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魔法禁书目录

60.8万浏览    7985参与
相沢せんり

放假以来就没画过(不愧是我

放点很久以前的涂鸦

放假以来就没画过(不愧是我

放点很久以前的涂鸦

老常

《极恶都市》一方通行填词

那凌乱华发之下猩红色的双眸

像狠野疯狂只知择人而噬发癫的野兽

逞凶

为何坚守无谓的追求

不多言

道路沾满血腥也无人挽留

目标空虚苦果已种下

麻木愚钝无从感受

也曾迷惘是功是孽

毫无意义的战斗

莫非不应停止

斩下谁的头

苦毒鲜血横流

在血海骨山盼望尽头

究竟我为何还在坚守

精神已枯朽

麻木前进未曾回头

腥红的铁锈

被逆行的电流

分离开的骨肉

谁又曾留下完整尸首

将人肉品尝送入口

已然覆水难收

峰回路转

一场胜负过往皆成空

忽梦醒

放下后只剩下孽愆的沉重

罪责

除此之外早就无所剩

却为何偏偏此刻遇上救赎

激发了渴求

沉沦罪业偏不愿自拔...

那凌乱华发之下猩红色的双眸

像狠野疯狂只知择人而噬发癫的野兽

逞凶

为何坚守无谓的追求

不多言

道路沾满血腥也无人挽留

目标空虚苦果已种下

麻木愚钝无从感受

也曾迷惘是功是孽

毫无意义的战斗

莫非不应停止

斩下谁的头

苦毒鲜血横流

在血海骨山盼望尽头

究竟我为何还在坚守

精神已枯朽

麻木前进未曾回头

腥红的铁锈

被逆行的电流

分离开的骨肉

谁又曾留下完整尸首

将人肉品尝送入口

已然覆水难收

峰回路转

一场胜负过往皆成空

忽梦醒

放下后只剩下孽愆的沉重

罪责

除此之外早就无所剩

却为何偏偏此刻遇上救赎

激发了渴求

沉沦罪业偏不愿自拔

紧握微光不肯放手

拒绝卸下深重罪孽

从未承认的赎罪遍体鳞伤仍坚持

踏入那暗流

鲜血染红双眸

纵命悬一线仍然坚守

夺走的人命无法补救

时间难倒流

摇摇欲坠不肯退后

毕生的坚守

早已浪子回头

为守护而拯救

只为了她的澄澈双眸

不奢望能够看到尽头

毕生愿做死囚

报应之中不断享受

恶党名号依旧

谁幕后黑手

谁施诡计阴谋

将人命视作蚍蜉虫蝼

仁慈挡不住罪恶的手

便由我出手

背负恶名根除毒瘤

杀 戮 亦 拯 救

掠食的猎狗

披羽翼的小丑

于我看不过土鸡瓦狗

只可叹人力终有尽头

崩溃的节奏

仍能为她再度回头

你即是拯救

终出口的歉疚

善恶不再执拗

终于通达的念头

给我力量继续奋斗

踏上最高的楼

铃科琴南

“如果—— 

如果,就算是这样,你还是能颠覆大人的预期,在某一天变得能想起我的事,回忆起我这个人—— 

到时候,我有很多很多,甜蜜而又温柔的话要对你说。”

扎了女王的痛包 操祈酱一直是我很心疼也很喜欢的角色🥺

“如果—— 

如果,就算是这样,你还是能颠覆大人的预期,在某一天变得能想起我的事,回忆起我这个人—— 

到时候,我有很多很多,甜蜜而又温柔的话要对你说。”

扎了女王的痛包 操祈酱一直是我很心疼也很喜欢的角色🥺

雪若产屎机
春节贺图没有我oc。全是画了我...

春节贺图没有我oc。全是画了我推。

春节贺图没有我oc。全是画了我推。

浮生半日闲

【琴蜂】Finding You

时间点:总之在新约22R以后

有一些看过小说才会明白的地方,但没看过估计也不影响,吧

原作捏他有,自我理解有


没关系的话请往下看吧


———


难得的休息日,御坂美琴一个人走在第七学区的街道上。


黑子今日有风纪委员的值班,此时大概在工作中。

『黑子真是辛苦啊,休息日也要工作』

对认真的学妹报以同情和敬意,美琴漫无目的地闲逛着,思考着接下来的安排。


『今天要干什么好呢…听说Seventh Mist最近好像有在举办什么呱太活动的样子……』

「唔欸」

思考被打断,口中下意识发出不怎么符合大...


时间点:总之在新约22R以后

有一些看过小说才会明白的地方,但没看过估计也不影响,吧

原作捏他有,自我理解有

 

没关系的话请往下看吧

 

———

 

难得的休息日,御坂美琴一个人走在第七学区的街道上。

 

黑子今日有风纪委员的值班,此时大概在工作中。

『黑子真是辛苦啊,休息日也要工作』

对认真的学妹报以同情和敬意,美琴漫无目的地闲逛着,思考着接下来的安排。

 

『今天要干什么好呢…听说Seventh Mist最近好像有在举办什么呱太活动的样子……』

「唔欸」

思考被打断,口中下意识发出不怎么符合大小姐形象的反应词,眉头也反射性皱了起来。

 

路转角的快餐店,透过窗玻璃,一个拥有耀眼金发、让人想忽视也难以忽视的熟悉身影,不情愿也进入了视线里。

食蜂操祈坐在这家快餐店里。

 

 

刚想装作没看到快步通过,眼神却对上了,对方还朝自己露出了饶有趣味的微笑。

『御~坂~同~学~』

做出了不用看也知道是哪几个单字的嘴形。

美琴感觉麻烦地挠了挠头,叹了口气,还是走进了快餐店。

 

美琴走到食蜂的座位旁边,环顾四周,发现没看到常跟随于女王身边的派阀成员。

作为常盘台最大派阀的领导者,食蜂周围平常总会有几名派阀成员跟随,但今日不知为何却是只身一人。

「真少见啊,碰见你一个人,没有带派阀的孩子们一起出来吗?」

 

「人总会有想要一个人独处的心情啊,御坂同学也有吧,这种时候」

食蜂拿起手边的橘子汁,轻啜一口后轻描淡写地说道。

 

「嗯——」

美琴用鼻子发出了长音节,不置可否。

 

的确,自己有时也会这样,一个人去往某些地方。

谁也不告诉,就自己一个人。

比如说,某个瞭望台。比如说,某座停车场。

迷茫,思索,追忆,缅怀,感伤。

 

通过这种行为是想追求什么?

缘由其实并不特别清楚,只是有想这样做的心情。

 

那么食蜂此刻又是为何独自一人在这家快餐店里?

她是否有着相似的心情?

御坂美琴不知道。

 

 

「好吧,那我就不打扰了」

但不论是什么,这其中应该没有与自己的关联。

正因为理解,所以明白,不应该贸然打扰这份心情。

于是美琴转过身准备离开。

 

「等等」

意外的是,却被叫住了。

 

「 ?」

「御坂同学现在很闲吧?」

「谁很闲啊!」

「明明一个人在街上闲逛的说?」

「…」

虽然下意识反驳了,但美琴不得不承认,今天确实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要干。

 

「真是败给你了,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稍微想让你陪我一下~」

「…刚刚说想要独处的是哪里的谁啊」

「那种心情力现在已经过去了☆」

「你这家伙啊…」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食蜂要自己陪她,但美琴还是点了一杯可乐在她旁边坐了下来,看着她又一口一口咬起了手中没吃完的特大汉堡。

说起来以前好像也有过和这家伙一起来她推荐的快餐店的经验来着。和外表给人的印象不同,其实很喜欢吃快餐吗?

 

「啊呜啊呜☆」

真的很快乐的样子。让人感觉有什么非常美好的回忆在里面。

 

 

 

 

 

「…会胖的哦」

「御坂同学,你很吵欸」

 

 

 

———

 

 

 

终于解决了汉堡,食蜂喝了一口橘子汁,又把手伸向一旁的薯条。

从刚才开始,御坂美琴就一直看着面前这个少女相当美味地享受着食物。

能得到这个对健康食品极度追求的健康宅的亲睐,这家快餐店的原材料想必令人放心吧。

 

「所以说,到底有什么事情?」

美琴一手托着脸颊,放下可乐,以一副感到无聊的表情开口道。

 

「我应该说过了吧?只是想让你陪我而已哦?」

「你让我陪你就是为了看你吃东西啊?」

「嗯…那御坂同学也一起吃?」

食蜂把手中的薯条递向旁边少女的嘴。

 

「不是这个问题吧!」

吐槽归吐槽,美琴还是咬住了对方递来的薯条。

…嗯,味道还不错。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将薯条咽下,美琴接着问道。

 

「嗯—还没想好呢~」

还在喝着橘子汁的人漫不经心地回答,仿佛从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

 

「……」

忍住想要扶额的冲动,美琴觉得当初在店门口果然就应该无视这个家伙径直走掉才对。

 

 

「跟我来」

一把抓住金发少女的手腕,拉起她朝店门口走去。

 

「等…等等!你干什么,我的薯条还…!」

「那种东西少吃点」

「任性力太高了!」

 

 

 

 

 

来到街上,美琴松开了手。

 

「真是野蛮呢…突然之间干什么啊」

将刚才匆忙拿起的常用斜挎包重新挂回肩上,一边活动着刚才被拉住的手腕,食蜂不满地开口。

 

「反正接下来没有安排吧?与其什么也不干坐在店里,不如去哪里逛逛」

「哎……要去哪里啊?」

「Seventh Mist」

「哈?Seventh Mist?就是那个廉价力满满的地方?」

「…你这种扭曲的思想应该从头开始给我纠正过来」

 

 

 

———

 

 

 

「我说,御坂同学…还没到吗?」

「马上就要到了所以别…啊啊!就在那里!」

钟爱的绿色青蛙进入视线,美琴的声调明显提高了几度。一手拉住旁边还没反应过来的少女,朝青蛙角色所在的方向兴致冲冲地向前跑去。

「等等!别拽着我还跑这么快啊!」

 

 

一直到广场前摆出活力造型的的绿色青蛙模型跟前为止,美琴也没有停下脚步。

 

「哈…哈…该不会…你要来这里的原因就是这个两栖类动物吧」

从平常绝对不会做的百米冲刺中调整好呼吸,食蜂半无语地开口。

 

「不可以吗?呱太明明很可爱耶」

这边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她们现在身处Seventh Mist前的小型广场。这片不大不小的空间现在被各种各样的呱太元素妆点,大概是在举办什么呱太主题活动。

放眼望去,整片广场都是个头不大的小孩子,美琴和食蜂两人站在他们中间稍微有点显眼。

 

食蜂深深地叹了口气。

 

「御坂同学也是,帆风也是,你们的趣味真是无法理解…」

「就是说,如果是和帆风同学一起来就好了啊——」

「拽着我过来的御坂同学在说什么啊!?」

食蜂此刻有想掏出遥控器对着某人脑门来一记的冲动。

 

「…嘛,算了,在这里买点周边给帆风带回去她应该也会高兴吧?」

 

虽然自己对这些谜样的青蛙角色是一点也不感兴趣,但时常在自己左右的纵卷发少女好像也非常喜欢它的样子。

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食蜂觉得还是应该做点有意义的事情,于是跟随着美琴在广场上转悠起来。

 

看着在前面与年龄不符地迈着小跳步,不时停下来兴奋地蹦出「晕太」「跳子」之类意味不明的词汇的人,食蜂不禁又摇着头叹了口气。

状况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呢?

如果不在快餐店里留住将要转身离开的茶发少女,估计之后也就不会有这些麻烦力的事情了吧。

至于留住她的理由,自己事实上也没有说谎,并「没什么」特别的事情。

 

今天只是,偶尔会有的,想要追忆些什么的日子。

原来不过想在那家快餐店里,像往常一样,静静一个人眺望着「那个」路口而已。

所以当看到茶发的少女出现在视野里时,老实说有点意外。

注意力稍微被分走了一些。

眼神对上了。

朝她露出微笑、用嘴形喊出她的名字的话,她就会过来的吧。

……

你看吧。

 

『人总会有想要一个人独处的心情』

但果然还是希望有人能够找到自己啊。

 

当她转身要离开时,一阵没来由的紧张感突然涌了上来。

或许是这个地点的特殊性,总觉得离开了有什么就会变得淡薄。

反应过来时,已经出声叫住了少女。

于是到了现在。

 

 

 

「啊…!这个呱太通讯器!」

略带惊讶的声音把食蜂从恍惚之中拉了回来。

 

「…又怎么了?」

「啊,嗯…和它稍微有点因缘呢。要不要买下来呢…」

面前的人说着意味不明的话,不过食蜂也没有兴趣深究,只是看着她经过没多长时间的纠结后付钱买下了这个小玩意,在手中把玩着。

 

「只买一个吗?通讯器的话至少要两个才能使用的吧?」

「那种事情我当然知道,我这边本来也还有一个啦」

「这个造型…呼呼,要不要现在就戴上看看?很适合御坂同学哦☆」

「吵死了。说起来你不是说要给帆风同学带些东西回去来着,再到那边去看看吧」

「说的也是呢~」

 

又在广场上逛了一会儿,在美琴「呱太迷的话收到这个一定会高兴」的推荐下,食蜂尽管有着「真的有人收到这些东西会感到高兴吗」的困惑,但最终还是放弃理解呱太迷们的思考回路,照着美琴的推荐买了一些周边。

 

 

 

———

 

 

 

差不多把广场上的呱太周边贩卖铺都逛了一遍,食蜂感觉自己现在好像都能够分清晕太和呱吉了。

 

「怎么样,有没有稍微明白点呱太的魅力啊?」

美琴有点得意的语调上扬,心情好像很好。

 

「完全没有呢」

食蜂把买来的周边装进包里,面无表情地回复。

 

「切」

「话说御坂同学,走了这么久,我差不多也累了~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

「…我们从快餐店出来才经过不到一个半小时耶」

「我的体力和亚马逊女战士的御坂同学才不一样」

「明明是自己运动白痴的缘故吧」

「你、你说谁是运动白痴…!像御坂同学这样的…」

「好,好,打住。既然累了的话不如少吵两句嘴?那里有家我常去的露天咖啡厅,去那边坐会儿吧」

最近发现了,只要提到体能啊运动方面的问题,食蜂就会很容易失去余裕,像被踩到尾巴的猫咪一样一下子炸毛,这次也同样不例外。美琴察觉到自己的嘴角微微上扬。

 

「…哼」

女王大人的脸像麻糬一样鼓了起来。

偶尔就会有这样的时候呢,和平常的气势不一样,格外孩子气的样子。

……稍微有点让人想捉弄。

 

「等等…!为什么突然凑过来摸人家的头啊!」

「安抚炸毛的小猫咪的话应该是给它顺毛吧?」

「你什么意思啊御坂同学??拜托不要这样笑了还有快把手拿开!!」

 

 

 

 

 

两人在几十米外的露天咖啡厅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午后的阳光是刚刚好的温度,照射在身上并不令人感到炎热和不快,带来的是惬意和舒适。

服务员端上咖啡离开后,食蜂马上一副疲惫的模样,将脸颊靠在右手臂上,东倒西歪地瘫在了桌面上。

「…真是散漫的样子啊,不是女王大人吗?」

「现在只有御坂同学在这里所以没关系~」

「哈?」

大概是懒得再回复了,食蜂不再说话,保持着这个姿势缓缓闭上了眼睛。

 

真的会有这么累吗?

因为自己应该是属于运动细胞比较好的类型,其实很难体会运动白痴的感受。

…不过果然平时缺乏锻炼绝对也是原因之一,学校的体育课也不好好上,派阀的孩子们还总是宠着她…

喂,这样下去运动白痴根本只会越来越严重啊…!

 

『下次再见到这家伙体育课翘课一定要把她抓回来,嗯』

就在下定了莫名其妙的决心之后,一样闪光的物件引起了美琴的注意。

因为是上身凭靠在桌面上的姿势,食蜂制服的胸口处隐隐露出什么,在太阳光照射下反射出银色的光芒。

『这是什么…?』

 

稍微凑近点看,终于辨认出来,那个外形是……

「哨子?」

忍不住疑惑出声。

那是一个银色的防灾口哨,应该是将在足球比赛等场合中使用的哨子加工成防灾用的版本吧,做成轻轻一吹就能发出尖锐声音的结构,主要是在碰到麻烦时向周围告知自己的所在地点。

防灾口哨上头的小孔用一条细缎带穿过,挂在食蜂的脖子上。看来平时都戴在身上,不过因为塞进了制服里面看不见。

为什么会随身戴这种东西在身上?

啊…说起来…

在温莎堡的时候,那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和那个笨蛋长得一模一样的家伙好像也提到过来着。

搞不好是食蜂非常重要的东西。

那些事物…自己去触碰可以吗?

 

 

眼前的人突然挪开身子站了起来,紧接着头部传来一阵熟悉的疼痛,沉思就这样被打断。

「好疼!?你干嘛!?」

反射性用手捂住被砸得发疼的地方,猛地一抬头,面前是食蜂半羞半恼的脸,一手护住自己胸口,另一只手上悬挂着的那个用来砸人的凶器还在因为惯性晃动着。

「我才想问御坂同学在干什么?人家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你靠那么近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的胸口看诶?我知道你很羡慕我的丰满力,但也不至于到这个地步吧?」

「什…!我才没有!」

 

慌忙察觉到刚才的姿势确实是引人误会,自己脸上也微妙地发烫起来,急急忙忙辩解。

「都说了不是啦!我只是对你胸口的那件东西很在意所以才!」

「?」

啊,一不小心说出口了。

食蜂先是一副疑惑的样子,然后看向自己的胸口,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掉出来的银色口哨。

脸上原本羞恼的表情一下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有些严肃冷淡的神情。

她用双手握住了胸前的哨子,沉默不语。

 

「那个…到底是…?」

美琴察觉到了氛围的变化,但既然话已经提起了,她决定小心翼翼地再往前推一步。

食蜂会不会允许她这么做呢,可能大概率并不会吧。

那样也没关系,如果是不想被触碰到的事物,这样知道以后就此不再触碰。

所以还是发问。

 

「……」

食蜂还是保持着沉默,双手微微握紧了。

就这样过了几秒,美琴感到空气变得越来越沉重。

轻轻呼出一口气,虽然是早就知道的结果。


「嘛,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也不会强迫你啦...」

「哈……」

就在美琴以为她不会说而准备转移话题的时候,食蜂垂下头重重地叹了口气,然后松开了握着口哨的双手。

「算了…反正是御坂同学」

「喂什么意思」

 

那种沉重的氛围消失了,美琴知道,自己被允许了。

食蜂将银色的防灾口哨从脖子上慢慢取了下来,放到了手掌上,然后开口。

「…这个啊,是从“那个人”那里得来的」

说话的音调很平稳,但确实让人感到有着某种美好的情感在里面。

这恐怕是御坂美琴所不知道的,食蜂操祈和某少年在『那个夏天』的故事吧。

 

「送给我的时候,那个人这么说——『一旦事情不妙就用这玩意儿,说不定能增加得救的机会』——事实上他也做到了」

啊…确实很有那个笨蛋的风格。

美琴半无语地点了点头,同时也露出一丝笑容。

这就是那个少年。

时常乱来,用右拳行使着守护的力量。

他不会弃眼前痛苦的人于不顾,许多人因他得到拯救。

也正因为此,他的身边现在同样有许多人支持他不断前进,美琴和食蜂也是。

 

 

「虽然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情,嘛,这对我来说也算是连接过去的物品吧」

话说到最后,食蜂的语调尽管带有留恋却也非常轻松,然后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真的、十分灿烂。

要形容的话,大概是能让花儿绽放的程度吧。

第一次见到。

 

 

「……」

「怎么了?」

「……」

「御—坂—同—学—?能不能稍微给点反应啊?这样会让我很尴尬的耶」

「…不,没想到你还会有这种笑容,稍微吓了一跳」

「什、什么啊!」

「嗯…总之这个口哨是那个笨蛋不知道什么时候送给你用来当英雄热线的对吧?」

「又擅自用和本人一样扭曲的理解力解释人家的话…」

 

美琴从裙兜中摸出什么,递到了食蜂面前。

「给,这个你拿去吧」

「?」

张开的手掌中,是一个椭圆状的绿色青蛙物件。

这正是之前美琴买来的呱太型通讯器。

 

「…你打算干什么?」

「遇到麻烦能帮忙的人越多越好不是吗。……况且两个通讯器都在我手上的话也发挥不了作用啊,给你是废物利用啦,废物利用」

「…噗」

「你笑什么!」

「不,总感觉,作为礼物来说,真是符合御坂同学风格呢」

食蜂边憋住笑边用指节拭去眼角的泪水。

 

「你很吵欸,不要的话丢掉也没关系」

「怎么会~难得从御坂同学这里得到礼物,当然,我会好好对待它的☆」

「…咖啡要凉掉了哦」

「好~」

 

啊,为什么感觉这么累。

美琴端起面前的咖啡,小啜了一口,让咖啡的苦味覆盖掉现在难以平静的心情。

 

 

 

———

 

 

 

看着对方的身影走远,食蜂叹了一口气。

难道说是忘记了,我可是有你的电话号码的说。

御坂同学,果然是个笨蛋吧?

食蜂一边转身一边把呱太型通讯器仔细地收进了包里。

 

 

 

「可不要食言哦」

 

 

 

 

 

 

 

終わり

 

 

———

 

【写在后面的话】


感谢阅读!


不知道你们觉得怎么样反正我写得还蛮爽

 

这种甜度是不是太过头了…?

其实镰池和马写得比我更甜(严肃)

 

为什么写问口哨的事情跟在写告白一样啊虽然我知道根本没写出这样的效果(自己吐槽自己

 

写作时间拖得太长了结果写到后面不知道在写什么了随便看看就好

不过还是希望有人能对上我的电波…

 

*关于蜂蜂和条条『那个夏天』的故事具体请看新约魔法禁书目录11(试图宣传原典)

 

*关于标题,脑洞冒出来的时候在听dryhope的Finding You,刚好觉得还蛮合适就这么随便地决定了(喂

姑且还是算和文有点关系的,吧……请大家自由发挥想象力


sdcmkdl
摸鱼右护法,来这边也发一下

摸鱼右护法,来这边也发一下

摸鱼右护法,来这边也发一下

绅士
这么冷的天气你在担心谁会感冒呢

这么冷的天气你在担心谁会感冒呢

这么冷的天气你在担心谁会感冒呢

燃夜

这个群好像有那个大病21

#ooc聊天体,综包括但不限于咒回,文野,猎人,名柯,齐神,魔禁,转生史莱姆等等,正文CP首领宰


#图一乐的快餐文学(这时的高专组还没接到星浆体任务)所以没什么深度,大家笑笑就好


#掉马了掉马了!圆酱要社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世界核平(19)】


春节万岁:终于……


春节万岁:我期末周结束了!


春节万岁: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你(李华不想语擦自己):恭喜


春节万岁:?


春节万岁:圆儿啊,你这昵称是怎么回事……?(迟疑)


你:哦,这是我此刻...

#ooc聊天体,综包括但不限于咒回,文野,猎人,名柯,齐神,魔禁,转生史莱姆等等,正文CP首领宰

 

#图一乐的快餐文学(这时的高专组还没接到星浆体任务)所以没什么深度,大家笑笑就好


#掉马了掉马了!圆酱要社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世界核平(19)】


春节万岁:终于……

 

春节万岁:我期末周结束了!

 

春节万岁: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你(李华不想语擦自己):恭喜

 

春节万岁:?

 

春节万岁:圆儿啊,你这昵称是怎么回事……?(迟疑)

 

你:哦,这是我此刻的心情。

 

你:我发现我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算是算无遗策

 

费奥多尔:是吗,没想到小圆居然这么厉害

 

武侦宰:哇哦!圆酱是有了什么异能力吗?

 

你:……倒也不必如此

 

你:你们顶着这个昵称我怎么看都觉得是在讽刺。

 

高专杰:没有,小圆你想多了

 

高专悟:杰你好虚伪,明明笑得很开心

 

你:……?

 

你:五条悟,我谢谢你哦

 

高专悟:既然如此那就给我记好了,以后要对我毕恭毕敬知道吗?

 

春节万岁:一时之间竟不知道你是不是故意的……

 

你:给我好好读空气啊混蛋dk!!!!!

 

你:我是在说反语!反语你懂吗?!!!

 

工藤新一:所以事实是?

 

你:可恶!为什么!为什么的应用文考题每一次我自信满满说过“绝对不会考”的内容!太过分了吧?!!!

 

春节万岁: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春节万岁:小圆:这绝对不考!

卷子:你说啥?

 

齐木楠雄:呀咧呀咧,这可真是不得了的能力啊

 

你:???

 

你:齐神!你变了!你居然也会对我说风凉话了!(悲愤)

 

家入硝子:是被人渣同化了吧

 

教师悟:说不定是本性暴露了呢~

 

上条当麻:上下文接起来更加微妙了啊喂!

 

紫苑:呵,男人。

 

利姆露:……紫苑,我不是让你少和小圆她们聊天吗?

 

你:???

 

你:!!!

 

你:我就说!为什么紫苑都不来和我玩了!原来是你!利姆露!枉我对你一片真心!终究是错付了呜呜呜呜呜……

 

春节万岁:醒醒,小圆,你的真心那么多,不差这一颗

 

你:……

 

你:所以我的地位已经从团宠变成团欺了是吗?!(不可置信)

 

奇犽:请你认清自己的地位

 

库洛洛:毕竟我们从来就没有宠过

 

你:……哇的一声哭出来

 

照桥心美:诶、诶——

 

照桥心美:圆酱不要哭啊!我超级喜欢你的!

 

你:呜呜呜呜呜心美贴贴

 

照桥心美:嗯嗯贴贴

 

你:我抱到美少女了诶……(嘿嘿,嘿嘿嘿嘿嘿……)

 

伏黑甚尔:……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们都这么嫌弃你?

 

工藤新一:放弃吧,这个笨蛋完全意识不到的啊!

 

你:?

 

你:?

 

你:?

 

你:人身攻击达咩!

 

首领宰:小圆收到我寄给你的包裹了吗?

 

利姆露:!

 

教室悟:!

 

工藤新一:!

 

费奥多尔:首领桑已经是可以和小圆交换地址信息这样的关系了吗?

 

武侦宰:诶——小圆好过分呐!我明明都还不知道!

 

首领宰:只是一点小玩意而已

 

首领宰:是送给小圆的生日礼物

 

高专杰:生日?

 

高专悟:生日?!

 

紫苑:生日!

 

中原中也:生日!!!

 

中原中也:可恶你这白痴居然都不和我说?!

 

你:惊现社畜中也!!!

 

中原中也:你这家伙……我只是出差,不是下线啊!

 

你:其实变成吸血鬼的中也和下线也没多大的差别了……(小声)

 

中原中也:???

 

费奥多尔:这可真是不幸啊

 

首领宰:有些人似乎没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呢,你说对吗,费奥多尔君

 

费奥多尔:(职业假笑)

 

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你们在震惊什么?

 

工藤新一:是个人就会过生日吧!

 

江户川乱步:他们是在震惊首领知道小圆生日这件事吧

 

江户川乱步:明明资料卡上有写,名侦探甚至不需要推理就知道了!

 

上条当麻:可是……这种暴露出来的日期,一般不都是假的吗?

 

工藤新一:那也要看是谁啊

 

库洛洛:你看她像是会耍这种小聪明的人吗?

 

武侦宰:没错没错!只有大脑比核桃还小的帽子架才会想不到吧!

 

你:……喂,过分了啊!(大声)

 

你:我这明明是诚实!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你:中国人不骗中国人!

 

中原中也:混蛋太宰!……铁咩!

 

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抱歉小圆下次我会把礼物补上的

 

你:无所谓啦,中也有这份心我就很开心了!

 

中原中也:……抱歉,BOSS找我了,小圆下次再见

 

你:去吧去吧!果然COSER会逐渐和本人靠拢吗?(怜悯)

 

你:太惨了太惨了

 

上条当麻:……可是小圆,我们是霓虹人

 

教师悟:嘛,居然是生日吗?这可真是苦恼啊……不过老师我过两天就要去中国出差了,到时候一起带过去吧~

 

教主杰:……抱歉,我以为那上面不是真实日期

 

教主杰:稍等

 

你:???

 

你:等什么?

 

你:我去猴哥你不会真的跑去给我买生日礼物了吧?!

 

教师悟:他去了

 

教师悟:等着吧♡

 

春节万岁:……🌿

 

春节万岁:我这一辈子行善积德,为什么会看见这种东西?!

 

你:……虽然我知道零子你嫌弃我,但是也不必这么明显吧?!(悲愤)

 

春节万岁:不是,是这个(咬牙切齿)

 


 

你:哦谢特

 

你:晦气起来了

 

你:木村良平立花慎之介花江夏树石田彰绿川光岛崎信长你们被绑架了就眨眨眼!想到和泉守兼定要喊巴卫“蓝二哥哥”我就麻了啊啊啊啊啊啊!!!

 

霉气退散:离谱住了

 

霉气退散:还有今天看见的新闻

 

霉气退散:


 

你:……🌿,我的山口忠,我的迹部景吾我的青峰大辉呜呜呜呜呜

 

你:你们霓虹人能不能把口罩黏在脸上啊!!!

 

你:搁这养蛊呢?!

 

你:你们到底知不知道奥密克戎已经可以突破血脑屏障在全身寄生了啊!

 

霉气退散:呜呜呜呜呜呜我的诹少,我的大爷和尊呜呜呜呜呜呜

 

你:不知道无限防不防得住新冠

 

霉气退散:不管防不防得住,五条悟那瓜娃子要是敢不戴口罩我就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高专悟:???

 

高专悟:你在威胁我?

 

你:不,是在关心你(微笑)

 

上条当麻:威胁的气息快要溢出屏幕了啊……

 

你:再这样下去人类就要完蛋了啊!

 

齐木楠雄:……不会的

 

费奥多尔:是吗。

 

武侦宰:魔人桑好像很遗憾的样子啊

 

费奥多尔:太宰先生您想多了

 

奇犽:啧,虚伪

 

霉气退散:呜呜呜呜呜呜呜借楠雄a梦的吉言了,疫情早点结束吧!我想和你们面基呜呜呜呜呜

 

你:可恶,我也想啊!

 

你:可惜春节的作业和网课囚禁着我,天天把我折磨

 

霉气退散:说起这个,我昨天看见一个图

 

霉气退散:


 

霉气退散:这是什么作业?给我来一打谢谢()

 

你:……焯!狠狠地羡慕了

 

你:让我来!这种作业我可以做十本!(暴言)

 

霉气退散:这可不兴做啊!

 

你:没关系!我保证满分!(跃跃欲试)

 

霉气退散:你有想过那样该考什么吗?

 

你:考什么?

 

霉气退散:比如骨王打夏提娜用了几个阵法;中原中也哪一集出现了几分钟;名侦探柯南某一集犯人作案的具体手法;转生史莱姆第七个有名字的哥布林叫什么;太宰治吃的毒蘑菇是什么品种;两面宿傩和史迪奇的区别之类的

 

你:……大草

 

你:第一个我居然真的遇到过

 

家入硝子:……虽然但是,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

 

高专悟:两面宿傩和史迪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个蓝色的怪物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高专杰:还好没有夏油杰相关

 

教主杰:……原来你的要求已经低到这种地步了吗?

 

霉气退散:夏油杰:《关于我嫌弃过去的自己标准低这这件事》

 

你:不过毒蘑菇那个……是不是应该艾特一下藏狐?

 

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你们国家不是说建国之后不许成精的吗?

 

奇犽:……

 

奇犽:工藤,你有没有发现,你的思维方式已经开始和她们同步了?

 

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

 

江户川乱步:……看来他还没有意识到,果然只有名侦探大人不会受到影响!

 

你:喂喂喂!

 

霉气退散:咱就是说,有没有一种可能,是他自己变成这样的?

 

利姆露: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费奥多尔:……

 

奇犽:又一个

 

上条当麻:果然是这个群有什么大病吧?!

 

你:?

 

你:猫咪震怒!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一只无辜的小猫咪?

 

霉气退散:就是就是!

 

霉气退散:小猫咪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你:小猫咪只不过是想要有一起玩的小伙伴罢了

 

齐木楠雄:你的愿望很快就可以实现了

 

你:?

 

你:啥?

 

你:齐神你要撕破次元壁来陪我玩吗?(划掉)

 

首领宰:小圆

 

你:嗯嗯?

 

首领宰:来接一下我

 

你:?

 

霉气退散:?

 

高专悟:!

 

教师悟:!!

 

高专杰:!!!

 

首领宰:我没有健康码和行程码,被拦在你家小区外面了

 

首领宰:咳……能来接一下我吗?

 

你:我……草?

 

 

 

 

 

 


#彩蛋和正文没什么关系,和某个geigei有关,因为前两天刚和某种水产吵了一架还被气哭了,怨念深重。所以不感兴趣的小可爱可以不用点开啦~


#虽然离题但是真的很好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希望不要被冲(合十)

假如被冲了希望是在我学会怎么放下矜持骂人之后()

 

 

 

阿笙

十九章

 因为受到了群内不正经文风的熏陶,我也变得超级奇怪了【😎】……


 御坂大人回归这件事很快登上了常盘台新闻头条热搜。

  和这一起的,还有常盘台最新的娱乐新闻——论食蜂大人与御坂大人的爱恨情仇。

  这条看上去非常不靠谱的新闻,以极大的热度迅速荣登热搜榜首,点赞和评论量居高不下。

  要知道食蜂大人和御坂大人不和是出了名的,只要她们两个在的地方一定会传出极其残忍的呀↗呀↖呀↘呀↗的恐怖声调,而这条新闻完全跌覆了学生们对蜂琴的认知,这哪里是不对付的仇敌,这明明是极度傲娇的欢喜冤家啊!

  一众大小姐积极活跃在吃瓜前线,疯狂磕粮。

  大小姐A:有没有看到食...

 因为受到了群内不正经文风的熏陶,我也变得超级奇怪了【😎】……



 御坂大人回归这件事很快登上了常盘台新闻头条热搜。

  和这一起的,还有常盘台最新的娱乐新闻——论食蜂大人与御坂大人的爱恨情仇。

  这条看上去非常不靠谱的新闻,以极大的热度迅速荣登热搜榜首,点赞和评论量居高不下。

  要知道食蜂大人和御坂大人不和是出了名的,只要她们两个在的地方一定会传出极其残忍的呀↗呀↖呀↘呀↗的恐怖声调,而这条新闻完全跌覆了学生们对蜂琴的认知,这哪里是不对付的仇敌,这明明是极度傲娇的欢喜冤家啊!

  一众大小姐积极活跃在吃瓜前线,疯狂磕粮。

  大小姐A:有没有看到食蜂大人的眼神!啊啊啊!撩爆了!

  大小姐B:楼上同感!为爱落泪的女王杀我啊!

  大小姐C:女王心都碎了啊,御坂大人还不快哄哄!

  大小姐D:啊啊啊,战损的御坂大人也好帅啊!

  ……

  总之,由于御坂回归而引发的常盘台最大cp派阀成立的事情姑且不提,此时,我们的御坂小姐正面临着此生最大的危机。

  “姐姐大人~”

  眼里不自觉地发出凶光,浑身散发着黑气的白井极其“和蔼”地询问着:

  “您能稍微~解释一下外面那些传言吗~”

  “诶,是什么传言啊?”佐天好奇地看着坐在桌前的御坂,贴心地为御坂插上饮料的吸管。

  “啊,是那个心理掌握和御坂学姐的传闻吧,白井同学可是非常吃醋呢”一旁吃着蛋糕的初春偷笑。

  “听说常盘台都成立了cp派阀,里面全是磕蜂琴的人呢”

  “怎么会!姐姐大人是我的,是我的啊!”

  白井痛心疾首地大叫着,全然不顾旁边异样的视线,疯狂以头锤地。

  “是是,白井同学”佐天无奈地笑着,“与其说这个,不如我们谈谈去哪里玩吧!”

  “大家可是很久没聚在一起了啊……”

  “说得是呢,那御坂学姐,你想去哪里玩呢”

  “诶?”突然被三双眼睛望着,御坂显得有点无措,“那个,如果可以的话,能去阴凉点的地方吗,do御坂如此合理地提出要求。

  “当然可以啊”佐天笑着,“话说御坂学姐不热吗?”

  临近初夏,走在街道上的人们大多穿着清爽的短袖,如御坂一样穿得严严实实的人还是显得稍许异样。

  “是啊,御坂学姐身上的体温显得有些低呢”

  初春抓住御坂美琴的手,细细感受了一番,“现在的气温怎么说也不应该吧”

  “啊,那个,我有点怕热,而且手臂,对……,手臂也不方便吧”御坂磕巴了一下,很快找到了理由。

  “原来如此”

  所幸佐天与初春并未深究,继续热火朝天的讨论着,“那么去哪里玩呢,电玩城怎样?”

  “诶?上次去过了吧”

  “可是还有很多好玩的没玩过呢”

  ……

  总算糊弄了过去,御坂偷偷松了口气,正想继续喝点饮料,竟冷不丁碰上了另外一双眼神。

  完蛋,黑子原来一直在看吗?

  白井看着御坂,炯炯有神的眼睛眨也不眨,好像是在发呆,又好像是早已把御坂所有的小动作洞穿。

  “那个,黑子?”

  “嗯?姐姐大人怎么了?”

  “那个,黑子在想什么呢,刚刚?”

  当然在想您在隐瞒什么……

  白井弯了弯唇,酒红地眸子晦暗不清,姐姐大人有事在瞒着我,这种事她一眼就能看穿,毕竟御坂从不擅长说谎。

  混乱的言辞,紧张的眼神,她只要一眼就能看出御坂在说谎,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御坂美琴不打算依靠白井黑子,这是她一开始就知道的事。

 如果是之前的白井,那她肯定会尊重御坂美琴的选择,默默站在背后,即使担心地要命,也不会轻易介入事端。

  但现在不一样了……

  白井黑子要成为御坂美琴的助力,这是她始终如一的,不会改变的选择。

  “没什么哦,姐姐大人”白井歪了下头,笑意满满,“我只是在想,要怎么独占姐姐大人而已”

  “还真是变态啊白井同学”闻言,刚刚还在和佐天讨论着的初春饰利转过了身子,勇敢地吐槽着,“所以说了,拜托我删掉那些蜂琴帖子的事情也全都是白井同学的私心吧!”

  “原来如此~看来白井同学还真是变态力十足啊~☆”

  “是吧!”得到赞同的初春饰利满意地点着头,“御坂学姐也这样认为吧!”

  “不不不,说话的不是这个御坂,do御坂如此及时指出失误”

  “诶?”

  “阿拉,真是失礼,御坂同学的朋友也就算了,白井同学怎么也没看见我~”

  金发的少女从白井身后的座椅站了起来,“是吧,御坂同学~”

  “诶诶,这位是?”

  “食蜂操祈!”忽略了初春的疑问,白井以面对着丈夫情人的吃人目光紧盯着突然冒出来的食蜂,“偷听别人谈话可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

  “阿拉,品洁力高尚的我怎么会做那种事情~再说了,御坂同学可是早就看见我了~”

  “啊啊啊,姐姐大人!这是真的吗?”

  “真的”面不改色的茶发少女镇定地喝着饮料,“御坂从一进门开始就看到了这位食蜂操祈的身影”

  “呜呜,御坂学姐,你怎么不早说啊”初春饰利欲哭无泪。

  当着别人的面说着当事人的八卦,一定会被当成不讲礼节的人吧!

  呜呜,我要被大小姐讨厌了……

  “姐姐大人!你为什么不告诉黑子那个女人在黑子背后!难道你刚刚一直在黑子的眼皮底下和她眉目传情吗!”

  “因为……”受到质问的少女镇定自若地吞咽,“你们没问……”

  ……

初春饰利:


白井黑子:



食蜂操祈:




佐天泪子:


月
摸鱼摸得太放纵画错细节了 照片...

摸鱼摸得太放纵画错细节了 照片我拍的

摸鱼摸得太放纵画错细节了 照片我拍的

みさか  みさき

[妹琴]遗留的痕迹(二)

注:小学生文笔!!!

        不喜勿喷!!!


 贰、第一个痕迹

御坂妹失魂落魄地走在街头,在人海中她被挤来挤去,最终她被挤进了一条小巷子中。“这里好昏暗,好像御坂之前实验的那条巷子,do,御坂抚摸着墙壁说到。”走着走着,御坂妹突然摔了一跤。“这是什么……?do,御坂试图站起来。”地上是一堆破铜烂铁,御坂妹不难看出,这堆东西之前是一个机器人,它的内部芯片被损坏,御坂妹无法从它这里得到信息,这时,她无意间抬头看了眼那栋建筑物,透过玻璃,御坂妹的眼睛亮了起来……


几个小时前…...

注:小学生文笔!!!

        不喜勿喷!!!





 贰、第一个痕迹

御坂妹失魂落魄地走在街头,在人海中她被挤来挤去,最终她被挤进了一条小巷子中。“这里好昏暗,好像御坂之前实验的那条巷子,do,御坂抚摸着墙壁说到。”走着走着,御坂妹突然摔了一跤。“这是什么……?do,御坂试图站起来。”地上是一堆破铜烂铁,御坂妹不难看出,这堆东西之前是一个机器人,它的内部芯片被损坏,御坂妹无法从它这里得到信息,这时,她无意间抬头看了眼那栋建筑物,透过玻璃,御坂妹的眼睛亮了起来……


几个小时前……

“啊!!!初春,还没有信息么?”“稍等,白井同学,马上好!”初春奋力地敲着键盘,屏幕前的信息看的御坂妹眼睛有些花。“找到了!”初春拍了一下桌子,“御坂学姐最后出现的地发是操车场。”操车场么……?御坂妹陷入了思考,原来姐姐自打那时就已经不见了啊……“非常……”“等等!御坂学姐似乎和一方通行一起被带走了!”白井黑子查到了一封加密文件,一个半小时后她解开了文件,可里面的内容却让五人大惊失色。

    文件内容:据树状图设计者的推测,除了一方通行能成为绝对能力者以外,还有御坂美琴,而这二者的区别,便是一方通行能成为安定的绝对能力者。因此上层要求暗部开发新道具,协助一方通行和御坂美琴进化至绝对能力者。

御坂妹径自跑了出去,她开始搜索学园都市的每一个姐姐可能去的角落,

御坂妹去了很多地方,中途她还求助了“item”,在通过了她们的测试之后,麦野沈利给了御坂妹一个重要的信息:“那个机器人,在学园都市的各个角落里,似乎每天都会损坏上百个,并且伴有附近区域的停电。最近一次是在前天深夜,学院都市突然大规模停电,我想应该是变电厂附近。”

御坂妹听了以后连忙感谢,正准备起身前往变电厂时,绢旗最爱说话了:“喂,你一定要超小心,那边的防御超严密的。”“嗯,谢谢你们,do,御坂感谢到。”说完泷壶理后给她戴上了一个绿色的呱太面具,并且对着她比了一个“嘘”的手势,御坂妹心领神会,再次感谢后踏上了去往变电厂的路……

几分钟后……

御坂妹来到了变电厂,其实名字叫变电厂,实际上不就是一个普通工厂嘛,连个变电的设施都没有。御坂妹四处寻找,顺便骇客了几个小的防御系统,进入大门后,御坂妹觉得这里好熟悉,就像以前多莉呆着的……才人工坊?这时她发现了地上的机器人,显然这个残骸比她见过的所有机器人的残骸更为惨烈……但是,令御坂妹值得高兴的的是,它的芯片没有损坏!御坂妹小心地将它拾了起来并并放进了包里。

得到芯片后,御坂妹不敢在稍加作停留,依照原来的路走出了大门,飞快地跑回风纪委员支部第177支部……

御坂妹把芯片交给了初春,其他人一脸惊讶地询问这是怎么得来的,御坂妹想起了泷壶,就摇摇头说随便捡的。果然,芯片什么的还是靠不住,芯片里的内容少之又少,根本没有御坂美琴的相关信息,初春也无奈的摇摇头,说:“里面的加密文件我破解不了,可能有关御坂学姐的信息就在这加密文件里,但是我破解不开。”“没事的,初春同学已经帮了御坂大忙了,谢谢!do,御坂如此说到。”

出了门,御坂妹低着头很是失望,不知不觉间走到了走在了闹市街头上,她失魂落魄,抬头看着眼前的人海,她不知道下一步要干什么,也就在这时,她被几个人挤进了旁边的巷子里,然后她又发现了一具机器人的残骸,无意中,她抬头看了眼旁边的建筑物,一抹茶色被她收在眼底,顿时,御坂妹的眼睛亮了起来。

“姐姐……我终于找到你了……”

可御坂妹并不知道,此时的御坂美琴,已经忘记了一切……


fin

取子
画得很残念的一方和小恶魔(虽然...

画得很残念的一方和小恶魔(虽然只有个尾巴)

库利法就是逆源质拼图的音译

果然还是触手play带感(*'▽'*)♪@阁楼里的星空球 


画得很残念的一方和小恶魔(虽然只有个尾巴)

库利法就是逆源质拼图的音译

果然还是触手play带感(*'▽'*)♪@阁楼里的星空球 



山竹溜溜球

【黑琴】不知道起啥名

交往之后的小短打

因为取名太垃圾所以名字待定,如果大家有看完之后觉得叫什么名字合适可以留言,之后再改吧

默认ooc,接受的往下,不接受的话,乖咱们不看了左上角走起

喜欢评论喜欢留言

因为只是突然想到的小段子所以之后会修一下(大概


——————————————————————


黑子背后传来结实的触感,肩头一沉,随之带来的发香一闻就知道是最爱的姐姐大人。


两只在口袋里的小手被另一双手包裹,“姐姐大人,这样是没法走路的哟!”


“没关系啦,只要步伐保持一致就可以了。”御坂美琴才不想就这样放弃,好不容易钻进去的手这样拿出来的话,...

交往之后的小短打

因为取名太垃圾所以名字待定,如果大家有看完之后觉得叫什么名字合适可以留言,之后再改吧

默认ooc,接受的往下,不接受的话,乖咱们不看了左上角走起

喜欢评论喜欢留言

因为只是突然想到的小段子所以之后会修一下(大概











——————————————————————


黑子背后传来结实的触感,肩头一沉,随之带来的发香一闻就知道是最爱的姐姐大人。



两只在口袋里的小手被另一双手包裹,“姐姐大人,这样是没法走路的哟!”



“没关系啦,只要步伐保持一致就可以了。”御坂美琴才不想就这样放弃,好不容易钻进去的手这样拿出来的话,就辜负黑子带来的温度啦。



可是这样走起路来真的很蠢哎!黑子用脚趾头都能想象到的滑稽场面,却因为实施者是姐姐大人觉得有趣起来。



“只能走一小段哦!”白井黑子也因此而妥协。



“知道啦知道啦!那黑子先迈左脚好了。”



黑子配合的走出了第一步,御坂美琴也随之迈出左脚。



左、右、左、右…



从远处看像是一个连体企鹅。



但因为两个人的默契度满分,越走越快也可以保持一致,所以变成了走的很快在赶路的连体企鹅。



“哈哈哈哈哈哈…”空旷的街上传来两个人的笑声。



明明是瑟缩的寒冬却意外的让人觉得温暖和喜悦,跟周围萧条的街景相比好像自带了一个叫做快乐的小罩子。



果然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做什么都会觉得很有意思,御坂美琴如是想到。



“真是的,姐姐大人明明已经三年级了怎么还是这么幼稚?完全不符合您常盘台王牌的形象哦!”黑子嘴上埋怨着,可是脸红的完全不像话。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和黑子在一起做什么都很有趣啊!”御坂美琴还是不情不愿的把手从黑子的小口袋里抽离出来,选择并排搂腰和黑子走在一起。



“话是这么说,但是姐姐大人作为淑女也要时时刻刻注意一下自己的行为哦!如果被别人看见反而会陷入麻烦之中的,比如学校里面多嘴的人就会说一些……”



黑子絮絮叨叨的毛病眼看又要发作,御坂抓紧开口。



“黑子不喜欢吗?”



啊,不愧是御坂学姐,一下就抓住了白井同学的要害!如果泪子在的话一定会发出这样的感叹。



黑子脸上又泛起了红晕,舌头也开始打结。



“不、不是的…”



“黑子,不、喜、欢、吗?”御坂胳膊收紧,将白井往自己身边箍的更紧,脸上扬起了得意的坏笑。



“都、都说了、不、不是的了…黑子…”黑子面对眼前的脸,下意识的咽起了口水。



实在是太罪恶了!姐姐大人完完全全就是犯规,这样一张脸在眼前真的很考验定力啊!



“姐姐大人,能不能稍微退后一点…”



再不退后黑子就说不出话来了!



“诶?黑子不喜欢我凑这么近吗?”明明说着这样的话,为什么凑的更近了啊!



黑子觉得快要疯掉。



她闭起眼睛,想要集中注意力,只要不看见无限放大的这张脸,就可以集中注意力使用空间移动了。



为了避免事态的不可控,她要抓紧移动回宿舍。



脸上有了不属于自己的鼻息,嘴上突然传来温热的触感,啊,黑子的不可控设想,实现了。



还好是蜻蜓点水的一下,毕竟是在大街上,少儿不宜的场面还是少出现为好。御坂美琴觉得自己对小孩子的教育方面还是相当体贴的。但是这么短的时间完全不尽兴,还是回宿舍会方便很多。



“姐姐大人!你在做什么啊!”黑子着急的连敬语都没来得及加。



她左顾右盼,确认没有其他人看见这一幕。不是怕别人不能接受,只是不想陷入不必要的麻烦之中。但是黑子这种小脑袋转来转去的动作真的十分可爱,御坂想再来一次。



“啊,我以为黑子闭眼是在等我的吻啊,难道不是吗?”



御坂美琴无辜的耸了耸肩。



“黑子你脸好红、还没习惯吗?那我们再来…”再来一次好了。



突然传来空间撕裂的声音,话音随着人一起消失不见。



再来一次这种事情,能不能不要在大街上说啊!


——————————————————————

果然这种事情画出来更好,可惜我不会画画所以大家脑补一下好了

取名的话如果可以拜托大家了!

谢谢大家看到这里

以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