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魔法石

282浏览    24参与
   ҉   正在读取中...
阿兹卡班欢迎你! 在B站发了个...

阿兹卡班欢迎你!


在B站发了个搞hp的视频,链接如下:

https://b23.tv/DdVVDl 


看样子B站好像没法分享到lofter😢 只好这么办了


欢迎大家关注点赞收藏投币啊🤠

阿兹卡班欢迎你!


在B站发了个搞hp的视频,链接如下:

https://b23.tv/DdVVDl 


看样子B站好像没法分享到lofter😢 只好这么办了


欢迎大家关注点赞收藏投币啊🤠

小张小张无比嚣张

哈利波特与魔法石  (后一半)

童年的白月光是哈利波特没错了

主线八部电影 最经典的还是第一部(仅个人观点 勿喷)

哈利波特与魔法石  (后一半)

童年的白月光是哈利波特没错了

主线八部电影 最经典的还是第一部(仅个人观点 勿喷)

小张小张无比嚣张

第一部 哈利波特与魔法石

(只有一半)

截了比较喜欢和比较经典的图

赫敏的比较多

因为本人是狮院女孩 也臣服于艾玛的颜值和赫敏这个人设

不喜勿喷

第一部 哈利波特与魔法石

(只有一半)

截了比较喜欢和比较经典的图

赫敏的比较多

因为本人是狮院女孩 也臣服于艾玛的颜值和赫敏这个人设

不喜勿喷

是Chloe 林蔚.

第九章 夕阳下的他们

 感谢 @Baptist Redemption 提的修改意见(´▽`)

 爆肝6000+qwq

==================


     哈莉回到宿舍后几乎是一躺下就睡着了,甚至没发现邻床得Vicky已经坐了起来,看着她......


      哈莉觉得自己是一闭上眼然后再睁开时天便亮了,被潘西催促着去洗漱,然后迷迷糊糊地就跟着他们去了礼堂用餐。...


 感谢 @Baptist Redemption 提的修改意见(´▽`)

 爆肝6000+qwq

==================


     哈莉回到宿舍后几乎是一躺下就睡着了,甚至没发现邻床得Vicky已经坐了起来,看着她......

 

      哈莉觉得自己是一闭上眼然后再睁开时天便亮了,被潘西催促着去洗漱,然后迷迷糊糊地就跟着他们去了礼堂用餐。

 

      德拉科在她们之后才到,和哈莉一样也是满脸的疲倦,无精打采地被布雷斯架着肩膀坐到了长桌旁,拿了几片烤面包就着冰牛奶就开始吃了起来。

 

      “好困啊......”哈莉打了个哈欠,“今天有什么课啊?”

 

      “我记得有节魔法史,可以睡会......”德拉科觉得半夜不睡觉跑出去夜游真的是到了霍格沃兹后做的最错误的选择。

 

      格兰芬多和拉文克劳地长桌前,罗恩正被弗雷德和乔治逼问着是不是跑出去和女孩子约会了并夸赞他有些他两的风范;赫敏最近和一个叫秋·张的学姐走得挺近,那个学姐看起来也很温柔,此时她正帮赫敏按揉着太阳穴醒神。

 

      在大家都快吃完的时候,猫头鹰来了,乌压压的一片窜进了盈满晨光的礼堂,在四个学院的长桌上留下道道黑影。

 

       但是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一处去了————一只羽毛雪白的孔雀带着一个小包裹领着十二只驮着两个细长包裹长耳猫头鹰稳稳地降落在了斯莱特林的桌上,吓得许多猫头鹰纷纷飞了起来。

 

       那十二只长耳猫头鹰放下包裹便飞走了,而那只白孔雀看到被它吓起的猫头鹰,像是有些开心地昂着头扭了扭屁股,尾羽上许多细小的绒毛扬扬散散的随着动作摇曳着,那得意洋洋的神情看起来好眼熟,像是......

 

   “佩尔,过来。”......像是德拉科一样.....好吧,果然是他的宠物。那只叫做佩尔的白孔雀走到了德拉科面前,亲昵地蹭了蹭他的脸,然后放下包裹,叼了一块金盘里的苹果便飞走了。

 

     德拉科先打开了那个小包裹,里面是一盒包装精致的糕点一个银制的小匣子和一个墨绿色的长条形小盒子还有一根放置在琉璃盒子的崭新羽毛笔,盒子外包裹着的是一层柔软的天鹅绒,还有一封盖着银色厚重火漆的信。

 

      德拉科先撕开了信,信上写着:

 

 德拉科,

 

      见字如晤。

 

      听闻西弗所言,我很骄傲你在一年级就进了校魁地奇球队,所以我在征求了他的同意之后为你置办现在最新的光轮2000。

 

     另一把是给哈莉·波特小姐的见面礼(虽然并没有见过),相信从小接受的绅士教育能告诉你该怎么样和一位女士交往。

 

      鉴于你在这段时间的一些胡闹行为,请你进行自我反省,并手抄马尔福家训和斯莱特林院训各十遍,下星期寄给我。

 

     最后希望你谨记马尔福家族的祖训,严苛要求自己,不论是学习亦或是行为举止方面。

 

     替我向波特小姐问好。

 

又及,

 

     羽毛笔是你的入学礼物,那是这次一个来自东方的贵客带来的,寓意是,“要有有风月之雅致,又要有竹之风骨的傲气”

  

     望你能理解为父的苦心,不要做出任何有辱门风,败坏自身行为的丑事。

 

                                                        你的父亲,卢修斯·马尔福

 

      “哈莉,你看到了吗!我爸爸说给我们一人买了一把光轮2000!”德拉科激动地告诉哈莉这个喜讯,但没注意周围人对此的反应。

 

      “可以一年级是不允许自带飞天扫帚的吧?”布雷斯虽是这么说着,但是目光却被那两根紧紧被包裹在稻草色糙纸中的扫帚黏住了。

 

      德拉科像是一只骄傲的金孔雀,向布雷斯抬了抬下巴:“真抱歉,我可能忘记和你们说了。我和哈莉被选入校魁地奇球队了,而且这是教授同意的。”

 

     “哈莉!”潘西兴奋地尖叫了一声,“你竟然没告诉我们这么重要的事?”达芙妮和Vicky也是假装责怪地看着她,但其实也为她由衷的感到欣喜。几人虽然都是在大家族长大的,但因为父母的宠爱,并不会像那种“大小姐”一样,有那种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的怪脾气。

 

      哈莉也是这时才想起来魁地奇的事,因为昨晚的那番经历实在是太累心了,而一开始也不想太早透露关于球队的事所以才没有告诉她们。但她只是说因为被斯内普罚写了检讨而忘了这件事,昨晚也太累了而直接上床睡了。潘西和达芙妮听完解释之后便也没说什么,还开玩笑着说要给哈莉组织个拉拉队,但是Vicky却只是笑笑没说什么,她相信自己的朋友不会背着她们做什么坏事,但是这种被人瞒着的感觉真的不是很开心,而且看来,马尔福昨晚也没有乖乖呆在宿舍。

 

      “德拉科,还有一封信呢。”哈莉在德拉科随手扔在桌上的信封里看到了一张折叠整齐的乳白色信纸,捡了起来递给了他。

 

      德拉科向哈莉道谢后打开看了,“是我妈妈送来的。”

 

亲爱的小龙,

 

     听说你在学校又胡闹了是吗?临行前和你交代过多少遍要安分一点?在学校就不能像在家里那样了知道吗?

 

     上次你来信说想吃水果糖浆馅饼,我已经做好了给你带过去了,还有你最爱吃的蛋白乳糖和一些跳跳薄荷糖。虽然没有蜂蜜公爵家的好吃,但都是我自己做的。虽然我施了保鲜魔法,但是还是要快点吃完哦(记住,睡前半小时不能吃糖,要记得刷牙)。

 

     听说你和哈莉·波特交了朋友,妈妈很高兴你身边除了潘西还有芙妮她们终于有了其他女性朋友。

 

     我为她准备了一个水晶头饰。虽然没见过她,但是波特家的孩子都有着一头乱糟糟的黑发(如果不是,请代我向她道歉)。很遗憾我听说她从小在一个普通的麻瓜家庭长大,没有女性长辈教她如何打理自己的容貌。这套头饰能根据主人的喜好来为她定夺发型,希望她能喜欢。

 

     那条发带,那是你的曾祖母传下来的,你爸爸曾经将它送给了我,这代表着什么你清楚。现在我将它给你,你可以自己决定它的归属,但切记要考虑清楚了。

 

或许你能在圣诞节邀请波特小姐来我们家做客,今年不会举办舞会了,所以我们可以好好过个圣诞了。

 

真希望快点放假,妈妈真的很想你。

 

又及,

 

     很高兴你能被选入球队,但是最重要的是要保护好自己。

 

                                                      爱你的妈妈,纳西莎·布莱克·马尔福

 

   “哈莉,这是我妈妈给你的。”德拉科看完信后,直接将发饰和发带都给了哈莉,管他有什么寓意,反正哈莉值得所有最好的。然后打开了糕点盒子,把两罐糖果收好后,馅饼放到桌上分给大家。

 

     哈莉看着那两个盒子就觉得很贵重,而且还是未曾谋面的马尔福夫人送来的,就更不好意思收下了。但德拉科说这是礼貌,要是哈莉不收的话就是对长辈的不尊重,并且其他女孩子表示都有受到过来自纳西莎的赠礼,就算是来自与马尔福家族有些不熟悉的卡罗家族的Vicky都在生日那天收到了一套精致的珍珠面首后才安然守下这份礼物。

 

     这时弗林特从高年级的位置走了过来,打断了他们的谈话。“早安,马尔福和波特。”然后看着桌上的两个包裹,“飞天扫帚?是吗?”

 

     “早安,弗林特。”德拉科不仅有些得意,“两把崭新的光轮2000。”

 

     “光轮2000啊......”大块头男孩听到后有些渴望的又看向了桌上。

 

     “早安弗林特学长,请问有什么事吗?”哈莉觉得他不仅仅是来询问关于扫帚的事,“还有,请叫我哈莉就好了。”

 

     “哦是的,差点忘了。”弗林特回过神,“明晚7点,我会在魁地奇球场等你们,给你们上第一节训练课,顺便分配一下位置。嗯......可以叫我马库斯,以后都是一个队的。”

 

     哈莉和德拉科应下了。

 

*************

 

     从收到消息后,两人都很难认真的听课,两人都很期待明日的训练。不同于德拉科的激动,哈莉则是显得有些紧张,不断询问着那些有经验的人关于魁地奇的经验,在高速赫敏这件事后,两人相约图书馆,打算在理论知识上准备得充分些。而赫敏把罗恩也叫上了,并嘱咐哈莉叫上德拉科,打算把那日她的发现和分析说一下。

 

************

 

     因为格兰芬多最后一节魔咒课被弗立维教授留堂额外练习然后让拉文克劳的学生先下课,所以当罗恩赶到图书馆时,两个女生已经快把图书馆内关于魁地奇的书给翻遍了,而坐在一旁的德拉科则是靠着椅背像是要睡着了一样。

 

     “哦罗恩!你终于来了!等了你好久。”赫敏是第一个注意到罗恩的到来,“那就都到了。哈莉,叫一下马尔福。”赫敏是一个敏感的女生,她其实从第一次见面就感受到了这个男孩子对她的一种说不清楚的不友好的态度,所以并不想直接和他说话。

 

     “哟,红毛怪你终于来了。”德拉科一看到罗恩,顿时有了精神,“还以为要等你等到天黑。毕竟像魔咒这种精密的课程,对你们蠢狮子来说的确是过分艰难呢。”

 

     “马尔福,你今天能不能安静一点?没心情和你吵。要不是因为赫敏和哈莉,我真的是不愿意见到你这个装满臭气的金色脑袋。”罗恩看起来真的是累了。

 

     而德拉科刚想要说回去,但是被哈莉拉住了。“赫敏,到底有什么事啊?”她觉得该看的书都看了,得早点把德拉科带回去,省的在外面丢人现眼(?)。

 

     “你们还记得那只三头犬吗?”

 

     “你觉得能忘吗?”哈莉有些迷惑,为什么要问这个。德拉科则是“嗯哼”了一声,表示自己记得。

 

     “其实这件事我已经和罗恩说过了,所以是叫他来凑数的。”赫敏说,“那天你们有没有注意到三头犬身子下的东西?”

 

     哈莉说那天她已经被吓得半晕了,连那是狗都看不出来,还是后来德拉科和她说的,怎么会注意到它压着什么东西。

 

     “是一扇门。或者,准确的说我认为是一道关卡,为了守护某个东西所设的关卡。”赫敏告诉了他们她的发现。

  

   “可是为什么三头犬在我们这儿那么不常见的物种会出现在霍格沃兹城堡里呢?邓布利多就不怕学生受伤吗?”罗恩提出了他一直很迷惑的事情,“毕竟这种生物要进入霍格沃兹,邓布利多肯定会知道,那除了他,还有谁呢?”

      

       “海格。除了邓布利多,海格身为管理禁林的人,他也会知道的。”德拉科说,“那么再联想到古灵阁失窃事件和哈莉说的邓布利多嘱咐海格拿走的那个包裹......我想,我们知道那个包裹在哪了。那么现在只需要搞清楚包裹里到底是什么,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所以我们可以以三头犬的出现为突破点,然后再通过利用海格大大咧咧的性格从他那里套话?”哈莉顺着德拉科的思路想下去。

 

     “哈莉,海格是我们的朋友。”罗恩有些不敢相信,“我们怎么能利用他?”

 

     “罗恩......其实这不算利用,我们只是想获取一些我们需要的信息而已。”赫敏赞同哈莉的思路,也赞同罗恩的说法,“哈莉,是你用词不当了。”

 

     哈莉承认自己用词不恰当,但是心里还是觉得就是利用海格,就算他是他们的朋友,但是他们也没做什么坏事,所以没关系。

 

     “那么现在事情说完了,我们可以走了吧?”德拉科虽然对这件事很感兴趣,但是他只喜欢和哈莉一起而已。至于和某韦斯莱还有泥巴种一起,他实在是有点接受无能。所以他也只是说了一下,便拉着哈莉走了。

 

************

 

     哈莉对于德拉科这样直接拉走的行为有些生气,但是德拉科和他稍微撒娇一下,说是因为自己太饿了才想快点走,哈莉瞬间就生不起气来,只能依着他先去吃饭了,下次再计划着和赫敏还有罗恩约一下。

 

     虽然说是饿了,但是倒了礼堂中,看着满桌美食,两人却提不起兴致,因为当对冒险的那股兴奋劲过了之后,他们又想起来明天的训练课。

 

     哈莉担心要是今晚吃太多会积食而导致明天飞不起来就尴尬了。德拉科则是本身就不太爱吃饭,想着晚饭时间快过去,就能回宿舍吃蛋糕吃糖了。


************


    第二日的斯莱特林长桌一如既往,小蛇们叽叽喳喳的,德拉科比以往更为活跃,正和克拉布他们说着关于魁地奇的事,但是哈莉却还是紧张的吃不下饭。最后还是潘西佯装要生气了,她才吃了点馅饼喝了点果汁,Vicky在一旁没说什么,只是很担心的看着她。


   哈莉和德拉科两人觉得那天的时间过得飞快,好像一眨眼,一天的课程就过去了。晚饭时两人只是草草吃了几口,就拿上扫帚去了魁地奇球场,德拉科答应哈莉要先带她熟悉一下飞行的感觉。


    当哈莉拆开包装的那瞬间,扫帚落入了她的手中,就连对飞天扫帚的种类一无所知的她,也认为这把飞天扫帚实在是令人惊叹。

   

    把是红木制的,好像是擦了一层松油一般的富有光泽,由工匠精心打磨后的线条十分优美,长长的尾巴是用整齐笔直的枝子所扎成的,“光轮2000”几个字金灿灿地印在扫帚把的顶端。 


  两人带上扫帚离开城堡,朝落霞之光笼罩中的魁地奇球场走去。哈莉觉得魁地奇球场的空气中都是一股生机勃勃的味道,绿草的青涩、泥土的柔软、掩在草丛中不知名的花儿淡淡的芳香还有那像是常年在此运动的少年少女们所留下的青春活力。这一切,都使哈莉紧绷了一日的大脑微微放松了下来。


      环视四周,几百张掎子高高地排放在周围的看台上,使观众都能看见球场上的情况。球场两端各有三根金制的杆子,顶上带着圆环。像是麻瓜小孩吹泡泡所用的那种小塑料棍,只是尺寸差了不止一点而已,或许巨人的孩子可以拿来玩。


  德拉科十分兴奋,等不到弗林特的到来,便骑上他的飞天扫帚,在空中绕了一圈又下降。


     “哈莉,来吧!”他向哈莉发出邀请。哈莉学着他的样子再回忆着飞行课上所学的内容,骑上了扫帚。她双脚在地上一蹬,便离开了地面。那是多么美妙的滋味——在空中飞翔的感觉,她学着德拉科的样子驾驭着扫帚在空中盘旋着,快速地在球门柱间穿梭,又在球场上空忽上忽下地飞翔。这把美丽而又充满力量的扫帚像是有灵性一般,只要哈莉想着,它便跟着她心中所想的方向前进着。她觉得自己这两天的紧张与疲惫,好像都在这一刻消散。


     悬浮在半空中的德拉科,看着哈莉脸上洋溢的笑容和那轻盈的身子,感觉好像心里某一块地方痒痒的而又暖洋洋的。他驾起扫帚向哈莉飞去,两人在球场的上空相互追逐嬉戏着。


    沉甸甸的在西向天空中的那颗圆溜溜的红色散发着柔和的暖红色光芒,溢满,轻轻的盖上了紫色的晚霞。此时只有两道小小的身影在这道光幕上跃动着,充满着生机与活力。


   可能是他们玩的太开心了,并没有注意到时间的流去,七点准时到达球场的弗林特看着雀跃的两人,竟有点舍不得叫他们,年轻真好。

     

  “德拉科!马库斯来了。”哈莉一低头,才看到站在地上的那个身影,大声向德拉科喊道。弗林特他抱着一个看起来沉甸甸的大木箱。两人相继降落在他旁边。 


      “很棒。斯内普教授的眼光果然不错。”弗林特说,眼中满是赞许和欣喜。“我现在相信教授说的了。我今晚会把规则教给你们,并且帮你们决定一下位置,然后就可以参加每周三次的训练了。” 


       他打开木板箱,里面是四个大小不等的球。 


      “魁地奇球的规则其实很容易理解,尽管玩起来并不容易。每边七个人,其中三个被称为追球手。我想德拉科已经知道了,这些你可以给哈莉解释一下” 


      德拉科知道这是弗林特在考验自己,但是他并不担心,毕竟这可是他最熟悉最喜爱的运动了,但是他觉得经过昨天哈莉在图书馆中那样海绵式的学习方法,该知道的应该都知道了。

 

      “那个......其实我已经知道了,我昨天去图书馆看了相关的书。德拉科也和我一起去了。”哈莉说,“所以是每支队各有一名守门员和找球手,三名追球手和两名击球手。比赛中有鬼飞球,游走球和一颗金色飞贼。是吗?”

 

      “很好,哈莉。”弗林特其实是有些惊讶她会去提前预习的,在他印象中,不论是学校里还是家族里的小孩子,都是闹腾腾的。


      “三个追球手争取将鬼飞球打进洞得分;守门员需要看守球门柱;击球手要防止游走球撞伤自己的队员而找球手需要尽全力抓住金色飞贼,比赛就结束。”德拉科补充到。

 

      弗林特对这两个新队员越来越满意了,不仅有天赋,而且还认真的,不像现在队里那些老油条,“那你们还有什么想要了解的吗?没有的话我们就开始测试了。”

 

      他给哈莉介绍了火红色足球大小的鬼飞球和两颗黑不溜秋极不安分的游走球,“格兰芬多的那两个韦斯莱他们自己就是两个游走球”弗林特说,并演示了一番他们的使用方法。最后他从箱子中拿出了一个雕刻着花纹,两端有着细小银翼的小金球。

 

      “这个,”他说,“就是金色飞贼,是所有球当中最重要的。找球手要负责抓住它,它飞得像闪电一般快,根本看不清。找球手必须在追球手、击球手、游走球和鬼飞球之间来回穿梭,赶在对方找球手之前把它抓住。哪个队的找球手先抓住了金色飞贼,那么那队就能额外赢得一百五十分,差不多就是稳操胜券了。除了这些,你们还有什么需要了解的吗?”

 

      两人摇了摇头,表示都清楚了。然后便开始了测试。

 

      因为此时,太阳已完全沉浸在西边的地平线下,一丝丝光线都没溢出来。那蓝黑相混的天幕中只有一轮高悬的玉盘和无数灵巧可爱的星子散发着微弱的白光,在一层夜色滤过之后呈现出一种朦胧的美感。但这光芒实在是过于柔和过于微弱了,所以并不敢放出金色飞贼来,只是拿了类似于麻瓜玩的那种乒乓球来考研他们的灵敏度和反应能力。

 

      最后是哈莉被选为找球手,德拉科是守门员。因为哈莉是女孩子,比较细心敏感所以能当上找球手也是很正常的,而且哈莉都是我的了,还怕什么。德拉科其实想要的位置是找球手的,但是这么想想,好像也还可以,便释怀了。

 

      但是三人都没发现,看台上一直坐着一个人,在看着他们......

 



 


=======================


    我回来了(ง •_•)ง


   因为之前有个小可爱反响说了我的一些问题,所以我在这段时间做了修改,希望你们能喜欢。


   不得不说,小龙是真的可爱。


   希望我的改变,大家能喜欢。


   然后卑微求个爱心和小蓝手行吗qwq

   最近被限流好严重(哭凄凄




ps.

 近期不会写车了,下次ghs会在粉丝破百的时候w


Zeus

MinaLima新设计的魔法石插图 

Take a look inside the new illustrated edition of Harry Potter and the Sorcerer’s Stone designed by MinaLima


MinaLima新设计的魔法石插图 

Take a look inside the new illustrated edition of Harry Potter and the Sorcerer’s Stone designed by MinaLima


风月诗酒花
啊啊啊啊啊啊我活了! 我可以!...

啊啊啊啊啊啊我活了!

我可以!

3D的霍格沃兹我来了呜呜呜呜呜

我不管我今年十一岁!!!

软乎乎的少爷还有教授

我的眼泪不值钱嗷嗷嗷

啊啊啊啊啊啊我活了!

我可以!

3D的霍格沃兹我来了呜呜呜呜呜

我不管我今年十一岁!!!

软乎乎的少爷还有教授

我的眼泪不值钱嗷嗷嗷

   ҉   正在读取中...

AU 天大新闻,我发现我从十二岁开始一起玩的龅牙妹变成了个卷发大美女(魔法石篇)

(突发奇想写了个不知算不算小甜饼的东西🤔)

我,哈利·詹姆·波特,绝不会喜欢那个天天逼我好好学习的龅牙妹!

罗恩:是吗?

秋·张:是吗?

金妮:是吗?

龅牙妹本人:……


今天下雨了。 


这种在伦敦常见的事情在霍格沃茨可不常见。 


这让我想起小时候有一次和达力一起去百货商店。 


那天达力坐在购物车里激动地大喊大叫,不知道是因为弗农姨父推购物车推得太快而惊恐,还是因为被佩妮姨妈用巧克力、华夫饼等各种零食埋住而兴奋。 


我也想吃巧...

(突发奇想写了个不知算不算小甜饼的东西🤔)

我,哈利·詹姆·波特,绝不会喜欢那个天天逼我好好学习的龅牙妹!

罗恩:是吗?

秋·张:是吗?

金妮:是吗?

龅牙妹本人:……


今天下雨了。 

 

这种在伦敦常见的事情在霍格沃茨可不常见。 

 

这让我想起小时候有一次和达力一起去百货商店。 

 

那天达力坐在购物车里激动地大喊大叫,不知道是因为弗农姨父推购物车推得太快而惊恐,还是因为被佩妮姨妈用巧克力、华夫饼等各种零食埋住而兴奋。 

 

我也想吃巧克力,不过被他们远远甩在身后的我没有机会说出来。 

 

那时候我还没彻底弄明白——对于他们来说,我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呢。 

 

弗农姨父警告过我让我不要惹麻烦,在休息区坐着一步也别离开就是我今天出门能做的所有事情。他那时候也没明白,我到底能惹出来怎样的麻烦。 

 

更何况我自己呢? 

 

所以当我看到摆放巧克力的巨大货物架像个怪物一样、撒了一路散装巧克力、一跳一跳地来到我面前时,我心里其实是惊喜多过惊讶的。 

 

我那时候对这个“世界”的运行机制还不怎么清楚(虽然也没人好好教过我),我当时是真的没发现发生这种事有什么不合理之处。 

 

所以下意识地忽略了—— 

 

近处,惊慌失措的人们尖叫着逃离。 

 

远处,弗农姨父目瞪口呆,条件反射般地搂住佩妮姨妈。 

 

佩妮阿姨深吸了一口气,“冷静点儿。我又不是第一次见了。” 

 

她声音里的暴躁和悲哀,让弗农姨父想要说出口的话,最终化为沉默无言。 

 

啊,忘了说,这是我第一次来百货商店。 

 

不过也是最后一次了。 

 

 

 

想起来这些我就感觉有点难受。虽然那天是个大晴天,和今天的天气没有一点联系,倒不如说正是因为那天是个难得一遇的大晴天所以德思礼一家人才去百货商店大采购的,但是我就是莫名其妙地想起了那一天。 

 

真是奇怪啊。 

 

不过最奇怪的事情也比不上昨天晚上的经历了吧,我躺在圣芒戈医院的病床上想。 

 

——说到这儿,疑似精神分裂的黑魔法防御课老师、身上竟然真的有两个人存在,跟魔法石就在我裤兜里这种事相比,我也不知道哪个更刺激…… 

 

我摸着头上隐隐作痛的伤疤,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 

 

但是能活着就好了,谁会在意呢? 

 

 

 

 

 

 

 

我会。 

 

那天晚上罗恩终于醒了,我们迫不及待地冲进去,却看到躺在火海里不省人事的你。 

 

说真的,我都不知道我那几步是怎么跨出去的,从看到你的样子的那一刻,我的记忆便成了碎片。 

 

我从未像那时一样真切地感受到,死亡对于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它意味着在图书馆里我再也听不到你在我生气的时候哄我,对我恶作剧般地说,“赫敏·格兰杰不理我的第一天……” 

 

它意味着我再也不能明知你会惹我生气却还是坚持要给你补魔药学。 

 

它意味着我再也不能和你一起闯祸,一起接受惩罚。 

 

它意味着……从此以后,我的生命中再没有你。 

 

“赫敏……”罗恩看着我的样子,欲言又止。 

 

我真庆幸他什么都没说,可我想他什么都明白了。 

 

“去……找邓布利多。”我强行忍住了哽咽,对罗恩说。 

 

不过,在邓布利多来之前,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做。 

 

首先,长时间处于火海之中,导致你吸入了大量有害空气;再加上地下本来就不通风,你现在也严重缺氧。 

 

其次,你身上多处伤口一直在流血,并且没有做任何良好的止血措施,部分伤口已经溃烂发炎。 

 

虽然你的敌人消失了,可是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能不能撑到邓布利多来就说不准了。 

 

那么牙医世家出身的我赫某人是医术高超、随身携带各种医药品的存在吗? 

 

当然不。 

 

但我赫敏·格兰杰是个巫师。 

 

我在图书馆的禁书里偶然间发现一种古老的魔法,以某种形式与某人结缔契约,可以使双方共享生命。 

 

这时我真庆幸自己之前没忍住对知识的渴望而违反了校规啊。 

 

至于契约形式—— 

 

我俯下身,撩起一侧头发。 

 

first kiss送给你,我一点都不后悔哦。 

 

“Pídele a dios que nos ayude a redimir unos a otros...” 

 

我低声念着咒语,看着你身上的伤一点一点修复,你的脸色逐渐好起来。 

 

“赫敏……” 

 

不知什么时候,你睁开了眼睛。 

 

“……这世界上我最讨厌的人就是你。”我低下头,两侧的头发滑落下来,在我的脸上投下阴影。 

 

“不要哭……”你明明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却下意识地抬手想为我擦去眼泪。 

 

你勉强牵动着嘴角,露出一个难看的微笑。 

 

“我刚刚可是感觉到你亲我了哦。” 

 

滚!!!!!!!!! 

 

“唉。”门口处传来邓布利多教授叹气的声音,“赫敏,你太胡闹了。你根本不明白这个咒语的真正意义。” 

 

“但是至少,它起作用了不是吗?”我低声说道。 

 

“你能承受它未来带给你的代价吗?”邓布利多教授温和地问着我。 

 

你意识到不对劲,挣扎着想坐起来,“赫敏,你……” 

 

“我无法保证未来,但至少现在的我认为这是值得的。”我轻轻把想要坐起来的你摁下去,转头对邓布利多说道,“教授,用‘一忘皆空’吧。为了显得更自然些,用哈利过去的回忆填补这段时间的空白,您觉得如何?” 

 

“!我不要,赫敏——邓布利多教授——”你反应过来了,强烈反抗,“我虽然还没想明白,但我不想忘记这些事情——” 

 

我微笑,“相信我,我有我的原因。” 

 

你咬牙,看向站在邓布利多旁边沉默不语的罗恩,“罗恩——” 

 

“对我也用‘一忘皆空’吧。”罗恩没有接话,看向邓布利多教授耸了耸肩。 

 

“那么赫敏,今天晚上的事情是这样的。” 

 

“你们三个违反校规,私自来到魔法石所在处,但运气好没有被机关和伏地魔重创,只是受了点轻伤,好在我及时赶到,把你们救了出来。” 

 

“运气更好的是,救世主哈利·波特把魔法石也带了出来,你们这次只是一场小说式惊险却万分安全的冒险。” 

 

“至于你,格兰杰小姐,你在这场冒险里发挥的作用只是一把火烧了一种叫魔鬼网的无害植物,展现了你从书本上看来的知识而已。你会的只有这么多,更别提什么古老的魔法了。这样可以吗?” 

 

邓布利多教授温和地讲了另外一个版本的故事。 

 

回想起你被千万支会飞的锋利金钥匙切割得遍体鳞伤、罗恩每输一个棋子都被棋盘格里喷出的弱化恶臭液侵蚀更重、真正的死亡荆棘给我们带来的痛苦—— 

 

我笑了笑,“这就是最好的故事了。” 

 

“那么——” 

 

邓布利多教授举起魔杖。 

 

“不!——” 

 

 

 

 

 

 

 

 

“一忘皆空(Obliviate)。” 

 

 

-T B C- 

 

b y    ҉   正在读取中...

Loraaaaaaaa
哈利波特🌟 魔法石 项链 摆...

哈利波特🌟

魔法石 项链 摆拍💛

哈利波特🌟

魔法石 项链 摆拍💛

狼堡

之前不太确定这个20周年学院系列是否能出齐全套7本 就一直在观望 

现在看到第3本也出了 就放心补购前面两本 亚马逊之前代购精装版都要一百多 好离谱 还是某宝合理 平装只便宜30啊当然买精装

配图画的还是很精细啊 萨拉查站在狮子身上hhhh

之前不太确定这个20周年学院系列是否能出齐全套7本 就一直在观望 

现在看到第3本也出了 就放心补购前面两本 亚马逊之前代购精装版都要一百多 好离谱 还是某宝合理 平装只便宜30啊当然买精装

配图画的还是很精细啊 萨拉查站在狮子身上hhhh

雲绯

【HP原著解析】《哈利波特》早期被删减草稿之‘魔法石’部分

【本文部分授权转载于@月影君人文社《哈利波特系列》新旧版修订对比,雲绯调整并增添内容】


东西方文化中,由蒙昧走向科学的路径是类似的:在我们说着阴阳五行的时候,西方人在研究气水火风;在我们说着奇门遁甲的时候,西方人在说让农神带走一切……亚里士多德和地心说早已被我们抛弃,但是那个时代以此为依托的炼金术文化却始终在影响着我们。


《哈利波特》第一本书书名“Philosopher's Stone”,在美国版中被改为了“魔法师的石头”,其实罗琳后悔是有道理的。“Philosopher”不是“哲学家”,而是有着特殊的含义——维基百科解释道,中世纪后期,从事炼金术的人被称为philosopher...

【本文部分授权转载于@月影君人文社《哈利波特系列》新旧版修订对比,雲绯调整并增添内容】


东西方文化中,由蒙昧走向科学的路径是类似的:在我们说着阴阳五行的时候,西方人在研究气水火风;在我们说着奇门遁甲的时候,西方人在说让农神带走一切……亚里士多德和地心说早已被我们抛弃,但是那个时代以此为依托的炼金术文化却始终在影响着我们。


《哈利波特》第一本书书名“Philosopher's Stone”,在美国版中被改为了“魔法师的石头”,其实罗琳后悔是有道理的。“Philosopher”不是“哲学家”,而是有着特殊的含义——维基百科解释道,中世纪后期,从事炼金术的人被称为philosopher。

Philosopher's Stone一般可译作“贤者之石、哲人石、贤人石、炼金术师的石头、炼金石、点金石”,书名背后蕴含的,是欧洲中世纪的炼金术文化。


贤者之石是一种存在于传说或神话中的物质,其形态可能为石头(固体)、粉末或液体。传说它能将一般的非贵重金属变成黄金,或制造能让人长生不老的万能药,又或者医治百病。其他的称号还有哲学家之石、天上的石头、红药液、第五元素等等。
贤者之石的概念来自八世纪的一位阿拉伯裔也门人(生于波斯)炼金术师Geber(贾比尔)。他分析了恩培多克勒的四根说(即物质由四种元素构成,分别是火,土,水,气。火是热与干,土是冷与干,水是冷与湿,空气是热与湿),进一步建立了“所有金属都是这四种原理的结合”的理论:两个为内部、另外二个为外部。
在这个情况下,一种金属变质成另一种金属的过程,被推论为这四种基本特质的重组。在假设中,促成这项转变的媒介是一种在阿拉伯语中称为al-iksir的物质。该物质是用贤者之石制成的干粉。当时人们相信贤者之石由一种称作carmot的物质构成。


在众多《哈利·波特》官方资料中,有一页《哲人石》早期的抄本。该抄本写于1991年左右。这一页向我们展示了被遗弃的情节线,这些情节会改变一切的!(乔的笔迹有点难辨认。)

“所以勒梅这家伙找到了魔法石?”罗恩说。
“不,他制造了魔法石,”哈利说,“他是个炼金术士。这意味着……”
“有人把贱金属变成了黄金,”赫敏说,脸上带着一种我知道的比所有人都要多的表情,其他两个人都注意到了,“当然,我在《炼金术:古代艺术和科学》中读到过这个,作者是阿尔戈·派瑞提(Argo Pyrites)。”
“我自己也错过了那个,”罗恩咕哝道。
“——当然,这是你能做到的最困难的魔法。你不仅得到了纯金,还得到了一块有趣的石头——”
“这就是我要说的,”哈利说,“是的,魔法石,它成功了,使尼可·勒梅和他的妻子活了大约五百年。”
“什么?”
“我知道,”哈利说,“但这是事实,1762年有人在巴黎的歌剧院发现了他,然而他是在14世纪出生的。”
罗恩吹了一声口哨。
“但他现在死了?”他问。
“当然,”哈利说,“有人偷了他的魔法石,这样他就不能再制造出任何长生不老药了,不是吗?制作另一块魔法石需要一段时间,我想到那时他已经太老了,来不及等待另一块魔法石制作成功,他就会因为没有长生不老药而死。现在我要告诉你们一些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声张的非常奇怪的事情——那块石头是在我父母的古灵阁保险库里发现的。”
但是哈利并没有听到预料中的有趣的声音,罗恩和赫敏只是盯着他看。
“什么?”哈利说。
罗恩清了清喉咙,张开嘴想说话,但又闭上了。
“什么?”哈利说。
“好吧,哈利,”赫敏说,“我是说……”
“你什么意思?”
他两眼盯着他们,因为他们盯着自己的脚,试图不看他的眼睛。
“你们不认为,”他突然生气地说,“是我父母偷的石头吗?”
“呃……”罗恩说。
“看,”哈利愤怒地说,“那就像是说他们谋杀了勒梅……”
“哦,哈利,我们从没想过……”
“几乎没有,”哈利说,“我不知道它是怎么进去的,但魔法石不是他们放在那里的……”
“是的,”哈利和罗恩迅速说,“我相信你是对的。”
“必须有一个显而易见的解释,”赫敏说。
哈利一点也不相信他们是认真的,但就在这时铃声响起,谈话结束。

译者:当然是月影君本人,另外感谢鲁皓和山石君的帮助。
原文详见: EarlyPS – The Harry Potter Lexicon
更多罗琳早期草稿详见: JKR (scrapbook) – The Harry Potter Lexicon

 



雲绯【HP相关资料分析】文档总览

雲绯【HP电影解析】文档清单

雲绯哈利波特微信公众号:戈德里克山谷(HPlove731)

蕤

这是【魔法石】中荣恩最帅的一幕了

从他出场开始总给我一种呆呆的感觉

直到他下西洋棋

我的内心:我靠荣恩好帅,荣恩威武,荣恩霸气!

你看呀他们三儿少了谁都不能完成拯救魔法世界的任务呀

这是【魔法石】中荣恩最帅的一幕了

从他出场开始总给我一种呆呆的感觉

直到他下西洋棋

我的内心:我靠荣恩好帅,荣恩威武,荣恩霸气!

你看呀他们三儿少了谁都不能完成拯救魔法世界的任务呀

隔壁的老张

转圈儿推荐大片儿…… ​​​

转圈儿推荐大片儿…… ​​​

AMY栏目

#HP# 追溯《魔法石》中的神话传说——汉化PM翻译计划9:巫师读书俱乐部②

2017.07.19同步转载,微信地址:

#HP# {J.K.Rowling} “汉化PM翻译计划” 9:巫师读书俱乐部②——追溯《魔法石》中的神话传说

*网页版图片显示故障请转站移动端


〔前言〕

大家好,这里是哈迷@Amy。

这次还是“巫师读书俱乐部”系列。这是一场由Pottermore官网发起的读书分享会活动,请见——“欢迎来到巫师读书俱乐部”。本期带来一些激发《魔法石》的创作灵感的神话、故事与民间传说。


声明·Declaration

全文为哈迷@Amy所译,不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一切版权归原作者J.K.Rowling及Pottermore...

2017.07.19同步转载,微信地址:

#HP# {J.K.Rowling} “汉化PM翻译计划” 9:巫师读书俱乐部②——追溯《魔法石》中的神话传说

*网页版图片显示故障请转站移动端


〔前言〕

大家好,这里是哈迷@Amy。

这次还是“巫师读书俱乐部”系列。这是一场由Pottermore官网发起的读书分享会活动,请见——“欢迎来到巫师读书俱乐部”。本期带来一些激发《魔法石》的创作灵感的神话、故事与民间传说。


声明·Declaration

全文为哈迷@Amy所译,不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一切版权归原作者J.K.Rowling及Pottermore官网所有。

若有相似,纯属巧合;若有误差,还请原谅。

文中原文摘录和特殊名称,除标明“暂译*”为自行翻译,皆采用人民文学出版社翻译版本。

【】为译者临时吐槽

()为原文中的括号补充

  * 为译者编注


 

Tracing the myths and legends in Philosopher's Stone

追溯《魔法石》中的神话传说

© JKR/POTTERMORE LTD. ™ WARNER BROS.


From the very first book, the Harry Potter stories have always had history, folk tales and mythology woven into their pages.

从第一本书开始,《哈利·波特》的故事总将历史、民间故事和神话编织进书页中。


Here’s some of the myths, tales and folklore that could have inspired Philosopher’s Stone.

以下是一些有可能激发了《魔法石》的创作灵感的神话、故事与民间传说。


翻译:哈迷@Amy

 


  • 01 德思礼一家 The Dursleys


Horrible families are present throughout our best-loved folk tales. Much to Harry’s dismay, the Dursleys maintain this with gusto.

可怕的家庭遍布于我们最爱的民间故事中。令哈利沮丧的是,德思礼一家投入地保持了这一优良传统。


Harry’s life at Privet Drive is a lot like the story of Cinderella. Our poor protagonist is forced to do all the chores in old hand-me-down clothes for his wicked aunt, while Dudley acts like two ugly sisters rolled into one. Much like Cinders, Harry is freed from his plight with a little magical intervention. He never had a fairy godmother, but his wizard godfather was much cooler. Also he may not have got a pretty dress but he did get some nice dress robes later on.

哈利在女贞路的生活像极了灰姑娘的故事。我们可怜的主角穿着破旧的二手衣服,被迫替邪恶的姨妈负担所有的家务活,而达力则表现得像那两个丑陋的姐姐的合体。与灰姑娘类似,借助一点小小的魔法的干预,哈利被从困境中解救出来。他从未有过仙女教母,但他的巫师教父可要酷多了。而且,他或许没有漂亮的小裙裙,却在之后得到了一些不错的长袍。


  • 02 路威 Fluffy

© JKR/POTTERMORE LTD. ™ WARNER BROS.


There’s a reason why Fluffy was bought from a ‘Greek chappie’ Hagrid met down the pub — he could very well be based on Cerberus, the three-headed dog from Greek mythology. Cerberus was appointed by Hades to guard the underworld, just like Dumbledore used Fluffy to guard the trapdoor at Hogwarts. Like Fluffy, Cerberus also had a soft spot for music, which allowed the hero Orpheus to slip past the original hound from hell after playing him a tune.

路威是从海格在酒吧遇见的一个“希腊家伙”手中买来的是有原因的——他很有可能基于瑟伯拉斯[暂译,地狱之犬],希腊神话中的一只三头狗。瑟伯拉斯被哈迪斯[暂译,冥王]指派守卫地狱,就像邓布利多用路威守卫霍格沃茨的活板门一样。就像路威,瑟伯拉斯的软肋也是音乐,正是这点让英雄俄耳甫斯[希腊神话中的歌手,善竖琴]在为他弹奏一曲后从那只原版猎犬身边溜过。


The most popular image of Cerberus might be just your average three-headed dog, but Fluffy might have looked quite different indeed. The poet Hesiod claimed Cerberus had a whopping 50 heads (the mind boggles), while other depictions include a serpent’s tail, a mane of snakes and the claws of a lion. Now that’s a pooch only Hagrid could love.

瑟伯拉斯最普遍的形象或许就是你平常的三头狗,但路威可能着实看起来大有不同。赫西奥德[公元前8世纪希腊诗人]声称瑟伯拉斯有多达50个脑袋(难以想象),而其它描述包含了一条蛇的尾巴,蛇的鬃毛【蛇有鬃毛???】和狮子的爪子。现在,这是一条只有海格才能爱上的杂种狗了。


  • 03 厄里斯魔镜 The Mirror of Erised


‘Mirror, mirror on the wall, who is the fairest one of all?’

“魔镜,魔镜,谁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人?”


There are many stories in which mirrors show more than just a reflection. The Snow Queen featured a mirror that distorted reality, neglecting all the good and amplifying the bad and the ugly. The heroine from Beauty and the Beast was given an enchanted mirror by her captor. Most famously, the evil queen from Snow White used hers for a spot of daily validation, though she wasn’t always keen on the result. Obsessively checking the Mirror of Erised is also not recommended.

在很多故事中,镜子显示的都不止是镜像。《冰雪女王》描绘了一面扭曲现实、忽视美好、强化丑恶的镜子。《美女与野兽》的女主角被她的囚禁者赠予了一面魔法镜子。最著名的是,《白雪公主》中的邪恶皇后用她的镜子每天确认自己的美貌,尽管她不总是喜欢这个结果。着魔地查看厄里斯魔镜也是不被推荐的。


Sometimes a reflection can be magical enough, as Narcissus would testify (and if that name sounds familiar, you’re probably thinking of Mrs Malfoy). According to the myth, Narcissus saw his face reflected in a lake and fell deeply in love with himself. Besotted by his own beauty, he eventually wasted away at the water’s edge… just as Dumbledore warned that ‘men have wasted away’ before Erised. We’re not sure if that was a metaphor.

有时倒影已经拥有足够魔法,就像纳西萨斯能证实的一样[暂译,死后维纳斯变其为水仙花](如果这个名字听起来很耳熟的话,你或许正在向着马尔福太太【纳西莎·马尔福,Narcissa Malfoy,我一开始想到的也是她😂后来才想起木心写过的“自恋”】)。据传说,纳西萨斯在湖中看见了他自己脸的倒影,深深爱上了自己。沉醉于他自己的美貌,他最终在水边日渐消瘦而死……正如邓布利多警告的在厄里斯魔镜面前“人们虚度时日”。我们不确定那到底是不是一个比喻。


  • 04 棋子 The chessmen

© JKR/POTTERMORE LTD. ™ WARNER BROS.


To reach the Philosopher’s Stone, Harry and friends are forced to play their way across a giant chessboard… and as we know, wizard chess isn’t child’s play. The chessmen, transfigured to life by Professor McGonagall, mercilessly destroy any pieces that are captured. That’s the last thing you want to witness while you’re standing in for one of the pieces!

为了拿到魔法石,哈利和朋友们被迫下棋穿过一块巨大的棋盘……如我们所知,巫师棋不是小孩子的游戏。那些被麦格教授变活的棋子无情地摧毁所有被捕的棋。这是当你正代替一枚棋子时最不想看见的事了。


Chess has been portrayed as a great game of life and death in other stories too. Many films depict the game of logic played with the Grim Reaper – the metaphor being that chess represents the complexities of life. Jan Kochanowski’s 1500s poem Chess describes a match between two men compared to a battle, and even anthropomorphises the pieces, just like how the chess is brutally played in Harry’s world.

在其它故事中,棋也被描绘成一场激烈的生死游戏。许多电影描述了和死神[暂译,代表死神]玩的逻辑游戏——象征着棋代表了生活的复杂性。扬·科哈诺夫斯基[波兰文艺复兴诗人]16世纪的诗《棋》把一场两人间的对决与战争相比较,甚至将棋子拟人,就像哈利的世界中是如何残忍地下棋一样。


  • 05 魔法石本身 The Philosopher’s Stone itself

© JKR/POTTERMORE LTD. ™ WARNER BROS.


This idea didn’t spring from nowhere — the Philosopher’s Stone is legendary in Western alchemy. Just like the one hidden in Hogwarts, the real stone was supposed to turn base metals into gold and silver. At its most advanced phase, the stone was supposed to turn deep red. Whatever the destination, the quest to discover the Philosopher’s Stone led to scientific breakthroughs in chemistry, metallurgy and pharmacology.

这个想法并非无中生有——魔法石在西方炼金术中极其著名。就像藏在霍格沃茨的那块一样,真正的魔法石应该能把贱金属变成金银。而在最高级的阶段,魔法石应该会变成深红色。无论初衷为何,探索魔法石的征程引发了不少化学、冶金术和药物学上的科学突破。


The stone’s creator, Nicolas Flamel, was a real historic figure. Flamel claimed to have acquired a mysterious book that, when deciphered, would unlock the secrets of alchemy and made it his life’s work to create the Philosopher’s Stone. Many believed he had succeeded thanks to his wealth (much of which he donated to charity) and the fact he enjoyed an unusually long lifespan for someone born in 14th-century France. He may not have survived centuries like his Harry Potter counterpart but he did live into his late eighties — a ripe old age even by today’s standards.

魔法石的制造者尼古拉斯·勒梅是一个真实的历史人物【惊呆.jpg】。勒梅声称获取了一本神秘之书,一旦破译就能解锁冶金术的秘密,并且投入毕生精力创造魔法石。由于他的财富(大部分捐献给了慈善)和异乎14世纪法国常人的长寿,许多人相信他真的成功了。他或许没能像他在《哈利·波特》中的副本一样活上几个世纪,但他的确活到了八十好几——即使在如今看来也算高龄。


译于:2017年07月16日

耗时:≈2小时

https://www.pottermore.com/features/tracing-the-myths-and-legends-in-philosophers-stone


更新调查

由于工作量过于浩大,“巫师读书俱乐部”将不会全部汉化。Amy挑选了一些较为有趣的篇目,会从中选出大家最感兴趣的几篇翻译:

大家想看以下哪些“巫师读书俱乐部”文章的翻译呢?(多选)(评论数字即可)

  1. 从厄里斯魔镜中了解到的邓布利多 
  2. 对于《魔法石》的6个未解之谜 
  3. 如果铁三角没有“桃园三结义”会怎样? 
  4. 《魔法石》教给我们的死亡之道 
  5. 标志性《魔法石》场所如何定义角色 
  6. 从《魔法石》中我们能学到的生命之课

更多文章,也可以前往PM官网查看哦~


 系列回顾 

  1. “汉化PM翻译计划” 1~2:《神奇生物在哪里》资讯

  2. “汉化PM翻译计划” 3:《神奇生物在哪里》11.07 一周资讯

  3. “汉化PM翻译计划” 4:布斯巴顿魔法学院

  4. “汉化PM翻译计划” 5:《北美魔法史》合集4部曲+白色情人节贺图

  5. “汉化PM翻译计划” 6:阿利安娜

  6. “汉化PM翻译计划” 7:巫师读书俱乐部○

  7. “汉化PM翻译计划” 8:巫师读书俱乐部①——《哈利·波特与魔法石》第一章解析


AMY栏目 

Amy's Magic Yarn

谢谢阅读


By 哈迷@Amy


2017.07.16

AMY栏目

#HP# {J.K.Rowling} “汉化PM翻译计划” 8:巫师读书俱乐部①

2017.06.25同步转载,微信地址:

#HP# {J.K.Rowling} “汉化PM翻译计划” 8:巫师读书俱乐部① 

*网页版图片显示故障请转站移动端


声明 · Declaration

全文为哈迷@Amy所译,不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一切版权归原作者J.K.Rowling及Pottermore官网所有。

若有相似,纯属巧合;若有误差,还请原谅。

文中原文摘录和特殊名称,除标明“暂译*”为自行翻译,皆采用人民文学出版社翻译版本。

【】为译者临时吐槽

()为原文中的括号补充

  * ...

2017.06.25同步转载,微信地址:

#HP# {J.K.Rowling} “汉化PM翻译计划” 8:巫师读书俱乐部① 

*网页版图片显示故障请转站移动端


声明 · Declaration

全文为哈迷@Amy所译,不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一切版权归原作者J.K.Rowling及Pottermore官网所有。

若有相似,纯属巧合;若有误差,还请原谅。

文中原文摘录和特殊名称,除标明“暂译*”为自行翻译,皆采用人民文学出版社翻译版本。

【】为译者临时吐槽

()为原文中的括号补充

  * 为译者编注



《哈利·波特与魔法石》第一章解析

Analysing the first chapter of Harry Potter and the Philosopher's Stone

© JKR/POTTERMORE LTD. ™ WARNER BROS.


Suffice to say, J.K. Rowling planned a lot. 

可以说,J.K.罗琳谋划了很多事。


2017年06月23日

翻译:哈迷@Amy


The Harry Potter series is so rich in detail and intricately crafted that every time we revisit it we find new things to appreciate. Seeds were sown from the start, so let’s take a look at the first chapter of Harry Potter and the Philosopher’s Stone, ‘The Boy Who Lived’, and see if there’s anything new to discover…

《哈利·波特》系列的细节是如此丰富,计划如此周密复杂,每当我们重读时,总能找到新的东西欣赏。从最初,种子就被播下,所以现在我们就来看看《哈利·波特与魔法石》的第一章——“大难不死的男孩”,看看是否有什么新东西等待着我们发现……


Philosopher’s Stone kicks off with a description of the Dursleys and their general judgmental view of the world. Vernon goes off to work, Petunia tends to baby Dudley and between the three of them they manage to criticise a great number of people – particularly the overjoyed wizards celebrating the demise of Voldemort. Not that they know that.

《魔法石》在对德思礼一家的描述和他们的总体世界观中拉开了帷幕。弗农去上班,佩妮照顾着宝宝达力,而在这三口之家中,他们批判了不少人——特别是那些庆贺伏地魔覆灭的欣喜若狂的巫师们。尽管他们并不知道这点。


HARRY POTTER AND THE PHILOSOPHER’S STONE


It’s interesting to note that the Dursleys didn’t ever shake off their blinkered views and by Harry Potter and the Deathly Hallows this hadn’t really changed. Although, bear in mind that this is very much in keeping with their lifestyle and general attitudes.

有趣的是,德思礼一家自始至终都未能甩掉这心胸狭隘的观点,直到《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这都不曾改变。不过,不要忘记这不过是保持他们的生活方式和总体态度罢了。


When Mr and Mrs Dursley woke up on the dull, grey Tuesday our story starts, there was nothing about the cloudy sky outside to suggest that strange and mysterious things would soon be happening all over the country.
我们的故事开始于一个晦暗、阴沉的星期二,的私立夫妇一早醒来,窗外浓云低垂的天空并没有丝毫迹象预示着地方即将发生神秘古怪的事情。


—Harry Potter and the Philosopher’s Stone

——《哈利·波特与魔法石》


In ‘The Boy Who Lived’, it’s doubly amusing to see such a tranquil world. The ‘strange and mysterious things’ mentioned in chapter one could be a blanket reference to the incredible journey about to unfold.

在“大难不死的男孩”中,看见这样一个平静的世界,着实件趣事。这些在第一章中提及的“神秘古怪的事情”或许是对即将展开的不可思议的旅程的一个总体暗示。


While the Dursleys are the first people we meet in Philosopher’s Stone the characters that stick long in the mind are Dumbledore, Professor McGonagall and, of course, Hagrid.

尽管德思礼是我们在《魔法石》中首先遇见的人,让我们难以忘怀的角色还是邓布利多、麦格教授和——当然——海格。


© JKR/POTTERMORE LTD. ™ WARNER BROS.


It’s not hard to see why. Dumbledore is twinkly-eyed and playful but with a serious streak, while McGonagall is the right kind of strict. Also, having her by Dumbledore’s side cements their relationship as friends rather than just colleagues rather nicely.

这不难看出原因。邓布利多有着闪烁的双眼和玩味却庄重的性格,而麦格则是那种严肃的人。而且,有她在邓布利多身边,很好地巩固了他们之间的朋友关系,而不仅仅是同事。


‘My dear Professor, surely a sensible person like yourself can call him by his name? All this “You-Know-Who” nonsense – for eleven years I have been trying to persuade people to call him by his proper name: Voldemort.’
“我亲爱的教授,像您这样的明白人,总该直呼他的大名吧?什么神秘人不神秘人的,全都是瞎扯淡——十一年了,我一直想方设法说服大家,知乎他本人的名字:伏地魔。”


Professor McGonagall flinched, but Dumbledore, who was unsticking two sherbet lemons, seemed not to notice.

麦格教授打了个寒噤,可邓布利多在掰两块粘在一起的雪糕,似乎没有留意。


—Harry Potter and the Philosopher’s Stone

——《哈利·波特与魔法石》


‘The Boy Who Lived’ contains the first mention of Voldemort in the form of some pretty loaded dialogue. It’s clear he and Dumbledore have history but it’s not explicitly referred to. Still, we get an idea of who Voldemort is – a dark and malevolent force to be reckoned with – and the greatness of his powers just from a few short lines.

“大难不死的男孩”用意味深长的对话,第一次提及了伏地魔。很显然,他与邓布利多之间有一段往事,但却并没有明确指出究竟是何往事。不过,我们仍然能从短短几行字间大致了解到伏地魔是何许人也——一股不容小觑的黑暗恶毒势力——以及他力量的强大。


‘It’s lucky it’s dark. I haven’t blushed so much since Madam Pomfrey told me she liked my new earmuffs.’
“幸亏这里很黑,庞弗雷夫人说她喜欢我的新耳套以后,我还没有像现在这样脸红过呢。”


—Harry Potter and the Philosopher’s Stone

——《哈利·波特与魔法石》


Madam Pomfrey, the Hogwarts matron, gets a name-check here. To a first-time reader it would seem like a throwaway reference to an unimportant character, but it fits in so well with the continuity that’s established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That is to say, characters whose names you didn’t take note of turn out to have a significant role to play.

庞弗雷女士——霍格沃茨的护士长——的名字被提及了。对第一次阅读的读者来说,这好像不过是对一个不重要角色不经意间的提及,但它如此完美地融入了故事,保持了本书从头开始就贯穿全文的连续性。这也就是说,那些你一开始并未留意的名字,最终却成为扮演着重要角色。


Similarly, when Hagrid makes his entrance on his now very familiar motorbike, he says he borrowed it off of ‘young Sirius Black’. What seems like a piece of insignificant information is actually the first mention of Harry’s godfather. Of course, Sirius would go on to become vitally important to Harry.

相似地,当海格骑着他现在被我们熟知摩托车入场时,他说他是从“年轻的小天狼星布莱克”那里借来的。这看似重要的信息,其实是对哈利教父的第一次提及。当然,小天狼星将会对哈利起到至关重要的影响。


HARRY POTTER AND THE ORDER OF THE PHOENIX


What’s so apparent in the first chapter of Philosopher’s Stone is that there’s a sadness hanging over it. What could be some simple world-building is actually a deeply poignant and emotional moment for McGonagall, Dumbledore, Hagrid and even unwitting baby Harry. At the time, we were pulled into the mystery of this chapter, but now we see it’s melancholic value.

《魔法石》第一章中最明显的,是有一股悲伤的氛围笼罩着它。原本简简单单的世界构造,对麦格、邓布利多、海格,甚至是不知情的婴儿哈利来说,却是沉重辛酸、感情澎湃的一幕。同时,我们也被拉入了这一章节的神秘,不过我们现在回首,却能看出它忧郁的氛围。


‘The Boy Who Lived’ is fascinating because it’s our first step into Harry’s world, and it’s fun to see some of the series’ most important characters, characters who we’ve grown to love, before Harry even went to Hogwarts.

“大难不死的男孩”十分引人入胜,因为它是我们迈入哈利的世界的第一步,而且能在哈利甚至还没有进入霍格沃茨的时候,见到这个系列最重要的一些角色——那些我们逐渐爱上的角色,真是充满了趣味。


‘Would you care for a sherbet lemon?’
“您来一块柠檬雪糕好吗?”


‘No, thank you,’ said Professor McGonagall coldly, as though she didn’t think this was the moment for sherbet lemons.

“不了,谢谢。”麦格教授冷冷地说,看来她认为现在不是吃柠檬雪糕的时候。


—Harry Potter and the Philosopher’s Stone

——《哈利·波特与魔法石》


A little bit of lightness in dark times is pretty much Harry Potter in a nutshell and handing out sherbet lemons on a tragic evening when there’s an important task at hand is classic Dumbledore. Professor McGonagall’s prickly response is also so typical of her. And, to be honest, you can kind of see her point. Sherbert lemons at a time like this, Dumbledore?

黑暗时代中的一丝光亮,这基本就是《哈利·波特》的主旨,而在悲惨的傍晚,手头还有重要任务时,送出一块柠檬雪糕,正是典型的邓布利多。麦格教授尖刻的回答也十分有代表性。而且,说实话,你也能多多少少看出她不无道理。在这样的时候还吃柠檬雪糕,邓布利多?【邓校傲娇脸:我想吃就吃,怎么的?伏地魔都管不了我,你能管?哼<(`^´)>】


HARRY POTTER AND THE PHILOSOPHER’S STONE


A simpler reason for Dumbledore dishing out sweets while delivering the most important child the wizarding world will ever see is that he knows exactly what Harry represents and, essentially, what he will grow up to become. And besides, with Voldemort seemingly six feet under everyone had a legitimate cause for celebration.

邓布利多在护送巫师界最重要的孩子时分发甜点的另一个更简单的原因,或许是他明确地知道哈利代表着什么,以及——必要地——他会成长为怎样的人。另外,伏地魔似乎狗带了,每个人都有正当理由庆祝一番。


‘He’ll have that scar for ever.’
“他一辈子都要带着这道伤疤了。”


‘Couldn’t you do something about it, Dumbledore?’

“你不能想想办法吗?邓布利多?”


‘Even if I could, I wouldn’t. Scars can come in useful. I have one myself above my left knee which is a perfect map of the London Underground.’

“即使有办法,我也不会去做。伤疤今后可能会有用处。我左边膝盖上就有一个疤,是一幅完整的伦敦地铁图。”


—Harry Potter and the Philosopher’s Stone

——《哈利·波特与魔法石》


At first glance Dumbledore’s comment on Harry’s scar seems like another one of his little jokes. But on closer inspection it reveals that perhaps Dumbledore knew that Harry’s scar was more than just a cut, and how it represented the link between Harry and Voldemort. Hiding his great wisdom and foresight behind humour was something Dumbledore did more than once, after all. We never did quite find out about that London Underground scar though…

一开始看来,邓布利多对于哈利伤疤的评论看起来不过是他的另一个小玩笑。不过细细观察后,便能揭露或许邓布利多知道哈利的伤疤不仅是一个伤口,也知道它怎样代表着哈利与伏地魔的关联。毕竟,邓布利多不止一次把他的智慧与洞察力藏在幽默的外表下。不过我们倒是从没发现什么关于伦敦地铁图的事……


HARRY POTTER AND THE PHILOSOPHER’S STONE


‘The Boy Who Lived’ is full of little twinkles of subtext that are fun to read after all these years. There are nods to characters we would later fall for, moments of foreshadowing and, of course, humour: because where is Harry Potter without some levity?

“大难不死的男孩”充满了点点滴滴的潜台词,纵使多年过去,夜读来兴趣盎然。有对我们之后会为之倾倒的角色的暗示,对未来的伏笔,以及——当然——幽默:因为若无轻快,何来HP?


To celebrate the 20th anniversary of Harry Potter and the Philosopher’s Stone, Pottermore will explore themes, moments, characters and much more from the very first Harry Potter story. Come back tomorrow when we look at what Philosopher’s Stone taught us about death.

为了庆祝《哈利·波特与魔法石》20周年,Pottermore将会探索《哈利·波特》最初的故事中的那些主题、瞬间、角色和许许多多。明天再来,我们将会看看魔法石都教会了我们什么关于死亡的奥秘。


译于:2017年06月24日

耗时:≈3小时

原文:https://www.pottermore.com/features/analysing-the-first-chapter-of-harry-potter-and-the-philosophers-stone



〔后语〕


这篇翻了好久……有可能是因为边翻边听David Tennant读Dragon有声书的缘故【顺带一提,DTT的苏格兰口音读驯龙实在太萌啦(///▽///)】,导致听完了整本,还没翻好一篇……


刚翻译完,看见PM官网又更新了一篇。这日更的节奏是要翻死我了……所以以后肯能会在时间允许的情况下,选几篇自己觉得好的翻【比如今天这篇,其实讲来讲去也没啥干货……】。当然大家也可以自行前往www.pottermore.com,或是参与Twitter上的读书俱乐部【然而不能翻墙的我TAT……】,关注俱乐部相关咨询~


最后,小小剧透一下:马上又要到07月01日——AMY栏目的生日啦,届时AMY栏目也将举办精彩活动、放出神秘大奖,大家敬请期待哦~


 
 系列回 

  1. “汉化PM翻译计划” 1~2:《神奇生物在哪里》资讯

  2. “汉化PM翻译计划” 3:《神奇生物在哪里》11.07 一周资讯

  3. “汉化PM翻译计划” 4:布斯巴顿魔法学院

  4. “汉化PM翻译计划” 5:《北美魔法史》合集4部曲+白色情人节贺图

  5. “汉化PM翻译计划” 6:阿利安娜


谢谢阅读


By 哈迷@Amy


2017.06.24

木兰秋弥
  1. 哈哈哈笑死我了😁,乔治和弗雷德在13岁时就无意调戏了伏地魔很多次。。。他们在魔法石里不停用雪球砸奇洛的后脑勺试图击落他的头巾,奇洛的后脑勺=伏地魔的脸。。。😂😂😂
  2. 这个超伤感啊😭😭😭。魔法石结尾邓布利多奖励了纳威10分因为“对抗敌人需要很大的勇气,但对抗你的朋友也一样。”后来我们就知道了,邓布利多对格林德沃正是这样。这段可能他是对两人纠葛有感而发。
  3. 这个“13个人同桌第一个站起来的人会死”的诅咒重复了好几遍,特别准。比如西比尔特里劳妮教授在阿兹卡班的囚徒里一开始拒绝加入餐桌因为她会是第13个人,然而后来我们知道当时餐桌上已经有13个人了,12个人和罗恩口袋里的老鼠小矮星彼得。紧接着为了劝说她坐下来而第一个站起来的是校长邓布利多教授。。。细思极恐的占卜啊。
  4. 西里斯和莱姆斯分别是凤凰社和死亡圣器里13人聚餐第一个站起来的人。。。诅咒延续。。。
  5. 这个才是让人看了心里发毛满身鸡皮疙瘩。。。西比尔特里劳妮第一次在占卜课上见到哈利,从他的黑头发和气质里推测他早年经历离失。紧接着就又问他:是不是出生在早冬晚冬之间。哈利否认大家哄然大笑。哈利是出生在七月31号,然而伏地魔出生在12月31号,确实是早冬与晚冬中间。。。😱😱😱,西比尔在课上看到的是谁?!
  6. 邓布利多得知伏地魔用哈利的血重生了之后,原文描写是:“哈利恍惚间仿佛看见一抹胜利出现在邓布利多的眼睛里。”这反应本身很匪夷所思。但之后我们知道了,血可以被用来复生,恰恰证明了哈利与伏地魔之间微妙的纽带,说明哈利之后生存的几率更大。
  7. 在凤凰社里已经有莉莉与斯内普情愫的伏笔。达利被摄魂怪袭击了,而姨妈佩妮表现出她知道摄魂怪。她的原话是:“我听到--那个糟糕的男孩--跟她讲过---很多年之前。”我们读的时候以为佩妮指的是詹姆跟莉莉说过,然而其实她口中糟糕的男孩是斯内普教授。泪目!
  8. 几乎所有的韦斯莱是根据英国君主命名的。弗雷德和乔治的起名原因很有趣(哪里有趣了明明好伤感啊啊啊啊😭)。乔治根据乔治三世命名。乔治三世晚年失聪,在他爸爸威尔士王子弗莱德里克死亡之后成为了王位继承人。罗琳的宿命安排让乔治每一天都在照厄里斯魔镜好么?!说有趣的你站出来,哪里有趣了,你说!
  9. 终章时刻尘埃落定,一切似乎画了一个圈又回到六年之前当那个瘦小的黑发巫师推开奥利凡德魔杖店的门,年老的魔杖制作师对他说:“孩子,是魔杖选择巫师。”伏地魔试图用属于哈利的老魔杖咒杀哈利。有些道理他永远不会明白,因为他永远不会关注他认为微不足道的东西。“隔着空气,老魔杖飞回他的主人——那个它永远不会去杀,在最后一刻终于完全拥有它的主人。”——《死亡圣器》
  10. 谁会猜到阿丽安娜邓布利多的死亡,会成为神奇动物在哪里这个新系列的主要剧情点呢😏😏😏?请为罗琳的机智点赞!!!

一些你可能没注意的哈利波特七部曲伏笔!!!

图四、图十八、和图二十三都超感人!

一些你可能没注意的哈利波特七部曲伏笔!!!

图四、图十八、和图二十三都超感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