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魔慈

20944浏览    801参与
小绿蓝蓝蓝

魔慈,佣社修罗场注意避雷

ooc怪物登场(。)

魔慈,佣社修罗场注意避雷

ooc怪物登场(。)

小绿蓝蓝蓝

一些奇怪的设定_(:τ」∠)_

一些奇怪的设定_(:τ」∠)_

小玄策t.t

瑟维:克利切要學魔术吗?

克利切:不要!!!

瑟维:/w\


瑟维:克利切要學魔术吗?

克利切:不要!!!

瑟维:/w\


hs冲冲

【欺诈组】Deer



·不知道在写什么 系列



·大概是冷漠毒舌瑟维X无赖地痞克利切



·莫得剧情 莫得脑袋


·bug多 私设多 别带脑子看


“是个同?”满下巴胡渣的地痞将手肘随意地撑在对方的肩上,调整好姿势准备和对方的钱包好好地打个招呼。


但对方出乎意料地点了点头。


小贼狂妄地笑了起来,使得罗伊毫不怀疑他的嘴角会咧到后脑勺去。可惜并没有,也许是因为有耳朵拦着,也许是因为小贼已经拿到他想要的东西了。


“就这样承认了?也不怕被吊死……”痞子放下撑...



·不知道在写什么 系列



·大概是冷漠毒舌瑟维X无赖地痞克利切



·莫得剧情 莫得脑袋



·bug多 私设多 别带脑子看




“是个同?”满下巴胡渣的地痞将手肘随意地撑在对方的肩上,调整好姿势准备和对方的钱包好好地打个招呼。



但对方出乎意料地点了点头。



小贼狂妄地笑了起来,使得罗伊毫不怀疑他的嘴角会咧到后脑勺去。可惜并没有,也许是因为有耳朵拦着,也许是因为小贼已经拿到他想要的东西了。



“就这样承认了?也不怕被吊死……”痞子放下撑在罗伊肩膀上的手臂,将双手都插进那个打着补丁的破口袋。手指伸进钱包里,掂了掂战利品的数量。



罗伊给了这个刚认识就把爪子伸进自己口袋里的小无赖一个白眼,然后推开眼前这个酒馆的门。“我怕什么?怕你说出去?你的通缉令晾在大街上,空口无凭,说什么都没人相信。还有,我看到你刚才顺走我的钱包了。怎样,它还算丰满?”



皮尔森尴尬地咳了一声,随手扯下了酒馆门口贴着自己画像的告示,又随手捏成纸团丢进下水道里。“先生说笑了,克利切才不会说出去。”



“就像你不会把克利切招供出去一样。”



罗伊走向吧台,敲了敲木质的桌面。皮质的手套裹着修长的手指敲在潮湿发霉的腐木上,发出的是苟延残喘的哀叹。“先说好,这是个gay吧。在被安上什么奇奇怪怪的罪名之前滚远点儿。”



“不要。”



小无赖抢先一步坐在坐台前,笑嘻嘻地盯着罗伊。



“真稀奇。大名鼎鼎的瑟维·勒·罗伊先生竟然不知道人红是非多的道理——您这样抛头露面可是会惹上麻烦的。”



罗伊偏过头,不去看对方单纯得冒着傻气的笑容。



“你是最大的麻烦……”



“是的,是的。克利切是个大麻烦。您难道不打算解决麻烦吗?比如请克利切喝个酒什么的。”



喝酒?在这里?现在这种情况?罗伊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个家伙,他真的一点都不想知道贫民窟耗子的脑子究竟长什么样。



“拜托,看清楚场合再占便宜好吗?”



“哈,在哪里对克利切来说都一个样。监狱也一样,绞刑架也一样。只要有酒……免费的酒。”



小流氓学着罗伊的样子在桌子上敲了敲,同时恶劣地咧嘴笑着。




他mua的我到底在写什么A……

舌头很长

误会【欺诈/魔慈】

灵感来源于英语作文续写。

——————————————————

瑟维.勒.罗伊,城里著名魔术师的弟子,因师傅毫无漏洞的魔术表演而沾光。 没有一个孩子不会被他师傅手中源源不断冒出的糖果收服,没有一个商人在表演后见过被著名魔术艺人手中变走的百元大钞,从魔术帽里冒出的小兔子一直是人们无法拒绝的小把戏,在城里,没人不会喜欢他----的师傅。

作为一个有名气的魔术师的弟子,他也算是很有亲和力的,比如他会去贫困点小城区廉价表演之类的,并总在表演完之后露出天真可爱点笑容。人们都认为他是个好人,所以没人对他过于无礼,就是贫民窟里视钱如命的穷鬼都不会对他动手动脚,做出抢劫之类的事情。反正也没人期...

灵感来源于英语作文续写。

——————————————————

瑟维.勒.罗伊,城里著名魔术师的弟子,因师傅毫无漏洞的魔术表演而沾光。 没有一个孩子不会被他师傅手中源源不断冒出的糖果收服,没有一个商人在表演后见过被著名魔术艺人手中变走的百元大钞,从魔术帽里冒出的小兔子一直是人们无法拒绝的小把戏,在城里,没人不会喜欢他----的师傅。

作为一个有名气的魔术师的弟子,他也算是很有亲和力的,比如他会去贫困点小城区廉价表演之类的,并总在表演完之后露出天真可爱点笑容。人们都认为他是个好人,所以没人对他过于无礼,就是贫民窟里视钱如命的穷鬼都不会对他动手动脚,做出抢劫之类的事情。反正也没人期待能从一一个小魔术师华丽的演出服里掏出几张诱人的钞票,更何况机关繁多的演出服可不是随来个人都能翻出花样的。

虽然只是在平民区进行小表演,但人们对他的热爱仍不比他师傅在贵族间获得的少,他逐渐在平民间获得相当高的名气。

秋风萧瑟的一个下午,他贫民窟的朋友向他提出请求。

“先生,这周末希望去当地的一个福利院表演。”穷小伙把头顶的洗得发白的帽子摘下来,“您可能并不想再这样做下去了,毕竟您已经越来越有名气,但还是请求您出面表演一次吧,孩子们都从未见过这样的表演呢....具体时间是在周六的上午..."他支支吾吾说着,小心观察他的脸色恳求他的同意。

瑟维并不想让他的朋友难过,他热爱着人们看到他演出时热切的目光。“当然, 当然!我可不会拒绝我亲爱的朋友。”小麦色健康的皮肤上在日光下照射出漂亮的金色,“我还想去那边逛逛呢,如果能遇见些有趣的人就好了。

他确实遇见了个有趣的人,但却并没怎么让他高兴。

 

但这片贫民区的人们都会自觉尊重这位小有名气的魔术师先生,没有他廉价的门票,就很难再也没有孩子能长时间保持微笑了。

 

“看啊,看啊,世界闻名的大魔术师克利切.皮尔森,在此为你们带来世间最惊艳的魔术表演!不远处的废墟传来一个青 年清脆的吆喝声,随后是一群更小的孩子拍巴掌鼓掌的声音。瑟维觉得新奇,于是走过去看看。

 

瑟维取下礼帽,在一-处长青苔的废墙后张望。噢,噢,是个看起来比自己年长几岁的男人在利用帽子夹层里藏着的花朵在哄小孩,就这样还敢称自己是世界闻名的大魔木师...瑟维不由得对他的狂妄有点气愤,毕竟他现在还不敢自称世界闻名呢

 

他看见那男人熟练地扯出夸张的微笑,然后从已经变形的硬帽里掏出一把小花, 奋力撒到空中,看着它们飘忽不定地落下。花朵和已经变形的花瓣像花洒一样淋在孩子们身上,她们哇哇地大叫着,眼里充满喜悦和惊讶。

 

“果然克利切最棒了!” 离得不远,于是瑟维听到了一一个女孩的声音,“ 我想吧. ...你比那个瑟维好多了!听说阿莱犹豫了半天他才决定去请求他来给我们表演,这家伙架子真大!” 童言无忌,童言无忌,瑟维听到后有些许生气,但并没有很当真

 

“伍...不可以这样说别人哦。”听见名叫克利切的男人这样温柔地回答那孩子,瑟维忽然对他有点好感了,“我看他师傅.. .就那个谁谁,也不过如此哈哈哈哈!”

 

无知者无罪,瑟维明明知道这一点,但十几岁的青年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怒火的,特别是别人侮辱他师傅的时候。

 

“你说什么? ! ”瑟维压制不住怒火从断墙后站起来,大步向前俯视那个男人,“你再说一遍..谁不过如此!

 

孩子们被吓到了,在周围呆坐着不敢说话。“当然..”克利切看来人衣着端庄大气,当不是他们这边的人,于是奉承笑笑,往后退了几步,“反、反正不是你就对了。

 

瑟维见人贱笑不免有些厌烦,但他不能苛求这样一个笨拙地哄孩子开心的男人当着孩子面给自己个满意答复,于是他转身离开,丢下一句:“希望你好好看看等会的表演,你这半吊子技术实在是太差了。

 

之后的表演非常成功,闷闷不乐的孩子们在飞舞扑克牌中获得了些许快乐,所有孩子都兴奋地尖叫着,追逐空中飞舞的彩纸片。靠在门口看着的那个男人脸上也露出了欣喜的神色,大抵是也没见过这样的魔术吧,当瑟维注视着他时,他一-瞬间也注意到了那台上魔术师的目光,连忙把帽檐拉低了些掩饰自己上扬的嘴角。

 

“非常感谢您,先生,孩子们之前再也没这么兴奋过了。”身材瘦小的男人在他表演完后跑过去向他表示谢意。

 

“不必谢. ..你是叫克利切吗?” 瑟维露出自信笑容,“我的魔术表演比你的强多了吧?”没有任何炫耀和攀比到意思,他只是单纯地想得到这人的

 

“...是的!”皮尔森看起来比之前远看到的更年轻些,可能年龄和自己差不多,瑟维这样想着,微打量着这人的脸。

 

“据说那些上等人都会在演员表演后给他们送花送礼,克利切可没有这种造作的习.惯..不过为了表示我对你表演的喜欢,我觉得还是送你什么比较好。”瑟维刚想说其实已经有付过表演费了,但皮尔森已经从头顶摘下帽子并努力从那皱巴巴的夹层里寻找了,不一会翻出来一朵花,虽然在帽子里被闷得有点焉了,但也能凑合凑合。克利切一脸欣喜地把花递到他手里,像个孩子-样恳求他收下这朵花。

 

“... 的。谢谢你,克利切。”瑟维抬帽示意,稍加思量之后从口袋里掏出几枚面值不大的钱币递给他,交代着让他给孩子们买点好吃的,然后转身拿着花离开了。克利切.皮尔森非常高兴,虽然这个男人之前对自己大吼大叫还吓到了几个小孩,但确实有两把刷子也真是个好人。

 

第二天,瑟维一觉醒来,床头的半焉的花朵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几只更新鲜的花。

 

可能是有人来过了,再一看,小出租屋的墙边整整齐齐摆着前来感谢的人们的礼物。..我花没了。瑟维只觉得有点落寞,也没怎么在意。

 

“要出门吗?”楼下的大婶微笑着提醒他,“附近扒手很多,不要带太多钱。

 

“谢谢提醒,女士。”瑟维摸摸口袋,里面除了些零钱就没有别的了,虽然自己是在民众里小有名气的好魔术师,但没人会不垂涎他的钱..反正不明着抢劫,也不见得会被发现。

 

瑟维步行在巷子里,转角处猛然撞上了一个人,把他撞得后退了两步,使他跌坐在地上,那人嘴里吐露了些脏字,似乎是察觉了他的身份,于是压低发皱的帽檐,却露出- -下巴微卷的胡茬,看起来极其眼熟。

 

“克利切.??? ”瑟维有点惊喜,连忙伸出手臂递向他,想不到一大早出门就遇见这孩子,着实意

 

“啊.抱歉,瑟维先生,我没看见你。”皮尔森有点惊讶,抬眼看见那人把手伸过来想拉他起来,便-把拍开了,“克、克利切不需要你的任何帮助!”然后自己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

 

有点倔强啊,瑟维只能这样觉得。 皮尔森也没多管他,把人肩膀撞了一下就背着他离开了。

 

走了一会,瑟维觉得情况不太对,他- -摸口袋,唯独的几枚硬币不见了。

 

“附近扒手很多,不要带太多钱。”大婶的话忽然重现了出来,瑟维瞬间想到了克利切方才那躲闪的目光,甚至还压低帽檐试图隐藏身份!

 

我已经给过他一些钱了, 还不满足吗?瑟维非常生气,一时间只想着把他抓着把钱要回来。

 

三步并两步地跑着,很快逮着了那像老鼠一样逃窜的小偷。

 

一把抓住他的手, 反身把他压在凹凸不平的砖墙上。“克利切,把我钱还回来!” 瑟维现在的模样活像个地狱里来讨命的恶鬼,皮尔森不免吞咽着口水直冒冷汗。

 

“啊?什么钱..皮尔森目光躲闪,果然是在隐瞒什么吧,瑟维这样想着,把他口袋里为数不多的硬币都掏了出来并装进自己的口袋。

 

皮尔森怯生生地瞪大眼睛看着,看起来又震惊又害怕。他早该害怕了,早在他侮辱我师傅之前就该害怕我的报复!瑟维愤愤想着,向人比个中指就离开了,只留下克利切一人靠着墙望人扬长而

 

长了记性的瑟维先生乐哉悠哉地捅着口袋在街上走着,回到出租屋后跟楼道里的大婶炫耀说自己发现了个小扒手,还成功把钱抢回来了。他成功地获得了大婶夸赞的目光。

 

但等他将口袋里的钱掏出来时,却又发现了些不好的事..他的钱其实还在口袋里。

 

还在口袋里,只是在另一个小口袋里。呵。

 

也就是说他强抢了克利切的钱,也就是说他误会了克利切,他对不起克利切。瑟维当时就想拿头撞墙,天啊,我都做了什么,可能这次的教训就是不要盲目断定人的行为吧。

 

瑟维意识到自己必须给皮尔森一个道歉, 这必不可少

 

他把钱抢回去了,但他明明说了是给我的,克利切觉得这人有点蛮不讲理,但看他那般凶恶慌忙的样..可能是有什么极需钱的事情吧?被比中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克利切已经习惯了。但第二天克利切就在镇里的垃圾桶旁看到了那朵

 

有些人生来就是会被厌恶的。克利切.皮尔森深知这一点。

 

因为自己是下等人,所以不被那群故作慈善的上等人看中,也没有人愿意资助他所在的小福利院。只能去偷,去骗,等到被抓住被暴揍之后,福利院小一点的孩子们会给他些许问候和担心,而并不能帮助他的伤势好转,自己不过就是个在贫民窟苟延残喘的青年。

 

没什么人会在乎自己,除了那群孩子。似乎这是个根深蒂固的想法。

 

孩子们亲切的问候总能让人心情愉快,他也常做些什么让孩子们开心,- 把花,一-张画 了画的纸,-瓶汽水,或者说是一场廉价的魔术表演,请来一个有亲和力的魔术师。

 

只要自己能做到,似乎就都会去尝试一下。

 

但这次那个虚伪的魔术师让他很伤心,不想要只说就好了,为什么还要顾及自己感受敷衍自己呢。那个变魔术的老神....居 然这样对待克利切!他是个受不住气的人,感情上也比较极端,不是爱就是恨,中间连个过渡都没有。

 

我要报复他,克利切. 皮尔森,臭名昭著的小扒手“领头羊”,准备好好报复一下这个家伙。

 

瑟维在福利院大门口站着等待,等待那个男人出现。大概过了一-刻钟,还是未见人影,就在他失去耐心准备离开的时候,大门终于打开,那个男人打着哈欠-脸郁闷地走了出来。

 

“..你怎么还不走?”皮尔森如是说道。“我..觉得不能走,我还得给你道歉。”他从口袋里掏出-个皮制的钱袋子,从里面拿出几张大面值钞票,面带愧疚地塞到他手里。“不知道够不够。”他这样搞得就像个踢碎别人家窗户的孩子一样,皮尔森盯着人脸打量着。

 

“哈... .你觉得 这就够了吗?你知不知道你错哪儿了。”皮尔森可能真把这个高自己半头的男人当成了孩子。

 

“不,不就是把你钱拿走了...瑟维有点慌乱,“我已经成倍还给你了!非常抱歉!”皱着清冷的眉毛就要弯腰行礼致歉,却被皮尔森拒绝

 

他完全没意识到自己错哪儿了,皮尔森挑眉笑了笑,掩饰脸部肌肉不自然的抽搐。

 

“没关..没关系..反正这附近扒手本来就多,多些防范意识总是没错的。”皮尔森笑嘻嘻用力拍拍人肩膀,发现对方肩膀上肌肉紧实,竟打不痛他,于是揉揉捏捏,装作只是表示自己的友好

 

“做个朋友?”那样我救可以再找机会报复你了。“....点可惜,我今天晚些时就要回城里

 

了,不过我欢迎您莱城里看我师傅的表演,那可比我的精彩多了。”瑟维神采奕奕。

 

“.... .是吗,还真是可惜。”皮尔森目光暗淡了些,但又迅速转过视角露出孩子般的笑颜,如果忽视他满下巴的胡子的话,“那就抱一个吧?好心的魔术师先生当然不会拒绝一个增加他好感的机会,于是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抱完后皮尔森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看来是已经原谅自己了,瑟维终于放下心来。

 

等他下了马车准备给车夫结账时,他把手伸进口袋才发现,他钱袋不见了。

 

不久后再回到过原本皮尔森所在的福利院,却发现那里已经没有那个人了,在附近找了几天,却是再也没见过他。

 end

感谢阅读。


湛藍海風

【欺詐組/瑟維x克利切】得到與失去

01.看了“格萊普尼爾”的啟發

02.性格偏差注意

03.只要是人都會有不想讓他人知道的秘密(些許與瑟維、克利切推演相關捏他衍生注意)

04.亂七八糟又有點深奧的劇情注意

+

+

+

+

+

+


         慈善家曾未想過,就會有那麼一個人肯為了他,大方的付掉他從別人那裡順手牽羊的錢,還不知道動用哪邊的人脈將自己犯行的一切給清得一乾二淨,


      老天啊,這豈不是克利切最大的福音?...


01.看了“格萊普尼爾”的啟發

02.性格偏差注意

03.只要是人都會有不想讓他人知道的秘密(些許與瑟維、克利切推演相關捏他衍生注意)

04.亂七八糟又有點深奧的劇情注意

+

+

+

+

+

+


         慈善家曾未想過,就會有那麼一個人肯為了他,大方的付掉他從別人那裡順手牽羊的錢,還不知道動用哪邊的人脈將自己犯行的一切給清得一乾二淨,


      老天啊,這豈不是克利切最大的福音?


       戴著報童帽的小山羊鬚男人忍不住對著他對桌,還悠悠哉哉吃起普通奶油燉飯的、紳士氣質且頗有中年帥氣男子發問:


       「我說你阿,如此大費周章救克利切,是不是有別的企圖?」


        「企圖?」瑟維聽到克利切的質問,他停下用餐的動作,雙手合十反問,「那我也想請問先生你,老是不怕4的去專挑那些有權有地位的有錢人們下手,用意何在?我救你也不過是看不下去你一個可憐的下等身份的公民,被他們s1刑或丟去guan進牢lon關個好幾十年。」


        「魔術師,你在擔心克利切?克利切以前又不是沒被關過,哪怕那些傢伙g3 bao4,我有什麼世面是沒有見過的?」


        「...算了,你還是老老實實的找份正當的工作, 要不,我在這裡有缺魔術師的助手,要不要來應徵。」


        「喂、喂!你這是強迫推銷阿!克利切才不去冒著擺頭露臉又風險高的工作!」眼見瑟維起身轉頭就走,不打算理會他的抗議,克利切聽到對方示意他快解決盤中的食物,免得冷掉不好吃了,瑟維還警告他沒有別的事情就別亂闖進魔術師的房間。


         結果還是沒有聽見瑟維.勒.羅伊救他的理由。克利切只好專心於吃完眼前還算不錯的佳餚。

______

       瑟維打開房間裡的窗戶,望著外頭還算晴朗的天空、鳥語花香的樹景與房下朵朵盛開的花圃。


      " ...要說是為什麼呢?"


      "不就是你和我某方面相像罷了。"


       “但願你不會一步錯、步步再錯。”


       “我這麼說會不會太自以為是?老師......”


       面對桌上的師徒合影照,顯然是格外諷刺,因為任誰都會意想不到,一位看起來華麗風光的魔術師,背地裡的心機是特別可怕。


      “拯救他就當作是對我自己的贖/罪,至少克利切.皮爾森還能回頭,可我早已經回不去了。”


       “藉由不正當手段所爭取的,我得到許多,但同時相對地,我也失去很多東西,或是這是老天爺給我的懲///罰?”


      在他驟然自言自語一段時間後,有個敲門聲打斷他的思緒,「敲門就敲門,你也敲太多次,有夠失禮。」


       「嘿嘿,你就大人不記小人過嘛,還有一」


      「既然你都救了克利切,你是不是也有辦法解決,白沙街孤兒院那邊的問題?」


      「這恐怕有點難度。」瑟維皺起眉頭,「就算我人脈再廣也惹不起教會那幫人。再來,你可別得寸進尺,我救了你不代表我會幫助你每件事,勸你4了這條心吧?」


       「嘖,克利切還以為你會凡事都幫到底。不然我還是去gan4回老本行如何?」


       「別總是一味挑戰我的底限,克利切.皮爾森。」瑟維忍住想揍人的拳頭,深深歎一口氣,他隨即拿起手提箱,「走,你帶我去那裡,我再思考如何解決。」


       看那咧嘴笑著的男人帶路真是得了便宜還賣乖,魔術師一臉嫌棄的跟上他的腳步,


      就某種方面來說,救一個人再替一個人解決麻煩也是贖//罪的其中一項方案吧?


沐林的风啊

520快乐!

我最喜欢的六对cp!w

针  锋  相  对


520快乐!

我最喜欢的六对cp!w

针  锋  相  对


以岁买下皮尔森

【欺诈】520办公室cheche

○感谢@(猪猪侠)breathless 猪猪侠劳斯提供的素材和关注!在这里表白她!!!

○小声说一句文章里的落地窗是单面的

克利切:臭神棍居然骗克利切(握拳头)

○办公室内个内个现代设定内个内个

○高甜巨大ooc预警!520当然要让他们无脑甜甜呀(你

走这里🎩🔦🔒了 

○感谢@(猪猪侠)breathless 猪猪侠劳斯提供的素材和关注!在这里表白她!!!

○小声说一句文章里的落地窗是单面的

克利切:臭神棍居然骗克利切(握拳头)

○办公室内个内个现代设定内个内个

○高甜巨大ooc预警!520当然要让他们无脑甜甜呀(你

走这里🎩🔦🔒了 

冰阔落ˇ

【欺诈组】520贺文🚐(?)

其实是@琼玖 小可爱的点梗啦


咕了好久(dbq)


假装520贺文


🚐 🚐啦


小孩子不可以看哦


[图片]

其实是@琼玖 小可爱的点梗啦


咕了好久(dbq)


假装520贺文


🚐 🚐啦


小孩子不可以看哦


Mr.A也是钱
求生:克利切和瑟维把胡子都剃了...

求生:克利切和瑟维把胡子都剃了呢

克利切:因为是想要托付一生的人啊

求生:克利切和瑟维把胡子都剃了呢

克利切:因为是想要托付一生的人啊

琼玖

我回来更新辣!!!是满满提的脑洞! @满满是个用金币做成的手杖 

p1魔慈向p2颜艺有ooc有注意!

我裂开了 影爷都帮我改过一遍人体了我还是画得好崩 我丢人现眼【捂脸】

看不见看不见看不见影爷看不见我发的这个()

原文p3


我回来更新辣!!!是满满提的脑洞! @满满是个用金币做成的手杖 

p1魔慈向p2颜艺有ooc有注意!

我裂开了 影爷都帮我改过一遍人体了我还是画得好崩 我丢人现眼【捂脸】

看不见看不见看不见影爷看不见我发的这个()

原文p3


以岁买下皮尔森

记录一下脑洞

接下来写这两篇噢耶

注意第一篇是神慈(欺诈)第二篇是勘社注意避雷


阿瑟○阿切

办公室play//俗套阿瑟总裁人阿切秘书人//阿瑟出差差剩孤寡阿切在家一个人寂寞。想着阿瑟回来终于能来一○结果阿瑟太累倒头就睡剩阿切孤零零拿着t站在床边浑身不舒服、于是阿切就主动重👊出击第二天在办公桌上放surprise盒子打开全是⭕⭕⭕⭕。阿瑟看到当场就理智断线抱起阿切到单向玻璃落地窗塞塞玩○惩惩罚罚然后还不拔就○○。阿切叫出声来阿瑟还告诉阿切不能○太大声办公室门可没有太隔音会被路过人听见balbal✓✓


阿勘○阿切

阿勘恶龙龙表面绑公主艾玛实则钓勇者克利切上钩、勇者(?)阿切看似是去救艾玛实则...

接下来写这两篇噢耶

注意第一篇是神慈(欺诈)第二篇是勘社注意避雷


阿瑟○阿切

办公室play//俗套阿瑟总裁人阿切秘书人//阿瑟出差差剩孤寡阿切在家一个人寂寞。想着阿瑟回来终于能来一○结果阿瑟太累倒头就睡剩阿切孤零零拿着t站在床边浑身不舒服、于是阿切就主动重👊出击第二天在办公桌上放surprise盒子打开全是⭕⭕⭕⭕。阿瑟看到当场就理智断线抱起阿切到单向玻璃落地窗塞塞玩○惩惩罚罚然后还不拔就○○。阿切叫出声来阿瑟还告诉阿切不能○太大声办公室门可没有太隔音会被路过人听见balbal✓✓


阿勘○阿切

阿勘恶龙龙表面绑公主艾玛实则钓勇者克利切上钩、勇者(?)阿切看似是去救艾玛实则是艾玛和金币克利切全都要。可惜可怜阿切走到恶龙家底下迷宫里就被机关狠狠○一番还被恶龙阿勘用摄像头看到全程。最后阿切被恶龙阿勘捡回家当媳妇从此走上躺在金币堆里的人生巅峰(草)至于艾玛早被阿勘放跑回家了(草)


什么?什么时候写?大概明年吧

阿巧克利切

欺诈组小甜饼

感觉有点玛丽苏化了。。。


克利切跟瑟维在一起有一段时间了,两人关系很好。但是因为两人的身份自然有人唏嘘,大家都知道瑟维不是好惹的人,于是便把矛头指向了克利切,到处散播谣言。什么克利切逼瑟维,克利切故意计划什么,说的要多难听有多难听。虽然一开始克利切并没有放在心上,但是他们越来越过分的挑衅克利切是心虚,甚至变本加厉。即使脾气再好也忍不了,更何况克利切脾气本来也不好。


这一段时间克利切一直在怼那些人,跟瑟维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于是又被那些人抓住了把柄,说瑟维本来就不喜欢克利切,是克利切自作多情,还死皮赖脸的缠着瑟维。终于克利切发现自己一个人实在是应付不过来,再三思考后告诉了瑟维。...

感觉有点玛丽苏化了。。。



克利切跟瑟维在一起有一段时间了,两人关系很好。但是因为两人的身份自然有人唏嘘,大家都知道瑟维不是好惹的人,于是便把矛头指向了克利切,到处散播谣言。什么克利切逼瑟维,克利切故意计划什么,说的要多难听有多难听。虽然一开始克利切并没有放在心上,但是他们越来越过分的挑衅克利切是心虚,甚至变本加厉。即使脾气再好也忍不了,更何况克利切脾气本来也不好。


这一段时间克利切一直在怼那些人,跟瑟维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于是又被那些人抓住了把柄,说瑟维本来就不喜欢克利切,是克利切自作多情,还死皮赖脸的缠着瑟维。终于克利切发现自己一个人实在是应付不过来,再三思考后告诉了瑟维。瑟维听到也是很气,自己用心宠的人受着委屈,直接竟然还不知道。


果然瑟维一出手很快事情就差不多摆平了,但是还有些不死心的人说三道四。对于这种人瑟维也很头疼,说什么都不听。还是克利切想到了个好办法。


那些人到处挑克利切的刺,那一定经常关注克利切,既然解释他们不听,那就做出来让他们看看。于是克利切跟瑟维开启了时时刻刻秀恩爱的模式。平时瑟维一向低调,突然发生这种变化不免让人关注,瑟维也只是对外声称前一段时间的“风暴”过去了,所以就放松放松。


而那些时刻想要挑克利切刺的人要不就是被闪瞎眼就是被狗粮撑死。渐渐的挑刺的人也越来越少了。原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两人也不用刻意去秀恩爱,毕竟形象还是要保持的,即使不愿意也得收敛点,结果慢慢的又有一些不甘心的人想到了新的办法。就这两人越来越收敛,他们开始散播一些瑟维对克利切的感情淡了,克利切得到了钱翻脸不认人什么的谣言。这次克利切的办法也不管用了,毕竟如果使用同一招的话更像是他俩在掩饰什么。


克利切为这件事愁了很久,越解释越乱,就在克利切快崩溃的时候瑟维想出了办法,为此两人很久没再出面解释过。那是散播谣言的人还以为自己终于赢了,正准备更大规模的嘲讽克利切来着,结果还没来得及嘲讽就得到了瑟维要举办婚礼的消息,却死活打听不出来结婚对象是谁。有些大胆子的就又借题发挥瑟维跟克利切闹别扭分手令交新欢。而瑟维知道后也没做出解释,让他们真的以为自己赢了。


瑟维婚礼当天有不少人来参加,毕竟大家都想看看有幸与瑟维结婚的人到底长什么样。众人满怀好奇的等待着即将出场的新娘,等来的却是穿着白西服手捧鲜花的克利切。其实这次参加婚礼的除了记者跟偷偷溜进来的喷子都是自家人,也早就知道克利切就是这场婚礼的新娘。


那些记者至少还知道保持一个还的态度,而有些喷子已经按耐不住的皱起了眉头,甚至有些一会小声咒骂起来,以为克利切故意来砸场子,回头却看见瑟维满面笑容迎接克利切,即使心里再多不满也不敢说出来,毕竟这婚礼是自己偷偷溜进来的,而且瑟维也不是什么能惹得起的人。


之后这件事也是传的沸沸扬扬,有些人即使在不愿意也不敢再嚣张了,私下里跟几个臭味相投的人吐槽吐槽。


――――――――――――――――――

你以为没了?好吧还有,甜的还在后面。

――――――――――――――――――


自从两人结婚后一直过的很幸福,唯一克利切觉得不好的是瑟维太忙了,虽然这似乎并不属于自己的管辖范围,但这不是克利切生气的理由,克利切生气是因为瑟维什么事都自己扛,克利切有时候想帮帮瑟维,也被瑟维关心的拒绝。克利切知道瑟维关心自己,但是自己也关心瑟维啊!


终于瑟维从每日忙碌奔波中走了出来,打算带克利切出去好好玩玩。克利切高兴的答应了,而且提出这次瑟维只负责制定计划,行李什么的由自己来收拾,瑟维本想拒绝,但是顶不住克利切又撒娇又卖萌,只好答应下来,不得不说克利切办事的效率真的高,没一会儿就收拾好了。但是不放心的克利切为了让这次旅游变得更加完美,反反复复检查了十几次,直到半夜才睡下。


第二天,瑟维早早的就醒了,而克利切还在呼呼大睡,也难怪,克利切昨晚睡得太晚了。想到这里瑟维无奈的摇了摇头,低头轻轻吻了克利切的额头,去给克利切准备早餐了。时间还早,让克利切再睡会儿吧,瑟维边想边做早饭。


克利切是被早餐的香味叫醒的,闻着这股香味克利切麻溜的穿好了衣服来到餐厅做好。看着瑟维把煎蛋培根三明治端了上来,还帮自己热了杯牛奶,克利切突然感觉就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克利切高兴的吃起了早餐,还不忘喂瑟维。一瞬间瑟维也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解决完早餐两人又检查了一遍行李就出发了。


到达目的地后已经很晚了,两人匆匆吃了晚饭出去散步。现在这个时间有不少人,成双成对的小情侣最多,还有一小部分无业游民小混混以及出来跟姐妹散步的人。在一对对情侣中两人甚是显眼。两人坐在路边椅子上享用着甜点,忽然走来一个女孩?红着脸问瑟维是否有恋人,瑟维回以一个标准的的微笑,做出肯定回答。那女孩放光的眼神暗了下来问:那她没跟你一起来吗?瑟维看着克利切回答:当然来了,他就在我旁边啊!说完瑟维吻了吻克利切因吃东西鼓起的脸颊,克利切的脸立马红了,不知所措的给瑟维塞了一块小蛋糕。那女孩儿尴尬,匆匆说了声再见就走了。


回到酒店克利切才有点生气,除了接过瑟维递归来到小零食就不理会瑟维。瑟维也是无奈,不停给克利切递零食。克利切原本吃着瑟维递过来的零食,忽然感觉唇上软软的,瑟维不抽烟喝酒,嘴里只有一股淡淡的薄荷味,感觉很舒服。瑟维也没有吻太久以免导致克利切真的生气,很快就放开了克利切。克利切依旧脸红,却嘟囔着对瑟维说:别,别以为这样,克利切就,就会原谅你。瑟维:好好,不原谅我,这样克利切解气了吗?克利切:没,没有,克利切一点没解气,哼。


尽管嘴上这么说,晚上克利切还是抱着瑟维不撒手非让瑟维陪自己,像一个离不开大人的小孩子,当然即使克利切不主动要求瑟维也会留下的。

湛藍海風

【欺诈组/魔慈】与众不同的约会

01.性格偏差注意

02.其他角色会登场

03.闪光注意,甜到爆炸

04.些许沙雕注意

+

+

+

+

+

+

01.摄影师的回合


    「来,看镜头,笑一个!还有,皮尔森先生,您笑的表情要自然一点!别太僵硬!」 许久没有替人拍合照的约瑟夫,兴致一来,谁也都阻止不了。


     「...所以说,瑟维你想和我拍个合影照?但也不需要找这个会把人吸入黑白世界的家伙来帮我们照阿?!」

克利切脸上明显浮现不满的表情与抱怨,他尴尬地看着抱着他的男人。...


01.性格偏差注意

02.其他角色会登场

03.闪光注意,甜到爆炸

04.些许沙雕注意

+

+

+

+

+

+

01.摄影师的回合


    「来,看镜头,笑一个!还有,皮尔森先生,您笑的表情要自然一点!别太僵硬!」 许久没有替人拍合照的约瑟夫,兴致一来,谁也都阻止不了。



     「...所以说,瑟维你想和我拍个合影照?但也不需要找这个会把人吸入黑白世界的家伙来帮我们照阿?!」

克利切脸上明显浮现不满的表情与抱怨,他尴尬地看着抱着他的男人。


         瑟维苦笑着对他说,「也没办法,也只有约瑟夫先生会拍照这项技术。」


      「我要拍照了,麻烦两位请摆出帅气的姿态!」约瑟夫说归说,但不忍说他是真的差点被眼前两位合影者的恩爱模样给闪瞎了眼睛。


      真想找亚当斯小姐买墨镜。


-------

02.小提琴家、调酒师、宿伞之魂、杂技演员、舞女的场合


       夜晚,克利切一走进庄园内的餐厅,大吃一惊,聚集了一些不少有才能的监管者和生存者。


       瑟维替他准备了不少惊喜来着。


       小提琴家优雅的小提琴音乐逗人心弦、调酒师调出了适合成人风格的花式调酒、宿伞之魂准备了中式餐点、杂技演员抛转着保龄球瓶以及滑稽踩着球、舞女则是伴随小提琴音乐翩翩起舞,这些都令克利切看得目不转睛的,当然做在他对面的瑟维马上就说了,


     「怎么样,我精心为你准备的惊喜还喜欢吗?」


     「还不错,亏你能邀请到这些人来,克利切感到佩服。」克利切如此愉悦的微笑道。


      他们两人在这场特殊的烛光晚餐,以调酒干杯,顺便享受美食与表演,真棒。

------


03.园丁的场合


       克利切按照手中的纸条来到了园丁的花圃,瑟维就在那边,正好拿起园丁递过来的特别花束,魔术师送给慈善家,可克利切感到不解,


     「这是什么品种的花?」


     「是亚洲金凤花,它的花语是“慈善” ,很适合你。」


       克利切注意到花束内的东西,便心满自足的想要收下,「就知道你不会只是准备花而已。」


     「等一下,我帮你戴上。」


        瑟维从花束里拿走小礼盒,他替

在克利切的脖子戴上祖母绿项链,在慈善家的左手无名指套上祖母绿戒指。


       「这样搞得克、克利切象是女人一样。」


      「不,你和女人不一样,因为你是克利切、是只专属于我的克利切。」


        瑟维朝他的嘴唇一吻,可想而知,克利切的脸颊有多么红。


      「等你生日那天,克利切也要给个特殊的回礼给你!你等着!」


      「哦?我拭目以待了。」


       两人相觑而笑。

小玄策t.t
魔术师的表情有点太夸张了啦 u...

魔术师的表情有点太夸张了啦 uwu

魔术师的表情有点太夸张了啦 uwu

喜²

Gone Gone Gone『魔慈』

*修修改改所以来晚了,宝贝生日快乐!!!!!!!!!💖

*魔慈,其余友情向。

*生日来恰小甜饼!依然是我流OOC致歉!!!!!!


管他的。他想。我全押上! 

*修修改改所以来晚了,宝贝生日快乐!!!!!!!!!💖

*魔慈,其余友情向。

*生日来恰小甜饼!依然是我流OOC致歉!!!!!!



管他的。他想。我全押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