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魔幻手机

5655浏览    31参与
是一只颜控的欢宴叭

[焦剧]《三天认错体》

#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定位,我果然只适合沙雕

#阿毛对我情深义重,深夜搞了一篇沙雕来回报他@丿冰美式去糖去冰丿 爱不爱我!

#网红认错体(是剧的储备量不够限制了我的沙雕)


01

“二爷,三圣母被罚下凡三天了?”

“她认错了吗?”

“没有,她跟一个叫刘彦昌的结婚了。”

“san崩地裂!”


02

“二爷,沉香发现身世三天了。”

“他知道错了?”

“不,他翻天了。”

“跟谁学的!”


03

“二爷,沉香被废了法力三天了。”

“他终于重新拜师了?”

“不,他放弃救母了。”

“刘彦昌是怎么教的他!”


04

“二爷,沉香跟小玉在一起三天了。”...

#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定位,我果然只适合沙雕

#阿毛对我情深义重,深夜搞了一篇沙雕来回报他@丿冰美式去糖去冰丿 爱不爱我!

#网红认错体(是剧的储备量不够限制了我的沙雕)



01

“二爷,三圣母被罚下凡三天了?”

“她认错了吗?”

“没有,她跟一个叫刘彦昌的结婚了。”

“san崩地裂!”


02

“二爷,沉香发现身世三天了。”

“他知道错了?”

“不,他翻天了。”

“跟谁学的!”


03

“二爷,沉香被废了法力三天了。”

“他终于重新拜师了?”

“不,他放弃救母了。”

“刘彦昌是怎么教的他!”


04

“二爷,沉香跟小玉在一起三天了。”

“他从小狐狸那里拿到灯芯了?”

“不,他跟小狐狸谈情说爱放弃救母了。”


05

“二爷,您出来打猎三天了。”

“寸心知道错了吗?”

“没有,她说杨戬你就是喜欢嫦娥!”

“老大,再陪我去隔壁山头打几只妖怪吧。”


06

“主人,寸心待在家里三天了。”

“认错了。”

“哦?”

“她把小玉当成您的孩子了。”


07

“娘子,戬儿被你罚去绕街跑了三天了。”

“他知错了吗?”

“知道了,他说他有zizizming,以后再也不犯了。”


08

“二哥,玉鼎真人已经外出闭关三天了。”

“哦?师父要修炼了?”

“不是,玉鼎真人收了只猴子当徒弟,你要有师弟了。”


09

“陛下!瑶姬被十大金乌晒化了!”

“那杨戬呢,他知错了吗?”

“这倒没有,杨戬反了。”

“你说什么!”

“杨戬拿着斧子往天庭赶来了,说要将您一家大小赶尽杀绝!”


11

“陛下,大金乌殿下被您派往下界捉人三天了。”

“他认错了吗?”

“认错了,认错了,现在连阐教都知道大金乌殿下认错了。外面都在传玉帝的儿子不识数啊。”


12

“小千,游总已经被放到六万年前三天了。”

“那他认错了吗?”

“认错了,他说他再也不吃鱼了!”


13

“展大人,白少侠回陷空岛三天了。”

“哦,他知道自己错了吗?”

“没有,白少侠对您好感度又自动清零了。”

“……”




 

电视剧影视大全

《魔幻手机마법의핸드폰》主演:金秦禹 朴敏智

[图片]
https://www.365toma.com/b/e7794.html

《魔幻手机마법의핸드폰》主演:金秦禹 朴敏智 

内容转载自网络,有问题请联系邮箱:2386097568@qq.com


https://www.365toma.com/b/e7794.html

《魔幻手机마법의핸드폰》主演:金秦禹 朴敏智 

内容转载自网络,有问题请联系邮箱:2386097568@qq.com

符际DrSign

用《魔幻手机》的方式打开《黑寡妇》是什么体验?当然是:华人牌2060款手机黑寡妞为您服务,请输入开机密码~

用《魔幻手机》的方式打开《黑寡妇》是什么体验?当然是:华人牌2060款手机黑寡妞为您服务,请输入开机密码~

四昏时秒

《一别经年》

2060年的小千,已经是个白发苍苍的老人。


曾经的雄心壮志,化为一张彩印的照片摆置于桌子的一角。


我颤颤巍巍地擦拭着,用布满皱纹的眼睛深深地凝视着,仿佛透过它,就能想起曾经的过往。


如今已经是高科技的时代,那高楼呀,别墅呀拔地而起,而我就喜欢住在这样一间寸大的四合院子里。


在院子的中央立上藤架,上面挂满跟她一样的水晶娃娃。


她喜欢热闹,我就再挂点风铃,等风吹过,院里就一片哗啦作响,清脆的碰撞声此响彼伏。


冬雨说,我把仅少的直男式浪漫都给了她。


可他不知道的是,年轻的时候,总是她为我叨叨的要多些。现在想想,这么久了,都没能好好地跟她谈一场恋爱过。...


2060年的小千,已经是个白发苍苍的老人。


曾经的雄心壮志,化为一张彩印的照片摆置于桌子的一角。


我颤颤巍巍地擦拭着,用布满皱纹的眼睛深深地凝视着,仿佛透过它,就能想起曾经的过往。


如今已经是高科技的时代,那高楼呀,别墅呀拔地而起,而我就喜欢住在这样一间寸大的四合院子里。


在院子的中央立上藤架,上面挂满跟她一样的水晶娃娃。


她喜欢热闹,我就再挂点风铃,等风吹过,院里就一片哗啦作响,清脆的碰撞声此响彼伏。


冬雨说,我把仅少的直男式浪漫都给了她。


可他不知道的是,年轻的时候,总是她为我叨叨的要多些。现在想想,这么久了,都没能好好地跟她谈一场恋爱过。


大部分闲下来的时间里,我就坐在藤椅上,与那满树的娃娃说会话。


阳光细碎地洒下来,我微眯着眼,身体随藤椅的摆动而轻轻摇起来。


听闻昨日楚楚与德华又吵架了,


不用说,肯定又是德华主动求饶,改天得教导他下,男人要有骨气才行。


哦,对了,化梅与游所为的孙子就要出生了,得赶快准备贺礼去。


还有何蓝,唉,你说那猪哥毕竟只是个历史人物,她怎么就吊死在一棵树上呢。


她倒好,还反问我起来。


我……我,算了算了,她爱咋地就咋地吧。


早上的时候,黄眉来找我了,那小子,一如前几十年的模样,一点都没变。


他小心翼翼地搀着身旁那位满头银丝的老人,一老一少,一大一小,看着别尤其突兀。


可两人的脸庞看上去都是平和祥静的,眉眼温顺地展开,在夕阳下,镀上一层柔柔的光晕。


那时候我在想,要是你在的话,我们是不是也会像他们这般,不过让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姑娘搀着我这糟老头子,那场面会更加诡异吧。


走的时候,他回过头冲我笑了笑,可那属于黄鼠狼的永远闪着狡黠光亮的眸子却忽然黯淡了。


他说,“老千,我回过头的时候还能看到你,真好。”


我沉默了。


就在前几年,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带走了王天霸。


不是疾病,也不是意外,可他就是死在了那场消防救援的大火里。


等我们赶到的时候,就听到飞燕和小武撕心裂肺的哭喊。


飞燕死死拉着他烧焦的手,已哽咽地说不出话来,王天霸的眸子却在黑夜里亮的发光,嘴角扬起一个微笑,断断续续地说,“小千……你们来了……你们看……我可没给飞人丢脸吧。”


“王八蛋,你现在又不是飞人了,而且都一大把年纪了,还逞什么能!你看,把命都搭进去了吧!”我声嘶力竭地骂他,眼泪却不停地从脸颊滑落。


“可是……我……心中……有愧啊。”他的声音越来越微弱,眼皮就要合过去。


我拼命地摇他,大声喊着,“不许睡,我不允许你睡!再等一下,就会有人来救你了!”


“小千……你们说……我是个……好人吗?”他努力地睁开眼睛,一把拉住我的手,用期盼的眼神望着我。


我想都不想就点了点头,“是的,是的,你已经不欠什么了,你是个好人,是个很好的人,但能不能不要死,我们可是飞人组合,一个都不能——”


他带着笑意,永远闭上了眼。


我的眼眶湿润了,抬起袖子擦了擦,搀着拐杖起身,向院子的方向走去。


在藤架下站定,抬手抚上其中一个悬挂的娃娃,“傻妞啊,你看,你的小千哥哥已经老成这幅模样了,估计等你见到我的时候也已经认不出来了。”


“现在已快时至中午12点了,原本我还忐忑要是你失约回不来怎么办,他们都说你早已经死在了那场乱争中,可我相信你只是流落在时空隧道的某一处地方。所以我可以慢慢等,四年,二十年,一辈子,直到某一天我死去。”


“而这个地方永远为你留着,为你指向回家的路。”


手里的钟表“咔哒咔哒”地移动着,时间也一点一滴地流逝过去,最终稳稳地扣在了12点的方向,我的心跟着微微一颤。


什么都没有发生,风不吹了,铃也不响了,我听见的只有自己绵长而失落的叹息声。


我垂下脑袋,蹒跚地往屋里走去。


“小千哥哥——”


脚步猛然一滞,我不可置信地回过头,就在那碧空绿藤下,一抹白衣的身影缓缓在空中浮现。


唉,我已经很老了,四十年的岁月除了带给我无限的寂寞外,还有日渐爬上眼角的皱纹以及满头的银发。


平日站在风里,我没有想哭的念头,但是眼泪却会不听使唤地从浑浊的眼球里簌簌地流落下来。


只是,此刻,当我眼里的水汽散去后,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瞬间就涌上心头,说不清是喜悦,还是难过。


就像断了线的木偶,我一动不动地愣在那里。


但我没有哭。


她静静地站在藤架下,眉眼盈盈,微风扬起她的裙摆,翻飞舒卷,不由让我想起了那天从广场上一跃而起的海鸥。


还有,从天而降的她。


她站在高耸的铁塔上,背后衬着都市繁华的霓虹灯。


一眼惊艳,一眼万年,一如初相见。


说实话,我有点怕了,手在不自觉发抖,一个想法猛然跃进我的脑海里,


如果这一切都只是泡影,都只是幻想——


来不及多想,有人牵起了我颤抖的手,那种熟悉的冰冷的感觉,很快抚平了我所有的不安与惶恐。


“小千哥哥,傻妞回来了。”

花招PD

一个迷之脑洞

前几天补魔幻手机的时候忽然冒出来的脑洞,假如我们的U总和黄眉穿越到宝莲灯,遇到了二哥和哮哮会发生什么( '▿ ' )很奇怪的脑洞是吧,想挖坑T^T,但是感觉如果挖了应该是填不了的,毕竟咱一直是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的那种😂

前几天补魔幻手机的时候忽然冒出来的脑洞,假如我们的U总和黄眉穿越到宝莲灯,遇到了二哥和哮哮会发生什么( '▿ ' )很奇怪的脑洞是吧,想挖坑T^T,但是感觉如果挖了应该是填不了的,毕竟咱一直是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的那种😂

陆北言言言

陈创老师演的三个我印象比较深的角色w

哮天犬,黄眉大王,福贵

真的超级喜欢陈创老师wwww

陈创老师演的三个我印象比较深的角色w

哮天犬,黄眉大王,福贵

真的超级喜欢陈创老师wwww

七彩美少女

魔幻手机同人 辣个黄眉大王的初恋

原创主角X黄眉大王   bl向


 1 
  陈故是在一个垃圾桶旁边认识黄眉大王的。 
  那个时候妖怪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正在把头伸进垃圾桶里,试图能找到点残羹剩饭什么的来填肚子。 
  不过陈故是不可能猜到这样一个衣衫褴褛的流浪汉会是一个妖怪的——还是背景深厚的那种——他只是觉得对方这样实在是可怜。 
  再铁石心肠的人也会有心软的时候,更何况陈故本来就是个善良的人。他想了想,等到对方警惕的瞪着自己的时候,扬了扬手里的蛋糕。 
  “你吃蛋糕吗?” 
  他说出了开场白。 
  身上穿着破破烂烂...

原创主角X黄眉大王   bl向



 1 
  陈故是在一个垃圾桶旁边认识黄眉大王的。 
  那个时候妖怪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正在把头伸进垃圾桶里,试图能找到点残羹剩饭什么的来填肚子。 
  不过陈故是不可能猜到这样一个衣衫褴褛的流浪汉会是一个妖怪的——还是背景深厚的那种——他只是觉得对方这样实在是可怜。 
  再铁石心肠的人也会有心软的时候,更何况陈故本来就是个善良的人。他想了想,等到对方警惕的瞪着自己的时候,扬了扬手里的蛋糕。 
  “你吃蛋糕吗?” 
  他说出了开场白。 
  身上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脸也脏兮兮的黄眉大王没有按套路来说什么“吃”“给我”这种话,而且颇为紧张的看着他手里的蛋糕盒子,看样子好像一有不对就打算马上跑了。 
  “……蛋糕……是什么?!” 
  黄眉大王恶狠狠的问道。但是他说话的内容却十分天真,让人有点好笑。 
  陈故在心里想——难道他是从偏远的山区什么的地方来的,居然连蛋糕都不知道吗? 
  在嘴上却和气道:“就是一种点心。”他生怕对方又来一句“点心是什么”,立即补充道,“是可以吃的。我刚刚买的,不过我不爱吃,送你了。” 
  黄眉大王盯着陈故看了一会儿,但是他的表情淡定温和得无懈可击。最终他接过了陈故手里蛋糕,小心翼翼的抱拳道:“多谢兄台赠饭之恩,他日我黄眉大王定当重礼谢过。” 
  陈故:“……” 
  不过就算觉得对方可能精神有点问题,陈故还是笑眯眯的,颇为配合道:“好。我记下了。” 
  黄眉大王也不等他离开,接过蛋糕后马上就准备吃了。 
  陈故挥了挥手道别,临走看他的吃相,在心里下意识想到:“看样子是饿了很久啊。” 
   
  2 
  那天陈故送给黄眉大王的蛋糕其实是他的生日蛋糕。 
  不过他无父无母,一个人在孤儿院长大,幸好画画方面很有天分,现在他只要一个月做几个插画的工作养活自己绰绰有余。 
  他很少会去庆祝自己的生日。虽然那是他素未蒙面的爹妈给他留下的唯一一样东西,不过正因如此陈故才会讨厌过生日。 
  那天看蛋糕店打折,走神的时候,鬼迷心窍买了一个蛋糕。正在路上纠结,所以遇到了黄眉大王便顺手塞给了他。 
  能被人吃掉总比被他放到冰箱里坏掉好啊。 
  这样想着的时候,已经是很久以后了。陈故却被记忆里的蛋糕勾引得……突然就有了去撸串的欲望了。 
  嗯,他是个咸党。不爱吃蛋糕想到蛋糕就想撸串,没毛病。 
  撸串到一半,就吃不下去了。 
  都市传说中的“飞人”和一个不知来历的家伙突然在这附近打了起来,几个小摊都被无辜掀翻了,包括陈故现在吃的这家。 
  他一脸懵逼的看着“飞人”和一个年轻人打的不相上下,两人他最多也就看得清残影,只有靠衣服的颜色勉强分辨——不知为什么他却直觉飞人要完——小摊上的菜连同桌子被劈成了碎片。 
  能吃的只剩下他条件反射抓在手里的一串牛肉和被冲击力带到了他脚边的一罐青岛啤酒。 
  陈故:“……” 
  然后果不其然,“飞人”被打趴下了。那个披着可笑的打击盗版的红披风的都市英雄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动弹不得。 
  陈故奇迹般的发现那个人们心中的英雄可能还没有多大年纪,透过伪装得很好的墨镜和面罩模糊看出了些气质,那种属于年轻人的稚嫩热血的感觉是无法冒充的。 
  一个年轻气盛,热血天真的家伙。陈故在心里默默的判断。 
  陈故并没有狂热的崇拜“飞人”,但是钦佩还是有的。他理所当然的希望这个世界上像“飞人”这种类型的好人能够有好结局。 
  可是他又能做什么呢?他只是一个普通人。 
  就在他这样想着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孩子冲了过去。 
  “不许打飞人!” 
  顶着一个西瓜头的小男孩还没有陈故的大腿高,但是这个孩子非常有勇气的张开双臂挡在了“飞人”前面,小小的身体极力免去颤抖,坚定不移的站在那里。 
  然后那个孩子就被对方掐着脖子硬拽了起来,因为窒息而慢慢变得面色通红。 
  在附近的围观群众一众声讨“不许打孩子”,可笑的是“飞人”被无视得彻底,而口口声声嚷着“不许打孩子”的人没有一个往前走一步的。 
  手里的牛肉串已经彻底冷了,变得油腻无味,陈故不打算吃了,就把它扔掉又顺手拿纸巾擦了擦手,然后……捏起自己脚边的那罐啤酒就扔了过去。 
  明哲保身,很正常,没毛病。 
  但是他做不到看着一个孩子在面前被折磨。人啊,这辈子总要冲动一下的,陈故一点也不后悔这么干。 
  哪怕他直觉自己这点攻击力杯水车薪。 
  反派般的存在却如他所愿松开了掐着孩子的那只手,然后把目光转移到了胆大包天敢袭击他的凡人身上——尽管那罐啤酒连碰都没碰到他的一片衣角。 
  陈故紧张的抿起了嘴唇,从这个人对待小孩子也能如此冷漠无情一点上来看,简直就是个没办法讲道理的暴力分子。 
  ……重伤进医院没准还是最好的下场。 
  不过孩子没事就好了。 
  然而意料之外的,那个暴力分子在盯着陈故看了一会儿后,突然恍然大悟道:“是你?!” 
  陈故:“……???” 
  “是你啊!那个……蛋糕!”暴力分子突然变得激动了起来,“我总算找着你了!” 
  陈故通过“蛋糕”这个关键词迅速想起来了——他那天顺手送了一个蛋糕的流浪汉。 
  而且还是一个精神不正常的流浪汉。 
  可是陈故觉得他不是坏人。 
  ——那个时候,他已经饿得要在垃圾桶翻吃的了那么惨,还是没有去做打家劫舍的事情,从他能把“飞人”打翻这一点来看,他是有抢银行这个武力值的。 
  现在这个人混出来了,看起来好像一直还惦记着还他的人情。 
  可是因为他和正义的代表,都市英雄“飞人”的对立,陈故颇为犹豫,最后才吐出一句没轻没重的话:“好巧啊。” 
   
  3 
  这一切起源就是一个误会。 
  陈故问:“你怎么和飞人打起来了?” 
  “他打我徒弟!” 
  陈故自动理解成了飞人去收拾了他做错事了的家人。 
  躺在地上的飞人却突然幽幽道:“……那是王天霸他自己撞的墙!” 
  “……你怎么不早说啊! 
  ” 
  “你给过我解释的机会吗?”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陈故默默的过去把飞人扶了起来。 
  半天后,一个声音响起。 
  “……行吧,今天看在我恩人的面子上放你一马。” 
   
  4 
  陈故给对方——好吧他现在知道了他的名字叫做“黄眉”了——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和地址才带着飞人离开了。 
  现在的陈故也是很懵的。 
  飞人在离开黄眉的视线之后没两秒钟就晕倒了。 
  就好像小时候看的少女动漫的女主角变身一样,飞人身上的黑色套装忽然就消失了,只剩下护目镜和印着“打击盗版”四个大字的红色披风还在身上,红底白纹的花色面巾不经意划了下去,那张情报价值一路飙升的脸显露出来。 
  ……如他所料,是个年轻人的脸,看起来大概是个也没毕业多久的大学生。 
  陈故叹了口气,不过良心还是让他一边把披风啊护目镜什么的塞到了飞人的包里,一边掏出了手机,喃喃自语。 
  “是先打120还是110啊?” 
   
  5 
  再见到黄眉是在那之后没多久,他领着自己的三个徒弟——这是陈故后来才知道的——在大马路上乱逛,神情郁郁。 
  认真的看来,黄眉的眉眼间和一般人长相是有些不同,是哪怕欺骗自己说是混血儿也显然是瞎扯淡的那种不同。 
  不过陈故很不巧是那种没什么好奇心的人。 
  他最终只是笑了笑,决定点个头打招呼后擦肩而过。 
   
  6 
  然而他听到了迷之熟悉的“咕咕”声。 
  谁肚子饿了? 
  陈故看了一眼黄眉。 
  他想起了飞人陆小千之前透露出来的情报,默默停下了脚步。 
  “……哟,吃了没?” 
   
  7 
  为了控制社会不稳定因素的陈故请黄眉连带跟着他的三个拖油瓶【划掉】跟班徒弟吃了一顿饭后,收留了他们。 
  男人啊,一旦关系变好了一点,就会情不自禁的开始喝酒了。 
  之前看上去还凶神恶煞的黄眉喝了点酒后,就开始撒酒疯了。 
  “我好孤独!”他抱着陈故不撒手,声音听上去特别可怜,“除了你和那个捡垃圾的老头,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真心对我好了。” 
  他哽咽道,“就连游总!游总也是利用我!” 
  陈故情不自禁看了一眼跟班徒弟三人组。 
  他们异口同声:“您请!”然后默契的离开,默契的在外面关上了门,留下他们两个单独相处。 
  ……啧,这锅甩的。 
  陈故没有给那扇关上的门多少注意力,他让自己把目光放在了黄眉的身上,然后轻轻揉了揉对方皱起的眉心。 
  这个小动作看起来很像是情人之间的亲昵,但陈故做的风光霁月,正气凌然。 
  他觉得……从黄眉表现出来的心理年龄来看,自己算是在哄孩子才对。 
  “这有什么呢。”陈故努力回想着自己是怎么安慰孤儿院的哭闹的弟弟妹妹们的,对已经迷糊了的人语气温柔道,“还有很多人对你好的,只是你现在还没遇到而已。” 
  他又想起刚刚黄眉哭嚎的话语,没忍住又补充了一句。 
  ——“人生很长的啊。不要因为这种事哭嘛。” 
   
  8
  大概是因为抱着人哭过一次,又被哄着睡着了,发泄了心中郁气,黄眉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神清气爽,衬得脸色苍白带着黑眼圈的陈故气色奇差。 
  黄眉还挺有良心,问:“你怎么了?” 
  陈故憋了半天,觉得“被你抱着一晚上不能动”这个理由说出来莫名的尴尬,思考再三,最后才咬牙切齿般的说:“……我认床。” 
  黄眉大方道:“那我回头带你买个好的放在这里,保证不认床。” 
  陈故语气微妙:“……那谢谢你了。”他说完才突然反应过来,“给我在这里买床?我没想住这里啊。” 
  黄眉坚定不移道:“那你以后过来,我不能让你住还住的不舒服吧?肯定要买,没商量。” 
  陈故感觉这样下去天要聊死了,只好笑了笑,说自己还有事,先回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老觉得黄眉这时候笑起来,有点让他背后发凉。 
   
  9
  黄眉在陈故离开以后,突然说:“知道刚才是谁吗?” 
  小武狗腿的抢先回道:“师父,我知道。陈先生是您的恩人,也就是我们的贵客……” 
  黄眉:“错!”他气势磅礴否定后,说出了正确答案,“那是你们未来师娘!” 
  “!!!!!!” 
  哎呀,好像听到了什么新世界的大门打开的声音。 
   
  10
  陈故打了一个喷嚏:“谁在念我?” 
   
  11
  黄眉的逻辑非常简单。 
  陈故是世界上少数真心对他好的人了。那他也要真心对陈故好。 
  电视剧上说了“救命之恩,以身相许”。虽然和现在的剧情有点不一样吧,但还是能套在这个时候用的。 
  ……好吧,他连自己都骗不过去了。 
  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理由了,就是喜欢这个人啊。 
  喜欢陈故多好啊,因为他是个连素不相识流浪汉都能送蛋糕吃的好人,真心喜欢他,早晚也会被真心喜欢的吧。

玄尘九七

看见这组图,突然想去刷《魔幻手机》,看游总受伤感觉好喜欢。这嘴角的血,这小神情嗷嗷~

暑假补去~

看见这组图,突然想去刷《魔幻手机》,看游总受伤感觉好喜欢。这嘴角的血,这小神情嗷嗷~

暑假补去~

糯米作坊

【原创】硬汉2·韩队&悬战·姜东——罐罐深夜60分No.9期作业·关键字《医生》

只是看到了题目的脑洞,并没有60分钟内完成(。但是我很努力两天之内爆肝了!!!

全员私设注意!!!姜BOSS以前是医生(游总友情出演),和韩队是lovelove。韩队某次出任务受了重伤,没抢救回来,姜BOSS心如死灰,大悲之下决定亲自报仇。

感谢主厨@罐家_时棠竹初的配文点这个链接看 ,完全就是我开这个脑洞以后的所想,看半成品的时候也把自己给虐了一发,看完配文就哭傻了。

希望现实中这种事情永远都不会发生。

细节提示:

*全新设定,与原剧和上一...

【原创】硬汉2·韩队&悬战·姜东——罐罐深夜60分No.9期作业·关键字《医生》

只是看到了题目的脑洞,并没有60分钟内完成(。但是我很努力两天之内爆肝了!!!

全员私设注意!!!姜BOSS以前是医生(游总友情出演),和韩队是lovelove。韩队某次出任务受了重伤,没抢救回来,姜BOSS心如死灰,大悲之下决定亲自报仇。

感谢主厨@罐家_时棠竹初的配文点这个链接看 ,完全就是我开这个脑洞以后的所想,看半成品的时候也把自己给虐了一发,看完配文就哭傻了。

希望现实中这种事情永远都不会发生。

细节提示:

*全新设定,与原剧和上一个双生子脑洞无关。

*韩队出任务受的伤,姜BOSS并没有看到,一切都是尘埃落定之后的脑补。包括韩队倒下的那一个笑。

*韩队出什么任务就义和姜BOSS为什么要亲自报仇我没有想。

*PTSD。

*原设想有姜BOSS报了仇以后就自杀了,因为镜头限制,很隐晦地表达了一下,恩……大家智者见智吧。

制作感想:

这次尝试了新的风格,也是原剧镜头的限制吧,塞了一大把的空镜,意外造就了意识流,回头感觉……还不错?

做了抽色效果和一些遮罩运用。

以及调色有进步了啊!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夸夸我嘛>///<

原来我真的可以两天爆肝啊。


到最后也没想明白我对姜韩怎么这么真爱呢???完全没什么人看的CP我做了两支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