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魔王子

93046浏览    980参与
晏
宣宣 魔王子大盘子徽章征集 1...

宣宣 魔王子大盘子徽章征集


16cm大盘子徽章(官方改尺寸了)

50个成团,63元/个

宣宣 魔王子大盘子徽章征集


16cm大盘子徽章(官方改尺寸了)

50个成团,63元/个

记录用

洗完澡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文思泉涌来不及吹头发就拿起手机一顿码字。

想到自己高中写的魔情·赤情·坑掉的·非常短的·铜仁《翎羽》(见p2),就很想写点魔王子和赤睛的互动。

时间过去太久原剧都记不清了(?)甚至连cp口味都变了。以前明明只吃魔王子赤睛都攻的……现在觉得魔赤很萌。

如果有后续的话,应该是魔赤情大乱炖的。嗯嗯。

洗完澡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文思泉涌来不及吹头发就拿起手机一顿码字。

想到自己高中写的魔情·赤情·坑掉的·非常短的·铜仁《翎羽》(见p2),就很想写点魔王子和赤睛的互动。

时间过去太久原剧都记不清了(?)甚至连cp口味都变了。以前明明只吃魔王子赤睛都攻的……现在觉得魔赤很萌。

如果有后续的话,应该是魔赤情大乱炖的。嗯嗯。

如来一叶
最近好多木人老板,连带我也文艺...

最近好多木人老板,连带我也文艺复兴了一小下()

最近好多木人老板,连带我也文艺复兴了一小下()

镜中不知身是客
秀一下亲友给做的小饼干٩( *...

秀一下亲友给做的小饼干٩( *´﹀`* )۶♬*゜

秀一下亲友给做的小饼干٩( *´﹀`* )۶♬*゜

图呜图

整活问卷shenhe过不了

发一小部分好了

整活问卷shenhe过不了

发一小部分好了

镜中不知身是客

一个打火机引发的骗局

炎炎夏日,艳阳映照。凝渊望着窗外高飞的绿鹦、垂落的鸟笼以及挨揍的小孩,忽然意识到人生应该贵在探索、贵在冒险,而不应如此的虚度与荒淫。于是他从抽屉里翻出了自己攒了一阵儿的零花钱,背着赤睛偷偷报了个三天两夜的探险夏令营。末了还得意洋洋,大言不惭地向赤睛宣布:这趟出游,将会为他们追风逐浪、整人毁物的王者征途刻画下最浓墨重彩的一笔。演讲至尾声,凝渊还不忘喊起小学时代那句中二度爆表的羞耻口号:“赤睛,出征了。” 

凝渊的激情,并没有引起赤睛的共鸣,反而始终维持着自己的面无表情。最后,还趁着凝渊凹造型的功夫,抬手把他压在手下用来逼人就范的《普林斯顿恐龙大图鉴》抽了回来,旋即掉头回转自己的房间,...

炎炎夏日,艳阳映照。凝渊望着窗外高飞的绿鹦、垂落的鸟笼以及挨揍的小孩,忽然意识到人生应该贵在探索、贵在冒险,而不应如此的虚度与荒淫。于是他从抽屉里翻出了自己攒了一阵儿的零花钱,背着赤睛偷偷报了个三天两夜的探险夏令营。末了还得意洋洋,大言不惭地向赤睛宣布:这趟出游,将会为他们追风逐浪、整人毁物的王者征途刻画下最浓墨重彩的一笔。演讲至尾声,凝渊还不忘喊起小学时代那句中二度爆表的羞耻口号:“赤睛,出征了。” 

凝渊的激情,并没有引起赤睛的共鸣,反而始终维持着自己的面无表情。最后,还趁着凝渊凹造型的功夫,抬手把他压在手下用来逼人就范的《普林斯顿恐龙大图鉴》抽了回来,旋即掉头回转自己的房间,吝啬得眼神都不肯留下。 

沉默代表着默认,默认代表着认同,赤睛对他一向如此。 

凝渊是这样认为的。 

但……老天似乎不是。 

出发这天,身体素质一向硬朗抗打得和凝渊不相上下的赤睛,忽然开始上吐下泻、精神委顿,没多久就被赶来接人的舅舅凯旋侯拉到市区的人民医院就诊。 

凝渊站在楼下目送着凯旋侯那辆黑色小车绝尘而去,不由地嘴角上扬,露出平时那副诡异邪魅又吊儿郎当的轻浮相,自己唱着跑调的儿童曲目转返楼上,继续整顿行囊,踏上没有赤睛的探险之旅。 

也许他早该明白,成王的道路,注定是孤独萧索的。 

废话!不去能行吗?好几千的报名费,已经折了一个人头,他要是再脱队,那不是亏大发了,真当他存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 

不过,他不如意,别人也休想安生! 

凝渊离家的当晚,小区的电力系统开始莫名地抽起风来,没一会儿,整个区域的电网就因电路故障陷入了瘫痪,小区里的家家户户惨遭停水断电,不是盲摸瞎撞点起蜡烛,就是致电物业寻问缘由。霎时间,小孩惊哭,大人叫骂,四下里一片哀嚎。 

虫鸣夏夜,骤然断电,网游追剧无望,已是悬崖陡峭,深渊百丈。空调风扇也一同罢工,更得叫人形似残烛,命如夏虫。一会儿高温油烹,一会儿桑拿汗蒸,直叫人求路无生,命断五更。哪怕赤睛躺在床上用雪糕给自己冰敷了半天,也顶不住这滔天热浪汩汩上蹿,很快又弄得自己通体黏腻、满身是汗,然而卫生间储存的自来水已经不足以供他再次挥霍,来一次畅快淋漓的冷水澡。 

充斥着热气的房间犹如蒸炉,搅得赤睛焦躁不安、心烦意乱,就连睁着眼睛仰视天花板时,耳边都在不停地回响着凝渊的嘲笑——赤睛啊,你本该和我一同在草坪上欣赏这美妙的月色繁星,感受自然为人类带来的馈赠。但现在,我只能为你的遭遇感到哀痛! 

热得头脑发胀的赤睛,在一通刺激下,竟顿觉福至心灵,当即从床上弹跳起来,翻箱倒柜扒拉出一盘蚊香后,瞄准凝渊紧闭的卧室,开始侵门踏户,予取予夺。 

当然,也没那么严重,赤睛只是进了凝渊的屋里顺了个打火机,外带把他铺在床上的凉席收卷打包了一通。锁好房门后,赤睛带着凝渊的家当,踏步走向小区前几日才修整好的草坪绿地,打算开始他的露天睡觉plan。 

“啊——” 

正当赤睛睡得迷迷糊糊,就快和周公约上一趟侏罗纪冒险之旅时,突然就被头顶上传来的一声尖叫惊醒。吓得他一个激灵,睡眼惺忪坐了起来,盯着眼前这团有些模糊不清的黑影,言语冷静地问道:“怎么了?” 

慕容情惊魂未定,颤颤巍巍指着从凉席上坐起来的模糊人影,据理力争道:“你大半夜的,铺席子躺这就够吓人的了,还烧柱香做什么啊?” 

话一出口,慕容情才猛地想起来,他自己也是个出来铺席子睡觉的。 

好在赤睛没怎么和他计较,听完这话,又朝着刚才的位置重新倒了回去,平静答道:“驱蚊。” 

慕容情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人点的是蚊香,自己这么大惊小怪把人吵醒,怪没礼貌的,顿时耳热眼跳,窘迫起来,顶着略微发烫的耳根,慌忙转移话题道:“哦,那请问这片区域有没有什么……” 

“干净。”不待慕容情将周遭的情况问完,赤睛就抛出了这个答案。 

“那我可不可以……” 

“请便。” 

“谢谢。” 

收到答复的慕容情,开始摸黑环顾起四周的环境,认真挑选着今晚下榻的落脚点,这时从底下又传来一句困意浓浓的声音:“蚊子很多,别离太远。” 

“好。”听了这话的慕容情心下舒畅轻松了不少,也不知道哪里生出来的勇气,就着月色,把自己带来的凉席并排到赤睛的身边,轻轻躺了下去。 

月华似的白绢,沿着宁静闪烁的点点萤光铺陈下来,覆盖在横卧于草坪中央的两条身影,活像一条的空凉透体新被,披挂在这对同床共枕、抵足而眠的陌生人身上。 

朗月高照,萤舞蝉鸣,和风轻轻吹拂着一旁繁茂的桂树,发出刷刷的声响。谁也没再开口说话,只是各自相安地在月光轻抚下睡去。 

天才泛起鱼肚白,慕容情的生物钟就照常响起,他当即挣扎着从睡梦中爬起身来,然后才忆起现在恰逢暑期,不用早起奋战。估摸着睡个回笼觉时,又猛地想起自己貌似还躺在小区的草坪上,而且这里似乎不止他一个。这下子,脑子是彻底清醒了,正打算收拾东西走人,却是意外发现自己席子上多出了个玲珑精致的打火机,慕容情抬头望了眼旁边共眠一夜的席友,不难认定是他点蚊香使的那个。大概是昨晚对方翻身的动作大了些,不小心让它蹭过了界。慕容情捡起打火机正打算给人还回去,却恰巧瞥见了机身中央刻着的“凝渊”二字。一时间,慕容情有些惊慌失措,可又鬼使神差地观察起还躺在草坪上阖眼昏睡的人,一身白t短袖运动裤,顶着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以及一张人见人爱的娃娃脸,眉角鼻峰生得恰到好处,连静好的睡颜都透露着乖巧可爱。 

原来,他就是凝渊啊。 

魔王子凝渊——四魌高中的异数,名声早早就传遍诗意、慈光、碎岛、佛狱几个市辖区的中学。听同是四魌高中的朋友剑之初说,凝渊这个人性格跳脱,叛逆非常。玩弄人心、惹是生非是他的基本兴趣,更是拿手好戏。加上他们家上到他爸,远到他舅都是黑道上有名的狠角。整个学校,除了他身后的跟班堂弟,基本上没人敢去招惹他。 

最简单粗暴的警告:不要试图和这个人交心,因为他根本没有心。 

慕容情盯着这个呼吸轻稳、睡相乖巧的男生,不禁联想起昨晚那段啼笑皆非的乌龙插曲,心里不免对那些听来的八卦闲话起了动摇——这个凝渊分明是个面冷心热、寡言少语的可爱男孩,哪有传闻般的行事乖张,无可救药。慕容情还在傻盯着人胡思乱想,忽地就发现对方紧闭的眼皮子动了动,看样子是快要睁眼了的节奏。 

慕容情不知怎么就心虚了起来,慌乱扔下手中的打火机,拖着卷了半边的席子,火速起身朝着自家方向大步飞奔,生怕被误会自己对人起了什么不轨之心,要趁机行凶。 

他想,反正就在同一个小区,以后总能有机会碰上的。

美娇娘

all凯旋侯拂樱。魔初枫香书御。

第二十八章。

话音刚落,众人再度将目光投注在拂樱身上。夹杂着不怀好意的目光肆无忌惮的打量,更多的则是抱着玩儿味心态看戏。

拂樱本就郁结难解,烈酒下腹,烧灼着心,麻痹着脑海,酒能消愁,亦能解忧,小饮成了瞎灌,一生自律非常,少有饮酒的习惯,哪儿经得住这种喝法。

周遭声音嘲杂,迟钝的察觉到众人的视线后,声音因为酒意染上几丝雌雄莫辨的味道。

“?发生了什么。”

凝渊冷笑一声,邪狞的眼光看向适才提议之人,却一改常态的没有动手杀人。

“有人要你跳舞助兴,你不必理会。”

剑之初看向拂樱,眼里掩饰不住关切。自从拂樱在慈光塔被掳走后,明里暗里和佛狱交锋,试图让他们将人奉还,却次次都得不到回应,一拖......

第二十八章。

话音刚落,众人再度将目光投注在拂樱身上。夹杂着不怀好意的目光肆无忌惮的打量,更多的则是抱着玩儿味心态看戏。

拂樱本就郁结难解,烈酒下腹,烧灼着心,麻痹着脑海,酒能消愁,亦能解忧,小饮成了瞎灌,一生自律非常,少有饮酒的习惯,哪儿经得住这种喝法。

周遭声音嘲杂,迟钝的察觉到众人的视线后,声音因为酒意染上几丝雌雄莫辨的味道。

“?发生了什么。”

凝渊冷笑一声,邪狞的眼光看向适才提议之人,却一改常态的没有动手杀人。

“有人要你跳舞助兴,你不必理会。”

剑之初看向拂樱,眼里掩饰不住关切。自从拂樱在慈光塔被掳走后,明里暗里和佛狱交锋,试图让他们将人奉还,却次次都得不到回应,一拖再拖,本欲大军踏平佛狱夺回人来,可凝渊武力值同自己难分伯仲,委实麻烦。

既然今儿都在诗意天城,那么不惜一切代价,夺回属于自己的人。

拂樱撑着案几,摇摇晃晃的直身,正要迈两步,猛然一踉跄,幸好有一双手接住自己,是脸色发沉的凝渊。

“今日是诗意天城之喜,佛狱之人,不给面子么,是瞧不起诗意天城,还是不敢。”

有不怕死之人继续起哄,声音阴阳怪气,

面对众说纷纷,凝渊不怒反笑,掌心涌动火焰,正要出手,拂樱挣开凝渊。:

“闭嘴,佛狱之人,才不会胆怯,个个…我…嗝。跳就是”。

拂樱带着几分醉意,眼神扫向对面案几的佩剑,跃身起,足踏案几旋身近,抽剑出鞘,至大殿正中央,舞姬见状,识趣的逐一退下。

只见拂樱步伐微晃,剑光随身姿流转,一袭红纱裙摆飞扬,更显得姿态翩然。

剑刃通透,莞尔低眉,映的眉目如画,眼纹又凭添一抹肃杀冷意,却又做足意态风流,直教人神魂颠倒。

拂樱并不会用剑,更不会跳舞之类的,一生所学皆和风雅无关,追求的也是生存和掠夺,但是曾经同枫岫一起相处,见过几次枫岫祭祀之舞,还被迫学过一两段,那时枫岫一脸打趣,万一哪天你我二人,身无分文,流落江湖,拂樱你身段极佳,卖艺养吾,不成话下。

凝渊和剑之初虽然饮酒观舞,可眼神交触之间是噼里啪啦的火花,若此刻没人,恐怕早就打起来了。

“剑之初,你看他多美,可惜,他属于吾,羡慕嫉妒吗。”

“希望你待会能保持这种自信。”

“吾当然有自信保护自己的人,不像你,连人也护不住。”

“你可以闭嘴了。”

二人你来我往,言语交锋。

最上方的尚风悦,在看清那女子面容后,原本饮酒的手顿住,丝毫不敢相信,拂樱会出现在这里,还和魔王子在一起,他不是在寒光一舍吗,那么枫岫呢。

拂樱一套剑舞下来,原本堪堪能站稳,勉力一试剑器,如今酒意翻涌,脚步虚浮,逐渐难支,阖目朝身后倒去,没有意料中的疼痛。竟被香独秀抱了个满怀,

香独秀揽住拂樱的腰身,压住心中激动,挤出一个温和完美至极的笑容,趁机表达情意。

“在下,香独秀,集境第一高手,现任集境之主,家财万贯,无不良嗜好,不曾娶亲纳侍,更无白月光朱砂痣,实力雄厚,对姑娘一见倾心,佛狱已有新王后,姑娘留在魔王子身侧岂不是,日夜垂泪天明,可愿意同吾一起走。”

尚风悦听此话,脸色一黑,竟然不顾身份,自庭上飞身而下,展扇便是一阵攻击。

“香独秀,放开他。”

二人异口同声,剑之初掌震案几,瓜果滚落一地,失去往日沉稳,飞身夺人。

香独秀面对夹击,虽然有疑问,自己看中的姑娘,同这尚风悦和剑之初有何联系,他们不是对凯旋侯一往情深吗!

面上不悦,手中也是从容不迫,一手将拂樱抱紧,不停转换姿势,躲避拳脚招式。

一时之间,场面混乱,案几翻倒,好好的宴会,乌烟瘴气。

拂樱被香独秀甩来甩去,胃里翻涌,蓦的睁开迷离双目,看着近在咫尺的香独秀,缓缓凑近他的唇瓣。

香独秀心慢一拍,以为她要亲吻自己。

随知。

“呕……”

拂樱吐了香独秀一身污秽,剑之初和尚风悦顿时停住,不知该怒还是笑。

美娇娘

all拂凯旋侯。魔初枫御香书…

第二十五章,魔王子x拂樱🚲🚲🚲🚲36雨见。


第二十五章,魔王子x拂樱🚲🚲🚲🚲36雨见。



雨中曲
@叱酒当歌·忆...

 @叱酒当歌·忆如练 

因为只看过一点剪辑,所以按照印象画了。

 @叱酒当歌·忆如练 

因为只看过一点剪辑,所以按照印象画了。

王骨彤弓弽

[空咩]无聊

拉郎,不负责


凝渊在暴雨天气回到那栋楼,风衣还挂着水。雨伞在这种时候总是显得多余,它只能留下一条细长的、连延的河,在清洁人员打扫得锃亮的瓷砖上无声地淌着。

史仗义蹲在紧闭的房门口,叼着被雨淋湿点不燃的香烟,对上那双细长的眼,里面不带任何感情同他对视,连意外与厌嫌也无。而史仗义对凝渊说的第一句话是:嗨,你有没有兴趣收留一个刚离家出走就遇上黄色暴雨的未成年呢?

他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要来找这位仅有一面之缘的……算是半个他爹的商业合作对象,或许是因为史艳文那句评价:凝渊先生虽然能力出众,但想法太过违背伦常。史仗义彼时听到这话,终于舍得将目光从宴会上的点心挪至那个穿着稍显特异的人身上。

这位大......

拉郎,不负责


凝渊在暴雨天气回到那栋楼,风衣还挂着水。雨伞在这种时候总是显得多余,它只能留下一条细长的、连延的河,在清洁人员打扫得锃亮的瓷砖上无声地淌着。

史仗义蹲在紧闭的房门口,叼着被雨淋湿点不燃的香烟,对上那双细长的眼,里面不带任何感情同他对视,连意外与厌嫌也无。而史仗义对凝渊说的第一句话是:嗨,你有没有兴趣收留一个刚离家出走就遇上黄色暴雨的未成年呢?

他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要来找这位仅有一面之缘的……算是半个他爹的商业合作对象,或许是因为史艳文那句评价:凝渊先生虽然能力出众,但想法太过违背伦常。史仗义彼时听到这话,终于舍得将目光从宴会上的点心挪至那个穿着稍显特异的人身上。

这位大名鼎鼎的纨绔先生并不是身着一板一眼的西服赴宴,而是披着一件快要拖到地上的黑色风衣。他最先注意到的不是那令人惊艳的长相,而是脚下踩的一双长筒靴,和那被紧紧包裹住的修长双腿。

美。报考艺术大学的史仗义在心里评价,由下至上不加掩饰地打量,直到看清楚那张脸,他的心里泛着和杯中一般滚滚翻涌的气泡。史仗义还没成年却也对酒熟悉,因此他本来对手中的碳酸饮料嗤之以鼻,此刻却饶有兴致地仰首灌下,就着那碟他钟意的菜。

我很好奇你跨越一个市来拜访的目的,或许我应该先问你想喝点什么,但是很遗憾我的冰箱里没有碳酸饮料,也许你会更喜欢酒一点吗? 凝渊请他进门后一连串抛出几个问题,实际上他并不在意答案是什么,直觉告诉他这个小朋友会是一个麻烦,但他无趣的生活总是需要一些突如其来的意外。

史仗义不客气地丢下包,瓶瓶罐罐敲在地上的声音在寂静的室内显得格外突兀,他并没有带着一身湿意倒在柔软沙发上,而是光着脚就像在自己家一样跟着走近冰箱,冷气扑面而来抚平坏天气给予他内心的燥热。

我要那罐红的。 他挑了很久,最后指指不曾品尝过的酒,它的主人终于有了波澜,仿佛带着赞叹开口夸了一句:你,品味不差。

要知道,上大学和离家出走可不是一回事。  凝渊含着一口酒,模糊不清的说着。他窝在沙发,眼神垂着看向盘腿坐在木地板上的史仗义,好像完全不担心那价值昂贵的材料被不速之客打湿,也不在意这个人会不会经二十三度的空调风吹感冒。

于我而言没什么差别,所以不算说谎。  史仗义将客厅环视一遍,装潢不出所料没有暖色。

无所谓,这不是我的问题。 这个小朋友的眼神里带着不加掩饰的渴望,凝渊太熟悉,在自己对随便什么东西生起兴趣时,他也如他一般。他不讨厌这份年少时期特有的灼热,虽然不知又是从何而来,只是突然起了兴致,等到那双眼睛看着他却暗下去,史仗义会是什么表情。

所以他抛出一句:那是个好大学,我也会到场。

参观吗? 史仗义应和着,看得出来他对此并不感兴趣。

不。该说是代课教书吧,西方哲学,你对这方面感兴趣不妨来报这门选修。 史仗义边听边点着头,却也懒得问,公司要怎么办呢,他大概猜得出来,这不是凝渊的问题。

聪明人通过一个眼神就能解读对方的意图,不得不承认这两人算不上蠢。这番虚伪的客套话之后一并失了耐心,史仗义下单的同城速递将绑好的画布从连锁的艺术商店送来,在摁响门铃的同时他掏出颜料与画笔:我来是为了画你,三天前我就想这么做。

凝渊歪着头靠在扶手上,需要脱衣服吗,这么饶有兴致地问着。在得到史仗义一句看你方便的回答后,得偿所愿似的将肩膀处的可怖伤疤暴露在那人视线中。这是他等待那束光熄灭的第一步,然而这位小朋友没有露出他所期盼的惧怕表情,他只是伸出蹭到红色颜料的手,在早已掉痂的位置来回摩挲。

它很美,有时候别人眼里的遗憾与残缺,是一种艺术。

你不问我下雨天会不会痛?

凝渊,我可以这么叫你吧,我不关心这,你也知道。

史仗义说着,踹翻横在他们之间那碍事的画架吻上去,口中烟酒的味道交织,在暴雨声与雷鸣中,他听见凝渊说:我不讨厌你的答案,随你喜欢来做好了。

三川素

端午安康呀大家。

直播间点图摸鱼,妖后,魔王子,香独秀,电影素。

#霹雳布袋戏##妖后##魔王子##香独秀##素还真#

端午安康呀大家。

直播间点图摸鱼,妖后,魔王子,香独秀,电影素。

#霹雳布袋戏##妖后##魔王子##香独秀##素还真#

叱酒当歌·忆如练

魔情碎碎念

听说魔王子在圣魔印战第一集退场,我就从枭皇论战看到了圣魔印战前几集。虽然觉得魔咩咩这人挺有趣,还挺喜欢他的,但咩咩退场的时候我真的内心毫无波澜,反而觉得赤睛好惨一男的,跟错了人甚至放弃了自己的爱情(指飞鹭)。之后看到慕容情也跟着下线我却绷不住了,虽然慕容情死在了剑之初怀里,但是魔情死在了同一天。(我不管,双死即he,更何况还是同年同月同日死😭)

听说魔王子在圣魔印战第一集退场,我就从枭皇论战看到了圣魔印战前几集。虽然觉得魔咩咩这人挺有趣,还挺喜欢他的,但咩咩退场的时候我真的内心毫无波澜,反而觉得赤睛好惨一男的,跟错了人甚至放弃了自己的爱情(指飞鹭)。之后看到慕容情也跟着下线我却绷不住了,虽然慕容情死在了剑之初怀里,但是魔情死在了同一天。(我不管,双死即he,更何况还是同年同月同日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