烛前坐着一个披着男士军...

  哈布斯堡家族的人一般都带着一种被他们称为贵族风范的惰性,但身为哈布斯堡家族下任家主继承人的鲁道夫今天却难得在天尚未放明之时就悄悄离开家族的大宅,登上了一艘明显是非法停靠的游轮,不过介于,游轮的主人是一名魔术师,倒是罚单什么的都不会使他们觉得麻烦。

  不过,同样身为魔术师的鲁道夫对于这种属于魔术师的特权有些不悦,但考虑到自己父亲常说的魔术师有自己的生存规则,便也没有说什么。虽然甲板上早已摆着的蜡烛与美食仿佛这只是一场无所事事的年轻人之间的普通聚会,但在场的人都心知肚明,此时此地,他们即将商议的可是有可能改变世界秩序的事务。在蜡烛前坐着一个披着男士军大衣的年轻女孩,有些不耐烦的阅读着旁边坐着的更年轻一些的少年递来的文件,见鲁道夫过来,便随手扔到一边,而虚空中也突然出现了一个雪做的精灵,将文件稳稳接住,又送回到了少年手里。

  “尼基塔,你召唤英灵成功了?”鲁道夫有些意外,“这么早就召唤英灵对你来说负担大了点。”但最后还是肯定道,“不过你的祖父是上一届的胜者,你作为监督者,Ruler也不需要经常出现。”而且介于规则,大多数情况下不用作战的话,这可真是个美差。鲁道夫这么想,他知道自己的祖父是上一届的监督者,不由得叹气自己并没有这样的好运,随后就将视线转向另一边,“维多利亚,你在这里的意思是,你也参战吗?”

  “那是自然。”维多利亚高傲的抬头扫了鲁道夫一眼,取下了方才就一直戴着的手套,露出了仿佛剑锋所指的令咒,“虽然晚了你们俩一步,但我还是被选中了。”

  “维多利亚!这不是玩游戏!”鲁道夫闻言反而皱起了眉头,他与维多利亚也能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两人也是父辈就定下的婚约,但他心知肚明,维多利亚的魔术回路存在一些变异,这使得她在修炼魔术方面事倍功半,哪怕她的刻苦有目共睹,但实际上她仍旧是三人中魔术最差的一位,连小他们俩几岁的尼基塔都更早的得到了令咒,而这也是自己的父亲犹豫着要不要解除婚约的缘由。虽然鲁道夫确实没有想要娶她的愿望,但也对她的高傲和自以为是颇有见识,所以立刻调整语气,询问道,“维多利亚,你准备好召唤的道具了吗?”随后努力提议道,“你可以试试Caster或者Assassin,用不了多少魔力,也相对更安全。”

  “Caster已经被召唤了。”作为监督者的尼基塔出言提醒道,然后顺着鲁道夫的话,“不过Assassin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霍亨索伦家的后裔可不会躲在阴影里,我们只会在阳光下战斗。”谁知维多利亚毫不领情,并且提出了让另外两人都忍不住摇头的提议,“要召唤那一定得是Saber,最强的职介!”随后小声嘟哝道,“上一次圣杯战争爷爷召唤了Caster,不是也没什么用吗?”不过还是依旧拿出了和爷爷一般无二的触媒。

  深知维多利亚性格的鲁道夫松了口气,知晓她并不是真的想要逞强召唤什么最强的职介,但为了避免她变卦,还是迅速的顺势提议,“避免夜长梦多,我们不如在此处先召唤了英灵再说?”

  “召唤阵都准备好啦!”尼基塔见气氛好转,也跟着笑道,“本来我们今日来,就是想邀你一起召唤,避免被另外两家抢了先机。”

  鲁道夫点头,他自然知道另外两家的情况,他,就是御三家的哈布斯堡家族的参战者,她母亲的青梅竹马维斯特尔巴赫家的路德维希早逝,如今的参赛者,据说是其叔父柳特波德造了一个人造人来,如今被藏的很严,他也从未见过,况且自己因为受了父亲的影响,对于这种事毕竟还是感觉有些不适的,而另一家非波旁家与自己家算是有世仇的,不过新任家主娶了自己的小妹,倒是与自己家关系不错,只是那个叫路易的年轻人,总是让自己觉得有些蠢头蠢脑,但毕竟魔术天赋不错,比起自己那个不太着调的妹妹,至少也能算个有些实力的魔术师了。而自己经常接触的霍亨索伦和罗曼诺夫家族,并不是每次都必定参战,但对于自己来说,与这两家并没有太多心机只是埋头研究魔术,尤其是还有些许秘术的罗曼诺夫家族,实则更像是为了增添自己获胜的筹码。

  两人聊着天,而迫不及待的维多利亚则已经念起了启动魔法阵的咒语,鲁道夫对她的急躁一向有些无力,但也因为年轻人的好胜心不甘落后的念道,“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周而复始,其次为五;然,满盈之时便是废弃之机。”

  到了召唤咒语的时刻,一边的尼基塔仿佛比另外召唤者更紧张的盯着左右二人,而刚刚出现的雪精灵也再次出现,趴在尼基塔的头上一样左顾右盼,好奇的想知道两人可以召唤出哪位英灵。

  “宣告:汝身寄于吾下,吾命交予汝剑;应圣杯之召唤;若愿顺此意、从此理,则答之;于此起誓;吾为成就世间一切之善者;吾为传递世间一切之恶者;汝为身缠三大言灵之七天;穿越抑止之轮,出现吧;天平的守护者!”

  随着咒语结束,鲁道夫面前的魔法阵中央站着一位灵动活泼的少妇,但衣着和举止却仍能体现此人的高贵优雅,无论是扇下勾人的眼睛,还是围绕的飞舞的蝴蝶,都仿佛在诉说着这个女人的魔力,足以让万民为她倾倒。“只是可惜了红颜祸水。”鲁道夫不由得为她愣神了许久,在维多利亚的提醒下才反应过来,感叹道,说完便觉此言不妥,还好自家英灵并没有太过在意,而是饶有趣味的看着另一边的魔法阵,而当维多利亚的从者被召唤出来的时候,虽然尚未睁开眼睛,自家英灵便直接出了手,自身也虚幻为了一只蝴蝶在一众蝴蝶之中围绕住了新召唤出的英灵,随后对鲁道夫道了声“安心。”

  “我只是同小兔子玩玩。”美丽而危险的蝴蝶带着笑声与身着黑色军装的年轻人交上了手。

tbc

戴着安东尼项链吹着托里切利小号的克莱因瓶

【PK组】苏式笑话第二弹

预警:我感觉我可能夹带了一些cp。


1.梅特涅向其他几人询问经验,问大家都是怎么解决群众暴动问题的,但是失败了。

黎塞留枢机主教抬头望天并送了他一瓶波尔多。

马萨林枢机主教闻言同情的看了他一眼并且开始教他女装的经验。

塔列朗看了看拿破仑陛下拍拍肩并给了他一瓶香槟。

俾斯麦犹豫了一会儿拿出了一整盒杏仁糖送给他。

2.黎塞留枢机主教:宫廷里有几十个大臣,其中有一个密谋反对我,究竟是谁,正在调查。

马萨林枢机主教:法兰西有几十个贵族,其中有一个没有反对我,究竟是谁,正在调查。

塔列朗:第一帝国有一千多个贵族,其中有一个不是暴发户,究竟是谁,不用调查了就是我。

梅特涅:维也纳有几...

预警:我感觉我可能夹带了一些cp。


1.梅特涅向其他几人询问经验,问大家都是怎么解决群众暴动问题的,但是失败了。

黎塞留枢机主教抬头望天并送了他一瓶波尔多。

马萨林枢机主教闻言同情的看了他一眼并且开始教他女装的经验。

塔列朗看了看拿破仑陛下拍拍肩并给了他一瓶香槟。

俾斯麦犹豫了一会儿拿出了一整盒杏仁糖送给他。

2.黎塞留枢机主教:宫廷里有几十个大臣,其中有一个密谋反对我,究竟是谁,正在调查。

马萨林枢机主教:法兰西有几十个贵族,其中有一个没有反对我,究竟是谁,正在调查。

塔列朗:第一帝国有一千多个贵族,其中有一个不是暴发户,究竟是谁,不用调查了就是我。

梅特涅:维也纳有几十个王公贵族,其中有一个没有在拖会议进度,究竟是谁,替我谢谢他。

俾斯麦:内阁里有几十个官员,其中有一个从没通过敌也没和其他党派暧昧不清,究竟是谁,反正不是我。

3.“我是看不到三十年战争结束的那天了,但是徒弟你……唉,你可真可怜。”

“我是看不到法兰西成为欧洲霸主的那天了,但是陛下您……唉,您的子民真可怜。”

“我是看不到法兰西重新稳定的那天了,而且陛下您也……唉,陛下您当初就该听我的。”

“我是看不到德意志统一的那天了,但是孩子你……唉,你们真可怜。”

“我是看不到德意志真正崛起的那天了,但是皇太孙你……唉,我真不知道该不该说你可怜。”

4.“爸爸,黎塞留枢机主教好吗?”

  “当然,孩子,他很好。”

  “马萨林枢机主教呢?”

  “坏,坏透了。”

  “塔列朗亲王呢?”

  “他有些难以评价。”

  “梅特涅亲王呢?”

  “他罪大恶极。”

  “我们的俾斯麦宰相呢?”

  “这个得看接下来我们社民党的努力程度了。”

5.一日五人组准备进行一次经验交流,交流如何在保住自己的名声的情况下欺骗他人。

  介于没有人对前一点有经验,直接开始交流后一点的经验。

6.一日几人坐火车出行,火车因为缺失铁轨停了下来。

黎塞留枢机主教见状立马决定给此地加税以收取修复铁轨的钱。

马萨林枢机主教偷偷的趁前者不注意将修复铁轨的钱占为己有。

塔列朗白了他一眼赶忙趁修铁道的劳工暴动之前打的跑走了。

梅特涅发现修铁道的劳工暴动一边骂前面三人坑爹一边女装跑走。

俾斯麦急忙对暴动群众大喊外敌入侵了我们先搁置争议好不好?

7.“年轻人,来同我们说说您的政治立场。”

“大人们,在下的政治立场和你们这个年龄时是一样的啊!”

“陛下他招了,他是您母亲的党羽!”

“师傅,他还是教会的间谍啊!”

“额,其实有可能是波旁王室的忠臣的。”

“什么啊,他明明就是个精神英国人。”

“这种满脑子革命思想的家伙不应该直接枪毙吗?”

8.一日黎塞留枢机主教请几位后辈到自己的小镇喝酒,一路上介绍了很多自己的经济政策。

“我们的生活会越来越好的。”他总结到。

此时一位小镇里的居民战战兢兢的问道,“首相大人,那我们怎么办啊?”

9.一老人落水,看到两个帝国士兵路过,大声呼救,奈何那两个帝国士兵置若罔闻,老人急中生智,大喊“维也纳会议体系药丸!”遂被救起并关进监狱,罪名是泄露国家机密。

老人不服上诉,法院了解之后认为此事已经不是国家机密,遂将其无罪释放。

10.一日五人开到一个岔路口,上面有两个路牌,往左是共和国,往右是君主国。

黎塞留枢机主教毫不犹豫的就往右拐了。

马萨林枢机主教看着右侧道路的抗议人群有些害怕,但还是右拐过去了。

梅特涅看到抗议人群越来越多,咬咬牙在车上放了几件女装也右拐过去了。

塔列朗看着右侧已经失控的抗议人群又看了看左侧严阵以待的士兵,决定上立交桥绕几个圈。

俾斯麦见局势一片混乱决定在左右之间自己挖条路,但是被双方举报,赶紧插上路牌第二帝国。

戴着安东尼项链吹着托里切利小号的克莱因瓶

【存梗】人生若梦

  波兰国王巴西略斯曾经得到一个预言:他的儿子生性不驯,必将成为一个暴君。因此国王将王子从小幽禁在一座荒山野外的碉堡里。有一天,他用麻醉剂使王子不省人事,接回王宫,考查他的性格已否变好。王子醒了过来,行动仍旧凶横,于是国王又令人将他麻醉,送回碉堡。王子不了解其中秘密,以为是在梦里去过王宫,从此感到人生不过是一场幻梦,应该克制自己的情欲,厌弃世俗的尊荣。后来当起义的人们将他从碉堡中解放出来奉为国王的时候,他并不感谢他们,反而斥责他们是叛徒,对他那被臣民遗弃的父亲实行忏悔,表示不愿意夺取他的王位。

  波兰国王巴西略斯曾经得到一个预言:他的儿子生性不驯,必将成为一个暴君。因此国王将王子从小幽禁在一座荒山野外的碉堡里。有一天,他用麻醉剂使王子不省人事,接回王宫,考查他的性格已否变好。王子醒了过来,行动仍旧凶横,于是国王又令人将他麻醉,送回碉堡。王子不了解其中秘密,以为是在梦里去过王宫,从此感到人生不过是一场幻梦,应该克制自己的情欲,厌弃世俗的尊荣。后来当起义的人们将他从碉堡中解放出来奉为国王的时候,他并不感谢他们,反而斥责他们是叛徒,对他那被臣民遗弃的父亲实行忏悔,表示不愿意夺取他的王位。

戴着安东尼项链吹着托里切利小号的克莱因瓶

【存梗】洗礼仪式

  洗礼仪式被看作是消除原罪,走向社会化的标志,又可神奇地保证婴儿的声觉系统无恙。仪式以后,牧师离开了,父母把孩子的身体在祭坛上弯曲几下,以使其肌肉强壮,长大后不会变成驼背或瘸子。教父和教母还应在离开经过教堂穹顶的时候吻孩子一下,以确保孩子长大后不会口吃或成为哑巴。年轻人有时在这一仪式中也起重要作用。20世纪初,在奧弗涅的马塞伊克村,洗礼仪式过后.村里的孩子们要跟在行列后面,把锤子和拨浪鼓等敲打得热热闹闹的,这样那个孩子长大后就会不聋不哑,若是女孩子,长大后就会嗓音甜美。

  洗礼仪式被看作是消除原罪,走向社会化的标志,又可神奇地保证婴儿的声觉系统无恙。仪式以后,牧师离开了,父母把孩子的身体在祭坛上弯曲几下,以使其肌肉强壮,长大后不会变成驼背或瘸子。教父和教母还应在离开经过教堂穹顶的时候吻孩子一下,以确保孩子长大后不会口吃或成为哑巴。年轻人有时在这一仪式中也起重要作用。20世纪初,在奧弗涅的马塞伊克村,洗礼仪式过后.村里的孩子们要跟在行列后面,把锤子和拨浪鼓等敲打得热热闹闹的,这样那个孩子长大后就会不聋不哑,若是女孩子,长大后就会嗓音甜美。

戴着安东尼项链吹着托里切利小号的克莱因瓶

【Fate/Waltz】序章

  静夜,若是在巴黎的市中心,永远都不会有灯火阑珊之时,但在郊外,倒是不算少见,若是运气好,还能赶上月朗星稀的时候,别有一番花前月下的滋味。不过目前正在月下独酌之人可没有什么可赏的佳人,也不是什么附庸风雅的贵族子弟,只是一个披着曾经服役时的军装以避免自己虚弱的身体受风,还随便拿着几罐啤酒,想要借着酒劲和令人微醺的美景多写上几笔的小说家罢了。

  “唉,”才写了几行,小说家就无力的躺倒在了旷野的草地上,叹气道,“明明我自己都没有对象,为什么要写这种情情爱爱的小说来折磨自己啊……”正抱怨着,酒劲此时也翻了上来,便顺势拿出手机定了个闹钟就睡去了。...


  静夜,若是在巴黎的市中心,永远都不会有灯火阑珊之时,但在郊外,倒是不算少见,若是运气好,还能赶上月朗星稀的时候,别有一番花前月下的滋味。不过目前正在月下独酌之人可没有什么可赏的佳人,也不是什么附庸风雅的贵族子弟,只是一个披着曾经服役时的军装以避免自己虚弱的身体受风,还随便拿着几罐啤酒,想要借着酒劲和令人微醺的美景多写上几笔的小说家罢了。

  “唉,”才写了几行,小说家就无力的躺倒在了旷野的草地上,叹气道,“明明我自己都没有对象,为什么要写这种情情爱爱的小说来折磨自己啊……”正抱怨着,酒劲此时也翻了上来,便顺势拿出手机定了个闹钟就睡去了。

  就在不远处,另一群尚未入睡的人们穿着特制的军装,在秘密的营地里来来往往,为首的那位看上去是个将军之类,趾高气扬且令人瞩目的是,他的右手刻印着一个奇怪的图案,在夜晚的灯光下红的仿佛血液凝结而成的痕迹。与整个忙碌氛围格格不入的是一个身着神父制服的男人,他只是百无聊赖的盯着一子未动的棋盘,仿佛正在观望着一场大战一般时喜时悲,最终,他的嘴唇扬起了一个诡异了弧度,但很快又恢复了往日高傲的神情。

  “Master。”他轻轻的呼唤道。那将军不疑有他,快速的回应,“Caster,有什么问题吗?”Caster抬头望了他一眼,身形未动,只是指着来来往往的士兵们所埋下的物件和画下的符号问道,“这个,做什么的?”“是献祭魔法阵。”将军小声的对Caster说,还不忘左右看了看,确保没人注意到这里,“通过献祭一些人来进行魔力强化,可以让我们更有胜算。”

  Caster不可置否的笑了,为自己倒了杯波尔多,以与往常无异的语气问道,“一些,具体是多少呢?”将军见他神色不变,心中不由得升起了鄙夷之情,料想此人当年能在公开场合咒诅天主,辱骂皇帝,嘲讽王国,果真如史书所言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便答道,“如果局面允许,整个巴黎的人均能为我……为我们所用。”Caster闻言果真笑的更大声了,但还是仿佛不确定的问道,“这样好吗?”

  “没什么不好。”将军还是一如既往的回答道,“为了伟大的目标,一些小小的牺牲微不足道。”随后以军人般的坚定望着Caster,不知道是想要感动对方还是仅仅自我感动罢了,“毕竟我是为了国家的利益,与那些为了一己私利而争夺圣杯的人并非一路之人。”

  “原来是国家的命令吗?”Caster抬手托着下巴,似乎在认真的思考些什么,随后摇了摇头,“没什么区别啊,不管以前还是现在。”

  “这不重要。”将军对Caster的评价不屑置辩,只是指挥着士兵们走到了法阵中央,随后对Caster说道,“来认识一下国家能为您提供多大的帮助吧,其他英灵可不具备这样的优势啊。”在将军没有注意到的地方,Caster瞳孔略微收缩了一下,但很快就选择闭上双眼,等待着灭口的同时所被献祭的可怜士兵们在自己亲手搭建的祭坛前殒命,而魔力的涌入也让他即使不用眼睛也能够准确的判断起止。

  最终,Caster自被召唤以来第一次起身,扶着拐杖走到了自己的Master面前,“现在碍事的人已经都不存在了,所以有些事情可以直说了吧。”

  “什么事。”纵然身经百战,但面对一位英灵将军仍然感到冷汗直流,并且不知是Caster的语气中嘲讽之味几乎满溢而出,还是作为军人本能的对危险的直觉,将军意识到情况似乎并没有自己料想的那么在掌控之中。

  “啊,也不是什么大事。”Caster轻描淡写的打量了他几眼,“只不过是鄙人比起被强行任命,更习惯于自己选择Master罢了。”之后随意的收回了视线,神情于刚被召唤来时一般无二,“你,我不喜欢。”

  “你!”将军闻言心中胆颤,但仍然色厉内荏的举起右手,“你不要忘了我有令咒!”然后像是突然想起了此事似的,得意的笑道,“以令咒之名,你必须服从我,任何事!”

  “我不喜欢的就是这一点。”Caster仿佛闲聊一般的随意说道,“看上去你并不是一个太专业的魔术师,否则你应该知道,有些Caster拥有一些特殊的技能。”之后似乎在谈论他人之事一般说到,“比如被您召唤的区区在下,确实是可以自己选择Master的。”

  “什么?!”将军流露出了恐惧之情,不过很快又似乎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你是Caster,杀死了Master的情况下,根本走不了多远!”

  “啊,这就是我居然忍到了现在的原因了。”Caster有些无聊的结束了对话,闪身避开了飞溅的鲜血,“感谢您最后的礼物,我现在至少不会在你死后就立刻消失了。”

  当小说家醒来的时候,天色仍未至明,闹钟也没有履行他的职责,但作为一个作家的本能,他听到翻页的声音,总是能迅速惊醒。左右环顾,一个穿着神父装的男人正在翻阅他所写的书稿,但已经随意的解开了罗马领,十字架也随手绕在手腕上,见自己醒来,对方露出了微笑,但不是友好而是嘲讽,“写这样的东西,难怪卖不出去。”但很快就在发现自己开始愠怒之前改口,“嗯,不过我挺喜欢的。”

  话至如此,小说家也抬手不打笑脸人,只是讪讪的笑了一下,“话说,那个……您贵姓?”

  “解释起来有点麻烦。”Caster顺手帮着整理了一下书稿,便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道,“虽然您可能不太明白,但我问你,你愿意做我的Master吗?”

戴着安东尼项链吹着托里切利小号的克莱因瓶

【Fate同人】Fate/Waltz

  前文危险外交关系的几位主角的另一种au设定,并不完全符合历史,因为我擅自加了很多符合自己和朋友恶趣味的脑洞和ooc玩梗,请大家当做是平行世界。

  比如Rider的火刑,Berserker的斩首,Saber的被刺,Assassin的性转+安托瓦内特结局,甚至Caster都被我关进疗养院了。

  总体来说,目前还在思考中,非常欢迎大家提出宝贵意见以集思广益共同作死。

  前文危险外交关系的几位主角的另一种au设定,并不完全符合历史,因为我擅自加了很多符合自己和朋友恶趣味的脑洞和ooc玩梗,请大家当做是平行世界。

  比如Rider的火刑,Berserker的斩首,Saber的被刺,Assassin的性转+安托瓦内特结局,甚至Caster都被我关进疗养院了。

  总体来说,目前还在思考中,非常欢迎大家提出宝贵意见以集思广益共同作死。

戴着安东尼项链吹着托里切利小号的克莱因瓶

【PK组】听说最近流行苏式笑话

1.一日五人在维也纳开会,因为会议进度太慢塔列朗和梅特涅很无聊,就开始比谁的卫兵更忠诚。

  塔列朗先来,他把自己的卫兵叫进来,推开窗说: “弗朗索瓦,从这里跳下去!”

  弗朗索瓦哭着说:“你怎么能这样呢,亲王殿下,我还有老婆孩子呐。”塔列朗无可奈何的说是自己不对,叫弗朗索瓦走了。

  然后轮到梅特涅,他也大声叫自己的卫兵汉斯。“汉斯,从这里跳下去!”

  汉斯二话不说就要往下跳,塔列朗急忙叫弗朗索瓦拦住他说:“你疯了?跳下去会死的!”汉斯一边挣扎着要跳下去一边说:“放开我,混蛋,我还有老婆孩子...

1.一日五人在维也纳开会,因为会议进度太慢塔列朗和梅特涅很无聊,就开始比谁的卫兵更忠诚。

  塔列朗先来,他把自己的卫兵叫进来,推开窗说: “弗朗索瓦,从这里跳下去!”

  弗朗索瓦哭着说:“你怎么能这样呢,亲王殿下,我还有老婆孩子呐。”塔列朗无可奈何的说是自己不对,叫弗朗索瓦走了。

  然后轮到梅特涅,他也大声叫自己的卫兵汉斯。“汉斯,从这里跳下去!”

  汉斯二话不说就要往下跳,塔列朗急忙叫弗朗索瓦拦住他说:“你疯了?跳下去会死的!”汉斯一边挣扎着要跳下去一边说:“放开我,混蛋,我还有老婆孩子呐。”

  此时黎塞留枢机主教的卫兵闻声赶来,一问大惊,“老婆孩子是什么?!”

2.路易十三的母亲曾经当面指出黎塞留枢机主教的专制独裁统治,令后者气急败坏,黎塞留说:“你再说,我就要宣布你不是国王的母亲了!” 

  日后,路易十三的王后提出了同样的问题,其余四人纷纷【划掉】幸灾乐祸【划掉】前去安慰,俾斯麦向他建议道,“其实,你可以试试在议会立法取消婚姻制度啊。”

3.在议会上,黎塞留枢机主教兴致勃勃地说:“我听大家都说我家历史悠久,哪天给我弄一本家谱,我也读一读。”

4.一日马萨林枢机主教和梅特涅一起对另外三人抱怨治国不易,税收不足人口又太多难以满足等等。

  黎塞留枢机主教闻言安慰道,“我最亲爱的朱利奥,你为什么不试试多收点税呢?”

  俾斯麦闻言好奇的问,“梅特涅首相,你为什么不试试减少一些人口呢?”

  塔列朗默默的在Twitter发了一条打着治国理政标签的推,“今天又是谋财害命的一天。”

5.黎塞留枢机主教快去世了,叫人赶快把继承人马萨林枢机主教叫来,临终有几句话要嘱托:“不瞒你说,我还有一个隐忧啊,我最亲爱的朱利奥。”

  “说吧,师傅。”马萨林专心地听着。

  “ 那就是,人们会跟你走吗?不知你想过了没有?”

  “他们一定会跟我走的。”马萨林强调说,“一定会!”

  “但愿如此。”黎塞留说,“我只是担心,万一他们不跟你走,你怎么办?”

  “那只好让他们跟你走!”

6.黎塞留和马萨林两位枢机主教给后辈们出了一个题目:给猫吃下芥末。

  梅特涅逮住猫,把芥末塞到了猫嘴里。

  “这是暴力!”黎塞留摇头。

  俾斯麦想了想,把芥末放在两片香肠里,给猫吃下去。

  “这是欺骗!”黎塞留继续摇头,并示意马萨林示范。

  于是马萨林把芥末抺在猫的尾巴上,猫敖敖叫着,用嘴去舔它的尾巴。 “请注意,他是自愿的。”

  塔列朗不可置否的补充道,“是啊,而且唱着歌。”

7.“夏尔,我前几天遇到了一个很有前途的普鲁士小朋友,但是我问他理想的时候他居然说想要做革命党。”

  “哦,克莱门斯,这真是不幸。”

  “不过我努力了几天,已经让他放弃革命,走上了保皇派的正道。”

  “什么?他哪里得罪你了?”

8.黎塞留枢机主教和梅特涅对各自的后辈吹嘘道,“如果你们获得了我们这样的成就,以后就可以不用再离开祖国,只在自己的家乡就能组织外交会议了。”

  马萨林枢机主教和俾斯麦闻言大惊,“那我们那么努力的成为外交官还有什么意义?”

  塔列朗见气氛尴尬,努力的安慰道,“孩子们,听我说,到时候你们还能自己选择自己的祖国啊!”

9.“夏尔,我知道你在传播关于我的笑话,这是外交侮辱。”

  “为什么?”

  “因为我是维也纳会议的灵魂人物,我建立的秩序体系如岩石般坚不可摧。”

  “天地良心,克莱门斯,我没和任何人讲过这个笑话。”

10.“师傅,我听说你喜欢收集和你相关的小册子?”

  “是的,我最亲爱的朱利奥。”

  “收获很大吧?”

  “没错,我正在扩建巴士底狱了。”

戴着安东尼项链吹着托里切利小号的克莱因瓶

【存梗】天孙的求生欲

  雖然途中曾因為石長姬的事情而遭遇困擾,不過迩迩艺和木花之佐久夜還是順利結了婚,只不過骚动再次降臨到這對夫婦身上。在洞房之夜的次日,竟然發現木花之佐久夜已經懷有身孕。

  若在現代,在新婚之夜的隔天就得知新娘已經懷孕的話,結果會是如何?肯定會爆發相當恐怖的爭吵吧。關於這點,即使在神話的時代也不例外,迩迩艺理所當然對於實在過早發覺的懷孕感到懷疑,認為妻子所懷的孩子很可能是在結婚前,和國津神之男性發生關保所導致的结果,木花之佐久夜不願意接受這樣的指控,當然因為她就是當事人,對自己從不曾與其他男性發生關保一事當然是心知肚明。迩迩艺的疑心,讓木花之佐久夜又驚...

  雖然途中曾因為石長姬的事情而遭遇困擾,不過迩迩艺和木花之佐久夜還是順利結了婚,只不過骚动再次降臨到這對夫婦身上。在洞房之夜的次日,竟然發現木花之佐久夜已經懷有身孕。

  若在現代,在新婚之夜的隔天就得知新娘已經懷孕的話,結果會是如何?肯定會爆發相當恐怖的爭吵吧。關於這點,即使在神話的時代也不例外,迩迩艺理所當然對於實在過早發覺的懷孕感到懷疑,認為妻子所懷的孩子很可能是在結婚前,和國津神之男性發生關保所導致的结果,木花之佐久夜不願意接受這樣的指控,當然因為她就是當事人,對自己從不曾與其他男性發生關保一事當然是心知肚明。迩迩艺的疑心,讓木花之佐久夜又驚又怒,於是決定以極為大膽的方法證明自身清白。這柱女神蓋起一-間沒有出口的小屋,以該處當作自己生產的產房,並在放火燒屋後開始分娩。木花之佐久夜宣称「若是天津神之子,想必能平安诞生」, 結果宣言也的確實現,她平安生下三個小孩。不僅如此,還發生了「用以割斷婴兒臍带的竹裂刀具變成竹林」 的另一個奇讀。

  生下小孩後,木花之佐久夜以此事责間懷疑她的丈夫,迩迩艺則以 「為了讓人們見識到天津神之子的力量,所以刻意激怒你」的說詞安撫憤怒的妻子。

戴着安东尼项链吹着托里切利小号的克莱因瓶

【存梗】约翰二十二世的谋杀未遂

  “所有女巫和巫師都與魔鬼的教派結成了聯盟”,教皇對此深信不疑。1317年,卡霍斯的主教胡古斯.格勞特因為自稱試圖謀殺羅馬教皇約翰内斯二十二世而被送上法庭。人們指责他借助毒藥和魔法造成教皇侄子死亡,據說他使用了蠟像、蜘蛛和蟾蜍的骨灰、猪的膽汁以及其他魔法材料。在由羅馬教皇親自進行了七次審訊後,人們對他動了刑,並最終將他燒死在火堆上。

  “所有女巫和巫師都與魔鬼的教派結成了聯盟”,教皇對此深信不疑。1317年,卡霍斯的主教胡古斯.格勞特因為自稱試圖謀殺羅馬教皇約翰内斯二十二世而被送上法庭。人們指责他借助毒藥和魔法造成教皇侄子死亡,據說他使用了蠟像、蜘蛛和蟾蜍的骨灰、猪的膽汁以及其他魔法材料。在由羅馬教皇親自進行了七次審訊後,人們對他動了刑,並最終將他燒死在火堆上。

戴着安东尼项链吹着托里切利小号的克莱因瓶

【存梗】耶稣会被黑的理由

  我们不难找到人们在道德上讨伐耶稣会士的真实原因。耶稣会在当时不仅抓灵魂,而更致力于榨取剩余价值。除了采用白古以来屡试不爽的攫夺遗产的办法,还有一个办法在当时也很管用,那就是直接组织大规模的海外贸易。在18世纪,耶稣会可以说是- -家最大的贸易公司。简单地说,耶稣会是各国商业资产阶级惟-的从而更危险的竞争对手。因此,耶稣会修道院每有丑闻传出,总会被人们大事张扬,而每一通谴责都会使公众的义愤越加高涨。因为我们知道,对付经济上的竞争对手,最有效的斗争手段莫过于道德上的义愤。

  我们不难找到人们在道德上讨伐耶稣会士的真实原因。耶稣会在当时不仅抓灵魂,而更致力于榨取剩余价值。除了采用白古以来屡试不爽的攫夺遗产的办法,还有一个办法在当时也很管用,那就是直接组织大规模的海外贸易。在18世纪,耶稣会可以说是- -家最大的贸易公司。简单地说,耶稣会是各国商业资产阶级惟-的从而更危险的竞争对手。因此,耶稣会修道院每有丑闻传出,总会被人们大事张扬,而每一通谴责都会使公众的义愤越加高涨。因为我们知道,对付经济上的竞争对手,最有效的斗争手段莫过于道德上的义愤。

戴着安东尼项链吹着托里切利小号的克莱因瓶

【存梗】胡扯厅

  波吉欧1380年牛於托斯卡尼( Toscane )地品的特拉挪瓦( Terranuova),1402年教皇博尼法瑟九世( Boniface IX)任命他為梵蒂冈教廷秘书, 他一做就是五十年。身為教皇的文膽,他有空就和同事在宫中大厅聚会闲聊。他們稱這間大聽为胡扯廳(Bugiale来自義人利文bugia——胡扯)意旨散布謊言或流言蜚语的埸所。他們在此彼此轉述所聽聞的八卦笑話,且不忘添油加醋。


【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了,但是这个梗我记住了】

  波吉欧1380年牛於托斯卡尼( Toscane )地品的特拉挪瓦( Terranuova),1402年教皇博尼法瑟九世( Boniface IX)任命他為梵蒂冈教廷秘书, 他一做就是五十年。身為教皇的文膽,他有空就和同事在宫中大厅聚会闲聊。他們稱這間大聽为胡扯廳(Bugiale来自義人利文bugia——胡扯)意旨散布謊言或流言蜚语的埸所。他們在此彼此轉述所聽聞的八卦笑話,且不忘添油加醋。


【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了,但是这个梗我记住了】

戴着安东尼项链吹着托里切利小号的克莱因瓶

【存梗】魔法的灯

  耶稣會會士阿塔纳休斯.基希钠 (1602-1680年)是一位偉大的虔誠的學者,同時他也是一個有天赋的特技技師。他發明了複雜的機械舞台效果, 並可以在舞台上燃放煙火。觀眾因此而感到震驚,但同時也懷疑他和魔鬼結盟並施放妖術,因為只有魔鬼才能做出這樣的事。直到他詳盡地為大家解釋了其中的原因,觀眾們才平靜了下來。基希訥還使簡易幻燈機流行起來,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幻燈機:為了能夠在牆上的玻璃板上投射出彩色的圈片,人們需要支蠟燭或者一個小油提来提供光線:當人們把玻璃一塊塊地推過去时,如现代電影一樣的移勤画面就產生了。基希纳还建议在课堂上使用这种简易幻灯机。但是当灵...

  耶稣會會士阿塔纳休斯.基希钠 (1602-1680年)是一位偉大的虔誠的學者,同時他也是一個有天赋的特技技師。他發明了複雜的機械舞台效果, 並可以在舞台上燃放煙火。觀眾因此而感到震驚,但同時也懷疑他和魔鬼結盟並施放妖術,因為只有魔鬼才能做出這樣的事。直到他詳盡地為大家解釋了其中的原因,觀眾們才平靜了下來。基希訥還使簡易幻燈機流行起來,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幻燈機:為了能夠在牆上的玻璃板上投射出彩色的圈片,人們需要支蠟燭或者一個小油提来提供光線:當人們把玻璃一塊塊地推過去时,如现代電影一樣的移勤画面就產生了。基希纳还建议在课堂上使用这种简易幻灯机。但是当灵魂或者魔鬼的形象以投影的形式出现時却吓坏了观众,以至于他們猛然意识到必须回歸到虔誠的生活中去,有人甚至被突然出现在墙上的魔鬼和幽灵吓昏了过去,人们认定这是女巫在搞鬼把戏,所以他们就把这个魔盒取名為“魔法的燈”。


【穿越者们注意了,幻灯片在以前并不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东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